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风暴

无限风暴
  • 主演:娜奥米·沃茨,丹尼斯·欧哈拉,比利·豪尔,可可·萨姆纳,帕克·索耶,约书亚·罗林斯,KajaDolenc,LinaKolenko,BrinaMerhar,AryaPetr
  • 导演:玛高扎塔·施莫夫
  • 地区:英国,波兰,澳大利亚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影片根据泰·加涅发表的的文章《高处:雪地里的脚印引发了一场温情救援》(High Places: Footprints i n the Snow Lead to an Emotional Rescue,暂译)改编,讲述了母亲、护士兼登山爱好者帕姆·贝尔斯的故事,当她独自跋涉华盛顿山,被暴风雪困住时,她遇到了陌生的登山者并为其展开了一场大胆的营救。

无限风暴第一集

炫目的灯光在男人英俊而深邃的脸上流转,他薄唇紧抿,漆黑的眸深不见底,犹如古希腊的神祇,高大而凛然不可侵犯。

叶笙歌站在楼梯口,明明可以居高临下的打量他,可是触及男人深沉的眸,她就难以克制的心慌意乱,心跳加速。

所以,三秒钟以后,她像受惊了的兔子似的,猛的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她靠在门板上,心跳久久不能平复。一边唾弃自己的胆小,一边心里又莫名的涌起了几分涩意。

过了许久,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奔到药箱那里,拿出了一管伤药,然后鼓起勇气推开门,探出了脑袋。

纪时霆碰巧上到二楼,正准备回主卧。

他的目光淡淡的从她的身上掠过,没有丝毫的停顿。

就是这么冷淡的一瞥,让叶笙歌的心都凉了。

“纪时霆!”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一下子跑到他的面前。

“有事?”男人的语气波澜不惊,不带丝毫的情绪。

叶笙歌被他的态度噎了一下:“你……你的手好了吗?有没有涂药?”

纪时霆这才注意到她手里的那管膏药,挑眉:“多谢费心,不过不需要。”

“昨晚都流血了,万一破伤风……”叶笙歌低低的说着。

“已经好了。”他略有些不耐的打断了她的话,“还有事吗?”

叶笙歌咬了咬唇,几乎想落荒而逃。

她终于明白秀姐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原来这个男人真正冷淡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她宁愿他嘲笑她,讽刺她,冲她冷笑,也好过现在这样。

心脏忽然拧成一团,酸涩的厉害,她都不知道这种情绪从何而来。

“对不起。”她心一横开口,“你大概已经猜到了,我……我当初主动接近你,就是为了消除胎记。”

纪时霆的语气还是很平静:“嗯,我知道,所以你不必道歉。”

叶笙歌顿时哑然,嘴巴几次张合,最终还是无言以对。

“说完了?”男人睨了她一眼,举步往主卧走去。

叶笙歌咬了咬唇,忽然冲着他的背影喊道:“老公!”

纪时霆脚步一顿。

叶笙歌忍着羞耻,小声说:“我……我可以跟你睡一起吗?就只是……睡一起。”

女人低软的嗓音入耳,带着浅浅的委屈和淡淡的哀求,让纪时霆无法抑制的心软。

可是如果他心软了,这个女人依然不会有任何长进。

他的拳头紧了紧,最终还是冷淡的留下了一句:“不必,你早点休息。”

说完,他推开主卧的门,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叶笙歌睁大了眼睛,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作。心里的酸涩越来越重,这股陌生的情绪几乎逼出了她的眼泪。

她为什么会难过,她可以着急,可以无奈,但为什么偏偏这么难过?

难道只是因为纪时霆对她如此冷淡么?

她狠狠的咬唇,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睡觉!

*

翌日,叶笙歌起了个大早,打车来到开机仪式的会场,跟尚天意碰头。

“赶紧过来换衣服。”尚天意匆匆拽着她来到后台,“那几个小婊一子已经在化妆了!”

无限风暴

无限风暴第二集

流歌似乎并不意外雅君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从容不迫道:“风王何必谦虚,你政治谋略,排兵布阵样样精通,元国皇上放弃你是她有眼无珠,但本殿眼睛可是明亮的,本殿敢打赌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在乱世中崛起并占有一席之地,现在差的只是一个时机。”

雅君黑眸深邃的看着流歌,似冷嘲的轻笑:“既然殿下你这般远谋深算,难道就没想过本王她日羽翼丰满亦会有争夺天下的心?”

流歌闻言,转过身看出天际边闪动的星光,轻轻叹了口气,话锋一转:“本殿自小就被人下毒,活不了多久,所以从来无心皇位,奈何三妹总是对本殿有猜疑,对本殿很是不放心,无奈之举下才有了行动。”

雅君听了这话有些诧异:“难怪殿下脸色不怎么好,这毒无药可救么?”

流歌转头定定的看着她,微吐出两个字:“无解。”

话题一时间变得有些沉闷,雅君讪讪一笑,一时间没说话。

过了一会,流歌才开口道:“今天说这些话可能有些唐突,但本殿也只是想在离去之后对子民有个交代,毕竟不是风王本殿也不会这么轻松就扳倒三妹,风王哪日有需要写信给本殿即可,外面风大本殿身体受不住先进去了。”说完,拢了拢衣领转身进了屋子,依稀间还听到了咳嗽声。

雅君看着那道白色消瘦的背影,微皱着眉沉思着,忽然余光瞟到藏在假山后的一抹身影,眉目一凛,低声呵斥:“出来!是谁在那鬼鬼祟祟的!”

“王上别动怒,是奴才。”一个人儿从假山后站出,唯唯诺诺的看着雅君。

雅君眯着眼看着来人:“玉清?这么晚不在你主子身边伺候着躲在这里做什么?”

玉清踩着碎碎的小布来到雅君面前,低着头举起手中的东西:“恭贺王上生辰,这是主子送给王上的生日礼物,还望王上收纳。”

雅君沉默不语的接过玉清手中的画卷,打开,一副画展现在眼前,手微紧,画上的一对男女在大漠之上策马飞腾,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昔日石峰之上的景象,不由放柔了声音:“他····怎么样?”

玉清鼻子一酸,忍不住带着哭腔道:“王上,您去看看主子吧,主子这些日子真的···很难过,这幅画是他画了很久才画好的,主子现有身孕,可整天郁郁寡欢的哪里是办法啊,这样下去还未等孩子出世,身子就垮了,求王上去看看主子吧。”

雅君抿了抿唇,沉默了半响才开口道:“今日本王有贵客在,晚些时辰再去,你先回去吧。”

玉清见她答应,欣喜的擦了擦眼角,欢天喜地的回去通报了。

“风王真是好狠的心啊~天下第一美人都舍得冷落。”一道戏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雅君暗叹,今晚事儿还真是多,转过身看清来人,眉头皱的更紧了,沉声道:“御风,今日你可变了不少。”说话间,朝御风走去。

御风古怪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雅君:“本将军不懂风王的意思。”

雅君站在她面前,冷笑:“御风寡言少语,可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话多过,让本王看看你究竟是何人作怪!”说完手成利爪,敏捷快速的朝御风脸上的面具抓去。

御风似乎早已料到她会有这番动作,几个翻身躲过,越上假山,轻笑一声:“想要知道真相?有本事就追上来。”说完从假山上跃下,掠入夜色中。

雅君不作他想,足尖轻点,掠身追上。

穿过几座大院和一座桥廊,一池荷塘,御风才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看着追上来的雅君也不再跑,反而道:“风王速度似乎有待提高啊~”

雅君咬牙切齿道:“若不是你太会隐藏,本王岂会追不上你?”

御风笑笑的摇头:“真想知道我是谁?”

“做人当光明磊落,遮遮掩掩的跟个兔儿爷似的,你再不摘面具,可莫怪本王亲自帮你摘!”雅君冷冷的看着她。

“这性子还真当是狂妄。”御风啧啧称奇,伸手将脸上的面具取下,一张俊美如斯的脸露了出来,与雅君有几分相似,嘴角挂着一抹笑看着呆愣住的雅君。

雅君如遭雷击,瞪着大眼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为什么她和自己长得几分相像?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答案,不敢置信道:“莫说你就是夜煌天!”

夜煌天微愣,忽然大笑起来:“不错,正是孤,没想到你能这么快就能反应过来,不愧是孤的女儿。”

雅君脸一黑:“本王什么时候成你女儿了?”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却扑通扑通的跳着,这种感觉和以前的元皇在一起从来没有过,难道这就是血缘的作用吗?

“难道这张脸还能作假不成?”夜煌天笑着走过来,摸着雅君的脸蛋,叹息道:“你与你父君长得很像,梅儿当年与孤发生误会,他不听孤的解释独自离开皇宫,孤到处派人找他都无果,谁知竟被楼芷(元国上任皇帝)带进了元国皇宫,害得孤十几年来好找···”说到这,目露狠光,“楼芷这个贱人,私藏梅儿多年,孤定要杀进元国京都要她好看!”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雅君迫切的问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父君一气之下离开了夜国皇宫?又是什么原因让他愿意跟随楼芷进入元国皇宫?

“当年····”夜煌天一时语塞,转过头道,“当年事情太过复杂,日后再慢慢与你说吧,今日孤来是想来看看你,另外带你回去。”

“回去?”雅君惊愕,“回哪?”

夜煌天失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傻孩子,当然是跟孤回夜国认祖归宗,这些年你在外受苦了,说来也是造化弄人,孤对你一直都是闻其声未见其人,至于御风虽然见过你很多次,但她没见过你父君,所以没认出你也不奇怪,也就造成了今天的时局。”

“不,我不走。”雅君恢复了冷静,看着她一字一句道。

无限风暴

无限风暴第三集

第2694章  还没来得及开口

盛以晴握着手机久久站在大厦外,她仿佛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

她莫名其妙把女一号抢走了,该怎么向伊诺交待?

不知道在外头站了多久,以晴收拾好心情,朝着大厦里面的演播厅走去。

远远地就听到了主持人的开场白,马上就开始了……

很快就轮到了第一位选手了。

以晴朝着观众席走去,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来,舞台中央灯光梦幻,轻音乐响起,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开始跳舞,是一段古典民族舞,舞姿特别优雅,视角效果很柔美。

这女孩子长得很高挑,五官也好看。

跳得也特别好,是个有才艺的女孩子。

第二位选手居然选择了唱歌,但也出乎预料了,唱得特别好,那声音很有灵气,就像她今天的仙女装扮一样。

以晴坐在观众席,没有心思看节目。

她在思考着,呆会儿要怎么跟伊诺讲……

这件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的,用不了多久一定会知道的。

第三位不知道表演的什么,她没有在意。

“大家好,各位评委老师好,我叫南宫伊诺。”

熟悉的声音从舞台中央传来,盛以晴抬眸,看到镁光灯聚集在伊诺身上,她今天的穿着是以晴替她搭配的。

和小说里的女主很相匹配。

白色蕾丝花边的衬衣,蓝色牛仔百褶裙。

“妈妈……”

她一开口,那哽咽的声音带动了氛围。

评委们垂眸看向这姑娘刚才递上来的小说选段。

台下的观众一脸懵逼,这是什么才艺表演?

怎么还哭了??

“妈妈……您可一定要坚持住啊,我是蔷薇,您不能丢下蔷薇。”

蔷薇??

《蔷薇之恋》的女主??

于是,不少看过小说原著的观众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她在表演女主的养母出车祸时的选段。

而选手席上,那些还没有开始表演的女生们感到了压力!

还可以这样子??

“我决定跟欧晨分手了……”她抽泣的声音里,带着一抹不舍与悲伤。

全场变得很安静。

“塑造自己的过程很疼,可是……可是我相信我将收获一个更好的自己。”

她表演得特别好,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连评委也对这个节目刮目相看。

观众的情绪也被调动了,看过小说的人都知道这一切,演得可真好。

“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所有事情都慢慢地变成我想要的样子……”

“妈妈,别丢下我,有您才有家。”

演得真是太好了!

不但有观众这样认为,就连评委也发自内心地,带头鼓了掌。

坐在选手席的女生们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随着伊诺站定在舞台中央朝大家鞠躬,一声谢谢以后,她的表演正式结束了。

她听到了观众们热情洋溢的掌声,看到了评委们满意地点头。

她瞬间自信多了,转身将话筒交给了主持人,然后鞠躬行礼。

看着伊诺朝演播厅后门走去,坐在观众席的盛以晴站了起来,也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伊诺走出后门,并没有看到盛以晴,她不禁有些疑惑,咦,人呢?

过了一会儿。

盛以晴急急忙忙出来了,“伊诺!”

女孩儿转眸,“以晴?”她惊喜地问,“你怎么从里面出来啊?”

“我去观众席了,看了你的表演。”

“怎么样怎么样?”伊诺很自信,也很兴奋,“是不是特别好?我看到评委都鼓掌了!真是出乎我的预料,而且我觉得自己发挥很不错,比以往的每一次排列都要好!”

盛以晴站定在她面前,心情有些凝重,却唇角轻扬,“对,很好。”

“以晴,你知道吗?我有一种特别强烈的预感,我觉得自己会被选中。”

“……”

以晴有点走神,因为她不知道要怎么跟好朋友开口。

处于兴奋状态里的南宫伊诺并没有察觉到她脸色的变化,还在一个劲地兴奋地说,“这种预感真是太强烈了,我感觉直接演一段的选手可能只有我了。”

不等以晴说些什么,南宫伊诺伸手挽过她手臂,“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我请客!”

就这样,盛以晴被她拉向门口。

她高兴地说,“吃了中餐再回学校吧?把下午的课上了,这件事情做完了,我顿时感觉好轻松啊,可以好好备战月考,评委说下午就会出结果,有特别好的选手就直接过,要么就进入下一轮,我觉得我肯定在他们心里留下印象了。”

“伊诺……”

“以晴,你知道吗?我现在就担心我爸爸从中搞鬼。”南宫伊诺看向她,“不过他也应该没有这个闲心了,不管了,听天由命。”

就在南宫伊诺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时,盛以晴手机响起。

“走走走,上去再接。”

伊诺拉开车门,把她塞入了车里,以晴看清楚了来显,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喂,哥。”

“你在哪里?”盛亦朗清冷的声音传来。

南宫伊诺坐在以晴身边,她身子前倾对司机说道,“去万宁之家。”

手机那端的盛亦朗听到了她的声音,对妹妹说道,“发个共享位置给我。”

“我……我在车上。”

“你们要去万宁之家,是吗?”盛亦朗问。

他都听到啦?

不等以晴说些什么,盛亦朗说道,“我马上过来,下车后站着等我。”

“哥!哥!喂?喂?”

他挂了!

南宫伊诺转眸,轻声问,“怎么了?亦朗找你有事?”

“他……”以晴也是一脸雾水,“他让我等他。”

“在哪里等他?”

“万宁之家,下车之后……”

南宫伊诺微怔,刚才她跟司机讲话,手机那端的他听到了?

此时,出租车朝着万宁之家开去,那是一个很大的商场,也有不少餐饮店,还都是比较高档的。

精英一中,盛亦朗的白色玛莎拉蒂也开了出来。

朝着万宁之家开去……

驾驶室里,他面色清冷,薄唇微抿,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戴上了蓝牙耳机,放了点音乐。

浑身释放出闲人勿近的王者气息。

出租车里。

盛以晴收好了手机,南宫伊诺却略有些不安,“你哥找你干嘛?他语气怎么样?心情怎么样?他应该知道我和你在一起。”

“他都听到你声音了,肯定知道了。”以晴想了想,“不知道他的心情耶,不冷不热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