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村怨灵

荒村怨灵
  • 主演:王小毅,黄白露,徐少强,宗立群,肖轶,朱来成,余秋瑶,罗阜艺,杨林,李冉,谭树明
  • 导演:张少军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5
故事发生在1945年4月,吴家村坐落于湘西雪峰山的深处,这里人迹罕至,民风淳朴,生活平静而又祥和。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村子里接连发生了种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怪事,打破了一直以来笼罩着整个村庄的宁静氛围。   吴振堂(王小毅 饰)是吴家村的村民,某日,他发现自家蒸好的米饭竟然不翼而飞,紧接着,村中的衣服,腊肉等物品接连无故失踪,让村民们百思不得其解。更可怕的还在后面,河里浮上来了一具尸体,其身份正是村中的外出的居民,正当众人因为这些怪事儿感到惶恐不安之时,他们并不知道,有一个更大、更恐怖的灾难即将侵袭这个村庄。

荒村怨灵第一集

带着满腔的怒火,公治翰仅仅耗时十日,便降临了始源仙界。

他凌空而立于尸骨如山的始源仙府上空,俯视着下方族人的一具具尸体,肺都要气炸了!

“呜呜——”

“嗡嗡——”

狂风大作,虚空震荡之际,公治翰白发舞动,释放出了神识!

神识恍若无形的潮水,朝四面八方极速蔓延,仅仅数息之间,他的神识便覆盖住了整个浩瀚的始源仙界!

“始源之瞳,洞穿万物!”

随着沙哑的低吟,公治翰的双目,逐渐变得深邃起来,像是天地初开般的混沌,仿佛他的双目,是所有生命的源泉。

施展始源之瞳后,他嘴唇无声而动,下一瞬,他威严且不容反驳的苍老之音,响彻始源仙界,“吾乃始源至尊,现在开始,所有生灵,跪下接受调查!”

在说话时,公治翰的双目,洞穿了大海,也洞穿了山峦、湖泊。无论是闭关之人,还是潜伏在海底的仙兽,亦是山脉、森林中的兽类,都无法逃过他的双目。

当然,除了始源山脉断崖洞府中的谭云等人例外。

“是始源至尊大人降临了!”

“……”

这一刻,浩瀚无垠的始源仙界内,所有众生诚惶诚恐。

水、湖、江、海、井内的所有仙兽,纷纷从水中冲出,瑟瑟发抖的匍匐在水面上,颇为壮观。

山、谷、森林、沼泽中潜伏的仙兽,也纷纷冒出了头,匍匐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而始源仙界中,上亿座城池中的所有仙人,皆虔诚的跪在地上,昂视着苍穹。

这一刻,公治翰的始源之瞳,如同两伦无处不在的骄阳,出现在了所有生灵的头顶上空。

“所有生灵,抬起头来,看着本至尊的双目,违令者,斩立决!”

这时,公治翰毋庸置疑之音,再次响彻始源仙界。

与此同时,公治翰通过一双始源之瞳,确信,没有生灵遗漏。

“遵命!”所有生灵高呼呐喊,旋即,抬起了脑袋,昂视着苍穹中的一双始源之瞳。

“始源之术,推衍众生!”

此刻,置身始源仙府上空的公治翰,低声自语间,皮包骨的双手,自胸前舞动出一道道玄奥莫测的轨迹,施展了始源大推衍术!

他的一双始源之瞳,开始飞速扫视下方生灵们的双目,他从生灵们的双目中,可以看到过去,甚至是未来!

为了节约时间,公治翰并未查看众生的未来,开始观看起众生之前,所经历过之事。

始源大推衍术,诸天万界中会施展的人,少之又少,会的只有公治翰最出色的二弟子:雪影,才会施展。

即便是他的大弟子,弑天天尊,也只是会始源大推衍术的分支:诸天血阵推衍术。

由于始源仙界众生太多,故而,公治翰若要推衍完成,需要整整一年!

斗转星移,四季交替。

转眼间,一年已过。

寒风冷冽,大雪纷飞。

雪空中,公治翰长叹口气,眼神中尽是落寞与不甘。

一年中,他将众生过去数年中发生的事情,统统推衍了一遍,可是并未找到凶手。

在他心中,凶手早已逃之夭夭了。

公治翰给众生传音道:“今后本至尊会派三名圣王,坐镇始源仙界,守护你们的平安。”

“若尔等有凶手的消息,届时,告诉三名圣王便是。”

话音甫落,公治翰凭空消失。

同一时间。

始源山脉,悬崖秘境内,盘膝而坐于凌霄神塔四十八层内的谭云,嘴角勾勒出一抹讥笑,“待老子出关,便前往炼仙神狱,凝聚出神格后,前往鸿蒙神界。”

“届时,天高任鸟飞,谁都别想抓住我!”

……

十日后,混沌神界。

混沌神殿内,混沌天尊跪在了长孙轩柒身前,面带歉意,“师尊,弟子无能,没有在混沌仙界,找出凶手。”

“你起来吧,此事不能怪你。”长孙轩柒绝色容颜上,尽是寒意,“是凶手太狡猾了。”

“我们到现在,连凶手的样子都不知道,若想找到凶手,几乎不可能。”

“凶手的目的是报复,为师和始源至尊猜想凶手迟早有一天,还会再兴风作浪的,只有等到凶手主动出击时,我们才能抓住他。”

“现在你带着你的师兄、师妹们,前往鸿蒙神界,让你妻子配合你,全力寻找鸿蒙至尊部下余孽!”

长孙轩柒口中混沌天尊的妻子,正是谭云昔日唯一的徒弟,灵霞天尊。

如今鸿蒙神界由灵霞天尊掌管。

“弟子遵命。”混沌天尊起身后,退出了神殿,找到了三十六名师弟、师妹,一同前往鸿蒙神界!

……

三个月后。

始源至尊公治翰,抵达了混沌神界,找到了长孙轩柒,说有要事相商议。

长孙轩柒将公治翰请入了混沌神殿,两大至尊相视而坐。

“没有找到凶手。”公治翰开门见山道:“为兄过来找贤妹,是想和你商议一下,如何彻底铲除鸿蒙至尊的余孽。”

长孙轩柒娥眉紧蹙,一副棘手的模样,“公治兄,你也知道,首先鸿蒙神界,着实太辽阔了,上万种族中,有很多鸿蒙至尊昔日的部下。”

“而鸿蒙至尊在世时,开辟了许多密地,这些密地我们根本不知在何处,可想而知,余孽都藏在密地中,若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着实太难了。”

“除非使用引蛇出洞之计……”长孙轩柒话音一顿,无奈道:“可我们很久以前,已施展过两次了,如今再用,鸿蒙至尊昔日的部下,未必会上当。”

长孙轩柒口中的两次引蛇出洞之计,正是以宣称要灭杀天罚大陆中轮回的鸿蒙至尊为诱饵,第一次,将蛮荒一族、洪荒一族,骗到了天罚大陆后,先后经历了两次诸神大战而灭杀!

第二次,还是以同样的手段,将十二爪金龙一族、十二爪魔龙一族,骗到了天罚大陆。也就是天罚大陆上,第三次诸神大战。在此战中,弑天魔猿的师父魔龙神主、金龙神狮的师父金龙神主,和所有前往天罚大陆中的两族神龙,全部毙命!

荒村怨灵

荒村怨灵第二集

商裳呼吸一窒,忍不住的问:“你干嘛?”

夜煜觑了一眼商裳,淡声道:“检查你有没有哪里受伤。”有时候她受了伤从来不会跟他说,只有把她扒光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细检查一遍,他才能放下心来。

修长的手指挑开她肩上的带子,指尖下的肌肤白嫩柔滑,肌肤似透明一般,能闻到淡淡好闻的馨香,夜煜眸色暗红,喉结滚动,突然觉得一阵口干舌燥,下腹燥热难耐,情不自禁的张嘴咬了一口。

商裳挑眉:“这就是你说的检查?夜少将的检查方法真够独特的。”

“夜少将”三个字尾音微微上扬,挠的人心里发痒,夜煜就喜欢商裳这样子叫他,说他有男人的怪癖也好,在床上有独特的喜好也罢,没回商裳这么叫他,比任何一种催、情散都管用。

夜煜情不自禁咬了咬商裳的下巴,又亲了两口,算是打了两巴掌后又给了颗糖吃。不然这丫头一定跟他不罢休。夜煜笑道:“还有更独特的,要不要试试?”

商裳反手搂住夜煜的脖子,笑的勾人心魄。

凑到夜煜耳边,轻声吐气……道:“……不,想,试。”言罢推开夜煜。

身上衣服被夜煜扒的差不多了,只挂着一件吊带跟一条内裤,商裳手伸到背后飞快的解下身上的那件,又把小内内随手一丢,朝浴室走去。

人还没到浴室,背后的恶狼蓦地扑了上来,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扑到床上,急切又热情的吻了一通。

两人气喘吁吁推开,没等商裳喘过气来,双唇再一次被堵住。

夜煜先是咬了一下,而后柔情的加深,长指如轻风一般在白嫩肌肤上拂过。

“混蛋!”商裳骂了一声。

夜煜轻笑着咬住她骂自己的那张小嘴,温柔的吻技让人沦陷。

夜煜心下几番沉浮,他想要个孩子,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原本在上一世就该拥有的孩子,迫切的想要一个跟她孩子,但是……商裳的身体又让他止住了这个想法。

且不说她现在的身体可以不可以要孩子,孩子就算生下来,也不能保证会是个健康的孩子。他们已经失去过一次孩子了,不能再失去第二个。

她接受不了这种打击。

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不管是哪种结果,他都会保护好她。

夜煜敛起沉思,更温柔的吻上商裳的双唇,动作轻柔的如视同自己最珍爱的宝贝。

……

夜煜和商裳折腾了一晚上,商裳被他折腾的浑身骨头架都快散了,睡到第二天快要中午了才醒。

她揉了揉脖子和胳膊,目光疑惑的盯着手臂发呆,她一直有个疑惑,从重生那天起她的身体恢复机能就比普通人强,被折腾了一夜浑身酸痛的要命,可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基本上没有酸痛感了。

自己没吃过什么神奇药物,以前也没有这种体制,不然她也不会被沈依澜给玩死。难不成是重生自带的buff?别人重生不都有什么系统什么的吗?她怎么什么都没有,全凭自己来打拼?唉,重生也有区别对待啊。

荒村怨灵

荒村怨灵第三集

“我设计的。”他握着她肩膀,骄傲地说,“从知道你怀的是双胞胎那天起,我就开始琢磨着第一件礼物该送什么呢,我是爸爸呀,这是多么神圣的称呼。”

时颖伸手环住他的腰,将脸颊贴入他温热坚实的胸膛,“我替宝贝们谢谢你。”“我也要替宝贝们谢谢你,大宝贝辛苦了。”盛誉发自内心地说着,然后紧紧抱住了她,“颖儿,以后我们一定会更幸福的。我甚至都可以想像出等孩子们四五岁的时候,围绕在我们身边,带着对这个世界的

好奇与探索,不停地追问一些纯真的问题,我觉得真的很幸福。”

小颖唇角上扬微微一笑,从他怀里抬眸,“你想象过他们的样子吗?顾之说,等到六个月的时候就可以做四维彩超了,这样就可以照出宝宝的样子,我很期待那一天。”

“一定是最帅的,最美的,最聪明伶俐的,不用想都知道。”盛誉自豪地说,“结合了你我的颜值,会是很幸运的宝宝。”时颖被他逗笑了,发自内心地感慨道,“能做你盛誉的孩子,这本身就是一种幸运。”她握着他腰间衣物,再次欣赏着四周美丽的一切,“连钢琴都买啦?准备得也太早了点吧?万一宝贝不喜欢弹钢琴怎么办

?”

“我又没让她学特长,有兴趣陶冶一下情操也蛮好的。”盛誉突发其想地对她说道,“颖儿,你不是会弹钢琴吗?弹一曲给我听听?”

“才不要呢!”

“害羞啊?太不公平了,我都没有听过。”时颖又忽然想起了一些事儿,她上次公开弹奏钢琴还是在奶奶的大寿宴会上,而那天发生的事情并不愉快,一想到君浩,想到盛誉的敏感,她便微笑着答应了,“行。”然后转身朝钢琴走去,在椅子里坐下

来时揭开了琴盖,那施了魔法般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跃。

动听的曲子飘荡在空气里……盛誉倚在钢琴旁,他听得如痴如醉。

中午的时候,盛誉时颖一起吃了中餐,菜式依然很丰富。

走出璀璨的餐厅时,时颖挽着他手臂问道,“你今天不去公司了吗?”

盛誉转眸,墨黑的眸子里满是深情,“嗯,不去了,在家陪你。”她微微震惊,不过心里却十分高兴,过了一会儿,小颖唇角上扬地提议说,“那要么我们回时家吧?自从上次知道了我是养女之后,我和爸爸没有再联系,我不想让他心理有负担,时间过了这么久,大家都

思考了很多,我想告诉他不管是不是他的女儿,我都会一直在他身边,永远姓时。”

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盛誉知道抹不去的,唯有面对,这些天小颖一直没有表露出来,其实她的心里是不好过的吧?

院子里,他伸手抱住了她,有些事情他觉得自己也是无能为力的,多想替她分担。

时颖伸手环住他的腰,“亲爱的,你在想什么呢?”

“我多么希望自己拥有超能力。”他毫不玩笑地说,好看的眉头蹙紧,“可以摆平这一堆的破烂事儿,可以左右每一个人的命运,可以让你的童年让你的一生都完美无暇,可以让岁月对你永远温柔以待。”听了这些话,她的心情有些沉重,从他怀里抬眸,时颖伸手抚平他那皱着的眉头,“盛誉,有些事情并不是你造成的啊,你不必自责,也不必难过,要始终相信命运的安排。”她捧着那俊美如刀削般的脸庞

,抬眸深情地凝视着他,“如果没有那样一种家庭经历,我也不可能去你的酒店做兼职,我们就不可能再相遇了,我们就是隔着山高水远的两个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所以我们要感谢命运的安排。”

“……”盛誉伸手握住她放在自己脸庞的手,闭上了眼睛,“我知道,可我想给你最好的。”

“现在已经是最好的。”时颖特别感动,孩子才两个多月,他就已经把独立的婴儿小房间安排好了,每一个细节都可以体现出他的用心,他是一个好爸爸,一个好丈夫。

盛誉握住她肩膀,微微俯身将额头抵在她的额头,“颖儿,现在回去还是晚一点呢?”

“现在好吗?”

“好。”

只要是她想做的,盛誉都会欣然同意,前提是保证她的安全,而且不跟沈君浩扯上关系的事儿。

今天的出行带上了阿风阿松,这两人在盛誉培养的众多手下里,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精锐,绝对的强者,身手敏捷,而且真的可以做到耳听八方,两人的配合又是十分默契。

兰博基尼商务车开出领御的院子,半路上停在了一家大型商场外头,按着时颖的提议,盛誉让阿风阿松下去挑选礼物,自己则握着她柔若无骨的手坐在车里等。

时颖望着商场大门的方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盛誉开了口,“商场鱼龙混杂,安全第一。”

“我知道。”她转眸看了他一眼,现在也特别注重宝宝的安全,毕竟身份特殊。

过了一会儿,盛誉唤她一声,“颖儿。”

“嗯?”小颖眸光微转,“什么事?”

“内衣展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的作品设计得怎么样了?”盛誉关心地询问。

“OK啦~”

他转眸看着她淡琥珀色的眼睛,欣赏着她脸上俏皮的表情,“有信心吗?”

“八成吧~”心情好的时候,说起话来都是尾音一扬一扬的。

盛誉伸手揉揉她脑袋,“那模特呢?定了吗?”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吧?”时颖将脑袋靠入他怀里,根本不去看他,“我自有安排的呀。”

“不会是你自己吧?”盛誉还是有这样的担心,“我可告诉你哦,这是内衣秀,内衣!”

“我知道啦!”她嘟嘟嘴,“你烦不烦呐?我都答应过你了不是么?肯定不会用自己当模特的啦!”

“那你选谁当模特了?”盛誉也不隐瞒,他说,“我可是在公司里到处问了,你没有委托任何一个人帮你联系模特啊。”

“我干嘛要委托人家?你居然还去问?!”时颖赶紧坐直身体,她巴眨着美丽的眼睛看向他,“如果我真打算找外头那些明星,我直接找你帮忙嘛!”“可你没有找我,我会以为你是不想麻烦我。”盛誉原本以为在这件事情上他可以给她很大的帮助,不料她拿他当空气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