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澳大利亚

野性澳大利亚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澳大利亚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野性澳大利亚第一集

许云飞一脸愤怒:”有钱了不起!我把身家押上也跟,五千一百万。

杨白:“五千二百万。”

夜落看了看许云飞,又看了看杨白,这个世界的大师级人物都好有钱啊。

“九千万。”

四喜的价格一喊,场内都沸腾了。

谢黎錅看了眼自己身边的堂哥问道:“这画是谁的?”

“还真不知道,别人的都说了画作者名字,这幅没说,你们学校美术系又来了什么能人吗?”

谢黎黎摇了摇头:“有是有几个实力还可以的,但是连两位大师都抢的水平还没听说过。”

“我让人去问问。”

谢黎黎笑了笑:“这可把我们校花给气惨了,她自认为自己画功无敌,借着外公的名气把自己抬到天上,却不想今天被两个人压了,一个还把她压得气都喘不过来。”

谢逸轩摇了摇头:“夜薇是画家不错,但她还是个美女,一个美女能把画画到如此地步,已经很难得了。”

谢黎黎不屑地道:“你们这些男人啊,就只看皮相,肤浅,你怎么就知道这幅的人长得不好?”

“画这种血腥画的人肯定是个男人,长得再好关我什么事。”

“万一是个女人呢?”

谢逸轩呵呵地笑:“要是个女人,长得还有夜薇好看,我马上就娶了,反正家里催婚催得我烦,咱家老头子不就喜欢知书达理的嘛。”

“人家的画已经值九千万了,你以为是你随便能娶的,没人给她撑着,这价格你以为可以抬到九千万,太天真了。”

“堂妹,我知道你聪明,你的意思是这人背景不寻常?可繁城除了我们谢家和沈家,谁能这么大手笔。”

“你可别忘了,繁城还有个晏门世家。”

“不会吧,他们向来不爱凑这种热闹。”

“谁知道呢,晏少最近不就很高调嘛,一反常态。”

两人说话间,许云飞和杨白大眼瞪小眼,九千万价格实在太高了,再加上去真的要倾家荡产了。

可是放弃又实在不甘心。

“九千万第一次,九千万第二次,九千万成交。”

在座的社会名流无不惊讶,一幅并不是名大师的画作卖了九千万,你敢相信?

夜落自己也不敢相信,她到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画两个大师要抢。

出于好奇,拍卖会结束夜落就跑去拦住了许云飞:“许大师,你为什么要抢那幅……”

她话还没有问完,就被一堆记者给挤开了。

“许大师,您觉得那幅画哪里好,为什么愿意出高价。”

”许大师出这么高的价买画,是觉得这幅画的作者画得比您好吗?”

“许大师是为了跟杨白大师斗气吗?”

许云飞没抢到画,心里真不高兴呢,只哼了一句:“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你们不懂。”

许云飞说完跑了。

夜落听了半天,觉得他啥也没说,什么门道,她就是按照师父教的方法画的啊。

只是为了让画面更为真实逼真画得用心了点。

许云飞那里没问出什么结果,记者们又把杨白给堵住了:“杨大师,你一个书法大师为什么要买画,而且还出那么高的价。”

野性澳大利亚

野性澳大利亚第二集

浑身散发儒雅高贵的气质,简直是现实版的小说霸道总裁。

“没关系,我们之前见过的,你不记得了吗?”贺言问。

蓝瑾摇了摇头,记忆力没有一丝印象,她能认识这么帅的帅哥,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贺言见她摇头,有些失落道:“七年前,你小叔带你去部队,是我开的车,我教你训练的,记起来没。”他提醒。

听他说完,是恍惚有些印象,但那个时候他们个个打扮的跟个泥彩人一样,脸根本就看不清楚,加上这么多年过去了,哪里还记得。

为了缓解这个话题,她笑着转移:“那个,我带你去院子里转转吧,你既然和我小叔认识,那我就叫你一声贺叔叔,你觉得可以吗?”

贺言拒绝。

“我比你小叔小了四岁,只比你大了三岁,我看着有那么老吗。”

竟然才比她打了三岁。

“叫我贺大哥就好了,走吧,不是要带我去院子里转转吗。”他笑着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蓝瑾愣着点了点头,让开路让他先出去,自己跟在身后,想到他刚才说的相亲,整个人就不好了,连忙掏出手机给小叔发信息,点开信息页面这才注意到小叔早上给她发的,晚上吃饭时间。

她连忙发了条信息过去。

“小叔,老宅急救,爷爷让我相亲。”发完迅速将手机塞进包里。

祈求小叔赶紧看见,回来救救她吧。

另一边,蓝靳琛从箫何家出来,刚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拿出来看到是她发的,点开当看大里面得信息,表情冷若冰霜,手机随意仍在一边,一脚油门,车子驶出了车库。

蓝老爷子从孙女上了楼,两只眼睛一直盯着她卧室阳台,根本没心思在下棋了,这都快十几分钟了,也没见个动静,看来这丫头应该挺满意阿言这小子的,按照她不喜的性子,恐怕早就炸了。

“阿言这孩子啊,家世好,性格好,相貌好,为人正直善良,重要的是和你家靳琛小子熟,知根知底,哎,要不是我家那思丫头心有所属,我铁定将阿言那小子拐到我家,给我当孙婿,白白便宜你个老头子了。”王爷爷说的那个羡慕嫉妒。

“我看的人能差?”蓝老爷子傲娇的仰着下巴嘚瑟。

“说起你家思丫头,听说在巴黎巡演已经结束了,准备什么时候回来,老头子我也想现场亲自听听思丫头弹钢琴,好几年都没听到了。”

王老爷子叹了口气,喝了口茶道:“应该过不了几天,天天不着家,一年都见不了一两次。”

两人只顾着聊天,没注意到屋内两人出来。

蓝瑾跟在他身后,明明是在自己家里,却感觉好似自己是客人一样,他是主人,熟门熟路的从屋子出来,拐到后院。

“你在紧张?”贺言停下转过身说。

她忙摆了摆手,说:“没有没有,怎么会呢。”L脸上挂着牵强的笑,她不是紧张,只是不自在,他给人的感觉太过于友好,而且笑容太有传染力,让她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相亲她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毫无准备被自家爷爷骗来的。

贺言看着她局促的样子轻笑。

“没有就好,我第一次和女孩子如此近距离接触,如果那里说的不好,你说出来我可以改。”他说。

蓝瑾听了,很是吃惊。

“你第一次和女孩子接触?”她有些不可置信。

“嗯,怎么不信?”他说。

“没有,就是感觉你这么好看,肯定很多女孩追你的。”蓝瑾说,毕竟这颜值,能让爷爷看上的,家世肯定也会上乘的。

贺言摇了摇头。

“常年在部队和研究所工作,周围全是男子汉,也没时间,接触女性几率几乎是0”

“难怪啊。”蓝瑾感觉他挺可怜的,自家小叔虽然常年在部队里,但是身边还是围绕着很多女的,比如萧家那个讨厌鬼,还有其他名媛时不时的跑来老宅刷脸。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知不觉的饶了后院转了一圈,了解过后,她觉得他就像个阳光的大哥哥一样,体贴温柔,不像自家小叔,永远都是一张表情,冷的掉冰碴。

院外。

“四少,你……”李叔听到声音,从里面出来,看到他很吃惊,话说一半,就被他打短。

“李叔,父亲这会在哪?”他冷声问,脱下身上的大衣寄给他。

“后院和王老爷子下棋。”

蓝靳琛听了大步往后面走去。

蓝老爷子正兴致勃勃的看着两人在对面池塘边聊天,怎么看都怎么般配,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看着小丫头仰着小脸笑眯眯的看着阿言聊天,自己心里喜滋滋的。

这还没乐一会呢,就感觉身后冷苏苏的。

“我之前说过小瑾23岁之前,不允许谈恋爱,父亲,您是当我说着玩的吗?”蓝靳琛语气冷漠的说出,脸上表情阴沉一片。

王老爷子看到他过来。

“靳琛回来了。”

“嗯,王叔身体最近可好。”他上前低首语气尊敬。

“硬朗着。”

蓝老爷子吹胡子瞪着他道:“,不孝子,看不见你爸我在这,不知道关心一下。”这一个个回来,都是关心王老头子,当他不存在啊。

蓝靳琛站在他身侧,眼神锐利的看着不远处贴近的背影,语气冷冽:“爸,您的身体自己不清楚,我想,小瑾今天也是被您骗回来的吧,相亲!她才20岁,三年时间您都等不及了,还是说您故意和我作对。”

还好是贺言,不是别人。

他说完视线看向父亲。

蓝老爷子被儿子怼的心虚,小声嘟囔:“谁让你这么大年龄不给我找个儿媳妇,那我肯定得在宝贝孙女身上下功夫,没有儿媳妇,我还不得有些孙婿了。”

王老爷子坐在对面看着他不敢大声争执的样子,大笑出了声。

不远处。

蓝瑾听到笑声,转过身就看到小叔站在爷爷旁,她还以为他没看到呢。

“小叔,我在这里。”她大喊了一声,小跑了过去,完全将贺言给扔到一边了。

野性澳大利亚

野性澳大利亚第三集

无数雷弧在剑身上游走,最终炸开,许多雷弧,又被恨天剑吸收入内,使得剑身更为紧致。

这上空的雷劫,根据江轩的判断,至少有着九道雷霆才可尽数散去。

毕竟,这道器的诞生,已经引动了天地大势,触动了三九雷劫。

不过对于恨天剑是否能够扛过雷劫天威,最终成功晋级的事情,江轩并不担忧。

诚然,的确是有不少神物灵宝,在出世之际,引发天妒,带来雷劫,最终在雷劫中被炸成了灰灰。

可恨天剑不一样。

它可不是一把单纯的刚刚晋升的道器,而是江轩根据前世的宝剑,所雕刻的一把神剑。

此剑之威,根本不是寻常道器能够超越的,抗下雷劫,自然也不是什么问题。

江轩只是站在一旁观礼,并未出手。

时间逐渐推移,再度落下了四道雷霆。

这四道雷霆,每一道都具备极致的杀伤力,一道比一道可怕,甚至第六道雷霆的降临,连寻常元婴一重,都会被瞬间劈死,元婴覆灭。

但这些可怕的雷霆,落在恨天剑身上,却没有造成什么特殊的破坏力,反倒让恨天剑的气息,越发的运转如意。

当扛下了六道雷霆之力,恨天剑似乎已经对于这种被动挨打的场面感到极为不耐。

它化作一道流光,冲到江轩身旁,围着江轩微微一转。

“老伙计,你是想让我与你一起,持剑斩碎此方雷劫?”

江轩看到恨天剑的举动,眼睛微微一亮,笑道。

恨天剑欢呼雀跃的爆发出一道清亮的剑鸣,似乎是在回应江轩。

若是寻常之人,哪怕是元婴大能,听到说主动与雷劫天威抗衡,定然会觉得不可思议。

但江轩却想都没想,便点了点头:“好,今日是你晋升道器之时,我当为你庆贺!”

他心中豪气顿生,握住了恨天剑,身形化作一道璀璨剑芒,与恨天剑几乎融合一体,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层次。

“江先生,他要做什么?”

厉独行一直在观看上方的动向,当他看到江轩竟是握住了恨天剑,朝前方掠去,不由惊愕万分,有些不敢置信。

不单单是他,这么大的阵势,自然是引起了天魔城百万生灵的关注。

他们都在看着上空唯一的主角,江轩。

江轩手持恨天剑冲入云霄的举动,也让他们大感意外,不知道江轩此举是何意图。

“斩!”

上空的江轩可没有去理会这些人的目光。

他直接提起三尺青锋,朝阴郁到了极点的紫霄雷霆斩下!

“刺啦!”

伴随着江轩一剑劈出,虚空之上,一道足有数十丈的剑气,悄然浮现。

这一道剑气之长,贯穿高空,仿佛将虚空都斩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朝紫霄之上而去!

“砰!”

与此同时,雷劫似乎也感受到了凡人挑衅,天威被犯,忍不住落下了第七道紫霄之雷。

江轩的剑气,与雷霆同时化作了漫天攻势,气魄如龙。

在无尽雷域密布的上空,常人看一眼都感觉头皮发麻,可江轩却如闲庭信步一般,没有任何惧色。

他每一次出剑,都能将上空的恐怖雷劫乌云斩碎一块,到了后面,原本百里层云密布紫电的雷劫,硬生生缩小了一半。

“居然……硬憾天威?”

“他太恐怖了,简直是强到离谱!”

“我辈修仙者,当以他为楷模!”

“这人,似乎是厉城主的客卿?”

天魔城内无数关注到此事的生灵,莫不是被天霄之上那一道不曾折腰的身形所折服。

看着江轩手持三尺青锋,斩碎天威雷劫,那等气魄,实在让人心神向往。

“大丈夫当如是!”

厉独行都不禁喃喃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而在厉独行的身后,厉凝儿不知道何时,也从闺房走了出来。

她看到天空之上,那惊人一幕时,一张小脸上写满了惊愕,但很快,这一道惊愕便化作了对强者的敬佩与尊重。

之后,厉凝儿一双美目一直停留在江轩的身上,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眉目含春,眼神发亮,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煌煌天威势不可挡,但江轩却如同神祇般,游走在雷域之间。

在他手臂挥动之下,剑光涌动,破碎琼宇。

被无数修仙者畏之如虎的可怕雷劫,竟是在他一人单剑之下,被分割的支离破碎,最终彻底消散。

在亲眼看到这一幕的生灵眼中,这种手段,近乎神迹。

这是他们永生难忘的一幕。

便是厉家父女,都感到心神摇曳,为江轩气吞山河的气魄感到震撼。

而江轩,在破碎了雷劫后,却面无表情,并不觉得如何石破惊天。

“雷劫已碎,晋级彻底完成了!”

当他的目光落在今非昔比的恨天剑上时,脸上才出现一抹罕见的笑容。

如今的恨天剑,与晋级之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若说之前身处极品灵宝的恨天剑,是世间第一等的利器,而如今成为道器的恨天剑,便彻底演化成为神兵。

手持道器,哪怕是元婴二重,江轩也能斩杀!

神兵出世,众生膜拜!

一件道器,足以横压一郡之地,甚至成为许多世家大族镇压气运的最终底牌。

雷劫散去,乌云退散,万里晴空再度显现。

江轩身形从天空落下,回到厉家之中,结束了这一次的战斗。

但他之前的英姿,几乎深深的印在了每一位看到此景之人的心头,铭刻在心,永生难忘。

……

恨天剑晋级完成之后的一个多月中,江轩安静了不少。

他继续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除却与恨天剑沟通心灵烙印外,便是吐纳修为,稳固金丹之境,为突破做着准备。

时光如水,再度过去一个多月,这一天,江轩再度走出房门。

让江轩出来,必然是有事要处理。

今天,是荒川丹圣召开丹道大会的日子。

当时江轩与厉独行两人曾亲自去丹盟争取名额。

如今今天便是丹道大会举行的日子,江轩又怎能不去呢!

“江先生!”厉独行望见江轩出来,连忙俯身行礼。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