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的愤怒

光荣的愤怒
  • 主演:吴刚,王砚辉,李晓波,朱义,孔庆三,王树军,蒲小虎,李昌元,李小川,贺云庆,江钰婷,傅小源,冯自立,吴暇,洪昌,张翔华,王蔚
  • 导演:曹保平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6
云南黑井村,熊家四兄弟横行乡里,老大(李晓波饰)粗鲁地教训了来叫板的狗卵(蒲小虎饰)、老二(孔庆三饰)是村里的会计,为人狡诈。老三(王砚辉饰)是阴险的村长,手段狠毒。老四(朱义饰)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喜欢玩弄妇女。村民们备受欺压,敢怒不敢言,新上任的村支书叶光荣(吴刚饰)也苦于抓不到证据,只得一忍再忍,等着找机会一网打尽熊家兄弟。终于,机会来了。熊家兄弟从外地绑架回来两名女子,被叶光荣盯上。他暗地发动群众,以“打倒四人帮,黑井村有希望”暗语,准备当天夜里去熊家抓现行,但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兵分四路的抓捕行动意外频出,乱成一锅粥。就在叶光荣一帮人陷入绝境的时候,突然峰回路转,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光荣的愤怒第一集

接下来一整天,江曼柠都有点浑浑噩噩的,她摸不清许嘉雯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给许嘉文打电话也是没有接,她还想到是不是应该要报警?

只是许嘉雯手中,有她那样的照片,她又怎么好说出去。更重要的是,如果传出她那样的照片,她和詹明纬之间怕是再也没有可能的吧!

或许他能不介意,因为他很清楚那张照片是如何存在的,可是詹家在意,外婆也会在意的。

她原本想再打电话给詹明纬说的,但转念一想,只要底片在许嘉雯手中,他能帮她一次,但又能帮她永远吗?

她也有点不明白,以詹明纬的能力,从许嘉雯手中要回那张底片应该并不难,可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波折?

“别给我打电话,我不会接的,想要回照片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离开詹明纬和他离婚,第二,过来这个地址,跪下朝向我道歉,求我原谅。”

江曼柠知道许嘉雯是不怀好意,但她还是去了。

到了许嘉雯发过来的那个地址,许嘉雯一脸得意:“你终究还是来了,我还以为你和詹明纬一样,都能视你的名声于不顾呢!”

“你不必挑拨我和他的关系,我和别说我和他现在的关系不比从前,就算是和之前一样形同陌路,你也挑拨不了。

你又有什么好得意的,他没有向你妥协,不是因为他不在意我,而是因为他真的不愿意再碰你一下。哪怕是你的举动会毁了我的名声,连带着他自己的名声也会有损,但他还是不愿意碰你。”

江曼琳不卑不亢的说着,若是詹明纬没有向她解释,她还是会说出这番话来,只是心中不会比现在有底气。

“你!任你说的天花乱坠又如何,你还不是要向我妥协,不然你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你还真以为詹明纬会为了你,想办法从我手中拿回照片吗?

他若是能有办法,今天晚上那张照片就不会传出去,不过是给你们一点警告而已,只是可惜,他到现在,但是不为所动,你的丈夫丝毫没有要帮你的意思。”

许嘉雯有些恼怒,但想着自己如今是站在上风的,眉头一挑,脸上尽显得意之色。

江曼柠知道,她如今这样说也不过还是为了挑拨他们的关系,是以并不上当,但她心中还是有些难过,因为照片的事情,詹明纬是真的还没有帮她解决好。

“别在我面前做出一副清高的样子,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个贱人,不然怎么会千方百计要嫁给他?”

江曼柠笑了笑:“你这样说是因为你现在还爱着他吗?你为难我,还要我要和他离婚,是想再回到他的身边吗?只是可惜,你一开始就做错了选择,走错了路。”

“你不必跟我说这么多有的没的,别忘了你今天过来的目的,若不现在给我跪下道歉,那就立马回去跟他离婚,否则你的照片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还给你的!”

说来说去,许嘉雯发现在嘴皮子上她占不了什么便宜,当即怒声叱喝。

“我若跪下,你当真会把照片还给我?”江曼柠狐疑的看向她,“万一我给你下跪了,可你还是不还给我照片,或者自己又备份了一份,那我岂不是白跪了!”

“你有得选择吗?当然,我忘了,你还有选择,只是看你自己如何去选了!”许嘉雯娇笑起来,面上带着不屑。

江曼柠站在原地没动,她犹豫着。

“你想好了没有?我可没有那么多耐性等你!再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今天的照片挺漂亮的,但下一次,是怎样的一个漂亮法,那我就不清楚了。”

“好,我跪,但希望你说话算数!”江曼柠咬咬牙,就准备跪下。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

“谁允许你给她下跪的?”

随着这个声音,詹明纬走了进来,一把拉住江曼柠,斜眼看她:“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她叫你跪你就跪啊!”

“呵呵,詹总果然是心疼江小姐,不过是让她下跪而已,这么急匆匆的赶过来,只是可惜,你还是不够了解女人的心思,江小姐她害怕呀,你给不了她安全感,她怕你帮她解决不好这件事情,自然要靠自己了。

而她没有那个能力,就只能向我服软了。说真的,我还真的很想看一看,江小姐在我面前跪地求饶的样子,是不是和那天早上被詹总赶出去的情形一样,狼狈不失风情,难堪不失魅惑。”

许嘉雯竟是一点都不惧怕詹明纬的到来,反而笑的更欢了。

被詹明纬看了一眼,江曼柠有些心虚,但随后一想,又回瞪了回去,他是真的没有替她解决好这件事情啊,她没有安全感,也是理所当然的。

看这两个人你来我去的眉目传情,许嘉雯更加恼火了:“詹总既然不愿意她给我下跪,那看来是想通了,愿意吻我了?”

詹明纬没有回话,淡笑着往前走去,江曼柠急了,连忙拉住他的手:“你还真要去吻她呀,那还不如我给她下跪好了,或者我们干脆离婚算了,反正我是不同意你再碰她的,尤其是当着我的面!”

她急急的说着,话语中的酸意,他也是感觉到了,那话虽然不中听,但他的心情也还算好,抽出手朝许嘉雯走去:“你竟然还给她提了要我们离婚的要求,你可真是心大,还妄想掌控我的婚姻,那人就算再有能耐,应该也不会帮衬着你去做这样的事情吧!”

许嘉雯心中一慌,面上仍旧逞强:“有没有那个能耐,总要试了才知道!”

“只是可惜,许小姐不会有那个机会了!”

“你什么意思?”许嘉雯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尤其是在看到他面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时,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等着她。

“许小姐竟然喜欢用照片来威胁人,那么我也请许小姐看一张照片如何?”

江曼柠只看到詹明纬递给她一张照片,然后她一张脸都变得惨白,他凑近她,跟她说了句什么,随后她便急匆匆的走了。

“走吧,照片的事情以后不必再担心,已经解决了!”他拉着她离开,看着他的侧颜,心中升起一股甜蜜的感觉。

光荣的愤怒

光荣的愤怒第二集

叶尘深深的感慨了一下,看着眼前的老宗主,道:“本来我还可以帮助宗主你彻底的恢复,但是我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先下手……”

老宗主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的生命差不多已经走到了末日了,未来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好好努力吧……”“我的这些东西你帮我交给月月,月月是一个好女孩,也是我这辈子看到过的最为纯净的一个孩子了,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一定让她有着自己的力量之后再继承现在的位置,但是时间不等人啊……我的未来,

我的未来,我已经没有未来了。”

眼前的老宗主轻轻的咳嗽了一下。

叶尘伸手接过了老宗主递过来的东西,眼神之中顿时带着一丝诧异……

“这些东西,在我死后再让她穿着吧……只是我不知道,叶神医你什么时候展现出属于你自己的力量?”

叶尘笑了笑,道:“我的力量嘛,我的力量,现在还没有恢复,一切都要看敌人的行为再说了。”“你的力量本身就不弱,如果魔宗和对方纠缠的话,那么对方唯一想的办法肯定是想要将你立即给出除去了,当然,即便不是一起的,对你的威胁也一样强大。你已经陷入到了这个漩涡之中,你需要做的事

情,就是将三个势力都给整合起来,这才是我们所有族群之中的最后未来。”

“狼族乃是雪狼卫,是天下最忠诚的雪狼卫……我们三个势力早已经为你的归来做好一切道路了,至于最后到底是什么结局,这一切都看你自己去运营了。”

老宗主轻轻的咳嗽了一下。

这一刻的老宗主这时候显得更像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一样……

事实上,眼前的老人已经等候了一年多的死刑的到来。

本来自己已经给了老宗主希望,但是死神的到来的是如此的突然,让人如此的淬不及防……

如果只是一般人的话叶尘将对方救活,也许最后也只是一句遗言罢了。

老宗主之所以能有如此长的时间,一切都是因为老宗主,是一个真正的顶尖高手,乃至于这个苍穹之下的最强高手。

叶尘的神色之中带着一丝微笑。

不管如何,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唯一能让叶尘注意的,就是那隐藏在了暗处的敌人。

“好了,你走吧……”

“我想安静一下。”

老宗主轻轻的咳嗽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对了,那个东西叶先生你先保留着,未来到底会是什么样没有任何人能知道。希望你能扶持着这丫头长大……成为天山宗主,如果天山真的走到了绝境,我也希望叶尘先生你能带着这孩子重建天山……”

“天山,不是宗门,天山,是信仰,是天之下的山。”

“是天的山啊!”

“是藏在那无尽雪峰之下的天的山……”

“天山若存,亘古为奴!”

老宗主说着,轻轻的向着叶尘鞠躬,道:“老身,第一次以奴婢的身份,给人皇请安了!”

叶尘却一把将老宗主拉了起来。

“天山只是襁褓之中的孩子建立的,已经和曾经的天山……”

“狼族世代忠诚,他们养育了天山弟子,让天山弟子重现人间,教育天山弟子重新记住自己的使命。”

“天山,一直都是天山,从没有改变!”

老宗主说着,随后又递给了叶尘。

“天山一直有着两个令,一个就是宗主令,一个就是这……”

老宗主轻轻的划破了自己的手指,落在了地上。

一道青色的光芒缓缓的照射下来。

下一刻,地面缓缓的移开,在这一瞬间,叶尘顿时看到了,地面上居然还有一个令。

这令,叶尘一手握住,下一刻,叶尘顿时微微一呆。

人皇令!

叶尘没有想到,这居然是人皇令!

“人皇令!”

“此令可以号令天山……希望他们都能谨记吧……”

“天山还有一个龙堂卫。”

“龙堂卫只有人皇令方才能调动,龙堂卫,在历山禁地深处!”

叶尘这时候却看着眼前的老宗主,道:“魔族邀请我和他见面的地方,就是龙堂卫所在地。”

老宗主看着叶尘,顿时眼神之中微微一呆,道:“你说什么?”

叶尘认真的道:“我说,魔族邀请我和他见面的地方就是龙堂卫队所在的地点。”

“放心吧,龙堂卫队并非活物。”

老宗主却笑了笑,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的微笑。

叶尘这时候却神色一呆,看着眼前的老宗主,道:“你说这并非活物?”“那个时代,人类打不过他们,所以夏皇秘密建设了龙堂卫队,这些钢铁力量成为夏皇最强大的力量,但是在面对敌人的时候还是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只是,这里面的力量,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庞大也是

最可怕的力量……”

“你们,看过这个东西,这个东西,过了这么多年,还能,还能继续使用?”

“我不知道……我们没有任何人能拿起人皇令,所以自然也没有任何人能用这东西。”老宗主道。

“不过,我们也有龙堂卫,就在人群之中,只要他们还在忠诚,就会听命于你……”

“可惜,这一次,宗门已经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局面之中,想要重新复活起来,这一切都是非常巨大的危险。”

“好了,人皇,您离开吧……”

老宗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叶尘轻轻的点了点头,带着青龙令,快速离开了。

对于整个宗门来说,叶尘走出的时候才发现,整个宗门,现在似乎显得有些萧条了。

叶尘轻轻的摇了摇头。

“叶尘哥哥,我师父和你说了什么?”

这时候朱月月看着叶尘轻轻的问道。

叶尘笑了笑,道:“一些以后的琐事,你找到了他们了么?”

朱月月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找到了一个,是我的一个师叔,他的实力虽然可能没有听风师叔他们的强大,但是也不相伯仲之间……”叶尘点了点头,道:“努力吧。”

光荣的愤怒

光荣的愤怒第三集

之后的事情连伊都不想说了,明摆着就是一个陷阱,而且还是她给自己挖的一个陷阱,千万不要怀疑男人这方面的能力,那绝对是在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纵然慕司沉这

个样子,她觉得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其实不是。

他也是一个豺狼虎豹,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要说他真不懂,那绝对是骗人的,这个慕司沉也承认。

所以……

连伊好像没有给自己留后路,从一个男人那里走出来,接着就踩到了另一个男人的坑里,不过这一次应该不是一个火坑。  今天晚上他们就睡在了一张床上,那自然是该发生的事情也都发生了,就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情不自禁吧,都已经这样了连伊如果再拒绝,那未免也太矫情和做

作了。

两个人都醒来之后,就跟时间静止了一样,彼此看着对方,昨天晚上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场不可思议的梦。

“昨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连伊真想抽自己,怎么就这么把持不住?怎么就?

而听连伊这样的问慕司沉一脸的坏笑,说道:“伊伊,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连伊听到这里一下子就脸红了,连忙用被子盖过了脸,想想真的是丢死人了,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而看到她这个样子慕司沉觉得好喜欢,隔着被子揉了揉她的头,说道:“伊伊,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都是很正常的。”

“你要是再说,我就割了你舌头!”

慕司沉生怕她会生气,什么都不敢说了,连忙起身:“那我给你做早餐去了,你再睡一会儿,等做完了早饭我叫你起床。”

今天正好是周末连伊不用上班,确定慕司沉走出去了之后连伊才探出头来,然后长长的吐了口气,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真的是脸通红。

她才离婚不长的时间,她真的没有想过这么快就跟一个男人发生这样的关系,还真是计划不如变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哎!

但另一方面,她也觉得还挺对不起慕司沉的,毕竟她是个二婚,是不可能是童子身,但她敢确定慕司沉昨天晚上是第一次。

想来真的是觉得对不起他,不过没有办法,她也不希望这个样子,谁也不可能重来一次,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慕司沉?她真的要嫁给他了吗?想到了这个问题,连伊真是想抽自己,都已经跟他上了床了,还有拒绝的理由吗?也真的是把自己给卖了。

连伊怎么睡都睡不着了,干脆起来去洗手间洗刷了一下,然后就去找慕司沉,慕司沉正好做完了饭,看到她起床了笑的好开心。

“伊伊,你起床了,刚要去叫你啊,早餐已经做好了,快吃吧。”

连伊看了看他做的早餐,还真的是每一天都不重样,今天又是一个新鲜的花样。

连伊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在餐桌前坐下来就开始吃,慕司沉也忙在她的旁边坐下也开始吃,但特别的照顾她,一会儿给她擦嘴,一会儿给她倒牛奶。

“慕司沉。”连伊就在快吃完的时候,突然这样叫了他一声,慕司沉连忙停下了吃饭,很认真看着她问道:“怎么了伊伊?”

“你现在对我这么好,以后如果我真的嫁给了你,你也会对我像现在这样好吗?”

“我当然会!让我娶到了你那是何等的福气?我肯定会好好的对你,我会一直把你捧在手心里。”

“赫天烁刚跟我结婚的时候也是这么跟我说的。”连伊是真正的体会过那种结婚前和结婚之后,男人大变样的经历,所以她还是有一些心理畏惧。  “赫天烁是谁?”慕司沉听到这个名字有一些懵,然后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说道,“我怎么可能和他一样呢?是他不懂珍惜你,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子,我怎么可能会不对

你好?我发誓我会对你好,如果你不相信我发誓的话,那我给你立字条,如果我哪一天对你不好了,做不到现在这个样子了,我就出门被车撞死,我现在就写。”

连伊拉住了他,然后一把抱住了他,说道:“司沉,我现在对男人没有十足的安全感,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问题。”  慕司沉当然明白她这种感觉,也将她搂了过来,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说道:“我知道那个男人伤害你很深,但我会让你在我这里过得像个小公主一样,我绝对绝对

不会让你难过,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就一直考验我好了,你也可以一辈子不用嫁给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连伊听到这句话真的是哭笑不得,一辈子不嫁给他,又要一辈子在他身边,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只是一个有名分,一个没有名分而已。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慕司沉也觉得好像哪里不对,连忙纠正道:“刚才我说的话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害怕结婚,那我们就不结婚,但

我会一如既往的对你好,可是不结婚好像对你也不负责,那我就……”

慕司沉现在特别的着急,好像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平常那么喜欢组织语言,现在都组织不了了。

连伊看到他这么着急的样子都想笑,也坚定了她一个信心,说道:“司沉,我们结婚吧,我愿意嫁给你。”

“嗯?”慕司沉听到这个吓了一跳,然后重重地拍打着他的耳朵,又问了一句,“我刚才没有听清你说什么,你说你会嫁给我?你说你会嫁给我?”

“对呀,我说我会嫁给你,过了这个周末,下个星期我们两个就可以去领证,领了证我就是你的老婆了。”

“真的啊?”  “比珍珠还真。”连伊下定了决心,说道,“也许让我遇到你就是天意吧,不管未来怎样,我都愿意再赌一次。”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