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咒

暗咒
  • 主演:卡米拉·拉瑟福德,戴维·桑托斯,尼古拉斯·图齐
  • 导演:Ben Charles Edwards
  • 地区:美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1
A haunting tale of family life. A vulnerable young boy finds his mother pushed out of the family home by a strange new woman, and he must confront the terrifying supernatural forces that seem to move in with her.

暗咒第一集

第745章 珊珊来迟106

看着突然拦在自己身前的人,魏杰皱了下眉。

“你是什么人?”

阿诚看着魏杰,嘴角勾起狰狞。

“你与陆月珊认识,是不是?”

“是又怎样?”魏杰有些警觉的看着阿诚:“你是什么人?问这个做什么?”

“是不怎么样,不过……”阿诚拿出了一张照片来,那张照片正是以前阿诚与陆月珊刚认识时,坐在一起拍的照片:“我与陆月珊是故交。”

见阿诚拿出与陆月珊的照片,魏杰眉头皱的更深。

“你想做什么?”

阿诚笑着说:“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呢,前一段时间出国了,最近在回国,所以,想去拜访陆月珊,但是,她以前的家搬家了,所以,我想知道她现在的住址。”

魏杰敛了下眉。

突然想到了什么,魏杰笑着说:“原来是这样啊,只是地址啊,我知道。”

阿诚笑眯眯的说:“那真是太好了,太谢谢你了,你告诉我吧。”

魏杰直接告诉了阿诚一个地址,阿诚拿到地址之后,一脸阴森笑容的离开了。

在阿诚离开之后,魏杰打出去了一个电话。

电话刚接通,魏杰便试探的问了一句:“请问,是晏总吗?”

此时,晏墨轩和陆月珊两个人恰好在回晏园的路上。

陆月珊坐在他的旁边,也正在给傅绵绵打电话。

“是我!”晏墨轩看了一眼陆月珊后回答。

“学姐……她现在跟你在一起吗?”

“在!”

一听说陆月珊也在,魏杰赶紧压低了声音:“是这样的,晏总……”

魏杰把自己刚刚碰到阿诚的事情告诉了晏墨轩,从头到尾说过的话,全部也一字不差的传达给了晏墨轩。

待魏杰说完,晏墨轩沉着脸:“好,这件事,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用谢!”

将电话挂掉了,站在酒店门口处的魏杰神情落寞的轻轻叹了口气。

以他现在的能力,还无法保护陆月珊,他只能打电话给晏墨轩,他相信,晏墨轩一定能处理好这件事。

另一边,坐在车子里,陆月珊疲惫至极,她给傅绵绵打完电话之后,便阖上了眼睛假寐。

本来就在生理期不舒服,又安慰了郑夫人那么久,她的身体快要虚脱了,坐在车子里,她昏昏欲睡。

坐在她身边的晏墨轩,却一直在打电话,扰的她无法睡着。

待到了别墅的车库,陆月珊迫不及待的钻出了车子,准备快些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好睡一觉。

打开了房门,把晏墨轩留在身后,换了拖鞋,把包包往沙发了一扔,就蹭蹭往二楼去了。

上楼梯的时候,她咕哝了一句:“我好累,我先上去休息了,没有生命攸关的事,不要喊我!”

说完,她纤细的身形已经在楼梯上消失。

随后是房门被关上的声音。

跟在陆月珊身后进来的晏墨轩,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默默的跟随着陆月珊的身影,陆月珊上楼的时候,他还站在门口处。

关上了门,晏墨轩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过后。

打完电话之后,晏墨轩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任何想要威胁到陆月珊的人,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也不管那个人,到底是谁。

对陆月珊起了贼心的阿诚,在从魏杰那里问到地直一定之规后,很快就坐了车,赶往陆月珊所在的小区赶去。

他把车子停在了小区外面划出的一排停车位上,坐在车里,他就给陆月珊打起了电话。

可是,电话却是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他不断的打,打了好几个,依然没有人接听,令他浑身不舒服了起来。

可恶,陆月珊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

没关系,他已经知道了她家的房间号,直接就能进去找她,就算她不接电话,一会儿见了面,也是一样的。

他火气冲冲的冲进了小区里,很快找到了陆月珊所在的楼栋号,并上了楼。

走到了陆月珊的房间门前,阿诚的心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立刻便抬手敲门。

然后便等待着,等着陆月珊开门,等陆月珊开门,看到了他,一定会非常惊讶和惊喜的。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开了。

当门打开的瞬间,阿诚还没有看到对方的脸。

只见,那人的发型、衣着和鞋子,都与陆月珊的一模一样,她低着头看手机,看不清楚脸。

但是,他确定那人是陆月珊,整个人便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

扑上去的那一瞬间,阿诚的双手就勒紧了‘陆月珊’,牙齿咬着她的脖子,急迫的在她耳边说:“珊珊,我总算见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他一边扑上去,一边便要巡着对方的唇吻上去。

然,他的话才刚说完,他怀里被她抱住的人,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啊啊啊,色、狼!”

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不像是陆月珊?

怀里的那个女人,伸手一把抓到了阿诚的脸,阿诚的脸一下子被那个女人抓出了好几道血条条,疼的阿诚赶紧松开了手。

等松开了手,阿诚才看清,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陆月珊,只是发型、衣着和鞋子都跟陆月珊很像而已,但是,脸根本就有着天壤之别。

这个女人,不仅黑瘦,而且长的很丑,是丑的出奇的那种,还满脸的痘痘,如果他没看错,她的脖子上还有痘痘,怪不得他刚刚咬她脖子的时候,感觉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顿时就让他恶心的呕吐了。

旁边有人好心人看到了这一幕,连忙围了过来,那名丑女拉过阿诚又是打又是抓,他的另一只没受伤的脸,也因为这一抓,没有得到幸免。

这个丑女不仅抓人的工夫厉害,骂人的工夫也了得,打人的工夫更不在话下,阿诚被打的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最后……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阿诚被扭送到派出所。

因为有人证,再加上阿诚被打的时候,手机掉在地上,被丑女一脚踩碎,他没有办法打电话找人赎他出去。

在派出所里,阿诚在看到丑女更清晰的真容之后,更恶心了。

暗咒

暗咒第二集

而令美女总裁更感到啼笑皆非的是,叶枫居然是骑着平头哥进来的。

以至于一时间她很难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枫,我没有看错吧,你骑的是蜜獾?”

“没错,请不要怀疑自己的眼睛。”

叶枫从平头哥的背部跳跃下来,笑道,“而且这是之前欺负你的那只,如假包换。”

“它怎么会变成这样,该不会是被你揍肿了吧。”

林诗彤满脸的好奇,跟平头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十分谨慎,毕竟之前她曾经被后者欺负过。

更何况,如今平头哥的体型变大了N倍,更不好惹。

万一这大家伙再将她的丝袜撕扯碎,那就尴尬了。

“要不揍你两下试试,可以先打胸部,免费丰胸了。”

叶枫边说边笑眯眯地将邪恶的目光,落在了林诗彤的脖颈下方。

“混蛋,就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林诗彤禁不住地白了叶枫一眼,“本姑娘的胸已经很大了,不需要再丰胸。”

“而且欠扁的人,是你才对,全天下最欠收拾的,就是你。”

“要不屁屁丰一下?这样才对称嘛,做到前凸后翘。”

叶枫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

林诗彤汗颜不已,“我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如果我的那里需要变得丰满的话,那么全世界的女人也都更需要。”

她这句话并非自恋,而是比较客观的事实。

因为林诗彤的身材,的确是属于魔鬼级别的,让人瞅一眼,就很难再将视线转移开的那种。

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有时候,上帝并不公平,因为并非所有的女人,都能像美女总裁那般,颜值与身材并存。

叶枫不由笑呵呵地摇晃着脑袋:“看来在自恋方面,我跟你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我觉得,还是不用打你了,因为你的皮之厚,比长城的墙砖还有厚。”

“找打!”

林诗彤按耐不住性子,握拳向着叶枫捶打。

然而叶枫轻松自如地一个躲闪,便瞬间飞到了几丈开外。

那只平头哥,则十分崇拜地望着叶枫。

论速度,异变后的平头哥尽管十分迅疾,然而跟叶枫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逊色百倍。

“有本事你站着别动,就知道欺负我!”

林诗彤接连扑空,心情十分郁闷,她甚至索性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再次扑向叶枫。

她似乎忘却了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叶枫是拥有超高武艺的人,至少在地球上的凡人世界中,几乎是无人能及。

所以就算是竭尽全力,也是不可能扑中对方的。

除非叶枫故意让着她。

叶枫提示道:“省省力气吧,你不如骑着平头哥,倒是有可能追上我。”

“骑就骑,谁怕谁。”

林诗彤觉得言之有理,所以不假思索地翻身爬上了平头哥的背部。

“大家伙,给我撞它,令我满意的话,回头给你买好吃的。”

然而林诗彤的美食诱惑,并未起到预期的效果。

因为在平头哥的心目中,它只认准一个主人,那就是叶枫,它只会听从后者的话。

所以它根本就不会按照林诗彤的意念行事。

平头哥开始飞奔起来,但并未冲撞叶枫,而是满庭院地迅速兜圈。

“啊——”

林诗彤想不到异变的蜜獾居然跟她玩这么一出,惊吓之余,不由惊呼出声。

与此同时,她俯下身来,紧紧地抓住平头哥颈背部的皮毛,一颗芳心紧张的提到嗓门眼儿,噗通噗通猛烈狂跳不已。

“这个混蛋,怎么一照面就跟我作对!”

美女总裁有一种被平头哥戏耍的感觉。

她也是服了平头哥,绝对是跟对方八字不合!

“快给姑奶奶停下来!”

林诗彤在蜜獾背部大呼小叫着,俨然失去了平日里的冷傲范儿,跟冷艳女总裁的形象判若两人。

平头哥对于她的呼唤声,根本就不理会,而是兀自撒着欢。

它似乎对自己所拥有的速度十分感兴趣,不停地展示着,不知疲倦。

毕竟经过异变平头哥,被叶枫屡次灌入内力过后,身体机能有了大幅度的提升,令它自己都难以置信,因此飞奔着,既展示它的能力,又借此释放着内心的喜悦。

林诗彤的喊叫声,反而让平头哥变得更加兴奋,后者如同打了鸡血般,奔跑不已。

而叶枫见此情景,不由联想到了一首歌《开心马骝》。

他甚至下意识地哼唱了几句。

林诗彤见此情景,有一种想掐死叶枫的冲动。

自己被吓得不轻,这混蛋居然幸灾乐祸地在一边旁观着,不仅不帮忙,反倒是喜上眉梢地哼唱起了小调。

见差不多了,叶枫这才说了句:“差不多了,别将诗彤吓傻了。”

说来奇怪,他的一句话,竟让原本歇斯底里的平头哥放缓了速度,最终在院落内停了下来。

看来,平头哥已是十分称职的坐骑了,对主人的话,言听计从。

而这时,林诗彤的后背都被汗水浸透了,她急忙跳到地上,尔后抬脚便踢了平头哥两脚。

“早知道就将你送到动物园去,留在身边简直就是个祸害。”

她的脚,好似踢在了铁板上。

林诗彤顿时愕然,“这平头哥究竟经历了什么,不仅体型变大,速度变快,就连身体也硬的跟石块一般。”

叶枫做了简单的解释:“不久前我在琅琊山中修炼,一时兴起,向它输送了一些内力。”

林诗彤听闻,这才恍然大悟,她伸手擦拭着脸蛋上的汗珠:“你怎么不传送给我内力呢,真够偏心的哦,难道在你的心目中,我连一只蜜獾都不如。”

她越想越有些醋意大发。

叶枫见状,哭笑不得:“你怎么还跟一只动物吃起醋来了。”

美女总裁像小孩子一般,耍起了性子:“我不管,你必须也得让我拥有强大的内力才行,要不然的话,我心里不平衡的。”她边说边飞奔到叶枫身边,拽起对方的胳膊,女人味十足地撒起了娇,真是令人不由兽血沸腾!

暗咒

暗咒第三集

“就你最聪明!”梁钰妗看了面色不痛快的蒋芸一眼之后,狠狠的瞪了刘洋一眼,顺便把他手里的照片抢了过来,交给了面无表情的晏赫,心里却痛快的想着:这下看你还偏心她不!

晏赫连眼皮也没掀动一下的翻看了一下手里照片之后,这才抬头看着他们道:“都散了吧,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别到了下午的训练课程又叫苦不迭!”

顿了一下,晏赫才转头看向了童一唯,声音冷淡的道:“你,童一唯,跟我来!”

“教官!”刘洋见晏赫居然要带童一唯去办公室训话,立刻跨前几步大声道,“童一唯她真的不是那样随便的女孩子,教官你要相信她!”

晏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那你有证据证明这些照片是别人栽赃的吗?”

“我……”

就在刘洋语塞之下,晏赫已经迈开修长的腿,并再度对童一唯命令道:“跟上来!”

童一唯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倒不是因为担心照片而被他误解什么,而是明明不想与他有过多的交集,却似乎总是逃不开有意或是无意间的机缘。

——

童一唯以为,他既然要以公事公办的态度来处理自己的这件事情,那么就应该把她带到教官办公室或者教导处才对。

但眼下是个什么情况?

他把她带到暂时还没有开放的音乐教室时什么意思?又把她壁咚在门背后又是几个意思?

壁咚也就壁咚了吧,他就这样低垂着眼眸,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他的气息之下,盯着她的唇连眼睛都不眨,也不说话,又是什么意思?

“晏……”想要与他对峙的,但发现仅仅是这样被他圈在门上,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她却不由自主的渐渐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了起来,最终还是她忍不住主动开口打断这该死的莫名其妙的慌乱。

但是,她才说出一个字,温润的嘴唇便被他略带薄茧的食指给压住了,其余的话就被堵在了嘴里。

而动作一旦有了突破,宁静也似乎在瞬间就被打破。

他不甚光滑的手指头就不规矩起来,缓缓的在她唇上以着极度折磨人的速度,以及叫人酥麻的力度来回抚摸着,眼眸里的暗影更是随着手指的异动而深邃了几分。

不过就是手指头的抚触而已,但是,他眼中似乎正在逐渐苏醒的某样东西,却让她的小心肝儿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激将要喷薄而出。

就在她觉得呼吸都快要燃烧起来时,他终于出声,刻意压低的嗓音带着几分慵懒,几分沉凝,还有几分霸道的问道:“这娇嫩的红唇,除了我,可还有别人碰过?”

闻言,童一唯的脸色顿时一变,激越的心也顿时沉到了谷底。

这个男人,是相信了照片里的内容了吗?还是从一开始就怀疑着她的人品?

男人,果然不管是什么样的身份,最终都是一堆垃圾!

她心里冷冷一笑,嘴角更是勾起一道嘲讽的弧度,挑眉挑衅的反问道:“教官不是都看见了吗?怎么还要明知故问呢?”

嘴唇上手指的力道更重了一些,压在了她的牙齿之上,有些微微的痛感和麻痒的感觉。

童一唯下意识的再度想要挣扎,他的手指却在这一瞬间松开了,但并没有离开她的脸,而是托住了她的下颌,并略带强势的抬高了些许,叫她被迫的扬起下巴,抬眼看着他。

“有没有人告诉你,女孩子太过嘴硬不肯服软的话,是会吃亏的!”晏赫低垂的眼眸始终落在她绯色的唇瓣上,好像正看着一块叫人垂涎欲滴的美食。

“那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一个人太过善良好欺,只有被欺负的份?”童一唯尖锐的反问。

曾经的她太过养尊处优,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是好人,只要你用心对待,就会换来相同的回报。

但是,现实的结果告诉她,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的千古名言绝对不是空口白话,那是智慧的人类祖先经历了几千年总结出来的硬道理。

所以,当机会来临,让她得以在这个身体里继续,那就不会再单纯的相信这世上还有善良与忍让。

“伶牙俐齿!”晏赫总结了四个字,挑眉道,“看来媒体的报道并不可信!”

媒体报道下的童一唯完美的就像是一个没有缺点的天使,优雅端庄,文静贤淑,是标准的名门淑女。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既然晏教官已经看透了我的为人,那么,请问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童一唯傲慢的抬眸看着他。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