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种死法第二季

1000种死法第二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12/06/2009: Death on Arrival 死神到来时 Season 2, Episode 01 12/09/2009: Death Bites! 致命咬伤 Season 2, Episode 02 12/16/2009: Up With Death 与死亡同在 Season 2, Episode 03 12/30/2009: Putting a Happy Face on Death 对死神绽开欢颜 Season 2, Episode 04 01/06/2010: Bringing in the Dead 死亡引入 Season 2, Episode 05 01/13/2010: Gratefully Dead 感激的挂掉 Season 2, Episode 06 01/20/2010: Come On Get Deathy 来吧死神 Season 2, Episode 07 01/27/2010: Death Watch 死亡观看 Season 2, Episode 08 02/03/2010: Waking Up Dead 夺命晨醒 Season 2, Episode 09 02/10/2010: You"re Dead! LOL(Lots Of Laughs)! 你死了!哈哈哈! Season 2, Episode 10 02/17/2010: Dead to Rights 当场挂掉 Season 2, Episode 11 02/24/2010: Dead on Dead 挂了又挂 Season 2, Episode 12

1000种死法第二季第一集

这几日,他经常过来洛家庄园,只是一度没有勇气开口。

直至今日,他终究还是鼓足勇气,见到了洛筝。

“江伯母生病吗?病的严重不严重……”

洛筝听到这一信息,关心问着江暮声。

由此,江暮声愈发确定,洛筝不是江七七……毕竟,先前在江家村,她是知道母亲生病,他有告诉她,关于母亲身子不好。

“不算太严重,是一些老毛病,需要慢慢调养……”

江暮声这么回着,目光不时复杂看着洛筝。

纵是这么说,洛筝还是打定主意帮忙:“这样吧,我外公这里有私人医生,伯母要是方便的话,就先去帮忙看看……”

话顿,看着江暮声想要拒绝,洛筝不由笑意一敛,带着点点肃然:“班长,我们可是朋友,这只是举手之劳,你难道也要拒绝吗?再者,伯母的身体最重要,你可不能因为一时面子,耽误伯母的治疗……”

外公这几年,身子骨慢慢不再硬朗,庄园自是备着医生。

而且,这医生可是十分专业,专门从着国外请回,以备不时之需……所以,要是寻常病症的话,这名医生比着医院一些专家,都要好上一些。

既然,洛筝已经这么说,江暮声一时不便再去推辞……更何况,他确实担心母亲,外公外婆去世之后,就只剩下母亲。

因此,他已经经历不起再失去,只想好好守着母亲。

“洛同学,谢谢你。”

临末,江暮声真挚一说,压下心中种种情绪。

倒是洛筝,突然想到什么,声音微微压低:“班长,你要是真的感谢我,能不能……告诉我一件事?”

闻言,江暮声一时不察,疑惑的道:“什么事?你说。”

“关于之前,我在江家村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事情……”

随着洛筝这么一句说出,清楚看到江暮声神色一僵,生出不少变化。

“那段记忆,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但是,我知道,那两天时间,是和你在一起,不是吗?所以,你可不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

洛筝本来不确定,江暮声到底知不知道,关于第二人格的事情。

可是现在,她已经确定七七八八,江暮声必然知道。

只有知道,当自己问起的时候,才会这样异常反应!

江暮声没想到,洛筝会问这点,心中先是震惊,跟着下意识想要隐瞒。

他担心,洛筝知道江七七的存在,从而会感到害怕,生出想要江七七消失的心思。

可是他的七七,本就不太可能再出来,不会再对洛筝造成什么伤害,如果完全抹杀,他无法否认,自己是有点心疼的。

一如今日,他说是来看洛筝,更多是想透过洛筝,看向另外一名少女。

他多想,面对着洛筝,说上一句话。

江七七,我来看你了……

“班长,你在江家村看到的我,其实不是我……对不对?”

终究,洛筝肯定的一问,心中已有答案。

事已至此,江暮声清楚再想隐瞒,怕是不太可能,唯有认真看着洛筝,轻声的说着:“洛同学,我很抱歉,之前隐瞒了你这件事……”

1000种死法第二季

1000种死法第二季第二集

不止是她,赵爱军也为他打抱不平:“太过分了!这种人简直不配活在世上!你放心,我们家小满从小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做不来始乱终弃的那些事!在部队里该打的报告你们就打,领了结婚证也没关系,就像你说的,等过年回来的时候,咱们在通知亲戚,让他们过来吃喜糖,吃果子就行!”

“这……你和妈不会心里留有遗憾吗?”席晋元感动的无以复加,同时对自己算计这两位朴实的长辈心生愧疚;

“怎么可能不遗憾?但你们情况特殊,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陈宝珍拍拍他:“放心吧,别有压力,你可是个好小伙子,我们都满意着呢!”

这边气氛融洽的不行,看爸妈关爱席晋元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他们才是一家三口,而她和弟弟……外来的?

赵小满心里对他又耍心眼这事已经……怎么说呢?他也是为了他们两个的以后才这样的,而且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谁会拿自己死去的父母出来装可怜?

怎么这样一想……自己反而对他越发心疼了?

“来多吃点,还有这个鸡汤,是阿姨一早就起来找小满她师父用药材炖的,可香了!”陈宝珍殷勤的给他盛了一小碗,让他尝尝;

赵小满有些吃味:“妈……说好了是炖给我补身子的呢?”

“一边去!瞎掺和什么?自小老娘给你吃的喝的还少了?只是一碗鸡汤都舍不得给小席喝……”陈宝珍皱着眉,然后眼睛一瞪:“闺女,我跟你说,你可不能欺负人家小席没有爸妈!小席,以后小满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我们,我们给你做主!!!”

还是不是亲生的了?

说好了闺女最好,最宝贵呢?

对于自家老妈的善变,赵小满简直无语。

赵爱军偷偷咪了一小口:“宝珍,咱闺女乖着呢!怎么可能会欺负小席,对吧?”

赵小满点点头,还是爸爸好……

“人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小席,你以后就是我们的儿子了,也是有爸有妈,有兄弟,有媳妇,以后还会有儿女的人,可不是孤儿啦!”

赵爱军一通话水哦的席晋元心头火热,当即眼眶了红了,这可不是演戏,而是真的感动红了,他点点头,手里的酒杯都拿不稳了。

意识到自己失态,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站起来:“爸,妈,我这个人嘴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这么维护我,心疼我,以后我对阿满绝对跟爸对妈一样好……我……我敬你们一杯!”

赵小满看着被他话感动的又是加菜,又是倒酒的爸妈,她觉得自己都快要不认识嘴笨两个字,他这样的嘴都笨,那么什么样的嘴才是聪明的?

这一顿饭吃的是前所未有的舒心,但吃完饭后席晋元还是得开车回去,因为赵家纵然有心留他住宿,那也没屋子。

“要不……咱们在起两间偏屋?不然来了亲戚都没地方住!”赵爱军犹豫地开口;

1000种死法第二季

1000种死法第二季第三集

何碧云对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丝毫不感兴趣,她只关心颜心雅过得好不好,或者是生还是死?

“妈,您别岔开话题,赶紧说颜心雅生孩子的事,她啥时候生的,生了啥?”

咋一听到死敌的消息,何碧云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愁事,跟打了鸡血一般,精神奕奕。

“我哪里知道她生的啥,从咱家出去后,我就再没见过她,八个月的肚子比你五个月的都要小,我估摸着生不出来,就算是生也得比你迟一个月。”

老太太想起了当年那个身体单薄的外甥女儿,看着根本就不像是大肚婆,从她家倔强地走了出去,连口水都没喝上,也不知道她是去哪了?

唉!

老太太重重地叹了口气,她的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可就算是时光倒流,她还是会把颜心雅赶出去。

她可不敢收留被打倒的黑五类孩子,万一连累她和孩子咋办?再说那时也是真穷,一天三顿都是稀的,颜心雅穷的叮当响,她可不是观世音菩萨,没那菩萨心肠!

“那颜心雅之后就没有回咱家过?”何碧云问。

老太太摇了摇头,“没回来过,反正之后我没见过她。”

何老爷子脸色有些不自然,他索性起身去了院子,老太太同何碧云都没注意到,顾自聊着天。

何碧云的心情莫名就好了,那个贱人就算没死,也肯定过的不好,否则为何这么多年都不回来?

也不知道上官他怎么样了?

脑子里闪过一副英俊的面孔,何碧云的内心很复杂,她有些幸灾乐祸,颜心雅过的不好,说明上官肯定也过的不好,否则不会连老婆都护不住。

可她又有些心疼那个男人,不希望他过穷困潦倒的生活,毕竟是她爱过而且现在还在思念的男人!

何老太太苦口婆心地教育女儿:“你脑子给我想灵清,明天就给我回去向亲家和正思磕头认错,只要你先摆出认罪的态度,亲家和正思就不会同你离婚。”

何碧云心里却没底,忐忑不安,“这样有用吗?老武他现在都恨死我了,也不只是砸脑袋的事,还有眉眉这死丫头呢!”

老太太没听明白,何碧云就把这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包括武月身上的臭味,还有成绩退步,以及武眉的转变,武月的精神问题她倒是没说,因为她至始至终都不相信宝贝女儿精神有问题。

只不过在何碧云认为的大事,对老太太来说都是小事一桩,两个外孙女儿她都不喜欢,外孙女哪有孙女亲,不过看在何碧云的面子上,对武月稍微好一点,武眉则是连正眼都不带瞧一下。

老太太更关心的还是武正思的工资,一听武正思把工资都收回去了,疼得她倒抽一口冷气!

武正思收回了工资,就意味着何碧云以后没有多余的钱拿回娘家,关系着她的切身利益,她能不心疼吗?

老太太对何碧云耳提面命,教育了她整整一晚上,让何碧云以后伏低做小,自尊和脸面算个屁!

钱塞进腰包里才是王道!

“正思喜欢眉眉又碍着你啥事了?你还偏心月月呢,我就奇怪了,眉眉也是你生的,自己不喜欢她也就罢了,干嘛还拦着正思喜疼闺女?”

老太太也是一肚子纳闷,何碧云从小就不喜欢小外孙女,她也懒得多问,反正不是她孙女,可现在已经影响到了她的腰包进账,她自然要干涉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