毛驴县令之移花接木

毛驴县令之移花接木
  • 主演:潘长江,恬妞,李明,吴栩栩,田美荣
  • 导演:潘长江,曹华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清代县令伍四六靠智慧巧断太监买妻案,成全了一对平民 青年的美满婚姻,同时又巧妙周旋,打消了夫人麻翠姑和 母亲要为他纳妾的念头,表现出伍知县为民做主和大仁大 义的高尚品格。

毛驴县令之移花接木第一集

顾栾没想到宫漠雪还有如此防备,脸色更是狰狞恐怖,愤恨的怒瞪向宫漠雪.

“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得了我,你们都该死,去死吧。”

眼看着顾栾就要攻击向宫漠雪,冲进来的蓝凌泽身形快如闪电,瞬间闪到宫漠雪的侧面然后一脚将顾栾狠狠踹飞。

顾栾整个人撞到墙壁,跌倒在地,疼得要死,愤恨的怒瞪向宫漠雪和蓝凌泽。

“该死的,我今天要杀了你们。”顾栾愤恨吼着,垂在身侧的手突然猛地朝着这边就要甩过来。

一只手却快他一步,一把扣住顾栾的手,将他的胳膊狠狠一扭。

“咔!”的一声,扭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啊!”顾栾一声闷哼,疼的脸色更是难看几分,那张满是疤痕的脸此刻更是狰狞恐怖,难看无比。

龙嘉动作干脆,利落,一点也不留情,趁着顾栾另一只手要袭击过来,再次将他的另一只手废掉。

“该死的,我不会放过你们的。”顾栾愤恨道。

“碰!”的一声枪响,顾栾的膝盖中枪,顿时整个人倒地,疼的他惨叫连连。

“该死的,居然敢伤我的女人和孩子,我一定会让昂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把他带下去,严加看守,我亲自审问。”蓝凌泽阴冷的声音,狠绝无比。

“是。”龙嘉将人带下去。

蓝凌泽赶紧看向宫漠雪:“雪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幸好有冷情在,我没事。”宫漠雪回答。

秦苼从外面端着美食走进来:“人是抓到的,不过你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房间吧,刚刚虽然他没有得手,不过他身上自带的香料却又让人流产的作用。”

一听这话,大家瞬间脸色凝重,蓝凌泽赶紧扶着宫漠雪走出了这个房间。

北冥孤命人开窗门散风,赶紧清理房间。

这一刻,大家对秦苼更是佩服无比。

“幸好有你,多谢。”蓝凌泽感激无比。

“不用客气,我既然追随你们,自然要为你们做事,更何况会死用用鼻子而已。”秦苼回答。

“虽然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不过对我来说却是救了我肚子中的孩子,多谢。”宫漠雪感激道。

“老大太客气了,我马上去查看别的地方。”秦苼端着美食出去了。

除了北冥孤几个人知道秦苼的本事,其他人只当是他是个闲散之人,自然也就没有多想。

秦苼将整个院子和所有房间都查看一遍,发现宫漠雪平时去的房间,书房,还有客厅都被人撒了香料。

北冥孤直接让蓝凌泽带着宫漠雪去了隔壁的别墅,这还是他上个月买下的,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好让雪安心养胎。

宫漠雪感激无比,带着众人离开。

北冥孤亲自带人跟着秦苼将整个别墅全都清理一遍,这才安心。

*************

这边的云邪昏迷之后就一直没有醒过来,舞美心一直待在他的身边照顾着,可把七星宇气得够呛。

看着舞美心亲自喂云邪吃药,七星宇顿时火大。

“心就算你这家伙昏迷,你也不用亲自喂他吃药吧,你是我的女人,当着我的面居然如此,你置我于何地。”

“闭嘴,别吵。”舞美心冷哼一声,没有理会。

七星宇更是气得不行,伸手一把将她手里的碗拿过去:“就算要喂,我来帮你喂。”

“那怎么行,你是男的,我大哥也是男的,你怎能喂他,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同志了。”云楚制止道。

“臭小子你还真多事,哪里都少不了你。”七星宇气得一把拉起舞美心的手就要往外走。

“你干嘛,放开我?”舞美心就要甩开她的手。  “我干嘛,我为了你不眠不休找了你将近半个月,我带着所有的兄弟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将你救出去,不是你跟大嫂求救的吗,为什么我来了你却不肯跟我走,难道你真的对这家伙有什么心思?”七星宇

恼羞成怒。

舞美心看着眼前气呼呼的七星宇,也知道自己太过了。

她只顾着关心云邪了,却忽略了他的感受。

“对——-”不起两个字舞美心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觉得胃里翻腾的厉害,恶心的不行,干呕了好几次。

七星宇看到她如此,不由一惊:“心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舞美心恶心了好几次,赶紧跑向洗手间,只是吐了好一会也没吐出什么。

“到底怎么了,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七星宇关心道。

“没事,这不是病。”舞美心回答。

“什么意思?”

舞美心下意识的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因为我怀孕了。”

“什么,你,你怀孕了,谁的孩子?”七星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脱口而出。

舞美心脸色一冷,气愤的怒瞪向七星宇:“混蛋,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就和你一个人在一起,难不成你还怀疑我?”

“这么说,是我的,真的是我的,我要当爹地了。”七星宇震惊的难以置信,激动无比。

“废话,不是你的是谁的?”

“心你别生气,我只是一时间没法接受,我还没做好准备,你别担心,现在你怀孕了可千万要小心,这是我们的孩子,太好了,我们的孩子。”

七星宇一会哭,一会笑,激动地像是个疯子。

舞美心看到他这般模样,原先的气愤也就烟消云散。

“宇,你真的同意生下这个孩子?”舞美心小声问。

七星宇这才安静下来:“当然同意了,这可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以后我就是爹地,你就是妈咪。

我们要像大嫂和老大他们那样,幸福美满的一家人。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和孩子的,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虽然我以前很不靠谱,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要有孩子,不过我看到老大对大嫂那般宠爱,在乎,保护,我真的很羡慕。

所以我曾经在心里发誓,以后要好好对你,如今我们有了孩子,我也绝不会让你和孩子失望的。  心跟我回去吧,我们马上结婚,和大嫂的孩子相差没几个月,说不定我们到时候可以来个娃娃亲。”七星宇憧憬无比。

毛驴县令之移花接木

毛驴县令之移花接木第二集

韩心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微微的抿了一下唇。

她原本以为,以苏宴安的个性,一定会乖乖地听她的话,将那一瓶子的药给苏星河吃下的。

结果却听到下人汇报说,苏宴安将整瓶药都扔了。

韩心雨一下子坐了起来,有些恼火的握紧了拳头,“混蛋!看来他是不想活了!”

“小姐,接下来我们怎么办?”下人想了想,又连忙补充道:“我听说七炫已经在准备回去了。”

“急什么?”

韩心雨危险的眯了眯双眸,就哼笑一声,“改用B计划。”

她这次来,就没有打算让苏星河活着回去。

下人微微一愣,片刻后就回过了神,连忙应了一声是。

苏星河在学校里坐了一整天,她无聊的翻看着小说,将里面各种情话都记录在了小本本上。

这时,一女生讨好的上前,“苏星河,你在干嘛呀?”

“学习撩汉技巧!”苏星河眼中一闪狡黠的光芒,脱口而出就说道。

她话音刚落,一群女生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了她这里。

苏星河不以为然的歪了歪脑袋,看着众多诧异的目光,“怎么了?有问题吗?”

“当然没,只是星河你这么优秀的人,也需要学习撩汉技巧?不应该有很多人追你才是吗?”女生笑了笑,又说道:“倒是我们,才应该学习才对。”

苏星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如果是追普通人也就算了,可陆漠北那样的,不学习学习,实在追不到。

她清了清嗓子就说,“我这是为了追到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人!”

那女生惊呼了一声,就问:“最优秀的??星河你喜欢的人是谁啊?”

其他女生也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苏星河眼珠子灵魂的转动着,嘴角稍稍的向上翘了起来。

这她当然不能说了!

现在的陆漠北,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军人,但是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名震整个世界的。

“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说完,苏星河合上了自己的小说书,就收拾书包打算回宿舍。

身后的女生也连忙跟了上来,苏星河跟她说过几句话,所以记住了她的名字,扬若清。

“星河,你知道吗?听说我们的学姐南词词被抓了呢!”扬若清睁大了一双眼睛,说的津津有味。

苏星河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扬若清又继续说道:“听说她持枪杀人,大家都说她肯定这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呢,结果没想到刚刚就被放了。”

“什么?”听到这里,苏星河不由得停住脚步,回头确定似问道:“你刚刚说,南词词被放了?”

“是啊,你说她到底有着怎么样的背景啊?”女生一脸羡慕,“我还以为她只是有些钱,没想到啧啧.....”

呵,怕是救了南词词的人,并不是她的家人吧?

很好,苏星河忽然得逞的眯起了眼睛,露出坏笑来。

她找了个理由甩开了扬若清,就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花钱顾来的手下交代道。

“南词词已经出来了,给我跟着她,我倒要看看,她背后要害我的人是谁。”

对方应了一声,立马就开始行动了。

苏星河正兴奋的等着结果,没想到邻居王阿姨忽然打来电话说,苏宴安跳楼了!

苏星河震惊的吸了一口凉气,苏宴安跳楼?这怎么可能??

难不成.....

苏星河再也顾不上其他,当即离开学校就往家里奔。

毛驴县令之移花接木

毛驴县令之移花接木第三集

第八十九章

林姨娘目带关切,询问道:“锦儿,秦王殿下待你可好。”

提起赵文煊,顾云锦美眸柔情满溢,粉唇泛笑意,她轻声道:“姨娘,你放心,殿下极好,待我也极好。”已好得不能再好了。

女儿笑容甜蜜,眉梢眼角洋溢着幸福,林姨娘是过来人,如何能不懂,一颗悬了两年的心终于放下,她连声道好。

小胖子经常听人敬称赵文煊为“殿下”,他对这两字敏感得很,闻言立即大声道:“父王!”

随即,他便左顾右盼,探头探脑欲寻找他老子。

顾云锦好笑,拍了拍他的小脑袋,“知道你父王是殿下了,你不必再看,你父王出门了,晚些才回来。”

小胖子如今已经能顺溜说“父王”了,当初头回说出时,可把男人喜得不轻。

母亲的话,钰哥儿听明白了,他撅了撅小嘴,把小脑袋缩回来。

林姨娘很高兴,“钰儿真聪明。”

外孙聪明,女儿母子才能更好。

“他啊,现在能听懂很多话了。”顾云锦微笑,她又问道:“我的小弟弟呢,他可乖巧?”

提起小儿子,林姨娘也高兴,她笑道:“恺哥儿和你小时候一个模样,安静得很,也就饿了不舒坦了,才哼唧几声。”

恺哥儿便是顾云锦的小弟弟,大名顾士恺,跟姐姐小时候的伪婴儿状态不同,他是真乖巧,不爱哭好带得很。

林姨娘心满意足,大女儿地位稳固日子过得好,外孙壮实机灵,小儿子虽不胖,但也很健康。

日子过得比以前顺遂多了,林姨娘这二年间非但不见老,反倒更显年轻些,看着也就二十五六。

“娘,你说我们看着像不像姐妹?”差个十岁左右的姐妹,不论古今,都是常有之事。

亲娘在身边,顾云锦撒娇自然流畅,林姨娘睨了她一眼,嗔道:“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呢?”

母女嬉笑几句,林姨娘想起一事,忙又嘱咐道:“锦儿,如今钰儿已一岁出头,你应该抓紧时间,再怀一个才稳妥。”

对于林姨娘来说,男人的宠爱如朝露昙花,美好而易消逝,王府庭院深深,女儿膝下有子固然好,但若能再添一个,那就更稳当。

对于女人来说,儿子不嫌多,即便女儿第二胎不是男孩,有个小闺女也不错。

顾云锦与赵文煊之间的详细事,她没打算与林姨娘细说,毕竟说了,估计亲娘想法也一样,根深蒂固的东西,是不可改变的,因此她便点点头,笑着应了。

“你要抓紧些。”

“娘,我知道的。”

……

一个白日似乎很短暂,母女叙话许久,又用过午膳晚膳,上官氏便告辞,领着一行人回去了,顾云锦亲自送出二门,目送林姨娘马车走远,良久,方折返。

赵文煊已经回来了,正与儿子坐在软塌上,他大手托着小胖子,微微使劲,往上轻抛了抛。

小胖子哈哈大笑,手舞足蹈,他最爱这个游戏了,刚落下来又大声叫唤,“父王!父王!”

赵文煊微笑,又抛了抛方罢手,“你娘回来了。”

他含笑侧头,将行至榻旁的顾云锦拥住,温声问道:“锦儿今日见了亲娘,可是高兴得很?”

“嗯,”顾云锦脆生生应了一声,高兴道:“等过些日子,我小弟弟周岁,我再回家看他。”

她看着一脸好奇的小胖子,捏捏他的小手,问道:“钰儿也去好不好,我们去看看小舅舅。”

小舅舅这词钰哥儿懂,他立即大声应道:“好!”

赵文煊亲亲她,笑道:“那便过些日子再回去。”

男人很有耐性,也很愿意分享她的快乐,他微笑听着顾云锦的话语,并不时发表意见。

二人兴致勃勃讨论一番后,赵文煊见儿子揉了揉眼睛,便道:“锦儿先去梳洗,我领钰儿去歇息。”他亲了亲她的脸,“你今儿也没午睡,可是困了?”

小胖子确实困了,揉了揉脸便趴在父亲怀里打瞌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不过顾云锦却不困,人逢喜事精神爽说的就是她。

她表示,自己精神奕奕。

赵文煊打量她一番,见确实如此,于是很愉悦点头道:“你不困就好。”

他本来想着,她今天累了,暂且休战一晚吧,不过如今看来倒是不必,甚至还能多战一二个回合。

赵文煊表示,他也很满意,今天果然皆大欢喜。

顾云锦头皮一麻,她居然第一时间领会到了男人意思,忙不迭描补道:“其实,我……”还是挺困的。

只不过,她话未说完,赵文煊便搂着儿子站起来,笑道:“我领钰儿过去。”

顾云锦看看已经睡着了的小胖子,点点头道:“好。”

她不忘嗔了男人一眼,赵文煊但笑不语。

目送父子二人出了里屋,顾云锦干脆进隔间沐浴去了,不就是那回事吧,谁怕谁!

不过吧,这事情的发展与顾云锦所想的,还是有些差别。

香汤热气蒸腾,她宽了衣裳进了浴桶,刚撩了撩水,一双铁臂便悄悄自后面拥住她,落入一个宽阔的怀抱。

顾云锦一惊,急忙用浴巾子掩住,回头急道:“你,怎么进来了。”

随着怀抱而来的,是熟悉的醇厚阳刚气息,顾云锦早知是他,赵文煊嗓音低沉,轻笑道:“我也早些梳洗罢,也免了耽搁时辰。”

浴房里的下仆,早被悄然挥退,赵文煊松开手臂,直起身子,伸手斯里慢条解着衣带,黑眸一瞬不瞬凝视她,目光灼热暗藏汹涌。

男人这模样,显然是要洗鸳鸯浴的。

赵文煊跨步进了浴桶,他身量甚伟,热水立即升了一截子,他展臂拥了顾云锦,她立即觉得,本来宽大的浴桶变得局促起来。

宽厚的胸膛火般灼热,男人附在她耳边,低声道:“锦儿,我帮你洗可好?”

他轻笑,“你娘不是说,让你再怀个孩儿吗?我多多努力些,她必能如愿。”

那气息浓重炙炽,顾云锦敏感,娇躯轻颤,一时有些目眩神迷,也答不上话来。

外面小雪渐渐大了,燃着地龙的室内却温暖如春,烛光昏黄,灯火摇曳,夜还很长。

……

赵文煊借口要让顾云锦如愿以偿,着实埋头数日,直至看她露出些许勉力支撑之态,方缓下攻势,让她歇歇。

他吃得餍足,身心愉悦,一时看这颇有些掣肘手足的京城,也无端顺眼了几分。

嗯,这个冬天的雪也不错。

这般亲亲热热的日子过了半月,便到了钰哥儿他小舅舅的周岁宴了。

前一天晚上,顾云锦便严正声明,让男人休战一天,明日清早,她可不想酣睡不起。

最近她被儿子逮到好多次赖床了,小胖子觉得很新奇,最近母亲总比自己晚起。

不过他还小,很容易便被忽悠过去了。

赵文煊笑着应了,他本来就没想折腾,他很心疼她的。

二人相拥而眠。

隔日一大早,顾云锦早早起身,换上昨日特地挑好的浅碧色刻丝蜀锦宫裙,盛装打扮一番,再行至大铜镜跟前,仔细端详片刻。

璀璨珠光,云鬓花颜,华服美人相得益彰。

顾云锦很满意,她今日回娘家,除了自己的体面外,更是为了亲娘小弟撑腰,她甚至比赴宫宴还重视一些。

打扮妥当,顾云锦估摸着时辰也差不多了,便就着丫鬟搀扶,转出屏风。

赵文煊抱着钰哥儿,父子二人在等她。

顾云锦抬头见赵文煊,愣了一下,她有些吃惊道:“殿下,你……”

男人头戴嵌宝紫金冠,一身绛紫色团龙蟒袍,脚踏暗绣行龙纹黑色缎靴,仪表堂堂,气势浑然天成。

这明显是一身外出的服饰,与赵文煊平日在家穿的常服不同。

男人意思很明显,这是要与她一同回娘家。

顾云锦心里软软的,眼眸有些热,她在之前,从未提出过邀请赵文煊一同赴宴的话语,这并不是生分,虽她疼爱素未谋面的小弟弟,但说句老实话,恺哥儿也就是武安侯府的庶子罢了,他甚至仅仅出自不承爵的二房。

赵文煊是何人,他是当今亲子,封疆一方的藩王,天潢贵胄身份,两者身份差异太大,顾云锦能带着钰哥儿同去,林姨娘母子已很是荣光。

私底下如何融洽,如今的男人,也是很看重这些的,尤其身份贵重者。顾云锦迎着赵文煊和熙的目光,笑靥如花,她美眸亮晶晶,如盛满天上星子。

“殿下,你真好。”她也不说客气或者推拒的话。

赵文煊一笑,大手抚了抚她的粉颊,“这不是应该的么?”

早在知悉这事之时,他便将自己归入其中,理所当然如吃饭喝水一般。

“嗯”

顾云锦大力点头,她踮起脚尖,凑上去亲了亲男人侧脸,搂着他的胳膊,侧脸偎依在他身旁。

赵文煊低头配合她,然后俯身回吻她的发顶,他欢喜之余,不忘临时提出要求,给自己谋求福利。

“锦儿,”他低头,极小声说道:“今晚我伺候你沐浴可好?”

“你!”顾云锦抬头,嗔了他一眼。

这男人!

她娇哼一声,伸手接过也嚷着要亲亲的小胖子,低头吧唧一口,然后举步往外走,“我不要跟你说话了。”

钰哥儿见父王被落下,忙趴在母亲肩上,招着小胖手示意赵文煊赶紧跟上。

赵文煊笑而不语,抬脚两步便赶上,伸臂将这母子二人拥着怀中。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