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算法

正义的算法
  • 主演:陈柏霖,郭雪芙,林格宇,侯彦西,林育品,陈雪甄
  • 导演:许富翔
  • 地区:中国台湾
  • 类型:台湾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实力超群、帅痞魅力的律界明星刘浪(陈柏霖 饰)在即将高升之际,人小鬼大的可爱萌娃刘良良(林格宇 饰)突然的出现,让他原本潇洒自在的生活方寸大乱。事业上被迫与新人律师林小颜(郭雪芙 饰)组成冤家搭档、与律所里性格各异的律师们并肩作战。一件件精彩的案件,一场场高能的辩护,在鸡飞狗跳的日常里中共同探索正义的真谛。

正义的算法第一集

第2115章 我帮温叔问的

温叔嘿嘿一笑,心情大好地挥挥手,开门离去。

穆亦君盯着那门口,面容俊美无铸,白皙的皮肤上,那眼圈底下明显有着一圈淡淡的青色。

一个小时以后。

楼下透明如琉璃的餐厅里,唐糖与穆亦君隔桌而坐,两碗混沌放在各自面前的桌子上,这是周嫂一大早起床包的。

汤汁鲜美,肉也特别嫩,味道好极了。

昨晚唐糖关电脑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了,平躺着闭上眼睛的样子优雅迷人。

不知道他有没有睡着,所以她没有打扰他,独自战胜着心里的别扭感,轻轻掀开被子躺入了自己的被窝里。

她也平躺着,房间里特别安静。

然后他们没有任何交流,她很快就进入了睡眠状态,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床上已经没有他身影。

吃着混沌,唐糖抬眸看向坐在对面的美男子,“你昨晚在哪睡的?”

“和你一起睡的啊。”他随口回答。

厨房门口端着两杯牛奶的周嫂胸口一突,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她屏住呼吸将身子缩回了厨房……

唐糖迎着男人含笑的视线,“怎么样?我磨牙了吗?”

“磨了啊,只不过症状轻微,据我判断应该还需要一瓶药才能根治。”

她将信将疑地瞅着他,听他说道,“药下午就可以快递过来,到手以后记得按时吃。”

唐糖点头,“好。”想了想,又问道,“一共多少钱啊?”

“怎么?你还想跟我明算账?”他眉头不动声色地敛了敛。

女孩有点小尴尬,总不能平白无故一而再再而三地接受人家的好吧?

“我觉得药钱还是得给。”她迅速地说着,埋头吃了口混沌。

这句话让穆亦君体会到了一种距离感,这并不是他想听到的。

男人漆黑的眼瞳里有过一丝思索,他薄唇轻启,声音不轻不重,“这样吧,你把住宿费、电费、水费、餐费都算一算。”

女孩微诧地抬眸,两道目光交汇在一起。

不但她愣住了,就连躲在厨房的周嫂也愣住了。

餐厅里出现了几秒的沉寂,就在唐糖打算开口的时候,穆亦君一脸温和的笑,“傻丫头,真预备算一算啊?”

看到他唇边挽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唐糖抿了抿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就当我做慈善了,跟我还计较这么多干嘛?”他嗓音低沉,性感得致命,“快吃混沌,马上就凉了。”

她赶紧收回目光,垂眸认真地吃着混沌。

过了一会儿,周嫂端着两杯温牛奶出来,各放一杯在他们面前,“请慢用。”

“谢谢。”

穆亦君和唐糖异口同声,他们都是有礼貌的孩子,知道对人最起码的尊重。

早餐过后,他们来到了客厅。

穆亦君从衣帽架上拿过那件淡蓝色西装,边穿边对她说,“我替温叔问你一个问题。”

周嫂和唐糖一同看向他,两女人然后又互看一眼。

问谁呢?这里明明有两个人。

没有等到任何回应,穆亦君边扣纽扣边转眸看向她们,“唐糖,问你。”

“什么问题?”她满头雾水,还是替温叔问的?

男人高大的身影站定在客厅门口,他看着她,询问道,“你喜欢教堂婚礼还是旅行结婚?”

“啊?”唐糖明显被问住了,“结婚?”她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会考虑过结婚的事?

周嫂毕竟是过来人,她居然听出了一丝端倪。

这哪是替温叔问啊?再说了,温叔知道了答案又起什么作用?

穆亦君等待着她的回答,却迟迟没有听她开口。

唐糖回神,笑了笑,“他想干嘛啊?怎么突然问这么无厘头的问题?结婚我从来没有考虑过,所以……”

“你总要结婚的吧?”他轻声打断她的话。

唐糖微怔,迎着他视线,好吧,总要结婚的。

所以她认真地想了想,给出了回答,“我觉得只要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怎么样的仪式不重要。”这一刻,她又不知不觉地想起了唐厉。

总有一天会和他在一起吗?

这份爱好渺茫……也令人好无助。

穆亦君从她的眸子里读出了些什么,她走了神,这让他有点难过。

“好了,我先走了。”他看向周嫂,吩咐道,“周嫂,中午准备丰盛一点,我和温叔回来吃中餐。”

“好的,穆先生。”周嫂心想,您是自己想回来吧?拉着温叔障眼?

穆亦君的目光从唐糖身上轻轻掠过,他转身朝外头迈开了步伐。

没一会儿,他开着迈巴赫离开了。

原本一个美好的清晨,唐糖想起了唐厉,想起了和他之间这段充满荆棘的道路,所以心情有点黯然。

上楼回到卧室里,她心不在焉地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机翻出他的号码。

犹豫了很久,她还是按下了拨号键。

却依然拨不通,里头传来一些不知道什么语言,反正听不懂。

握着手机她没有拨打第二次。

忽然有点想他……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可能还没有习惯失去他的日子。

坐在飘窗前,笔记本电脑打开了,她望着窗外的风景,却走了神。

往日的画面在脑海里回放着,她在京雅私护医院与兰斯奥商学院两点一线地跑……她要顾学业,要做无数份兼职,还要时常去医院看望他,那段时间她只有八十斤,很累,很辛苦,但是那段日子她感觉很幸福。

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

她着了魔般爱上了他,疯狂地爱上了他……是那么不可理喻。

在他明确表示他们之间不可能以后,她仍对他心存念想。

过了一会儿,响起的手机铃声将她游离的思绪猛地一拉!也可能是被吓了一大跳,她看到来显时平复了心情。

还以为是唐厉呢,结果是……

铃声还在继续,她接通,“妈妈。”

“给你发微信没看到吗?怎么不回啊?”手机那端传来唐妈妈稍有些着急的声音。

唐糖回答,“调免打扰模式了,还没来得及开启,怎么了?找我有事吗?”

“我和你爸跟着你李叔来嘉城了,打算来看看你,你住哪里?给我发个位置吧。”

唐糖懵了!!

给她发位置??她现在住在……雷锋家里呢!

正义的算法

正义的算法第二集

圣女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体内的圣木气息疯狂涌动,要吸收白族空间的青龙圣气,可是无论周围涌来多少青龙圣气,都被吴悔幻化的本源青龙所吸收。

而且圣女体外的青龙铠甲也在快速的变淡,若是青龙铠甲消失,圣女也将化为虚无。“吴悔,是你逼我的,身化青龙!“圣女的脸上露出一片狰狞之色,在其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波动,这股波动浩浩汤汤,让整个的白族天空都为之一暗,虚空深处不知何处仿佛有什么苏醒了一般,传

递过来一股极强的能量,在这一刻,圣女原本五星武尊的修为急速的攀升,六星,七星,八星,一直到九星巅峰层次才停了下来。

此时圣女额头间生出一对金色犄角,赤露的肌肤上也出现了一层层细小的青色鳞片,甚至其面容也是变得狰狞恐怖起来。

身化青龙,此时的圣女竟然有了青龙的一些特性。

吴悔双眼微眯,眼底却是爆发出一道精光。

圣女使用了秘法非比寻常,从五星武尊直接达到了九星巅峰层次,距离成圣也只有一步之遥。

吴悔已经看出圣女是借助白族镇压的青龙之力,而圣女的体内竟然也拥有青龙精血。

真正的青龙精血并非修炼而成,而是由神兽青龙的体内分化而出,圣女以精血为引,融青龙圣气,让她的修为连续提升四星,而且在这白族之地,身化青龙所爆发的威力也更为强大。“吴悔,既然你们吴家如此羞辱我,我自然不会让你们好过,你们不是想要一家团聚吗?那就去九幽之地团聚吧。”圣女白素心面若疯狂,其身体表面的青龙铠甲光芒大盛,虚无圣火再也无法作用在其身上

,连吴悔幻化的本源青龙也变得暗淡起来。

圣女站立虚空,伸出手掌,一只巨大的青色龙爪幻化而出,携带一股灭杀神威,笼罩整个的竹林,竟然要把吴悔一家尽数灭在此处。“悔儿,你速速离开这里,我与你母亲就呆在此处,你也不要为我们报仇,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吴悔身边不远处,吴海崖守着已经几欲涣散的分身白素心,一脸决然的向吴悔说道。他能够感受到天空中的

灭世神威,这种威力根本无可匹敌,他能够在最后时刻留在妻子的身边,已经让吴海崖再无他求,他忍受了二十几年的相思之苦,再也不愿意与妻子离开。

“父亲,一家团聚,怎么可能少了我,不过我要让整个白族给我们陪葬。”

吴悔抬起头来,目光同样闪过丝丝的疯狂,圣女白素心有着青龙圣血的手段,吴悔也有着自己的底牌。

原本吴悔的实力已经相当于武尊初期,身化虚无,凝聚本源圣体之后,吴悔的实力已经达到武尊后期,甚至巅峰层次。

圣女白素心身化青龙,以青龙精血为引,借助神兽青龙之力,虽然只是引用了一丝力量,却让圣女修为提升四星,而其攻击却已经堪比武圣,而且不是一般的初级武圣。

这种攻击吴悔也难以承受,不过吴悔乃是本源体质,拥有数十种的本源之力,而且对于虚无之力也有了极大的领悟,虚无之力原本就代表着诞生,泯灭。

吴悔虽然不能够像黑色晶石那样泯灭整片大陆,不过要与圣女同归于尽,泯灭整个的白族,相信白族武圣以下,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吴悔目光深邃,眼底深处蕴含有几十种力量本源,望向那越来越近的遮天龙爪,就要施展玉石俱焚的手段。

“唉……圣女,住手吧。”正在这时,轻叹之声在天空中响起,一道白色身影已经站在了吴悔身前。

白色身影手掌一挥,天空中那散发巨大神威的龙爪已然消失不见。“丹痴圣者,你为何相助吴悔?吴悔一家如此辱我,我若不报此仇,怎泄我心头之恨!”圣女白素心神色狰狞,周身怒火冲天。她先是一时不查,被吴悔禁锢,扬言抽其血脉,而后又挨了吴海崖一巴掌,已

经让圣女陷入了疯狂之境。

“圣女,难道你就为了一己之怨让整个白族都陷入绝境吗?”白丹痴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丝丝的圣威,大手再次一挥,高空中的圣女白素心再次落在地上。

此时圣女的气息已经降落到五星武尊,其身上的异状也已经消失不见,再次恢复了正常。

只是圣女白素心的脸色依旧充满了恶毒。“丹痴圣者,他吴悔虽然实力不错,不过想让白族陷入绝境,丹痴圣者是不是多虑了。二十几年来,我心中怨气就要在今日抒发,吴悔必须死!“白素心的声音中充满了无穷的杀意,看向吴悔的目光一片愤

怒的火焰。吴悔同样不甘示弱,目光中杀机不比白素心小。自己为了复活母亲,历练多少磨难,五大五行圣物,吴悔已经得到其三,就是为了能够一家团聚,没想到圣女如此恶毒,让母亲神魂消散。若真的无法复活

母亲,吴悔拼得身形俱灭也要让圣女陪葬。

“圣女,你别忘了,吴家的背后是何人?今日若是把吴悔一家留在了此处,白族有谁能够承受那人的怒火。”白丹痴缓缓的说道,语气中已经变得凝重异常。

听到白丹痴的话,圣女白素心脸上的疯狂稍稍的减弱,目光中恢复了一些清明。

“好,素心就依圣者所言。”白素心向白丹痴微一拱手,转头看向吴悔,目光中依然蕴含丝丝的恶毒。

“吴悔,我白素心履行了当初的约定,让你们一家团聚,若是你还不识好歹,依然大闹我白族,我拼了命也要把你留在此处。”

“哼,圣女,你若是拼命,只管来,当我吴悔怕你不成。”吴悔冷哼一声,目光中依然战意升腾。

“你……”圣女白素心脸色涨红,又要出手。

“够了,圣女,你先回避吧。”此时,白丹痴一声大喝,直接大手一挥,圣女白素心依然消失在原地,不知道被白丹痴传送到了什么地方。

白丹痴的脸色也是充满了复杂,转向吴悔,微一抱拳,“吴丹圣,你若是愿意,可以与你父亲呆在竹林一天时间,你们也可以随时离开。”“丹痴圣者,你们白族所谓的履行约定就是指的这样吗?说是让我们一家团聚,却又让我母亲神魂消散,哼哼!白族注重颜面,没想到却是如此注重之法。”吴悔的脸色依然充满了冰冷,面对白丹痴也是丝

毫没有客气。

“这个……唉……,算是我白族的不对,老夫向吴丹圣赔罪了。”白丹痴的脸色已经有些涨红,最终叹息了一声,再次向吴悔深深一礼,郑重道歉。

“素心!”正在这时,一道悲切的声音响起,原本守在分身白素心身旁的吴海崖大叫一声,泪水如注,其身前再无一物,分身白素心的神魂彻底的消失。

“阴阳本源,生死之力,现!”吴悔脸色一变,大喝一声,其身体表面一股股浓浓的生死之力涌了出来,笼罩整个的竹林,竹林在生死之力的作用下,缓缓的发生了一些变化。

原本苍翠的竹叶渐渐的变黄,枯萎,然后落在地上化为泥土,从地面上又露出一节节的竹笋,生机泯灭,诞生,一道淡淡的人影再次出现在吴悔的身前。

看到这个人影,一旁原本悲切的吴海崖生生的止住了泪水,目光一直的落在那道出现的身影上,再也不肯移开。

“素心……”

那道身影几欲透明,其面容也不清楚,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父亲,现在的母亲只剩下了一丝神识,不可再受到惊扰,否则的话,就算是我也无法再复活母亲。”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让吴海崖稍稍收敛了情绪,转过头来,看向吴悔,目光中充满了担忧之色。

此时的吴悔脸色不再清秀,甚至额头间露出几道皱纹,一头青丝已经斑白,其模样仿佛凭空老了几十岁,此时依然有着浓浓的生死之力维持着分身白素心的神魂。

“悔儿,你没事吧?”

“恩,放心吧父亲,我能够恢复,不过母亲的神魂体也只能够暂时恢复到这等层次。”吴悔的身上已经再也没有阴阳本源溢出,而分身白素心的神魂体依然是极为虚幻。

一旁的白丹痴看到吴悔苍老的模样,也不由的心中叹息,世间最为割舍不下的正是亲情,吴悔原本能够走得更高,可是现在被亲情牵绊,消耗了体内所有的阴阳本源之力,想要恢复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吴悔,你已经成就丹圣,万万不可以再有所损耗,若是丹药品级降落,恐怕想要恢复千难万难,你母亲的神魂由老夫照看,你先恢复再说。”白丹痴出声说道。

“吴悔谢过丹痴圣者,不过我母亲再留在白族,我不放心,我要接我母亲离开。”吴悔摇了摇头,目光中闪过一道决然之色。

“吴悔,你母亲的神魂极弱,已经与这片竹林连成一片,若是要带离这里,恐怕神魂立马消散。”白丹痴也能够看出分身白素心的情况,根本无法离开竹林,这竹林仿佛一道牢笼一般。

吴悔抬起头来,身上再次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本源之力。“既然母亲无法离开竹林,那我就把整片竹林都带走!本源之力,混元,乾坤,齐出!搬山倒岳,神通挪移!”吴悔腾入空中,从其身上散发出混元、乾坤两大本源之力。

正义的算法

正义的算法第三集

龙靖羽出来,南夜真的睡着了。

看着酣睡的女人,他挑了下眉头,叫她等他还不等了?

他俯身过去,擒住她的嘴,温柔缱绻。

感觉自己的空气都被夺走了,南夜拧了下秀眉,幽幽转醒。

一睁开眼睛,就对上那张放下几十倍的俊脸,怔愣了片刻。

“怎么?让你等我,你就自己先睡了?”

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明显的喑哑,性感的要命。

她心一悸,瞌睡虫都飞了,对上他幽深的瞳孔,她的心被狠狠的触了下。

他来真的?

“不要了,我好累!”

她推了他一下,声音软绵绵的,就像在跟男人撒娇一般。

南夜一怔。

声音调整了下,冷淡的说道:“我要睡觉了!”

“你睡你的!”龙靖羽笑的勾魂摄魄,她的心跳经不住的加速起来。

龙靖羽覆压下去,浓烈的冷香包围着她。

南夜睫毛剧烈的抖颤着,胸口砰砰的狂跳。

“放轻松!”

低醇的嗓音带着引人犯罪的魔力,南夜水眸眨了下,旋即吃力推开他。

在男人愣神的瞬间,她直接压了上去。

龙靖羽惊喜的眸光发亮。

“夫人,喜欢在上面!?”

“每次都被你压,不公平!”

南夜忍着害羞,瞪了他一眼,俯身下去,狠狠的吻住他。

龙靖羽嘴唇差点没被她给撞破了,哭笑不得的揽住她的腰身,带领着她继续。

春宵一刻值千金,岂有拒绝的道理。

翌日,南夜幽幽醒来,一睁开眼眸,就对上某人吃饱添足的眼神,想起昨晚的疯狂,她脸颊滚烫。

狭长的凤眸紧锁着她娇艳欲滴的俏脸,眸仁紧缩了下。

他俯身过来,就在她的嘴上偷了个香。

南夜推开他,低声娇嗔,“你别天天这样,我的腰都疼死了。”

龙靖羽得意的笑了下,“我帮你揉揉!”

说着,就伸手过去给她按摩。

南夜舒服的要眯起眼眸继续享受了,感觉到他的手不安分,她拍了下他的手,面红耳赤。

“正经点!”

“好!”

龙靖羽勾唇一笑,拿过药膏搓了搓,往她腰侧的位置揉开,一股暖流涌入,驱散了不少酸软。

“龙靖羽,我跟你说认真的,别每天这样,小心你肾虚。”

毫无节制,她的老腰也得遭殃。

“美色当前,忍不住!”

龙靖羽戏谑的应道。

南夜满脸黑线,这个男人从白天就想着这事情,她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你怎么不去做早餐?”

“有管家在!”

龙靖羽继续赖在床上,抱着她多舒服啊。

做什么早餐。

“是谁说过每天都做好吃的给我们吃的?”南夜看穿他的心思,嘿嘿的笑道。

龙靖羽凤眸闪了闪,他咳了下,认真问道:“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南夜看他正经起来,噗嗤一声笑了。

“你什么都会做!?”她水眸转了转,透着一抹狡黠。

“不会的可以学!”他亲昵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我想吃烧麦!”她想了个。

“好,现在去给你做,你多睡一会,做好了,我上来叫你!”

龙靖羽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

南夜确实有些不想起来,继续赖在床上,不过也睡不着。

床上那股暧昧的味道,浓郁的很。

等到男人出去了,她躺了一会也跟着起来了。

洗漱了下,就出来收拾被单被子,拿去清洗。

趁着这个空档,她转去厨房,偷偷的瞄了一眼里面,看到龙靖羽真的亲手在做烧卖,她的眼睛都直了。

“进来吧,在门口鬼鬼祟祟!”龙靖羽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南夜一怔,走了进去,“你怎么知道是我?”

“闻到你的气息!”

龙靖羽淡淡的应道。

南夜看他一脸正经,低笑了下,“你以为你是狗鼻子啊,还能闻?”

龙靖羽目光幽幽的看了她一眼,冷哼道:“我是龙鼻!”

噗!

南夜踮起脚尖,用力捏了下他的鼻梁,“你的鼻子怎么不歪啊?”

他隆鼻,她还隆。胸呢。

龙靖羽给了她一个白痴的眼神,南夜对他这副优越感极其的不爽。

“是你自己说隆鼻的。”她不服气的撇了下嘴角。

龙靖羽没应她,就当她不知道他的身份,误解吧。

“龙靖羽,你还真的什么都会,你让我们还怎么活啊?”

她看了一眼男人捏出来的烧卖,真是比卖的都好看。

有模有样,还花边多样。

“还不是活的好好的?”他回了一句。

南夜:……

她看了看一脸认真的男人,伸手过去就要帮忙,却被他拍开了。

“出去,乱动什么?”

管家跟佣人在一边看见他们浓情蜜意着,脸上都挂着笑。

看来未来少夫人快转正了,龙爷都亲自下厨给她做吃的。

他可是从没见过龙爷下厨啊。

更别说是为了谁下厨了。

“好吧,那你慢慢弄吧,我去晒被子!”

南夜指了下外面,往洗衣房走去,把洗好的被子拿出来,又把他们的衣服丢进去洗。

“南小姐,我来帮你晒吧,你快去休息。”

一个女佣走了过来。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

南夜不习惯别人帮忙做这些,都是亲力亲为,家里条件不错,但是都是他们兄妹两个搞定的。

“南小姐,你还是去看看龙爷下厨吧,这个我来就行!”

被女佣抢走了被子,南夜只好让她来了,“那麻烦了啊!”

“不客气,我们本来是拿工资做事的,你要是不让我们来做,管家可是会扣工资的!”

“哦……”南夜都不敢跟她们抢了,免得人家饭碗不保。

果真如龙靖羽所说的,不出一天的时间,南秋就拿钱过来南家找南珹。

“族长,钱在这里了,这是我卖房子的钱,希望你看在我们同族的份上,就让他们出来吧!”

南秋老脸都挂不住了,救助无门,逼的只能把房子卖掉了。

南珹双腿交叠,靠在沙发上,即使穿着风格不符的卡通睡衣,依旧气势凛人。

他瞥了一眼茶几上的银行卡,“这个我自然会跟警局说,但是放不放人,我就不清楚了。”

“你,你不是答应放了他们吗?”南秋老脸扭曲。

“我是答应,但是法律不准,我也没办法,加上你儿媳妇儿子还有你老婆的所作所为,不是我不追究就完事了,明白吗?”南珹嘲讽的看着气的发抖的老人。  “钱,我替我妹妹收下了,该怎么处理交由警局,你们好自为之!”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