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之寺

雁之寺
  • 主演:若尾文子,三岛雅夫,木村功,中村雁治郎,山茶花究,小泽昭一,西村晃,荒木忍,葛木香一,东良之助,菅井琴,南部彰三,原圣
  • 导演:川岛雄三
  • 地区:日本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1962
川島雄三監督が若尾文子を主演に描いた代表作をDVD化。寺の襖絵師の妾?里子の官能的な肉体に惹かれた住職は、襖絵師の死後、彼女を囲うことに。男女の愛欲と、痴態を覗き見する少年僧の歪んだ愛憎劇が展開。原作は水上勉の直木賞受賞作。   やっちゃ場の女、ふうてん老人日記、爛(ただれ)、その夜は忘れない、家庭の事情、雁の寺、しとやかな獣たち、以上7作品が若尾文子29歳、主演女優としても時期的には邦画の全盛期でもあった1962年のたった一年間の全主演作、作品名を並べただけなのに時の勢いというものは凄いものなのだな、とあらためて感心を越えて感動してしまいます、現在の29歳前後の人気女優を主演にして1年間で同様の映画群を作り上げるなど夢のまた夢でしょう、(小津安二郎遺作「秋刀魚の味」も

雁之寺第一集

“知道你会这么说,空降团的八百人已经从水路出发了,预计今夜抵达麦格哈郊外货运码头,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总之拖延的时间越久,成功几率越高。”

肖心琼沉默了两秒,又接着说:“答应我,等攻下麦格哈时,你一定要活着来见我。”

话里带着深情款款,林风又怎么会听不出来,想必对面的女人现在比他还矛盾,作为总指挥要为整个大局考虑,把他留在最危险的地方,却又要为他的安危担忧。

笑了笑沉声说:“你也是,保重。”

“保重!”

放下电话林风走回空地,陈火已经停手,哈萨木丁像条死狗般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还不肯说吗?”林风问。

“没哩,不过队长你放心,现在只是开胃菜,我还没拿出真本事,今天不让他把所有知道的全倒出来,我就把自己脑袋掰下来当球踢。”陈火冷冷的笑着再次走了过去。

“不……不要过来……”哈萨木丁无助的趴在地上,已经没力气逃走了,这辈子他也没受过这样的皮肉之苦,一想到噩梦还没结束,他就情不自禁打起了哆嗦。

“算了,人家是体面人,尊严看的比命都重,你这样一拳拳打下去,把他打死也不会说。”

为了方便大家都能听懂,林风用的还是英语,正好哈萨木丁也懂一点,他这话对快要被活活打死的哈萨木丁而言无疑是天籁之音,感激流涕之下,差点没忍住说声谢谢。

可他显然是高兴的太早了一点,林风接着又指了指正在桌边闷头用手抓着吃罐头的阿木:“有新任务了,我们赶时间,阿木你来,只要不把人弄死就行。”

一脸木讷的阿木放下从冰箱找到的沙丁鱼罐头,擦了擦手走到哈萨木丁跟前。

比起陈火,穿着灯笼裤的阿木显得又瘦又小,很难从气势上给敌人造成影响,哈萨木丁正望着他疑神疑鬼之际,阿木已经走到他跟前。

阿木盯着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只用来练手的可怜牲口。

咔嚓,肩关节发出一声脆响,一张脸瞬间铁青的哈萨木丁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左手又连接发出一串密集的声响。那种关节错位,筋骨断裂般的痛苦只要是个人都扛不住,只卸了一只手的关节,哈萨木丁已经痛的浑身打摆子,那嘶哑的惨叫仿佛厉鬼般,光是听到这叫声,那帮畏畏缩缩的流浪汉就在心里直呼受不了,

有个胆小的已经被吓尿了。

这种痛苦仿佛来自灵魂深处,恨不得能昏死过去的哈萨木丁却连这点小小的愿望也没法实现,即使阿木松开他软塌塌的右手,那阵剧烈的疼痛却还在无时无刻摧残着他的神经。不知这样熬过了多久,也许只是几秒钟,那阵剧痛总算减弱一些,哈萨木丁浑身是汗趴在地上像拉风箱一样喘着粗气,他现在连动一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这‘魔鬼’,弯腰抓住了他的左

手臂!

咔咔咔咔……

哈萨木丁想当一回英雄的愿望最终没能达成,当阿木拆开左手臂的关节,他几乎是哭着把所有做过的坏事全都招了出来,要不是阿木松开手,这家伙差点讲到他几岁还在尿裤子。

……

由于今天的总统挟持事件,麦格哈城内从未像现在这样热闹过,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巡逻士兵,每搁不到百米就有一处哨卡,所有过往的车辆和行人都必须经过检查才能放心。出城道路已经被封锁,一天没找到哈萨木丁和袭击者,城里的人就别想出去,警员两人一组,挨个敲开居民房入内检查,旅馆酒店更是重点检查区域,刚走了一拨警察,过会儿又来一队士兵再次重复之前

的检查程序。

城市的夜晚也因此热闹非凡,反而城市外因为出城路口被封闭的缘故,显得异常宁静。

位于城外路边的井盖被一双手轻轻顶上来一截,看过四周没有任何可疑的人物和车辆后,林风等人才依次从里面爬出来,货运码头离这里不远,路边就能听见海水不断拍击在堤坝发出的声响。

林风根据下水道管网图纸找到这个离码头最近的出口,走了不到半个钟头就到了目的地,大晚上这里的工人大多已经下班,少数几个值夜班巡逻人员被他们迅速扯进黑暗里,三拳两脚通通打晕过去。

有趴在塔楼上的鹰九和门口几个人放哨,这里暂时还算安全,林风来到码头找了个四四方方的木箱子坐下,一边等待着船只到来,一边蹙紧眉头冥思苦想着。肖心琼这回可是给他出了个大难题,就算加上赶来支援他们的空降团,人数还不到一千,城里算上警察的话,至少有两万到三万兵力,还有坦克飞机可供调遣,在正常人看来,他们这么做就跟找死没什么

区别。

不过也不能说绝对,以林风的经验判断,至少还是有两层把握成功。

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他们不兵行险着,帝国陆战队一旦开始登录,拉昂达和埃国将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弄不好,他们会成为第二个伊克。

“唉……”

林风望着远处漆黑的海面长长叹了口气。蓦地几百米外出现一道白色的光点,一圈圈的不断晃动,由于距离太远,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光点的存在,林风精神一震,他等的援军终于到了,掏出裤兜里的狼牙手电,打开后朝着对面顺时针转动

了三圈。

那面不知看没看到他发出的信号,在没了动静,远处还是那样一片漆黑,只不过等过来十来分钟左右,耳边响起轻微的划水声,仔细看才会发现,海面上陡然多了数百个向这里游来的身影。穿着防水服的空降团精锐陆陆续续上了岸,他们腰上大多都拴着一根绳子,三五个人合力将拖在后面的橡皮艇拽上岸,这些橡皮艇里摆满了各种武器装备,足足有几十个橡皮艇之多。

雁之寺

雁之寺第二集

一大早。

宫圣起来便吩咐章伯:“把李平安那个戏给砍了。”

章伯惊讶,随即有些担心:“小乔姑娘很喜欢这部戏,而且她付出了很多心血,如果戏被砍了,最伤心的恐怕就是她了……总统大人,是什么原因,一定要砍戏啊?没有回旋的余地吗?”

宫圣:“那个破戏,全是什么谈情说爱,没有正能量!”

章伯:“……”

那本来就是言情戏,不谈情说爱才不正常好吗?

唉,总统大人您再这么傲娇下去,真的很危险呐……

操碎了心的章伯,不知该如何劝说。

正在这时,厨娘端出来早餐,笑呵呵道:“总统大人,您尝尝今天的几样菜。”

宫圣没什么胃口,但,一向体谅下人的他,还是绅士地,随便吃了两口。

没想到,这一吃,就停不下来了。

他一筷子接着一筷子,更是把从前不爱喝的粥,都喝了个精光,又要求盛一碗。

章伯惊讶:“总统大人,您胃口不错?”

刚和小乔姑娘怄了一晚上的气,不该如此啊?

宫圣:“这饭菜甚好,厨房费心了。”

厨娘笑盈盈道:“大人,其实是小乔姑娘费心了。她一大早起来,亲自下厨做的这几样菜,说是什么宫廷御膳秘方,只有她会做。我们只不过给她打打下手。小乔姑娘还真的很有厨艺天分呢!”

咳咳咳,虽然动手能力差了点,但是指挥他们的能力,超强的。

什么?

云乔做的?

而且是一大早起来专门为他做的?

宫圣忍不住又咕咚咕咚喝了第三碗粥。

这辈子,他都没有喝过这种味道的粥,真的鲜美极了。

怪不得他吃着觉得熟悉,原来,是有她唇齿间的鲜美味道,吃起来格外爽。

宫圣脸色和缓了少许。

章伯趁机道:“总统大人,李平安的戏……”

宫圣:“正能量是差了点,让他好好改改!”

章伯眼神一亮:“是!”

那就是网开一面,不砍戏了!

宫圣:“派两个人身手好一点的,跟着她,暗中护着她一点,再给她派一辆车,以后不要让她坐公交车,不安全。还有……给她手机装一个监控,我要随时知道她在哪里!”

章伯:“是!”

总统大人这是要全方位保护小乔姑娘,宠爱小乔姑娘呢!

这才是正确的宠妻方式嘛。

总统大人终于开窍了!

==

云乔在剧组,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谁在背后说我坏话?”云乔咕哝着,继续看剧本。

碧玉镯百无聊赖地搜索着四周:“报告长公主,自从宫潇潇那个祸害精,被您一脚踢去医院之后,这剧组清净极了,没人再敢背后乱嚼舌根说您坏话啦!咱们的信仰值,也是蹭蹭蹭往上走呢!”

云乔放下剧本,摆弄着指甲:“是嘛,谁崇拜我啦?”

碧玉镯:“老多人了!剧组从男到女,都对您那天坠楼戏展现的英姿,崇拜得不得了!您看,您在这儿背台词,都有小演员一直崇拜地围着您转,偷偷看您呢……”

云乔一抬眼,也看到了不远处,走廊尽头那个鬼鬼祟祟的影子。

她皱眉道:“那不是小演员。那个是灯光师助理。”

一个灯光助理,没事儿观察她干什么?

怎么那么诡异呢?

云乔想着,忽然头疼欲裂,脑海中,仿佛有一缕不属于她的记忆,硬生生钻了进来。

她冒着冷汗,霍然起身:“那个灯光助理……他有问题!”

【云爷:晚安吻!爱妖精们,求个票!求个评!】

雁之寺

雁之寺第三集

苗喵醒来后,术后恢复还是很快的。

在此期间,很多人都来医院看过她,也给两个小宝宝带了不少礼物来,将整个病房堆得到处都是。

这不,刚送走司夜跟司月,门口又有人来了。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乔楚修跟老三乔誉痕。

看到乔楚修走进病房的时候,苗喵跟顾卿言同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来带孩子来……

可旁边在玩玩具的小少爷,却不那么畏惧乔楚修,看到他后,他反而还很开心,忙高兴的朝着他奔来过去,激动的抱着他就喊:

“外公,外公我要大飞机,外公什么时候给我买大飞机呀?”

乔楚修抱起小少爷,捏来捏他白皙的小脸,笑起来,“一会儿就带你去坐大飞机好不好?然后外公就把大飞机送给你。”

“真的吗?”小少爷一脸的天真。

“当然啊,外公从来不骗人的。”

“好啊好啊,我要跟外公去坐大飞机。”小少爷欢喜的直接搂紧了乔楚修的脖子。

病床上,苗喵看到这一幕,觉得心酸极了。

他们家少爷也太天真了。

要知道他这一走,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回来呢,他们都舍不得,他怎么那么开心呢。

可能是他小,什么都不懂吧。

乔楚修抱着孩子走过来,问苗喵,“恢复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

苗喵挺感激他给自己输血的,如果他没有给自己输血,或许她就活不下来了。

但一想到他要带走少爷,她心里又变得十分的难过起来,“一般吧,你们什么时候走,能不能等我出院?”

她就想孩子留下,多陪陪他。

可乔楚修却说:“我就是过来跟你们道别的。”看向小少爷,乔楚修满脸慈祥,笑起来问小少爷,“子麒,你是不是要跟外公去坐大飞机啊?”

“嗯嗯,我要跟外公去坐大飞机。”

看向苗喵跟顾卿言,小少爷害怕他们不同意,他皱着小脸哀求他们,“爸爸妈妈,我可以跟外公去坐大飞机吗?我保证我一定会很听话的,你们让我去好不好?”

“……”

看到少爷这样,顾卿言跟苗喵心里都不是滋味。

顾卿言走过来,从乔楚修怀里抱过小少爷,亲了下他的额头,他将一条吊坠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告诉他,“去可以,但你要乖乖听话,想爸妈了,就给爸妈打电话,知道吗?”

“嗯嗯,我会的。”

“别调皮,过两天你妈妈出院了,我们就去看你。”

“好。”

“想要亲弟弟跟妹妹吗?”顾卿言抱着小少爷走到两个小宝宝面前。

小少爷点头,表示要亲。

然后顾卿言就放下他,抱起摇篮里的小宝宝,让小少爷亲。

亲了之后,小少爷让顾卿言赶紧放回去,他转身又爬上床,抱着苗喵的脖子亲了亲。

亲完之后,他又去亲顾卿言。

所有人都亲完了,他主动走到乔楚修面前,朝苗喵跟顾卿言挥手,“爸爸妈妈再见,我会乖乖听外公的话的,你们别担心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