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四重奏第一季

女监四重奏第一季
  • 主演:CatherineTate
  • 导演:Catherine Tate
  • 地区:英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由凯瑟琳·塔特编剧和执导的Netflix全新喜剧以女子监狱为背景,讲述一支纪录片团队进入HMP Woldsley监狱跟拍囚犯和工作人员,以笑中带泪的方式揭露了监狱的刑罚制度。塔特将一人分饰多角。

女监四重奏第一季第一集

醉蓝湾别墅。

厉景琛立在博古架前,身姿颀长挺拔,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着一枚白玉手镯。

深不见底的黑眸寒光凛凛,深邃俊美的五官浮现一抹沉思。

时轩站在边上,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自家七爷的脸色。

方才七爷接了一通越洋电话,对方竟然是来替池沐晴当说客的。

池家人真是奇葩。

竟然去找人,来说服七爷不要开除池沐晴。

可能吗?

沙发上,坐着一位相貌俊秀,唇红齿白的美男。

刚到不久的厉景南单手支着脑袋,修长的双腿随意的交叠着,姿态慵懒。

他的另一只手握着手机,盯着他哥看的同时,还不时瞄着朋友圈。

不错过好友的任何动态,是他八卦之王的宗旨。

书房的温度,一点点往下降。

就连空气,也逐渐变得稀薄。

美男打了个寒颤,压低声音,问:“小轩轩,我哥他怎么了?看起来好像是来大姨夫了?”

刚过来就对上他哥的冰山脸,宝宝还是个孩子,宝宝害怕。

“……”时轩嘴角微微一抽。

二少,你能不能别作死?

还没来得及回答,博古架前那道伟岸的身躯微动,踱步到书桌前,拿起私人手机。

正要拨电话出去,屏幕忽然一闪,跳跃着‘小狸猫’三个字。

男人冷峻淡漠的神情,一瞬间柔和了下来,菲薄的唇微微扬起一抹浅弧。

修长的手指滑动屏幕,接通电话,“喂?”

低沉磁性的嗓音,透着一丝丝不明显的笑意。

所谓心有灵犀,是不是当他想给某个人打电话的时候,她的电话刚好打进来?

厉景南感觉寒冷迫人的冰天雪地,一瞬间春暖花开。

他吃惊的瞪大眼睛,白皙俊秀的脸庞浮起一抹震惊和难以置信。

谁的电话!?

竟然能轻易化解他哥身上那股森冷骇人的黑暗气息?

时轩则相对比较淡定,一脸了然的神色。

那通电话,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池小姐打过来的。

八卦之王厉景南蠢蠢慾动,蹭地一下站起身。

长臂勾住时轩的脖子,凤眸微扬,低声问,“小轩轩,我哥是不是……谈恋爱了?”

他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哥,竟然对着手机露出一丝迷人的笑容。

身为弟弟,他有必要了解清楚。

时轩:“……”

二少,七爷没承认,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而被怀疑谈恋爱的某个男人,原本舒展着的墨眉正微微蹙起。

厉景琛握着手机,眸光幽暗不明。

少女软糯糯的声音,没有如预想中传来。

他菲薄的唇微动,沉声道,“池颜,说话。”

听筒那端,传来一道玻璃碎裂的刺耳声音。

厉景琛心头顿时被揪紧,眉心紧蹙,担忧的开口,“池颜,你怎么了?”

那张宛如上帝精心雕刻的五官,瞬息间染上一层冰冷骇人的寒霜。

就在男人几乎暴怒时,少女温软的声线掺杂着几丝凉意缓缓传来,“七爷,我需要你。”

厉景琛:“……”

需要他?

听到这句话,心脏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强装镇定,嗓音微哑的开口,“怎么了?”

——

【下一章九点左右更新哈。】

女监四重奏第一季

女监四重奏第一季第二集

而就在这时候,一声童稚的呼唤声,在君临爱的背后响起。

“阿姨,谢谢你.......”君临爱回头,看到了自己昨晚上抢救的小包子。

这个皮肤黝黑,脸上红扑扑,眼睛大大的男孩子,怯生生的走到了君临爱的面前,将一个用鸢尾和月光花编织的花环,递到了君临爱面前。

“哦哦,谢谢了.......”君临爱受宠若惊,慌忙蹲在地上,小包子小心翼翼,将淡紫色和白色相间的花环,戴在了君临爱头上。

“阿姨,谢谢你昨晚上救了我.......”小包子稚气的说道,君临爱自然是笑了,戴着美丽华环的女孩,抱住小包子,柔声说,“阿姨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本职。”

说着,捏了捏小男孩的脸蛋,问道,“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涵涵。”小包子回答,然后扑闪着大眼睛,反问,“阿姨,你是叔叔的女朋友,对吗?”

“嗯。”君临爱笑了,无意中,抬眼瞥见傣族女孩脸上有些失落,君临爱也明白,这个傣族少女,也是爱慕着尚光的。

“嗯,姐姐叫什么名字呢?”

小涵涵回头看了一眼傣族少女,对君临爱说,“姐姐叫小雅。”

这时候,一袭黑衣的男人走到了门口,尚光悄无声息来到了他们身后,刚才带着小涵涵到后面的花园采摘了花儿,给君临爱做了花环,看到小涵涵和君临爱的互动,尚光也是由衷的欣喜。

“小涵涵我们楼上去玩,叔叔和阿姨要说悄悄话。”傣族少女小雅想要拽走小涵涵,结果小涵涵就依偎着君临爱,都不放手。

“就让他跟着我玩儿。”君临爱笑着,于是傣族女孩小雅转身走去了厨房,而尚光和君临爱带着小涵涵,漫步于别墅外面的小竹林。

小涵涵是一个安静的小男孩,五六岁的年龄,但完全没有嬉笑顽劣的样子,只紧紧拽住君临爱,很喜欢这个漂亮的阿姨。

“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君临爱另一只手挽着尚光,难以置信问道,“你这么有摄影和建筑设计的才华,而且还会绘画,简直看不出来啊。”

“那以前你以为我是做什么的?”尚光反唇问道。

“我......我以为你是坏蛋。”君临爱想起那晚上在巷子里的初见,尚光那样粗暴的对他,不禁脸一红。

“那晚上,你是在躲避什么人吗?”君临爱小心翼翼试探。

“当晚确实出了些状况。”尚光回想起那天的情形,说,“当时我被仇家追杀,正巧又遇上警察抓人。”

说完,揽住女孩的细腰,凑近了,出其不意在她嘴上啄了一下,“所以那晚上你以为我是坏人?”

“喂!小涵涵在呢,你别这样?”君临爱大囧,慌忙看了一眼自己另一只手牵着的小涵涵。

“怪不得我,谁让你长这么漂亮,惹人犯罪。”

尚光也是轻薄,笑容颓靡邪恶,磁性低音魔鬼般撩拨着君临爱。

“去你的!自个儿无赖还怪我!小涵涵,阿姨陪你玩,我们不理叔叔。”说着,带孩子走向庭院里的秋千。

女监四重奏第一季

女监四重奏第一季第三集

萧衍青对姜昭说的事情十分意外。

他虽然对研究部同事的私事并不怎么好奇,但他毕竟在研究部待了这么多年,齐森泽夫妇又是研究部的老人了,所以他对这夫妻俩的事情多少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这两口子很喜欢小孩子,偏子女缘单薄,至今膝下空虚。

现如今,难得朱婧珂有了身孕,又是大龄产妇,当然得好好养着。

“这事儿我知道了,我会找机会和齐组长、朱组长谈谈的。”萧衍青点头道,“不过这样一来的话,齐组长只怕也不适合进去了。他在五品灵师中的优势,本就是和朱组长有合击之技。单独把他一个人拎出来的话,他其实并不怎么出彩,还容易因为朱组长的事情走神。看来,我还得从总部再调动两个同事过来配合此事才行。”

这就是萧衍青的事情了,姜昭没有多问,带着肥猫就出了门。

姜昭对西京城并不熟悉,不过她是灵师,可以感知城内灵气浓度,自然很容易就找到了风水街的位置。

毕竟,做着法器生意的风水街,这灵气浓度可比其他地方要强多了。

西京本就是千年古城,在这里诞生的知名灵师并不少。加上灵师墓出土之后,越来越多的灵师往这边赶,也让西京风水街的生意比以往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姜昭走在风水街的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差点儿以为自己这是走错了地方。

现如今这风水法器的生意,已经这么好做了吗?!

肥猫对风水街并不陌生,而且他非常喜欢风水街比其他地方更加旺盛的灵气浓度,到了这里就兴奋了起来,站在姜昭肩头东看看西看看,一副准备找乐子的样子。

像肥猫这样通人性的猫并不多见,来往的路人也都忍不住会打量它几眼。

真是可惜了。

这是大多数路人心中想法。

要是这只猫是黑色的就好了。

黑猫通灵,再加上这猫本身的灵性,若是好好培养,肯定能养出一个好帮手来!

肥猫还不知道自己被人在心里嫌弃了,不然的话,它一定会用实际行动让这些人知道,它可比那些毛发难看的黑猫要强多了!

姜昭一边在风水街闲逛,一边感受着风水街各个店铺里的灵气浓度。

她是出来买法器的,又不是真的来逛街的,自然要省着时间来。

就在姜昭细心感受着灵气浓度的时候,肥猫却突然发现了什么,兴奋的从姜昭的肩头跳了下来,落入了姜昭的肘弯中。

“喵~!喵~!”

肥猫一边催促着姜昭,一边伸出一只爪子指向了某个方向。

姜昭好奇的顺势看了过去,竟然发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店铺招牌。

御古轩!

咦,这会是她知道的那个御古轩吗?

当初姜昭还在曲州的时候,为了制符,曾在一家名为御古轩的古玩店看中了一只符笔。不过那时的她才刚踏上灵师之路,完全就是一个穷鬼,根本就拿不出足够的钱去买。

后来还是土豪的肥猫拿了一颗价值不菲的灵珠出来,直接为认识不久的姜昭换得了三只符笔,也让姜昭感激不已。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多了,姜昭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记忆尤新。

没想到,她现在在西京,竟然又遇到了一家御古轩。

也不知道这家店,和曲州的那一家,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看着肥猫那激动的样子,姜昭总觉得,自己这次只怕真的是遇上熟人了。

她不再犹豫,抱着肥猫就往御古轩走了过去。

肥猫这才安生了不少,还带着点优哉游哉的悠闲架势。

站在御古轩的门口,看着店铺里熟悉的装修和布置,已经柜台后面隐约露出来的掌柜模样,姜昭终于可以确定,这还真是她在曲州时遇见过的那一家!

没看连掌柜的都跟着一起过来吗?!

“荀掌柜,你还记得我吗?”姜昭笑了起来,走进去走动和掌柜打起了招呼。

荀清一听这称呼,还以为真是自己的老朋友到了。他忙放下心中的古籍抬头看去,却发现面前这个女孩子自己根本就不认识。

有片刻的疑惑在他的脑海中闪过,不过下一秒,他就看到了姜昭怀里抱着的肥猫。

嘿!这猫大爷怎么也来了?!

肥猫得意的看了荀清一眼,从姜昭怀里跳了出来,利落的停在了荀清那造型古朴的柜台上。

它低头闻了闻柜台上的那杯清茶,确定这是刚泡好没多久还没人尝过的灵茶,当即就把脑袋凑了过去,毫不客气的一口就把杯中的灵茶给喝光了!

“我的灵茶!”

荀清痛呼一声,忙扑上去拯救自己的灵茶。

肥猫飞快的让到了一边,任由荀清把杯子抢走,看向荀清的目光更加得意了。

哼,当初敢骗它的灵珠,它可一直记得呢!

萧衍青后来都告诉它了,它那珠子可值钱了,再多换一只符笔都是绰绰有余的,荀清可占了大便宜了!

现在好了,它总算能报仇了。

虽然这杯灵茶和它的灵珠相比还是差了不少,不过没关系,能看见荀清这么悲愤的样子,它就大肚一点,不和荀清计较那么多了!

荀清看着手中已经空了的杯子,又看看得意的肥猫,简直是欲哭无泪。

这可是他珍藏的最好的灵茶,平时根本就舍不得拿出来的。如今难得他大方一回,自己都还没尝到味儿呢,竟然就被肥猫给喝了个精光!

偏偏这猫大爷背后有萧衍青做靠山,本身实力也高,就算让他捉了个现行,他也是不敢去找萧衍青告状的啊!

亏大了亏大了,这次真是亏大了!

姜昭看着眼前这一人一猫的样子,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照理来说,这事儿显然是肥猫不对,擅自喝了别人珍贵的灵茶。

可是看这样子,肥猫和荀掌柜显然是认识的,荀掌柜自己也没追究什么,她就不好贸然插手了。

“荀掌柜?”姜昭试探着喊了一句,“你还好吧?”

看看姜昭,又看看肥猫,电光火石之间,荀清终于想起了眼前这女孩子的身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