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强人2国语

白色强人2国语
  • 主演:郭晋安,马国明,陈豪,胡定欣,唐诗咏,张曦雯
  • 导演:罗永贤,伍冠桢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22
TVB2019年播出的《白色强人》收获口碑及好收视,一众演员在2020年1月底出席剧集庆功宴,TVB高层现场宣布预计2020年10月将开拍《白色强人2》,大家都拍手叫好,而马国明当时就率先透露将会是原班人马继续出演,三届视帝郭晋安也表示已为公司预留了2020年10月的档期回来拍剧。

白色强人2国语第一集

第034章

得了沈二哥的许诺,林笑颜拿出了十二分认真,以最快的速度把今日份的补习完成时,时针才刚刚指向九点。

今天是周五,她不用写作业,主要任务是初中基础知识补习。

完成任务,她换了一身宽松的运动服,兴致勃勃地跟着沈二哥上楼,来到训练房。没想到,竟然在训练房里看到了已经换好了衣服的沈琉玉。

沈琉玉似乎在等他们。

沈二哥看到沈琉玉,就捂着脸对林笑颜说道:“幺幺,二哥要挨揍了。”

林笑颜想到昨天沈五哥的惨样,不由为沈二哥捏了一把汗。

“你和五哥谁厉害?”她问。

“我比你五哥稍微强一点点,”沈二说着,比了个“一点点”的手势,“但是远远比不上大哥。为了二哥英明神武的形象着想,不然……你先回避一下?”

“为什么要回避?”林笑颜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二哥,就算你被按在地上胖揍得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你都还是我二哥,我不会嫌弃你的。”

沈二:“你什么时候得了太后的真传?风凉话说得这么溜,这妹妹真是白养了。”

“不要和五哥说一样的话啊!”林笑颜说:“不然等你挨完揍,我给你抹万花油揉揉?”

沈二:“这还差不多。”

沈琉玉站在一边,见他们两个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他揉了揉手腕,看着沈二哥,示意他去更衣室换衣服。

沈二哥以一副英勇就义的阵势去了。

林笑颜悄悄拍了一张沈琉玉和沈二哥同时入镜的照片,发到家人群。

【小妹QAQ:二哥要挨揍了。】

发完消息,她才发现自己的名字又被改了,她明明昨天才把名字后面那个微笑的表情符号删掉,变成和大家一样的阵型,今天却变成了QAQ卖萌,沈五哥对给她的名字后面加表情符号到底有多大执念?

不过她这条消息一发出去,很快就收到了回应。

【太后:我来了。】

【五哥:观众还有五秒钟到达战场。】

【四哥:还在停车,马上上去。】

【三哥:昨天老五挨揍没赶上,今天正好赶上二哥挨揍,我马上到家。】

林笑颜看着这些信息,在心里替沈二哥掬了一把泪。

都是塑料亲情。

沈妈妈最先赶到的。她到的时候,沈二哥正好换好衣服出来。

沈琉玉早在他进更衣室之前就走到了训练房中间,等沈二走到他面前,两人站着无声地对峙了一下。

沈二用打着商量的语气对沈琉玉说:“大哥,等会儿下手轻点?”

他话说完,没得到沈琉玉的回应,反而听到一边的林笑颜朝他大喊了一声:“二哥加油!”

笑着朝林笑颜做了个耍帅的动作,他又回头对沈琉玉说道:“老五就是个弟弟,你揍他没关系,但我好歹是他们的二哥,你把我揍得太惨了,万一他们以后不服我这个二哥了怎么办?”

听到林笑颜给沈二加油的时候,沈琉玉活动筋骨的动作停滞了那么一瞬,似乎在等着什么,可惜,林笑颜只对沈二说了一声加油,就没有后话了。

之后听沈二这么说,他冷笑了一声,微微敛眸,没有说话,而是摆出了准备待战的动作。

另一边,沈妈妈听林笑颜只给沈二哥一个人加油,很是疑惑。

她转头看着林笑颜,问道:“小妹,你怎么只给你二哥加油?”说完,见林笑颜也是一脸疑惑,她提醒道:“还有你大哥呢?你给你二哥加油了,大哥也要顾及到啊,怎么能厚此薄彼呢?”

林笑颜挠了挠头:“大哥那么厉害,还要加油吗?”

“怎么不要?当哥哥的,怎么可能不喜欢妹妹给他喊加油?”沈妈妈用看傻瓜的目光看着她:“你不知道,晚上吃完饭我们去散步的时候,你大哥看到你二哥揉你的头,那眼巴巴的样子。”

她没把话说完,“啧”了一声,还一边摇头。

林笑颜盯着沈妈妈看了一会儿,也跟着摇头:“我不信。”

沈妈妈无计可施,又想了另一个理由。

“好吧,他没有眼巴巴,只是多看了一眼而已,不过我觉得他也是想揉你的脑袋的。”

林笑颜继续摇头:“我的头又不是球,大哥看起来不像喜欢揉脑袋的人。”

“不管怎么说,你大哥至少没有少疼你,虽然没有赶回来参加你的生日会,可是昨天谣言的事是他出手解决的,”沈妈妈说:“他晚回来了几天,你就只和你其他几个哥哥玩,连喊‘加油’都不带他,这种区别对待,他得多伤心?”

林笑颜虽然不太认可沈妈妈的话,认为沈琉玉不是那种会在意一声“加油”的人,但是她却想起了昨天晚上沈琉玉耐心给她补习的画面。

他当时还拍了拍她的头。

当时的沈琉玉,没有半点嫌弃她的样子,似乎也不介意和她有简单的肢体接触。

她昨天乍一听到沈五哥那么说,猜到沈琉玉可能知道了她的黑历史,就对沈琉玉有了一点点的防备之心,然后又觉得也许应该和他保持距离。

现在听沈妈妈这么一说,再仔细想一想,他当时提醒沈五哥,可能只是善意的提醒,没有任何附加的意思。

是她太在意那件黑历史,表现得有多过了。

想到这里,她看了一眼场上还没开打的两个人,就又喊了一声:“二哥加油,大哥也加油。”

彼时,沈二正在和沈琉玉无声对峙,她的加油声传来时,沈二似乎看到对面的沈琉玉,表情好像变和善了一些。

他突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大哥昨天揍沈五揍得比以前狠,该不会是看沈五和林笑颜关系好,所以吃醋了吧?

不管怎么说,他最后还是没能逃过和沈五一样的下场。

被沈琉玉一个过肩摔放倒在地上时,他就躺在那儿不肯起来了。等他换好衣服出来,林笑颜已经拿着万花油等在那儿了。

林笑颜帮他按揉伤处时,其他几个围在一边,七嘴八舌地说着风凉话。沈琉玉也坐在一边,静静地听他们聊天。

沈二哥享受着林笑颜的服务,就不想和他们多计较,而是冷笑着说道:“大哥说的教训,每人都有份,今天时间还早,不然你们一起上?”

沈五点头赞同:“我觉得行。”

沈三和沈四还没挨过打,两个人都连连摇头。

他们两个一起上也不是沈琉玉的对手,挨打这种事能拖一天是一天。

“周日休息不用补课,”沈四哥转移话题:“小妹有没有想好要去哪里玩?”

林笑颜:“二哥说要带我去游乐场,上周就因为下雨没去成。”

沈四哥:“除了游乐场有没有别的想去的地方?下周四哥带你去。”

沈五哥马上反驳:“就你这脸的辨识度,你能带小妹去哪儿玩?带小妹出去玩这事,你和三哥都没份,还是我带小妹去吧。”

“你看,他们开始抢人了。”沈妈妈悄悄沈琉玉耳边小声说道:“上周就抢过一次,小妹好像和老二比较好,就选了老二。但是上周下雨了,游乐场没去成,他们几个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以前你们几个就算凑在一起,也都是各做各的事,偶尔兴起了才一起打一次篮球,家里的小球场都被当成了摆设。现在他们几个倒是会没事和小妹一起打打球,我跟你说,小妹投篮可准了。”

沈妈妈这边话刚说完,那边沈四哥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都是这张脸惹的祸,我当初进娱乐圈之前都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不然我去整个容?”

白色强人2国语

白色强人2国语第二集

想想还真有可能,真特么明显了,这或许也是向浩得意无比的原因,他认定这墨家的祖坟应该就在这两座山的附近。

墨斗墨斗,墨家的斗,他认为我不知道斗是什么意思。

然后他继续边抽烟边说:“南方的山像姑娘,水多!北方的山像爷们,粗犷。”

我一怔,这王八蛋怎么每句话都这么猥琐,我昨天认识的他可不是这个样的啊!我说:“这个比喻怎么说?”

“南方靠海,山里的水分就多,整体来说,南方是山清水秀,山里不会干燥,经常能见到山上弥漫着雾,还有就是山泉很多,植物也是葱葱郁郁,青青绿绿的,所以像姑娘。”向浩头头是道的说。

“那北方的山呢?”我反问。

“北方的山高耸入云,悬崖峭壁,虽然不能叫穷山恶水,但确实是很险峻,还有就是水普遍少,而且都是大山,体量上比南方的就大,来得魁梧,所以叫汉子。”向浩继续说:“古人很讲究风水,比如选宅子啊,或者选坟地啊,都得看这个风水,南方有山有水,地址好选,但是北方呢,不好选。”

我心里猛然咯噔一下,这王八蛋终于是切入正题了,我赶紧接过话说:“那怎么选?”

他转头看向我,饶有兴趣的说:“在古代啊,皇帝大多在北方,那状元很多来自南方,皇帝的墓当然要有山有水,所以基本上北方好的山脉都让皇帝老儿和他的皇亲国戚们给占了,除此之外还有那些文武大员,北方当然也有很多没山的,那只能葬在平原了,如果说要选择,一般是会找风水先生看风水,没有水的话,可以人为的造水啊,比如建水塘或者池塘,这个很多人这么干的,再比如建造坟墓的时候,在墓的指定位置埋入几坛好酒啊,这也是风水中的水。”

我定睛看着向浩,这人还真有两把刷子,不能小看啊,怪不得能当这些人的头头,见我很崇拜的眼神,他继续卖弄道:“在一些平原或者大山之上,没有明水的,就只能选暗水,比如地下河或者山里的暗涌,也就是埋在山体中间的泉水,这些一般人都看不到的,但是厉害的风水先生却可以看得出来啊,听说有人可以根据天上的日月星辰来寻找这些地下河和暗涌,从而选择好风水的坟地。”

“哇,耗子哥,你的知识真是渊博。”其他人都这么叫的,我也跟着这么叫,毕竟他年纪比我大。

“嗤,我这也是听人说的。”他微微笑,继续握着方向盘,此时我们已经在山路上颠簸了一个小时了,然后他一脚刹车,就在路边停了下来,因为前面的山路,卡车是过不去了,但是摩托车应该可以。

“接下来要步行了,你背这个,行吧?”他指了指我背上的背包。

“行,不是很重。”我自然不会说不行。

然后其他人纷纷下车,背上都背着枪,好几个人嘴里还叼着烟,也有几个嘴里叼狗尾巴草的。

“走,跟上,你们几个机灵点啊,一旦遇到缅甸人,你们断后。”向浩转头对其他人说道。

“放心吧,耗子哥,我们知道怎么做。”这几个人满口答应。

然后向浩在前面走着,不时站在大石头上,眺望着远方,有时候还对着一个地方愣神好几分钟。

我们都没有打搅他,我暗暗猜想,这王八蛋应该是个掌眼,只不过应该不是很厉害,肯定没有我爷爷厉害。

在他愣神之时,我也东张西望,假装很好奇,他们肯定不会知道老子也是个掌眼,此刻也是在踩点。

那些人见我东张西望,便掏出小铲子,然后老三走过来说:“小凡,你也拿出铲子,我们四处走走,挖几块石头看看。”

“好。”我也便掏出了小铲子,然后跟着老三,就往边上走去。

“小凡,你不是墨家村土生土长的吧?”

“不是,昨天喝酒的时候,我不是说了嘛。”

“忘了忘了,昨天喝麻了,不好意思。”老三微微笑说。

然后到了一处草皮边上,他就拿着铲子往下巴拉土,去掉草皮层之后,铲子一翻,挖出了黑土。

我定睛一看,随口问道:“黑土?这土地应该很肥沃哦!”

“是啊,挺奇怪的,这黑土地照理说是北方才会有,没想到云南这边也有,云南很多都是红土地。”老三微微笑说:“但这么肥沃的土地,这附近的几个村子现在都没怎么种粮食了,倒是有不少的普洱茶园,村民全都去挖原石,按照村长说的,只要挖一块出翡翠的原石,就够一家三口吃好几年了。”

“那倒也是。”我想了想说:“那挖到出玉的原石,卖了钱又不归村民。”

“也不是这么说,钱卖了全部给了村里,属于共有的财产,好比村里的那些房子,全部是村里集体建的,然后分发给村民住的。”老三说:“而且村民每天去挖矿都有工资的,他们的工资买粮食绝对够的,还有就是村里谁要是少什么生活用品了,都可以到村部去领,哪个人生病了,村里包治,多少钱都给,除非是治不了,你想想啊,现在看病多贵,这个村子就是全民医疗了,只要到大家安安心心的到矿场挖矿,村里把你生老病死的一切事情都包了,那还有什么还担心的?”

“这么好!”我目瞪口呆,这条件能让人羡慕死,比生活在很多大城市的居民幸福太多太多了。

当下要是生一场大病,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基本就是倾家荡产了,这墨家村的人真是羡煞旁人。

“是啊,不仅是墨家村,斗山那边的好几个村也是这样的。”老三指着不远处的另外一座大山。

我顺着手指望了过去,再对比身边的这座山,我们所处的位置就在两座大山的正中间溪谷,也就是‘8’字中间的交叉点。

我根据两座山的山势,再加上这溪谷不远处的溪流,这个地方的风水还算不错,但也只能算是一般,算不上非常好。

你要是没山,那自然是没话说,但是边上两座大山在,你选一个低洼处造坟,这是不科学的,何况在溪谷,哪天发大水了,首先遭殃的就是埋这里的坟。

古人都喜欢登高望远,老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选择风水坟地的第一要素,就是地势要高!

白色强人2国语

白色强人2国语第三集

第418章:年后再说

“哎哟~秦岭哎!”四个人拉胳膊的拉胳膊,抱腰的抱腰,薅衣服的薅衣服。

长脸劝道:“别惹他了,惹、不、起!”

“我不惹他!”余秦岭跺着脚说道:“我去求求他,他肯定不是个一般人,他那个饭店就叫了个邪性的名儿,你见过正常的饭店有叫鬼食堂的吗?”

四个人都大眼儿瞪小眼儿。

余秦岭说道:“要真是他下的家伙,我去给他赔罪,哪怕我给他磕头呐,我不能一直这么背下去呀,几十口子人指着我养家糊口呐!都撒开!别扥着我!”

霍晓荧先一步回了饭店,跟山伢子把情况说了,山伢子皱眉,报怨道:“真麻烦。”

霍晓荧问道:“要不我赶他们走?”

“算了。”山伢子摇了下头,想了想说道:“这人也算仗义,你去跟师父说一下,我得保证沐航的订婚宴,让师父问一下。”

“好。”霍晓荧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霍晓荧刚走,服务员就进来,说道:“石哥,那五个人又回来了,不过这回态度挺好。”

山伢子答道:“我知道,麻烦你带他们去找我师父。”

“哦。”服务员答应一声,眼中闪过一抹慌乱,山伢子说他知道,那肯定是他那个冥妻告诉他的。

虽然山伢子有冥妻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每次提起的时候,大家心里还是很畏惧,毕竟霍晓荧的存在,超出了普通人的基本认知范围。

办公室太小,所以徐四跟古芊芊换了房间,把五个人带到了套房里。

徐四直截了当地对余秦岭说道:“你眉间有黑气,不是撞鬼就是撞邪,你们五个人都是面色晦暗,霉运缠身,但是,这跟我们师徒没有关系,我们是做正经生意的人,不会因为一点儿小矛盾就报复别人,更不会伤人害命。”

余秦岭皱眉,想了想问道:“徐老板,您不是普通人,能不能帮帮我?”

徐四皱眉,脸色有些为难,余秦岭赶紧说道:“您开个价儿,只要我能负担得起,我绝不还价儿,徐老板,您也养着人,您应该能理解,好些人跟着我吃饭,我要是倒了,十几口子人就得重新找饭碗,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父母年纪也大了,徐老板……”

徐四摆了摆手,说道:“你不用再说了,不是钱的事儿,当然,我也不可能白给你帮忙儿。只是现在时候不对,大过年的,谁还不想歇两天儿啊?再说了,这大过年的,要是上你们家里搜邪找鬼的,也不吉利不是?”

五个人都皱眉,徐四又说道:“这样吧,我先给你们一人一张护身符,等过完了年再说。”

说完也不等五个人答话,站起身又说道:“我去拿符纸,各位稍坐一会儿。”

徐四走了,余秦岭叹气,长脸说道:“秦岭,我觉得你也是想多了,尾款难收是常有的事儿,不见得像徐老板说得那么邪乎,而且我觉得你得加点儿小心,他要是跟你要钱,你可别脑袋一蒙,多少钱都答应。”

偏瘦的圆脸也说道:“是啊,现在骗子挺多的。”

余秦岭皱眉说道:“那刚才我是咋回事儿?要不是有鬼打我,还是我自己抽疯了?”

其他四个人都皱眉,这是个死结,因为真的没人看见有‘人’打余秦岭,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被鬼打了。

偏胖的圆脸说道:“秦岭,我觉得这事儿咱得这么想,就算这个世界上有鬼,就算你刚才被鬼打了,也不见得咱们就是撞鬼撞邪了……”

偏胖的圆脸朝房门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也没准儿,这个徐老板,还就是养着鬼,用这种事赚钱呐。”

瓜子脸接口说道:“有可能哎!你想啊,现在各种风水的东西都几百上千的,这驱鬼的灵符还不得上万呐?咱们五个人,一人一万,那可就是五万呐!先说啊,如果要钱的话,我可不买他的什么护身符。”

霍晓荧坐在一边笑着摇头,这也不怪他们,只怪心术不正的神棍太多,不仅坑害世人,还毁了道家的信誉。

徐四拿了黄包回来,坐下后说道:“没有现成的,我得现画,稍等啊。”

余秦岭问道:“徐大师,你这灵符多少钱一张?”

徐四失笑,说道:“灵符暂时不收钱。”

余秦岭皱眉,问道:“暂时不收钱是什么意思?徐老板,您还是把话说清楚,否则……我们不敢要。”

徐四笑了笑,说道:“现在的人呐,绝大多数都不相信鬼神……这也是对的,因为首先科学不能证明,其次,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碰不上灵异事件,偶尔撞上邪祟,倒霉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

徐四说了很长一段话,中心意思就是,他不是卖灵符的,这五张护身符是借给这五个人,等年后再说,因为不管是撞邪还是撞鬼,都要仔细查证,就像看病一样,不是一时一会儿就能解决问题的。

如果不出意外,这五张符徐四还得要回去,即使是破了、坏了,也得拿回来,因为徐四要给他们的护身符,不是日常配载的那种升阳气保平安的符咒,而是真正的驱邪符。

作用就是让邪祟远离,让他们五人的‘病情’不再加重,但驱邪符不能常在身上戴着,就像药再好,没病也不能常吃一样。

之所以说暂时不收钱,是因为如果过完了年,他们不再来找,想把灵符就这么留下,那就要收钱了。

瓜子脸笑着说道:“徐老板,如果我们不来了,你上哪儿找我们去啊?”

徐四看了他一眼,问道:“几位想上厕所吗?”

五个人一愣,徐四又问道:“几位要不要先上个厕所?我想让你们见一见我干闺女,就是打余先生的女鬼,我怕你们受到惊吓,控制不住,大过年的弄一身味儿不吉利。”

五个人面面相觑,余秦岭站起来说道:“我去方便一下。”

他一带头儿,其他四个人也都跟着站了起来,管他真的假的,先方便一下也没什么不好,万一是真的呐。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