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种死法第五季

1000种死法第五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0
《一千种死法》是一部美国文献电视剧,2008年5月14日在Spike电视台首映。项目组对非自然死亡进行了重新创作并且在每种死法后面加上了一段采访,让专家阐述其中的科学道理,每一集的最后一个故事是对一些几乎导致惨剧的危险情景的真实录像,以及对场景中人们的采访。    《一千种死法》通过对数学计算,人体科学和真实生活事故展现了一系列非自然死亡情况,真实彷如亲临,本节目充满黑色幽默(特别是叙述语言),在死亡主题的沉重之余加以调剂。片中有真实场景再现表演,有专家讲解,有时还有目击者描述,也用到了计算机显影动画,类似于热播剧《犯罪现场调查》的手法。每段故事之前都有行报导来简单交代背景,结尾则以日常用语一语双关地概括。也有很多人认为“一千种死法”是告诉我们不该做什么,因为这些做法会致命。

1000种死法第五季第一集

第1267章 强势算账

云默尽在一旁看着,一点没有动手的意思,黑眸之中有些古怪。

第一次发现绝壁还有这样的作用,那些耳光已经很响了,但绝壁还有加持的作用,让耳光声更响,更亮。

听了那么多声,耳朵都有些嗡嗡的了。

也不知道是谁发明了耳光这种打法,啧啧。

大概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萧千寒已经扇出去二三十个耳光,一个比一个响,一个比一个亮!

起初的时候,云清歌还疯狂反扑,还想翻盘,但没几下就被萧千寒一个接一个的耳光给打蔫了,把魂力打散了,整个人蜷缩在地上,身体紧贴绝壁,连看都不抬头看。

萧千寒扇累了,停下,看向云清歌的眸光微微动了动,周身魂力时刻散发着,“我也没查打了多少,不过十倍奉还应该是够了,至于多出来的那些就算利息吧。”

云清歌把胳膊从脸上拿下去,露出早已肿胀的比猪头还猪头的脸,问道:“你不杀我?”

萧千寒冷笑了一声,摇头,“我没说过。一码归一码,你打我那两个耳光的事情算结束了。现在该算一算这次围堵我们的账了!”

这一次的事情,直接导致了元殊的死!凡是参与其中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这一次,一直畏畏缩缩躲避的云清歌却没有害怕的再度蜷缩,而是眼中冷芒一闪,“萧千寒,我劝你不要太过分!如果云默尽杀我,他好歹还流着皇室的血液!而你,不过一个跟班,一个丫鬟而已,刚刚的事情就足够灭你九族的了!”

“你如果不杀我,我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毕竟也算是我有错在先!但别以为我一味忍让就是怕了你们!云天江和云烟笑有的东西,我云清歌也不缺!”

这一番色厉内荏的话,听上去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但云清歌还是说了,便说便朝着阴阳界出口的那个传送阵退去。

萧千寒扫了一眼,嘴角的弧度变的冰冷,缓缓走了过去。

这一次,她的双手不再是空着的,凤烈剑跟噬魂剑同时被握在手中。

她知道,云清歌也许也有她自己的逃生之术,而且很有可能是她预料不到的。

所以,既然打算将云清歌彻底留在此处,自然要拿出她最强的实力,避免发生任何意外!

云清歌没有见过萧千寒使用双剑,使用寂灭剑法。当初萧千寒对阵汤无锋的时候,她跟云天涛等人正在云娇儿的空间中,看云天江辱虐云默尽的好戏呢。

所以,看见萧千寒竟一次拿出两柄剑,心中反而一松!

大意,永远是致命的!尤其在对敌的时候!

她一边表现的畏惧继续后退,一边谨慎的提防萧千寒和云默尽二人,“萧千寒,现在收起你的宝剑还来得及!”

“不,来不及了。”萧千寒微微摇头,嘴角虽然带笑,却笑的冰冷,“在你们决定如何对我们的时候,这一幕也跟着决定了!”

云清歌看得出萧千寒眼中的冷意,心中开始后悔为什么要留下来!得知云天江和云烟笑的事情之后,第一时间离开就对了!也不至于落得如此被动!

“那件事情可怨不得我,云天涛才是罪魁祸首!你怎么不去找他算账?”她尽可能的转移话题,转移注意力。

“我自会去找他算账,不过现在要算的,是你的账。”萧千寒的眸光已经越发冷冽,魂力在双手之上蠢蠢欲动。

云清歌清楚的知道萧千寒的变化,心中更沉。余光扫了一眼传送阵的距离,眉头微皱,心中暗自盘算。

萧千寒冷笑,没有打算给云清歌盘算的时间,魂力爆发的瞬间,跟着动的不光是人,还有剑。

“唰!唰!”

两道完全不同的剑影,奔向相同的目标!

云清歌心中大惊,下意识的抬剑去挡!

她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萧千寒使用的是双剑。

她只挡住了一柄剑,另一柄剑剑势一偏,一道黑芒在她胸前划过。

“嘶!”剧痛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形加速后退,体内的魂力流失速度仿佛加快了一丝。

那伤口,已经深可见骨,外翻的血肉狰狞可怖!

而在萧千寒的眼中,仍旧一片冰冷,没有一丝融化,也没有一丝快感,只是冰冷如初!

两道剑影紧追不舍,完全没给云清歌丝毫喘息的机会,仿佛影子,挥之不去!

云清歌顾不得胸前的伤口,心中一片慌乱!

萧千寒很强,出乎她意料的强!双剑竟然有如此效果?

虽然只挡了一剑,但她心里清楚的很,多少剑也只会是一个结果!

就在她思考的瞬间,双剑又到了,一黑一寒,光芒刺目!

没时间去想别的,她只能下意识的抬剑去挡!跟之前不同的是,她也双手持剑!

“铛!嗖!”

萧千寒一剑被挡住,另一剑直接把云清歌临时拿出的那柄剑击飞,又再云清歌胸前留下一道同样深度的狰狞伤口!

两道剑上一左一右交叉,仿佛在云清歌的胸前划上了一个大大的×!

外翻的血肉极尽狰狞,能够看见的甚至已经不止是骨头,还能隐约看见五脏六腑在里面鲜活的跳动!

云清歌慌了!这一次她彻底的慌了!

是萧千寒坚决的,刺骨的杀意,让她慌了!

萧千寒能杀了她,而且一定会杀了她!

她想要活着离开只有一条路,但是那条路却太长!长到她已经不认为能跑得过萧千寒!

她不想赌,但不得不赌!除了赌,没有别的机会!萧千寒不会给她别的机会!

“四哥,你终于回来啦!”她忽然朝着萧千寒身后大喊了一句,面带喜色。

下一秒,她也不管萧千寒是什么反应,直接转身就跑,直奔传送阵!用尽浑身力气,浑身魂力再跑!

是死是活,在此一搏!

萧千寒的目光连动都没动,双眸中寒意瞬间爆发,一黑一寒两道剑芒直追而去!

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云清歌狼狈如丧家之犬,此时什么都顾不得,眼中只有传送阵!

只要到了传送阵,她就活了!

下一秒,如她所愿,她真的摸到了传送阵,顿时心头大喜!

那两道剑芒也到了。

耀眼的光华闪过,云清歌的身影随之消失,只留下了……

1000种死法第五季

1000种死法第五季第二集

郁沐圣的右手放开了她的小手,让她看着在画纸上的葡萄枝上画下一个又一个的葡萄。

“心心,看到没?这样的葡萄最具有生命力,它焕发着最动人心魄的活力,但这种活力,是你给予它的。你赋予它生命,你赋予它精彩,你赋予它灵魂……”

“郁少……”

这是一种全新的陌生的感觉,她不知道要怎么办?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肖鱼儿只感觉到胸腔有种汹涌澎湃的感觉,随着画纸上一粒粒葡萄的诞生,而越来越强。她敏锐的感觉到与画纸接触的刹那间,能令她整个身体处于一种火花四射的状态,她身体好像有某种东西想要爆发出来……

而郁沐圣却清楚的掌握着她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欣赏着她在作画时动了情,他满意的细细的啄吻着她天鹅一样美丽的雪颈,右手慢慢的再次握笔引导着她,感受着她从未有此刻这般动情而上下起伏。

当她声音从口腔里跳出来时,郁沐圣悄无声息的伸出手指,迅速的滑入雪颈,像画笔一样点点描绘。

“鱼儿……”郁沐圣欣喜的叫了起来,这个女人跟画有关就绝对会不一般。

“郁沐圣你混蛋……”肖鱼儿马上开始尖叫。

他……他居然在这里进……入了她柔软的腿间……

窗外的夜色一片繁华,高楼大厦依然还灯光明亮,天上的星河依然璀璨无比。

云天大酒店的A2619号房,依然上演着一幕火花飞溅的永不落幕的激情。

肖鱼儿的双手撑在画架上,发丝凌乱的飞舞,白色的衬衫,黑色铅笔裤,这种永不褪色的经典风情,将她身后男人的情绪,提升到了兰博基尼的速度,他从未如此尽兴的吻过她。

“鱼儿……放松……”但很快,郁沐圣发现,她和他接吻也这么紧张。

“郁沐圣你这头……狼……”肖鱼儿咒骂着他,他根本就是不怀好意,他哪里是教她画画,他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男人的私欲,而她却着了他的道,被他以这种方式俯瞰全市的夜景。

而且,就算她对他今晚的表现还赞同,也根本承受不住男人的力道,她非常怕和他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是,她越怕,他越是要。

他低下头吻她的唇,他从未吻过她,而此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委屈的样子,就情不自禁的用吻来安抚她的紧张。

他的吻,一如他的人,狂野而不羁,像火红的烙铁印在她的唇线之上,将她烫得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只能由着娇躯依偎在他的怀抱里,任他掌控着节奏在飞一般的速度里驰骋。

她真的很小,让他有种想要将她装在口袋里的冲动。可是,她却又暖暖的紧紧的抱着他,令他失去所有理智的疯狂的吻着她。

当肖鱼儿慢慢的放松后,郁沐圣掌握着最佳时机,完全彻底的推动。

而狂热的吻像要将她吞噬,黑眸里的狼火在瞳仁里激烈燃烧、愈演愈烈。

再这样下去,她真要……

1000种死法第五季

1000种死法第五季第三集

第80章 冷漠,任何人都不许管

萧九安追了五天五夜,追到了叛乱的主谋广平侯,从他嘴里撬出背后的主使者是皇上。

只是,这话萧九安信,也不信。

他相信燕北王军的混乱,必有皇上的手笔,毕竟广平侯收买人心用的银子,就是云家提供的。

云家借着南北联姻,与朝廷的关系与日俱增,这些年没少捞好处,为皇上提供银子再正常不过。

可要说这一切全是皇上指使的,萧九安却是不相信的。

皇上要的是燕北王军的控制权,就凭皇上这些年收买的人,再过几年就能控制大半的燕北军,皇上根本没有必要让广平侯叛乱,夺权。

皇上对他并没有不信任到,非要立刻夺权不可的地步,皇上有的是时间,慢慢磨就可以了,完全不需要这么激进。

除此之外,叶沧琼的出现也是一个破绽。

皇上要的是燕北军的控制权,要的是光明正大的治他罪,要的是夺燕北王府权利、灭掉燕北王府这一支,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找个江湖人来杀他?

他死了,燕北军依旧是燕北王府的,燕北王府还有十庆,就算他没有继承人,十庆也能继承燕北军,十庆的儿子也能继承燕北军。

“十庆!”萧九安坐在书桌前,闭着眼,右手拇指轻抚左手拇指上的扳指,一下一下十分有节奏,让人不由自主的将注意力放在他的手上。

萧少戎的注意力就不自觉的放在萧九发扳指上,甚至没有听到他自言自语的话,好半天才猛地反应过来。

“王爷,你说什么?十庆郡主?”萧少戎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凌厉、锋芒。

有了萧九安的提醒,萧九安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

“本王死了,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萧九安没有睁开眼,手指仍旧在摩挲着扳指。

他不轻易信任人,一旦交付了信任,便会一直信任,目前能让他交付信任的只有萧少戎,他的妹妹也没有。

“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十庆郡主。”萧少戎负责平息燕北王军的叛乱,他比萧九安更清楚这件事有多大的疑点。

云家出了很多银子帮助广平侯收买人,可除了广平侯外,其他被他收买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幕后的主人是谁,他们只是听广平侯的。

广平侯说他背后的主人是皇上,种种迹象也表明此事的确与皇上无关,可还是那句话,让萧九安背负满身的罪名活着,比死了对皇上更有利,如果真是皇上,绝不会安排叶沧琼取萧九安的命。

当然,也不排除皇上非要萧九安的命不可,可是燕北王府有两个主子,光死一个萧九安,燕北军也不一定会落到皇上手里,反倒会激的燕北军更加忠于燕北王府的人。

“她一直不肯出嫁,又正好在事发后失了心智。”萧九安这话看似是在跟萧少戎说,可更像是在对自己说。

他虽然没有完全相信十庆,可他真的把十庆当成妹妹,即使对十庆并不亲近,可却一直无条件纵着她,甚至给她兵权,扶持她在军中站稳脚步。

他不希望那人是十庆。

“皇上凭什么让广平侯背叛你?”萧少戎又抛出一个疑点。

广平侯是萧九安的舅舅,地位、权势一向不缺,只要萧九安一直是手握大权的燕北王,广平侯这个舅舅就能一直居于高位,他背叛萧九安投向皇上,很没道理。

“去查一查十庆,本王要知道她最近所有的动向,还有她与凤祁之间的事。”如果十庆不是正好在这个时候失心智,他一定不会怀疑她。

他认识的十庆,不输男儿,绝不会因强暴未遂这种事失去心智。

……

纪云开醒来时仍旧趴在地上,没有萧九安的命令,没有人敢抱她进房,更不用提为她请大夫了。

纪云开不知她晕了多久,屋内漆黑一片,屋外倒是有月光和星星,可她这会脑袋发晕,什么也看不见。

纪云开没有立刻起身,而是靠着墙坐了片刻,缓过那阵要命的眩晕感后,才扶着墙起身。

没有抱怨,没有不满,也没有愤怒,纪云开缓缓走回房,摸黑点亮了蜡烛,找到自己的药箱,又把铜镜摆在中间,对着铜镜处理了脸上的伤和身上的撞伤。

这和她在纪府的处境是一样的,有什么好愤怒、委屈的?

可当她脱下衣服,看着身上的淤青和红肿错位的手肘,纪云开的眼泪却怎么控制不住,一颗一颗往下落。

疼,很疼,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她怀疑她的肋骨被撞断了,可是她没有办法给自己正骨。

她怀疑内脏撞出血了,可她却没法为自己熬一碗药。

她告诉自己不要愤怒,不要委屈,可心里还是忍不住难过。

她到底招谁惹谁了?

她上辈子到底造了多少孽,才会落得这样的处境?

她知道她姓纪,是云家的外孙女,可是纪家和云家有哪个把她当亲人了?

云家确实每年给她送了大批银子,可云家那些银子真的是给她的吗?她在纪府的处境,只要有心的人就能打听出来,她就不信云家不知她在纪府的处境。

她只是一个幌子罢了,一个云家往京里、给皇上送银子的幌子罢了。

萧九安明明知道,可却仍然不放过她,仍然牵怒于她。

“我上辈子肯定欠了萧九安很多。”纪云开咬着唇,将眼中的泪逼了回去,在心里最愤恨的那一刻,按住自己的左手,借着桌角的力,“咔”的一声,将错位的骨头正位。

“啊……”纪云开痛得大叫,险些咬伤了舌头。

可就是这样,燕北王府上下也没有一个人来过问一下。

有丫鬟看不过去,悄悄的跑去找管事:“管事,王妃伤得那么重,真的不要给她请大夫吗?我看王妃好像熬不住了。”

之前王妃晕倒,她就想要去扶,可却被管事阻止了。

“王爷的命令,你没有听到吗?”管事冷冷的看了丫鬟一眼,把丫鬟吓得脸色发白,扑通一声跪下,连连摇头说不敢。

“不敢就滚。”管事眼含杀气的说道。

丫鬟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敢同情王妃了,为王妃求情了。

管事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相信,今晚过后不会有人再敢为王妃说话。

王爷说了,任何人都不许管王妃的死活,他们就不能管!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