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循环

恐怖循环
  • 主演:阿萨·巴特菲尔德,埃迪·马森,罗伯特·英格兰德,凯特·弗利特伍德,瑞安·盖奇,安吉拉·格里芬,IolaEvans,卡罗琳·朗奎,
  • 导演:托比·米金斯
  • 地区:英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一个穷困的大学肄业生为了12万5千美元奖金,开始玩一个离奇古怪的1980年代生存题材电脑游戏。随后她被游戏诅咒,面临危险的选择和扭转现实的挑战,并经历了一系列恐怖事件。此时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为了钱而玩游戏,而是为了命。

恐怖循环第一集

类似土匪老道庙里出现这一幕在这数年间实已不算新奇。

而每当一处出现此异状时,每隔一段时间又会再其他地方显出类似的景象。

同样是天地间的花草树木瞬间枯萎,灵气都被一下子抽走。

反反复复,如此异象竟持续了十多年。

……

云霞居。

岩尘正坐在石亭中,两指间捏着一枚棋子,双眉紧拧迟迟没有落下,似在纠结着什么。

近来他这云霞居也怪事连连,园中花草无故枯萎,灵田中寸草不生,就连峰中结界也变得波动不稳,灵气快速流失。

现如今的他修为已到了元婴后期顶峰,冥冥间有所感悟,似预测到了几分天机,然则要再精进一步却是千难万难了。

加之峰中灵气流失,他的修行是愈发艰难了起来。

在石亭中静坐良久,岩尘发出一声长叹,手中的棋子没有落入棋盘,而是被他随意丢到一旁。

就在这时,一道虹光自天外飞来,在石亭外疾驰而下,化为一个人影出现。

走进石亭中,他毕恭毕敬的朝岩尘行了一礼,称道:“弟子拜见师尊。”

来人是个身着青年胖子,正是纪风羽,跟在岩尘身边修行多年,他的境界也到了结丹后期。

“山下的事查清楚了吗?”岩尘看了纪风羽一眼,又收回目光,边问着,又重新摆好了面前的棋盘。

“回禀师尊,弟子在各地走了一趟,发现有不少门派的灵气也在剧烈流失,就连凡间也异象频频,只是……这异象究竟因何出现,弟子尚未调查清楚,其他各势力派出的高手也对此毫无头绪。”

纪风羽整理了下思绪,将此行结果如实禀明。

岩尘静静听着,半晌没有开口。

“师尊,弟子这就接着下山查探,定会将此事原因弄清。”纪风羽迟疑了下,就准备告辞离去。

“不必了,此事无需再查了。”

岩尘却突然挥了挥手,将纪风羽阻止。

纪风羽怔了怔,奇道:“师尊难道不想再调查此异象来源了吗?”

岩尘起身缓缓走出亭外,向天际望了一眼,许久后才轻吐一气,道:“凡事有起必有因,既然我们无法获知异象因何而起,不如静观其变,待时机到来自然知晓其原因。”

“可是……”

纪风羽努了努嘴还想说些什么,见到岩尘神色深邃,到了嘴边的话当即止了下来。

“对了。”岩尘静默良久,忽然话锋一转,问道:“我让你办的另一件事可有进展?”

纪风羽一震,似想起了什么,“师尊说的可是寻找叶前辈下落的事,此事弟子不自不敢忘,只不过叶前辈行踪飘渺,自数百年前无妄圣境封闭后叶前辈曾在修仙界现过一次身,此后便踪迹全无了,弟子倾尽所有关系也始终没有他的消息。”

“已经数百年没有现身了吗?”

岩尘挑了挑眉,脸上忽然多了几分莫名之色。

最后,他挥了挥手,道:“罢了,既找不到那便不找了吧,我当初也只是让你略作打听而已,并未真的想过要掌握他的行踪,只是看近来此景,这天……怕是要变了。”

纪风羽一呆。

二人许久无言。

……

巨浪翻滚,云海纷呈,五色的琉璃神光在空中不断闪现着,散发出无尽的灵压。

然则此神光在盘旋数刻后又很快朝某个方向飞走,转眼间消失不见。

这是苏雪鸢此时在灵浮宗后山竹林中看到的情景。

在她四周,一层淡淡的光幕萦绕着,将她封困在内,不时有道道符文流转而出,隐入其身体。每一道符文映入,苏雪鸢面上都会苍白一分,却始终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林中随着狂风席卷而发出沙沙竹涛声,隐约间似有些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苏雪鸢从半空中的异象收回目光,向脚步声传来之处望去。

那里,一个身着白衣的年轻妇人优雅走来。

苏雪鸢眉间微聚,只看了妇人一眼后即不理会,就在光幕中静静盘坐,面上毫无波澜。

妇人看似步伐极缓,却在几个闪烁间到了此地。她目无表情的望了望光幕中的苏雪鸢,口中传出一道淡淡的话语:“看来这些日子你倒是安分得很。”

苏雪鸢蹙了蹙眉,还是睁开了双目向美妇看去,美眸中透出幽冷:“你既已恢复修为,为何还将我囚禁于此?难道我对于你来说就这般重要么?”

妇人一阵沉默。

这妇人正是灵浮宗大长老白凌仙。

盯着苏雪鸢看了良久,她咯咯笑了一声,道:“若是一般情况下,你对我确实没多大用处的,但如今天地剧变,各处灵气都在流失,而你又是罕见的先天灵体,我自然要把你留下以备万一。”

“你竟知道我是先天灵体!”

苏雪鸢募然神色一寒,从白凌仙眼中看到了冰冷。

“咯咯……若非如此,你觉得我当初凭什么将你救回来?”白凌仙冷冷一笑。

似觉得话已到此也无需再隐瞒,她索性开口道:“当年你从东洲炼狱魔海卷到灵浮岛,我便发现了你是先天体质,可以感悟先天灵气,本来我对此事并不确定,只是暂时把你留在身边观察,直到后来在无妄圣境你能感知到陨魔河中有先天灵气存在,我便愈发肯定了此事。”

“哼!说来也实在可恶得很,本来先天灵气已是唾手可得,加上我多年修为,进阶化神大有把握,不想这道先天灵气竟然被那名灵界轮回者打入叶纯阳那厮体内,让我生生错过此等良机!”

白凌仙恨恨说道。

话落,她双目轻眯的看着苏雪鸢,忽然轻笑一声,“不过也算老天助我,无妄圣境崩塌之后,我原以为你也就此陨落掉了,没想到竟让我在数年前无意中遇到了你,这可真是天大的机缘。”

“是吗?可惜就算你费尽心机将我囚禁在此也无用,如今人界早已没有了先天灵气,连我也没有办法找到一丝。”苏雪鸢神色淡淡,回以讥讽。

此话出口,白凌仙面色明显阴沉了数分。

“哼!就算如今人界已没有了先天灵气,你对我来说也还有些用处的,落到我的手上你便休想再逃!”冷冷说了一声,白凌仙转身便欲离开竹林。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一股莫名的震动从天空中传来,整个山门狂颤不已,万里晴空忽然间乌云密布,凭空显现出夺目至极的七彩虹光,如长虹贯日般往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刹那间地底之下无数灵气冲出,被强行抽取而走,如潮水一般滚滚沸腾。

白凌仙脸色狂变,望了望七彩虹光和灵气汇聚的方向,不知想到什么,竟快速驭其神虹飞遁而走。

光幕中,苏雪鸢也心中一惊,但是低首望了一眼狂震的地面后她则倒吸了一口气,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这股气息是……先天灵气!如今世间拥有此气的只有一人,难道他……”

如此惊变并非只有灵浮宗,此时苍梧仙宗、小雷音寺、乾戌门等各大门派中也纷纷呈现异景,无数修士举首仰望,露出巨大的震惊。

而各派中修为到了元婴中后期的老妖怪则纷纷催起遁光,慌忙不迭的向冲着七彩虹光飞驰的方向追逐而去。

从这壮观的一幕,他们已经隐隐预感到了什么,也大致猜出为何近年来异象不断,说不定此去就会有所答案。

整个修仙界竟因此而轰动!

而七彩虹光自出现后也许久维持不散,当众人沿着此光寻去竟赫然发现来到的是魔渊之地,那虹光的源头就在其中一座幽谷之中。

半空中流光隐现,一个又一个的人影相继出现到此,岩尘、白凌仙、南宫邪等几位元婴后期大修士脸色苍白的望着汇聚在谷中的七彩虹光,内心翻滚不定。

“好强的灵压!”

“这股气息……难道真的有人跨出了那一步?”

“……”

一众修士面面相觑,心中都生出难以置信。

就在所有人都为此震惊之时,谷中一道刺目光虹狂冲而出,隐约可见是一道人影,沐浴在霞光之中有若天神之威。

“身体化灵!”

众人神色惊骇,随着人影现身,他们分明看到对方的身躯在无限的虚幻和实质中变幻着,天地间的灵气也在此时冲他的身体狂注而入,使得他的气息融入八方十极。

与天地浑然一体!

“化神修士!”

“真的有人证道成神了……他会不会就此羽化登仙,飞升而去?”

岩尘深深咽了一口唾沫,心神摇曳不已。

在这等凌家天地自然的灵压之下,纵是他们元婴后期修士也显得无比渺小!

“这人是谁?会不会真的是他?”南宫邪面露惊恐,仿佛自言自语般的问了一句。

此刻他脑海中一个画面不断涌现而出,正是当日在陨魔河时洛倾城将一道先天灵气打入叶纯阳体内的情景,若今日进阶化神的是他,恐怕自己的末日就要来临了。

白凌仙和岩尘哑口无言,因此时灵压太强,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幽谷,自然看不清那飞升至半空之人究竟是谁。

但从这隐隐熟悉的身形中,他们对此人身份实已有了数分肯定。

恐怖循环

恐怖循环第二集

早上,云卿和童溪是被那三个小家伙吵醒的,话说这哥仨醒了之后就在他们的小床上折腾起来了,你摸摸我的脸,我碰碰你的鼻子,嘎嘎笑着,那么开心。

云卿听到他们叽叽咕咕,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早啊,宝贝儿们!”

因为他们的床上装着围栏,所以不用担心他们会掉下来,天骏撅着小屁股爬起来。

“妈妈!”

“恩,妈妈在这里呢!”童溪笑着起身。

云卿叹息一声,“一张嘴就叫妈妈,能叫声爸爸听听吗?儿子,你当爸爸是空气不存在吗?”

天骏看了云卿一眼,哼了一声,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云卿:“……”

云卿一咕噜起身,走到他们的小床旁边。

“来来来,我给你们哥儿几个穿衣服!”

童溪也已经将天麒和天麟的衣服准备好了,云卿给他们三个换好了衣服,将他们一个个抱出来。

“肚子饿不饿?叔叔去给你们准备好吃的!”

天麒摇摇头,迈开小腿就朝着卧室外面走去。

“天麒,你要去哪儿?”

云卿赶紧去追,一把将天麒抱起来,“跟叔叔说,想要去哪儿?”

天麒指着门外,“妈妈!”

人家的意思是要去找妈妈,云卿当然明白,于是笑着说道:“哎呦,才离开你妈一晚上就想妈妈了?我跟你讲,你妈妈昨天给你生了个小妹妹,现在还在医院里面没有回来了,当然了,你爸现在也在医院,陪着你妈妈和小妹妹,所以呢,最近两天,你就跟着叔叔婶婶和爷爷奶奶,知道吗?”

天麒没有做声,可是身子还是往前倾,想要从是云卿的怀中挣脱出来,云卿没办法,只好把天麒放下来。

那个小家伙直接奔出了云卿他们的房间,朝着沈御风跟安小虞的卧室走去。

天麟一看哥哥跑出去了,也迈开小短腿追了出去。

等到小哥俩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一看,床上没人……

天麟跑过去掀开床单,想要看看自己的爸爸妈妈是不是藏在床单下面,结果还是没有。

瞬间,天麟的小嘴撇了撇,想要哭。

话说这样的情况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以前就算是安小虞去上班,那也是跟两个小家伙打好了招呼,告诉他们妈妈去上班,晚上就回家,所以他们俩慢慢也就适应了。

而沈御风也是如此,上班之前都会跟他们俩说的,然后挥手告别,他们俩也很乖,跟沈御风摆摆手,就去玩自己的玩具了。

但是现在,爸爸妈妈同时不见,对他们来说还真是巨大的打击啊!

就在天麟要哭出来的时候,云卿和童溪带着天骏赶过来了。

云卿一把将天麒和天麟抱起来。

“看不到你们的爸爸妈妈了是不是?来来来,叔叔给你们爸爸打个电话让他跟你们说话好不好?”

“打电话”这三个字他们自然能听得懂,给爸爸打电话他们更是能听懂,天麟很快眨巴着大眼睛,等着云卿给沈御风打电话。

云卿拿出手机,直接打视频电话。

“哥,我的两个侄子想你了,这不是,都要掉金豆豆了,所以,你跟他们说两句话,让他们感受一下你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的父爱。”

那边,童溪看到云卿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样的话,一下子乐了。

而沈御风呢,在视频中跟天麒和天麟说话,两个小家伙争着抢着要拿手机。

“我说,你们俩给我小心一点哦,要是把叔叔的手机摔坏了,到时候可得让你们的爸爸给我买新的!”云卿笑眯眯的说道,“恩,要买的话就得给我买一个更贵的!”

童溪无奈摇摇头,云卿这个家伙还跟两个小不点开玩笑!

终于,沈御风跟天麒说完,又让他把手机给了天麟,看到手机中的爸爸,听到他的声音,两个小家伙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下来了。

接着,沈御风把电话给了安小虞,让她在电话里跟两个儿子说话。

当看到两个小家伙那滴溜溜的大眼睛,还有那期盼的小眼神,安小虞的心瞬间变得一片柔软。

等到挂了电话之后,安小虞对沈御风说道:“我想出院了,现在就想回家!”

*

天麒和天麟跟沈御风和安小虞视频电话之后,心情好了很多,乖乖的跟着云卿和童溪下楼吃饭去了。

韩梦雅早已经带着早餐让司机送她去医院了,而天麒和天麟都很乖,吃早饭的时候也没有闹腾,很快就吃完了。

这天上午,云卿陪着他们玩积木,还把买来的大象滑梯给他们搭建好,让他们在活动室里面玩滑梯,三个小家伙玩得不亦乐乎。

童溪看着云卿带着三个娃乐此不疲,满是欣慰。

她坐在云卿的身边,笑着说道:“老公,之前我听说过这么一段话,说孩子是唐僧,一路受着保护,有时还不辩好坏,忠奸不分。妈妈就像孙悟空,一路坎坷,不畏艰险,有时还费力不讨好,吃喝拉撒全负担。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就像沙僧,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爸爸就像猪八戒,没什么用,就知道吃,一不小心还有可能被女妖精勾引了去。”

云卿一听这话,立刻反驳道:“老婆,你见过长得像我这么帅的猪八戒吗?还有,我没用吗?我光知道吃吗?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歧视啊!还有,我只爱你一个,其他女妖精看都不看。”

童溪笑着,“是啊是啊。”

“那,老婆你给我打多少分?”

“恩,让我想想!”童溪笑着,故作沉思状。

云卿皱眉,“老婆,这事儿还用想?”

童溪笑着,“那就给你打一百零一分,这多出来的一分,是我对你的嘉奖!”

说完,童溪直接在云卿的唇上吻了一下,啵的一声响。

云卿深吸一口气,嗯哼,能够得到老婆的认可,值了。

后来,这三个小家伙玩累了,躺在地毯上睡着了。

云卿将他们抱回了房间里,盖上被子,看着这三个并肩躺着的小家伙,云卿想,要是自己老婆再生一个儿子的话……恩,倒也可以。

以后他还可以教两个儿子拳脚功夫……想想两个儿子崇拜自己的眼神,云卿也有点小得意。

只是,那终归也只是想象而已,现如今,小宝这个小家伙时不时还冲自己抛过来一个大白眼呢!

哼,需要的时候就凑上来喊爸爸,小嘴那么甜,等到不需要他的时候,就一头扎进童溪的怀中,只找妈妈!

真是扎心!

云卿看着床上的三个小家伙,忽然间想到自己还有道具没有上场呢,今天原本是想要给他们变个魔术的!所以,等一会儿他们睡醒了,好戏就要上场了。

终于,天麒醒过来了,云卿笑眯眯的说道:“大侄子,一会儿叔叔给你们表演魔术好不好?”

天麒不知道魔术是什么,但是看着云卿那笑眯眯的模样,觉得应该是好玩的事情,于是点了点头。

天麒醒过来了,看着两个弟弟睡得正香,没有人陪着他玩,于是直接伸手捏住了天麟的鼻子,把他给弄醒了,天麟有些不开心,抱住天麒的手就去咬。

云卿一看,这还了得,连忙把他们俩分开了,结果人家俩反而嘎嘎嘎的笑起来。

“你们俩,还真是调皮捣蛋啊!逗我玩是不是?”

这个时候,天骏也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云卿一看三个小家伙都醒了,终于轮到自己来表演了。

“老婆,来看我的魔术吧!”

童溪走过来,看到云卿将一本厚厚的书放在了天骏的腰上,然后缓缓的做切割状。

童溪愣住了,这个家伙是想要做什么?而天骏呢,似乎感觉到了痒痒,于是咯咯笑着。

紧接着,云卿的手握着那本大书,朝着一旁移动,而这个时候,童溪忽然间发现,天骏的下半身……竟然被那本书给切割开来,跟上半身分家了。

瞬间,童溪的脑子嗡的一声,什么情况?

但是看着天骏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腿跟身子分家,丝毫没有痛苦的感觉,反而一直在笑,童溪也就放了心了。

咳咳,魔术表演啊,不过刚才那一下还真是吓到她了!

云卿这个家伙要不要这样……

而天麒和天麟坐在旁边看着,就那样看到叔叔把天骏给切成了两半。

云卿幽幽笑着,“怎么样,厉害不厉害?你们看看,这小脚丫还会动呢!”

云卿说着,就看到那两只脚晃动了一下。

“想不想看着我把弟弟的腿给接回去?”

云卿还想要继续耍宝,可是下一秒,就看到天麟瞪大了眼睛,然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直接往前一扑,抱住了天骏。

“弟弟……腿……”

哭声那叫一个惨烈。

云卿傻眼了。

我去不是吧,这个小家伙还真的被吓到了吗?

童溪连忙说道:“天麟别怕别怕,叔叔只是在给你们变魔术,没有真的把你弟弟的腿切下来,你看你看……”

还没等着童溪有动作,天麒也扑上前去,直接将盖在天骏腰部的小被子掀开来。

果然,天骏的腿还好端端的长在身上呢!

但是,天麟才不管那么多,依旧抱着天骏嚎啕大哭。

这个时候,忽然间有个人影闯进来。

“这是怎么了?”

云卿一扭头,看到来人,真是吓了一跳。

我滴那个神啊,他哥……怎么突然打道回府了?

恐怖循环

恐怖循环第三集

另外,刚才秦天阳和浙省的一帮大佬对峙时,如果把自己知道的情报说出去,绝对不亚于一个深水炸弹,要知道,这些浙省的大佬就是不相信秦天阳的能力,可殊不知,秦天阳早就把神殿给摸了个透彻,他们没有做到的事,秦天阳却早已办到,这一对比,相信不会再有人质疑秦天阳了。

可秦天阳就是没有把这个情报说出去,直到现在,秦天阳才将知道的告知于他们,由此可见,秦天阳压根就没有把这些浙省的大佬们放在眼里,似乎他们都没有资格跟秦天阳对峙!

在场的各位都是明白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浅显的道理,哪怕是华鹏,再看向秦天阳时,眼神都有些变了。

“教官,不就是十四个人吗,只要把他们挖出来,我们猎鹰小队分分钟把他们灭个干净!”

狙神一脸傲然,身后背着一个长长的黑色盒子,里面是他引以为傲的狙击枪!

狙神的话似乎起了共鸣,猎鹰小队的其他人也纷纷报以傲然,似乎再说,神殿的人就是一群渣渣,这次一定让他们走不出华夏大地!

看到这一幕,童木脸上也是如有幸焉,毕竟猎鹰小队可是他们京南的王牌小队,无论是单兵作战能力,还是团队协作能力,绝对都是无可匹敌的,这点童木最为清楚。

可秦天阳却不得不在他们头上泼一盆冷水了:“你们太小瞧神殿了,神殿能在世界领域都占有一席之地,绝对不是一些普通货色可以比拟的,哪怕是神殿的一般成员,都有着不俗的单兵作战能力,另外,他们还是一群疯子,一群无所不用其极的疯子,为了完成任务,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抛弃性命!”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脸上都不由露出凝重的色彩。

“另外,神殿还有最强大的神影小队,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常年游走在世界各地的战火区域,是真正经过死亡磨砺的人,说他们是一群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都不为过,你们是我训练出来的,你们的能力我很清楚,但不管如何,我希望你们都尽全力打好这次的仗,神殿的所有人,绝对不能走出华夏大地,华夏,必将是他们的埋骨之所!”

秦天阳目光灼灼的看着猎鹰小队的众人,听到秦天阳的话,饶是陈南耀几个都被感染了,更不用说猎鹰小队的一众热血沸腾的青年了。

“教官,我等定不负众望!”

秦天阳满意的点了点头,距离神殿给出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但秦天阳,神殿这群畜生绝对不会乖乖的按照固定时间动手的,说不定现在,他们就已经蠢蠢欲动,开始准备动手了。

这时,警厅外开进来几辆车,虽不是豪车,可一看车牌号,饶是秦天阳都不由眯起眼睛,他知道,浙省里真正的大人物来了。

车上下来了无一不是中年男人,每个人的脸上都面无表情,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看到其中一个人,秦天阳的瞳孔顿时一缩,而那个中年男人看到秦天阳后,眼中也是闪过一丝错愕,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这个男人,正是韩欣妍的父亲,韩国梁!

没有多余的交谈,几个中年男人带着审视的目光扫了秦天阳一眼,他们并没有像办公室里的几个人一样,都是向着秦天阳微微点头示意,秦天阳也一一还礼,他们虽然不认识,可在这一刻,他们站在统一战线,而这些真正的大佬也都知道,他们现在,只能依仗秦天阳了。

“出发!”

秦天阳一声令下,车子就开出了公安大楼,韩国梁他们也坐在车上,紧跟其后,而在他们身后,是一些士兵战士,他们人数不是很多,大部分都被秦天阳派到了指定位置,饶是这样,秦天阳绝对也足够了。

……

这一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近秋的天湛蓝无比,风和日丽,可整座城市,却沉浸在一种极度紧张的气氛里,街道上不时有士兵穿过,无数的群众纷纷猜测,秦天阳的移动指挥部,就停在了这近三十个圈子的中心区域,保证无论那个区域发生事故,他都能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滴答滴答。”

时间在缓慢的流逝,现在已经是九点二十分了,一种心悸的感觉,也慢慢爬上秦天阳的心头,此刻的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大屏幕,上面是各个区域的监控,加起来,一共有近六十个监控录像,饶是秦天阳,观察起来也十分吃力,于是选了几个他感觉事故发生性最小的区域,交给了猎鹰小队观察情况,而他则是主掌大局!

……

“找到老大了吗?”

“没有啊,老大早上起床就不见了,教室里没有,艺术楼里也没有啊。”

“别看我啊,钢琴比赛的大厅和后台都被我翻遍了,就是找不到,电话也不接,这可如何是好啊?”

不错,杜涛几个活宝正在到处寻找秦天阳,因为今天有秦天阳的钢琴比赛,这是他最后的一场比赛了,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早不到人了,黄莺也是十分着急,按照要求,参赛选手必须提前两小时到场的,现在已经超过了两小时,他们却还没有找到秦天阳。

“哎,你们说,会不会是昨天给老大打电话的那个女人,把老大叫走了?”

杜涛几个人凑在一块,朱霖突然开口道。

“不应该吧,老大是个知道轻重缓急的人,就算撩妹,这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吧,这要是出了什么幺蛾子,老大就进不了决赛了!”

“等等,韩欣妍打电话来了。”

杜涛接起电话,火急火燎道:“找到老大了吗?”

“没有啊,你们平时和他都和他混在一起,你们都找不到,我怎么可能找得到嘛。”

韩欣妍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看起来应该是跑了一段路程,脸上还有些红润未散。

“那你打电话来干嘛?”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