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终将壮烈

结局终将壮烈
  • 主演:ArifDem?r,Arj?nBaysal,SahireOzhan
  • 导演:Ersin ?elik
  • 地区:印度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印度语
  • 年份:2019
讲述一名叙利亚库尔德族少女为父报仇,加入到对抗极端分子和土耳其的战争中。

结局终将壮烈第一集

许斯宸带着楚诺回到公寓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楚诺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躺在床上就不想动了。

“我不想吃晚饭,想睡觉!”

许斯宸搂着她的腰,笑着说道:“好,睡吧,我陪着你呢。等睡醒了再吃!”

楚诺看着许斯宸的脸,只觉得他笑得很是邪恶,而他的那句“等睡醒了再吃”落在楚诺的耳朵里,也仿佛多了一层暧昧的意味。

咳咳,毕竟今天许斯宸说的那句男人就像是芒果,外面黄,里面更黄,真是吓到她了。

“许斯宸,今天晚上你睡沙发!”

许斯宸:“……诺诺,不要欺人太甚啊!”

楚诺:“打地铺也行!”

许斯宸:“……”

这是刚吃完肉就让他斋戒吗?

不过,许斯宸又怎么会放着床不睡跑去自虐呢?所以,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最后还是赖在了床上,陪着楚诺一起。

楚诺睡着了,许斯宸却一直没能入睡。

因为,许斯宸的手机里面来了消息,而那个消息来自“大年初一抢红包”这个微信群,而群里面的人呢,就是他们这一帮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咳咳,毕竟有些话,当着天爱、天晴还有温馨和星儿她们,不方便啊!

而这个群里,大家都开始对他狂轰滥炸了,纷纷问他莫一帆那个家伙说的是不是真的。

毕竟,之前知道他们俩在一起之后,大家纷纷说什么生米煮成熟饭之类的都是开玩笑,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啊,许斯宸亲口对莫一帆说的……

许斯宸笑着回复,“恩,怎么,看到我跟我老婆修成正果,你们羡慕嫉妒恨啊!”

瞬间,群里鸦雀无声了。

半分钟后,付嘉树跳出来:“天麟,这事儿,你怎么看?”

沈天麟:“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他已经无力吐槽了。

沈天骏说道:“恩,千年老二一直陪跑,有老婆也是只能看不能吃,现在肯定早已经悲伤逆流成河了!许斯宸,你厉害了,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话说他们这一帮人里面,许斯宸是最小的那一个,谁能想到他跟楚诺之间……还真是雷厉风行啊!

沈天麟真是忧伤了,尼玛,他跟星儿都这么多年了,谁都知道他们俩是一对,可是到现在也只是亲亲抱抱,在这样下去,他真觉得自己快要憋出内伤了。

*

这天晚上星儿都躺下要睡觉了,忽然间听到有什么东西敲在了窗户上。

难道是有人冲着他们家院子里面扔石头?

星儿起身去看,然后拉开了窗户,忽然间一个人站起身来,出现在了星儿面前,把她吓了一跳。

但是看清来人是沈天麟之后,星儿哭笑不得。

“拜托,你要不要这样?光明正大地走前门不好吗?还有,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沈天麟单手撑在了窗台上,轻轻一跃就跳了上去,坐在窗台上,伸手勾住了星儿的下巴。

“恩,想你想得睡不着觉,所以,自然要过来看看喽!”

星儿眯起眼睛,将沈天麟的手拨拉开,“切,少贫嘴!”

“我没贫嘴,”沈天麟叹息一声,“我是真的想老婆了!话说什么时候才能把老婆娶进门啊!我早就有能力赚钱养家,养自己的老婆孩子了,总是让老丈人和丈母娘养着,也于心不忍啊,是不是?”

星儿噗嗤一下乐了,“有人替你养着,你倒还不乐意了?”

“当然,”沈天麟笑着,“我自己的老婆我自己养!你说是不是?”

“切,我自己有手有脚,能努力赚钱,还用得着你来养?”星儿反驳道。

而沈天麟抓住了星儿的这句话,笑得那么灿烂。

“这么说,你承认你是我老婆喽?”

星儿:“……”

这个家伙分明就是故意把她给绕进去啊!

沈天麟说道:“老婆,老丈人和丈母娘始终都不肯松口把你嫁给我,要不然,咱们俩私奔吧,你看怎么样?”

星儿直接在沈天麟身上拍了一巴掌,“滚,不怎么样!”

只是这力道微微有点大,沈天麟被他这么一推,差点从窗台上掉下去,吓得星儿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小心!”

沈天麟被她抓住,作势搂住了她的肩膀,然后身子一转,从窗台上轻轻跳下来。

“恩,还是老婆心疼我!”

星儿:“……”

她只是怕他掉下去扶了他一把而已,结果这个家伙竟然打蛇上棍,紧接着登堂入室了?

这个时候,门外有敲门声响起,是付梓凝的声音。

“星儿,怎么了?”

星儿赶紧捂住了沈天麟的嘴,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给我乖乖的,别吭声。”

说完之后,她连忙关上阳台的门,紧接着拉上窗帘,走到卧室门口打开门。

“妈,没事没事,刚才有只猫窜过来了!”

星儿对付梓凝撒谎了。

话说上次沈天麟来他们家看她,结果被爸爸逮个正着,这次爸爸值班不在家,又要被妈妈给撞见吗?

拜托,千万不要啊!

“猫,什么猫?”付梓凝挑眉,“要不要我找根棍子帮你撵走?”

躲在阳台上的沈天麟:“……”

我去,丈母娘也太野蛮了吧,居然还要找根棍子……

这是要棒打鸳鸯的节奏吗?

星儿的声音传来。

“不用不用,那只猫已经走了,我估计早就跑远了!”

话说星儿的声音绷得有点紧,沈天麟叹息一声,自己的老婆还真不适合撒谎啊!

付梓凝看着星儿,微微笑着:“恩,那就好,不过我估计啊,那只猫八成是饿了,所以跑来咱们家找吃的!明天我就去买点猫粮,放在院子里!”

沈天麟:“……”

他越发觉得,丈母娘的这番话就是说给他听的啊!

“妈,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我也准备睡觉了!”

付梓凝笑着,“没事,反正你爸不在家,今天晚上我得负责照顾好我们家的宝贝女儿,要不然这样吧,今天晚上妈妈陪着你一起睡,好不好?”

听到这话,阳台上的沈天麟真是想要哭了。

尼玛,这老丈人和丈母娘果然都不是善茬啊!

结局终将壮烈

结局终将壮烈第二集

“没有……”池颜痛得眼泪都出来了,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厉景琛看见她的眼泪,冷硬的心顿时一阵柔软。

他松开手,唇角忽然勾起一抹冷淡的弧度,“没有么?”

没有自然最好。

若是有,那个男人恐怕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池颜吃痛的揉了揉下巴,盯着男人阴鹜不悦的俊脸,清澈明亮的眸子渐渐染红。

少女白皙的小脸透着委屈和难过,愤愤开口:“厉景琛,你在怀疑我!你竟然怀疑我!”

她那么喜欢他!

他怎么可以怀疑她?

“你不该答应那个男人的请求。”厉景琛的眸色依旧暗沉,深邃分明的俊脸透着浓浓的不悦。

池颜攥紧拳头,感觉心脏抽痛得厉害,娇软的嗓音已经染上哭腔,“我只是和他还有喜欢他的女生吃了一餐饭,你却这样想我?”

“啪嗒——”晶莹的泪珠顺着她通红的眼圈落下,在校服上晕染成一朵看不清的花。

池颜颤着双肩,红着眼眶看他,哽咽的控诉道:“厉景琛!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你以为随便哪个男人都能碰我吗?

厉景琛,你这个不讲理的人,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一连三个讨厌,让厉景琛漆黑暗沉的眼瞳狠狠收缩。

感觉心脏像被人挖了一块,血肉淋漓。

然而,却在听到最后那句话时,心跳狠狠一抽。

男人暗沉得几乎没有一丝生气的眼眸,在这一瞬间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厉景琛看着伤心欲绝的小狸猫,黑沉如水的脸庞逐渐缓和,一抹柔情在他的眉宇间浮现。

他伸出手,想将少女揽入怀里。

然而,池颜却突然打开车门,夺门而出。

厉景琛看见她白皙的双颊闪着泪光,心头骤然一紧。

他连忙下车,朝少女的背影追了上去。

池颜在深浓的夜色下一路奔跑,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一边哭,一边在心里难过的控诉。

金主大人就是个坏人,她再也不想理他了!

怎么可以这样误会她?

明明只有对他,她才可以毫无原则,任由他拥抱,亲吻,甚至更多。

而他却把她想成如此随便的人……

似乎察觉到男人追了上来,池颜又加快脚步,心里恶劣的想着。

如果她用异能突然消失在这里,厉景琛会有什么反应?

池颜咬了咬唇,下定主意这么做。

她抹了抹眼泪,扫了眼四周,决定拐进前面那条街道,瞬移到对面的大厦门口。

拐弯的同时,池颜在心里默念咒语。

而这一刻,男人的手差点就扣住少女纤细的手腕。

等他拐进这条街道时,深邃如墨的眼瞳猛地闪过一线震惊,心头涌起从未有过的不安和恐惧。

池颜……不见了?

他只是晚了一秒握住她的手,拐进这条街道后,她似乎就消失了。

怎么可能?

难道是他看错了?

厉景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沿着街道一直往上走,企图寻找池颜的身影。

然而没有!

她真的不见了……

结局终将壮烈

结局终将壮烈第三集

秦然对自己的好,顾清歌自然是看在眼里的。

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秦然会对自己这般与众不同,起初感觉她像是有预料似的,可是呆了这么久的时间,她一直都是护着自己的。

若说她是筹谋处心积虑想要害她的话,那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她怎么还是老样子。

可她又不可能无缘故就对自己这般好,所以……顾清歌想到了之前。

于是她便直接开口问:“秦然,我也一直不解你啊。”

她的话让秦然一愣,错愕地对上顾清歌清澈的眼眸。

她的眼睛就像一谭泉水,清澈见底,没有任何杂质。

跟她的相比起来,秦然的眼睛就太深不见底了,根本看不清楚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说你不了解我,我们本来就一直没有互相了解的机会,你从未向我说过你的事情,同理我也没有,我们只是以师姐师妹自称,不是么?”顾清歌坐下来,神色淡淡的:“其实我一开始我以为你应该会有一天自己说的,可我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是只字未提。秦然,可能我们以前认识,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现在不愿意提及一句,这其中究竟有几分曲折,我也都不清楚。我的记忆已经缺失了,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挺好的。但是……你没有向我交心,那么我也没有向你交心的必要,不是么?”

听言,秦然呆住了,她唇瓣动了动,最后眨眼:“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告诉你我自己的事情,你就会告诉我你的所有事情了?”

顾清歌淡淡一笑,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好,就算我没有对你坦诚,可是师姐你想过没有,我也没有机会向你坦诚啊,你一直都很把我拒于千里之外,其实你想想,我一个女生我接近你能有什么目的?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难不成我还能为了害你,或者是抢你的资源吗?你应该知道,我对这些本来就没有什么兴趣。”

顾清歌:“……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想到这一层面上,我当然知道秦家的大小姐不在意这些。”

“你……”秦然脸色一变。

顾清歌淡淡地笑了笑,“我现在告诉你,热搜是真的,那个女孩儿的确是我的女儿,她今年已经快五岁了,有机会的话你们或许可以认识一下。”

听言,秦然怔立在原地。

“什么?居然……真的是你的女儿。”

忽然之间,秦然想到了什么,精致的脸忽然变得苍白起来,唇上的血色也跟着褪干净。

“怎么了?”顾清歌仔细地瞧了她一眼,询问道。

而跟在她身后的时源自然将两人的谈话都听进去了,这会儿听到顾清歌嘴里说了一句秦家大小姐,便若有所思地看了秦然一眼,于是垂下眼帘想了想。

“没,没什么,我先走了。”秦然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顾清歌站在原地,对秦然的举动表示很不解。

她是真的看不懂秦然到底在索求什么,她既不追名逐利,又不是百合,那她为什么要护着自己?听到自己有女儿以后为什么脸色又变得这么苍白?

这其中到底是什么缘由?

顾清歌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

倒是身后的时源突然冒出来一句:“少奶奶,您刚刚说……她是秦家的大小姐?”

听言,顾清歌回过神来,转身对上时源的眼神:“嗯,你认识?”

“秦家大小姐……能不把这些名利都放在眼里的,估计也只有那个秦家了。”

忽然之间,时源像是想到了什么:“少奶奶是疑惑她为什么会接近您?”

“不仅如此,她一直很护着我,对待那些招惹我的人都很不客气,而且一直跟我一起拍戏,我……”

“少奶奶不用疑惑了,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时源还记得几年前的秦然,当时在宴会上面,他可是还救了少奶奶一次,然后跟傅少对立着呢,后来……还有一次宴会,他居然……

往事历历在目,时源现在想起来,居然要感叹这些事情居然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若不是今日听到秦这个姓氏,时源只怕是一件都记不得了。

“你知道答案?”顾清歌有些惊喜地上前一问询问:“那你快告诉我,秦然以前是不是跟我认识?我们是好朋友吗?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不愿意认我呢?”

时源:“……少奶奶,这件事情……我觉得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毕竟当时秦墨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这么多年他没有再出现,只怕是知道自己当时做错了,所以没脸再见顾清歌了吧?

“……”顾清歌一阵无语,原本以为找到了答案,没想到时源居然不愿意告诉她。

“少奶奶,不是时源不告诉您,只是前尘往事如烟,既然她没有向您表露身份,您还是不要再追究了吧,至于她想做什么,只要没有伤害到少奶奶您就好。如果少奶奶觉得她烦的话,我是可以……”

“算了。”顾清歌摇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再问的。不过她没有什么恶意,你也不要去打扰她。”

时源想了想,点头应下。

“少奶奶放心,既然少奶奶觉得没什么,那我不会去打扰她的。”

之后顾清歌在几个人的陪同之下拍完了今天的戏份,拍完以后在卸妆期间,李澄翼兴奋地跑过来问她。

“姐,那个精致的猪猪女孩真的是你的女儿啊?”

听到猪猪女孩,顾清歌有点点汗颜,“什么?这是什么形容啊?”

“我觉得她就像小猪一样粉嫩可爱啊,所以特地取的昵称,怎么样?姐,到时候你跟姐夫举行婚礼的时候,我可以见到猪猪女孩吧?”

顾清歌:“……你这样叫,小绿萝会生气的。”

“噫,原来叫小绿萝,好好听的名字!”

“不过……姐你居然有女儿了,那些网友正在疯狂地攻击你呢,说你隐婚生子,欺骗了大家。”

顾清歌深吸一口气,耸了耸肩膀:“我从一出道开始,就没说过自己没结婚啊,所以……不算欺骗。”

李澄翼愣了愣,忽然反应过来,“哇卡卡,姐姐你好狡诈,不过……就算你这么说,很多网友还是会不高兴,特别是那些黑子,肯定会往死里黑你一波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