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自愿让他杀了我

我是自愿让他杀了我
  • 主演:蔡淑臻,郑人硕,薛仕凌,余晋,尹昭德,赵逸岚,阮柏皓,蔡承邑
  • 导演:詹淳皓
  • 地区:中国台湾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1
刑警周行跟女友陳凱欣求婚前夕,臨時接獲一起兇殺案通報,他循線趕到山區,當場逮捕殺人犯李子建,發現死者居然是他的女友。周行強忍震驚與悲痛,一路追查真相,犯人貴為議長獨子,在議長袒護下試圖翻案,更自白對方是自願被殺。更讓周行意外的是,來認女友屍體的是一群陌生家屬,她的真實身份另有其人,案情陷入膠著,女友留下的重重謎團,讓往日深情的一切瞬間被摧毀。   七十六号原子繼犯罪影集《追兇500 天》後,再度推出女性心理驚悚懸疑作品,由鄭人碩、蔡淑臻、薛仕凌等主演,改編自知名小說家逢時同名原著,非典型的「幫助殺人」概念相當吸睛,挑戰複雜跳接的時序劇情,翻轉犯罪線索的邏輯,燒腦程度直逼《緝魂》。

我是自愿让他杀了我第一集

第449章:丹塔

出了琼华楼,李玄便向路人询问了一番丹塔的位置。

混元王朝的丹塔不知道何人建立,但却和整个荒域都有所联系,在此处登记的炼丹师,整个荒域都可以查到。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时分,行走在街道的人还是熙熙攘攘,人声鼎沸,说明着混元王城的繁华和鼎盛。

顺着路人指点的路线,几经辗转打探,终于来到了丹塔。

丹塔的建筑风格更像西方城堡,建立的十分的豪华,在斜晖的金辉映射下,五个古朴沧桑的大字弥漫。

“炼丹师工会。”李玄轻声呢喃了一声,心知自己没有走错。

丹塔下方的建筑形状奇异,是一尊丹炉样式,正中心开了一道门,以聚灵境巅峰武者守门,手笔很大。

丹塔的进出之人,都带着淡淡的孤傲,这是他们炼丹师的自负。

近日因为丹道大比,来丹塔考核的人更是之多,人们来来往往,可谓是络绎不绝。

李玄驻足良久,这时,一位守门的武者上前走来,平淡地问道:“小兄弟,你是来考取炼丹师资格的吗?若不是,还请不要在此处挡道。”

李玄看了一眼自己的位置,确实有挡道的嫌疑,倒也没有生气,和煦道:“嗯,我是来考取炼丹师资格的。”

“你有介绍信吗?”守门武者面上多了一丝笑容,语气也软化了几分。

可李玄却是微微一愣,没有人告诉他考取炼丹师身份,还需要介绍西这种东西啊?

见到李玄微愣,守门武者也感到诧异,不解道:“难不成小兄弟没有介绍信?”

“额,我确实没有……”李玄无奈道,之前平尊也没有说需要介绍信这种东西。

守门武者有些为难,李玄没有介绍信,按规矩是不能将李玄放入其中的。

炼丹师身份尊贵,以前总有一些平民武者妄想成为丹师,便偷偷的混入其中,想要学习炼丹,闹出了很多事情。

是以,后来丹塔需要介绍信才可以进入。

这一点得到了许多炼丹师的赞同,毕竟炼丹师可是最为需要名师教导的职业,想要自己成材,千难万难。

“爷爷,你快点。”李玄的身旁吹起一股香风,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女孩站在李玄的身旁,作怪似弄了一个鬼脸,很是俏皮。

李玄微微侧目,看了过去,这少女十分美丽,有种邻家少女的搞怪,却又落落大方,很是秀气。

而少女口中的爷爷,这是一个身穿湛蓝服装,胸口带着一枚胸牌,那胸牌以丹炉为原型,在下方有四颗五角星。

“四品炼丹师!”李玄心惊,没想到眼前的老者便是一位四品炼丹师。

“顾源大师好,来睇小姐好。”护卫脸上洋溢着笑容,眼底深处还有尊崇。

被称之为顾源大师的老者微微一笑,向着两位护卫点了点头,十分和煦的说道:“我领这不成器的孙女儿来考取二品丹师。”

顾来娣小嘴儿一噘,不满的环住顾源大师的手臂,撒娇道:“爷爷,我可是您的孙女,炼制一枚二品丹药,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嗯,我家来睇天赋是有目共睹的。”顾源笑呵呵的揉了揉孙女的头发,便领着顾来娣向丹塔中走去。

目送着顾源二人的离去,守门武者看向李玄,笑道:“小兄弟,介绍信找到没有。”

“介绍信我没有。”李玄一摊手,道:“不过,只要能够证明炼丹师身份,便能进去了吧?”

守门武者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道:“只要你能证明你是炼丹师,自然可以进去。”

介绍信只是一个炼丹师的身份证明,防止平民进入其中捣乱。

若是李玄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份是炼丹师,那么放他进去也无妨。

“嗤嗤!”

李玄伸出手来,浑身的灵气暴起。

守门武者二人如临大敌,警惕不已的看着李玄,一人大声呵斥道:“快快住手,莫要逼我二人镇压你。”

李玄无奈的笑道:“我并无恶意。”

守门武者对视一眼,仍不敢放松警惕。

只见李玄的掌心之中徒然窜出一团光焰,炽热的高温让此地的温度极速升高。

“灵力凝火?”二人失声道,眼中闪过惊骇。

他们作为丹塔的守卫者,自然对丹道有所了解,灵力凝火,可是要高阶炼丹师才会的绝技。

如果换做刚才顾源那般的老者,他们绝不会如此吃惊。

可面前的李玄,怎么看都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居然就是一位高阶炼丹师?

“我可以进去了么?”李玄苦笑着道,没有选择解释,指向早点进入丹塔之中。他察觉到不少人的目光扫来,还伴随着阵阵吸气声。

两位守门武者这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听到李玄的询问,连忙道:“这位大人快快请进。”

叹了口气,李玄向着二人点了点头,踏入了这座炼丹师的神圣殿堂。

进入了丹塔之中,微凉的风吹佛而过,驱散了李玄在外边的炎热。

一股淡淡的药香在空气中弥漫,丹塔中来来往往的人非常之多,甚至还可以看到有人在屋内炼丹。

李玄凑了过去,看了一眼那些人的炼丹手法,便暗暗的摇摇头。

这些人的基础十分之差,连当初自己教导的林依诺都有所不如,令他有点失望。

“也不知道,这考取资格的地方到底在哪儿。”李玄有些郁闷的说道。

丹塔内的工作人员都很忙,根本没有一人有闲暇的时间,来帮助李玄答疑解惑。

“要是顾源大师在就好了,他既然带他孙女儿来考核二品炼丹师,想来也知道考核报名处在哪儿。”李玄叹声道。

好巧不巧,顾源带着顾来娣从李玄不远处的拐角出现,听到李玄的话,眼中闪过了一丝讶异。

顾源的脾气很好,走上前来,道:“小伙子,你是来考核炼丹师资格的?”

“顾源大师,在下的确是来考核炼丹师资格的。”李玄躬身道,心头则是有些尴尬,一声嘀咕让正主给听见了。

顾源仔细的查看了一眼李玄,发现其身上带着淡淡的草木之气,倒也没有多想,唤来了一位侍女,道:“你带这个小伙子前去填写一下资料,他想要考核炼丹师资格。”

言罢,顾源便领着顾来娣离去。

我是自愿让他杀了我

我是自愿让他杀了我第二集

“啧啧,这个题词,是不太好卖,估计着只能当网剧,是吧。”

“对啊,电视肯定不能播的。”

“其实,我们演的确实是好,你没看呢,大家演的时候,都觉得,演的好好啊,就是不知道最后做出的效果怎么样。”

这时,叶柠却已经悄然的起身。

何雅惠发现了,“你干嘛去。”

叶柠说,“我看你们说的那么火热,我也插不进来,不如你们就继续说吧。”

“……”

何雅惠说,“什么啊,还不是说你呢。”

可是,经过叶柠这么一说,何雅惠也是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司文屿,再度瞪了叶柠一眼。

司文屿闻言,站起来说,“哦哦,我是耽误你们姐妹聊天了是吧,好好,我现在就走。”

叶柠说,“不要吗,我可没那么说啦。”

可是,司文屿已经哼了下便走了出去。

叶柠看着人走了,才一下子笑眯眯的跑到了何雅惠旁边,“你们两个真是,现在话真多啊。”

“……”何雅惠说,“你胡说什么呢。”

叶柠道,“难道不是吗,你们真的是,噼里啪啦,一直说个不停,我都插不进去,哎,怎么,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啊。”

何雅惠说,“少胡说,真的没有,这不是一起合作吗,所以才……”

“可是你不觉得,你们真的,坐在一起就跟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怎么可能,我们一共才说多久。”

“反正,你进来就没正眼看我一眼。”

“喂,你再说,我现在一直盯着你,好了吧。”

叶柠嘿嘿的笑着,却又一脸认真的说,“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的啊,男未婚,女未嫁……”

“喂,你越是说,越是过头了啊。”

“真的吗……”叶柠看着她,“还是,你觉得,他离婚带个孩子……”

“才不是呢。”何雅惠道,“难道我是那种人吗?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了。”

“那是什么?”叶柠凑近了问。

何雅惠叹息着,“好了吧,我又不是什么青春美少女了,他就算现在负面缠身,有些潦倒,可是,到底还是个明星,想赚钱,h还是容易的,饿不死自己,比普通人赚的可以多的多,别说是离婚带个孩子了,带几个孩子,他想找点青春美少女,都是分分钟的事,有我什么事啊。”

“呃……”叶柠说,“你想的太多了,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青春美少女啊,我看司文屿就不是这样的人。”

“你得了吧,一个男人最专一的就是,不管他多大,喜欢的,都是18岁的女孩。”

“……”

何雅惠才不让自己往那里去想,尴尬不尴尬。

叶柠却又说,“那,你说,要是,是司文屿对你有意思呢?”

她本以为这话题过去了,谁知道叶柠又这么来了一句。

“叶柠,我看你是要死了。”

何雅惠起来,对着叶柠就要打下去。

“再敢乱说,我跟你拼命,别以为你身手好,我就不敢打你。”

“哎呦哎呦,经济公司虐待艺人啦……”叶柠跟着大叫了起来。

(六更)

我是自愿让他杀了我

我是自愿让他杀了我第三集

安然微微一愣。

雷子琛却没有继续,他推着车子往前走着,一直以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前头的安齐。

安然很快跟了上去,笑着走在他的身边,“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心的,想要感谢你。”

谢谢你明明又那么多的工作还要抽空来陪我吃饭,也谢谢你这样对待我的哥哥,谢谢您给了我这样多的温暖。

雷子琛脚步放缓了些,“快点去买食材。”

见他转移了话题,安然也没多说,朝着他点了点头,“好。”

超市购物架与购物架之间的过道并不宽阔,安然跟雷子琛并排走着,偶尔迎面有人推着购物车过来,两人都会碰到彼此的身体,安然垂在身侧的手也时不时地擦过雷子琛的手背。

“麻烦让一让!”超市工作人员忽然拉着一推车的东西从安然身边过去。

安然下意识地往雷子琛身边避了避,她的手又一次地碰到雷子琛的手指,她刚想收回手,中指却被轻轻地勾住,尔后,整只手都被一个宽大的掌心包裹,暖暖地,牢牢地。

雷子琛神色自然,他一手牵着她,一手推着购物车,俨然陪妻子出来买东西的丈夫。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这么不避讳地在大庭广众之下自然地牵手。

周围有歆羡的目光投过来,安然看着在购物架前站定挑选东西的男人,唇角不经意挽起,低头望着两人十指紧扣的手,心头一片柔软,也许,嫁给他真的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从超市出来之后,雷子琛提着东西去了地下停车场取车,安然则陪着安齐去一楼买哈根达斯。

安齐吃着手中的冰淇淋,满足的微微眯着眼睛,安然笑了笑,拿着纸巾替他擦拭嘴角,“慢点吃,别弄到衣服上哦。”

他们路过一家男装店的时候,玻璃门突然从里头被人推开了,门口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

“安然?”试探性的问候从边上传来。

安然回头,一下子看清了站在那里的两个男人,她不由感叹,这个宁海市真的太小了。

叶晟北率先走了过来,“好巧,你带小齐出来逛街吗?”

安然礼貌的点了点头,而身旁的安齐已经拉住了她的衣袖,“然然,四哥的车子来了。”

叶晟北在听见“四哥”这个称呼的时候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尴尬,他顺着安齐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那果然是雷子琛的车子。

“我们先走了,再见。”安然说完,便直接带着安齐走了出去。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看叶晟北身后的叶晟唯一眼。

叶晟北看着门口,驾驶座上的男人下车替两个人开门,以前,他以为雷子琛和安然之间的事情不过是媒体的炒作,今天亲眼见到,才发觉原来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比他想象的要好很多。

叶晟北转头看先身后,叶晟唯仍旧站在店门口,一双手插在口袋里,薄唇紧紧抿着,目光正看着门外的法拉利。

他叹了口气,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去给爷爷买寿辰礼物。”

可叶晟唯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魔障了一样,目不转睛的看着门外。

“我听说,雷子琛昨天把她带回大院了,看来这次,他是认真的了。”叶晟北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么一句,又转头看向自己的堂弟,“昨天晚上家里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你和文熙之间,到底是怎么……”

他的话还没有问完,叶晟唯已经转过身,大步朝着那边的电梯走去。

安然接到安在昕的电话时正好在做老鸭煲,酱汁的香味溢满了整个厨房。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安在昕的口气明显有些不耐烦,“你现在住在哪里?”

安然本想挂断,但是忽的又想起来早上雷子琛说的那些话。

他说,要正式的拜访安在昕。

她不由的朝着厨房外头看了一眼,雷子琛正坐在沙发上,帮安齐组装一辆玩具车,那模样让安然不由的心头一暖。

“怎么不说话?”安在昕没什么耐心,很有可能下一秒钟就挂断电话。

安然深吸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见你。”

电话那头的安在昕沉默了几秒,才淡淡开口,“正好,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和安在昕约定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之后,安然立马挂断了电话,她拿着手机在洗手池前站了一会儿,才去熄灭了灶台上煲汤的活,转身走出厨房的时候,客厅的地板上,只剩下了安齐一个人。

“然然,有个叔叔过来找四哥,四哥和他一块儿出去了。”安齐抬头看见她,便说了这么一句,还抬手指着公寓的门口。

安然打开公寓的大门,透过安全通道门上的玻璃看见雷子琛站在楼道里,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五十岁所有的男人,西装笔挺的模样,像是一些掌权人身边的助理和秘书,一脸的一丝不苟。

雷子琛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低头专注的把玩着。

那男人先开了口,“老太太回到家里没看见你,又听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特别生气,发了一通脾气,从老司令到院里的全福,全都被她骂了个遍。”

“老太太这几天一直不太舒服,要不,你回去一趟吧。”

雷子琛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她的方向,笑了笑,“你先回去吧,顺便帮我给奶奶带一束花回去。”

男人呢在老太太的身边待了有三十几年了,也算是看着面前这个男人长大的,他从未见过他脸上有这样的笑容,他愣了愣,随即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身下了楼。

男人离开之后,雷子琛却并没有直接转身回来,而是在那里静静的站了一会儿。

安然战在外头,透过窗口看着那边的雷子琛,她好像隐约听见,他微微的一声叹息。

她原本平静的内心又起了波澜。

她不知道雷子琛这一声叹息代表着什么,但是却也明白,这其中的无可奈何。

刚刚那个男人说,老太太回来发了一通脾气,她想起昨天晚上大院里的那出闹剧,想着大概自己还没见过那位老太太,却已经在人家心中留下了一个惹事精的坏形象了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