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悍记

驯悍记
  • 主演:皮奥特·赛尔沃斯,JanKardasinski,玛格达莱娜·朗帕斯卡,多洛塔·兰多斯卡,AdamMalysz,PiotrPolk,米科拉吉·罗森斯基,托马什·萨
  • 导演:Anna Wieczur-Bluszcz
  • 地区:波兰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波兰语
  • 年份:2022
心碎的科学家搬回家乡,希望有个全新开始,但她爱算计的老哥却雇来一个陌生帅哥,打算说服她卖掉他们的土地。

驯悍记第一集

“借一步说话!”米雪捂着鼻子戳了戳萧晓的后背说道。

“蒽?你是?”回过神,萧晓不解的问道,有些面生啊,应该不认识吧,萧晓条件反射的看了看四周,也没什么异常,该放纵的人还在继续放纵。

“借一步说话!”米雪垫着脚附在萧晓的耳边大声的喊道,音量短暂的改过了喧嚣的DJ歌曲。

“好的!”虽然很疑惑,但是萧晓还是带着头同意了,然后跟着这个丫头离开了舞池,心里在嘀咕着,莫不是城里人都这么奔放洒脱?

迷迷糊糊的跟着米雪来到了她们所在的卡座,然后条件反射的坐下翘着二郎腿,以不变应万变。

米雪和米蓝两个丫头也在打量着萧晓,弟弟?萧晓一看就比她们大,哥哥?这是不可能的,明显是在抬举萧晓了,再看着萧晓身上这个脏兮兮的迷彩服,上面还有深褐色的不知道是什么液体凝固后的东西,就是一阵恶心。

“大叔,第一次来?”米雪问道,还是大叔这个称呼比较合适萧晓,两个丫头都是睁大眼睛自带透视一般的看着萧晓。

这种眼神让萧晓全身有些发麻,是不是没有看黄历啊,从来都只有他盯着别人的,现在尽然被两个黄毛丫头用视线给锁的死死的!瘆得慌!

“第一次,有事?”说话间萧晓就打算起身离开了,这次他来可是有正事的!可没功夫和她们瞎扯。

“你走!走了我就叫非礼!”米雪一把抓住自己的胸襟蛮不讲理的威胁道,两只手都有些颤抖,一张一合之间使得萧晓尽然看见了她白洁的胸膛,甚至鬼使神差的想要这个丫头在拉开一点。

不得不承认,在这种气氛之下,萧晓腐败了,虽说他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可是旁边不少看着这里的人都在起哄了,有的男人还吹着口哨为米雪的大胆喝彩。

“小雪,算了吧!”米蓝轻轻地拉着妹妹的手,将米雪的这个举动给制止了,也算是给米雪找了个台阶下,她们是来找刺激的,萧晓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人则是被她们当做了玩偶!却也不想让妹妹别人给占便宜。

“你说吧,到底想要做什么!”萧晓无奈的坐下了,真是怕这些发起愣来不讲理的女人!打不得,骂不得,还会撒泼!

“让你陪我们聊聊天!”米雪气冲冲的说道,又不把萧晓怎么了,还免费请她吃喝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木讷的男人!

“就是这样?”萧晓愣了愣,然后不可思议的说道,在这个会所里面,男人如牛毛一样多,看起来比他帅的,比他有钱的,数不胜数,为什么就偏偏盯上他了!真的没有看黄历啊!

“当然,你以为你这个样子我们对你还有什么想法啊!”米雪瞪了萧晓一眼说道,看在萧晓的老实,所以才选择萧晓做玩偶的,但是如此老实木讷的男人沟通起来真的有问题啊!

一个是野蛮无比的,另一个则是迷糊单纯的,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而且现在这个位置刚好能够看见会所楼梯,萧晓在思索一会儿后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两个丫头的要求,作为一个纯爷们!他也不信这两个丫头会把自己怎么了!

“说吧,我听着!”萧晓抱着手淡淡的说道,然后感觉不对劲,又将手放了下来搭在大腿上,一个多星期没有换过衣服裤子啊!上面的血渍萧晓自己都觉得有些恶心了!非战争期间的小洁癖又发作了。

“大叔,你不开心的时候会怎么办?”米雪说道,语气都有些颤抖了,才刚开始,似乎就勾起了她生活中的不满,米蓝也是软软的靠在她的肩膀上。

“我女儿会逗我笑的!”萧晓想也没想就回答道,没唐糖的时候,不开心那就去跑几圈,然后发泄自己的不满,有唐糖了以后,那就是得到了快乐。

说出这句话后,萧晓想到了酒店里面的小丫头,不知道她睡着没有啊!

“唉!话不投机半句多啊!”米雪叹了口气,然后大口的喝着啤酒,本来还以为能够得到什么有用的方法,奈何啊,她们又没有女儿,而且还是被父亲给责怪才离开家的!恰好又遇见一个疼爱女儿的大叔,简直就是自己在给自己伤口上撒盐。

米雪嘟着嘴一口接一口的喝着,米蓝还是那个傻乎乎的样子半瘫在沙发上,肚子微微隆起,看样子是喝多了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萧晓,真是一个奇怪的大叔。

气氛又陷入了尴尬当中,萧晓笑看着这两个丫头,不由的摇着头,又是两个叛逆的少女啊!

而这个时候会所的二楼则是出现了一群人,让萧晓的瞳孔微微收缩,一个大光头,肌肉男!最为特别的是大冬天只穿着一个小马褂,花岗岩一般的肌肉上纹着一条巨大的青龙,还是四爪的!站在他后面的七八个男人看起来也不善。

那大光头扫视了一番,不耐烦的对着旁边满脸献媚的西装中年人说道“女人在哪?”

厚实的声音从上而下传来,恰好在这个时候,DJ声也停止了,舞池里面扭动的身影也缓缓地停歇了,一个个的视线都转移到了二楼楼梯口的大光头身上,听着他的话愣是一个人都不敢动弹。

“虎爷,消消气女人会有的!”那西装男人一边讨好着大光头,一边给身后的侍者眨着眼睛,后者领会意思后赶紧的朝后面的小房间钻了进去!

虎爷依旧居高临下的搜索着他的猎物,西装男人显得非常紧张,却又无可奈何,这种情况每个月都要出现很多次,虽然担心自家的生意会不会因此垮下去,但是虎爷是这片城区的蛇头,他也惹不起啊,两头为难。

两分钟不到,刚才离开的侍者已经带来了十多个莺莺燕燕的女人站在虎爷的身后。

“虎爷,敬请享用!让兄弟们乐呵乐呵”西装男人终于放心了一些,殷勤的说道,希望虎爷能够接受他的“礼物”。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驯悍记

驯悍记第二集

第2307章 哎呀,太高调了

“当然不是啦。”女人笑着开口,想起了那天的情景,说道,“我清楚地看到那个箱子里所有纸条上都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唐糖。”

“不可能。”唐糖震惊。

“是真的,唐糖,我也看到了。”另一个女职员说道,“当时我们偷偷拿了几个纸团出来,上面真的都是你的名字。”

“……”怎么会这样?唐糖觉得不能接受,他摆了她一道?

说好的公平公正呢?原来是他搞的鬼。

看着穆太太多变的脸色,大家都笑了。

有人调侃道,“穆总今晚会不会跪榴莲啊?”

“唐糖,原来你不知道呀,我以为你知道呢。”

她也嘿嘿一笑,啥也没说,“好啦,大家都好好上班吧,谢谢你们把这个秘密告诉我,跪不跪榴莲我不知道,但是呢……我心中总算是有底了,这么算计我,我肯定会反击的。”

大家聊着天散了,唐糖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没一会儿,主任过来了,轻声对她说,“唐糖,可以交稿子了,统一发邮箱的。”

“发您邮箱吗?”

“不是,直接发评委们总邮箱,参赛结果一个礼拜后可以出来。”

“好的,”

主任又说道,“找一个没有监控的死角,稿子一定不能泄露了,要以防万一。”

这是担心有内鬼吗?

“好的,主任。”

主任离开后,唐糖搬着笔记本电脑开始寻找办公室里的监控死角,这个其实很难找啊,哪来的什么监控死角?

想了想,她抱着电脑去了洗手间。

在整个穆氏集团,恐怕只有那里没有监控吧?

怀着一颗激动且忐忑的心把稿子再三核对后发出去,唐糖回到设计部大办公室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发喜糖,给每个职员发了一包,还有果盘与坚果。

气氛特别热闹。

“穆太太好!”

负责给每部门发喜糖的工作人员见到唐糖时微笑着恭敬地行礼。

唐糖朝他们走去,唇角轻扬,“别叫我穆太太,叫我唐糖吧。”

她很随和,让大家没了界线感。

“穆太太,以后请多多关照。”

“我不习惯这个称呼,你们行行好,可不可以别这么喊我呀?”唐糖姿态优雅从容,“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同事,互帮互助是应该的。”

“来来来,这是给您的糖果,祝您和穆总长长久久。”

“谢谢。”她伸出双手礼貌地接过。

“大家都拿到了吗?还有谁没有吗?”负责派送糖果的工作人员高声问道。

旁边一人看了看名单,“应该都有了。”

“那我们先走了,大家吃得开心,要去给企划部送糖果。”

“谢谢,慢走不送啊。”

“要谢就谢穆总和穆太太啦,如果他们不结婚哪里来这么好的福利啊?”

唐糖又一次不好意思地垂了垂眸。

大家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唐糖从红色网袋里取出八颗糖果,好呀,全是定制的,上面还印着两人的名字呢,中间位置是一颗双心。

这肯定不是今天早上做好的,他有这个决定,怎么也不见他说一说呢?

办公室里议论纷纷,大家都开始吃糖果,还研究着文案。

唐糖心里暖暖的,甜甜的,脸颊也有些微红。

她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会儿,拨通了他的号码。

此时,西装革履的穆大总裁正在会议室里,刚坐下电脑还没有打开,会议即将开始。

调成静音的手机屏幕亮起,看到来显时他接通了,“糖。”

“我收到你的喜糖了,很漂亮,恭喜你呀。”她轻声说。

办公室主导位置,穆总唇角扬起的弧度特别迷人,“同喜同喜,你尝尝,特别好吃,就是爱情的味道。”

唐糖小声询问,“不是说好的低调吗?办婚礼都特意不通知媒体呢。”

“这是两码事啊,全公司可以知道,迟早也要知道的,全世界还不知道呢。”

可是对于唐糖来讲,她的全世界就是她周围这个世界啊,现在好了,所有人都知道她跟穆总结婚了,这安静低调普通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怎么了?在想什么?”穆亦君声音温和。

唐糖说,“可我感觉这全公司跟全世界没什么区别了。”

“那……既然没区别了,那我就把婚礼现场的照片放到网上去?”穆亦君毫不玩笑地说。

唐糖玩笑般回了一句,“随你。”

可就是她这两个字,让穆亦君有了公布的想法,他说,“我在开会。”

唐糖怔,“那你还跟我讲这么多?赶紧开会吧,我挂了啊。”

“中午上来一起吃饭。”他声音温和地提醒。

“好。”

然后她挂了手机,心情久久无法平静,桌上是那一颗颗可爱的糖果,耳边是同事们羡慕的声音。

楼上会议室里,穆亦君传了几段视频给温叔,并编辑文字发送过去——

温叔,视频弄网上去。

温叔就坐在不远处,他收到视频时还以为是工作呢,没想到是私事。

这个穆总啊,认识唐糖以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不过他回了一个字:好。

温叔把照片传出去了……

唐糖看到新闻的时候,还是同事们告诉她的。

“唐糖,你和穆总居然真在巴黎圣母院办的婚礼!”

“圣母院好美啊,这玫瑰花窗太神奇了。”

“我从来没有去过圣母院,真的好美。”

“上新闻了,估计又是头条,好刺激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唐糖很无语啊,他居然真的让全世界都知道了!

有时候穆亦君就像个孩子,唐糖是深有体会。

“唐糖,你手指上是什么?画的吗?”

“纹的吧?”

“应该是纹的啦,不过这是什么图案啊?”

唐糖感觉自己成为了今天的焦点啊,她有些难为情地冲大家笑了笑,“半个心。”

“半个心?还有半个呢?”

“这还需要问呢?还有半个肯定在穆总那里啊。”

“也对,瞧我,干脆没有动脑子。”

“我好像看到过穆总手指有同款纹身。”

唐糖啥也没有说,她只是微笑着看着她们。

随着时间的过去,热度一定会减退吧?

今天,时颖也把和易泱合作的作品提交上去了,结果一个礼拜后会出来。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

穆氏集团,设计部办公室里的同事收拾着桌面,各自散去,该去吃中餐了。

唐糖也关了电脑,她乘电梯上楼。

驯悍记

驯悍记第三集

陈家的背信弃义,关键时刻闭门不出,无疑是压垮了沈家上层建筑的一大截。

但是论财力。

即便是这段时间以来连续受到各方面的冲击。

沈家的财力,也足以睥睨华夏!

什么龙帮,燕京四大家族,秦凡还真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就是一群吃老本要饭的。

秦凡相信如果不是因为在这些家族人,还有一些行将就木的老头子在上面苦苦硬撑着,就他们这群人的德行,连一代都坚守不住,直接垮掉,连带着整个家族都消失在历史的场合中。

更别提,一个女人,也想在自己面前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看着秦凡满脸认真,金兰现实愣了一下,随即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

“五十三亿?秦凡,你不会是想钱想疯了吧?五十三亿?你知道在燕京,一栋商业大厦多少钱吗?也就一百多个亿,而且还是得从银行拿钱,才能盖的起,五十三亿?呵呵,你今天要是真能拿得出五十三亿,别说五年了,我金兰就算这辈子给你秦凡当牛做马,任你差遣,都无话可说,怎么样,你拿的出来吗?”

面对金兰的挑衅,秦凡非但没有生一丁点的气。

反而十分高兴。

是的,他在来到燕京之前,一直都很想搞清楚这闻名华夏的,燕京四大家族的底细。

江家和白家他已经摸清了。

江家基本已经没落,全靠上面那两个老头子各种给福利,然后从中捞取好处,养活一大家族的人。

这种家族,根本就是外强中单,没有一项天塌下来都能稳定赚钱,给家族补给的生意,所以仅仅是一个晚上,哪怕是江宴紫出手,也在金融的浪潮中被沈家打的粉身碎骨,连点渣滓都没有剩。

至于白家,则是习武出身,主要力量都集中在武力方面,这种力量在轻易种是无法调动的,除非白家哪天遇到了生死危机,或者被别人欺负到了头上,这种力量才会得到完全体现,也就是传说中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人,我必犯人的结构模式。

至于排在前两位的金家和苏家,秦凡则一直好奇他们的底蕴和实力到底是什么。

上层建筑,还是说金钱和武力?

至少从目前的观察来看,这三个好像都不是。

金家能位列四大家族之首的位置,则完全离不开他们和龙帮纠缠不清的关系。

龙帮嘛,手里掌控着无数的人脉以及优质信息,任何一个家族能和他合作,钱自然是赚不完的。

只是,龙帮也不可能会让外部家族一个人把钱转走。

以他们的秉性,必定是龙帮拿大头,家族拿小头。

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即便如此,这笔收入也将是极为可观的。

更何况,金家还有自身庞大的底蕴在里面。

秦凡现在都开始怀疑,龙帮之所以敢在华夏如此大胆包天,会不会有金家的关系在里面。

至于苏家,秦凡就更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搞运输的,再加上以前祖上留下来的福阴,撑死在财力上能和江家比一下,顶多上层家主在江家之上,至于财力,秦凡觉得即便不动用沈家的老底,光是凭明面上的账,也能把他们活活玩死,让这些只会好吃懒做的人去大街上要饭。

而在金兰对五十三亿露出了绝对吃惊后,秦凡也大致明白了金家目前的财力情况,便笑了笑,说道:“五十三亿对你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但是对我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我可以不经过家族请示而将它花在任何地方,就比如包养你,我也是很乐意的。”

秦凡说着,伸手掏出电话,然后当着金兰的面,拨打了一个私人专属号码出去,随即按下免提,放在桌子上。

不到三秒的忙音,对话那头瞬时响起了一阵极为流利甜美的普通话。

“秦先生你好,这里是瑞士银行私人管家服务,我是您的私人助理艾瑞拉,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看着金兰诧异的眼神,秦凡呵呵笑道:“查一下我账户下的现金存款,一共多少。”

“好的,请您稍等。”

“我的钱一部分在开曼群岛的家族银行,一部分被信托基金掌管,零花钱都存在瑞士,这里取款转账方便快捷,不至于在许多重要的时候,耽误时间。”秦凡看着金兰,淡淡笑道。

金兰没有说话,一双美眸有些复杂地看着秦凡,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同事,手机里私人管家的话音响起:“对不起让您久等,您目前在我行的资金资金统计完毕,一共分三种货币类型储存,没劲,英镑,还有法郎,折合人民币,总计是……”

私人管家,说出了一个数字。

一个足以金兰颠覆三观的数字!

“两千,两千……”

金兰已经听不到电话里接下来在说什么了,她迷茫地看着手机,嘴里一直重复着一个数字。

挂断电话。

秦凡靠在椅子上,笑嘻嘻问道:“你还没有结婚吧?”

“没有。”金兰下意识摇了摇头。

“为什么?”秦凡好奇道,然后目光肆无忌惮地扫视着金兰那妩媚动人的御姐身躯,“以你的姿色,早就应该被四大家族里的那些公子哥争的头破血流了吧,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嫁?看不上他们?还是说,你是不婚主义者?”

“呼……”

金兰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刚才手机里说出的那串长长的数字。

秦凡为什么这么有钱?

不对,应该是沈家为什么这么有钱?

这和之前家族里那些人说的情况完全都不一样啊!

而且这些钱,还不是他的主要商业资金,而是零花钱,金兰不知道这句话里有没有吹牛的成分存在,但是这笔钱,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他可以随时取出来,用在各方面地方,家族也不会对他进行管控。

这就证明,这些钱,在沈家眼里根本就是小钱,不足挂齿……

金兰现在甚至开始怀疑,到底是家族里的那些人真的不知道情况,只是对沈家的财力进行了一个错误的评估。

还是这些人养尊处优太久,根本就没有把如此庞大的沈家,放在眼里。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有?五十三亿,你点头的话,现在告诉我银行卡号,我把钱转给你,买卖就可以生效了。”秦凡对金兰的迷茫不为所动,只是淡淡提醒说道。

“买卖?”金兰楞了一下,是的,这确实是个买卖,只要自己答应他,秦凡就用五十三亿买下自己五年的使用权,就和商品一样,你买我卖,公平合理。

而且有了这五十三亿,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摆脱金家,独立门户,不用每次用钱都伸手找管家要,过上自己这辈子都想要的生活?

沉默了片刻后,金兰看着秦凡,问道:“你打算让我做什么,不过,出卖家族,或者任何对家族有害的事情,不管你出再多钱,我都绝对不会答应,哪怕你出五十三亿。”

在说到三十五亿的时候,金兰明显底气不足,就连眼神也开始变得有些飘忽不定。

看见金兰这个反应,秦凡笑了。

他没有说话,而是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打开银行软件,在调到转账一栏之后,笑着将手机递给金兰说:“先输入你的卡号吧,我今天先给你打三分之一,等我离开燕京的时候,剩下的钱,我会一次性全打给你,当然,你要是愿意跟我回南都的话,我也不介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