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马争锋上海滩

烈马争锋上海滩
  • 主演:吕良伟,童飞,刘倬廷,任思齐,余籽璇,李岩,陈作深
  • 导演:孙传林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影片以民国时期声色犬马的大上海为背景,讲述了上海滩大佬金广荣(吕良伟 饰),为争夺“七大码头”的控制权,与以内山正彦(任思齐 饰)为首的日本商会、码头工人等多种势力之间,纷争不断的“赛马”故事。

烈马争锋上海滩第一集

林迪听到赵斌的话,没有丝毫的怒意,反而带着兴奋,她就喜欢赵斌主动,更喜欢赵斌的霸道,这样接下来的事情才会有意思。

赵斌喘着粗气看向林迪,这一刻他真的没有了顾虑,只是希望惩戒一下眼前这位屡次挑逗他的女人。

两个人贴得很近,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这个时候赵斌把林迪抱了起来,直接放在了书桌上。

“没想到你如此霸道。”

“喜欢吗?”

“喜欢。”

感受着赵斌说话的热气打脸,林迪身子不由的颤抖着,尤其是当赵斌的手再次摸到她的脖颈,那种酥麻的感觉,伴随着仿佛置身于空中的失重感。

这一刻的林迪已经没有了往日了冷冰冰,现在的林迪就如同一团火,只有赵斌才能熄灭。

书房外边的众人正在用餐,自然也不会多注意书房内的情况,但不代表大家没有听到刚才打斗带来的声音。

“需要进去看看吗?”

黑魔鬼小队的其中一个看向文特尔,毕竟文特尔是他们的队长,自然要询问一下队长的意见。

文特尔现在也很尴尬,刚才书房内传来的声音,还伴随着林迪的呻吟,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算了,我们吃我们的。”

最终文特尔也没有选择进去看看,他知道林迪的身份,也明白林迪不会伤害赵斌,更何况赵斌也不是吃素的,解决林迪完全是没有问题的。

他怕进去之后会坏了赵斌的好事,自然也没有去推开那扇门,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呼,你不要按了,我受不了了。”

林迪喘着粗气,娇滴滴的说道,一双眼睛更是透着妩媚,额头的汗珠显得十分诱惑。

赵斌这个时候可不管对方是否受不了,他要的就是对方能长记性,刚才对方敢威胁他,他现在要加倍还回来。

“又来了!”

林迪感受着仿佛被瀑布冲洗的感觉,整个人不由的低声尖叫出来,整个人坐在书桌上,身子靠向赵斌的怀中,仿佛八爪鱼一样搂着赵斌。

这个时候的赵斌也很尴尬,感受着对方身子靠向怀中,身体触碰带来的那种感觉,尤其是对方娇躯的温热与柔软,触碰着赵斌内心的那一最后一丝理智。

妈的,拼了!

赵斌忍受不了了,他现在脑海中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一味的克制,反而会对身体不好,更何况他与林迪发生一些什么,也是林迪完全自愿,他也没有任何的负罪感。

只是想到夏玲的时候,他才会有愧疚,但这一刻他也顾不上这么多,毕竟内心那团火都要燃烧到全身,继续林迪来帮他浇灭。

都不用赵斌亲自把上衣脱了,林迪已经开始帮忙,只是这个过程粗鲁了一些,几乎是连解带撕的。

健硕的胸膛与六块腹肌,还有那傲人的人鱼线,赵斌这个身材比一些健美教练更加完美,尤其配上赵斌身后的鬼头纹身,更突显出赵斌一股子邪气。

“你确定在这里?”林迪迷离的目光盯着赵斌,起伏的胸膛让那波澜壮阔的浑圆更加触目惊心。

“不然呢?”

赵斌咧嘴一笑,他倒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爱好,而是他不好意思带着林迪从书房走出去到卧室。

外边可是有十几名黑魔鬼成员,他可没有那么厚脸皮的从这个房间走向卧室,更不会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好啊。”

林迪点了点头,她还从未在办公桌上做一些坏事,这个时候被赵斌挑弄的,让她也有些期待接下来的事情。

正当赵斌准备托起那一对浑圆,细细品鉴一下的时候,他手机响了起来。

本来他不打算去接电话,毕竟这个时候就差最后的临门一脚,但手机响个不停,让他的内心那团火熄灭了不少。

赵斌看了一眼林迪,对方也显然希望他先接了电话,不然这样响下去,太影响心情了。

“喂?”

一只手在林迪的后背轻轻挠着,另一只手接通了电话,声音中透着不耐烦。

“你怎么突然离开京城了?”

“怎么了?”

“为什么你不说一声,虽然你是老板,但现在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

“到底怎么了?”

听着曲藤的声音,显然有事情发生,但对于赵斌来说,他没有办法去解释这边的事情,毕竟他不希望曲藤牵扯太深,好不容易曲藤可以去过一种光鲜亮丽的生活。

以前的曲藤过着一种如老鼠一样的生活,一方面怕周华的仇家找到,另一方面还得不停的打探消息,时不时要做一些过线的事情。

现在的曲藤不同了,新锐传媒的掌舵人,可以去凭借堂堂正正的生意赚钱,不用去蹚浑水。

“易小天反水了!”

“什么意思?”

赵斌自然知道反水的意思,但他不明白为何是易小天,毕竟二人是朋友,新锐传媒也有易小天的股份。

“易小天刚刚在微博宣布签约天艺传媒,现在我们联系不到他,但估计这一切都跟最近的事情有关。”

“我不是让你们盯着他?”

“是盯着,但他毕竟是大活人,我们也不能把他犯人一样关起来,他拍摄完广告,录制完综艺,人就消失了。”

“该死!”

赵斌知道易小天这是跟他较劲呢,明显是因为他多管闲事导致李璐璐死了,但这样的结果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只是想帮易小天出一口气,他与那些抨击李璐璐的网友一样,都是看不过去李璐璐与王天这么欺负人。

但事后易小天跟他通话中发飙,他才明白了一件事,这是易小天自己的事情,他与那些网友没有权利去指责任何人,不一定他们做的所有事情都光彩。

更何况易小天都没有去谴责李璐璐,这个最应该去谴责李璐璐与王天的人,一句对二人不利的话都没有说,反而不相干的人去各种评论、抨击。

“我希望你能回来解决这件事,不管是跟易小天去谈,还是我们开条件,都要把易小天拉回来,天艺传媒老板以前可是开矿的,有一些黑背景。”

“我知道,这件事我处理。”

“你一定不要让易小天跳进火坑,他现在就是一时脑子糊涂,等他后悔的时候就完了。”

烈马争锋上海滩

烈马争锋上海滩第二集

黑色的阴风风旋中,一个身穿古代差袍的鬼魂缓缓地浮现出来。

那鬼差脸色惨白,神情冷漠,手持长刀,头戴官帽,身穿黑色制服袍子,就跟古代的衙役一样,这分明就是一个鬼差!

可我特娘是一个阴倌啊!

请个鬼差上来对付我,这尼玛纯粹是“调戏”我啊!

“什么?”

张青松疑惑地看着我,没反应过来我那话是什么意思。

“唤我何事?”

那鬼差扭头冷漠地盯着张青松,浑身释放着高手的炸裂逼格。

张青松急忙收敛起神情,一脸严肃地对着那鬼差一拱手:“上差,我乃张家张青松,特请上差到阳间,帮在下斗法。”

我看的一阵无语,丫丫的腿儿,还张家第一天才呢,对一个鬼差都这么恭敬,太丢人了。

“哦?”

那鬼差惊咦一声,扭头看向我,眼睛虚眯:“是他?”

“嗯,是我。”我点点头,把手里的通阴符放在了桌上,要真把符用了,那也太看得起那鬼差了。

“小子,现在怕了吧?”对面的张青松冷笑了起来,“我早就警告过你,我南派张家最擅长请鬼,现在你自废手脚,对李家父子磕头认错,我还能饶你一命,若是让上差出手,那到时候就是重伤甚至是废境界的结果了!”

话音刚落,刘长歌的笑声就响了起来:“风子,这哥们看不起你啊。”

“阿弥陀佛,世人称之为……LOW。”三戒和尚附和了一句。

他俩这一唱一和,直接把在场的人全都给整蒙圈了。

那些被鬼差吓得惊恐地上流人士全都懵比地看着刘长歌和三戒和尚,没搞明白他俩这话是什么意思。

倒是玉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本担心我的神色也消失不见,她是知道我身份的,而她旁边的玉岳山也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他也知道我的身份。

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看着对面的张青松:“张天才,我还以为你能请个阴司正神呢,你请个鬼差出来,几个意思啊?”

“一个鬼差上差,就足够将你废掉,等下可别被鬼差的手段吓哭!”张青松冷哼一声,冲着鬼差一抱拳:“还请上差动手!”

“也罢,抓紧斗法完毕,我也好回地府履职。”那鬼差身上“轰”的卷起一团黑色阴气,举起手里的长刀就朝我砍了过来。

我也没想着躲,直接把兜里的阴倌令掏了出来,往前一递,阴倌令陡然金光大亮,我厉喝道:“给我跪下!”

轰!

强劲的阴风席卷了我的全身,鬼差直接停在我的面前,手里的长刀距离我脑门也就巴掌远,满脸惊悚地盯着我手里的阴倌令:“阴倌令!你是阴倌?”

噗通!

话音刚落,那鬼差就毫不犹豫地跪在了地上,瑟瑟发抖,身上的阴气也瞬间收敛到极限:“卑职,见过大人,无意冒犯,还请大人恕罪!”

我看着地上的鬼差,一阵无语,鬼差在地府只不过是最低级的阴差,算是最低微的小兵,哥们好歹是阴倌,真论起官位来,完全能甩鬼差一大截。

轰!

大厅里顿时发出一阵惊呼。

所有上流人士全都蒙圈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张大师请的鬼,怎么直接给土包子跪下了?”

“我的天,这剧情转的太快了,有点反应不过来啊。”

“厉害了,这是踢到铁板了啊。”

……

在场的都是人精,很快就有人反应了过来。

李正道站在张青松身后不远的地方,满脸愕然地惊呼道:“张大师,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向张青松,那哥们一脸懵比,整个人跟木头似的愣愣地杵在原地,足足愣了几秒钟,才回过神:“阴倌?你是阴倌?”

“怎么,不相信?”我笑了笑,“刚才我可提醒过你的,真不想和你玩请鬼啊,怕欺负你。”

张青松嘴角一阵抽搐,指着我骂:“你特么阴我?”

“放肆!”

跪在我面前的鬼差轰的卷起阴风撞向张青松,张青松压根就没想到鬼差会对他突然出手,来不及反应,砰的被阴气撞了一个趔趄,“噗”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轰!

大厅里,所有人再次发出一声惊呼,全都跟被雷劈了似的,目瞪口呆。

这张家第一天才自己请出来的鬼把自己给打的吐血,这简直是……刺激啊!

惊呼过后,大厅里旋即一片死寂。

我明显地感觉到那些上流人士看我的眼光都变了,对面的李正道李世一两父子也是一脸懵比,张青松被鬼差打了一次,嘴角带着血迹怨恨的瞪着我,却不敢再开口。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还别说,今天这比装的最轻松了,直接开着压路机吭哧吭哧的碾张青松这张家第一天才的脸。

啪!

一个人的杯子摔在地上,打破了大厅里的死寂。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鬼差:“下去吧,以后别闲着没事,人一请你就上来。”

“卑职知道,多谢大人恕罪,以后卑职断绝与张家往来。”那鬼差如蒙大赦,一个劲的冲我作揖,然后卷起阴风沉进了地里,消失不见。

噗通一声。

对面的张青松身子一晃跪在了地上,脸色煞白的看着我:“你,你毁我交情!”

“怪我咯?”我白了他一眼,不过我也明白,张家擅长请鬼,刚才张青松也说了,他们张家和地府交情匪浅。

这意味着,他们张家至少是和地府的一些鬼差和阴司正神是有关系的,所以每次请鬼才能不费吹灰之力请上来。

可刚才鬼差直接说断绝往来,这意味着,下次张家根本就请不上来这个鬼差了!

这对擅长请鬼的张家来说,是重创!

话音刚落,对面的张青松突然挣扎着站了起来,浑身哆嗦着怒吼道:“我,还要和你再斗!”

“咋地,还不怕死啊?”我冲他翻了一个白眼,知道我是阴倌了,还要跟我斗法请鬼,这尼玛就是棒槌啊!

说着,我举起手里的阴倌令晃了晃:“我不想欺负你啊!”

“哼,哼哼……”张青松颤抖着笑了起来:“刚才是我小看你了,这一次,我若是请来阴司正神,你的阴倌之位也不够看!正规的斗法,地府也无权干预!”

我眉头一拧,张青松这话倒是没错,地府也有地府的规矩,阴倌也是地府体质内的职位,虽说也受到地府铁律庇佑,可正规的斗法,哪怕是将阴倌打成重伤,地府也不会过问一句!

他要真请个阴司正神上来,以我现在的实力,压根也没法抗!

也就在这时,对面的张青松突然摘下墨镜,他的右眼狗眼“嗡”的亮起冷幽的绿光,就跟开特效似的,迸射出一尺长的绿光,阴森诡异。

突然的一幕,惊得在场的上流人士发出一片惊呼。

我的心也提了起来,连犬眼通灵都用上了,张青松这是打算放大招了啊!以他张家第一天才的实力,配上犬眼通灵,说不定,还真能把阴司正神给请上来!

烈马争锋上海滩

烈马争锋上海滩第三集

倏地,楚洛琰低声说道:“我今天有点累,你来开车。”

“那这些文件资料?”

“明天再说。”

“是,二少。”

明修这个时候还在庆幸今晚不用加班,殊不知他已经变成猎物了。

此刻,楚洛琰和明修离开楚氏集团大楼回家。

同一时间,夏织晴收到一条短信。

“老婆,搞定了。”

“老公真棒。”

“咳咳,你试试这句话在床上和我说,我会更喜欢。”

“我不理你了。”

夏织晴急急忙忙将手机收起来,瞥一眼并没有察觉的沐好好,说道:“好好,一会明修就回来了。”

闻言,沐好好简直兴奋到搓手手,问道:“织织,你不是打算今晚下厨做晚饭么,我帮你,你告诉我明修喜欢吃什么。”

“明修喜欢吃什么?”

这个问题就难到了夏织晴。

看着沐好好期待的目光,夏织晴一路沉默到尴尬。

“你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唔,平时明修很少和我们一起吃饭,就算同桌吃饭,我的注意力都在我老公身上,没有时间理他。”

“呜,明修平时好可怜,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可是我们都不知道明修喜欢吃什么,如果你精心准备的菜他都不喜欢吃怎么办?”

“那我就当场杀了他!”

“唔,你记得出门再杀,免得管家还要打扫。”

就在这个时候,夏织晴突然想到什么事情,说道:“我知道有一个人会喜欢明修的喜好。”

“谁?明修的前女友?”

“据我所知,明修好像是从来都没有交过女朋友,放心,也没有交过男朋友。”

“哇,好纯清的小奶狗!”

沐好好再次被明修戳中了萌点。

片刻后,管家走回到客厅里,夏织晴和沐好好都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少夫人,您有事情找我?”

“我们想知道明修平时的喜好。”

虽然管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如实回答说道:“明修一直都跟在二少身边,处理公司和基地的事情,他很少有时间能回来住,都在公司,我就不是很了解明修平时生活里的喜好习惯。”

“我问过楚洛琰,他说明修是真的很忙,生活没有什么乐趣,基本都和我老公的安排同步了。”

夏织晴上次想挖明修的深层资料,结果他没有恋爱情史和私人生活的喜好,根本就挖不出来有用的信息。

听到这些话,沐好好不禁有些失神,她在慢慢了解他。

“那明修平时喜欢吃什么?”

“明修对食物没有要求,什么都吃。”

听到回答的夏织晴和沐好好是截然不同的反应。

“噗……”

“好可爱。”

倏地,夏织晴看着沐好好说道:“好好,既然明修这么好养活,那你就做自己最拿手的菜来喂他。”

“那我给明修做菜,你给楚二少做菜?”

“行,到时候让他们尝尝,能不能分出来是谁做的。”

在这个时候,夏织晴和沐好好在厨房里开始忙碌的准备晚餐,管家时不时送新鲜的食材进来,家里的气氛特别温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