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罢不能

肉罢不能
  • 主演:玛琳娜·佛伊丝,法布里斯·厄布埃,让-弗朗索瓦·凯雷,LisaDoCoutoTexeira,维尔日妮·奥克,维克多·梅特莱特,StéphaneSooMongo
  • 导演:法布里斯·厄布埃
  • 地区:法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21
Vincent和Sophie嘅肉檔經常被素食者搗亂,生意笈笈可危。一次意外,Vincent錯手殺死素食者,慌亂之間唯有將屍體斬件,當鮮肉出售,點知大受街坊歡迎,仲食過返尋味,變成遠近馳名嘅「世一鮮肉」,搞到鮮肉供不應求,於是兩夫妻開始化身為連環殺手,狙擊一眾「鮮肉」!   但隨著失蹤嘅素食人士越嚟越多,佢哋嘅危機漸漸迫近

肉罢不能第一集

赵彤彤和万元虎没有久留,第二天就离开广州回青岛了。在阳阳的一再劝说下,我才和她一块去机场送他们。

赵彤彤始终和我在一起,不是拉着我的手,就是搂着我的肩膀,完全没有把我的态度放在心上,我就跟个傻子一样,任凭她拉着我说着什么。  到了安检时间,赵彤彤就更是不松手了,而且还拥抱着我,真的就跟亲人的那种离别似的。但最后,还是被万元虎拉着她进了机场。阳阳站在我的身边,目送他们直

到看不见为止。阳阳抱着肩膀说道:“现在有了结果,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你看赵彤彤那个样子,就好像再也见不到你了,一步也离不开你。”

我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感觉自己太虚伪,太没有骨气了,一方面不认他们,却又接受他们在这里搞加工车间。”  阳阳就说:“这有什么,你应该把这事分开来看就好了。赵彤彤既然有在广州搞加工车间的想法,那就一定要搞就是了,只不过恰巧是你在给他们做代理,以后也有你

来管理罢了。如果不是你,是任何一个人,她该搞还是要搞的。”

说是这样说,但听起来就不顺耳朵了。于是,我默默地转身,接着往外走去。  我没有开车过来,是阳阳怕我不来机场送他们,从酒店接上赵彤彤和万元虎以后,来到代理点接的我。坐上车要走的时候,阳阳问我:“你是想直接回去,我们还是找

地方玩一会儿?”

我就说道:“心里不痛快,没有玩的心思,还是直接回去吧。”  在回去的路上,阳阳看我低头耷拉脑的情绪不好,就说道:“小赵,我感觉你状态不好。现在彤彤阿姨既然走了,你就应该从这个事情中快速的走出来,振作起精神,

投入到工作中去,不然让你的那些员工看到你这个样子,会对你失去信心的。”

我说:“我没有丧失斗气,就是感觉挺没有面子的。”  阳阳说:“在你的亲生妈妈面前,还争的什么面子。”说着,还扭头笑了一下:“这个妈妈你早晚是要认的。只不过现在赵彤彤和万元虎给你留了时间而已。现在即使不

认,你也是她的儿子,这是事实。”

我听了她的这句话,就说道:“不会的,我不会认的!”  阳阳就又笑了一下,然后,也就开车不再说什么了。到了代理点以后,我让她去办公室坐会儿喝杯茶,她说也没有什么事,在这里还影响我工作,让我晚上的时候去

她家,然后就走了。

回到办公室里以后,我坐在椅子上,伸直了上身,还把手放在胸膛上使劲的往下捋了几下,这才倒了杯茶水慢慢地饮着。  现在我在想,这个代理点有潘卓婷管理,已经是游刃有余,加工车间搞起来以后,我就去那边,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现在能够松口气的是,搞这个项目没有资金的压力,所有的投资都会有总公司那边来完成,可是,如果搞电子公司,听汪总说是需要一大笔资金的,当然阳阳大包大揽的说可以用她的钱,算是投资了。可是,那样

的话,身上还是有压力的,因为毕竟不是自己的钱,阳阳家的钱也不是像叶子一样刮来的。

就在我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大林来了。他进门后就问我:“你还在这里坐着喝茶,快去补轮胎。你的车又被捅破了。”

“又被捅了?你什么时候看到的?”  “看到好长时间了,我过来找过你,怕你开车出去,再出了事故。可是,潘卓婷说你去机场送客人了,一直担心你开车出去,就过来看看你回来了没有。你感觉是谁干

的?”

“我看那两个看大门的人不地道,像是他们干的。”我说。

“那倒不一定。有人买通了他们,放人进来也是有可能的。”大林想了一下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人赃俱获。”

“什么办法?”我问道。

“这样,我们先去光明正大的换轮胎,然后,你开着车出去转一遭,再把车放到原来的地方。我估计晚上还会有人来捅的。”大林说。  多亏了昨天从齐阿姨家回来的时候,把修好的轮胎拉了回来,不然今天还没有换的了。在换轮胎的时候,我又注意了一下大门口的那两个保安,他们还是那样,抱着

膀子站在那里观望着。我就问大林:“把车重新放这里不是还要被扎破?谁因为一个轮胎,在这里盯一夜?你见过做贼的告诉过谁什么时候去他家偷东西的?”

“我自有办法,既让他们扎不了轮胎,还能把他们抓住。”于是,在换完轮胎后,大林说:“你开车出去吧,等会儿记着再放这里就行。”  于是,我们怕让门口的保安怀疑我们是在商量什么措施,就开车走了,大林也去改大门的那里去了。他告诉我明天就能完工,以后再把车放到那边就行了。我让他不

要忘了去几个人把一楼的浴室改造一下,他说没忘。  为了配合大林的计划,我开车出来沿着马路找到那个补轮胎的,然后把轮胎放在那里就回来了,我把车停在代理点门前,就下车回到了办公室。经过大林这一提醒,我感到就是那辆跟踪我的车买通了那两个保安干的。他们在外面没有找到下手的地方,于是,就用了这一招。如果不把他们抓住,下一步往我车上放炸弹都有可能。不除

掉他们,我始终都会处在危险当中。这可真是防不胜防。

潘卓婷跟随着我进了办公室:“赵有财,我姑父他们都走了?”

“走了。”早晨我去机场的时候告诉过她,说是去机场去送赵彤彤和万元虎。

“你跟他们相认了?”潘卓婷坐我对面,看着我问道。

我说:“我怎么会跟他们相认?”

“没有叫声妈妈,也没有叫一声爸爸?他们可是你的亲生父母呀?身上流着同样的血脉,你为什么还真的不相认?”她问我。  我不愿意再回答这个问题,就说道:“我又不是没有爸妈,你以后不要再问这个问题了好不好?”我明显的生气和不耐烦的说。这两天被这个问题都快弄得烦死了,她

还问这问那的。

她就低了下头,说:“好了,你别心烦了,以后我不问了还不行吗?”不过,她还是问道:“加工车间还搞不搞了?”

“当然要搞了,赵彤彤回去就立即安排。我们等着就是了。”我对她说。  潘卓婷的眼前就充满了遐想:“赵有财,那以后我们的生意就火爆起来了,有生产车间,那就要招收一批工人,你可就真是大老板了。对了,我们的代理点也应该改名

字了,就叫鞋业公司销售部。原来的这个代理点不伦不类的,喊出去人家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嗯,改成销售部,完全合情合理,名正言顺的,那你就是部长。”我说道。

“我可不能当部长,小葛挺合适的。她有开拓精神,也有和客户打交道的能力,有口才,有智慧,从销售业绩就能看得出来。”她说。  “你说的这些特点她都有,可是总的感觉她不够稳重,也缺少领导才能。还是你当比较合适。”看到她还要说什么,我就又道:“你就不用谦虚,如果改成销售部,就要

你当部长。”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很神秘的问我:“赵有财,你现在身份不一般了,跟阳阳可以说是门当户对了,你可以向她发起进攻了,不过,也不要紧,即使你不追她,她也会追你的。现在看起来,不但门当户对,还是郎才女貌那。”

肉罢不能

肉罢不能第二集

“到底什么事?那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和你过不去,老同学,你就不能跟我说么?”罗慧敏笑笑的眼神看得让他发怵,任君飞现在才发现自己性格里有多么大的一个短板,那就是女人面前头脑易发热,说话一点也不严谨。

“哦,你是要知道什么事才肯帮我的吧!我说是生孩子呢,你相信不?”经过电话这么一出,罗慧敏的心思又变了,这人真带厌,还是和原来一样,嘴巴一套,心里想的又一套。

“慧敏开玩笑了,我不再问就是!”任君飞讪讪地陪着笑。谁看不起我老任都可以,但就是眼前这位不行,欠人家的太多了。

“我住哪儿?”任君飞看了看,旁边还有盘旋的钛金属楼梯,敢情这是一栋复式楼啊!

“你住一楼。那有个客房,看到了没,其实帮我也就几天,等那货一出手,你便可以走了!”罗慧敏伸手一指,任君飞急问:“什么货?”

“不该问的就别问!”罗慧敏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拍了拍嘴,又说:“早点睡,明天一早我叫你!”说完起身上楼了。上楼的时候,罗慧敏似乎精神了许多,臻首高抬,如果不是听到哒哒那富有韵律的节奏声,任君飞只怀疑是自己眼花了,一个流动的大S符号从字母表里跳出来,然后慢慢地消失在二楼之中。慧敏啊,还说你大学时唯一爱的就是我,都是玩我的吧!

虽然是客房,但里面的装饰却很讲究,干净舒适还冒着淡淡的香气,这种香气罗慧敏身上也有,敢情她平时也是住在客房里啊,这样香!

躺在床上,任君飞撇撇嘴,又用手打了几下,心想我这是犯那门子贱啊,拿了钱走人就是了,人家又不领情,干嘛硬撑英雄呢!转念又想,林倩的情况也很好,且有洁妮照顾着,单位那边石结中会帮自己请假,与其在那个死气沉沉的单位里受闷气,还不如在省城呆上几天,陪这个美女同学见见世面呢。

好是宝物栏目的主持人,肯定有很多宝物交易的路子,自己还不是有一箱古画么!这才是任君飞考虑问题的关键。

你说,她现在躺在床上,会不会和我一样地在煎烙饼呢!

遥远的凤阳县长室里,刚刚叭到桌上眯了一会儿的莫乔恩便让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

“朝晖主任,不会吧,才去县委办几天,他任君飞有那么大的胆子?”

“是啊,我也不相信,但是李小露乡长也这么说了,我想石局长的话有些推敲,但是一个女乡长的话总不能不信了吧!这趟差,李主任派他去,事后我才知道,可是还是迟了,最终造成了这样严重的失误,罪过在我啊!小任啊,我就说太年轻了,和马书记一样,经不住美色的诱惑啊!”

“哦,这是你县委办的事,你是主任,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只要求一点,消息绝对不能外传!”莫乔恩恨恨的挂了电话,节骨眼上,他给我整这等丑事,丢人呐!

莫书记还是年轻啊,胡朝晖满意地挂了电话,他知道该怎么做了,莫书记还是护犊子啊!要不先打这个电话,险些要把未来的主要领导该得罪了。

罗慧敏其实也和任君飞一样的辗转反侧,认出任君飞的第一眼时她就流泪了,只不过那时泪流到心里,这个时候是流在脸上。

才几年时间的分别,再次重逢却是这样的尴尬和傍徨,他还是原来那个他,而自己呢,再不是从前的那个自己了!

要不是他那么冷酷,要不是他那么绝情,自己会变成现在这样吗?看似风光无限,内心空虚无比,一切都是拜他所赐,我恨他!

天渐渐亮了!一个小时后,罗慧敏打扮停当,下了楼。

“走吧,要迟到了”。

任君飞连忙去外面,但是还没走到门口就被罗慧敏叫住了:“这边,去地下车库,你去干什么,你那破别克我早就安排人去修了!”

任君飞很是无趣地退了回来,老同学啊老同学,你还是那么优势,从来不用征求我的意见,这让我情何以堪呢!

到了地下车库,任君飞才知道罗慧敏有多奢华,整个地下一层全是车库,四个分隔区停着四辆车,一辆q7,一辆宝马7系,一辆奔驰e级轿跑,最里面一辆是沃尔沃x90,一时间任君飞愣住了。

“钥匙”。看到任君飞愣愣的样子,罗慧敏伸手将车钥匙扔向了他。

任君飞忙接过钥匙,一看是最里面的沃尔沃x90,立刻跑了过去,进车后,发动汽车,心里想,这感觉,确实是比别克商务强多了。

车稳稳停在了罗慧敏面前,但是罗慧敏并没有上车,当任君飞看向她时,只听这女人说道:“你会不会做司机,下车,开门啊”。

哎呦,任君飞那叫一个气啊,我靠,你还真拿我当司机了,算了,好男不和女斗,于是停好车,绕到车那边,小心的为罗慧敏拉开车门,将其送进去,然后又轻轻关上车门,绕过车头回到自己驾驶位上,这才启动汽车开出了地下车库。

任君飞知道电视台的位置,所以自顾自的向前开,但是走到一个路口等红灯时,罗慧敏说道:“前面路口右拐”。

“右拐是单行线,”。任君飞好心劝说道。

“让你右拐就右拐,我发现你怎么那么多废话”。罗慧敏不耐烦的说道。

任君飞真想下车走人,过去莫乔恩也这么使唤过自己,不过人家那口气相当婉转,没有你这么直接啊。

好吧,看在钱的份上,我听你的,于是右拐,走了不大一会,果然是堵了,此时又听罗慧敏吩咐道:“前面靠边停,去路边的那家黑森林蛋糕店买一块轻乳酪蛋糕,要椭圆形的那种,再来一杯咖啡,不要放糖,带走”。

此时,任君飞已经被指挥的没脾气了,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还椭圆形的,饿你几天,什么形状的都吃了,但是人家是老板,伸手递过来一百元钱,任君飞乖乖靠边停车去买东西了。

本来十分钟可以到单位的路程,这么一绕,四十分钟才到单位,任君飞将车开到地下车库,一直开到电梯旁,迅速的下车打开车门,这一次罗慧敏没再说话,倒像是对任君飞学的这么快表示满意。

“给我你的电话号码,不要走远,我有事要出去的话,必须十分钟到位”。罗慧敏下车前说道。

任君飞点点头,将车停到了停车位,然后坐在车里,一会的功夫饿的实在是受不了啦,出了地下车库到街上买点东西吃。

可是刚刚叫了一碗馄饨,还没开始吃呢,罗慧敏的电话打了过来,要出去,任君飞那个气啊,但是也没办法,总不能把馄饨带走车上吃吧。

好歹走的不算远,罗慧敏走出电梯时,他已经把车开到了电梯口,打开车门让罗慧敏上了车。

“去四季酒店”。罗慧敏吩咐道。

任君飞答应了一声,然后开车去往四季酒店方向,但是心里却在想,大白天的就去四季酒店开房吗?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罗慧敏,发现她眉头紧锁,好像是很不开心的样子。

“待会,你和我一起进去”。罗慧敏好像是知道任君飞在看她似得,目光看着别处,但是却吩咐道。

“明白”。

但是,到了地方,任君飞才知道,来这里不是为了开房,而是在楼下的咖啡厅约了人,而且是个老头子,虽然任君飞和她一起进去的,但是按照她的吩咐,只是怕见面对象对她不利,一旦有人对她不利,立刻报警。

罗慧敏坐在了老头对面,任君飞则是选择了一个其他的位置,但是可以清楚的听到二人的谈话,不听不要紧,这一听,任君飞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已经被这个女人拽上了船,没想到自己这次算是彻底下不来了。

“如果早可以这么见面,又何必呢?”和罗慧敏见面的老男人说道。

“我们该说的事情早就说清楚了,你还想怎么样,我的条件也很简单,是你自己太贪心了,不然的话,我们会合作的很愉快”。罗慧敏不甘示弱的说道。

任君飞心想,这怎么听着像是仇人在谈判啊,难道昨晚的事和这个老男人有关系,但是接下来听到的事情让他感到浑身发冷。

人人都有好奇心,但是知道的太多绝不是好事,任君飞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个道理。

“可是,那些东西本来是不属于你的,你拿到手里就不嫌烫手?”男人问道。

“好像那些东西是属于你的一样,你还不是一样,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了,就真的会没人知道吗,这事早晚会漏出去,说不定现在就漏出去了,谁能想到德高望重的文物专家是个造假高手,谁又能想到博物馆的那些字画早就被你以赝品掉包了呢……”

“住嘴,罗慧敏,我们合作归合作,不合作了,也有情谊在吧,你我一起也有几年了,要是没有我,你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为了那些身外之物翻脸,是不是过分了?”老男人说道。

听到这里,任君飞猛然间想起,怪不得这个男人看起来那么面熟呢,好像是在电视上见过这个男人,是一个文物鉴定专家,每次都参加罗慧敏主持的鉴宝风云节目,只是任君飞没有记住这个人叫什么,他只顾着**罗慧敏这个美丽的主持人了。

肉罢不能

肉罢不能第三集

叶蓁这一出让怀郡王老太妃也不知道说什么,捡个儿子来养,叶丫头还是天真,睡了一觉起来忽然担心会不会叶蓁这个丫头和世子有点首尾什么的。

突然冒出一个儿子,前一阵翎哥儿可是和叶丫头一起出入,现在是有事,可,但又和靖康侯老太君一样觉得要是真的有首尾也不会成这样。

就没再想,想捡个儿子养也不是不可能。

没有再管。

叶蓁听到祖母派来的人说的话,还是我行我素,回了祖母一句,她想养个儿子玩玩就自顾的办了满月。

没有人去也没关系。

萧菁菁还是去了,也有人去,叶蓁已经满足。

但靖康侯老太君就气了,气得宣布不再管她,可见是气得狠了,要知道之前那么多事都没有真的不管,让人都不要再管叶蓁,这次却。

叶蓁听了松了口气,她本来就不希望祖母管她,高兴得放飞自我了。

靖康侯老太君一看更是气。

*

东宫,太子妃有身子的事也是瞒到了生产之前,宫外还有一些人才知道,慢慢传开,之前都没有人知道。

这些人得知后都有点不敢相信,也有些不可思议,都想到太子妃娘娘不是伤了身体怀不上了吗。

怎么又怀上,还要生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漏出来,她们都以为太子妃怀不上了,太子殿下只能得庶子,要知道身体伤了要是那么容易怀上还说什么。

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是怎么治好的——

而太子妃有孕太子妃的娘家是最不相信的。

太子妃的祖母还有娘几人,就要入宫,问清楚是个什么回事,可是太子妃不见她们,她们给予期待的丫头没有动静。

太子妃直接让人把她们赶走了,她们想闹也没用,想去找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不见她们。

她们只能等于。

后悔也没用了,还以为送入宫的能怀上,偏是她们都放弃了也得罪了的太子妃有了动静,还要生了,她们捶足顿胸也没用,要想重新和太子妃把关系弄好是不可能的,这几个月她们不是没有入过宫还有宫宴,太子妃好像都以身体不适没有参加,难怪。

她们当时也不关心,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为什么,太子妃是不想让人知道她有身子。

不想她们看出来。

太子妃太奸诈了,太可恨,她们想着办法,其余的人也想到宫宴的时候。

一个个恍然若悟,但还是不知道太子妃娘娘怎么怀上的,知道皇上太子还有太后娘娘肯定知道,要不是有太后娘娘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有身子不会瞒这么久。

太后娘娘陛下太子殿下一定知道太子妃娘娘怎么怀上的。

不知道太子妃娘娘会生下一位什么,不会又是郡主吧。

就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秦王妃薜氏还有宜妃几个不满嫉妒要做什么,太子妃就发动了。

一下子就生产,太医们准备到位,大家都盯着东宫,太子妃生得还算顺利,还以为会有好消息,没想到生下来的是个死胎。

这个孩子早就死在太子妃娘娘的肚子里了。

应该是在生之前不久,一生下来就死的,接生的嬷嬷等都吓到了,什么也想不起来。

也抱不住,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说话,都看到了。

生的时候接生的嬷嬷期实就有点感觉,她们接生过多少,怎么会感觉不出来,生之前太医也觉得不对,提起过,太后娘娘让人先不管,太子妃是听不得什么的,先生下来再说。

有什么等到生下来再打算也不迟。

想是这样想,待到太子妃真的生下来,太后娘娘只扫了一眼,就厌恶,挥手不想听,也不想再看,她在外面守着,也不想再守,太子阴冷了目光,太子妃!

太后发现,想劝太子一句,可是张了几下嘴,都一个字没有说出来,让她说什么,和太子说没关系?

也不看下太子妃弄出了什么,一个死胎,也不知道她造了什么孽,要不然怎么会生死胎,让人送出去找地方埋了,不要再让人看到,太子妃纯粹的丢皇室的脸,这个死胎倒是儿子,太子妃太子的儿子,大家期望的,可是不是这样死了的。

太子妃就不该怀这一胎,怀的什么,自己不知道怎么得来,怀到现在生下来,简直是让人生气。

太后娘娘后悔让太子妃生了,她相信皇帝还有太子都差不多。

太子妃直接疯了。

熙和帝没有出现,听了母后派来的人说的黑了脸,事情先是封锁住的,没有让人传出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