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考验

上帝的考验
  • 主演:米基·洛克,托尼娅·索提罗珀洛,亚历山大·佩特罗夫,阿利斯·塞勒维塔利斯,雅尼斯·斯坦科格鲁,马诺斯·加夫拉斯,M
  • 导演:Yelena Popovic
  • 地区:希腊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1
萨缪尔放弃严格的家庭宗教教育去过自己的生活。然而,他的灵魂仍夹在这个世界与其所舍弃的信仰之间。

上帝的考验第一集

“意浅,你是怎么查到六年前那个男人是容槿的。”蓝末开口。

白意浅眸光一闪:“资料最后,你自己看。”

当时蓝末看见六年前那个男人是谁时,就走了出去,并没有往后面看。

蓝末一听,视线落在扔在一旁的资料,走过去拿了起来,脸色微变。

下一秒,她的眸光一转,落在小家伙身上。

“蓝诺。”

蓝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精致的小脸满是平静:“麻麻,你知道了。”

这几天蓝末和白意浅忙的事,因为是查水冰儿,也没有瞒着小家伙,然后他也查了下水冰儿,所以才会知道。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蓝末抬了抬手里的资料,她没有想到,最开始查到这事的会是蓝诺。

当她有所怀疑,还拿了样品去医院鉴定,可是鉴定的结果没有血缘关系。如今,资料真真实实记载,她相信这不会有错,只是,亲子鉴定是怎么回事。

“两个月前。”

蓝诺如实交代。

“你是如何发现。”

“我无意看见了他的照片,发现我和蒽蒽和他长得很像,这才调查了他。”麻麻的眼神很是犀利,但小家伙毫无畏惧。

蓝末淡淡的看着他:“说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蓝诺咬了咬唇。

“蓝诺。”

蓝末眼神一凝,声音冷了不少。

蓝诺垂眸:“我一开始不知道他是爹地,只是想知道我的爹地是谁,因为我不相信他死了。有一天,我无意进入了他的系统,发现他一直在查六年前的事,而麻麻你也在查六年前的事,所以才会知道。”

原来,当时蓝诺是会发现容槿是他爹地,是因为他进入黑客系统时,系统发生了意外,他无意间进入了别的黑客空间。

而他进的那个空间,正是容槿的系统空间,所以才会知道这些。

他确认容槿是他和蒽蒽的爹地后,可是他不知道六年前爹地和麻麻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才会一再调查此事。

因为蓝诺的调查,他下面的人露出了风声,消息才会传到水冰儿的手里,水冰儿才会钻了这个空子。

也正是因为水冰儿,蓝末和容槿才会追查到彼此。

“蓝诺,你很棒。”

蓝末摸了摸他的头,并没有说为什么不告诉我之类的话,这就是她的教育方式。

“不,若不是那次意外,我也不会发现。”

蓝诺摇了摇头,若不是他进入容槿的系统,也不会查到。

“麻麻,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蓝诺有些愧疚,他当时若不胡乱猜测,爹地和麻麻就会早点相认。

不过,他想过千万种可能,也没想到爹地和麻麻会是这样的情况。

“麻麻,我们是不是可以和爹地相认了。”

蓝小蒽跑了出来,一把抱着蓝末的大腿,双眸亮晶晶满是憧憬。

她等这一天,等了好久。

蓝末眼眸划过一丝复杂,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难得一次温柔:“这么晚了,该睡觉了。”

蓝小蒽和蓝末还想说什么,头一歪,整个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蓝末一手抱着一个:“意浅,带两个小家伙去普亚。”

上帝的考验

上帝的考验第二集

“我也好希望能有这样的师兄啊~~~”

某八卦女一脸幽怨之色,又是一声长叹。

江楼月耸了耸肩:“那么想要的话,送你好了。”

“哎——”又是一声长叹。

陌若安趴在桌子上,斜眯着眼睛,扫了一眼江楼月的脑袋,道,“楼月,你头上的是什么,新发型吗?我摸摸看。”

说着,她伸出手,就要去抓。

江楼月的眸子里划过一抹精锐的光芒,瞬间向后闪身,躲了过去。

“哎?那么小气,摸一下又不会死。”

陌若安脸上的神色越发的幽怨了,“看着像是狐狸的耳朵呢。”

江楼月→_→

“不能摸,摸了就输了。”

她本以为帝九宸今天早上去皇宫,该去下来了,可谁知他竟然就那么顶着两只狐狸兽耳上朝去了!

既然他都不怕丢人,她怎么能落后?!

“输了,输什么?”

陌若安瞪大了眼睛,眸子里闪着八卦死光。

江楼月把那日跟帝九宸打赌的事儿,简单的跟陌若安说了一遍。

“哈哈哈!”

陌若安听了之后,狂笑不止,毫无形象地捶桌,“你们俩还真是幼稚!”

“是他幼稚。”某师妹==

“你也幼稚。”陌若安笃定。

“我很成熟的。”某师妹=。=

陌若安的头上划过一排黑线:“请恕我眼拙,没看出来。”

玩笑告一段落,进入正题。

“楼月,还有两个多月你就要跟玥曦晨决斗了,有把握吗?”陌若安一脸担忧之色地看着她。

“没有。”江楼月如实回答。

“玥曦晨是火元修炼者,玥氏一门,也是个古老的传承是世家了,听说他们族内掌握有一种异火,火焰的颜色是金色的,叫做惩戒之火,非常厉害,你可要小心。”

“金色的惩戒之火?”

江楼月微微诧异,“可是传说中七大异火之一?”

“对啊。”陌若安点头,解释道,“传闻,七大异火是臣火,黑色极火是君王火,玥家一脉相承的金色惩戒之火,除却黑色极火之外,所向披靡。”

江楼月沉吟道:“师兄对付玥曦晨应该很容易,但对于我来说,那就很有难度了。”

黑色极火乃是天生血脉传承下来的,后天无法学习。

也就是说,就算帝九宸有心教她,她也是不可能学会的。

正因为如此,她才更加坚定了好好学习黄阶五品武技《冰牢术》的决心。

*****

因为帝九宸的关系,江楼月得到了特权,可以随意出入戮苍学院,不用等到每个月一次的假期,才允许回去了。

也就是说,只要她想,每天都可以回宸月阁吃晚饭。

庭院的凉亭,师兄妹俩相对而坐。

四目相对,电光火花,滋滋作响。

“不简单啊。”

“你也不差。”

“别逞强了,师兄,取下来吧,今天在金銮殿上,一定被嘲笑了吧。”江楼月的唇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

“不,大臣们都用一种羡慕的眼神看着我头上的东西。”某师兄一脸得意之色。

江楼月的唇角抽了抽:“你确定那是羡慕?”

某师兄→_→

“啊呜~”

某只短腿汪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蹭到了江楼月的腿边。

“啊呜啊呜~”

短腿汪跳到了江楼月的腿上,不住地扑棱着她,卖萌撒娇持续进行中。

某师兄的黑眸里寒光乍现。

他从袖子里摸出一物,乃是上古利器,专擒小贱狗,一擒一个准。

一块肉骨头在空中抛出一个华丽丽的弧度。

“啊呜——”小贱眼睛一亮,流着口水,离开了江楼月的腿,狂扑了上去。

某师兄的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贱笑。

江楼月笑了:“师兄还专门为小剑准备了食物,你们关系很好嘛。”

某师兄挑眉。

关系好?

他跟那只短腿狗分明是不共戴天好吧!

“上古利器”的效果并没有持续多久,小贱狗吃完了,又一跳一跳地蹭到了江楼月的腿上。

某师兄眼中寒光再现!

他又从袖中摸出一物——

小贱狗双眼冒光,目光灼灼地盯着帝九宸的手。

帝九宸黑眸微眯:嗯?被发现了。

天真!这一次他要一箭双雕!

某师兄的唇边勾起一抹鬼畜般的弧度,手中的肉骨头以一个诡异的弧度,紧贴着江楼月的头顶,抛飞了出去。

“啊呜!”

短腿汪橙色的眸子冒着光,纵身一跃,冲着肉骨头的方向飞扑了过去。

江楼月只觉得头上一凉。

某样带了两天的浅青色狐狸兽耳,轻飘飘的飞了出去。

“啊呜啊呜!”

小贱狗咬住了肉骨头,小短腿踩着那块被扯飞的锦缎,吃的津津有味。

江楼月的头上浮现出一个愤怒的加号。

“混账!”

她瞬间揪住小贱狗的后颈子上的皮,用力扔了出去,“让你贪吃!坏了老娘的事!”

“噗通——”一声。

完全不明白状况的某狗,嘴里咬着肉骨头,双眼泪奔,落入了庭院外面的金鱼池里。

主人,我做错什么了?

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

江楼月恶狠狠地瞪了小剑一眼,愤愤地转过头,看向某师兄,咬牙道:“你故意的对吧?”

某师兄一脸微妙的惬意之色,极为漂亮的桃花眼里充满狡黠,手执夜光杯,轻啜了一小口,道:“师妹误会了,刚才纯属无心之举。”

江楼月的眼角抽了抽,头上浮现出三个愤怒的加号。

“你使诈,刚才不算。”

“你的头巾狐耳落地了,师妹。”某师兄善意的提醒着(^-^)V

“你使诈!不算!”某师妹怒气冲冲。

某师兄一脸无辜之色:“可是字据上并没说不允许扔肉骨头啊?”

说着,三张“按摩劵”拍在了石桌之上,白纸黑字的欠条,再清晰不过。

江楼月:“……”

“输了要认账呦~”

某师兄对着小师妹挤眉弄眼。

江楼月:“……”

混账,被算计了,这只腹黑狼,吃人都不带吐骨头的。

“来吧,师兄姿势已摆好。”

也不知道帝九宸从哪里拖出来一张软藤椅,他极为慵懒的斜倚了上去,翻了个身,趴好,“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上帝的考验

上帝的考验第三集

“玥玥别紧张,我姐姐她们就是比较八卦了些!”柏廷铭冲她一笑,为她打破尴尬的氛围。

柏冰华脸色一沉:“廷铭说什么呢,我们可不八卦!”

“是啊,廷铭,哪里有你这样说你姐姐的!”柏向蓉也抱怨了句。

柏以柔却只是微微笑了下。

但是柏冰华却把秦玖玥是柏廷铭的女朋友这件事情当真了。

她们都坐下来一起用餐了。

柏冰华却试图要打探有关她的家世。

柏廷铭实在不想让秦玖玥太过为难,就说了一句:“大姐,二姐,三姐,说实在的,我不介意玥玥的家庭背景,虽然她是个普通家庭出生的女孩,但是她乐观积极向上,而且我觉得她很有趣啊!”

秦玖玥看了柏廷铭一眼,心想柏廷铭真是嘴甜啊……

柏冰华轻笑了下,难得卸下严肃的一面,她说:“没想到我们家廷铭都会夸其他女孩子了呢!稀罕稀罕啊!”

“是啊,大姐,我觉得他们两个人挺般配的!”柏向蓉也很满意。

“廷铭啊,你放心好了,虽然说我们会过问秦玖玥的身世,那也是为你好啊,就怕你被骗了。但是她家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会介意的,最重要的是你喜欢就好,我们都可以接受的!”柏以柔总结道。

其他两个姐姐纷纷赞成的点点头。

秦玖玥心想能熬过这几个小时真心不容易啊……

“玥玥对吧,以后有空可以经常到我们家坐坐呀!”柏冰华也难得开始对秦玖玥敞开心怀了。

秦玖玥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哦,好的!”

“你这孩子怎么比较内敛呢。”柏冰华轻笑了下。

但是柏廷铭却帮她说话了:“因为她跟姐姐你们还不是很熟悉啊!”

“那好,这段时间我们都有空,会待在这里一段时间的,所以有空我们可以多熟悉熟悉!”柏冰华继续讲着,但是秦玖玥心想她可不想继续假扮成柏廷铭的女朋友去应付他的姐姐们,所以事后就让柏廷铭自己处理吧!

因为她们刚回来,所以要先回去休息,柏廷铭趁机就带着秦玖玥离开了。

把秦玖玥送到家里,柏廷铭很感激的对她说:“谢谢你帮我这个大忙,我想这段时间我那三个姐姐再也不会唠叨要给我介绍相亲对象了!”

“天呐,你这么小就被介绍相亲对象啦?”秦玖玥很吃惊。

柏廷铭很无奈的耸耸肩:“没办法,为了让我的心稳定下来,等到大学毕业后好继承家业,所以姐姐她们也是拼了命的帮我想好后路。”

秦玖玥突然有些同情他了。

“不过事先说明了哦,我只帮你这一次!”秦玖玥认真的告诉他。

柏廷铭点点头,露出灿烂的笑容,小虎牙看起来格外的可爱:“嗯,你放心好了,不再麻烦你了,相反的,之后有需要,我会出手帮助你的!”

“那倒不必了哈哈哈……”秦玖玥心想我可不想再跟你们这几个少爷仔扯上皮毛的关系==。

秦玖玥进屋后,柏廷铭也离开了,上车的时候,他感慨了句:“和川,你觉得女孩子是不是都会喜欢我这一款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