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性士第一季

邻家性士第一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0
Sex workers Holiday, Endza, Cayenne, and Jessie give clients intimate experiences ranging from the pleasurable to the painful. In the process, they give a deep dive into their personal lives.   Following these four sex workers in Seattle, Sex Next Door is a documentary with unprecedented, uncensored access into the sex work industry. The series pulls back the curtain on an often

邻家性士第一季第一集

武家晚餐的气氛很低迷,也没人说话,只有何碧云不住给武月夹菜,“月月多吃点儿,吃饱了才有力气学习。”

晚餐十分丰富,鸡汤排骨鱼都齐了,武眉眼明手快抢了另一只鸡腿,第一只自然被何碧云抢走了,正在武月碗里趴着呢,武月大概胃口不好,饭都是数着米粒儿吃的,更别说吃菜了。

“妈,姐姐她拉肚子,吃那么油腻当心晚上拉的更厉害。”武眉不安好心地说。

何碧云愣了愣,神情有些懊恼,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好在死丫头提醒了,武正思不满地看着她,训斥道:“我看你是越活越糊涂,连眉眉现在都比你懂事。”

这回何碧云被骂得心服口服,她歉意地冲武月说道:“月月,妈现在就去熬白粥,马上就能喝了啊。”

说着何碧云就扔下筷子,跑着去走廊忙活起来,自己的饭也没吃几口,武眉低下头,眼里闪过嘲讽,还真是心肝宝贝呢,只怕想要喝她的血,她都会心甘情愿的吧!

哼,就算武月喝清水,只要她略施小计,照样能拉得半死不活,喝白粥有屁用!

虽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依然不影响武眉的好胃口,全家只有她大快朵颐,连着吃了三碗饭,菜也让她吃得差不多了,不住打嗝。

最近天天练舞,运动量太大了,必须得补充能量才行,武正思在武眉的影响下,胃口莫名好了起来,倒也吃了一碗饭,只不过他看起来心事重重,像是在担心什么。

吃过饭后,本应该是武月洗碗的,何碧云冲武正思房间怒了怒嘴,意思是武正思不在外面,她会帮着洗的,让武月别洗了。

其实这几天武月都没洗碗洗衣服,全是何碧云给做的,武正思当时虽然说得义正辞严,但他本来就不是对家事上心的人,心思大部分都扑在了教学上,家里的事很少会去管,否则以前的何碧云也不会那么嚣张了。

虽然最近武正思上心了些,可到底是心有余力不足,哪里会天天去注意武月有没有洗碗洗衣服,何碧云想欺上瞒下太简单不过了。

武眉倒是知道得清清楚楚,不过她不打算现在说出来,现在武正思正怜惜武月呢,说了恐怕也没效果,还不如等以后有好时机再说,不着急。

武月也着实不愿意干活,被何碧云一怂恿,她也就顺势同意了,顾自回了房间,路过五斗柜时,那本厚厚的书映入她的眼帘,武月心刺了刺,想起了之前武眉说的话。

她朝四处看了看,武眉并不在客厅,想也不想就将书抄到了手里,快步回了房间,鬼鬼祟祟的如同作贼一般。

武眉从门缝里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笑得眼睛都眯了,鱼儿果然上钩了,她这正等着呢!

这本书可是她精心找出来的,书上说的案例同武月有七八成相似,她就不相信武月看了后会不多想!

只要武月相信了这本书说的,认为自己有心理疾病,那么她的目的就达到了,去不去医院也无所谓啦!

邻家性士第一季

邻家性士第一季第二集

“知道我们这里好,还这么蛮横无理,赶紧将病人放下让我来检查。”刘海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说。

陈阳哪有空再听他废话,看到旁边有间手术室,便抱着蓝建国闯进去,正好有护士刚将这里准备好。陈阳走过去将蓝建国往手术台上一放吩咐说:“配合我做手术。”

小护士被说得一愣一愣的,那边刘海等人匆匆跟进来,脸色可就难看了,严厉的说:“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强闯手术室可是违法行为,出了医疗事故我们医院可不承担。”

“快出去,这手术室不是为你准备,马上有病人过来做疝气手术。”

“保安,快轰他出去。你再不走我报警了。”

一个保安刚过来就被陈阳一把推开,冷峻的说:“人命关天你们只知道推卸责任,还有医生的良知吗?我有正规从医资格,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没人帮他准备器材协助手术,陈阳自己亲自动手,麻利的洗手戴上手套,便从旁边找来各种器械和药品。

“你别动,这不行!”刘海还在阻止。

又来两保安急切的冲过来,陈阳头都不会,向后踢出两脚,将他们踢回去,语气更加严厉:“别再打扰我,否则我不客气。”

保安痛得呲牙咧嘴,发现陈阳的实力远超他们想象,哪敢再上前,再说被陈阳踢一脚后身体半天使不上劲,想要上前阻止也不行。

“小黑,给我守着。”陈阳手术前还是意念里吩咐一声,蓝建国的情况严重,又没有人协助,他手术时必须全力以赴,不能再被人打扰。

“放心吧!哪个敢阻止,本皇吃了他。”小黑牛逼的回应,并没将这当回事。

陈阳没空跟他逗乐,立即开始手术,剪开蓝建国的上衣,连备皮消毒都没有,手术刀便划开他的胸口皮层,然后是肌肉、胸膜……

“这这……这太不专业了,哪是做手术,就像杀鸡一样。”刘海看得连连摇头,其他人更是心惊肉跳,认定陈阳是在胡闹,草菅人命。

但摄于陈阳的强势,没人敢上前制止,连同保安一起七八个人惊慌的看着这一切。

好在雷强将蓝雨欣母女拦在手术室外,没让她们进来观看,不然更混乱。

“报警了吗?警察怎么还不来。”连院长都被惊动,匆匆跑来询问。

“警察在路上,很快就到。”有保安连忙回应。但再快也有几分钟,陈阳这边却已经破开胸腔,顿时有大股的鲜血涌出来,陈阳熟练的用吸管清理。

同时手上快速动作,里面血迹没干,便准确找到出血点进行修补。不时的调整一下蓝建国身上银针的位置,维持着蓝建国的生命体征。

此时全靠银针护住蓝建国的性命,不但止血、聚神,还要起到手术的麻醉作用,不然开胸这样巨大的疼痛就能将他痛死。

“不用助手,不用麻醉师、不用止血钳、连呼吸肌、输液都没有……这是做手术吗?”

“那些银针做什么用,他在病人身上足足插了几十根,难道是这些银针在起作用?”

“按照他这种做法,病人早就被杀死了,我当年在医学院学习解剖也没这么简单。但看病人状况一直不错,并没有承受不了要死去的迹象,反而生命体征比之前还要平稳。”

“他这是什么手法,难道是传说中的中医术……”

刘海从之前的紧张不屑,再到惊讶奇怪,最后却是被陈阳的手法吸引,越看越入迷。

仔细看才发现陈阳手法沉稳准确,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有明确的目的,没浪费一点时间,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

看起来场面血腥,但蓝建国并没有继续出血,伤口的血迹完全是之前内出血的败血,而陈阳对肺部病灶的处理,也是让刘海惊叹。

原来肺部肿瘤还可以这样清除处理,不用直接手术完全切除,而是只去除病灶部位。很多肉眼看不到的血管神经,陈阳都能熟练准确的梳理清楚,将糟粕除去,留下的都是健康部分。

这太神奇了,即使机器人也做不到这么精确!

“快快,那个疯子正在里面作恶,而且有功夫,我们的保安根本不能近身,你们要有准备,最好带枪进去。”院长亲自到门口领着警察进来,一路急切的说。

三个警察也是如临大敌,一脸的严肃,保持高度警惕,就要往手术室里闯。

“警察先生,这可能有误会,病人是我们带来的,而且陈阳也是合法医生,他只不过借用医院的手术室。正在紧张手术,你们是不是等他做完手术再说?”雷强看苗头不对连忙上前介绍。

“病人进我们医院,自然有我们专业的医生接诊,哪能这样胡闹,张警官别听这人狡辩。”院长脸色不善的说。

“最好不要闹事,快让你的人出来。”张警官也是威严的呵斥。

“正在做手术,出不来。”雷强无奈的说:“我跟县局的曹局长是朋友,要不我跟他说一声。”地方人越来越多,他不得不动用一些力量。

“哪个曹局长?”张警官沉声问,县局的人可不少,而且他还是下属警局的,哪能所有人都认识。不过雷强这么说他还是客气一些,没有立即带人闯进去。

“曹晖副局长,在东城分局。”雷强解释说,同时掏出手机拨打。

张警官还是不认识,威严的点头说:“你可以让他过来,但也不能越权执法。”

那边院长等不及了,又在大声催促说:“张警官不能耽搁,在我这里闹出人命就麻烦了,至少让他们先离开。”

“不行,病人是我爸,现在手术没做完怎么离开,你们医院怕担责,我不找你们就是。”蓝雨欣也在帮着介绍。

“你是病人家属,但也不能让违章办事。”院长不耐烦的说:“张警官,我们还是先进去。”

不理两人劝阻,他们走进手术室,其实雷强两人想拦也拦不住,此时手术室大门洞开,里面早就有刘海、护士和保安等人。张警官走几步便进了手术室,便看到陈阳正在挥汗忙碌,场面吓人。

“啊!胸口都破开了,刘海怎么办事的,你也不拦着。”院长看得大骂,脸色煞白。

邻家性士第一季

邻家性士第一季第三集

话落,男人就转首,阴沉如海的目光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落在霍小萱的脸上,犀利的双眸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侵略性,“霍西顾,你是不是仗着萱儿没有成年,就可以对我妹妹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让浅浅未婚先孕,我就……”

威胁的话都已经想好了,可是到了嘴边却因为跟前小丫头那张紧张得微微泛白的脸而直接收住,随即还是生生的顿住了,原本想说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而是直接换了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吧!”

直到这一刻,傅西深才明白,自己还真不是个好哥哥,然而……

“二哥,你以后不要对浅浅姐姐那样了!”

就在傅西深心底自责自己不是称职的哥哥的时候,耳边就传来霍小萱清新好听的声音,霍小萱说这话的时候还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但跟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她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缩了回去,身体依旧很是自然的站在她跟前,似乎也没有以前那么的恐惧,“浅浅姐姐,也有哥哥,人家哥哥也心疼妹妹,你这样,让人家哥哥怎么办?再打你一顿吗?”

霍西顾:“……”

前前后后才几个月的时间了,他那个为他打抱不平的妹妹去哪儿了?

前几个月还能为了他去手撕傅西深,今天当着他的面,就开始维护人家的哥哥了?

他的宝贝妹妹是被小肤浅那丫头给贿赂了吗?

“萱儿,你……我……”

“看看,你亲妹妹都看不下去了!”

霍西顾被堵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傅西深却心情很好的开口打断他的话,原本阴沉如海的脸色也因为霍小萱的话而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突如其来的春风满面,“霍西顾,你太禽兽了,以后注意一点!”

霍小萱:“……”

深哥哥这是放过欺负她了?

听到这话,霍小萱的心底还是重重的呼出来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她赌对了,小冉说得对,要想不被自己斗不过的人欺负,那唯一的办法就是站他一对,跟他并肩作战!

她还是第一次用,看来,是用对了,他欺负不过深哥哥,就站深哥哥一对,深哥哥不但不欺负她了,连二哥的气也不生了,这还是真是个非常棒的主意!

等她结束请假的假期回去,要好好感谢一下小冉!

“砰!”

就在傅西深的话落下,门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汉贝斯抱着大宝从门口进来,一脸阴沉的开口道,“对陇南国发动的战争什么时候开始?”

“大宝怎么样了……”

“已经开始了!”

霍少霆和盛知夏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开口,盛知夏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冲到汉贝斯的身边把他怀里的孩子接过来了,“汉贝斯,大宝怎么啦?中了什么毒,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暂时没办法,因为他中的不是一般的毒,而是……陇南国的蛊毒!”

他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查出来,已经是奇迹了,蛊毒不属于一般医学领域,“得了解入蛊的是什么……”

“报告总统阁下,国防军已经成功发射导弹,陇南国慕容氏的当家国王,要求面见帝国的总统阁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