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种死法第一季

1000种死法第一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2
在名为地球的蔚蓝星球上,平均每6秒就有一个人与世长辞。死亡,这个我们最熟悉却又最陌生的词语,除了给我们带来天人永隔的痛苦外还带了关于生命和存在的哲思。除了寿终正寝外,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死法,悲伤的,痛苦的,惊悚的,诡异的,甚至是让人感到好笑的。平均每集20分钟,电视剧用伪纪录片和案件重现的手法还原了死亡发生的瞬间,值得一提的是,剧中所展现的所有死法,均是在现实中真实发生过的。 镜头里这些或是血腥或是恐怖的死亡除了提高观众的肾上腺素外,也给予了我们提示和警告。生命是珍贵而脆弱的,我们只有时时刻刻的告诫自己遵守规则远离危险,才能享受生命所带来的快乐和幸福。

1000种死法第一季第一集

阮灵和裴殊二人告别孟婆,回到县衙后院。

阮灵又把玩了一会儿莫邪剑,才爱不释手的收起来。

裴殊微微笑着,注视着她,见她停下来,便问:“除了莫邪剑,你还需要什么吗,灵儿?”

“是的,还有一件要紧东西。”阮灵笑道,“不过这个东西没处找去,需要现做。”

“哦?是什么?”裴殊来了兴致。

阮灵找来纸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了一会儿,画出一个轮廓出来给他看:“我要做这个。”

裴殊看着这东西,却看不懂,便笑道:“灵儿真是聪慧,我竟看不懂。”

“没关系,做出来你就知道了。”

阮灵就趴在桌上,握着羊毫笔,拿着尺子,在白色宣纸上画图纸。

一晚上过去,裴殊醒来的时候,看见书房满地都是揉皱的纸团,蜡烛也早已经燃尽。

阮灵依旧坐在桌前,卷着衣袖,精神奕奕的拿着尺子比划。

“灵儿,休息一会再画。”裴殊很是心疼,走过去说道。

“没关系。”阮灵对着宣纸小心翼翼的吹了吹,直到墨迹干了,才拿起纸给他看,兴奋的说,“我终于画出来了。不过,能不能起作用,还要做出来才知道。”

裴殊看着宣纸上整齐的线条,细密整洁的文字注解,心里也颇为惊讶。

他真的有些好奇,这小姑娘做土地神之前,是什么出身来历。

这也太聪明了。

“接下来怎么办?”裴殊看着图纸,问道。

“接下来,阿殊你替我拿着图纸,回靠山村去找杨铁匠。”阮灵说道,“如果有谁能做出来的话,应该只有杨铁匠了。”

“不行。我不懂这个东西,替你送过去,怎么跟杨铁匠解释清楚?”裴殊摇头,“这是你设计的,还是需要你和杨铁匠亲自说明。”

阮灵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个理。

这种东西,差一点都不行。

“行,我自己去。”阮灵说道,“阿殊,你帮我弄一些东西来。”

“什么?”

“火药。”

……

天光四亮后,阮灵和裴殊坐下来,一起吃了顿饭。

一笼汁水四溢的滚烫汤包,两碗稀饭,两个煮鸡蛋,一碟清脆的腌黄瓜,便是他们的早饭。

阮灵喜欢这样清淡简单却有滋有味的食物。

吃过饭后,他们分头行动。

裴殊去弄火药。

以他的身份,在县里弄一些火药是极容易的事情。

阮灵则去了靠山村。

她已经好些日子没来靠山村了。

靠山村依旧青山绿水,祥和悠闲。

这村子自从出了一位状元,名声大噪,村子里筹钱建了一间书塾,引的不少其他地方的学童竞相来念书。

走在村子里,能隐约听见学童们的读书声。

阮灵径直去了杨铁匠家。

她跟杨铁匠是老熟人,合作制作过的铁球,活生生把叶小小炸了个半死。

再一次上门,她却不能以熟人的身份。

没法用宿体,她只能真身显形。

当然,不能以平常的那副白裙打扮,太惹眼。

她特意换了一身寻常农女穿的蓝布裙,挽起头发,头戴一块碎花巾,脚踩布鞋,走进杨铁匠家。

1000种死法第一季

1000种死法第一季第二集

“可那和冥九有什么关系?”

战御低头看看卡巴拉生命之树的图案,眉头微微一皱,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到:“吸**气一说,在华国并不稀奇。”

“冥九,被他们吸食了精气所以昏迷不醒?”

“是不是,还等会去问了师傅就知道了。”

贺阵?!

夏曦蹙眉,一直以为是被喂了什么药,但要是真的像战御所说,圣殿以吸**气作为修炼法门,那冥九真的有可能……

“小曦,你……”

战御顿了一下:“上辈子是不是也修炼?”

“是!”

战御点点头:“所以修士的精气对于他们来说一样也最宝贵,冥九也修炼吗?”

夏曦愣了一下:“修,不过她根基差,一直在一阶无法突破。”

还是她带着冥九一起修炼的,所以她很清楚。

“所以他们追杀你,很可能跟卡巴拉生命之树有关。”

他指了指这张图,12个守护天使就是十二个阶段,四个世界或许就是四种境界,以一个境界三重阶段来说,基本与我们的修炼等级差不多,只是他们的阶层更易于达到。

夏曦咬牙:“那我们就去RS银行,我要弄明白,里面到底有什么!”

她有复制异能,变成所罗门去RS银行,还是能把东西拿出来的。

“那好,现在就动身,一天时间来回,还能赶上拍广告!”

“好!”

北川由纪留在医院,二人立刻动身!

好在去F国拍广告的时候已经把签证都办好了,再加上欧盟国家可以凭借一张签证随便走,二人很快便来到了RS银行。

找到僻静无人的角落,夏曦启动复制异能。

她见过所罗门这个人了,所以能将他的一切都复制的惟妙惟肖,包括声音!

她扫了眼战御,直到在他眸子里看到震惊和惊艳,才下意识勾了勾嘴角。

“正面直视是不是更惊艳?”

“嗯!”

战御中肯点头。

的确很震惊。

要是易容手法也就算了,他也算见得多,但是这样赤果果的一个大活人变成另外一个人,真的很让人震惊,尤其是亲眼看到。

“你什么都能复制?”

战御觉得好奇。

“不,只能复制见过的东西!”

“那你的男儿身复制的谁?”

战御的脑回路明显跟夏曦不在一个频道,他现在一身醋味,浑身上下酸溜溜的。

只能复制见过的东西,那么,你到底见到过谁的果体??

夏曦:………………

这算自掘坟墓么??

挠挠下吧,夏曦呵呵一笑,抬腿欲走,好尴尬有没有?

然战御却直接身手,把人压在墙上。

“说,是谁?”

“你在意?”

“嗯,很在意!”

战御眯起眼睛,果体啊!

那可是果体,他清楚地记得,他碰到过那玩意儿,十分雄伟,这才是让他笃定认为夏曦是男人的原因!!

但现在告诉他,因为见过才能复制的出来!

一想到还有别的男人在夏曦面前赤果身体,他的胸口便压抑难受的厉害!

所以到底是谁?

要让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一定先弄死再说!

1000种死法第一季

1000种死法第一季第三集

第1068章 坦克大战

隔着电话已经能想象出瓦西里耶夫狂吞口水的场景,掌握了法瓦尔油田,就等于拥有了一座金山,这种好事以往都是美帝人的专享,他这军火贩子想都没敢想过。

“说吧我亲爱的兄弟,想让我做什么?”瓦西里耶夫在电话那头舔着厚厚的嘴唇说。

林风的要求其实很简单,支持王妃上台,只要让王妃掌权,瓦西里耶夫就能得到法瓦尔油田每年百分之五的利润,百分之五听上去似乎很少,但只要细算下来每年也是数千万的收入,最主要的是,只要王妃一直掌权,他每年都能拿到那么多的钱,瓦西里耶夫完全可以考虑提前退休享受生活了。

需要瓦西里耶夫做的事其实也很简单,首先,那支由十六辆T90坦克担当主角的装甲师团,由于车内采用了大量新型仪器装备,加上时间仓促,拉昂达自己坦克兵还未彻底掌握该坦克的驾驶技术,所以目前大多数T90还是由瓦西里耶夫手下的人员在驾驶着。

瓦西里耶夫只要让他这些坦克乘员在必要的时候帮空降兵一把,那百分之五的利润就垂手可得。

这样做虽然有违职业道德,可看在钱的份上,谁特么还会在乎这个,瓦西里耶夫几乎没怎么犹豫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现在到了该他表现的时候了,只希望见钱眼开的瓦西里耶夫别弄出什么幺蛾子来,那大家可就真的完了。

T90庞大的车体出现在街口转角处,还没开打,光是看着这片浩浩荡荡的坦克车队,就令人压抑的快要喘不过气来,空降团正面要抵挡数千正规军前仆后继的攻击,侧面又来几十辆坦克车,这仗还怎么打?

一名军官模样的家伙,从跑在前面那辆T90炮塔顶上探出了上半身,他一手握着对讲机,一手指向空降师的阵地,厉声高吼道:“射击!”

万炮齐发的场面并没出现,反倒是跟在后面的两辆T90同时瞄准了军官乘坐这辆坦克的尾部,嗵……炮口前红光一闪,这辆T90的尾部发生了剧烈爆炸,军官露出满脸惊骇的神色,却见另一根炮管朝着他的方向再次喷出了火舌。

轰!

拉昂达首次出现T90被击毁的记录,倒霉的军官怎么能想到敌人会来自身后。

被击毁的T90在原地熊熊燃烧起来,几秒之后弹药仓里的炮弹又再次发生了殉爆,做完这一切的几辆坦克车加速冲出一段距离,让后方的坦克脱节后,它们又迅速倒转车头,挂着倒挡,边向空降团的阵地退去,一边朝政府军控制的坦克开火。

嗵!嗵!嗵!

总共十辆T90脱离了坦克师阵营,除去刚才被他们击毁的那辆,正规军手里就剩下五辆T90了,加上几十辆其它型号的老实坦克,战斗力瞬间减弱一半还多。

与他们相比,空降团可就捡了个大便宜,看着十辆主战坦克边打边退向己方阵营,士兵的士气瞬间高涨,火力又猛烈了几分,打的对面毫无遮挡的正规军们叫苦不慎,又不能后退一步,伤亡数成直线上升。

真实的坦克大战就在众人的眼前上演,战斗民族表现出强大的天赋能力,在车长的指挥下,正规军那五辆T90首先遭到了集火打击,粗长的炮管随着目标的移动灵活改变方向,当车长下令开火,炮手快速按下发射钮。

车体一震,炮口齐齐闪烁红光,五辆T90中的三辆还未完成操作,就被接连命中,一轮齐射过后,三辆车有两辆直接趴窝了,冒着黑烟停止了运动,还有一辆连接被125毫米滑膛炮击中四次,就算是钢筋铁骨也扛不住,连炮塔都被炸飞到了天上去。

正规军的反击显得参差不齐,坦克虽多,却难以达到像沙俄人那样的水准,大多数炮弹都打在了空处,偶尔击中T90的正面装甲也无伤大雅。

连续对射过几轮,正规军控制的坦克车被摧毁了十一辆,老毛子驾驶的T90只有一辆炮管被炸断了,冒着黑烟退出了战斗序列,余下的九辆排成一字型停在空降团阵地前方,炮火声不断响起,装甲师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却始终难道摧毁这道钢铁防线。

当阿勒夫将军得知沙俄人临阵倒戈,气的他把头盔掼在了地上,他手下最精锐的两支部队,一个早已在小镇附近被林风彻底打残,现在装甲师损失又超过一半,差点把他气出脑溢血。

上万人的部队,却连一个只有两千人的防线都无法突破,老脸无光的阿勒夫将军连最后一丝理智也失去了,疯狂命令所有部队全部进入前线,必须在半个小时以内结束战斗。

紧凑的战场几乎被这上万名正规军人填满,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人影,各种轻重武器更是全部拿了出来,在阿勒夫将军的亲卫队监督下,士兵哪怕退后半步也会被射杀,为了活命,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一波波冲向敌人防线,然后又一波波倒在进攻的路上,紧接着又是一批士兵接替他们继续进攻。

在这样前仆后继的攻势下,哪怕有沙俄人帮忙,空降兵的防线还是变得愈发危危可及起来,伤员不断被抬下前线,三辆T90也在接连不断的火箭弹轰击下退出战斗序列。

还能战斗的T90只剩下六辆,敌方却还有二三十辆之多,眼看防线恐怕坚持不了多久,肖心琼看了眼手表,毅然捡起一把步枪加入到前线的战斗中,除了几个女性医务兵外,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阵地上,现在距离约定的时间,才过了一半而已。

阿勒夫将军彻底疯了,完全不顾自身的伤亡,但就是他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让空降团阵地再难坚持下去,他们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一旦防线被突破,不止他们会死,连王妃也难逃一劫。

一辆敌方坦克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广播大楼另一侧,沙俄人已经自顾不暇,哪还抽得出力气过去支援。

炮口火光一现,防线炸出个数米宽的缺口,待在后面的空降兵更是死伤惨重,在机枪一遍遍的扫射下,这辆坦克带领着几十名正规军士兵终于冲破了这道难以逾越的防线。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