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战2017

龙之战2017
  • 主演:刘佩琦,曹云金,罗昱焜,李子雄
  • 导演:高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1885年,法军进攻越南凉山,驻守清军不战而退,清朝政府的统治地位遭到威胁,慈禧召集众臣商讨派谁挂帅,最终启用了年近七旬的退隐老将冯子材(刘佩琦 饰),但当时广西军民已被法军的残忍手段吓破胆,有严重畏战情绪。为了激励军民,冯子材出奇兵成功伏击攻克龙临镇的北非雇佣军,生擒黑人上尉克拉克,并当众与其决斗,刀斩悍敌,振奋军心。   冯子材亲自勘察地形,修建关前隘,率领人马伏击尼格里的炮弹运输船,不料落入尼格里的陷阱,损失惨重。依南也遭法军生擒,所幸法军驻地的越南女子阮月偷偷放走了她,还给她指引了去找黑旗军将领刘永福的道路。被激怒的尼格里,不等炮弹和援军到来,就对关前隘发动了全面攻击,冯子材持刀率先杀敌,全军振奋,猛烈出击,与法军进行一场惨烈的白刃格斗

龙之战2017第一集

蓝凤凰悬浮在半空,是面对我的,她并看不到自己的身后,小米趁机掐着两只手,做出握鸟状,从蓝凤凰背后,悄悄的靠近她。

蓝凤凰距离地面,也就一人多高,小米不用跳起来,伸手就能够到她。

小米的眼里,闪着贪婪的光。

田甜看小米要抓蓝凤凰,她就好心上前去阻拦,结果小米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田甜就被惊的嘴巴张开老大,愣在原地,竟然忘记再去制止小米了。

就在小米打算对蓝凤凰出手的时候,我对她摇了摇头。

“别动!我不是为了救她,而是为了救你,就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蓝凤凰到底有多厉害,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出手的好。”

被我制止之后,小米眼里的贪婪消失了。

转眼间,小米又化身一个情绪激动的受害者,指责我唆使蓝凤凰,偷走她的汉堡,偷走她的木雕关老爷,还偷走了她的内衣。

老天可以为我作证!小米的二饼和三角,都是蓝凤凰自作主张偷来的,并没有得到我的唆使,而且当时我被困在山洞里,哪有心情,用她的内衣去做坏事!

我心里明白,小米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她刚才觊觎蓝凤凰,一时没忍住,差点出手,被我制止之后,她也感觉到,自己和蓝凤凰的差距,如鸿沟一般大,不敢再出手了,这才给自己找理由开脱。

所以面对小米的连番指责,我并没感觉有什么内疚。

“小米,食物衣服加上木雕,你总共损失了多少,说个数吧,天一亮,我就照价赔偿,或者我加倍赔偿给你也行,另外,我替蓝凤凰,跟你说声对不起。”

我冷冷的说。

小米哼了一声,说我的东西,你赔不起。

然后小米从我的背上,把麦小英给接走了,我本来不想把麦小英交给她,但是麦小英是她的表妹,我没有理由,霸占人家亲戚。

小米背着麦小英,也不等我和田甜,一路飞奔下山。

从小米稳健的脚步上,我能看出来,虽然爷爷拔掉了她的阴阳蝶,但是,她的功底,都还在。

小米背走了麦小英,山上就只剩下我和田甜了。

走到山腰的时候,太阳升起,天亮了。

看山精在地上,辗转腾挪,蓝凤凰在半空,盘旋飞舞,互相逗对方开心,田甜眼珠子一转,我知道,她又想着打什么鬼主意了。

田甜说走累了,拉住我坐在一块石头上。

看田甜用两根皮筋,很快扎出了双马尾,我就说,看样子,你不像累了啊。

田甜嘿嘿一笑,一下钻到我的怀里,勾着我的脖子,仰着小脸,对我的脸上吹着气,语气如蜂蜜甘甜,撒娇的说:“爸爸,有件事,女儿想和你好好谈谈。”

听她喊我叫爸爸,我马上就知道,她又想从我这里,搜刮点东西了。

姬彩云那个五百多年的妖精不算,我认识的单身女孩,田甜二十来岁,比小米和麦小英都大,但是她就这随便的打扮一下,立马就让我感觉,还是她最小。

此刻,我一眼就看穿了田甜的心思。

“你这丫头,不就是想,让我再把蓝凤凰送你你吗,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没有商量的余地,这件事,你想也不用想。”

“我拿自己,跟你去换小凤凰,这个可不可以?”

田甜这次,豁出去了。

我叹口气,把田甜解开的纽扣,一个一个的给她扣上了。

其实,我心里非常不安。

田甜,并不是随便的女孩,不然她要是随便起来,凭她的姿色,还有她恰到好处的身材,再甩一甩萝莉双马尾,她走到哪里,哪里就会留下一片片的石雕。

那样人间很多地方,就会多了不少的石林。

但是唯独对我,田甜什么都豁的出去,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男女之别。

为了山精,她可以陪睡。

为了蓝凤凰,她可以肉偿。

这次在被我拒绝之后,田甜又是一脸的失望,看她可怜巴巴的,盯着蓝凤凰的样子,我不想再让她难堪,想到这,我遥望山下。

“离开人世间,将近两个月,猪肉,估计又涨价了。”我说。

田甜不知有诈,说道:“可不是嘛,我听工地的厨师说,又涨了两块钱呢。”

我捏捏田甜的脸,笑着说道:“你动不动就要对我肉偿,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肉偿,对我就没有一点吸引力,按照猪肉的价格算,你连两千块钱都不值。”

田甜这才明白我话里暗藏的刺,气呼呼的站起来。

“黄山,原来你拐着弯的,骂我是头猪!难道,在你的眼里,我连一头老母猪都不如嘛!给你,你都不要!”

田甜声音有点大,山精和蓝凤凰被吵到了,两个小家伙停止了玩耍。

“废话!山精和蓝凤凰,可都在那边看着咱们呢,难道你让我,在这阳光下石头上,当着两个小家伙的面,跟你玩儿童不宜?”

听我这么说,田甜马上不气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等天黑之后,咱们找一张床,就可以玩儿童不宜,在玩过儿童不宜之后,你又能把小凤凰,也送给我。”

我被田甜这天马行空的猜想,给惊到了。

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田甜还以为,我动心了,就对我乘胜追击,继续诱惑我。

“被我猜中了?对不对?晚上,你想让我穿什么样的衣服?是萝莉装还是女仆装,是制服还是套裙,你说吧,我下山就去买!”

我摇摇头,站了起来。

“田甜,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说跟你做什么儿童不宜的事,就算我亲你了一下,也要变成石头人,我都有点怀疑,你不是想要陪睡,而是想要把我杀了。”

“你肯定是想等我死了,继承我的山精和蓝凤凰。”

说到这里,我拍拍田甜的脸蛋。

“另外,你后爹对你很好,什么都给你买,已经算得上是亲爹了。”

“你有了爹,就不要再找爹了。”

“从今以后,不要再叫我爸爸了,太涩情了,你要是有大叔情节,我就委屈一点,你喊我大叔我就答应,但是,绝对不要再跟我,用这种肉偿的方式了。”

我心平气和的讲道理,最后田甜还是服气了。

最后,我答应她,以后还让山精在晚上,陪她睡觉驱走噩梦。

但是蓝凤凰,小家伙心野着呢,动不动一飞冲天,就连吃的,都是自己找,连我都不能时刻看着她,更别提工作繁忙的田甜了。

所以,蓝凤凰想跟田甜玩,她可以玩一会。

但是蓝凤凰不想跟她玩,她就不可以打扰蓝凤凰。

达成以上协议,田甜也表示,虽然过程很尴尬,但是结果她很满意。

“黄山大叔,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要是小凤凰愿意跟我玩,你绝对不许拦着,不许反悔哦。”

田甜说着,伸出了手指。

我笑笑,跟她拉拉勾。

我又想到,之前小米跟她小声说什么。

“刚才小米去抓蓝凤凰的时候,跟你说了什么?”我问道。

“小米妹子说,普通人吃了小凤凰,就能化妖成魔。”田甜没有隐瞒。

原来,虽然小米妈妈离开了,没法借尸还魂了,结果她还是贼心不死,一心想要化妖成魔,竟然还把主意,打到了蓝凤凰身上。

“小米妹子还说,假如我吃了小凤凰,我就可以找男人了,再也不会让男人变成石头人了。”田甜又说。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小米竟然能懂这么多。

原来蓝凤凰,是田甜的对症良药。

龙之战2017

龙之战2017第二集

他们四个人从苏昊跟夏晴两个人出咖啡厅就一直跟着,直到现在才找到好下手的地方,事实上,苏昊跟夏晴两个人就这么逛街的话,他们还真的找不到什么好的机会下手。

但现在,苏昊可谓给他们找了一个最有利的位置了。

“你们是谁?”愕然看到四个满脸凶煞的大汉,夏晴浑身一震,脸上有些惊惧问道。

平头男子没有回答,只是盯着苏昊,他们的任务说的很清楚,要苏昊一只手,而且必须在今天完成,如果过了今天的话,那么就算任务失败,现在这么一个好时机,他们完全懒得去浪费时间。

“我很好奇,你们怎么会有那么好的耐心,等到现在才动手?”相对于夏晴的意外跟惊惧,苏昊则是一点儿都没有感到意外,反而是一脸淡定的重新点燃了一根烟,望着四个逐渐靠近的大汉问道。

没有回答,四个大汉依然逐步靠近,他们要确保没有意外,他们要确保能够完成任务。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敢行凶……让我看看……”苏昊说着的时候,要伸长了脖子望向了街口那边:“好吧,他们看不到,怪不得你们胆子这么大。”

这里比较偏僻,除了寥寥无几路过的行人之外,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个角落发生的事情,而且如同苏昊所料,李卫国他们的视线无法看到这边。

“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是谁找你们来的?”确定龙魂的人没法看到这里的情况之后,苏昊就显得更加轻松了。

“你的话太多了。”四个大汉均是冷冷的盯着苏昊,其中领头的更加是冷漠道。

“其实我也不想说那么多废话的。”苏昊耸了耸肩淡笑道:“这不是要确保没人看到么。”

平头大汉四人双眼皆是猛然收缩,苏昊这句话所包含的含义太多,多到他们有些转不过弯来。

与此同时,原本一直如同一个老实大学生的苏昊抬起头,脸色变得无比的冷漠,一股恐怖的杀意陡然爆发,阴冷的气息瞬间弥漫在这个角落。

“小爷不想被人跟着,从小到大,就没有人能够这般监视我。”

感受着苏昊突如其来的变化,四个大汉同时一震,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做他们这一行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小混混,苏昊身上这股阴冷的气息那些普通的小混混或许不知道是什么,但他们四个人很清楚……这是杀气!

那一瞬间,他们四个人眼中充满了震撼的同时还有一丝疑惑,除了长得好看之外,苏昊其他的一切都太普通了,普通到在第一时间接到任务的时候,他们四个人都有些感到不以为意。

然而现在,苏昊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却让他们四个人下意识的想要扭头就走。

最为重要的是苏昊所说的话:确保没人能看到。

这是什么?圈套,因为他们可以从苏昊的语气中听出那种信心十足的感觉。

只是……他们是真的没有在周围看到什么人啊。

“你是什么人?”为首的大汉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望着苏昊沉声问道。

“我?呵,很多人想知道,但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苏昊摇了摇头轻笑道:“你是选择不知道我的身份,还是选择死?”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因为平头大汉很清楚,不管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今天肯定不可能善了了。

下一秒,在苏昊声音刚刚落下之际,他们猛然看到,苏哈陡然间冲了过来,如同一只凶猛的野兽一般,勇往直前。

在他们刚准备做反应的那一秒,苏昊已经把手中的烟头弹了出来。

嗖……下一秒,烟头命中领头中年的太阳穴,在领头中年下意识闭上眼睛的瞬间,一股无法违抗的巨大力量冲击而来。

嘭!苏昊已经脚踹在了他的腹部之上,恐怖的力道直接将为首的中年人踹飞了出去。

“嚎!”惨叫中,苏昊的身影陡然冲出,一肘击狠狠的撞击在另外一个大汉身上。

“咔擦!”很清晰的骨折声在这个偏僻的角落中响起,另外一个大汉的胸口肉有可见的坍塌了一小块下去,他甚至连惨叫来没有来得及,就直接晕死了过去。

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则是全力,这一次,苏昊没有遮遮掩掩,他很清楚这四个人肯定心怀恶意,所以他直接下重手。

S级杀手血者在苏昊全力爆发出来的时候都只有招架的份,更何况是四个连A级都算不上的打手?

后面那两个几乎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带着滚了出去。

然而,苏昊并没有因此而停手,这样子停下来当然是不可能的,下一刻,苏昊就地一蹬,整个人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再度冲了过去。

呼呼风声中,苏昊的右手陡然轰出,负责领头中年的那个男子眼瞳猛然收缩,下意识的举起手格挡,然而……随着骨折声响起,他的右手猛然被卸了下来。

没有停,甚至苏昊都没有去理会这个中年人,而是原地一个鞭腿陡然鞭挞而出,瞬间轰在最后一个还能够站着的中年人的身上。

咔擦!巨大的力量直接砸断了最后一个男子的肋骨,下一秒,苏昊已经将中年人抓了过来,他的右手稳稳的掐住了领头中年人的脖子,随后左手肘击轰然击在领头中年人的胸膛上。

噗……鲜血陡然在从领头中年人的口中喷出,苏昊只是微微侧了侧身,让开了飞溅的鲜血,随后一手掐着领头中年人的脖子,冷漠的望着那个依然两个在地上挣扎的打手。

快准狠,这就是苏昊此时此刻的最真实写照。

这四个中年人虽然手上都有一两条人命,但相对于苏昊这种从战场上走下来的凶人,实在是不值得一提。

昨晚花城大学之中,经过改造的S级杀手血者在苏昊手中都只能含恨而终,更何况这些连A级实力都没有达到的打手。

“你们太弱了,到底是谁叫你们来的?”苏昊冷漠的望着领头的中年人,轻轻的摇了摇头,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龙之战2017

龙之战2017第三集

父子三人亲热过后,两个小朋友盯着一边的钟浈问,“这位阿姨是谁?她的脸好温暖啊!像我们心目中妈妈的模样。”

这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愣,都说小朋友在三岁之内说的话是很有灵性的,是可以预知未来的。

“你们好!”钟浈马上热情的同他们打着招呼,这两个孩子,她只看一眼就特别的欢喜,而且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拿他们同自己的天佑做着比较。

然后一转身,把礼物拿出来,“这是给你们的。”边说边递向他们二人。

两个人在封北宸的怀里,却已经把小手伸着接过礼物,开心的说,“谢谢!”

封北宸把他们两个放到地上,鼓励着他们说,“打开看看,是不是喜欢?”

他们马上就把手里原来的玩具丢到一边,迫不急待的把钟浈刚刚给他们的 礼物打开来,马上欢呼起来,“谢谢,这都是我们最喜欢的,上次有给奶奶讲,还没有买给我们的。”

看来这礼物也是买到了孩子们的心坎里,封北宸不由得深深的看钟浈一眼。

可是他的眼神落在旁边的陆菁和江映悠的眼里,却让两个人不知不觉得都动了怒!

陆菁在心里暗骂,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竟敢把自己的话完全当作耳边风。

而江映悠的脸色已经一会白一会儿红,这相当是狠狠的打她的脸,她何时受过这样的 气?可却要在他这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受这样的羞辱。

江映悠实在受不了,她霍的站起身来,胸脯起伏的说,“菁姨,看来我今天不应该来。”

陆菁也马上站起身,拍拍她的肩膀,边安慰着她边捎带着打击钟浈道,“悠悠,你要沉住气,这年头,阿猫阿狗的,也不是也得扒着井沿看看外面的世界?”

这一句话直接就把她对二人的态度太明确的表达出来,一个是金枝玉叶,名媛明星,光芒四射,一个是做梦的丑小鸭。

这倒是激起了江映悠的斗志,也是哦,如果她就此认输,那岂不是太窝囊?如果是输给其它比她条件好的人,心里也不会觉得太过委屈,可是输给一个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会感觉心甘?

“谢谢阿姨提醒,我差点就中了别人的招儿。”江映悠的脸一扬,很自以为是的说着。

她们两个女人一唱一合的,封北宸和钟浈都没有说话。

钟浈的心里当然清楚得很,在这里她是没有立场说话的,人家说什么,只有听的份,表达自己意思的机会都多。

反正她的目的就是陪着封北宸,只要能让他满意也就足够,就继续照着他昨天给自己说的原则办事也就是了。

是以钟浈只微笑着,和蔼可亲的望着面前的两个孩子,就如同是在看着自己的孩子,当然她努力让自己集中精力注意着其它人的动静,需要她打招呼的时候,肯定是会马上接上的。

“悠悠啊,我昨天有帮你去宸儿家里看过的,那个女人只是一个秘书,宸儿的房间里和以前一样,是一个单身汉的摆设,我就盼着像这样有教养的女孩子可以好好的照顾照顾他的呢!”

陆菁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的目的就是要刺激钟浈,也提醒封北宸,他的实际情况,她这个做母亲的是了解的。

被人当面说出这样的话来,陆浈的心里也是难受至极佳,可是除了忍受,又能有什么办法来着?

封北宸却向前一步,大声的说,“妈,小浈是我女朋友,你有什么话直接冲我来,以前早就定好的规矩,谁也不要想破坏它,你给我介绍女朋友我也会来的,你还想要怎么样?”

他话说得有些强势,而且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让一旁的江映悠感觉到难堪。

世上哪里有一个女人愿意自己相亲的对像家里还有着别的女朋友?

江映悠实在无法容忍,自愣愣的说,“封总的意思是说,以后以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不得不说,现在有很多人,确实是在过着这样的生活,可他们也是遮遮掩掩的过这样的生活,这样明白着说出来的,如果谁还要接受,那脑子真的有坑。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封北宸没有半分的歉意,直接了当的说。

陆菁能用激将法让钟浈感觉到不爽快,他当然会用更加令人难以想象的话令江映悠感觉到更加难过,这也是他的一种无声的反抗。

“宸儿,你说什么呢?”陆菁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这不仅仅是不礼貌的问题,“快点向悠悠道歉!”

封北宸嘴角微微向上一翘,不置可否的走到两个孩子的面前,对一边的保姆道,“带他们去儿童间玩吧。”

两个小朋友虽然在一边开心的玩着,可他们这边火药味十足的话,也听进去了几句,心里不太明白,可对于这样的气氛,还是有所感触的。

所以当保姆来带他们两个去玩的时候,老大封爵尊轻轻的说,“爸爸,可以让这个阿姨陪我们一起去吗?”

这话像是提醒了封北宸一样,即可以保护她,又可以让他们母子三人好好的相处一下,这是个极好的办法。

“当然可以。”他想得也很简单,只要他同意了,陆菁也是拿他没有什么办法的。

可是陆菁当然不能这样放过钟浈,她认真的对两个孩子道,“奶奶不是同你们讲过的,不能和陌生人在一起的。

而封爵尊听后却是清楚的说道,“可是她不像陌生,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他的话在别人听到就是小孩子的一句玩笑话,可却让封北宸的心里起了涟漪,母子情深,他们只要一相缝,就可以感受到那浓重的亲情气息。

“不行,你们第一次见她,怎么能和她一起去玩?”陆菁的态度强硬起来,谁知道钟浈会不会私下里同两个小朋友讲什么?做什么?她必须得要保证两个孩子的安全才行。“妈,孩子难得喜欢她,你怎么能打压他们的积极性呢?我们应该爱护他们同人交流的一种能力和热情。”封北宸据理力争的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