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美丽的时候

我最美丽的时候
  • 主演:李钟硕,全艺瑞,金秀妍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2
李钟硕近日将出演KBS2电视剧特别策划《我最美丽的时候》,再次在戏剧上带给大家新的改变。李钟硕扮演的尹正赫,是个受到全学校女生喜爱的温暖工大男学生.剧中的尹正赫在看护受伤的女友时,邂逅了一个名叫李欣艺的女人,了解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爱情,并从学生成长为了真正的青年。   多样的角色锻炼了这个新人演员。李钟硕因在sbs电视剧《秘密花园》中的表演而被大众所熟知,之后又出演了mbc搞笑室内喜剧《high kick:短腿的逆袭》,剧中的他是个为梦想一直努力的纯情小伙。而在电影《korea》中,他又饰演了一个纯真的北韩国家乒乓球运动员。在15日上映的电影《R2B》中,他又饰演新手飞行员。

我最美丽的时候第一集

她签约那天,顾杰说他参加葬礼回来,心情很不好。

没想到是她的葬礼。

这其中弯弯绕绕的关系她理不明白。

“等下再去买新手机。”盛星泽在她脑袋上揉了一下,“公司报销。”

林繁反应过来说:“是我自己摔坏的,让公司报销不好吧。”

盛星泽笑了笑,眉眼中蕴着一丝暖意:“行,那记账上,算你欠我的,以后慢慢还。”

林繁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龙烈道:“林繁,我的下部戏很希望和你合作,我把剧本都带来了,让罗闯拿给你先看看。”

和龙烈这样的巨星演戏是娱乐圈每一个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林繁当然不能推辞。

她转身跟着罗闯去拿剧本,走了几步回头,看见龙烈正跟盛星泽说话,两人的气氛都很压抑。

他们慢慢走远了,闲杂人等也离开了,龙烈才说:“你大哥告诉我,你想把小凡住的那套房子买下来,他已经帮你办好手续,你去签个字,房子就会转到你名下。”

盛星泽道:“里面的东西不用动。”

“我知道。”龙烈了然,“不过前几天我去清点东西,发现少了两样。”

龙烈和林小凡情同兄妹,她离开师门后躲着他不见,他到处找她,几个月前她才主动联系他,两人恢复了昔日的兄妹情意,但对于师父的事情,她闭口不谈。

龙烈可以说是看着林小凡长大的,她对他也从来不隐瞒心事。

她以为他不知道,但她最珍视什么,其实龙烈一清二楚。

“是重要的东西吗?”盛星泽淡淡地问,脸上却没有丝毫情绪起伏,讳莫如深。

“对别人来说可能一文不值,但对于小凡来说很重要,是一张她一两岁时和父母的合照,还有一块成色普通的玉。”龙烈搓着手,有些忆往昔的恍惚,“我第一次去她家的时候,她小心翼翼从保险柜里拿出来给我看。”

盛星泽平静地站着,塔城的风很凉,和帝都那种带着一股灼热感的空气不一样。

那天他站在帝都那个小区的新家里,精心布置的家具显得那么凄凉,衬得他心底空荡荡的。

桌上放着他准备第二天搬家就送出去的礼物——银质相框会被她放在家里,里面则会装着她的照片。

并不贵重的礼物才不显得唐突,然后他正式介绍自己。

但一切都没用了,她的死讯被大哥瞒了几天,终于传到他耳朵里。

像一把刀一点一点剥去他生存的意义。

他没有开空调,房间里那么闷热,几乎让他窒息。

他一步一步走向阳台,推开玻璃门之前,他看见隔壁阳台上熟悉又陌生的侧影。

在将落未落的夕阳中,光线半明半昧从远处打在她一侧脸颊上,她遥望远处青灰色的钢铁森林,如同最后的王巡视领土。

亦如同她在竞技台上,看着不知死活来挑战自己的人。

他站在那里看了很久。

直到她的身影动了,即将离开,他仓促而慌乱地打开玻璃门。

那一刹那,她也回头和他对视。

她回来了。

我最美丽的时候

我最美丽的时候第二集

季紫瞳后知后觉的拿出手机给晏北辰打去了电话。

那边很快便接了。

刚接通,季紫瞳便大声问道:“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哪句话?”

季紫瞳咬牙切齿:“晏、北、辰!”

晏北辰笑了笑:“就是你刚刚听到的意思,我父母想见见我的女朋友!”

竟然不是她的幻觉。

晏北辰的父母终于要回来了。

之前,晏北辰的父母去国外了,连续好几个月没有回来,所以,他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之间的事,现在……他的父母要回来了。

季紫瞳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那你父母他们知道……我假扮奶奶孙女的事吗?”

“我已经告诉他们了。”

季紫瞳:“……”

“那他们同意我们在一起?”季紫瞳担心的问了一句。

晏北辰意味深长的笑了:“紫瞳,你在担心什么?”

“北辰,你明明知道的!”季紫瞳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急迫。

怕季紫瞳怒了,晏北辰赶紧解释。

“放心吧,你们拯救了他们差一点走上歧途的儿子,他们感激你还来不及!”

季紫瞳:“……”

这句话又从何说起?

“什么……意思?”季紫瞳不明所以。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未来公公婆婆,对他们未曾谋面的儿媳妇很满意!”

季紫瞳:“……谁……谁说要跟你结婚了。”

“怎么?”晏北辰的嗓音倏的一沉:“你想跟谁结婚?夏安?”

季紫瞳:“……”

“我不跟你说了,我挂了!”

“季、紫、瞳!”

在晏北辰生气的低喝声中,季紫瞳果断的将手机给挂了,以报晏北辰刚刚突然朝她丢炸弹之仇。

不过,一想到晏北辰的父母并没有反对她跟晏北辰在一起,心里便安慰了许多。

她踩着轻快的脚步准备回小区,然而,她还没有走到自己家的楼下,身后一道人影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拉进了怀里。

季紫瞳的鼻尖重重的撞在了对方坚硬的胸膛上。

闻到对方怀里熟悉的气息,季紫瞳揉了揉酸疼的鼻尖。

“北辰,你不是走了吗?”

晏北辰阴沉着脸,逼视她的眼睛,从齿缝中挤出一句:“说,你到底想跟谁结婚?”

季紫瞳:“……”

他不会因为她的这句话,所以故意调头回来,向她问答案的吧?

季紫瞳的嘴巴张了张:“你是特地过来问我这句话的?”

“你到底想跟谁结婚?”晏北辰的脸色阴郁的可怕。

季紫瞳有感觉,如果自己说出一个男人的名字来,晏北辰立马会让人在安城内找到所有叫这个名字的男人,然后将他们一个个杀掉。

这个男人,偏执的可怕,却也固执的可爱。

季紫瞳笑着踮起脚尖,在晏北辰的嘴角亲了一下。

“你猜!”

晏北辰皱眉咬牙一字一顿:“季、紫、瞳!”

季紫瞳的心里更暖了。

晏北辰会这样在意她的话,只能说明,他的心里有她,是真的喜欢她。

季紫瞳眨了眨眼:“我下半生只想跟你在一起,你觉得呢?”

本来晏北辰还想问什么,在听了季紫瞳的这句话之后,头顶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

最后,还是有点不确定的盯着她的眼睛:“真的?”

“真的!”季紫瞳猛点头:“比珍珠还真!”

晏北辰的眸中一丝光亮闪过,他将季紫瞳紧紧搂在怀里,压抑的嗓音吐在她的耳边。

“我们明天就去结婚吧!”

季紫瞳:“……”

季紫瞳敢说,如果她说同意的话,晏北辰真的会明天就拉她去民政局登记。

“咳,那个北辰,结婚一般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这不是还没有见家长嘛,等见完家长,我们再找个好日子,这样随便就结婚,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

“可我一天都不想等。”

“北辰啊,再耐心一点,你父母不是下个月就回来了吗?”

在季紫瞳的劝说下,晏北辰总算松口:“那好吧。”

“天已经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免得奶奶担心。”

晏北辰低头在季紫瞳的唇上啄了一下:“你也上去睡吧,梦里只能想我!”

季紫瞳:“……”

真霸道!

“知道了!”

晏北辰这才转身离开。

等晏北辰走了,季紫瞳双手拍了拍自己通红的脸。

刚转身准备进电梯,拐角处突然走出了一个人来。

看到那人走出来,季紫瞳吓了一跳。

“浩文,怎么是你?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季紫瞳拍了拍惊魂未定的胸口。

“我刚刚在阳台的时候,看到姐夫的车子停在了小区门口,你进了小区之后,这么长时间都没上来,所以,我下来看看怎么回事!”许夺解释着。

没想到,下来之后,便听到了晏北辰和季紫瞳俩人的对话,毫无预警的被塞了一嘴狗粮,害他被吃撑了。

许夺的眼睛往电梯口的门外看去了一眼。

“姐夫走了?”

“是呀,走了!”

许夺饶有兴味的看着季紫瞳:“看样子,姐夫很快就能变成我真正的姐夫了!”

季紫瞳瞪了许夺一眼。

感情这臭小子刚刚一直躲着听墙根呢,不由得脸又是一红。

“你这臭小子,好好的书不读,学人家偷听墙根。”

“我这是光明正大的听,你们两个要是不想被我听到,就不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呀!”

他还有理了。“去去去,赶紧上去看书,我听说,你得参加这次A大的期末考试,考试合格了,下学期才能真正的入A大,要是挂了科,你下学期就去小区门口的餐厅里当洗碗工赚钱,自己养活自己!”季紫瞳恶狠狠的说

许夺斜睨她一眼。

“啧啧,亲姐,你未来的公公婆婆知道你对自己的亲弟弟这么狠吗?他们要是看到你现在的这副表情,一定会吓跑的。”

季紫瞳:“……”

这还是不是亲弟弟了?

“啊,我突然忘了,之前在肖城,你偷溜出酒店去见程素雅的时候,我偷偷跟在你们后面,将当时的视频拍了下来,想听听你当时是怎么说的吗?”

呵呵,来呀,互相伤害呀!

许夺:“……”许夺表情严肃的说:“亲姐,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善良的姐姐,我上去看书了!”

我最美丽的时候

我最美丽的时候第三集

来到谷口之后,这里已经有二十余位村民等着。

大家一起来的,自然要一起回去。留在这里等着,万一有需要帮忙的时候,大家也好一起上。

“山子……”

花小楼惊喜地发现,山子居然也在人堆里。

“小楼兄弟,你没事就太好了。”

山子迎了上来。

“其他人呢?”

暂时还没有消息。

经过花小楼一问,方才知道山子运气算好,在奔逃之时,那群毒尾蜂突然遇上了天敌……

那是一种飞行异兽。

这种异兽性情比较温和,喜欢到河滩叼鱼吃。另外一个爱好就是寻找毒尾蜂……

或许毒尾蜂对它们来说是一种美味。

所以,山子在奔逃时,正好遇上七八只这样的飞行异兽。

然后对方看到一群毒尾蜂送动送上门,自然是喜不自胜,直接扑进蜂群狂吞。

毒尾蜂虽然凶残,但在天敌面前却没有任何脾气,只能惊慌四逃……

就这样,山子侥幸逃脱,匆匆跑向山谷口等着。

“也不行阿标、三叔他们怎么样了。”

等了两天,阿标与另一个伙伴终于回来了。二人同样也是经历了一番风波,方才射过了毒尾蜂的追击。

但是三叔就没那么好命……被人发现时,已经被毒蜂叮得不成人样。

“都怪我……”

得知噩耗之后,山子痛恨地捶着自己的头呜呜地哭。

“山子哥,这不能怪你,毕竟你也不知道那里有毒尾蜂……”

“要不是我闲着没事扔那破石头,又怎么会惊动那些家伙。”

“山子,这进谷本身就是一件冒险的事,大家的心里也不好受,你不用自责了。”

又过了几天,村民终于决定回村了。

因为这是约定的日子,到了约定的日子就不再等了。如果还没有出来,那多半就是一种可能……或许已经死了。

山谷这么大,不可能进去寻找,只能等下批村民进去时,顺路找一找。

清点了一番,此次进谷已经确认两人死亡,有八个不同程度受伤,三个下落不明。

这是一件忧伤的事。

但也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

回到村里,村里的气氛有些低落,村长亲自去死者或是失踪者的家里安抚了一番。

这样的样,年年都会发生。

基本上,平均每年都会在谷中损失二十余人。好在,村里又有不少青壮成长起来,不至于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

“小兄弟,这次你也算帮了不小的忙,帮我们带回了奇异果,还有不少异兽的材料……”

晚上,村长坐在屋里,与花小楼聊天。

“呵呵,村长不必客气。”

“对了,这是我代表村民给你的谢礼……”

“哦?是什么?”

花小楼疑惑地看着村长推过来的小盒子。

村长主动将盒子打开,亮出里面几颗红红的药丸:“这是用奇异果制用的药丸,对于提升体质有较大的好处。”

“村长,这是你们用命换来的,还是你们留着吧。”

说实话,对于这玩意儿花小楼还真是不稀罕,毕竟他身上的丹药多的是。他来这里帮助村民,可不是想要什么报酬,主要是想得积分。

早早凑够一千积分,也好前往下一个区域。

“你收下吧……我知道,或许你有更好的东西,但是,这是我们的心意……”

“这……”

花小楼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收了起来。

晚上,花小楼检查玉牌,发现积分居然增加了一百左右。

这简直太令人惊喜了……难不成,这是一系列事件的奖励?

看样子,这里应该算是告一段落了,得往下一个地方了。

但奇怪的是,玉牌里却没有什么提示?

那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不走吧?

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真的让花小楼有些不爽……居然去哪里都不知道。

后来一想,难道是因为事件并没有结束?

比说狼威被自己打残。

但是,在山谷里死人不是正常的么?难不成妖族还真的会跑来报复?

等了两天,妖族还真的来了十几个人……

对方气势汹汹,一到村里便找到村长,让村长交人。

“到底怎么回事?”

对此,村长明显有些气愤。

“村长,虽然咱们多年来一直在争斗,打死打伤,也是经常发生。但真是你们的村民废了狼威,我们无话可说。

但,据狼威讲,此人根本不是你们村子里的人,而是不知打哪里来的,所以,我们希望村长把这个人交给我们处理。”

“呵呵,没错,小楼兄弟的确不是我们村里的人。但是,他是我们的朋友,他加入我们的村民一起去寻找奇异果,那就算是我们的人……”

“村长,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奇异果,是我们妖族与你们人类,还有魔族共同拥有的。

现在,却有外人出现……所以,我们不得不怀疑,有外来的势力也想入侵这片山谷。

这是不能容忍的事。难不成,村长你与对方达成了什么协议,想要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好独占那片山谷?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只能去找魔族,一起联手对付你们。”

这话,颇具威胁的意味。

“胡说八道!”

阿标冲了出来:“小楼哥只是经过这里,不久之后就要离开,什么叫与我们达成协议独占?”

“他说什么,你们就信?或许说,你们说什么,我们就信?总之,你们把人交出来,我们一定要带回去审问。”

这时,花小楼走了出来。

“呵可,谁想带我回去?”

“就是他!”

一个曾与狼威一起的妖族汉子当即指着花小楼大喝起来。

“村长,既然他自己出现了,那我们得带他回去。”

“休想……”

村长愤怒地大喝。

“村长,让我来解决吧。”

花小楼淡淡说了一句,然后看向一众妖族人说:“你们说狼威被我出手打伤,那么,原因是什么?你们敢不敢当面讲一讲?”

“有何不敢?”

对方一个男子高声道:“他与魔族的琳娜正在切磋,你却不怀好意,上前偷袭他。否则,你凭什么能打败狼威?”

“哈哈哈!”

听到对方的回答,花小楼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很明显,狼威并没有讲出真正的原因,甚至还说自己偷袭他?这种人,简直就是个大傻比,难道这件事还能瞒天过海?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