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千里之铁凤凰

纵横千里之铁凤凰
  • 主演:罗昱焜,魏峰,侯耀华,姜彤,孙艺洋,周思宇,鲍大志,高山
  • 导演:张伟国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8
乘警长战玉在与乘警组同事出乘前偶遇一名突然死亡的男子。男子在垂死前将一物偷放进乘警蔡荫身上。战玉等人与同事交接后继续登车出发,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异常情况,危及着整个列车的安全。

纵横千里之铁凤凰第一集

第十八章豆腐脑

从那小贩那挤出来后,三人合计着,时间紧,就先去把粮菜给买了,下次如果有时间再来逛,白天已经买过一次粮了,所以这次轻车熟路,先去买了些白面跟粗粮,平均下来,一斤差不多也五文钱了。

柳宓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在乡下,吃过荞麦面,那东西算不得细粮,可她听老人说,那玩意在饥荒那几年,救了不少人呢!

可在这个时代,也不知道是没那东西,还是大家都不知道那东西能吃,在这些粮店里,就压根没见过它们的踪影。

这次回去了,可以去山上找一下。

白面这次买了三斤,粗粮这次买了七斤,这些对他们而言,已经算是一比不小的花销了。

当说是要买肉的时候,小三姐的脸都快要发青了!

“柳宓,要不咱们,先做点别的菜,别搭肉菜了,我也不是不相信你,就是觉得,咱们还是小心点好……”

柳月莲心里不是不相信妹妹,她只是怕,先前她们都没有一点经验,贸贸然的这去买肉做菜,太过冒险。

要是买些菜,卖不出去,亏了就亏了,这要是买了十几文一斤的肉,卖不完是要坏了的!

柳宓叹了口气,她这自小形成的习惯,三天两头也改不了,正想劝着三姐掏钱时,眼眸一瞥,竟然看到了小摊上有熟悉的东西!

“黄豆!”她一个箭步冲上前去!

摸着布袋里,虽然不甚圆润饱满,但确实是她熟悉的东西后,她露出了宽慰的笑意。

“三姐,这次咱们暂时不买肉了”她中午拾掇那厨房的时候,曾经在那长着蛛网的角落,翻出一个罐子,罐子里装的正是盐卤!

如今坐吃山空,小三姐焦虑,她是清楚的,可是,如果先让她尝到甜头,估计再来采买,她就没这么小气了!

“不买了?”柳月莲如释重负,暗暗摸了摸衣襟里的铜板,连声附和,“不买好啊,不买好,咱们手艺精湛,就算没肉,都能炒出肉味儿来!”

柳宓不理会三姐的恭维,指着这黄豆道,“我要它!”

柳月莲的笑意顿时凝固,再三观察出她不是说笑的,掏钱的手都打着哆嗦。

因为黄豆都是农户自家种的,所以比粮店稍微便宜些,但饶是如此,也得六文一斤,柳宓眨巴眼,投向三姐。

柳月莲犹豫了会,想着六文一斤的黄豆跟十三文一斤的肉,还是这个能省下些钱。

掏出手绢来,一遍又一遍的数出了三十个铜钱,肉疼的给了那老农。

“眼瞅着一百个钱,就要花完了,妹啊,咱们不能再乱花钱了”

这光说自个做营生,还不知道明个能不能挣下钱,她有点后悔,早知道白天拿到钱儿就该马上回去的,不该由着妹妹在这胡乱折腾。

柳宓看出她心底的迟疑,也不点破,再三保证,只再买些晒干的香菇跟木耳,花了不到十个钱。

来的时候两手空空,回去的时候就已经大袋小袋,三姐害怕再花钱,拉着俩人说啥都不能再逛下去了。

匆匆回到临时住处,用木栓把院门关上,点亮了油灯,三人仔细盘点着地上的东西。

买些粮食,柳月莲能够理解,但是,这买黄豆,她就不明白了,家里以前有黄豆,但都是当种子用的,要是年景好了,孟婆子才会让小姑拿着黄豆去换豆腐,在她看来,这黄豆是最没用处的。

“三姐,你可别小看了这黄豆,你刚才不还好奇,咱们明明白天打算去卖饭,今个却啥菜也没买?”

“对啊!”柳月莲心里一咯噔,“咱们这是忘了!”一路上光省钱了,忘记了正事!

“不,计划暂时变了,明个时间提早,咱们早上去!”

“早上?”柳月莲跟孙铁良不解的对视,“早上咱们卖啥啊!”

俩人一直询问,柳宓故意卖了个关子,这几天一路打量,这时代的美食确实不少,但好多后世的吃食,还没流行开来,她想一炮而红,只能另辟蹊径。

这豆腐脑,自然是她最理想的吃食推荐。

“这会先去把这面给发上,剩下的,明个就全都清楚了。”自从这次到镇上来,柳宓就隐约把握了大权,她说话分量重,也是那俩人的主心骨。

孙铁良看着柳宓脸上势在必得的光,不知为何,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要是说早点的话,她比较倾向于包子跟油条,这条街上有一家从食店,卖的就是包子、春卷、糕饼、馒头、油炸、汤圆。

论花样,论材料,她们肯定比不过人家,但是,这从食店面对的顾客,大多数是这镇子上的居民,可她们的销售目标是搬运货物的那些干苦力的群体。

他们最迫切需求的是吃饱,不在乎吃到嘴里的那些,花样多惊奇,滋味多美好,弄清楚这些,剩下的就好办了。

将这次买来的五斤黄豆,全都泡在了木桶里,等泡三个时辰后,才能开始煮豆浆。

趁着睡前,把粗粮跟细粮混在一起,发面,等一会天不亮时蒸馒头。

“今个咱们初来乍到的,摸不清状况,加上夜里买了不少东西,我怕被人惦记上,今个晚上咱们辛苦点,三个人轮替着值夜,夜里油灯就不要灭了,反正等二更的时候,咱们就得起来张罗了”

卖早点哪里有那么容易了,这吃食都得现做现卖,做完了还得推着板车到了汴河堤上,其中辛苦,可想而知。

孙铁良点点头,出门在外,可不得小心点?亏他还是舅舅,还不如人家柳宓想的周到!

“你们放心去睡,晚上我值夜,前些日子去给人家打短工,我可是三天三夜没阖眼呢!照样生龙活虎的!”

他是想夸一下子自个英勇神武,却没想到,让姐妹俩回忆起外公还在的日子。

那时候家里富裕,他整日想的就是怎么玩得好,哪里会为了生计这么奔波?

纵横千里之铁凤凰

纵横千里之铁凤凰第二集

沈良夜眸色渐深,突出的喉结也上下滑动着。

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该死的想要勾引他。

可不幸的是,他竟然有了反应。

明玥并不知道危险逼近,她还在辩解,“我去公司全是为了工作。”

一想到这样的美景不但给魏诚然看,而且还要给他亲吻亵玩,沈良夜心头就蔓延着一股要毁掉她的冲动。

伸手把人推开,明玥没有防备,跌坐在地上。

幸好地上铺着地毯,没有伤到她。

她蹙眉,不悦的站起来。

却不知道,因为刚才的一番挣扎,她的睡衣带子彻底松了。

衣襟散开,里面的美景显露无疑。

沈良夜修长的手指托着下巴,颇有些无奈的说:“医生可说了不准行房,你要是继续这样,我就勉为其难了。”

明玥往下一看,忙拉拢了衣襟,转身就往卧室跑。

看着她一扭一扭的小屁股,沈良夜翘起了嘴角。

要是每天都能作弄她,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不过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就给一个电话打破了。

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提示,沈良夜忙接起来。

“阿姨。”

黄雅芬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边哭边说:“良夜,你快来看看玉玉吧,情况又不太好。”

沈良夜忙安慰她,“阿姨您别急,我马上过去。”

收了线他立刻给助理贺峻打电话,然后自己先往楼下去。

明玥刚才在沈良夜面前丢了丑,跑到房间里窝了一会儿脸上的热才退下去。

她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明明跟沈良夜已经肉搏相见,还这么矫情,估计他会更瞧不起自己。

想到这里,她换了一身家居服,揉了揉红扑扑的脸蛋,走了出去。

屋里并没有人,轮椅却在客厅里。

明玥皱起眉头,心一下就提起来。

她怕沈良夜会有什么意外。

进屋找了手机给他打电话,却没有人接。

明玥十分担心,她想了想,给白景誉去了电话。

白景誉告诉她沈良夜在医院,让她不要担心。

明玥看了一眼屋子里的轮椅,有些好奇沈良夜是怎么去的。

既然人没事她就懒得管了,刚要去冰箱里拿水喝,她想了想还是去烧了壶开水。

等水开的时候她的心也一点点的冒泡,沈良夜一回到海城就去看明玉,他就那么爱她?

明明,冒着大雪去建筑工地救人的是她,给送了整整一个学期便当的人也是她,为什么最后他爱的还是明玉?

泪水落在白玉般的脸颊上,明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当晚,沈良夜并没有回来。

明玥也不知道自己是几点睡着的,等醒来已经是上午10点。

她想了想,给魏诚然去了个电话。

魏诚然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欲言又止。

明玥想起昨晚沈良夜说的事,便坦然的说:“诚然哥,有话你就直说吧,我知道沈薇要进研发。”

“玥玥,沈薇已经来上班了,是明叔叔亲自来安排的,职位是研发总监。”

虽然明玥早就料定了这个结果,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她涩声道:“我知道了,那麻烦你在研发给我安排个职务。”

“玥玥,我觉得你先在家休息几天,现在研发很乱,你懂我的意思吗?”

明玥立刻就明白了,她去公司势必要和沈薇交接,到时候还不知道又出什么样的乱子。

她立刻答应了,“那我过几天再去公司。”

“嗯,玥玥”魏诚然停顿片刻才说:“良夜他没有难为你吧?”

明玥想起魏诚然对自己暖阳一般的关怀,觉得心头暖暖的,“没有,诚然哥,你赶紧联系一下你的朋友,等我上班后就开始研发新品。”

魏诚然的声音也轻快起来,“那你这几天在家好好想想,等回来我们就开干。”

俩个人又说了些别的,才挂了电话。

沈良夜一直没有回来,明玥静下心来想要写方案。

因为有了灵感,她的方案写的非常顺利,俩天后基本已经完成。

她准备再养俩天去公司,时间越来越紧迫,她不相信沈薇能拿出上台面的东西来。

她工作的时候投入,完成了才觉出累。

倒在床上,疲倦像个巨大的黑影压过来,她闭上了眼睛。

睡梦中,她总觉得有人在吻她,用力到让她窒息。

早上,醒来的时候一室阳光,在冬日里尽显美好。

她呆呆坐了一会儿,才起来梳洗。

浴室里放着一件男人的黑色真丝衬衣,她到处看了看,并没有沈良夜的影子。

她把衬衣挂起来,自嘲大概太想念才以为他回家了。

他应该还留在医院里,景云苑,大概是不会来了。

心不在焉的吃完了早饭,她想要做的事情很多。

去看心理医生,去公司,去找爸爸谈谈……

想到上次在明家的不愉快,明玥放弃了去找爸爸,反正他现在也管不了公司,只会不断的妥协。

明玥决定去看心理医生。

她刚开始出车祸的时候是看过心理医生的,但没有任何结果,后面也不知道怎么就放弃了。

叶子菱给她介绍了一位心理医生,据说是警队专用的心理康复师。

看天气预报说今天挺冷的,明玥现在怀着孕不能跟以前那样爱美不穿秋裤,她换了一条厚厚的打底裤,长款米白色高领毛衣,外面则是一件黑色羽绒服。

在明玥的世界里,非黑即白,穿衣如此,做人也如此。

路不是很熟,她就没开车,用打车软件打了一辆车。

路上司机反复在放一首歌,正是那天在深市和魏诚然吃饭听到的。

明玥目光变得有些迷离,轻轻揩了揩眼睛。

下了车,果然很冷,张嘴就喷出白雾。

明玥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竟然是在大学城附近。

她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那间心理咨询室。

医生的名牌就徐盏,一个奇怪的名字。

他的人也挺奇怪的,清清秀秀戴着黑框眼镜,明玥差点把他当成诊所的实习生。

其实,他已经有32岁了,比明玥大好多。

因为是叶子菱介绍来的,他对明玥很温和。

当然,也许他对每个病人都很温和。

开始,明玥说不出来,毕竟是自己最隐秘的事,要对着一个陌生男人说,她有压力。

徐盏很有耐心,跟她聊了许多有意思的事,就像朋友聊天一样。

渐渐的,明玥放下了防备,但是她说的还是有保留。

主要就说了忘了车祸时候的事情。

徐盏对她说:“当时医生告诉你这是暂时性失忆吗?”

明玥点头,“是的,说我是由于大脑受到外界的剧烈碰撞,造成脑积血,血块压住部分记忆神经导致失忆。”

徐盏给她的茶杯里注水,茉莉花的香气在热水中更加香浓。

他喝了一口茶后才说:“我看了你的片子,你的脑子确实受过撞击,却没发现有淤血,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应激性精神障碍。”

明玥不解,“俩者有什么不同吗?”

徐盏敲敲自己的茶杯,“有。”然后给她简单的讲了一些。

明玥接受了他的建议进行催眠,但是催眠的结果却是她只回忆了一些小时候的事。

她不免有些失望。

但是徐盏却很满意,说这个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治好的,希望她能坚持。

离开诊所的时候明玥的心情轻松了不少,看来徐盏的名声确实不是吹的。

路过花店的时候她发现有白色的洋桔梗,便买了一束带回家。

她刚进门就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不由的蹙紧了眉头。

这个时间佣人也不在家,会是谁?

她轻轻推开浴室的门,在氤氲的雾气里,她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花洒下。

明玥心都抽抽儿了,手里的鲜花落在了地上。

男人仰起头淋水,四肢修长有力,肌肉线条漂亮,特别是麻将块一样的腹肌,随着水珠往下延伸的人鱼线……

男人听到了声音也看过来,他清冷冰寒的眸子漫不经心的看了明玥一眼,然后继续洗头。

明玥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花洒下的裸男不是别人,正是她几天前还坐轮椅的老公沈良夜。

艰涩的咽了一口口水,明玥傻乎乎的问:“你的腿好了?”

“难道你希望我坐一辈子轮椅?出去。”

这样的口吻和坏脾气。

明玥却惊觉,自己这样像个色女。

她忙转身,却傻头傻脑的差点撞到门,小脸儿在热气里透出了粉粉的颜色,就连眼眶都红了。

沈良夜忽然觉得这样很有趣。

他迈着大长腿走过来,一把就压住了半开的门。

明玥刚扭过头来想问怎么回事,就给他带入怀里。

纵横千里之铁凤凰

纵横千里之铁凤凰第三集

原本,季紫瞳还想着,如果晏北辰说了那两个女人的任何一个人美,她都会立刻转身离开办公室。

结果啊,晏北辰一句话就将她的念头给打消了。

晏北辰恐怕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就挽回了自己的女朋友。

季紫瞳轻咳了一声:“对了,在这之后,你就没什么事了吧。”

“嗯,公司之后有聚餐,不过,我没打算去。”

“你是集团的老板,你不去,合适吗?”

晏北辰微笑的看向季紫瞳:“怎么?你希望我去?”

季紫瞳:“……”

这种问题不要问她啊喂。

“你要去就去,不用问我。”

晏北辰笑着起身,拿起钱包和手机走到沙发旁,朝她伸手。

季紫瞳自然的将手放在晏北辰手里,晏北辰顺势将她搂进怀里。

他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我的紫瞳在这里,我当然不可能去了,免得某个醋坛子把自己淹死了。”

季紫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谁是醋坛子了?”

“没有,没有人是醋坛子,晚上想吃什么?”

“就吃上次我们俩一起吃过的那家川菜吧,我觉得它的味道还不错。”

“好,听你的!”

晏北辰打开办公室门的瞬间,季紫瞳不着痕迹的将自己从晏北辰的手下退出来,然后快步朝电梯的方向走去,活像是要故意与他拉开距离。

晏北辰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等晏北辰走到了电梯里,他的脸色依然还是很黑。

“为什么突然推开我?”

季紫瞳轻咳了一声道:“我现在的身份是晏氏集团的顾问律师,如果被别人知道我是你的女朋友,其他人会不会以为我是靠关系当上顾问律师的?”

晏北辰从鼻中轻嗤:“那又如何?”季紫瞳皱眉,她认真的道:“晏北辰,或许你觉得这没有什么,但是,我不想被别人说成是花瓶,所以,一直努力打好每一场官司,我现在努力的一切,就是想将来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你的身边,我不想别

人说晏北辰的女人,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陪衬。”

晏北辰是属于金字塔顶端的人,而她只是一个被家庭抛弃的女人,她想自己能配得上晏北辰,让所有人都认可她的能力,她可以和晏并辰并肩前行。

晏北辰专注的望着季紫瞳。

好一会儿后,晏北辰严肃着一张脸颌首:“我知道了。”

季紫瞳眨了眨眼:“所以,那个,以后只要在公司的话,我们就保持雇佣的关系,好不好?”

晏北辰微眯眼。

她这是不想公开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与他打游击战呢。

他晏北辰的女人,还需要躲躲藏藏?

季紫瞳见晏北辰的脸色不好看,便挽着他的手臂,踮起脚尖,仰头在晏北辰的下巴上轻啄了一下。

“北辰,你答应我呗?嗯?”季紫瞳柔声软语。

晏北辰的眸底闪过两簇火光,看着季紫瞳时目光的温度灼人。

“只这样就想让我答应你?”

季紫瞳无辜的眨了眨眼:“那你还打算让我怎么做?”

晏北辰的手掌轻拂季紫瞳的脸颊,霸道的低头吻住她的唇。

这个吻火热而又霸道,直吻的季紫瞳晕头转向。

在电梯门打开之前,晏北辰从季紫瞳的唇上离开。

季紫瞳趁着搂着他的腰抬头讨好的问:“你是不是答应我了?”

晏北辰无耐的在她被吻得饱满的红唇上又轻啄了一下。

“嗯,答应你了。”

季紫瞳欣喜的露出了笑颜,惹的晏北辰情不自禁的又想低头吻她。

然,这个时候电梯已经打开了,季紫瞳趁机赶紧逃出了电梯。

……

自从季紫瞳在饭店里狠狠的教训了徐然之后,徐然便被以骚扰罪被警局拘留了两天,徐然被放出来之后,便再也没有联系过季紫瞳。

季紫瞳特地打听了一下。

徐然在出来之后,因为被网友人肉出他的公司,他的公司也被人砸的稀巴烂,公司的业务经营不下去,便因此倒闭了。

他的女朋友也在心灰意冷之后,离开了安城。

很快,时间便到了周末。

花季、倪乔乔和汪强三个人早早的赶到了季紫瞳的家里。

刚进门,汪强便吐槽了开来。

“angel宝贝,你看看她们两个,她们两个简直太过分了,我提前为她们两个做好了衣服,她们两个居然嫌我做的衣服不好看,不愿意穿!”

季紫瞳:“……”

这还真不怨她们两个。

季紫瞳安慰汪强:“光头强,那是她们两个不懂欣赏。”

汪强马上眉开眼笑。

“我就知道我的angel宝贝最有眼光了!”他一脸神秘的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纸袋来。

看到那个纸袋,季紫瞳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是什么?”

汪强笑着说:“我为你们分别设计了一套骑马装,她们两个的都是普通的,我给你设计的这一套,绝对比给她们两个设计的还要好,你穿过去,一定能闪瞎所有人的眼。”

说着,汪强将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

一套骑马装,全是用不规则布拼接而成,布的颜色则是大红和大绿。

他不知道红配绿最俗吗?

更甚者,在衣服上面还钉了十几朵红艳艳的牡丹花。

季紫瞳:“……”

见季紫瞳瞪大了眼睛盯着他手里的衣服,汪强喜滋滋的道。

“是不是很美?这件衣服,我可是想了好几个晚上,才终于想出的创意,你穿上它,一定会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是啊,如果穿上这件衣服,绝对会成为焦点,但绝对不是被人追捧的焦点。

她知道汪强的审美不行,可是,他这件衣服也设计的太难看了吧?

季紫瞳看着那件衣服,脸上的表情难以形容。

而花季和倪乔乔两个女人早就已经笑到前仰后合。

这时,晏北辰恰好也来到了季紫瞳的门外。

看到里面几个人都在,而且,花季和倪乔乔两个人都笑的十分夸张。

“你们在笑什么?”

汪强回头看到晏北辰,献宝的将手里的衣服晃了晃。

不等汪强开口,晏北辰便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么丑!”汪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