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魂舍伍德

失魂舍伍德
  • 主演:大卫·莫瑞瑟,罗伯特·格林尼斯特,莱丝利·曼维尔,克莱尔·拉什布鲁克,凯文·道尔,洛琳·艾什本,菲利普·杰克森,佩里
  • 导演:刘易斯·阿诺德
  • 地区: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这是一部以真实故事为基础的虚构剧集,背景为编剧James Graham本人成长的一个诺丁汉郡矿业村。故事聚焦两起惊人的谋杀案,谋杀案导致本就分裂的社区彻底破碎,并引发了英国史上最大型的追捕行动之一。当地警局的Ian St Clair督察和伦敦警察厅的Kevin Salisbury,两人必须放下过去的竞争,共同侦破案件。人们普遍怀疑,这些死亡事件有可能激化了1980年代矿工罢工期间引发的历史性分歧,致使众多家庭破裂。

失魂舍伍德第一集

价值三十二万的珍贵药材熬制成一碗汤,被云极缓缓喝下。

调动浑身真气,盘坐的云极以修行者的手段炼化着药效。

随着药汤被真气逐渐炼化,形成了一缕缕药气,这些药气攀附在浑身骨骼,犹如一层坚固的外衣,保护与蕴养着脆弱的骨质。

一夜修炼,药效被尽数炼化,易碎的骨骼终于坚固了许多,左手的伤势彻底痊愈。

“暂时应该无碍了。”

起身活动了一番手脚,云极猛地击出一拳。

嘭的一声,木门被砸出一个浅浅的印子,接着指骨处立刻传来一丝撕裂般的轻微痛楚。

木门能砸出痕迹,这股力道已经不算小了,相当于正常人的全力一拳。

如果放在平常,这么用力的出拳,指骨必定碎裂,这条胳膊说不定都能被震断,如今只是轻微撕裂。

看起来脆骨病已经好转了很多,不过云极可没有丝毫的高兴。

因为他十分清楚自己的病症,绝非一些药物就能治愈。

以药气形成外衣包裹骨骸,其实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无奈之举,一旦药气外衣耗尽了药效而溃散,云极的骨骸仍旧会恢复成以前的模样。

三十多万的珍贵药草,用处,仅仅是暂时的提升体质。

想要保持住这种状态,就要时常以药气来加固,可想而知得需要多少钱财。

攒钱的手段,云极倒是不愁。

“扁鹊药局是个好地方,居然连法器都有,灵气枯竭的昊阳域果然还存在着修行者,扁鹊传人……”

活动了一番筋骨,云极摇头笑道:“连解毒药都不会熬制,让你们老祖宗知道了还不被气死,秦越人,你名字起得倒是不错,你能超越常人成为一代神医,可惜你这门生技不如人呐,有机会我帮你教教好了。”

云极口中的秦越人,正是秦时的神医,扁鹊。

想起故人,云极目光渐冷。

扁鹊是云极的一位故友,只可惜被害身亡,云极是修士,游历天下,等到得知好友亡故,已经是多年之后,甚至连凶手都无法查明。

可惜了一位当世神医。

清晨,楼下传来的车鸣声打断了云极的回忆。

车是段馨的。

来接云极去学院。

自从段馨断定了云极是个自闭的学生,她几乎隔三差五的来接云极,目的是为了开导这个孤独而可怜的孩子。

于是云极一次次的被拉到长秦学院,无可奈何的听着各路教授滔滔不绝的授课。

“卜甲还回去吧,我用完了。”车上,云极将两块耗尽了灵气的卜甲还给了段馨。

“有什么发现?”段馨问道。

“这只是两个卦签,用处不大,除非找得到卜甲的本体。”云极摇摇头。

“既然出现了签,早晚会出现卦,应该有机会见到完整的卜甲。”段馨说着将车子开进了学院。

“希望如此。”看着车窗外的景致,云极轻声自语。

他也在期盼着找到完整的卜甲,因为从卦签中遗留的灵气来估算,完整的卜甲一定是一件真正的法器。

法器的种类有很多,是低阶修行者能催动的宝物之一,分为上下两品,适合炼气期与筑基期的修士使用。

法器之上是法宝,也分上下两品,对应着金丹与元婴修士。

无论法器还是法宝,都存在着少量的极品。

极品等阶的法器与法宝,炼制的手法十分复杂,而且极其耗费材料,还很难成功,所以炼制极品法器法宝的修士并不多。

如今的云极算是两袖清风,除了纸人傀儡之外,什么武器都没有,真要遇到危险,防身都很难。

如果有一件真正的法器在手,区别可就大不一样了。

即便是最低级的下品法器,只要以真气催动,威能足以堪比现代的热武器。

下了车的云极,一边暗自沉吟,一边走向图书馆的方向。

听课对云极来说实在浪费时间,倒不如把图书馆里的书籍看上一遍,然后在想办法搬离翔马小区,或者办理休学,这样一来就能甩开段馨了。

路上不少学生来来往往,云极一个人走着。

这时候身后有晨跑的学生经过,喊着号子,看样子都是大二的学生,一个个人高马大。

身后跑来的学生,云极原本没有在意,不过很快他也跟着跑了不来。

可不是云极想要运动运动,而是被两个人架了起来,只能跟着人家往前跑,想要不跑都不行。

“生命在于运动,这位同学,加入我们长跑社吧,看你身子有点弱,一定是缺少锻炼,没关系,我们帮你。”

左侧传来的声音听着耳熟,来自一个高高大大的学生,带着无框的眼镜,模样帅气,正是那位理科状元,沈辕!

右侧的学生云极不认得,看起来是沈辕的同学,这两人趁着长跑的机会,居然架着云极一起跑。

“松开。”

云极看到沈辕,自然清楚了处境。

人家这是蓄谋已久,要对他报复。

“松开?跟我们跑吧,嘿嘿,小子,我让你狂,今天不把你累趴下我就不叫沈辕!”

在沈辕咬牙切齿的恨声中,三人的速度越来越快,云极被带着也跑得飞快。

“云极什么时候加入长跑社了?”

“跑得还挺快,他不是有病么,身体虚弱的家伙也这么能跑?”

路边,王抄和陈藐不明所以的议论着,语气惊讶。

“他有个屁的病啊!那家伙比我还壮呢,嘶嘶!”秦小川一说话嘴角又裂开了,一个劲的抽着冷气。

他上次被揍得现在身上还疼呢。

“云极!”

路边,穿着长裙的程依依惊喜的挥着手,喊道:“跑这么快,又要去跳楼呀!”

程依依这么一喊,立刻有很多女生驻足观望。

长跑社的一群肌肉男没什么好看的,跳楼的云极就不一样了,人家可是长秦学院的名人。

“可恶的家伙,心机太深了……”

看着一群女生叽叽喳喳议论的模样,秦小川捏着拳头恨道:“原来那家伙早就设计好了,开学第一天跳个一楼而已,立刻成为全校名人,吸引了多少女生的目光,早知道我也跳啊!”

跳一楼而已,如果能引来这么多女生的目光,秦小川绝对不会犹豫。

别说一楼,二楼他都跳,只可惜风头已经被别人抢走了,他再跳也不会有人关注,只能成为一个跟风的。

除非跳得高一点,或许能成为名人。

失魂舍伍德

失魂舍伍德第二集

“小茉,恭喜恭喜啊!”

宫梓裕也端着酒杯替蓝璃茉高兴。

蓝璃茉分别一一给他们道了谢,此时她有亲爱的爷爷奶奶,有人人羡慕的老公,有关心她的朋友,她真的很满足。

人群中不起眼的地方,叶景睿手里的酒一杯接着一杯喝个不停。

他应该是为蓝璃茉高兴的,可是看到这么万众瞩目她,身边站着同样站着能夺了所有目光的顾言琛,他就锥心刺骨的痛。

他们分手了这么久,他从来就没有淡了自己对她的感情。

“小睿,少喝一点,这么多人,别失了态。”

叶伟良也是个男人,知道这会儿子心中不好受,他又何尝好受,这儿媳妇本来可以是他的,却让他白白送了出去,就会悔恨也晚了。

但是现在全帝都的权贵都来了,叶景睿若是喝多失了态定会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叶景睿抬头看着他,眼睛有些发红,声音低沉,“爸,我心里难过!”

从小他爸就告诉他,学习要考第一,要懂礼仪,要一心想着扩大叶氏。

别家的孩子都能跟爸爸撒撒娇耍耍赖,可他的爸爸就跟上司一样,他说话,他只要听命就好。

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跟他说自己心里真实的感受。

叶伟良恨铁不成钢的道:“这世上的女人多的是,但是男人的事业就只有一份,你若是做不好这辈子就只能是下等人,你若是做好了还愁没有女人吗?”“这蓝璃茉是怎么成为你小舅舅的老婆的?我想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吧?你已经失去了一次你爱的人,你就更应该振作,只有你变得更强大,才能在下一次爱情来临的时候

牢牢的守住她,否则还会面临永无止境的痛苦。”

不得说这叶伟良虽然商业上做的不如四大家族,但是他看事物倒是能看透本质。叶景睿听了他的话也是如醍醐灌顶,是的,只有他自己强大了,才能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他若自己强大了就连家里那些不合理的要求,也不用去违背自己的意愿

照做了。

“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自从蓝璃茉成了蓝家的继承人,这顾家的人都对她客气了三分,就连祁秀珠也不会明着给她摆脸色了。

但是蓝璃茉她自己本身的生活依旧没什么改变,练武,上课,写剧本。

说道剧本,她的《庶女成凰传》投给乔凉尘上个星期就已经签了合同,浩渺的办事效率就是快,导演已经就位,是知名的古装戏大导演简阅,现在已经开始选角了。

蓝璃茉作为编剧,选角这事自然是要参与的。

这乔凉尘也是亲自上阵,今天选的是女主角,一上午视镜了二十多个,其中还有三个当红小花旦,但是无一能入得了乔凉尘和导演的眼的。

蓝璃茉看了看视镜人的名单,这还有最后一个——秦楠楠。

秦楠楠她很熟悉,不用试她都知道她演不来自己的女主角。秦楠楠走进来,看到蓝璃茉座位面前写着编剧二字也是一愣,没想到这部浩渺要斥巨资打造的古装剧竟然是出自她的笔下,这个姑娘年纪不大,却总能做出让她无比意外

的事。

秦楠楠的视镜了一段,比起别人是不错了,但是还是没把剧中女主角,隐忍聪慧又凌厉狠绝的性格演出来。

但是她长的美,有时候一部剧颜值高就成功了一半,所以导演的意思是她也行。

但是乔凉尘却没有发话,所以只能让她等结果。

等中午休息的时候,乔凉尘问蓝璃茉,“我怎么觉得你对上午来视镜的那些明星都不感兴趣?你是不是心里有合适的人选?”

蓝璃茉一向是个有主见的,所以他才会这么问。

“嗯,是有个人选,但是我觉得你们不会用!”

“谁,你先说来听听。”

“姜格!”

“咳咳咳!”乔凉尘嘴里的水直接呛了出来。

“不好意思,失态失态。”他刚忙那纸巾擦了一下,可是蓝璃茉让一个刚出道不久的小明星来演女主角,这也太离谱了吧。

蓝璃茉撇了撇嘴,“我就说吧你不会同意,但是我这部剧的女主角性格真的和姜格很符合。”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姜格,她身上那股拒人千里的冷漠劲,跟女主人后的冷漠很符合。

虽然人前那乖巧的伪装,她不符合,但是这种一学就会了。

乔凉尘沉思了一下,道:“你这么说,倒也可以让她试试,不过她没学过表演,我让个专业的老师教她一下,三天后让她视镜,若是还不错就用她。”

“好,好。”蓝璃茉高兴的道,若是姜格能接下这女主角,就不用在为钱发愁了。

“我这可是舍了命的在捧你们俩啊!”

哪个娱乐公司能有他这么大胆,一个新编剧的戏,投入那么多钱,还用准备用一个路人当女主角。

这戏要不是他投资的,他保准不相信能红,但是既然出自他的手,无论砸多少钱,都得让这部剧红起来。

这戏算得上是古装大戏,蓝璃茉写的也很精彩,一环扣一环,他是真的看上了这部戏,并不是因为编剧是蓝璃茉这这么砸的。

“是,是,我们心里有数!”

“现在于姚的另一部戏已经开拍,把姜格调了过来,我还得从新给她找个助理,这姑奶奶毛病多着呢,这不是难为我吗?”

“那乔总裁您辛苦,我就先走了,拜拜!”

出了浩渺大厦,蓝璃茉心情一片大好,想着好几天没去蓝家了,有些想爷爷奶奶了,于是就打车去了蓝家。

在大门口恰好碰到了蓝元军,她礼貌的问了声:“二爷爷好。”

蓝元军,斜眼瞅了她一下,不屑的“嗯”了一声。

蓝璃茉也没在意,自从她到了权家,对这种态度已经习以为常了。

“小茉,我的宝贝你来了。”

蓝老夫人慌忙从屋里走出来,拉住蓝璃茉的手,“瘦了,瘦了,是不是顾家虐待你了,怎么这才几天就瘦了。”蓝璃茉挽着蓝老夫人的胳膊,笑着说,“没瘦,是天热了,我穿的少了。”

失魂舍伍德

失魂舍伍德第三集

片刻后,医生重新离开病房,只是走之前认真的向黄梦莲叮嘱道:“病人刚做完手术,身体很虚弱,要避免出现紧张的情绪,否则对恢复不利,搞不好会留下后遗症。”

“知道了,谢谢,麻烦您了。”

黄梦莲礼貌的送走医生,这才重新回到病房了。

严家栋这回都是恢复了一些,平静的躺在床上,只是依然用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黄梦莲。

“好了,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没想到你这么认真。”

黄梦莲叹了一口气。

听完这句话严家栋又转过眼神看向苏秋彤,仿佛在问:你呢?

“我知道了,我只是配合莲姐而已,谁叫你住个院都这么不规矩!不给你涨点记性,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乱来,你在我这可是有案底的。”

苏秋彤撇了撇嘴。

“我真的很冤枉……”

严家栋只能欲哭无泪的解释着。

这男人心里苦啊,明明什么事都没有,高小丽是有那啥的意思,他也没讨到什么好处啊,还平白被这么一阵吓。

“好了,说点正事,第一,你觉得什么时候可以会公司上班?”

苏秋彤严肃的看着严家栋。

“三天吧,康复的好话三天应该没问题了!”

严家栋想了想后回答。

“那给你一周的时间,你好好休息,一周之后你必须要回公司来上班了,很多事情等你来安排!”

苏秋彤果决的安排到。

“行!要是我觉得身体能行了,能提前就提前!”

严家栋也不含糊,他感觉得出苏秋彤似乎想加快公司的任务了。

“好,另外,有几个家族对你发出了一个邀请,请你去吃饭。”

苏秋彤继续说到。

“邀请我?怎么会邀请我?就算要请也应该是请老板您啊?”

严家栋茫然的问道。

“是请你,明确的点名请你,只是顺道邀请了我,也就是那晚上跟魏霞有过节的几个家族,你打赢了赵刚,等于是帮他们出了气,请你也很正常,另外你昨晚表现的太显眼,搞不好会有几个家族的人想要跟你接洽,你自己有点心理准备想想看到时候该怎么说。”

苏秋彤解释道。

这话到不难理解,严家栋表现凸出自然在一些富二代心里留下了印象,想要挖过来为自己工作也是理所当然,只是严家栋背后可是苏家,想要挖苏家的墙角还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份量。

“老板放心,我对你是忠心不二的!”

严家栋立刻保证到。

这点苏秋彤到是很放心,严家栋对她确实很忠心。

虽然苏秋彤身边有很多对她忠心的保镖,可是像严家栋这种即忠心,又肯拼命,还能设身处地的为自己着想,更重要的对自己的胃口的保镖只有这么一个。

“那就没其他什么事情了,那几个家族的要求我暂时帮你给缓了下来,你现在住院康复也没法参加,等你好点了再去应酬一下,毕竟多结识几个小家族以后说不定对你以后有额外的帮助。”

苏秋彤点点头。

听到这番话严家栋心里是十分的感动,苏秋彤完全可以直接推掉所有的邀请,可是她只是帮他缓了缓,这是为在严家栋开拓自己的交际圈。

苏秋彤心里依然记得答应过严家栋的一些事情,只是她很少说,往往都是用行动在表示。

“莲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

看自己想要交代的都交代的清楚了,苏秋彤看向了黄梦莲。

“没什么说的啊,就是严家栋你自己也老大不小了,处理事情有点轻重缓急,别老让人担心!”

黄梦莲这是老生长谈,可是想要传达的意思却很多。

“我明白的,你放心!”

严家栋笑着回答,他能理解黄梦莲的担心。

“那就这样吧,你好好休息,别再搞什么幺蛾子,小妍我给你叫回来了,有她照顾你就好,你别动什么坏脑筋,如果你真的是身体康复的不错,兴奋剂又有那啥的副作用,想要那啥了,那就……”

苏秋彤说着看向了黄梦莲。

严家栋听得很认真,只是这丫头说到后面怎么感觉又有点带偏话题了,自己就是这么一个急色之人吗?

她看着黄梦莲是什么意思?意识是自己想要了可以找黄梦莲?

这丫头该不会是知道了什么吧?

想到这里,严家栋也看向黄梦莲,只不过他这个眼神在黄梦莲那看来就有点古怪了。

黄梦莲自然是听懂了苏秋彤话里的意思,看着丫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严家栋也看着自己,顿时老脸一红:“你们看我干什么?我……我……”

“莲姐,那间距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你们两也住在一起过一段时间,想必是很熟悉了。”

苏秋彤坏笑。

“死丫头,人小鬼大,信不信我给苏总打你小报告,告诉他你脑子里全都是些污秽的想法。”

黄梦莲知道自己被捉弄,娇嗔的呵斥道。

“嘿嘿,莲姐,我这可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就委屈点了,免得这大猪蹄子去祸祸别人。”

苏秋彤笑嘻嘻的解释道。

“就是,就是!”

严家栋连忙点头,这是苏秋彤在帮他谋福利啊,可以突然他反应过来挤着眉毛问道:“谁是肥水?”

黄梦莲白了严家栋一眼,红着脸问到:“不祸祸别人,难道就祸祸我吗?这家伙想怎么样由着他去,我才不管呢!他自己可以解决的!”

“不行啊,你看他现在手不方便,难道便宜其他狐狸精了?”

苏秋彤摇摇头。

“他还有一只手呢,哎呀,你在说什么呢?走了,走了,不想理你们!”

黄梦莲绝对跟苏秋彤打嘴仗是一个很愚蠢的注意,害羞之下离开了病房。

“好了,我也走了!抓住机会哦。”

苏秋彤朝着严家栋挤挤眉毛后也跟着走出了病房,这丫头似乎很想撮合严家栋跟黄梦莲。

严家栋目送两个女人离开,随后苦笑的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虽然这么久都是一个人过,但是还不至于要考自己左右来办事吧?

想想,自己要真的想要那啥了,身边还真有女人可以帮上忙。

似乎觉得自己想得有点多了,他晃晃头把这些荒唐的想法甩出脑海外,这时候他的电话又想了起来,拿起来一看,严家栋有点意外居然是韩文乐打来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