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现在去死吧

我爱你,现在去死吧
  • 主演:MichelleCarter
  • 导演:艾琳·李·卡尔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9
Teen Michelle Carter's actions shocked a nation - but what really happened behind closed doors? This HBO special showcases the prosecution's point of view and alternately the defense's. Which side do you fall on?

我爱你,现在去死吧第一集

我们赶回学校以后,把车放在大门门口,然后就跟保安说进去找个人,让我们做了登记以后,顺利的进去了。走到文朗上课的教学楼的时候,我们站下了。可是,观察了

一下周围,却没有了退伍兵的影子。

大林说:“有可能去吃饭了吧。”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学生吃完饭以后,都是有晚自习的,退伍兵想找媚媚的话,一定还会过来的,于是,我们就蹲在一个花丛的石凳那里,看着那座教学

楼周围的情况。

时间不大,就看到退伍兵又来到了那里,在远处站着张望着教学楼,还是那身迷彩服,还是戴着有很长帽盖的帽子。我就对他们两个说:“就是他。”

大林就说:“你出去把车门打开,我和孙大明过去。”

“不要弄得动静太大,如果打起来有可能走不了。因为学校里的保安很多。”我说。

“没事,你去车上等着就行。现在他如果认出你,一定不会合作的,我们猛不丁的上去,他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会听话一点。”大林说。  于是,我就回到大门口打开车门等着他们。为了缓解内心的紧张,我点着一支烟抽着。时间不大,就看到孙大明一手搂着退伍兵的脖子,一手卡着他的胳肢窝,就跟

好兄弟一样,勾肩搭背的出了大门。然后,走到车跟前,把他塞进了后车座上,接着大林和孙大明分别坐在他的两侧,我就开车了。

快到公司的时候,大林找了一块事先准备好的布条,把他的眼睛蒙上了。到了门口,大林下车把大门打开,我就直接的开了进去。

把退伍兵从车上拉下来,就把他带进了大林原来的保卫部办公室里。然后,就把门一关,打开了灯,把他的眼罩摘下以后,我们都坐着,看着他的反应。  他在房间中央站着,慢慢的的适应了以后,就把目光落在我们的身上,然后打量着。显然,他没有认出我来。他想不到我会在广州,就像我想不到他在媚媚的学校里

当了花匠一样。他打量了半天,才把胸脯一挺,问道:“你们是谁,把我带到这里有何贵干?”

我对他说:“你好好地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  他紧盯着我,终于认出了我,“嘿嘿”了两声:“是你?我还真是低估了你,想不到你在这大广州还混出名堂来了。其实,当我被锒铛入狱的时候,我就后悔那天晚上不

该放过你。就让大伙把你砸死扔进池塘里喂了鳖,也省的你翻天。”

“我能来广州,也是被你逼的。”我说道。  这时,孙大明猛地站起来,过去一巴掌把他的帽子打落下来,然后说道:“跟这样的人有什么好废话的,打死他扔闹市区,一会儿连点骨头也不剩了。”说着,砰啪的

就是一顿暴打。只打的他两眼发懵,站都站不住了。孙大明最不缺的就是力气,而且,还曾经打过把式卖过艺,那一招一式也绝对不仅仅是花拳绣腿。

我一看差不多了,就说:“别打了,你歇会儿吧。我来问他几个问题。”

眼看着他真是站立不住,就给了他一张椅子:“坐下说话吧。”  退伍兵坐下以后,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说道:“我有个要求,希望你看在我们是一个村的份上答应我。既然已经落在了你的手里,我也认了,你们对我怎么样都

行,但是,千万不要把我交给警察。我还有未完成的事情要做。”

我说:“那就看你的态度了。”接着我就对大林和孙大明说:“你们去找潘卓婷吃饭吧,我和我们的村长好好谈谈。”  大林和孙大明走了以后,我就问道:“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只要如实的回答,我不会把你交给警察的。我想知道,你已经被抓,冒着生命危险又进了那个学校干什

么?”  退伍兵想了一下,说道:“你不用这么问我,其实你心里面很清楚。当年,我退伍以后回到家,看着家里那种破破烂烂的样子,我就对未来失去了希望,这样下去,别说是娶媳妇了,就是温饱都不能全部解决。于是,我就来到了广州。这里是经济最发达的地方,能够发财的机会会大一些。可是,我一没技术,二没有熟人,待了好久也没有安顿下来。后来,听说那个学校里招保安,我就去了。由于当时全国各地的年轻人都涌进了广州,人人都做着发财的梦想。所以,竞争很激烈。我没能当上保安,就

在学校里当了一名花匠。”

“所以,在这个学校里,你就认识了媚媚,然后把她骗到了你家里,你强迫她给你当了媳妇。”我说道。

“不是我强迫的,是她自愿的。这一点我可以对天发誓。”他说。  “现在媚媚已经获得了自由,重新返回了学校,你为什么还不放过她?”听到他说没有强迫媚媚,是她自愿的话以后,我的气就又是不打一处来,真想狠狠地扇他几个

嘴巴子。  他说:“我已经死心了的,也没有想对他怎么样。而且,心里面也是有不安和自责,觉得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对不起她。我这次冒死逃出来,不是来找她,更不是想要

和她再产生什么瓜葛,我是来找我们的孩子的。”  “孩子?你还真有脸说这个字。你不知道你对媚媚的伤害有多大,还提孩子?”我一下站了起来,过去就就薅住了他的头发:“媚媚回来以后,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

还去过青岛进行治疗。你认为她会生下你的孩子吗?”

他说:“我知道我这一生已经彻底完蛋了,要么抓回去坐牢,要么被人打死。但是,如果媚媚能生下那个孩子,我就有了后,我们全家也就有了希望。”  我把薅住他头发的手松开,说道:“那对于媚媚来说,是耻辱,是噩梦,回来以后就去医院处理掉了。你真是罪孽深重,给别人带来的伤痛,你就是死了都无法弥补!

”接着,我又告诉他说:“因为你的出现,媚媚从楼道里掉了下去你知道吗?”

他抬起头看着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样?”

“已经一个多月了,被摔成了植物人,已经去外地治疗了。”我说。  他立刻就像是一条死狗,坐那里不动了,然后有气无力的说:“怪不得我一直没有找到她。那应该是我刚来的时候,有一天中午,有个女学生掉在了楼下面。原来是她

。”  我以为他在为他所犯下的罪行在忏悔,于是,就点燃一支烟抽着。过了好久,他突然疯了一样的跳了起来,然后,大喊一声:“你这个混蛋,我要和你拼了!”说着,就过来卡住了我的脖子,接着,又狰狞地说道:“你他妈多管闲事,把媚媚偷着送去了火车站,断了我家的香火,也让我没有了媳妇!这还不算,你还赶尽杀绝,报警把我

抓了起来,你这就跟拿着刀子杀我一样!我今天要先把你干掉,以解我的心头之恨!”  他的眼睛血红,眼珠子都凸出来了一般,双手更是死死地掐着我的脖子,我喘不上气,就跟窒息了一般。这时,他又骂道:“在村里我他妈根本就没有看起过你,没想

到你他妈的人小鬼大,对我下黑手,今天我们就来个鱼死网破!”  他下手太突然,我没有一点防备,只能硬撑着,任由他使劲的掐着。现在就是有什么样的功夫也施展不开了。我顿感眼前发黑,渐渐地呼吸困难起来。

我爱你,现在去死吧

我爱你,现在去死吧第二集

第712章 神秘的绑架犯

云小元看上去精神有点差了,糯糯从身后抽出靠枕垫在他身后,“哥哥靠着舒服一点。”

“好。”他闭着眼睛轻声说道。

云若兮看云小元精神不济的样子,心疼极了,走上前抱着他站起来。

“母亲,我先送小元上去休息。”她站在沙发前看着苏颖秀说道。

糯糯赶紧滑下沙发站在云若兮身旁,小手拉着她的裙子。

“妈妈,我也要一起去。”

她低头,看着糯糯点点头。

“Angel你要是最近忙的话,工作那边就做个安排,一直请假也不好。”苏颖秀想让云若兮回到工作岗位。

面对苏颖秀的劝说,云若兮没有反对。

“工作上我会做出安排。”

她同意苏颖秀的意见。

弗莱克看着云小元,过完年即将七岁的孩子体重肯定很沉,他主动提议,“少夫人,我来抱吧!”

“也好。”云若兮把云小元交给了弗莱克。

他抱着云小元走在前面,云若兮牵着糯糯的小手跟在他身后,苏颖秀站起来目送他们走出客厅。

想到外孙云小元的中毒一事,她的心情有着说不出来的沉重,加上外孙女以前被被带走的事还没有调查到,事情越发的复杂。

来到二楼,云若兮守着云小元,糯糯一同陪着。

“弗莱克管家,你先出去吧!有什么事我会喊你。”她说道。

房间里人太多空气也不流通,对云小元并没有任何好处。

“好的少夫人,那么我先出去了。”

弗莱克低了低头。

他离开卧室,糯糯握住云若兮的手,“妈妈,你别难过,哥哥会好起来的。”

“乖。”云若兮亲了亲她的脸庞。

糯糯靠在她身上,心情显得低落。

大大不在,哥哥身体也不好,爸爸妈妈又担心哥哥的身体,唉,最近家里好忙好乱哦。

云小元睡着后,云若兮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喂,我是云若兮。”

“救我,若兮……”电话那端传来微弱的声音。

云若兮听得出来那个熟悉的声音是来自最亲爱的朋友李雨萌。

“萌萌,你在哪里,声音为什么听上去这么虚弱?”

“啊……”

手机那端传来刺耳的尖叫声。

“喂,喂。”云若兮急的握着手机站起来。

糯糯守着云小元,看着她激动又担心的样子,抬着头张望着,“妈妈,你怎么了?”

“我没事。”

云若兮握着手机,一颗心七上八下。

李雨萌出事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她会打来一通奇怪的电话,尖叫声又是怎么回事?好像有点乱。

“糯糯,妈妈出去一趟,去找大白谈点事,你在家里陪着哥哥好吗?”

她蹲下身抱了抱女儿,要求女儿留在家里。

糯糯虽然不清楚云若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担心云小元,所以不想离开总统府。

“嗯嗯,妈妈去忙你的就好,糯糯会留在家里守着哥哥。”

她亲了一口云若兮的脸颊,软糯的嗓音像三月里的润雨。

云若兮临走前低头亲了亲云小元的额头,“告诉哥哥,我有事出去一趟哦。”

“好,妈妈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哥哥的。”

糯糯说道。

云若兮匆匆下楼,弗莱克根本没机会和她打招呼,卧室的门还敞着,他看着糯糯,糯糯看着他。

“妈妈有事要出去一趟。”糯糯和他解释了一句。

“那小小姐需要我进来陪小少爷吗?”

弗莱克压着嗓音问道。

糯糯瞅了一眼睡着的云小元,又看一眼弗莱克,果断摇头,“不要,我守着就好。”

他没再说话,把门轻轻关上。

云若兮亲自开车驶出总统府,保镖和护卫跟在后面,她一人出行,一群人保护。

如今身价今非昔比,自然在对她的人身保护上更加慎重,谨慎。

她用蓝牙耳塞和白靖擎进行联络,“小叔叔,我有事想找你。”

“过来吧!我在办公室。”

白靖擎接了电话马上回答她。

“好,我现在正在来的路上。”云若兮说完后挂断了电话。

办公室里,白靖擎正放下手机,阿魅捧着一摞文件进来,他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

“主子有事?”

“Angel好像遇上了什么棘手事。”白靖擎说道,他看着阿魅,“你那边部署的如何了?”

阿魅对着他做了个“OK”的手势。

“希望你别掉链子。”他警告阿魅。

“主子,你现在脾气见涨,越来越难伺候了,在这么下去我要回家去继承我父母留下的家业了。”

阿魅趁机要挟白靖擎。

白靖擎扯起唇角,露出嘲讽的冷笑,“还回去继承你父母留下的家业,你小子能平安无事的回去,我巴不得买鞭炮庆祝,只可惜,你是说一套做一套。”

他们俩看上去像是吵架,只有两人彼此懂得这是很自然的沟通方式。

只是比较特殊而已。

“买啊,没钱我给你打。”阿魅不爽的嚷嚷道。

他们俩正在斗嘴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云若兮推开,她风风火火的走上前,掏出手机丢在白靖擎面前。

“小叔叔,你能让阿魅追查这通电话的具体位置吗?”云若兮站在办公桌前,表情凝重的看着白靖擎,“我怀疑我闺蜜被绑架了。”

绑架?

白靖擎皱着剑眉,他把手机递给阿魅,“你去查看一下。”

“是,主子。”阿魅拿走了云若兮的手机。

“Angel,不是我说你,现在你应该把全部心思放在小元身上,他解毒的事不能耽误,至于你说的闺蜜被绑架这其实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世界上穷人还是很多的。”

他以为李雨萌是单纯的绑架事件。

“不是的,小叔叔,我那个闺蜜是个警察,出生高干世家,说到钱这东西普通商人可能很多,但是他们军人是领国家工资,有多少查得清楚,除非家里的小辈出来自己开公司,开厂的会有钱,一般还留在国家号召下的,不可能涉及到金钱。”

云若兮暗示白靖擎,李雨萌的绑架不单纯。

“不是涉及到金钱?”他板着脸训斥道,“胡闹,Angel云若兮,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这种事故能沾吗?万一那群不法分子盯上你怎么办?现在你弟弟死了,你可是我们G国唯一的希望。”

云若兮伸出手揉着发疼的太阳穴。

“我和你说不清楚,把你手机给我,我还是和叶枭炴说好了。”

她突然意识到与他有些沟通无能。

“和叶枭炴说结果也是一样,你以为他会放任你去做危险的事,现在的你可是两个孩子的妈,你可要搞清楚状况。”他不客气的板着脸,不给她留下任何面子,“等阿魅追查到地址,我再和你说。”

云若兮气的在一旁赌气,半天不吭声。

早知道他不帮忙,她还不来了,白白浪费时间,云小元还在家里等她。

半个小时后,阿魅拿着手机走进办公室,“Angel小姐,电话最后打出是在一座私人岛屿,信号很微弱,据我所知,那座岛的主人不可招惹。”

云若兮听到阿魅说那座岛的主人不可招惹,她气的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

“哪个混蛋那么大的来头?还不可招惹。”

“K。”阿魅看着白靖擎,眼眸微寒,“应该说是King,译过来就是王。”

“呵呵。”云若兮冷嘲道,“这该死的大猪蹄子还挺自恋的,还给自己封王加爵。”

白靖擎把手机还给她,严肃的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这个男人你不要去惹,你知道海盗吗?”他反问道,表情严肃的不能再严肃。

“小叔叔的意思是,他专门劫持海上的船只?”

云若兮大为惊叹的反问道。

这是动漫世界吗?

“不止,这个男人穷凶极恶,根本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最重要的一点,他阅女无数。”

白靖擎再次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哦,原来是个大色鬼。”她嫌弃的翻了个大白眼。

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云若兮察觉到一股寒意从身后慢慢贴近。

我爱你,现在去死吧

我爱你,现在去死吧第三集

“你说什么。”江斐然问。

“我说,我和孙迦遇,到底差在哪。如果我死了,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一个人会为我这样呢。”他苦笑一下。

“你与他有什么故事,可以告诉我吗。”

“你是想从我这打听他以前的事情吧,好在这睹物思人,你那个吊坠,天天看,有什么好看的。”孙魏舟嘲讽。

“他从前是什么样的,徐渭那的故事我都听过了,也许换成你的角度,会有更多。”

“你要这些故事干什么,拼凑成一个完整地你来不及了解的孙迦遇?可笑。”

“你说还是不说。”江斐然语气淡然,大约是知道威逼恐吓那套对这个人没什么用,干脆懒得虚张声势。

“我和他是同父异母,你知道的,小时候啊,他爸就很疼爱他,集万千宠爱与一身啊,不像我爹不疼娘不爱的。”

“他爸不也是你爸爸吗。”

“呵,我愿意拿人家当爸爸,人家也不一定愿意认我啊,我何必给人家触霉头。”孙魏舟语气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混不吝样子。

突然笑了笑。

“你笑什么。”

“我笑,你这句话的可笑,大概我是最能了解的。”

“什么意思。”

“很巧,我们拥有着同样的身世,我的母亲和我啊,也是被抛弃的,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叫江雨涵,是江氏集团的继承人,从出生开始啊,就拥有所有的宠爱,显赫的家世,温暖的家人,这些东西,我从来没见过。”

“我从小的记忆就只有我妈妈冬天为了多赚点钱帮被人洗衣服冻得通红的手,还有老师催着交学费我一拖再拖时他们不耐烦的眼神,同学们的排挤,霸陵,欺负我好像时间很好玩的事情。”

“后来我对江雨涵拥有的那些东西,特别是亲人不屑一顾其实只有自己知道,我不过是得不到,才安慰自己,不想要而已。”

江斐然看向孙魏舟。“你呢。”

“我跟你不同,我是真的不想要,少在那以己度人,有没有家人对我来说什么差别都没有,我可没女人那么矫情,心口不一。”

江斐然端着杯红酒噗嗤的笑出声。“好,也许是我矫情。”

很久没有这样跟一个人随意的闲聊,似乎是相同的身世,猛然的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孙迦遇一副要替父亲弥补我的样子,我最讨厌他那副样子了,虽然我们俩不亲近,不过他一直照顾我,给我钱花,这样就可以了,我只需要钱,什么兄弟情的就免了吧,我可受不了。”

“你讨厌他吗。”江斐然问。

“那到算不上。”孙魏舟回答。

“不,你应该讨厌的,因为我啊,就十分讨厌我那位姐姐,厌恶,嫉妒,嫉妒到想要毁了她的一切,看她从众星捧月的公主堕进泥里才能满足。”

“谁让他抢走了我本来也该分得一份的东西呢,什么都被他抢走了,凭什么我什么都没有。”

“最后啊,我好不容易决定放弃,放弃恩恩怨怨重新开始,就是你说的那个样子,重新找个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那为什么没有。”孙魏舟好奇。

“因为那个说要陪我一起重新开始的不在了,我又是一个人了,而这一切都拜他们所赐,你说,我怎么能放过他们呢,就只是江氏集团,不,不行,还要他们两个人失去所有,痛不欲生,让他们尝尝看,生活没有半点希望,活着的每一天都是折磨的滋味。”

江斐然掷地有声的起誓着。

“如果将来再遇到那个愿意与你一起重新开始的人呢。”孙魏舟突然平淡的问。

“不,不会再有了。”江斐然站起身来离开阳台。

走到房门前突然顿住。“其实,你也应该嫉妒孙迦遇,甚至恨她的,我都知道。”

房门关上,江斐然诡谲的语气还留在空气里回荡,敲击着孙魏舟的心房。

他突然默默对着空荡荡的客厅说。“是,从这一刻开始,确实是了。”

美国康复中心。

萧黎城出院转来了这里做专业的康复治疗,正拄着拐杖由专业治疗师一步步引导他做复健运动。

“缓慢,不要着急。”治疗师说。

萧黎城嘴唇抿着,神情专注。一步步走着,十米的距离,吃力又艰难。

萧印城站在一旁看着感到万分煎熬,每一步都像踩在他心里,他又想起江雨涵的话。

“加油,厉害啊,已经可以走那么远了。”他故作无事的走出来站在萧黎城几米外的地方。

“很好,你比预期的进步的还快,这样下去,应该很快就能恢复了吧。”萧印城颇为理所当然的说。

“你怎么又来了。”萧黎城不看他继续走。

“你看外面。”萧印城突然指了指外面。

萧黎城坐在轮椅上,萧印城推着他,外面秋高气爽,康复中心外面一汪喷泉水流顺畅的流动,静谧又美好的场景。

一群鸽子正随意飞动着。

“这个给你。”萧印城往萧黎城手里塞了一把东西。

“这什么。”萧黎城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拿到鼻子边闻了闻,一群鸽子就飞舞过来。

萧印城立刻跑开。

“喂!”萧黎城大叫,一群鸽子落在他身上,一只两只,逐渐越来越多,将轮椅上的他团团包围住。

“哈哈哈。”萧印城在不远处看着笑。

“这里。”萧黎城终于意识到自己手上那把鸽子食物是罪魁祸首。将它扬了出去,鸽子终于四散开来捡起地上的食物吃起来。

萧黎城回过头看见萧印城笑着看自己,突然也觉得十分有趣,哈哈笑起来。

二人相视而笑,似乎这些天的冰冷不复存在,萧黎城坐在轮椅上,身后喷泉的水潺潺的流动着,有秋天萧瑟又静谧的背景在,与萧印城相视而笑,像一幅画卷。

身后传来摄像机的声响。二人看过去。

江雨涵对着摄影机看了看。“嗯,拍的不错,两个人都很帅。”

“没把我被鸽子包围的囧样拍下来吧。”萧黎城佯装满脸不满的说。

似乎布满裂痕的冰面慢慢融化开来,还有打开的心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