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街

电影街
  • 主演:韩善花,李莞
  • 导演:???
  • 地区:韩国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1
该片讲述已经分手的恋人“善花”和“度英”作为电影外景管理人和导演在釜山再次相遇后的故事。

电影街第一集

果真像蔡桃夭说的那样,被大刁民内定为二嫂培养人选的秦潇潇是个大忙人,把李云道领到别墅门口着后就彻底消失了踪影。李云道还没有膨胀到自以为进了这寻常人只能望而尽叹的牛叉别墅小区就可以一步登天了,更不可能在回金鸡湖畔的工地时候打车,虽然花了两块钱坐公交车,却还是给这个平时不到万不得己舍不得花半个子儿的刁民心疼得呲牙咧嘴。

回到工地的时候,李云道就看到就算是穿上了普通小朋友衣服却仍旧不染半点俗气的十力小喇嘛仍保持着他离开时的姿势,比那只小手长不了多少的铅笔头在几张报纸的空白处反反复复写着画着。如果此刻秦潇潇在场的话,肯定要以为活见鬼了——这么一个屁大的小毛孩居然在玩四元方程,而最后一页报纸的页眉上赫然写满一串数列符号,懂数学的人才明白,那是裴波那契数列的演算推导过程。

见到李云道推门进来,十力嘉措乐滋滋地地将手上的几张纸递到比他高上许多的李云道面前:“云道哥,都解出来了。”

李家大刁民却仿佛习以为常,接过几张被小喇嘛的衣袖磨得有些发皱的报纸,认认真真地从头看到尾,等看完最后一个裴波那契推算步骤后,李云道才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不错!”

可是就这一个面无表情的“不错”,却让一向佛气浩瀚的小喇嘛有些入世般的雀跃。

“收拾一下,我们去另一个地方。”

“我都收好了!”开口的时候十力没敢去看李云道的眼睛。

李云道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放下手中写满数字和各种数学符号的报纸时蹲下身摸着十力小喇嘛的小脑袋。“再熬一熬,云道哥不会让十力苦太久的。”

小喇嘛眨着灵气的大眼睛,很用力地一点头:“我知道。”

这个世上,像十力嘉措这样的孩子少之又少。而一般的小孩子,总还是摆脱不了孩子固有的习性,不会因为一个自己讨厌的人而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尤其是像秦家双胞胎这种向来以自己为中心的小家伙,更不可能因为一段不和谐的插曲而影响了自己生活的节奏。所以当李云道抱着十力再次出现在别墅里的时候,刚刚喊着要杀人全家的两个小妖孽正孜孜不倦地人手一只手柄在ps3平台上pk街霸4,价值起码六位数的进口音响中传出来的波动拳特效特别具有震撼力,就连有陌生人出现在屋里,两个过份投入的小家伙也不闻不顾。

等秦琼琚成了弟弟的手下败将时,这个向来在多方面胜过弟弟唯独在游戏上没有天赋的哥哥终于放下游戏手柄,将目光投向了在沙发后观望的两人。

只是这一回,脱下普通童装重新换上喇嘛袍手摇经筒的十力嘉措几乎在同一时间吸引了秦家双胞胎的眼球。

“小和尚?”秦琼玖愣了老半天才冒出三个字。

秦琼琚没好气地鄙视了弟弟一眼:“笨,是个喇嘛。”

“喇嘛?”从沙发上跳起来的秦琼玖像进动物园一般围着抱着小喇嘛的李云道来来回回转了数圈。

李云道却在嘴角微微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后,放下小喇嘛后便独自走上二楼,只是在木梯上走了一半的时候,李大刁民忽然回头对被秦家双胞胎像看外星人一样围在中间的十力道:“力道轻点,别打残了。”

正当秦家双胞胎准备回头说“我们不打小孩”的时候,却遭遇了此生第一顿最难忘、最委屈、最不可思议的暴揍。

李云道在二楼上转了一圈,房间不少,套房就三个,选择了其中一间采光通风和风水位都相对不错的朝南客房作为临时栖身处后,李云道就放下了只有廖廖几件衣服的行李袋,另一个看上去就挺沉的布袋中拿出一本封面发黄的看了几页,听楼下基本上没有动静了,这才让放下书册,定定心心地走下二楼。

刚刚还牛气哄哄嚷着要杀这个全家刨那个祖坟的秦家双胞胎分别呈大字形状躺在地板上,瞪大的两对眼睛中满是恐惧。而始作俑者却乐呵呵地盘腿坐在布艺沙发上,拿着其中一只游戏手柄对着超过五十寸的松下液晶屏探索着新鲜事物,看到李云道下楼,得胜般地挥动着手中的游戏手柄:“云道哥,快来看快来看,他们都是高手。”

李云道不置可否。

只是接下来小喇嘛撅着可爱小嘴时的喃喃自语却让躺在地上动弹不动的秦家双胞胎如同掉入魔窟般无力。

“化内劲为实形,倒是很深奥呢,我只看大师父练功时会化劲体外,不过他们好像更厉害。”

接下来轮到李云道像看动物园牲口一样看着地上的双胞胎,可是这会儿这对活宝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们连说话的气劲都提不上来。

摆弄游戏手柄的十力无意中发出了一记“光波拳”,顿时雀跃不止,但片刻后小眉头又皱了起来,似乎碰到了什么难题,这才回过头来对李云道说:“大师父说如果再练五十年,弓角哥和徵猷哥应该也能做到内劲凝形,可是想以此伤人还是有些难度的,云道哥,你能看出他的路数吗?”

李云道摇了摇头,老老实实道:“没看出来,似乎有些西洋搏击的痕迹。”

小喇嘛点了点头:“嗯,好像是的,有几招我觉得跟徵猷哥从老猎人那儿学到的有点儿像。”显然,那个不知道来历的老猎户不仅将那个比女人还要好像的家伙教成了枪痴,而且还传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动手招术。

说着,李云道也加入了小喇嘛的行列,研究的不是游戏,而是游戏中的武术招术,这估计是设计街霸游戏的设计师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一幕。

只是听到这对活宝的对话,秦家双胞胎想撞豆腐的心都有了,只是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他们,此时此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笑还是该哭。

究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电影街

电影街第二集

第389章:传功

青袍美男用疼惜的目光看着素雪,温和地说道:“为师虽有道法,但终究不是神仙,为师今年六百一十岁,已然活到了地仙的寿数,此生无憾了。”

“不……不!”素雪伏在榻沿上,哭着说道:“我才十九岁,师父再陪我六百年!”

“雪儿。”青袍美男抽回双手,说道:“你跪好。”

素雪抬起头愕然看着青袍美男,片刻后又伏在榻沿上,哭着说道:“我不听,不听师父训诫,师父心里有挂念,就不会走。”

青袍美男叹了口气,说道:“若不听话,为师可要恼了。”

素雪扁着嘴抬起头,青袍美男伸了擦去她脸上的泪珠,说道:“跪好。”

素雪一脸不情愿地跪直了身子,扬着脸看着青袍美男。

青袍美男右手一拂,素雪眼眸一滞,惊问道:“师父!你要做什么?”

青袍美男说道:“为师大限将至,飞升无望,今日便将这毕生功力注入你之魂魄,望你……”

“不要!”素雪撕心裂肺地大喊:“师父!我不要!”

“住口!”青袍美男眼色如刀,厉声斥道:“如此不肖,为师怎能冥目?”

素雪又哭,却苦于被定住,除了泪如泉涌,再无其他办法。

青袍美男说道:“你记着,为师去后,五脏必会化为五彩灵石,你切不可与同门争夺,待为师尸身化尽,你速离本门,从今往后,也不可向人提及为师,更不可再回无名观。”

素雪惊道:“师父!此为何意?”

青袍美男答道:“人心似渊,欲念如刀,你天资过人,不在为师之下,为师将毕生功力转赠与你,自此后,只要你勤加修持,来日必将跳出三界外,逍遥天地间。但你要记住,今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不可对人提起。”

“师父……”素雪哀哀欲绝。

青袍美男说道:“休再执着,命数天定,人力难违,静心敛气,为师要传功了。”

说完伸出左手,按在素雪头顶。

素雪闭上了眼睛,泪如雨下,只要传功已毕,师父怕活不过十日了……

山伢子皱眉挠头,这老家伙,看来是算出来他的弟子们,以后会为了五行石打得头破血流,所以把毕生功力传给最喜欢的弟子,还让素雪远离是非。

山伢子看着,素雪周身渐渐被一层紫气包裹住,而青袍美男那一头乌丝,缓缓变成了银发,俊美光洁的脸庞,也快速地生出皱纹。

不知过了多久,青袍美男变成了行将就木的老者,收回手,气力不济地说道:“好了……自行冲开封禁吧。”

素雪睁开眼睛,愣住,好半天才突然哀嚎道:“师父……”

山伢子忽悠一下,睁开眼,看到一面白墙,听到霍晓荧惊叫道:“伢子!芊芊!伢子醒了!”

山伢子这才反应过来,那不是墙,是天花板。

两张俏脸在山伢子脸上方会集,两人同声唤道:“伢子?”

山伢子说道:“媳妇儿们,我好饿呀。”

两人一同扑下来,一人一边,一人抱腰,一人搂脖子,呜呜的哭。

山伢子搂着两人问道:“咋哭成这样儿啊?我昏迷了几天啊?”

霍晓荧大声嚷道:“半个多月了!快二十天了!”

古芊芊也嚷道:“你再不醒,我都要熬死了!”

下了楼,山伢子有点儿打晃,躺了半个多月,全身上下都有点儿不听使唤,而且头重脚轻。

梅姨用薏米、芡实、淮山药,一比一比一的比例打成粉,熬了一大锅糊糊端上来,给山伢子盛了一碗。

韩慕灵说道:“半个多月没吃过东西,每天就是一碗汤药,先喝两天糊糊吧,否则会伤胃的。”

“嗯。”山伢子端起碗就喝。

梅姨惊道:“烫!”

山伢子已经喝完了,一边往碗里盛一边说道:“我是火行,不怕烫。”

韩慕灵说道:“不怕烫也要慢慢喝。”

“嗯。”山伢子嘴上答应,又一碗糊糊稀里呼噜就喝了下去。

霍晓荧按住他的手不让他再盛,说道:“行了,别光顾着吃,跟我们说说。”

山伢子抹了下嘴,先说跟黑衣人打架,他的生魂被吸回肉身后,前所未有的爆发。

然后又讲他在梦境里看到的一切。

古芊芊惊诧道:“跟我长得一模一样?不会吧?肯定因为是你在做梦,所以是你的潜意识勾画出来的,而祖师长得那么俊美,你应该是比着姬淋洛勾画的。”

“哦。”山伢子懵懂地答应,或许古芊芊说得有道理。

韩慕灵却摇头说道:“不,不是伢子的潜意识勾画的。”

韩慕灵解释,对于梦境来说,能记住百分之八十就不错了,不可能像山伢子这样,哪怕是一个细节,一句话,都能百分百的记住。

与其说这是梦境,不如说这是深层记忆,是火行石帮山伢子挖掘出来的深层记忆。

所有人都愣住,韩慕灵又说,这一次的梦镜跟上一次不同,上一次山伢子看到和听到了孙培坤被害的过程,那应该是火行石的记忆,因为上个梦的场景和人物都不完整。

但是这一次,山伢子不但完整地看到和听到了那天的事情,而且还一丝不差地记住了。

所以,韩慕灵认为,十有八九是深层记忆。

霍晓荧愕然指着山伢子问道:“妈……你的意思是说……他是祖师转世啊?”

韩慕灵说道:“深层记忆,跟DNA遗传有关系,我更倾向于伢子有祖师的血脉。”

“哦……”古芊芊恍然说道:“所以火行石会选伢子做宿主,而伢子很容易就能魂灵相合。”

韩慕灵说道:“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无法印证。”

古木苍说道:“芊芊,你把水行石给伢子。”

“哦。”古芊芊摘下项链。

古木苍又说道:“如果伢子也能激发水行石的能量,就能印证慕灵的猜测。”

“对。”古芊芊把项链递给山伢子。

山伢子接过水行石,托在掌心里,全神贯注地盯着水行石。

十几秒后,火行石亮起了红光,而水行石却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电影街

电影街第三集

看着秦凡那不为所动的模态。

周逸天恍惚一愣。

要说秦凡不知道周逸天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他能理解。

毕竟是秦家弃子,毕竟是江州上流社会口中耻笑的废物怂包。

但他却对自己是纪雨辰父亲这重身份都无动于衷?

难道秦家弃子这破罐子破摔连最基本的礼貌素质都摔掉了吗?

周逸天冷冷地哼笑一声。

内心深处对于秦凡更是厌恶跟看不出了。

也懒得再说废话,开门见山挑明道,“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我也不想知道,但我告诉你,当然了,你也可以视为警告!离雨辰远点,把你那点小心思给我藏好掖好!你跟雨辰不是一个世界的,也不是一路人,最适合你们的关系是陌生人,你听明白了吗?”

听到这。

秦凡笑了。

道,“你认为我在追求纪雨辰?”

“是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离雨辰远点,越远越好,明白吗?”

上位者的威严气势在这一刻从周逸天的身上陡然散出。

朝着秦凡直扑而去。

对此,秦凡不屑地努嘴一笑。

在他面前玩气势这套?

这岂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门前弄斧?

但就冲着他是纪雨辰父亲这点,秦凡懒得搭理他。

或者说是不屑搭理。

从而悠声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威胁?我周逸天还不至于去威胁一个被秦家逐出门的弃子!话我放在这了,该怎么做希望你能掂量掂量着!”

周逸天讥笑一声摆了摆头。

话罢直接转身走回到了奔驰车中。

奔驰也于此朝着别墅大门驶了进去。

秦凡玩味地舔唇一笑。

丝毫没把这事往心里放去。

迎着前方那驶过来的网约专车,扬了扬手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

翌日。

城中村。

还在熟睡中的秦凡突然被一阵脆耳的手机铃声给惊醒。

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后。

滑动接听,“说!”

“秦爷,对不住,对不住,打扰您休息了!之前说的那点事你还记得吗?”叶继祖有些紧张地着急道。

“有什么说什么!别藏着掖着,直接点!”秦凡皱了皱眉不喜地道。

“是,是,秦爷!兰天淳要来为他小舅子湛龙报仇了啊!我之前已经按您的吩咐给他下了在九龙茶室的战书!您,您几时过来?”叶继祖不断地咽着喉咙道。

在提及起兰天淳这个名讳时,内心又是止不住的一阵颤动。

对于这出约战,他至始至终都处于一种挥之不去的惶恐状态当中。

秦凡赢的话,那就意味着兰天淳得死,兰天淳一死,他背后的兰晓生还能站得住吗?不可能!到时候或许连整个叶家都得被牵连进去!

而兰天淳一赢,意味着秦凡得死的同时,他叶继祖一样逃不了!

这种关乎自己性命,关乎整个叶家命运的背景下,叶继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惶恐不安来!

甚至是比上次在山水庄园被秦凡收拾还要来得更惊惶!

“哦,才刚起床!你去九龙茶室等着我先,我等会再过去!放心吧,就武道界的人那种尿性,在杀了我之前绝对不会为难你的!”

秦凡说罢,不等叶继祖回应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听着这模棱两可的回答,叶继祖脸色猛为一白!

这,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去还是不去?

如果秦凡退缩不管他的话,那他拿什么去面对兰天淳?

想到这,他慌了,连手都哆嗦起来。

为了上一道双重保险,他咬咬牙,继而掏出手机接连拨出三个电话后。

这才动身往九龙茶室而去!

大门高挂暂停营业的九龙茶室里。

叶继祖领着三名半路会合到一起的中年大步走了进去。

“祖爷!你跟兰天淳之间真的没缓了吗?”一名暗劲大成的中年男子皱眉道。

“傅大师,湛龙已经死了!你说还能缓吗?缓不了啊!但凡还有一点能何谈的机会,我又怎会落下脸去求你们为我冒这个险啊!”叶继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辞去形容自己的心情了,颤巍巍地说道。

“祖爷言重了!只是湛龙真的是死在你手中?武道界中有传,兰晓生那傻女儿被湛龙娶了,而且这几年的修为还突飞猛进,成为了暗劲中期的高手,不知道是哪位高手相助祖爷你的呢?”另外一名卡在了暗劲中期距离暗劲大成只有一步之遥的武者道。

“没得缓就没得缓吧!祖爷你也无需担忧,有我跟傅大师还有舟大师在,以我们三人之力,也并非阻止不了兰天淳!再者说了,以他这个年纪,说是暗劲巅峰,怕也是以讹传讹罢了,真当暗劲巅峰廉价到那个程度不成?还有,兰晓生那里也无需惧怕,一旦他踏入华夏,想必华笑天就第一个坐不住!”同样是暗劲大成武者的郭大师哼声道。

听着郭大师这番貌似挺在理的言辞,叶继祖才稍稍地平缓了一下心情。

之所以没跟老爷子请求把王禄带出来,叶继祖就是为了避免把叶家牵连进去的可能,这才不得已把以前得到的三份人情动用起来,就是想在秦凡没赶到之前多上一重保险。

只是这三人真的能扛住兰天淳吗?

兰天淳的暗劲巅峰实力又真是以讹传讹吗?

叶继祖的心里头不由地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自武夷山上摘采下来的大红袍喝在口中,慌了心神的叶继祖感受不到任何的味道在。

随着那晨光的挥洒愈发耀眼。

一阵沉稳的蹬蹬蹬脚步声在九龙茶室的木制楼梯上响起。

“来了!”

叶继祖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那只端着茶杯的手不受控地一颤,杯中茶水也随之洒了出来。

听到脚步声,分明不会是秦凡的。

这个节骨眼下,除了兰天淳之外又还能是谁?

“祖爷,无需慌,有我们呢!”先前言辞中就显露出狂傲一面的郭大师惬意地咽下茶水,道。

话罢。

三名武者大师对视一眼。

齐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目光锁定在了楼梯口中。

随着那蹬蹬蹬的声响愈发临近。

楼梯口中,一名男子悠哉地走了上来!

一头染着间条蓝的长发飘逸地垂肩散落。

一身以蓝色为主色调的标志性运动装着穿在身。

这不是兰天淳还能是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