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钟

10分钟
  • 主演:白钟焕,Jong-guKim,郑熙泰
  • 导演:李容承
  • 地区:韩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3
等待电视台考试结果的浩灿得到地方公共机构6个月的实习机会。作为非正式职员的浩灿在单位尽职尽责饱受好评。他甚至想放弃做编导而安心上班,但却在正式聘用考试中被“降落伞”女职员挤掉名额落榜。

10分钟第一集

第574章 惩罚游戏

慕如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头很痛。

“小夏?”慕如琛从床上下来,然后走到外面的客厅里,发现客厅里也没有她。

安静的小岛,只有他自己。

好像这一切都是他的梦。

他没有结婚,也没有遇到一个叫安立夏的人,更没有孩子,没有家庭,这种突然的孤独感让他无所适从!

在房间里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任何的痕迹。

头很痛,像是要炸裂了一样。

慕如琛回到房间,拿出手机,拨通安立夏的电话号码?

电话通了!

慕如琛的心顿时落了回去,不是梦,安立夏的手机号还能打得通。

“喂?”电话那头,是陌生女人的声音,还带着某个地方的口音。

什么情况?

“小夏?”慕如琛不确定地喊着。

“啊?你说什么?”电话那头,声音很大,而且带着浓重的方言。

“安立夏呢?”慕如琛立刻问,“你为什么会拿着安立夏的手机?”

“你是不是有病啊?”

电话,挂断了。

慕如琛完全傻眼了,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让头脑清醒一点,然后又拨通了谢东的电话。

“喂,二爷?”电话那头,是艾米的声音。

“艾米,我结婚了吗?”

“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艾米的笑声,“二爷,你是在开玩笑吗?”

“回答问题,我结婚了吗?我妻子是叫安立夏吗?

“二爷,你快点回来上班吧,不要在胡思乱想了。”说完,艾米挂断了电话。

没有结婚?

他从来都没有结婚,没有遇到过一个叫安立夏的女人吗?

那小垣呢?

慕如琛又拨通了小垣的电话。

“喂,哪位?”电话那头,是一个粗狂的声音。

“……”

慕如琛挂断了电话,然后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

他这是……穿越了?

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他做的梦啊?

慕如琛拨通了欧阳野的电话。

“二爷,有何吩咐?”电话那头,欧阳野的声音很郑重。

“小野,我身体不舒服,你问问莫瑾,我身体内的病毒,是不是跟酒精发生了冲突。”慕如琛将话说得很严重。

“不会吧?如果会冲突,莫先生会阻止你喝酒的啊,而且,二爷,你的毒在上个月不是已经全部清除干净了吗?”欧阳野立刻问着,“您是哪里觉得不舒服?”

“可能是喝酒喝多了,头痛。”慕如琛的眼中闪过一抹睿智,“小野,昨晚,我结婚了,对吗?”

“没有啊!”欧阳野脱口而出。

“我认识一个叫安立夏的女孩儿吗?”

“不认识啊!”

“那你是怎么认识莫瑾的?”

“……”

“你还知道我中毒,还知道我昨晚喝酒,小野,你当我是傻子?”慕如琛提高了声音,“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让去你非洲当矿工去给我挖矿石?”

“二爷,你能不能稍微装一下糊涂,让游戏继续下去啊?”欧阳野的声音里带着哀求,“夏夏可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安排了这场游戏,你能不能假装没有揭穿?”

“小夏在哪里?”

“在海边晒太阳。”

挂断了电话,慕如琛去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上干净的衣服,拿着手机,一边拨通安立夏的电话,一边向海边走过去。

小岛周围都是海,但是只有一面没有杂乱的岩石,所以慕如琛猜,他们大概在那里。

南城已经是深秋了,但是安夏的婚纱是露肩了,为了不让她着凉,慕如琛才特意选在了这个位于东南亚的小岛上。

这里是常年都是夏天,很适合用来度假。

“喂?”电话那边,依旧传来带着方言的女音。

“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你想泡我?”

“是啊,”慕如琛轻笑着,“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不好意思啊,我已经接结婚了,也已经有了孩子了。”

“没关系,我不介意!”

“我孩子的爹介意!”

电话,挂断了。

慕如琛一边走,一边再次拨通了她的电话号码。

“你这个人这么这么讨厌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不耐烦,“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你去找谁不行啊?”

远远地,慕如琛看到了安立夏,她举着电话,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身边跟着甜甜和小垣,阳光洒在他们身上,看得慕如琛有些发痴。

“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很多,但是我只爱那个叫安立夏的女人,也只有她,才能让我心动。”

安立夏转头,看到了慕如琛。

“原来被你发现了啊?”安立夏的声音有些不开心,“你就不能笨一点吗?”

“小姐,你在说什么?”慕如琛笑着走过去,“我是看到了一个漂亮又迷人的女人,但是,小姐,我们认识吗?”

这话,转得非常自然,而且脸不红心不跳,神情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简直是影帝中的影帝!

安立夏笑了起来,“慕如琛,你这个老奸巨猾的!”

“妈咪,你不是要惩罚爹地的吗?”甜甜嘟嘴。

“对啊,我们布局了这么久,你就这么简单就放过他了?”小垣轻笑着,“妈咪,你的心也太软了吧?”

安立夏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慕如琛,心,莫名的跳动加快。

是啊,她就是这么的没出息,串通好了所有人来骗他的,结果在见到他的一瞬间,所有的气都没有了。

想原谅他了,想扑进他的怀里了。

慕如琛走过去,将安立夏抱住,“死丫头,你的方言是从哪里学的?”

“手机上下载的变声软件而已,”安立夏嘟嘴,“慕如琛,你知道我什么要惩罚你吗?”

“为什么?”慕如琛不懂。

“你昨晚给我讲了一夜的童话故事!”昨晚,她已经踹了他好几脚让他闭嘴了,但是他就是不闭。

“对不起老婆,我错了,今晚,我会好好补偿的!”

“补偿童话故事?”安立夏嘟嘴。

“成人故事!”慕如琛在她耳边小声地说着。

“爹地,妈咪,你们说少儿不宜的话的时候,能不能别当着我们的面?”甜甜仰头,一脸郑重,“你们这样会教坏小孩子的!”

小垣点头,“以后别说我们早熟了,都是你们带坏的。”

“……”

10分钟

10分钟第二集

窗户打开,外面的凉气一下子就渗进来,苏沐打了个喷TI。

夜想南把烟头熄掉,窗户也关起来:“弱不禁风的。”

他又看了看四周,吐槽:“家徒四壁。”

苏沐也不自卑,“没有人让你来。你现在可以走了。”

夜想南拿了支烟在手里把玩着,不过没有点上,他就睨着她声音带着一丝好笑:“不问问昨晚的事情,夜太太的权利。”

他像是想起来什么:‘当然今天我也捉住了你的把柄,苏沐,我们扯平了。’

苏沐想也没有想地说:“那能一样吗?”

说完她就后悔了,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夜想南眼神亮晶晶的。

苏沐不说话了,靠在墙壁那里,神情有些疲惫。

夜想南拿起餐桌上那叠资料,“回来还看这个,苏沐你要不要这样拼命,好好的夜太太不当,非得去当什么职业女性,你告诉我你一个月挣多少钱,我十倍付给你,在家让夜荀开心就好了。”

他说来说去,就是歧视女性,苏沐不想和他说这些。

夜想南倒是仔细地看着那些资料,看了几页以后抬眼,看着苏沐:“你真的跑社新,知道这个行业是有一定的危险性的吗?”

苏沐抿了下唇:“总得有人做,这份工作……”

不等她说完,夜想南就把资料放桌上,声音微凉:“干这个不如当狗仔来得有前途,那个卓什么的干得就挺好,以后我放消息给你你直接写就是了。”

苏沐觉得自己被他侮辱了,她是那种走后门的人吗,而且狗仔,当真是侮辱她透了。

苏沐把那些资料整理好,“你什么时候走?”

“我说了要走?”他有些不要脸地说,“还有苏沐我们刚才的话还没有讨论完。”

她不领情:“没有必要讨论,夜想南我说过我们那一张证书……”

他盯着她看。

苏沐忽然说不下去了,她有一种无力感。

半响,她才疲惫地说:“我工作一天了,累了,让我休息好不好?”

夜想南仍是盯着她,片刻,才涩涩地开口:“是因为沈文轩,所以才累,所以才不希望我在这里,你想在这样的夜里一个人怀念过去,怀念和他美好的过往吗?”

“和你没有关系。”苏沐无力极了,揉着额头:“夜想南,你要我说几次?”

“如果我说,我是真的想和你结婚,当平凡的夫妻,这些对你来说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吗?”他静静地问她。

他说着这话时,面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看起来是认真的。

苏沐呆住了。

夜想南却在此时站了起来,一边朝着外面走一边点了烟:“不用回答了,我知道你的答案。”

说着,打开门,就这样走出去。

空气中,还残留了一丝烟味,他才点燃的。

苏沐轻舔了下唇,不敢相信他就这样走了。

夜想南,会这样好心?

她坐了好一会儿,终于起来,走到门口她应该是反锁门的,可是鬼始神差地她想看看外面。

门才打开。

身子就被人捉住了,随后抵在了暗灰的墙壁上。

10分钟

10分钟第三集

第985章 番外之意外收获

“不好,要我去老宅里住,不如让我死了吧。”印潼后悔死了,现在恨不得买后悔药吃下。

“哎呀,我知道你只是一时生气才这么说的,你当着我外公和爸妈的面说,是因为你爱的人是我,而不是我的资产和财产,那时候我感动得快要死掉了。”蒋城哲抱紧了她在她耳边低喃,希望用温言润语来让她别胡思乱想。

印潼怀着各种不满,勉强和蒋城哲回到了家,其实这一路上,她脑子里总寻思着如何趁月黑风高的夜色开溜呢。

蒋城哲好劝歹劝哄她先去洗澡,她一进去就下了锁,开大水龙头放水进缸里,人却一屁股坐到缸沿上,捧着手机给‘家里’发邮件诉苦。

没想到,她的邮件很快得到回复,是管家亲自回的,内容是:你趁着搬回老宅的机会多接近蒋保山盯着他,这是好事,别乱想些有的没的,一切以完成任务为上,这是命令。

印潼登时有苦说不出,但是,再三回看过管家这段话之后,她有点儿回心转意了,自己总是说要替父母亲和姐姐报仇,通过蒋保山顺藤摸瓜端了蜂印集团这才有可能真正报仇啊,那她现在还犹豫什么呢?

深吸一口气,她对自个儿说:印潼,这次就拼了吧!嗯!

悄悄的去开了锁,等门传来脚步声,蒋城哲来敲门的时机,她一下子开了门,一把抓住蒋城哲手腕拉他进来。

“你!”蒋城哲刚发出一个单音,人便被她壁咚,这小女人以吻封了他的喉……

印潼和管家以及第一培训师聊到十点多才散,她先一步离开大酒店,驾车赶回去公司要继续挑灯夜战。

前脚刚进门,手机震动起来,看看来电,是负责盯梢蒋保山的手下人打来的,她快快接起,“什么情况?”

“不好了,我和另一个同事分作两批交替着盯梢蒋保山嘛,他独自驾车从北家老宅出来后却没有开在回家的路上,我是远远的吊着他尾,同事却贴得比较近,没想到夹杂在中间的车子突然变线,而蒋保山又突然放慢车速,以至于那个同事追了他的尾!”盯梢人一五一十地详细讲述当前的情况。

“那我们的人和蒋保山有没有伤着?严重吗?”温禾紧张地问道。

“同事倒像是没什么大碍,他下车去看蒋保山,蒋保山下车后一直扶着车身并且捂着后颈,像是脑震荡了,同事打电话报了警,现在救护车来了,我先去盯着他们。”盯梢人语速极快的交待。

“去吧去吧,有情况再打给我。”温禾叮嘱完马上挂线。

出了这样的意外状况,温禾始料不及,她既担心节外生枝,又想着这何尝不是一种破僵局的意外之举呢?

是祸是福,得看各人造化了。

温禾拿着手机回到办公室里,在空地上踱步,‘家里’派了印潼打进蒋家内部,消息会源源不绝的传来,有助于她弄清楚蒋保山的行踪。

另外,她可通过这次意外追尾事件,摸清一下蒋保山的脾性也好!

大约十分钟后,盯梢人重新打来电话,温禾忙不迭接起,“怎样了?”

“我让同事开启了随身带的监录,您可以进行实时监听了。”盯梢人如是说。

“太好了,我与他马上联系上。”温禾一划挂断,马上奔去开启手提电脑,打开实时监听系统,戴上耳机盯着画面。

根据画面的角度判断,同事的镜头应该是安在胸前的纽扣上的,所以很清晰地就看到躺在急救床上的蒋保山,只见医护人员在给蒋保山检测着各项体征指标,问他头晕不晕,是否想吐,蒋保山都是简而短之地回答。

忽然间,蒋保山像是记起了什么,开口问医护人员,“你们这是哪个医院的?”

“省医。”护士回答道。

“省医……我不去省医,我要到市医去,我挂靠的医保都是市医的。”蒋保山说着就要挣扎坐起。

“没关系的,您可以再办我们医院的挂靠,不会有影响的,您先躺好别乱动。”医生和护士合力摁住他。

“不行,我要去市医,我不要去省医。”蒋保山坚持已见,一脸的坚决。

他的话勾起了温禾疑心,他这样坚持一定要去市医干嘛呢?莫非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先生,您一定要转院的话,也得到了我们医院再另行办理转院手续。”医生严肃脸的劝喻他。

“是啊,先生您别着急,到了市医我再给您办转院吧。”盯梢的同事也来劝蒋保山。

“同事,蒋保山到了省医要是还坚持要转院,你就随他去,我另有安排。”温禾透过话筒轻声吩咐盯梢人。

盯梢人听到了,也就顺口低声说,“好了好了,先生我会顺应您的意思办的,您要转院我都给您办。”

“现在,你试着问他,要不要通知他家里人。”温禾教路道。

“先生,这手忙脚乱的,我忘了问要不要通知你家里人过来?”盯梢人问道。

“不用不用,我这应该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而且我家里人都在外地,就不用通知他们了。”蒋保山这样回应。

撒谎!明明他刚从老宅里出来,他家人个个都在这座城市里!

那么说,他既不肯去省医做检查,又不肯通知家里人来,内里定有大乾坤在!而且他在市医里定有相识的人在做医生!

不过,温禾微微笑开,他在市医里有人,那她在市医里也有人哦!就看她怎样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快快先关掉话筒,她抓起手机打电话给封北辰,要知道封北辰跟市医里的院长关系很密切的,帮她暗中调出蒋保山的过往病史,跟哪些医生勾结在一起,这根本不是问题。

封北辰对温禾自然是有求必应的,他给她牵线搭桥,让她成功直接跟市医的院长对上话,院长对她提出的要求也不敢怠慢,派出亲信去为她办事。

经过一整晚的折腾,第二天一大早,一份关于蒋保山和北娟秀的详细病史报告便传到了温禾的邮箱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