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看着你

当我看着你
  • 主演:MahmoudAsfa,RubaBlal,萨莱·巴克里,AnasAlgaralleh,AliElayan,RubaShamshoum,AhmadSrour,FirasW.Taybeh,HusamAbed,FadiaAbuAyash,Rafa'AbuAyash,AmmarAbuSh
  • 导演:安娜玛丽·雅西尔
  • 地区:巴勒斯坦,约旦,希腊,阿联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阿拉伯语
  • 年份:2012
约旦,1967年。世界巨变:对能源的争夺、新潮流、新音乐、对未来憧憬的蔓延。在约旦,不同的变化在悄然发生:巴勒斯坦成千上万的难民正跨越边境线到约旦寻求避难。11岁的Tarek与母亲在难民队伍中,而他的父亲则在战乱中被迫与家庭分开。他们和1948年就逃难至此的前一代难民一起被安置在难民营的活动帐篷中,等待可以重返家乡的那一天。难民营中的生活窘困,期待能够和爸爸重逢的Tarek想法离开难民营,并看到了希望。他对自由的向往和好奇的天性带领一群有着同样向往的人踏上了一段改变命运的旅程。

当我看着你第一集

第2409章 惶惶却无终点

霍昀和三个小家伙在第二天正式出门。

他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但三个小家伙有。

于是就先按照他们的路线走。

三个小家伙哪怕年纪不大,已经走了世界很多地方,这次要不是有小鹤鹤,他估摸着霍增和林林会选择更难走的路。

这两个正好是在精力最旺盛的少年时期,喜欢刺激,又喜欢探索,有强烈的求知欲。

不过他们哪怕是有这些同时也会顾及到身边的小家伙。

霍昀是第一次带着三个小家伙出来旅行,之前也没有跟小孩子出来走过。

他本来以为很烦人的事情,此时却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他们并没有给他带来麻烦,反而给了他极大的空间。

既不像是一个人出来旅行那么寂寞,也不像是有嘈杂的人在身边吵闹。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舒适。

霍昀此时此刻的困境并非是需要找到个心甘情愿在一起的伴侣,仔细说起来,他的当下其实没有危机。

只是他自己找不到前进的方向,觉得没有踏实的感觉。

虽然每天按部就班的做很多事情看似很忙碌,他自己看不到自己的方向。

这些事在别人的身上也曾出现过,但从未出现在他的身上。

他从小就习惯了一个人相处,哪怕身边有大哥和弟弟妹妹。

他通常情况下也都是一个人。

他仿佛习惯把自己隔绝在一个只有他自己的世界里,这个世界是完全按照他的意志为转移的。

然后他又幸运的可以一直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来,不会受到太大的改变与约束。

只是当人成长到一定的年纪之后,不论愿不愿意还是慢慢的朝整个社会靠拢,也会慢慢的走向之前所认定的大众化、平常化,似乎所有的重点都变成了如何生活,有个什么样的家庭,拥有什么样的事业等等一系列琐碎的事情。

他觉得他此时此刻的状态更像是处于叛逆期中的人。

他之前没有叛逆过,现在有种突如其来的叛逆,用更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就是中二病爆发了。

别人很可能就把这些话说出来了,跟亲朋好友在嘻嘻哈哈间就把事情给解决。

他就习惯了自己闷在心里,靠着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对人的理解慢慢的走。

这种行为在他平时的工作中是无法忍受的,因为效率太低了。

事关他自己的私生活时,他在工作中习惯使用的方式在这个时候都变得模糊了。

他还是习惯自己一个人面对。

霍昀知道在面对种种事情的时候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态度都没有什么问题,就看个人的选择,只是心里难免会觉得有些堵。

霍昀让保镖跟着三个小家伙去市内玩的时候,他穿上了拖鞋,在别墅外的海滩慢慢的走着。

这是一片公共的海滩,沙子很细腻,很漂亮。

从这里看到的海水是透彻的蓝,就像是把蓝天装下了一样。

清澈中又透着一股通透的感觉。

霍昀跟他平时的着装并不像,体恤加短裤加拖鞋,完完全全的休闲风,脸上再加了一副大墨镜。

休闲中还带着难得的慵懒。

这边的海边别墅也有不少人过来住着。

他沿着海岸线走了几十米,已经看到不少人往他的方向看过来,只是没有人敢上前过来搭讪。

霍昀依旧沿着海岸线慢慢的往前走,他想借着这简单又重复性强的动作来梳理自己的思路。

他现在最明显的感觉就是胸口上仿佛堵了一团棉花,如果把它忽略了也没什么,不会特别不舒服,但是也会让人感觉到它的存在。

霍昀便是受不了这样的存在的。

霍昀走到了一块礁石旁边,爬上去坐了下来。

他刚坐稳之后隐约听到一阵若有似无的哭声。

霍昀拧了拧好看的眉,起身便要下了礁石。

身后响起跟女声,“你不需要离开,我在这待的差不多了。”

霍昀转身便看到一个身穿长裙的女孩,长发披散在身后,眼睛通红却没有眼泪。

女孩看清他的样貌也愣了一下,之后便迅速地偏过头,“抱歉。”

说完便迅速离开了。

霍昀看着空无一人的礁石,却没有在这里坐下去的想法,继续往前走。

已经离去的女孩儿在几分钟后赤着脚回来,踏进水里在礁石的缝隙里拿了自己的鞋子,穿着继续走了。

霍昀的思路因为刚才的事有了短暂的断裂,他没有再想下去。

沿着海岸线慢慢的走着走着走着,他才发现自己并不适合一个人独处。

他会容易把自己活成大海中的一粒小沙子,可以跟周围的人没有任何牵连与瓜葛。

他曾看到过不少人在一个地方住了两三天,就在那个地方建立了新的人际关系。

而他在一个地方生活了几十年,都不会跟那个地方有什么太深的人情往来。

他一直把自己单独拆了出来,把自己活成了一座孤岛。

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喜欢跟别人有交流,更不清楚他喜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

然而,他却真真实实的按照这样的生活方式生活了这么多年。

霍昀走到了这边的一个小集市。

这个集市不大,但是特色的东西挺多。

他没有逛街的想法,只是慢慢的走着。

没有方向,更没有什么想法。

看到一条顺眼的路就往前走,全然不像平时心里是有方向的。

霍昀不知走了多久,站在某个十字路口时,就觉得心口的那团棉花越来越明显,仿佛能随时撑开胸口,破裂而出。

霍昀此时此刻就觉得心里的躁郁也越来越让他无法忽视。

可这种感觉究竟怎么才能让它们消失?

这种看似无能为力的感觉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他的身上?

他看过很多书籍,也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可他没有办法解决。

明明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却像是独自站在光幕无垠的沙漠里,身旁全无一人。

他过往到底压制了什么?

现在全无目标的时候,居然会有这般难以忍受的感受。

霍昀放任这种无能为力有明显难受的感觉在周身肆虐,他从有意识开始到现在从未有过一刻是坐以待毙。

哪怕在项目陷入绝境的时候,他也依旧咬牙坚持在绝境中找到了能让项目继续走下去的方法。

他可以给很多人带来希望,却从未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期待。

他从未有过一刻这么清楚自己。

也无比的庆幸这一刻是他独自面对的,而不是身边有熟悉的亲友。

霍昀再留意周边的环境时,天已经黑了。

他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只觉得浑身筋疲力尽。

等他觉得已经疲累的时候,招手拦了一辆车坐了进去。

报了所要去的地方后,便偏头看着飞驰而过的街景与人群。

霍昀不知道我自己要看是无能的待在这个类似情绪沼泽的地方多久,他这样的状态要持续多久。

他很清楚只要他不想表现出来别人根本看不出他的情绪是好是坏,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每个人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就是他自己,迎合了自己之后才会去关注周围的人。

而在我们人生中最初的那20几年,每个人都希望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最后真正的融入社会之后才发现只有少数的人会成为人群中的焦点,而大部分人这会成为自己生命中的焦点。

霍昀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的越来越多的就是这些内容。

这些内容他早都知道而且从来不放在眼里,如今却像是阴魂不散一样在他的脑海里旋转并重复着。

这是一种让人极为窒息的操作。

在霍昀成熟的时候车子停在了海边别墅区,霍昀付完账之后下了车,走进了别墅区。

走到院子外面时就听到了,别说里面的笑声。

三个小家伙已经出去逛回来了。

霍增听到院门发出的声响,探出了脑袋问道:“昀哥,你出去散步了?”

“是啊。你们三个今天去哪里了?”

“去逛这边的文化街了,有些东西还挺有意思的,我们三个听着别人忽悠也听得津津有味。”

“看样子今天过得不错。”

“挺好的。昀哥,明天要跟我们一起去吗?”

“过两天再跟你们集体行动,这两天先一个人呆着。”

“那好。今晚我们吃什么?去外面的餐厅吃饭,还说让你他们上门来做?”

“请他们上门来做吧。我先上楼洗漱,你们安排一下,按照你们的口味做就行。”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霍增出来之后性格又活泼了不少。

他本来也不是跟内向的人,离开了老爸老妈的羽翼之下,他也早也是个能处理很多事的小少年了。

林林把游戏机给调好了,鹤鹤光着小脚丫在他周围跑来跑去。

三个小家伙最近特别热衷玩体感游戏,玩的不亦乐乎。

要不是三个的自制力都还行,恨不得连觉都不睡了,直接玩。

霍昀冲个澡之后,泡了个脚。

泡完之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没有之前的疲惫。

他下楼的时候,听到厨房有响动。

三个小家伙还在那玩得不亦乐乎。

霍昀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看着他们在前面活蹦乱跳的,伸手把鹤鹤捞进了怀里,“你们玩了一天不累?”

当我看着你

当我看着你第二集

等待的过程很就是很无聊的,所以门外一响起脚步声,她就以为云墨修来了。

所以,当云墨修说话的声音时,她就直接起身去打开了包厢的门。

果然看到了云墨修,还有……顾佳佳。

沈沫忽的一下将门关上,靠在门上,她的心一阵狂跳。

云墨修和顾佳佳送走了顾长安,顾佳佳亲近的挽住云墨修的手臂,“墨修哥哥,你没事了吧!要不是我爸爸不让我走,我早就飞去看你了。”

云墨修住院那一阵,对外说是去了国外医治。

男人不动声色的抽出手,声音淡淡的说道,“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

“可是,我都来了。墨修哥哥,就一小会也不行吗?”

顾佳佳不想走。

“不行。”

云墨修语气坚定。

“那好吧。那改天你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顾佳佳自己肯定也不会吃的。

“好,你先走。我衣服还放在房间里。”

云墨修送走了顾佳佳。

门被打开,云墨修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小女人。

她此时抬起目光看过来,淡淡的笑出来,“事情办完了吗?”

云墨修点头,“恩,办完了。”

他走向她,沈沫起身,“那你还吃……”

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拽进怀里,狠狠的亲吻上了。

吻,有些急切,透着男人的小心翼翼和刻意的温柔。

云墨修以为她会拒绝,但是她没有,很乖顺的回应着他。

直到,她快要透不过起来,他才放开她。

双手捧着她红润的脸颊,温声解释道,“正要出门,接到顾长安的电话,暂时还是要顾着他的面子,地点也是这里,我就答应了。顾佳佳是最后才来的,送走她爸,我就让她也走了。”

女人认真的听着,眉眼低垂,看不出是不是生气了。

云墨修的眸色温柔无比,“你是不是生气了?”

沈沫抬起眼帘看向他,唇边映出一抹甜美的微笑,“我为什么要生气呢?你又没跟她怎么样,我知道你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男人喜出望外,一把将女孩按进怀里,在她的额头上亲了又亲,“谢谢你理解我!我的沫沫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

女人在男人的怀里柔声说道,“善解人意的姑娘快要被饿死了,你要不要先喂饱她!”

男人顿时笑出声音,伸手按响了服务台的铃。

菜很快就上齐了。

他一边喂着沈沫,一边自己吃。

沈沫看着男人一筷子一筷子的喂过来,忍不住笑着说道,“我的手闲的很呢!我自己吃就好,你也吃。”

刚才那个吻,清冽而清新,很显然,刚才他是一口也没吃的。

因为这个,沈沫心里有几分高兴。

女人的快乐有时候真的很简单。

男人摇头,依然我行我素,他笑着说道,“你说的要我喂,在我的词典里喂女人就是要这样喂的!”

沈沫呵呵笑着,夹起一口菜送到他的唇边,“来,那我也喂喂你!”

男人却没接,反而眼神中笑出了几分坏意,“喂男人可不是这样喂的!”

当我看着你

当我看着你第三集

反倒是一旁的柳岩脸上并没有任何沮丧的神色,一双美眸不断的在楚修的身上打量,就仿佛柳青门的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既然如此,那这一组的获胜者就是这位楚逍遥先生,楚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查理·霍尔斯笑盈盈地看着楚修,楚修含蓄地笑了笑。

其他的成绩,也已经出来了,获胜者,分别是来自天医门的叶寻欢,巫医门的灵儿,以及来自华夏的苏秦。

看到苏秦能够杀进八强,秦枫的脸上露出淡淡地微笑,如此一来,进入八强的人,来自民间的名医已经有两人了,占据了四分之一的名额,这绝对是南钵会历届以来最好的成绩。

接下来,就是总决赛的第二轮比试了,按照规则,这一次,四位新晋名医将挑战中医界的泰山北斗,四位会长。

这才是真正的巅峰对决。

而四位会长,将作为擂主,等待四人的挑战,最终的胜利者,将进入四强赛。

按照南钵会的规矩,进入四强的人,也将成为南钵会的会长,执掌南钵会的众多权力

而最终获胜的第一名,将成为正会长。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看台上。

很多人都在猜测,这四名最强大的年轻人,会挑战谁。

不过现在局势对巫医门来说最为有利,楚修和灵儿都是巫医门的弟子,若是他们先挑战,完全可以挑战欧阳龙,如此一来,四个会长的位置最少可以确保一名巫医门的人。

天医门也是如此,不过以叶寻欢的骄傲,肯定不会去挑战自己的师父。

他可是励志要将天医门发扬光大的人,这一次天医门的目标就是最少确保两个会长的位置。

彻底镇压其他的医学门派。

不过楚修之前抽到的是A组,他将第一个挑战。

“楚先生,你打算挑战哪位老师……”查理·霍尔斯微笑着看着楚修道。

他也没有想到,这次南钵会竟然涌现出这么多天才医生,进入四强的人,年龄竟然都不大,若是这些人真的能够击败几位泰山北斗,或许自己父亲的病,还真的有救。

想到了四位前辈为自己的父亲坐诊之后的那叹息的模样,查理的心,就是一阵悲凉。

除了这几位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一届南钵会之所以在丘比特岛举办,就是为了最终找出挽救自己父亲性命的药方。感受到众人的目光,楚修彻底明白了为何男子聂天龙要推自己出来,自己这次前来欧洲,是为了振兴中医,是为了打开中医在欧洲的市场,就算自己医学天赋超强,靠着自己一个人也根本不可能,可若是

自己在这次南钵会上一鸣惊人,并且成为南钵会的会长,自己将得到多大的资源?多大的支持?

看看这些台下的名医,哪一个不是学识渊博之辈,若是能够将这股力量融合起来,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会便利太多太多。

自己绝对不能辜负聂天龙的期望。

想到这里,楚修看向了主席台上的四位会长,目光落在了天医门门主,叶天南的身上。

“我想挑战叶前辈,还望叶前辈多多指教!”楚修朝着叶天南拱了拱手,很是礼貌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叶天南,排名第一的天医门的门主,而天医门之所以能够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稳稳压过众多的医学门派,全靠他一人之力,他可是连续数届南钵会的第一名,已经把持了南钵会会长的位置好几十年了,就

算是其他门派的门主,也无力撼动他的位置,现在,这个初入茅庐的家伙竟然要挑战他?

这小子的年龄看上去最多二十岁吧?

就算他从小开始学医,就算他天赋再高,他的经验也远远无法和叶天南相比,他这是送死吗?

看台下面,响起了嗡嗡地议论声,很多人都在说楚修不知道天高地厚。

特别是天医门的人,更是对楚修充满了鄙夷。

就连雪妩也是狠狠瞪了楚修一眼。

这个白痴,他难道就不会挑选秦枫吗?

以他进入总决赛的实力,对上没有医学传承的秦枫,或许还能胜出,现在却要挑战叶天南,他这简直就是找死。

就算是灵儿师妹的医学造诣,对上叶天南也没有什么胜算呢。

若非站在台下,雪妩都要当众辱骂楚修了。一旁的柳岩也是露出了一缕诧异,平心而论,她的医学天赋也是极高,按照她自己的估算,最多也就是比叶寻欢差一点,若是她进入这个阶段,不管是挑战自己的师父,还是巫医门的欧阳龙,又或者秦枫

,都有胜算,可是唯独对上叶天南,她一点把握都没有。

现在,这个击败她的小男人,竟然敢挑战医学界的泰山北斗叶天南。

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楚师兄,你还真是讨厌呢,竟然抢了我的对手,既然如此,我就挑战柳门主吧!”唯一保持笑容的就是灵儿了。

不过她的这一句话却让叶天南都要吐血了,自己好歹也是连续数届南钵会的第一名,一代医王,说的就是自己,现在,两个年轻小辈,竟然如此狂妄,争先恐后地要挑战自己。

还真是把自己当软柿子捏了不成?

不过比他更郁闷的是旁边的欧阳龙了,作为上一届的第三名,他的医术其实和柳云不分伯仲之间,不过比起叶天南来,却差了一些。

按照他的想法,楚修和灵儿都在前面,灵儿不管是挑战柳云,还是秦枫都有胜算,而楚修只需要挑战自己,那么最少可以确保巫医门有一人可以进入四强,在南钵会的地位也不会降低。

可现在,楚修却不知死活的去挑战叶天南。

这几乎就是断送了一条进入四强的名额。

如果一会儿天医门的叶寻欢挑战自己,自己可没有信心击败这个号称超越叶天南的小医王,一旦输掉了比赛,那么灵儿再不幸输掉比赛的话,巫医门也将全军覆没。

还不如青柳门呢。

只是,这是当着这么多人面做出的决定,他也根本无法多说什么。

“那苏秦小姐呢?”查理微微一笑,看向了C组的第一名苏秦,这个美丽高雅的东方女子。

“我一直听说欧阳龙先生在药学上的造诣非凡,今日借此机会,讨教讨教……”苏秦没有看秦枫递来的眼神,直接看向欧阳龙说道。

听到苏秦的话语,欧阳龙暗自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自己最少可以继续保持擂主的地位,却没有注意到,叶寻欢嘴角的一缕笑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