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种死法第六季

1000种死法第六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1000种死法第六季第一集

“那杯酒不是我自己喝的,那是个意外。”欧潇歌一边下楼一边强烈的声明,她就算再生气,也不会拿胎儿、拿自己的身体胡闹。

“我知道。”

到了一楼餐厅,欧潇歌突然停下来,转身看着凌夙问:“你怎么知道的?”

“罗零说的。”凌夙给欧潇歌拉开椅子,让她坐下来再说。

两人一坐下,佣人就把早餐和凌夙刚做好的料理端了上来,凌夙做的是清蒸鱼,还有酸甜味的烧排骨,以及一道色泽非常棒的干煸豆角。

早餐是早晨留下的,已经加热过,西式的和中式都有,不过欧潇歌一般情况下都能把两种干掉。

“他还和你说什么了?”欧潇歌喝着美味的蔬菜粥问。

“没再说什么,难道昨天还发生了什么事吗?”凌夙突然想起罗零那有些得意的语调,显然是罗零做了些事,否则不可能那么嘚瑟。

“嗯,还挺危险的……”

接着,欧潇歌就把昨天遇到两杀手的事给凌夙仔仔细细说了一遍,包括罗零问两杀手的那三个问题,她也说的特别详细。

凌夙越听脸色越黑,他真的无法想象,昨天那时候如果欧潇歌没有遇到罗零,欧潇歌的境地该有多危险,虽说对方的目的暂时是跟踪欧潇歌,但难保杀手的上面不会临时发布命令,而且凌夙根本不认为对方会做出让杀手跟踪欧潇歌这么大材小用的事情。

想想凌夙真是后怕,幸好欧潇歌运气好,遇到了罗零,否则真不知道欧潇歌会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

“吃饭吧,不是还要去医院吗。”欧潇歌看出凌夙的内心活动,知道他一定是在自责,但她没说宽慰的话,因为她知道说了也没什么用,凌夙这人固执着呢。

“嗯,去过医院后再找罗零谈谈。”凌夙点点头,终于开始动筷子。

“罗零到底是什么人啊?”欧潇歌先在对凌夙的身份非常好奇。“昨天那两杀手看到他吓的都胆儿颤了。”

“他……具体身份我也不清楚,他在黑白两道混的不错,但他并不是黑白两道的人。”

“那你和他认识多久了?”

“有六七年了吧,虽然认识的时间比较长,但接触却不多。”不过他觉得罗零那人虽然轻佻,但行事作风倒是挺正派的,所以对罗零的戒心不是很强。

“哦……”

吃过饭,凌夙驾车带欧潇歌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表示,虽然昨天看上去挺吓人的,但其实胎儿并没有收到影响,仍然是健健康康的。

欧潇歌觉得,这孩子将来绝对是钢铁侠,她这么折腾,这孩子都没事儿,不过仔细想想,过去的时候,不管是古时候,还是改革初期,怀孕的女人哪来现在这么娇贵,该做的事、该干的活,一样都不能落下,那样情况下的胎儿反而更加坚强。

离开医院时,凌夙直接约罗零出来见面,就在医院附近的休闲咖啡厅里,这里面的糕点很好吃,凌夙几乎每次下班回家,都会给欧潇歌带回去一些。

休闲咖啡通中,欧潇歌已经吃下第三块蛋糕,而且都是不同口味的,在她叫第四块时,罗零终于姗姗来迟。

罗零早就预料到凌夙会约他见面,所以从早晨开始,就一直在家里等着,没想到差点直接等到下午。

“喝点什么?”凌夙问。

“黑卡。”罗零也不客气。

旁边的服务员立刻动身,去端黑卡咖啡。

“吃吗?”欧潇歌端起面前的蛋糕问罗零。

“谢谢。”罗零摇头,表示不吃。“咱们就言归正传吧,昨天我帮了你家夫人,现在我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件事。”

“哦……原来你是有目的才帮我的啊……”欧潇歌故意拉长声音,故意用失望的眼神看着罗零。

“千万别误会,遇到你和帮忙绝对是巧合,我这次回国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凌夙帮忙。”罗零不紧不慢,甚至有些慢悠悠的解释。

“可是你不能否认,昨天你帮忙,就是有让凌夙不得不答应你的因素。”欧潇歌犀利的视线盯着罗零,这点小心思,她可是看的透透的。

“这倒也是。”罗零颔首,必须承认他确实有这样的心思。“无伤大雅嘛,不用在意。”不知道别人在不在意,反正他是不在意。

“说你的目的吧。”凌夙眼神凌厉的看着罗零,语气淡淡的,并没有表现出不悦。

“你知道苍盟吧,我这次回来是受苍盟首领委托,来延语市调查他女儿的下落。”既然要找凌夙帮忙,罗零就知道不该有所保留,否则凌夙很有可能会拒绝。

而且用人不疑,罗零相信凌夙也不会乱说。

“你想让我帮忙调查?”凌夙微微蹙眉,他没想到这竟然是罗零的目的,不过他更没想到的是,苍盟首领竟然会有女儿。

“他女儿离家出走了?”欧潇歌问。

“不是,事实上两人从来没见过,苍盟首领也是最近才得知他有女儿的。”这些事关苍盟首领的私事,而且这点私事罗零知道的也不多,所以更没办法解释。

“哦……也就是遗落到民间的珍珠啊……”欧潇歌明白的点头。

“可以这样说。”罗零说的含蓄,但就是那回事儿,苍盟首领就一位女儿,注定要成为苍盟首领的继承人,不过罗零看苍盟首领的样子,似乎不会逼迫女儿做不愿意做的事。

“我可以帮你找。”这本就不是什么麻烦的事,就算罗零这次没有帮到欧潇歌,凌夙也不会拒绝,结善缘这句话凌夙理解的很透彻,尤其是这缘还是和苍盟首领结的。

“真的?谢谢,谢谢……”罗零连说好几句谢谢,可见找女儿这件事挺困难。“不瞒你说,苍盟首领给出的线索非常有限,我是真的苦寻无门,所以才会不得已来找你帮忙。”想当初他拍着xiōng部,豪爽的一口答应苍盟首领,可谁知道……线索竟然少的那么可怜。

“有多少?不会只知道孩子他妈的名字吧?”欧潇歌说。

1000种死法第六季

1000种死法第六季第二集

第725章 求沈琛

医生进来帮白书画做死亡坚定,他的手摸着她的脉搏说道,“死于10点25分,死因药物中毒。”

医生宣布完毕走到白牧赟面前,恭敬地低了低头。

“阁下,我们得把书画小姐的遗体搬出去,得做药物鉴定,否则小少爷中的毒永远追查不到源头。”他恳请白牧赟的点头同意。

白靖擎代替白牧赟做了个主。

“搬下去吧!尽快出结果,她的遗体还等着下葬。”他表情严肃的说道。

白书画不是冯丽音和严博涛的女儿,那么这一身份的确是另外一种结局的转变,倘若她是的话,事情就会有另外的专机。

“严博涛那个该死的混帐东西。”

白靖擎想起他在办公室里说出来的真相,到头来那个所谓的真相不过是天大的谎言,他想要保护的人就是于小晨。

“先回去吧!”白牧赟搂着苏颖秀说道。

他们出去后,叶枭炴扶着云若兮一并走出去。

离开监狱,白靖擎和阿魅低头交代了几句,阿魅退到一旁,没多久单独离开。

几个人回到白靖擎的办公室坐下。

“小叔叔,你叫阿魅去办什么事了?”

云若兮反问道。

“要他去调查严博涛那边的事。”白靖擎没有隐瞒。

“大嫂,你是不是怀疑白书画不可能是苏青染的女儿,至于你说的那个于小晨,应该是猜测吧?”他看着苏颖秀,想听到她的答案。

她轻轻颔首,“我刚才不就说了,她是为了报复严博涛那帮人,但是把生下的孩子丢掉,收养的白书画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只是白书画自身认为自己是她的女儿,以及严博涛也被误导了,至于后期的逆转,我认为他说不定是知道了于小晨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才会把全盘主意打到白书画身上,她要是成为了第一小姐就能开创先河。”

叶枭炴思考着苏颖秀说的话。

“母亲说的开创先河是不纯正的血统吗?”

“是,假如白书画一旦成为第一小姐,那么于小晨应该会替补上位,总之严博涛打了一手好算盘。”苏颖秀从上次就觉得于小晨有问题。

云若兮看着叶枭炴,又想到严博涛当时说过的话。

“他好像说起过,六年前派了于小晨过去,然后监督叶家,母亲难道是从那天起才怀疑,于小晨才是他真正的亲生女儿,至于白书画你应该是早前就了解一些的,对吗?”

云若兮说出自己的分析。

“是,你说的没有错,我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怀疑于小晨真正的身份。”苏颖秀说道。

白牧赟没有参与他们的聊天,白靖擎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

白书画一死,所有的事一目了然。

“大哥,我已经派阿魅过去见严博涛了,你先缓缓情绪。”他不忍心看到白牧赟伤心难过的样子。

“我自有分寸。”他疲惫的说道。

苏颖秀看着白牧赟,她感到心疼。

“你要是觉得这件事很累,那么我们今天就休息,不要留在这里了。”她担心他。

“我没事。”

白牧赟没有表露出内心的情绪,坐在那里心情特别的淡然。

“父亲,母亲,你们先回去吧!这里的事交给我和叶枭炴处理。”云若兮主动提议她要留下来。

云小元中毒一事她本来就很闹心,现在还要处理的首先是白书画的事。

“大哥,Angel说的对,你先和大嫂回去,至于严博涛那边,等阿魅回来汇报消息我再和你商量。”白靖擎也做出了劝说。

白牧赟看着苏颖秀,她起身主动走到他面前。

“暂时先回去吧!”苏颖秀看着他说道。

“也好。”

他起身,两人一块儿走出了办公室。

他们离开后,云若兮坐在那里,心情特别的沉重。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小叔叔,白书画的死要怎么办?殡仪馆那边如果要举办葬礼太引人注目,可是不公布似乎不行。”她担心以后有人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

“我让阿魅去发通告了,到时候官宣组的工作人员会做出相关的报道,一旦新闻上公布了结果,那么民众那边的事就无需太担心。”

云若兮听到白靖擎的解释,她不再担心白书画的安葬问题。

叶枭炴坐在那里,手里的手机反复的握着。

“怎么了,你的表情看上去好像犹豫不决。”云若兮看到他凝重的表情,关心的问道。

“小元昨晚发了高烧,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对于儿子的生病他很担心。

云若兮一想到儿子,她也跟着担心起来。

“你们俩要不要打飞的回家。”白靖擎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确定的说道,“现在还早。”

“叶枭炴,你说沈驰的妹妹什么时候来G国?我们要不要别让她过来了,反正在这里她来了也没有人能照顾。”

云若兮握着叶枭炴的手说道。

白靖擎听出了弦外之音,暴跳如雷的低吼道,“Angel,我怎么会有你这么腹黑的侄女?”

“晚了,我是你大哥二十六年前生下的,别以为仗着比我年长几岁就能欺负我。”

她没有给白靖擎留下任何的台阶。

“我的头一阵一阵的疼,你一定是老天派来收拾我的克星。”他的手按着太阳穴,装模作样的说道。

云若兮看到他微微掀起眼缝,偷偷摸摸的打量着她和叶枭炴,那副悄悄地样子让人想笑。

“她暂时还没有想要来G国,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

关于沈媛的事,云若兮自然不敢怠慢。

叶枭炴从座位上站起来,“我们回总统府之前,得先去个地方。”

云若兮想到他说的那个地方到底指哪里?

“我送送你们。”白靖擎站起来。

他们没有拒绝。

他们往前走,出去后,叶枭炴带着云若兮乘着电梯下楼。

两人抵达一楼走出办公楼的大堂,司机等在外面,还有护卫与保镖。

沈宅,叶希辰起的比较晚,穿着睡袍下楼,沈琛坐在客厅里品茶看报纸。

她懒洋洋的抬起眼皮看着坐在沙发上生活作风像个老干部的男人,没由来觉得想笑。

“我一会儿要出去约会,午餐和晚餐你自己吃吧!”

叶希辰和沈琛说明她要出一趟门。

“无所谓,你是客人,你随意。”他没有阻拦她。

她没有感到意外,换做以前沈琛的确会霸道的反对,可能他们都经历了很多事,从前有棱角的性格也被那场大火给磨平了。

“中午去见个女性朋友,晚上和一些青年画家碰个面,画廊下个月会接轨他们的画作。”叶希辰往客厅外面的方向走去,不经意间的说了几句解释。

沈琛放在拿在手上的报纸,他的唇角微微上扬。

正当他在兀自陶醉的时候,佣人闯入客厅,“少爷,第一小姐和叶少来了。”

“请他们进来。”

沈琛没有拒绝见面。

此时的叶希辰早已经上楼,她没有看到弟弟叶枭炴和云若兮来了沈宅。

两人携手走进客厅,云若兮拉着叶枭炴落落大方的站在沈琛面前。

“今天我们来找沈先生是有事想请教。”她客套的说道。

沈琛斜睨着站在对面的他俩,“请教谈不上,第一小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好,既然你如此爽快,那么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我儿子云小元中了毒,但是阿魅验证过,无论是从毒性还是毒发时候的情况,与当年的第一继承者也就是我弟弟一模一样,当年的事对于你来说是个心结,要不是走投无路,我也不会来叨扰你。”

云若兮看着沈琛说了一番心里话,希望能够得到他的相助。

1000种死法第六季

1000种死法第六季第三集

云湛蓦的转过了眸,看着烛火映照下,蓝天心那张梨花带雨,娇怜楚楚的小脸,瞳孔一下紧缩又放大,紧缩又放大……

然后,整个人就像被人打了一门棍似的,以一个诡异的扭头姿势彻底呆滞在了那里,瞠目结舌,雷劈震惊,脑子轰隆隆。

一众人全都齐刷刷的抬眸看了过去。

那张小脸也在前面放大放大再放大,这,这不是笙妃娘娘啊!

这是怎么回事?

十万个问号在头顶黑沉沉的飞过,一众人一时间齐刷刷的出现了同一个表情。

瞪着眼珠子,目瞪口呆,好像见鬼一般。

场面瞬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

“咯咯咯……”

一阵银铃般清脆的娇笑声打破了这诡异的静谧,“小白,你别跑啊!”

随着话音落下,一只漂亮的雪狐闯了进来。

紧跟着,一个粉嫩嫩的姑娘踏了进来。

夏笙暖一把抱起了雪狐,骨碌碌的眼珠子看了看四周,然后一脚踏到了皇帝的身边,眨巴着大眼看着皇帝,一脸惊喜,“皇上,你也在这啊!”

不知是不是大家的错觉,从她出现的刹那,皇帝身边森冷骇人的气息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散。

林公公看着陡然从天而降的夏笙暖,被某种森冷气场冻得哆嗦直打颤的双腿总算站稳了。

尼玛吓死人了!

还好那里头的,真不是娘娘!

宫非寒看着面前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眸子,一脸狡黠的看着自己的女人,不说话,沉沉的眸光就这么盯着她。

德妃瞪着眼珠子,一脸错愕,“你,你怎么在这?”

夏笙暖蹙着小眉头看她,一副懵懵的样子,“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德妃娘娘你也在这啊!”

“可是,刚刚云将军说,笙妃你半夜过来,对他投怀送抱,求他带你走,云将军深爱你,云将军说他和你两情相悦,求皇上成全,让他带你走呀!”

香妃娇滴滴的描述了一遍来龙去脉,无论怎样,想要坐实她跟云湛的私情。

夏笙暖一听,吓死。

一把丢开了怀里的雪狐,一把抱住了身旁的皇帝,急急的的道,“我没有,别胡说,臣妾心里眼里只有皇上,从发丝到脚趾头都是皇上的,臣妾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死人,谁也不能将臣妾跟皇上分开!

皇上,您可得一定要相信臣妾啊!”

夏笙暖眼眶一红,深情脉脉可怜楚楚的看着皇帝,小手把皇帝抱得死紧死紧。

德妃:“……”

香妃:“……”

林公公:“……”

一众人:“……”

说话就说话,为什么这么抱着皇上?

皇上从不喜跟人接触,为何还没有一掌拍开她?

夏笙暖看皇帝只顾盯着她,不说话,吸吸鼻子又道,“臣妾说过的,爱皇上如生命,臣妾嫁鸡……,嫁皇上随皇上,臣妾一片丹心向皇上,皇上,您能感受得到臣妾的心吗?”

夏笙暖弱弱的,忐忑的,越说越小声。

宫非寒看着她无比忐忑又殷切期待的小脸,不知为何,淡淡的就点了一下头,轻“嗯”了一声。

夏笙暖一下笑开了,“臣妾就知道,皇上能明白臣妾的心意。”

说罢,扭头看向呆滞的云湛,清亮的道,“云将军看见了吗,本宫跟皇上,才是两情相悦,你对本宫,那叫单相思。

云将军是思念本宫过度,把别的女人幻想成本宫了吧!

本宫已经是皇上的女人,云将军竟敢如此肖想,还心怀鬼意的想要带本宫走,安的是什么心!

众目睽睽之下,你这简直就是败坏本宫的名声!”

夏笙暖气哄哄的指责罢,又扭转头看向皇上,娇滴滴的控诉道,“皇上,有人肖想你的女人,还走火入魔,幻想着与你的女人乱来!”

皇帝:“……”

林公公:“……”

云湛:“……”

德妃:“……”

香妃:“……”

一众使臣:“……”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