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天师

茅山天师
  • 主演:钱小豪
  • 导演:未知
  • 地区: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国语
  • 年份:2022
仙人张道岭背着他的宝刃“青罡剑”,押解天庭要犯赤练君去昆仑山受诛,不料中了圈套,.

茅山天师第一集

“留下孩子,”夏朵朵沉默了许久道,“我想留下这孩子,因为孩子是无辜的,更何况……”

更何况她这一辈子是不打算在嫁了,所以眼前这孩子留下便是给自己的安稳,她啊……对于人生绝望了,可眼前这孩子却是新的生命。

夏欢欢听到这话看了看夏朵朵,“那朵朵姐姐你可考虑清楚了,真的不会在变卦了?你要知道,孩子是一辈子的责任,是一生一世都要为对方付出的债,所以你一旦决定了,就不可以在后悔,”

她希望对方可以慎重考虑,尤其是眼前的她还仅仅是十六七岁,不该被一个孩子困住她的一生,“我决定了,欢欢你不是我,你不会懂我的想法,可我眼前决定了,”

她这一辈子不知道该怎么活了?一开始她拼命想从那家中爬出去,可后来爬出去了,却被弄的伤痕累累,苦不堪言,而眼前这孩子是她的希望,是她对人生的希望。

她对李生是恨是怨,可……她对孩子却是感恩,感恩对方给自己新的希望,其实在一开始被休弃,被母亲赶出家门那一刻。

她站在那河边有着一头跳下去的下方,可在后来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是孩子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所以她希望孩子可以生下。

“道歉给你添麻烦了,我明日会离开,”她一开始隐瞒这孩子是她的错,的确对方没有那理由收留自己,听到这话后夏欢欢顿时脸色不好了起来。

“你说什么?朵朵姐姐我从来都没有认为你是麻烦,更何况……我那么多孩子都养了,会在意多你们二人,你们安心住下,入了我家门,就是我家人了,”

进了自己的家,眼前自然是自己的人,她会护着全心全意的照顾,因为对方是她的姐姐,也是她的妹妹,在这世界上她年纪不如夏朵朵大,可灵魂的睡熟却是自己大,所以她当对方是妹妹。

“欢欢……”听到这话对方脸颊顿时带着哭痕,夏欢欢给对方擦拭对方眼角的眼泪,“别哭了朵朵姐姐,你看看都做母亲的人了,怎么还哭,这让孩子知道了,多丢人啊,”

“那都没有成型,哪里懂,你尽乱说,”不过也因为夏欢欢的话,而忍不住笑了起来,夏欢欢见对方发笑了起来。

夏朵朵怀疑了,夏欢欢自然要准备很多,先是跟这夏乐乐说,“朵朵姐姐有了?那我给朵朵姐姐准备孩子的衣服,”

“我也是,”夏多多也爬出来道,夏多多因为上一次的缘故,身子弱了许多,不过有夏欢欢给对方调理,又****瑜伽身子渐渐强壮了起来。

“这是小事情,不过吃食上要注意,”在养生馆内,很多东西都不可以吃,眼前若弄错了,很容易就会让对方吃出问题来。

“姐姐你放心,我会的,不会弄出差错来,”眼前她自然不可能将吃食弄错,要知道那可是小宝宝。

夏欢欢交代好事情后,便出门去购买孩子用的东西,对于这家中有新生命的到来,所有人都很高兴。

“姐姐……想吃,”伸出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冰糖葫芦,夏欢欢见到后便抱着夏多多过去。

在家中多多是最小,虽然还有一个夏小十,不过那孩子太拘束了,少来粘自己,而多多却爱粘自己,所以出门夏欢欢自然爱带夏多多。

“姐姐那人……”夏多多指了指不远处的人,夏欢欢看过去目光顿时冷了下来,因为不远处的人,不就是这陈世美李生。

“虚……跟姐姐去收拾坏人,”眼前她可要收拾这陈世美,听到这话夏多多笑了起来,那小狐狸的模样显得格外像那夏欢欢。

看到这孩子的模样,夏欢欢也是欣慰了起来,眼前这孩子跟自己久了,当真越来越像自己了,不过那骨子内依旧是那般的胆小。

可眼前的改变却也让夏欢欢感觉到欣慰了起来,“走……收拾坏蛋去,”

抱着这夏多多夏欢欢笑着道,很快二人便尾随而去,而此刻这李生在给孩子买东西,压根就不知道身后有人跟踪。

夏欢欢看到这李生到暗处后,便直接给对方套麻袋,然后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夏多多见夏欢欢做,犹豫了一下便也踢了一脚。

看到夏欢欢并没有说不可以是,然后又往对方身上踹,夏欢欢不得不说眼前这孩子学的很快,正好……眼前可以让对方练胆子。

夏欢欢踢了几脚,可不是夏多多那轻飘飘的脚力,那是不死人却可以让人疼好些日子,夏欢欢踹了人后,便抱着夏多多离开。

眼前这男人混蛋,她若是可以恨不得弄死对方,可她却还是很清楚,当真弄死了对方,那时候夏朵朵会难做人。

夏多多抱着离开,这李生掀开麻袋时,早已经鼻青脸肿了起来,那扭曲的目光看向四周围,“王八蛋到底谁打老子……”

可看过去却是空荡荡毫无人的存在,顿时便气的要命,“妈的,敢打人却不敢出来,孬种……”

可眼前的他骂的在毒,却还是没有人出来,最后的李生也只能够一瘸一拐的走了,而此刻的夏多多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夏欢欢。

“姐姐好厉害,我好崇拜姐姐,”那模样一面恨不得跪舔时,让夏欢欢忍不住额头冒汗了起来,这可不是好现象。

因为眼前的她可不希望,这多多学自己成为女汉子,“多多啊……我们不说这,以后你可别跟姐姐一样,很容易会被人抓到的,”

“姐姐我知道了,以后我敲闷棍时,一定会跟姐姐一样又快又狠的,打的那些坏蛋叫爹娘,”说着便露出天真的笑容来,跟大姐姐就是好,她喜欢大姐姐不太喜欢二姐姐那谨慎胆小,因为她胆子本就小,若在学二姐姐,那真会被人欺负死。

“……”夏欢欢无言以对,知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很想说多多,重点不在这,重点是你该做淑女,而不是跟自己一样做女汉子。

茅山天师

茅山天师第二集

君天澜盯着她,沉吟不语。

沈妙言是真的怒了,一把将他推开,翻过身就跨坐到他的腰间:“君天澜,你真的是男人吗?!”

对方面容沉静,声音清冷:“本座是不是男人,你不是都看过摸过吗?”

沈妙言面颊一红,又羞又气。

她真的好想拿刀剁了这个家伙!

“再过一年半,我就能行及笄成人礼!我就问你,到底打不打算娶我?!”

她歇斯底里。

面对这样抓狂的沈妙言,君天澜不知怎的,突然好想笑。

事实上他也没有克制,盯着跨坐在他腰上的小姑娘,笑出了声。

这笑声打破了暧·昧的气氛,沈妙言脸颊红得通透,趴在他身上又抓又咬:“你笑什么笑!笑死你算了!”

青嫩的女儿香萦绕在鼻尖,那柔软的小身子在君天澜身上蹭来蹭去,蹭得他又不舒服了。

“别乱动。”

他声音低沉。

沈妙言浑然未觉,拿起一旁的软枕,去砸他的脑袋:“不许笑、不许笑、不许笑!”

然而下一瞬,她身子一轻,被君天澜拎了起来,直接丢到床下。

“嘶……”沈妙言揉着摔疼的屁股,恼火地撩开帐幔,“君天澜,你想干嘛?!”

对方面沉如水,穿好靴子,径直走向门外。

沈妙言追出去,就看到他也不撑伞,直接站在了庭院里。

雨点急剧地冲刷着他的身体,他却毫不在意般,只背对着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

沈妙言皱起眉头,撑开靠在墙壁上的纸伞冲过去,踮起脚尖想为他挡雨,高声道:“这样大的雨,你疯了不成?”

君天澜瞥向她,她的面颊还泛着潮红,瞳眸中全是担忧。

他伸出手,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脸蛋:“对不起。”

“什么?”

他的瞳眸暗了几分,冰冷的雨水让他的头脑无比清晰,连带着身体里的灼热都冷却下来。

他不该那么对她的。

明明想好了,要等到成亲之后再做那种事,可他刚刚,却有一瞬间的把持不住。

那样龌龊的念头,不该生出来的。

她还很柔弱,万一他占有了她,却又不幸在权力的倾轧争斗中失败死去,那她该怎么办?

到时候,谁又能护着她呢!

若她的清白还在,即便他不幸离世,至少,她还能好好嫁给旁的男人。

他想着,心尖剧痛,瞳眸又黯淡了几分。

沈妙言并不知晓他这些顾虑,只当是他突然发疯,擦了把脸上的雨水,很吃力地举着伞:“你进去吧,再这么淋下去,会生病的!”

雨水被风吹进伞下,将她的衣裙和头发都打湿了。

君天澜将她护在臂弯,拿过她手中的纸伞,伞面大半都倾斜到她的头顶上:“咱们回去。”

“嗯。”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沈妙言呆在他那结实有力的臂弯里,莫名的心安。

她抬头望向这个男人,但见他侧脸的线条精致完美,有雨珠顺着那挺拔的鼻尖滑落,凤眸中的光芒坚定而温暖。

是那种只对她一个人流露出的温暖。

电闪雷鸣,风雨大作。

可她一点都不怕,只更靠近了他些。

……

七夕这日,拂衣拿了新的襦裙进来,说是府中绣娘赶制的,请她参加游园盛会时穿。

那襦裙是月白底色,袖口和领口上用青色丝线绣了莲花,缀着碧玉盘扣,看起来格外青嫩大方。

沈妙言套上襦裙,又在外面穿了件葱绿色绣荷叶的半臂。

拂衣为她梳了两个整齐的发团,簪上两支小小的青色流苏,又将刘海儿梳拢。

这么看着,包子脸嫩生生的,整个人白嫩可爱。

她实在喜欢得紧,恨不得将小妙言搂在怀里亲两口,可到底是克制住了,笑容温婉亲切:“小姐,主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您快去吧。”

“谢谢拂衣姐姐!”沈妙言晃了晃她的手,便笑眯眯走出去。

此时,君天澜正坐在大椅上看一份公文,听见身后有人脆生生喊他国师,便偏头去看。

夕阳余晖从雕扇投洒进来,那个娇娇软软的小姑娘打扮精致,站在光中,巧笑倩兮,像一只漂亮的瓷娃娃。

凤眸泛起涟漪,他放下公文,很快收回心思:“收拾好了?”

“嗯,可以出发了!”她点头,蹦跳着过去,想和平时一样拉他的手。

然而君天澜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避开她的小手,起身大步往外走。

沈妙言冲着他的背影扬了扬粉拳,不甘地跟了上去。

这个男人的心思藏得太深,不是她轻易就可以挖掘出来的。

她要花时间,一点一点,才能剥开他层层包裹的心。

这么想着,唇角的笑容愈发天真无邪,跟在后面小跑:“哥哥,你走慢点,等等我!”

君天澜听着她的称呼,眉头不觉皱了皱。

两人乘坐马车,很快抵达张府。

相府举办七夕游船盛会,京中的富贵人家大抵都巴巴儿地赶了来捧场。

侍女引着二人穿过游廊,却不是往花园方向走,而是径直往后院去。

快接近相府后院时,领路的侍女在一处亭子里停了,屈膝行了个礼,笑道:“大人在此稍后,我们小姐很快就到了。”

君天澜面无表情。

傍晚的风带着一丝凉意,沈妙言张望着相府的景致,但见亭台楼阁掩映丛木之间,布置精美,处处透着读书人特有的书卷气息。

她正观望着,张璃在一群小丫鬟的簇拥下款步而来。

张璃今日穿着月白色交领曲裾,外面笼着一层浅黄色薄纱,长发梳成朝云近香髻,簪一根流苏金钗,耳垂上戴着两粒珍珠,面庞娇美动人。

她带着众多丫鬟屈膝行礼:“见过国师大人。”

沈妙言定睛去看,那些丫鬟里,有个十四五岁的姑娘,并未穿丫鬟服制,而是穿着件半旧的梨花色长裙,隐约可见面容清秀沉静。

琥珀色瞳眸中掠过暗光,这少女,大约就是相府的庶女,张耀的亲姐姐,张晚梨。

而君天澜没看张璃一眼,淡淡道:“可以去湖上了吗?”

他今日来此,不止是因为小丫头想来玩儿,还因为,他想拿到一件东西。

茅山天师

茅山天师第三集

第415章合作

屋里所有人呆呆的望着持剑之人,她身材高挑,消瘦,容貌绝色,脸上带着一丝冷酷的杀意。

“小玉?”

短暂惊愕后,李易喊出了持剑之人的名字。

“小玉姐姐。”小依依欢呼起来,迈开小脚,飞快想跑过去。

“依依,别急。”

李易一把抱起小依依,双眸带着怜惜和担忧望向姬小玉。

从感知中,她体内的血液沸腾得厉害,血脉之气疯狂运转,实力强行提升了两个档次,达到了武道高手的境地。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血脉之气,居然强行将姬小玉提升到武道高手,而且浑身带着一股煞气,宛如浴血的修罗。

李易害怕姬小玉失去了理智,伤了小依依,才抱住她。

“小玉,你没事吧。”

暗中观察了一番,李易并未感到不妥,缓缓走了过去。

沉默片刻,姬小玉低沉道:

“哥哥,我感觉血液里,有一股疯狂的基因,它在诱使我,变成一个嗜血的恶魔,我好怕,好怕……”

李易走近,轻轻拍着她的香肩,安慰道:“小玉,别担心了,这人该死,你没杀错。”

姬小玉声音颤抖道:“可是……我在杀人那一刻真的好冷血,有一股毁灭天地的冲动。”

李易心中一震,他对这血脉之气越来越看不懂了。

它既可以提升姬小玉的天资和修为,又能加快自己的修炼速度,但对别人却没有丝毫帮助。

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自己体质特殊?

思来想去,李易没有一丝头绪,心中却留下了一丝警惕。

这血脉之气爆发的时候,能泯灭人的理智,他担心,最终会将姬小玉带入魔道。

“小玉姐姐,你不是恶魔,是我最亲最亲的姐姐。”

小依依伸出嫩白的小手,抱着姬小玉,小脸紧紧靠着姬小玉,表示亲昵。

姬小玉一脸愁容,心思沉重。

李易将她手上的短剑拿下,柔声道:“小玉,别多想了,以后我会帮你查明情况的。”

在他感应中,那血脉之气慢慢归于平静,而姬小玉的修为,也从武道高手跌到了武道入门。

不过经此提升,以后她晋升武道高手,就像水到渠成一般,轻松许多。

“三护法死了,现在该怎么办?”

寒梅突然说道。

天魔宫可是名副其实的魔门,派中之人心狠手辣,若是得知三护法死于百花门,肯定会兴师问罪。

到时不仅李易难逃一死,恐怕整个百花门渝州分舵都不好过。

周若冰镇定自若,神色没有一丝惊慌,淡淡道:

“没事,他不是天魔宫派遣而来,而是自己来的,只要将他带来的两个手下,也处理了,便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这时,霍水仙好奇道:“李易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和小玉在这里?”

“有人给我打电话,我才赶来的。”

李易想起那个陌生的电话,目光扫向寒梅,怀疑是她打的。

“打电话?”

闻听此言,周若冰神色大变,沉声道:“看来三护法到这里来,还有人知晓。”

寒梅道:“玫瑰姐,有不有可能是三护法的手下打的?”

摇了摇头,周若冰一口断定:“不可能,他的两名手下都是傀儡,根本没有多少思维,而且永不叛变。”

“那是谁?”寒梅疑惑道。

听了她们的交谈,李易顿时明白,打电话告知另有其人。

叮铃铃。

就在这时,李易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一看,正是之前告知,姬小玉两人地址的陌生来电。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李易身上。

“大哥哥,谁呀?”小依依好奇凑过头来。

“打电话叫我来这里的人。”李易道。

“开免提,听他说什么。”周若冰淡淡道。

李易接了电话,然后按下免提。

“盟友,第一次合作愉快,谢谢你杀了三护法。”电话那头,依然是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

“你怎知我杀了他,你是谁?”

李易双眼寒光一闪,环顾四周,他最烦有人监视。

目之所及,并无外人,不由立刻打开感知,无论附近的呼吸,还是摄像头,都逃不过这种强大的感知。

可一番感应后,周围并无其他人,也没有摄像头。

电话里,那人笑道:

“为了表示诚意,我就告诉你,为什么知道你杀了三护法,因为我中了他的蛊毒,想要解毒,只有两种办法。

一,找到克制蛊毒的解药;二,杀了下蛊之人;而我目前找不到解药,也没能力杀三护法。

只能借他人之手杀了三护法,你就是最佳人选,一旦你杀了他,我的蛊毒便解了,所以我知道三护法死了。

至于我是谁,现在还没到揭露的时候。

不过请你放心,我不会对你不利,我们以后合作会是双赢。”

李易冷声道:“我不会和鬼鬼祟祟的人合作,这次我们算相互利用,以后互不相欠。”

那人轻笑道:“李易先生,我真心想和你合作,以后大家互惠,希望你多考虑一下。

就拿这次天魔宫三护法找炉鼎之事,若不是我出言帮助,你能救得了姬小玉两人吗?”

李易沉默,确实如此。

无论这人报着怎样一颗心,但确实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那人继续道:

“而且天魔宫可是一个庞大的势力,就我所知,它一共有四大宗门,每一位宗主都是武道宗师,上面还有一个更为强大的宫主。

这等强大的门派,若是知道李易先生杀了他们的人,恐怕会疯狂报复吧。”

“你在威胁我?”李易的声音带着一丝寒气。

“不是,我是在给你分析利害关系。”

电话里那人侃侃而谈道:“李易先生,我所谓的合作其实很简单,有时我杀不了的敌人,你帮我解决就好。

而你想要任何消息,我可以帮你打听。”

“不好意思,我不是杀手,你叫我杀谁,就杀谁。”李易冷漠道:“你若想告诉天魔宫,便去说,无所谓。”

“李易,答应吧,天魔宫的强大超乎你的想象。”

寒梅外表冰冷,内在却很好心。

她从小在百花门长大,知道百花门是在天魔宫支持下,才成为九大门派之一,可想天魔宫有多强大。

公开招惹天魔门,纯属自找苦吃。

周若冰皱眉道:“李易,天魔宫的宫主三十年前,修为已达圣境,这种境界,就算导弹轰炸也无法杀死!

在华夏,乃至整个世界,都可以横着走的存在,无论你背后有何种势力,与其结仇实属不智!”

“李易哥哥,答应他吧。”霍水仙一脸担忧道。

“哥哥……”

姬小玉紧紧抓住了李易的手,在她心里,无论李易作何决定,一直跟随就行了。

李易想了想,心中做出了决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