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史

英国史
  • 主演:西蒙·沙玛
  • 导演:Liz Hartford,Tim Kir
  • 地区:英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0
章节内容简介:   1 Beginnings(3100 B.C.——1000 A.D.)   (本片在时间上横越了4000年从铁器时代直至今日。)   古代英国是一个兴旺的地区,罗马人称它是一个声望和财富聚集的地方。当时很多英国酋长已经并接受了罗马式的规则并采取了罗马人的生活方式。Hadrian墙的建成标志着省在英国的出现。   在罗马帝国灭亡400之后,它的统一的梦想却流传了下来。Alfred公然向伪王国挑战,并且把海盗从王国的土地上赶走,最终一个王国被诺曼人征服了。   2 Conquest(1000——1087)   九个小时的战役(the Battle of Hastings)之后,一切都改变了,诺曼人取代了盎鲁——萨克逊人,英国从此走上另一条道路。   当法国人到来时,Harold解除了他哥哥Tostig的武装。他率领他的最后的部队向南冲锋了187英里。最后他在Sen

英国史第一集

因为宋柏岩一大早上就发浪,于是原本说好的上午出去逛逛就取消了。

薛千千根本就不乐意跟他一块儿,看见他就躲,后来干脆躲房间里看电视,不出来了。

“五爷,不出去了啊?”苏铭还挺遗憾的。

宋柏岩糟心的不行了,苏铭这直接就撞枪口上了,“我们是来出差的,你就想着玩?”

苏铭:“……”

不是您要带薛小姐游山玩水的吗?苏铭猜到两人大概是吵架了,硬着头皮道:“五爷,我爸跟我说过,男人该不要脸的时候就得不要脸。按照您这条件,您要是再放低身段求好,薛小姐就是铁石心肠也肯定

被你感动。”

宋柏岩:“……”

五爷深深地觉得自己这些年真的是白混了,白背了一个花花公子的头衔,结果连喜欢的女人都追不到手。

你说丢不丢人?

朝苏铭勾勾手指头,“你给我说说,就算不要脸了,怎么才能把薛小姐追到手?”

苏铭瞬间觉得自己被五爷重用了,神情严肃起来:“五爷,办法我是有的,不过我得先问您一个问题。”

宋柏岩:“问。”

苏铭:“您是只想跟薛小姐上床啪啪呢,还是想跟她……”

没等苏铭说完宋柏岩就直接打断:“你脑子里就装的全是废料是吧?薛小姐是我准备娶来当老婆的,明白了吗?”

苏铭赶紧点头:“明白了明白了,那五爷,这就得您拿出您的诚意来了。”

宋柏岩:“废话,我要没诚意,我追她这大半年?”

一不小心苏铭又被真相了,心说您都追了大半年了啊,看来情路够坎坷的呢。

“五爷,为了薛小姐,您真的可以豁出去脸吗?”苏铭严肃的问。

宋柏岩被他看得有点虚:“……能留着,当然还是要留着的……好。”苏铭的想象力已经飞出天际了,“只要您不要脸,我这的办法可多了。薛小姐现在不见您,你去她房间外面唱歌啊,给她开派对啊,您不是有钱吗,请这里的工作人员编排

一支舞调给她看啊,还有还有……”

宋柏岩俊脸漆黑:“还有你可以滚蛋了!”

苏铭赶紧闭嘴,瞬间怂了:“您,您觉得都……都不好使吗?”

宋柏岩的表情可嫌弃了:“你可以去当偶像剧的编剧,在我身边真是屈才了,给爷麻利的滚蛋。”

苏铭怂兮兮地滚了。

今天天气格外热,宋柏岩穿了套短袖短裤。

他看了看外面,想了想,去找了经理。

一个小时后,宋柏岩端着一只托盘敲响了薛千千房间的门。

“谁?”薛千千在里面问。

“我是小王啊薛小姐。”这里的经理站在宋柏岩身边老实道。

薛千千一开门,宋柏岩当机立断塞进去一条腿。

小王功成身退。

薛千千:“……”

宋柏岩看着特别的成熟优雅,“千千,知道你喜欢吃沙拉,我亲自做的,还榨了果汁。”

薛千千抄着手挡着门,就是不让他进。

“你这丫头。”宋柏岩笑着道:“你喜不喜欢我无所谓,我怎样都可以,但不能不让我对你好。”

薛千千听得眉头一动,然后侧身,让宋柏岩进了屋。

见薛千千在看电视,宋柏岩就把托盘放在茶几上,走到落地窗前把自己窝进了懒人沙发里,掏出手机道:“你接着看,不用管我。”

然后自己玩起手机来了。

薛千千完全不懂他在搞什么鬼,也不管他,抱着玻璃碗吃起沙拉。

这边的蔬菜水果都是当地特产,宋柏岩弄的这盘是店里早上刚买来的,叶子都是新鲜的,薛千千吃得很满足。

她在追一部国外的电视剧,属于西方玄幻,拍了好多年了。

看到男主角和女主角滚床单,薛千千啧啧摇头:“老外就是敢拍啊,这样也行?”

宋柏岩耸肩:“也许人家追求的人权就是跟无拘无束,就像山里野生也长的兽类?不懂。”

薛千千转头看了看那人,明明比喻的挺形象,还假惺惺地来句不懂。

口是心非的男人!

薛千千继续看电视,这一季最后一集,下一季得等明年。

盼了很久的剧,结果最后一部分她就没有看进去,连最后的高燃场景都没能让她嗨起来。

宋柏岩倒是看得起劲了,还一边惋惜:“完了,这条龙要变异了。”

薛千千没好气的按了暂停,“你能回你房间去看吗?”

落地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天,狂风大作,连窗户都被吹得发出咔咔的声响。

宋柏岩看了看手机上的当地天气预报,明明是晴天啊?

北方到了春天风也大,但是北方的风跟这边也不一样。

可能南方的树多吧,外面那些树木被风吹得颠来倒去,视觉想过特别明显。

“刮风了。”宋柏岩随口叮嘱薛千千:“老老实实在房间呆着,别乱跑……幸好今天没出门。”

薛千千也觉得外面的风真的挺大的,有些吓人。

这时这家店的老板亲自过来了,说有台风突袭,让他们在房间里休息,千万不要出门。

宋柏岩赶紧上网查看,发现就在十分钟前,气象台官博确实发布了一条关于台风的微博,台风登陆的地点好死不死的,离这里不远。

老板还挺镇定的,让他们不要担心,只要不出门就绝对没事。

很快又下起雨来。

雨很大,被风吹得砸在窗户上,噼噼啪啪的,听得人心惊肉跳。

天已经暗下来,薛千千眼睁睁看见院子里一颗树被拦腰折断。

宋柏岩把窗户边的懒人沙发挪了位置,不忘叮嘱薛千千:“不要靠近窗户,这玻璃赶紧随时都会碎。”

谁知他话音刚落,哗啦一声,落地窗真的碎了。

薛千千第一次感受到台风的暴击,她连叫都没办法叫出来,身子直接被吹得完全站不住。

“去我房间。”宋柏岩一手搂住了她的腰。

“我的行、行李。”

“不要管行李了。”

风卷着雨水冲进来,薛千千和宋柏岩身上眨眼就湿透,薛千千只来得及拿她的手机。奇怪的是别的房间都安安静静的,宋柏岩房间的窗户也安然无恙。

英国史

英国史第二集

第四百九十六章 炼制六品丹药

“宋武皇,此事也不怨鲁林,只是有人从中挑拨。”吴悔走到宋明身边,神色间并没有像其他人一般面露恭敬,口气淡淡的说道,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黑虎。

此时的黑虎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目光这的惧意无以加复,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与宋明有关系。

“恩?就是你得罪了吴丹皇吗?”宋明脸色冰冷,看向跪倒地上的黑虎。

听到对方一口一个丹皇的叫着,黑虎的心脏都忍不住要跳了出来,以他的身份哪里敢得罪一名丹皇,就算是一名三品丹药师,自己都要客气有加。

“晚辈……晚辈……”黑虎心中郁闷,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若是宋明真的认定那青年是一名丹皇,那么自己就算是有一万条命也没了。不过在黑虎的心中还是认定对方不可能是一名六品丹皇。这种层次的丹药师的地位可是堪比武帝层次,如何出现在一个看似如此年轻的青年身上。

“呵呵,宋武皇,吴某知道这坊市是你发起的,吴某在这里卖丹,也是遵循这里的规矩。”吴悔呵呵一笑道,从一旁桌子上,拿起那块写有预定丹药的牌子。

“吴某写着这牌子,可以预定丹药,这黑虎却强买我丹药,还说我欺诈,我倒是想要宋武皇评一评理。”吴悔说道,语气中丝毫没有火气,仿佛就是按着规矩做事。

“是这样吗?”宋明目光看向黑虎,神色一片威严。

“是,小人看到他拿不出丹药,害怕被骗。所以才去找鲁林队长出面。”黑虎声音颤抖的说道,到了此时他不敢再隐瞒,把鲁林也抬了出来。

“鲁林!”宋明的目光转向不远处受伤颇重的鲁林,大手一张,鲁林已经被摄到宋明的身边。

“你怎么知道吴悔不是丹药师的?”宋明语气不善的问道。

“他……他没有丹炉,而且没有激发出火灵让在下判断,在下……”此时的鲁林脸色苍白,嘴角一丝血迹溢出,也顾不得擦拭,向宋明跪倒在地,恭敬的回答道。

“就凭你,有资格吗?!”宋明冷冷的打断鲁林的话,手一挥,鲁林的身体再次飞了出去。

“好了,宋兄,先办正事要紧!”这时候,蓝素清走了过来,出声说道。

蓝素清现在最为关心的是六品疗伤丹药,虽然她看到吴悔激发了六级灵火,不过要炼制成丹药,蓝素清的心中也是一片忐忑。

“对了,吴丹皇,这是在下收集的一座丹皇炉,可以来炼制六品丹药,你看怎么样?”宋明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座古朴的丹炉,丹炉上云烟缭绕,散发出一股洪荒气息。

“这丹炉不错!”吴悔点了点头,想到了自己曾经收集到了丹帝炉,那可是能够炼制七品丹药的丹炉,可惜的是在自己的一次自爆中直接化为虚无。看来以后再使用自爆时,一定要慎重,不仅修为实力恢复的缓慢不说,收集的物资也是消散一空。这自爆技能也只能够在生死存亡之际使用,而且还要提前分化出神魂,用来凝聚身体。

吴悔接过丹炉,直接放在这街道之上,手掌一翻,一抹灵动的火灵浮现而出。

火灵出现时,宋明的眼中爆发出一片神采,之前宋明不是没有怀疑过吴悔,对方太过年轻,而且宋明能够察觉出对方的修为必然不超过武王层次,未达武王的六品丹皇,宋明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因为蓝素清的缘故,宋明还是把吴悔当作了六品丹皇看待,现在对方真正的激发出六级灵火,宋明的心中震撼的同时,也是暗地庆幸,幸亏自己之前一直对他客气有加,六品丹皇已经能够炼制是对于武皇层次有用的丹药来,这种人物万万不能够得罪。

在吴悔激发灵火之时,宋明与蓝素清两人对视一眼,身上的气势同时升腾,一抹神识屏障隔开了众人。屏障之中只有吴悔,宋明与蓝素清三人。

丹皇炼丹非同小可,其波动必然能够引来其他大能。宋明与蓝素清都有着私心。这片坊市他们两人都参与其中,从中获益极大。若是这里再有一位丹皇坐镇,几日之后,这片坊市必然规模再次扩大,他们两人收获更多,自然不能够让其他大能来抢人。

吴悔却是不理会他人,手中取出之前炼制六品疗伤丹的药草,正式开始了炼制丹药。

这是吴悔第一次炼制六品丹药,虽然疗伤丹在丹药中属于比较低级的丹药,不过吴悔也是脸色凝重,拿出了自己最强的状态。

炼丹第一步,起火!

激发火灵后,吴悔把火灵注入到丹炉中,丹炉中的温度迅速升高,原本云烟缭绕的丹炉,微微泛出了红光。

起火之后,就是逐次提炼药草精华,这六品疗伤丹的药草也有近百株左右。这百株药草的都是六级药草。这种药草只有火灵达到了六级以上才能够提炼。

吴悔激发的灵火,蕴含着五行之力,又带着一丝的虚无之力,提炼药草的速度极为快速。几乎在不到一个时辰内,近百株的药草全部进入到丹炉中,化为了药草精华。

一旁的宋明与蓝素清的脸色随着吴悔的一步步炼制,变得越发的震惊。他们两个人都是武皇层次,也曾经见过其他的六品丹皇炼制丹药,可是其他丹皇炼制的时候小心翼翼,要提炼百株六级药草,起码需要半天时间,哪里会像现在一般,这吴悔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都已经炼制完成。

吴悔却不知道两个人的想法,此时的他沉浸在自己的炼丹过程中。

提炼六级药草,需要消耗大量的火武气,吴悔体内没有了五行珠的支持,偏偏凝聚了虚无之体。五行诀的运转也比以前提升了十倍不止。吴悔现在炼制六品丹药完全不用担心火武气的消耗。其提炼药草的速度无比,体内的武气也是始终保持在巅峰状态。

提炼完药草精华,吴悔开始了凝聚丹药雏形。

这也是炼丹过程中最为重要的一步。吴悔利用五行炼丹手法,按着五行相生融合精华,六级药草精华虽然蕴含着巨大的能量,不过也不超脱五行属性,虽然有的药草精华不只是一种属性。吴悔却能够寻找到它们之间最好的融合步骤。每两种的药草精华融合都恰到好处。吴悔现在炼制丹药,已经有了一种本能,他能够自然而然这找到药草间最佳的组合方式。

丹炉中,药草精华溶液越来越小,一颗颗的丹药雏形在丹炉中形成。

时间再次过了一个时辰,丹皇炉上方,一缕淡淡的丹气缓缓浮现。

“出丹气了,这……真的要成丹了!”宋明与蓝素清两个人面面相觑,难掩心中震惊。

丹气形成说明丹炉中的丹药雏形已经形成。只要温养一段时间就能够真正的出丹。这已经代表着眼前名叫吴悔的青年真的是能够炼制六品丹药的丹皇。这种丹药师的身份比他们这些武皇强者还要高。能够结交一名六品丹皇对于他们可以说是莫大的机缘,两个人的眼中都是爆射出精光,脸色涨红,满是激动。

……

在宋明与蓝素清的神识屏障外,鲁林与黑虎几个人都在焦急的等待。他们之前被宋明呵斥,不敢反驳一句,他们知道若是那叫吴悔的青年真的是六品丹皇,那么杀了他们也不为过。六品丹皇就算是武皇强者也不敢得罪,他们只是武者武师,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他们隐隐不相信那个吴悔真的是六品丹皇,六品丹皇什么身份,在武气大陆中的地位可是相当与武帝层次。要成为六品丹皇层次,修为最低也要达到武王层次,他们可不相信那个看似只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会是武王强者,就算那上古圣族中也没有这样的天才人物。

“鲁林大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黑虎脸色焦虑,终于忍不住就要离开。

“哼!黑虎,这时想走,你走的了吗?”鲁林脸色苍白,刚才受到的伤势颇重,此时挡在黑虎的面前,脸色冰冷的说道。

“鲁林,难道你也相信那吴悔是六品丹皇,你见过有这么年轻的丹皇吗?”黑虎的脸色也是变的难看起来,语气也不客气的说道。

“我没见过,不过宋大人说他是丹皇就是丹皇,就诬陷了一名丹皇大人,等宋大人出来,再做决定。”鲁林丝毫不让步,几名管理员也是聚集过来,把黑虎围住。

“疯子,你们都是疯子。被一个年轻小辈骗了,那人若真是丹皇,我黑虎不用你们动手,自行了断。”黑虎哇哇大叫,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在这片区域中,已经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说是出现了一名六品丹皇,不过更多的则是传出坊市的主人宋明被一个看似二十岁左右的青年骗了。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丹皇这本身就令人极为不信服,偏偏那宋明还对那青年客气有加,让更多人好奇那个青年究竟有什么本事骗过的武皇宋明。

英国史

英国史第三集

战阳很欣赏阮萌萌这种将公事摆在第一位的态度,他点头:“好,那我们安排一下,下个星期一我们召开董事局会议。萌萌,这是你第一次以正式身份参加董事会,好好表现。”

阮萌萌勾唇,难得露出笑容:“爸爸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战阳叮嘱完阮萌萌,便上楼去了,从头到尾似乎都忘了还眼巴巴等在他身后的战嘉儿。

看到爸爸如此无视自己,战嘉儿黑白分明的眼底逐渐晕上一层恨意。

但是下一秒,她就立刻想到妈妈告诉过自己的话。

爸爸脑子里长了个瘤子,他活不了多久了。

爸爸手里还有31%的烽火集团股份,她不能让所有股份都落入阮萌萌手里,一定要好好表现,让爸爸看中自己!

战嘉儿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不论遭受多少苦难,她都能强撑着站起来。

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说得大概就是她这样的。

只要一想到自己每天辛苦吞食金涎蛊的屈辱,战嘉儿就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挫折和屈辱是承受不住的。

她狠狠瞪了眼阮萌萌,就控制轮椅,朝着战阳的身影追了上去。

“真傻……”看到战嘉儿追逐战阳的身影,阮萌萌摇头。

去追吧,战嘉儿要是以为她得到了战阳的认可,就能将一切握在手里,那就尽管去吧。

只要,她不担心,最后都是镜花水月、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话。

*

楼上书房,战阳进去没一会儿,门便被敲响了。

“进来。”他低着头察看文件,连眼都没抬。

书房门打开又关上,电动轮椅开在铺了厚厚地毯的地板上,几乎静音。

“爸爸……”等了许久不见男人抬头,战嘉儿轻唤,忍不住提示战阳,自己已经进来了。

战阳似乎不悦被人打断,他抬起深邃狭长的眸子,瞥了眼战嘉儿:“你来了。有事吗,嘉儿?”

这些日子战嘉儿表现良好,不再动不动就柔弱无助的哭,不再动不动就要爸爸哥哥抱,倒是让战阳对她的观感稍稍好转了几分。

安乐无忧之时,他可以纵容她的娇气。

但现在,在他所剩的时日无多,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好好筹谋后事的时候,他实在没有心情去顾忌一个小公主的心态。

“爸爸,我……我想参加下个星期一的董事会。”

“你?”战阳漫不经心的眼神终于在战嘉儿脸上定格。

这是从战嘉儿进了房间以后,他第一次正眼看她。

“你,以什么身份?”

“以……”战嘉儿想说以你女儿的身份,可是她看到战阳眼底冷冷的审视,不由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

战嘉儿滚了滚喉咙,说:“我以股东的身份……妈妈手里还有烽火集团10%的股份,我可以……”

“秀慧已经把股权转给你并且做了公正了?”战阳直接问出关键点,并且看向战嘉儿的眼神,已经比之前多了几许郑重。

这个最近一直被他忽视的孩子,似乎也不是完全无用的。

然而,下一秒,战嘉儿却露出可惜的神情:“还没有……妈妈只是说过会给我,可是来不及去办。”

“既然这样,那就不用多说了。什么时候你妈妈把股份给你,你什么时候再去董事会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