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识谋第一季

知音识谋第一季
  • 主演:KarolSevilla,AdrianaRomero,克里斯蒂安·塔潘ChristianTappan,PipeBueno,胡安·米格尔·德尔卡JuanMigueldelCastillo,JulianaVelásquez,DubánA
  • 导演:Juan Felipe Cano
  • 地区:哥伦比亚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22
卢佩22岁的时候,她父亲的死改变了她的人生。她的父亲是哥伦比亚著名的创作歌手。卢佩抵达哥伦比亚之后,遇见了一个神秘人物——诺亚,她父亲生前的助理。她怀疑父亲的死并不是意外,决定留在这里不回墨西哥。卢佩跟诺亚将一起在哥伦比亚的加勒比海地区,展开危险、神秘又浪漫的音乐冒险。

知音识谋第一季第一集

第104章 我想娶你

清晨,安立夏醒过来的时候,全身酸痛。

睁开眼,周围,是陌生的环境,不是家里的卧室,也不像是酒店,空间不算很大,布局都是冷色调的。

这里很简单,不像是经常居住的地方。

“醒了?”身边,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安立夏明显受到了惊吓,想要坐起身,然而却被慕如琛摁住了双手,将她的身体摁回到了床上。

身体,半交叠着。

安立夏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们两个人都……咳咳,没有穿衣服。

昨晚的事情,一点一点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昨晚,她被下药了,跟六年前一样,而且更一样的是,睡了慕如琛。

呵呵,历史总是特么的惊人的相似啊!

“想起来了?”慕如琛凑近她的唇。

“……啊……大概……吧……”安立夏很心虚。

“然后呢?”慕如琛轻咬她的唇,“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我们之间的关系,”慕如琛侧身躺在一旁,抱着她,“要跟我正式开始同居么?”

“……”

“我们组成一个新的家庭,嗯?”慕如琛将脸埋在他的脖颈处,“原本,我只喜欢你,想就这么跟你在一起,毕竟,如果我们结婚,会有很多的麻烦,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慕如琛沉溺于她的体香,“我想娶你,跟你一生一世在一起,不管后面有多少困难,我都不怕。”

“我们……会有什么困难?”说起来,她对慕如琛,还一点也不了解啊?

“家族问题,”慕如琛淡淡地说着,“一般情况下,家族里的人,会为我们选择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但,我已经与我的家族脱离关系了,所以就算他们想干涉,我也不会让他们得逞。”

家族?

是像其他豪门那样的家族吗?

里面有威严的长者,只配着每个人?

安立夏心里没底。

“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不是他们看中的继承人,所以他们不会管我的,”慕如琛抱着她的腰,享受着肌肤之间的亲昵,“我会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保证!”

慕如琛亲吻着她的脖颈,同时,他的身体也开始变得火热。

安立夏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慕如琛!”安立夏立刻岔开话题,“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办公室的休息室。”

“这里是你公司?”安立夏瞪大眼睛,“你为什么带我来公司?”

昨晚,她不知道他要了她几次,只知道他很疯狂,她中途昏过去了,后面的事情,她就完全不知道了。

“顺路。”慕如琛轻笑着,亲吻着她的脖颈。

“真的?”安立夏怀疑。

“当时,我们都衣衫不整,回家不适合,毕竟家里,还有两个天才宝宝,有些事,不太适合他们知道,”慕如琛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而且,我们当时是真的离公司比较近,来到这里,更没有人打扰我们。”

安立夏抓住慕如琛的手,“我们一夜不回去,甜甜和小垣他们会担心的!”

“我有打电话给他们,小垣可以照顾甜甜,”慕如琛从她的脖颈,一点一点吻上她的唇,“如果你没有问题了,我们可以继续了么?”

“继续……什么?”

“你说呢?”慕如琛笑容暧昧。

安立夏的脸红了,“我……身体痛……不太适合……”

“我会温柔一点。”

“可是……”

而这时,床头的电话响了。

这个电话,是与外面办公室的内线电话连着的,为的,就是防止慕如琛在休息的时候,漏掉什么重要的事情。

但是现在,显然打扰了慕如琛的好事。

“你电话,电话!”安立夏伸手便将电话接了起来,然后放在慕如琛的耳边,让他不记得接听。

慕如琛皱眉,“什么事?”

“二爷,昨晚的会议,您终止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吗?”助理恭敬地问着。

“取消!”

“可是,公司的高层,还有世界各地分公司的高层,也都已经到了会议室,取消的话,会影响他们的行程安排,而且……”

“谢东,你什么时候废话这么多了?”此刻,什么事情,也没有征服安立夏重要。

“是,二爷,我这就是去……”

“等等!等等!”安立夏突然接过电话,拦住了谢东,“他会去的,慕如琛会准时参加的。”

“安小姐?”谢东很意外。

安立夏似乎暴露了什么,立刻将电话挂断了!

对啊,昨晚慕如琛抱她来时候,是半夜,谢东已经下班了吧,现在她突然在清晨,跟慕如琛在一起,这不是……

蠢,真是蠢透了!

慕如琛看着她一脸懊恼的样子,笑得很开心,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既然你赶我走,那我就暂时放过你,”慕如琛起床,“你先睡一觉,等我回来,如果饿了,就让秘书去给你买吃的。”说完,掀开被子走了出去。

突然看到了没有穿任何衣服的慕如琛,安立夏立刻捂着眼睛,不敢看。

太羞人了!

“害羞什么?昨晚你又不是没看过?”

“慕如琛,你赶紧滚!”

慕如琛打开衣柜,拿出新的衣服穿上,洗漱之后,将头发整理整齐,又是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

安立夏抱着被子,在心里默默感叹,慕如琛是多能装啊?

明明是禽兽。

穿上衬衣,西服外套,就要出去。

“你不打领带吗?”慕如琛这个人,很严谨的,去开那么重要的会议,怎么会不打领带?

慕如琛看着她,笑容更加暧昧,“我的领带,不是被你解下来扔了么?”

昨晚,貌似……是的……

安立夏的脸更红,“滚,赶紧滚!”

慕如琛笑着走到床边,吻吻她的脸,“小妖王,等我回来,再好好的惩罚你,嗯?”说完,笑着走了出去。

一人的时候,安立夏的头脑彻底冷静了下来。

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不然慕如琛这个家伙会再次将她吃干净的,而关于他们俩的事情,她还没有想好,如今就这样,是不是发展得也太快了啊?

她需要静一静。

知音识谋第一季

知音识谋第一季第二集

第005章:睡完就跑

圣云大陆由三个实力相当的国家占据了主体,另有一些边远小国散落在版图各地。

按各自的地理位置分为北穆、南秦、西齐。

南宫璇在三年前穿越到了南秦大将军南宫家,家里只有大将军夫妇和孪生妹妹南宫杉,以及三妹南宫梦五人。

她们本来是跟着南宫将军夫妇二人常年在军营驻扎、南征北战的。

但两年前,南宫璇为了救秦煜,身受重伤,导致手脚尽废,再也拿不起重物,也无法快跑后,大将军夫妇便让两姐妹回到了南秦国都城秦京将军府内。

也就是那时候,皇上赐婚南宫璇和秦煜,待南宫璇年满十六,就让二人成婚。

这两年多来,秦煜不知是因为她救了他一命,还是别的原因,对她虽然不冷不热,但还不至于有太过的举动。

今日撞见他们在自己房里做的“好事”,还忍着恶心走进去,她不过是想听他解释一句,毕竟她妹妹的为人,她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

半夜摸回来的南宫璇不得不接受自己已经没有房间可住、没有床可睡的残忍现实。

还好她平时有将另一个房间打扫出来看书、小憩,因此转身去了那个房间,忍着难受,自己烧了热水,将自己泡在热水里泡了一个多时辰,寻了些冰块将身上的吻痕给消除了些,才爬上了床。

如今她还能安全的睡在自己的床上,或许是以前当孤儿被人当垃圾一样送来送去的危机感和警惕性,让她半夜能醒过来、爬回来。

翌日清晨,阳光折射着窗纸从窗外透了进来,晨风轻佛床幔,天气暖暖的好!

穆寒御醒后自然而然的朝自己的身侧摸了过去,却扑了个空,看着昨晚离开后并未有人回来的床,那张魅惑人心的脸霎时就阴沉了下来。

昨晚南宫璇离开,他是知道的;在他唇上咬了两口,他也是知道的,就因为南宫璇的这两口,他才让她出去了,但是,他怎么没想不到这女人胆子这么大,走了竟然就不回来了!

和他睡同一张床上,竟让她难以忍受?半夜也要走?

程骏从隔壁房间进来的时候,就瞧见了一脸阴寒的穆寒御,他四下瞧了眼,按理说昨晚应该挺好的,怎么这人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诶呦,穆兄,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昨晚对那姑娘不满意?没事,要是不满意,我们再换就是了。”程骏说着就想出去找老鸨,却被穆寒御给拦住了。

程骏那双狐狸眼眯成了一条线,疑惑的望了过去,就听穆寒御寒气四射的道,“把昨晚那女子带回去,本王替她赎身!”

“诶呦,穆兄,你终于开窍了啊!太好了啊!我终于完成皇姨母的嘱托了啊!谢天谢地啊!”

程骏娘亲和穆寒御的娘亲是同胞姐妹,所谓皇姨母说的就是穆寒御的母后,现今北穆国的皇太后。

程骏叫嚷了两句后,凑到了穆寒御的面前,摸了摸鼻子道,“穆兄,你是打算将她带回去做王妃呢?还是做小妾?那个,怎么说吧,她只是个青楼女子。”

知音识谋第一季

知音识谋第一季第三集

怎么,云凡师伯很喜欢女儿么?

慕小乔微微撇嘴道:“大毛出生之前你就这么说,现在还这么说?希望你梦想成真吧。”

云凡师伯要回去陪夫人,他很快就向我们说明了他的想法。

目前要做的就三件事:首先,安抚好法门里的人,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让他们不要贸然离开法门;其次,在法门内迅速建立一个简易的避难所,用来遮挡已经破损的入口,免得有人误入,也可以将里面的人逐步安置;最后,就是在查明那个法阵通往何方之前,沐挽辰尽量施法来驱散邪祟之气,减缓蔓延的趋势。

说得容易,做起来则很难,因为法门内的生活方式还很古老,没有现代的通讯工具和生活方式。

我跟云凡师伯说,与其给他们简易而现代的生活物资,还不如让他们埋锅造饭来的容易,云凡师伯笑着说别着急,要什么都有。

他这么胸有成竹,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跟着沐挽辰走法门通道再次回到了法门之内。

巫王山城被层层叠叠的藤蔓缠绕,看起来像被埋藏多年的古老遗迹。

司族的村寨几乎全毁了,高大的寨门全部垮塌,好在这里的建筑物几乎都是木质,就算垮塌也没有造成太大伤亡。

河流的问题最严重,原本顺畅的河流被坍塌的泥沙巨石堵塞,虽然没有像上次一样形成堰塞湖,可是大船没法开。

司族和巫王山城的龙楼大船全部挤在码头,乱糟糟的横七竖八,看起来破败又荒凉,下游的部族幸存者都挤到破损的法门那边。

“这里本来就是一处出口,前代大巫王收留炼尸人的时候,就让他们在这边缘安营扎寨,让他们远离其他部族,也跟他们约法三章,不许在法门内部寻找尸体。”

“炼尸人也一直恪守这条戒律,倒不是他们有多自律,而是担心在法门里寻找尸体会引起其他部族的仇恨,所以他们经常偷偷派人去外界……而且我也不清楚他们为什么在外界有那么多暗线,后来慕小乔告诉我这帮炼尸人多年的阴谋,我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故事。”

沐挽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摇头道:“现在这些人,也不知道还有多心怀恶意,我实在不愿意你接触到这些人。”

“……那我躲远点儿呗,这些人又不是你巫王山城的子民,我也怕他们不听号令……对了,夫诸呢?我一直没看见它。”

“在苗王城躲着呢,它要避开人多的地方,苗王城没有那么广大的疆域,它只能躲起来。”

我们一边说着话,一边行走在一条巨石栈道上。

这里我没有来过,沐挽辰牵着我,我就跟着他走,走到一半发现不太对劲。

这条栈道的尽头是个山洞,山洞门口有巨石拱门,现在塌了半边,只留下一小半黑洞洞的缝隙。

“这里是……哪里?”我问道。

“陵墓的入口,带你来看看是否有你母亲的踪迹,省得你担心。”沐挽辰伸手到我肋下,轻而易举的把我抱上石头,我们从缝隙里挤了进去。

我有点害怕,这要是突然塌了,会不会被活埋?

“里面就一条甬道,陵墓大门是关着的,法阵结界也没有被破坏,这条甬道里没有人在,你母亲就算来过,应该也离开了。”他拉着我,抬手唤出了魂灯。

这些魂灯是为巫王山城里面的阴魂阴路的,在陵墓里亮起来,原本幽蓝色的光芒都变得有些泛着绿光。

鬼气森森。

我后背微微发凉,悄悄挽着沐挽辰的胳膊。

他握着我的手,一步步朝甬道里面走去。

普通的陵墓,甬道就是一条,可这里不一样!这甬道是一块块巨石铺成、而且是螺旋型的!

螺旋往山腹里蔓延,还是往下!

这种心理压迫感太强了,走了一截之后,魂灯映出来的光都是暗绿色,我全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阴气太重了,而且这里空气不好,心理压抑还有生理上的不适,让我不想往下走了。

“……只有一小截了。”他安慰道:“你看,前面就是陵墓的大门。”

“你进去过了?送葬的时候……”我小声问。

沐挽辰摇了摇头:“没有。”

“啊?那谁进去过?”

“……进去的人,没有一个出来过。”他淡淡的望着黑暗深处。

听到这话我头皮都要炸了,抱紧他的胳膊道:“不不不看了,我们还是出去吧,这里好闷啊。”

他笑了笑,伸手将我抱起来,继续往前面走:“这里就是尽头了,你看……”

我打开手机的灯,看到一扇白森森的大门。

门上雕刻了我看不懂的图腾,好像一本绘本书那样繁复无比,似乎在传达很多故事。

“我给你的‘钥匙’能打开这里……知道命之将亡的巫王会自行进入,愿意殉葬的人也会跟随进去,之后陵墓大门关闭,继任的巫王把钥匙拿走……这里有机关,门不能全部打开,只够一行人排队进入,而且很快会关闭,关闭后从里面打不开……陵墓,从来有进无出。”

他淡淡的解释给我听。

我咽了口唾沫,这里太压抑了。

螺旋往下的山腹中,没有一点灯光,而且空气非常沉闷,氧气都不够。

“那门后有什么秘密,你也不知道?”我问道。

沐挽辰摇摇头:“巫族是秘传,有些东西无从知晓,漫长岁月中或许已经彻底遗失了。”

他一手抱着我,一手轻抚了一下门上的花纹,叹口气道:“走吧,这里没有你母亲的踪迹,你亲自来看看,也省得忧心忡忡,如果找到司凰,再让司凰带你去司族的陵墓亲自看看。”

听到要离开,我立刻点头,这地方真的不能呆得太久,会缺氧的。

他抱着我迅速的往回走,出来后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沐挽辰的神鹰可以驮着我们低空飞行,刚落到江边一处平缓之地,就有位年轻人看到我们,他朝我们跑来跪下道:“巫王大人,法门破损处来了奇怪的机关,我们不敢擅动,长老让我们到处寻找您的踪迹呢。”

真不方便,要通知个事情都要派出好多人。

什么奇怪的机关,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