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强人2粤语

白色强人2粤语
  • 主演:郭晋安,马国明,陈豪,胡定欣,唐诗咏,张曦雯
  • 导演:罗永贤,伍冠桢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22
TVB2019年播出的《白色强人》收获口碑及好收视,一众演员在2020年1月底出席剧集庆功宴,TVB高层现场宣布预计2020年10月将开拍《白色强人2》,大家都拍手叫好,而马国明当时就率先透露将会是原班人马继续出演,三届视帝郭晋安也表示已为公司预留了2020年10月的档期回来拍剧。

白色强人2粤语第一集

(ps:6更到,难道爆发一次,求推荐,求月票!)

慕士山基地很大,就是第七层一个平面也有两三千平方面积,这一层除了一个大教室,就是80多学员的生活区,基本是双人宿舍。

不是安置不了单人宿舍,双人宿舍更有利于学员们交流,互相探讨着学习。

宿舍在他们吞服天赋灵植和知识灵丹前已经分好,领了课本就可以解散,开始自学,徐文渊田晓彤两个随便解说一番后,学员们也就解散,回了宿舍区。

器物学院宿舍区,013号宿舍,抱着课本和法宝回归,刚把东西放在床上,高阳就迫不及待找出一根针,刺破自己的手指,滴血绑定法宝。

短短时间后,等他睁开眼,控制着法宝在身边飞舞,高阳惊喜震撼的不成样子,这么做的不只是他,曹正民一样如此。

各自控制法宝适应一阵子,大脑觉得疲累了,两人才收起硬币,面对面沉默。

好几分钟,曹正民才惊叹着开口,“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这么大的昆仑山,竟然是国家级秘密研究基地,这样的基地,这样的研究……昆仑不愧是咱们几千年历史神话中,最知名的仙山之一。”

“落宝金钱,这是简化版,仿制的落宝金钱,我们只要努力,也能在以后自主炼制。”高阳手心一摊露出一元硬币模样,眼中几乎要放出光,“不止如此,还有火。”

一个火字,高阳周身都暴起一层火色,真正的火焰开始燃烧。

这燃烧的火焰,并没有烧毁他的衣衫,床单,床铺,看起来是布或者绵之类,依旧在火焰下毫无损伤,不管炼器炼丹还是适应阵法。

那都是要搞研究,有风险的,所有学员配发的也全是超级耐磨的神奇材料,他们的服饰,被褥等等,在品质上都是二星下品的装备了。

否则动不动把自己烧成赤条条,那画面也太美了。

曹正民默然,静静看着这个室友烧火,等高阳泛起疲惫之色火焰消散,他才抓出一本书籍看了起来。

才看了一眼,曹老师就大惊,“卧槽。”

“怎么?”高阳也惊得起身看去,曹正民只是把简体字标注的教材封皮下第一页,展开,“巫器传承教材,得自共和国开发中的哈克拉斯星球,哈克拉斯星,大致推断位于银河系人马臂,属巫师超凡文明。”

“……”

死死盯着一行字看了好久,高阳差点连呼吸都忘了。感觉呼吸不畅猛地吸了几口气,他才震撼的低语,“咱们国家已经开始殖民银河系了??”

能不震惊么,他在天文学方面算是小白,也大致知道银河系是一个螺旋星系,整体看着就像一个银心圆盘,甩出去四个悬臂。

太阳系在猎户臂这条悬臂,属于十多亿颗恒星之一。

结果他们发下来的教材,有另外一条悬臂上的星球文明教材?这震撼程度不要太夸张了。

曹正民也是闭气不出,被震得迷迷糊糊,忘了呼吸。

哪怕昨晚见过一次妖兽,科学家们改造后的半腐烂怪物,还见过冰霜巨人族,到了七层还服用了改善天赋的奇珍,以及吃一颗就明白记住无数知识的灵丹。

但那些和跨星空征伐开发星球比起来,依旧不是一个概念好不好!

在回宿舍之前,曹正民对于徐文渊讲解的,道长是能轻松毁灭星球,肉身横渡太阳系的那句评语,他还是有怀疑的。这怀疑不是不相信,而是不敢相信。

对于给予他们这么多知识,修炼天赋的道长,他们当然敬重,敬畏,问题是你就算轻松被改造成小超人,还能越来越强,放把火而已,能和跨星空对比?

那只是不敢相信道长那么生猛。

现在好了,打开一本教材,是来自银河系另一个悬臂上的星球文明记载的知识?

同样被憋得不得不开始呼吸,长出了一口气,曹正民才目光一动,急急开口,“别这么说,小高啊,咱们怎么说是国家正在殖民呢,你看教材说的就很好,开发,这是开发!!”

“……”

高阳无语,一秒后就忙不迭点头,“是开发,亏我还是个党员,觉悟还没曹老师你高。”

不提那些了,还是先看书吧。

高阳也拿出自己的教材,快速翻看起来,不过他拿出来的是一本未来文明的教材,这教材开篇标注,太阳系地球文明正版教科书。

第一本教材,当然是从零开始,向他们讲解什么是炼器,炼器分为两大类,机械学和宝器学。

机械学,从最初的古代战车,风车,水车等等,一直记载到现代科学的飞机,核弹等等,看着看着高阳都无语了。

不止对机械学划分无语,是看着机械学上文字图片双记载的,钢铁战衣,速度超过20倍音速的星球内梭形战机,太空城,来往星球的宇宙飞船,运输战舰等等。

这里面有详细的,大量文字图片资料,后面还标注,共和国正在大力发展太空舰队,目前于哈克拉斯星正大力试验……

“咱们国家,到底藏了多少好东西啊。”

哪怕高阳就是体质内的人,还是一个农业局小科长,他都忍不住望天长叹起来。

叹息中,高阳身子一震,曹正民也在这时脸色一变,两人都齐齐看向宿舍外。

下一刻,两个人不约而同起身走了出去。

随后他们发现,器物学院宿舍区,所有人都走了出来,包括药理学院的宿舍区,所有人都在走出。

他们的关注点,全是阵法学院宿舍区。

那里,一声声欢笑也在爆发。

“哈哈,咱们有聚灵阵,哪怕是最初级聚灵阵,也能让宿舍灵气暴增,翻倍都有希望,更好的灵气浓度,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啧啧,这就是聚灵阵啊,抓紧时间修炼,先把实力提升上去,我迫不及待想成为异力大师了,大家天赋差不多,但环境好,足以大幅度增加效率,咱们阵法学院要大批量抢先成为道长的记名弟子啊。”

…………

器物、药理学院的50多名学院,鼻子都气歪了。

“快走,他们有聚灵阵,我们也有药理学啊,炼制提升功力的丹药,比修炼更快的多。”

气哼哼一阵子,药理学院方向也响起高呼,哗啦啦,所有学院跑着回房。

公众空间,高阳等人面面相觑后,鼻子又被气正了。

白色强人2粤语

白色强人2粤语第二集

第168章北冥绝求调戏

刚刚,就连明知道两人是在演戏的北冥绝都心底有种恍然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他太关注了梧七这丫头的关系,总之,从梧七一开始的故意调侃春竹,到后来的被黑鹰所气发出反嘲,再到最后的将气撒到了白辰身上,这一套动作下来,可谓是混然天成,本色出演。

不知道的绝对是会以为这丫头是真生气了,还是那种暗中生气型的,绝不好哄。

“王妃,我们这样可以吗?”

一旁,黑鹰在确定了目标人物已然离开了后,冲着墨以岚开口问道。

“你们这样是那样,是那样可以啊?”

见黑鹰这问题,墨以岚突然便起了兴致,眉眼微弯,故意曲解了黑鹰的问题。随后,带着点打趣的反问了一句,“黑鹰,你这话是不是问错人了啊?你是不是该问春竹来着,”

“小姐!”

听到自家小姐话中的调侃,春竹有些害羞的嘟嚷了一声。

黑鹰神色也颇有些不自然。

和春竹对视了一眼,墨以岚只是略微无奈地撇了撇嘴。

好吧,她承认自己是恶趣味了一把,毕竟现在她可是和梧七那丫头差不多算是孤家寡人一个那。君冥邪那男人不在身旁,她顺带着调戏调戏他手下也不算过分吧!

想到之前,黑鹰那家伙可是问都没问春竹这小丫头,就直接上口了的~

所以,她口中的这样,具体指的是那样,相信在场的人第一反应都能想得到。

“好了,好了,大嫂,你就别调戏人家小两口了,人家好不容易才修成正果。要不你来调戏调戏我也行啊!”

北冥绝此刻真觉得自己很适合当个和平大使。而且,有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是真想被调戏那。

想这段时间,黑鹰和春竹两人,还真被自家大嫂不经意的调戏调戏给调到一块去了。

所以,他是真希望自家大嫂有空也可以多调戏调戏他和梧七两人,这样,说不定他就有戏了那。

也不至于现在,人家姑娘连他心底的真实想法都不知道。还以为自己就是个没事找事,专门找茬的无聊人。

面对北冥绝这突如其来的乱入,墨以岚也起了点心思。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发现其实北冥绝这小子也算是个难得优秀的好男人了。而且她从一开始便看出了这小子对梧七这丫头还很有兴趣的样子。虽然这丫的表达方式不是太好,很可能已经让梧七这丫头误会了。不过,其态度决心还是难能可贵的。

只是,想到同过白辰所知的,梧七这丫头心底还有着个其他男人,她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那个传闻中凤舞家主的大少爷凤舞希她还没见过。

只是从对于他那完全不弱于白辰的传闻可知,那男人也绝对不是个平凡之人。

而且,她相信七七的眼光。

所以对于北冥绝和梧七这两人的事情,她还真不好搀和,只能说一切随缘吧。

有些抱歉的冲北冥绝摇了摇,墨以岚接过一旁白辰已烤好的野味后开口道:

“不好意思,我对调戏你没有兴趣!”

“噗嗤!”

墨以岚身旁,同样被白辰给予了一块香喷喷的烤肉的梧七这听到从墨以岚口中说出这话时,脑海下意识的便和曾经的某一画面给衔接了起来。

……

某灯红酒绿的小巷子,那时阿岚碰巧要做任务路过那,然后自己一直通过蓝牙和针孔摄像机与她保持沟通,为她指路来着。

可谁知,不知是从哪里冒出了一满肚肥肉的彪形大汉,一个跨步便拦下了阿岚的前进道路。

还不知廉耻的开口说道:“美女,你调戏调戏哥哥我呗,哥哥我最近空虚的很!”

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阿岚当时并没有给那大汉来上一拳。只是红唇微勾,轻笑的开口给对方这么来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对调戏你没有兴趣!”

闻言,对方原本微醉的容颜一下子便清醒了过来,在看清阿岚当真是绝色之后,变的好声好气的开口道:

“妹妹你别拒绝的这般快啊,刚刚哥哥我其实很厉害的那!”

“呵~”

最后,一声轻笑过后,阿岚口中不紧不慢的吐出一句话来:“都说了对调戏你没有兴趣,还非要凑上来,厉害吗?那我便让你今后再也厉害不起来。”

……

想到今日这北冥绝要是多说上一句,不知到阿岚会不会用当初对付那地痞流氓的法子来对付他,否则可真是要好玩了。

幸亏北冥绝此刻不知道梧七这心理活动,否则,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在梧七这丫头心底,不仅一点地位都没有,还被恶意歪歪了,真不知道会不会一口老血当场喷出那。

在见到梧七不由喷笑出声的那一刻,北冥绝只是略微尴尬的扶了扶额。

看来自己这又是被误会了的节奏啊~

看来自己这条路可真是不好走啊。

用幽怨的目光撇了一旁的黑鹰一眼,明明这断时间他俩是混一个帐篷的,可到现在,人家都将心尖上的人拐到手了,可他那,丝毫没有半点收获不说,当事人还渐渐有和他愈发敌对的趋势。

老天啊,这难道就是对他过往十几年纨绔的惩罚吗!

——

“主人~主人~”

就在墨以岚边吃着烤肉,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四周几人反应是同时,脑海突然传来小血狐熟悉的呼叫声。

听到这叫喊,墨以岚瞬间收敛了心思,一边依旧往自己口中送着肉片,一边注意力已全然放在了和小血狐的对话上。

“怎么样,找到白虎一族了吗?”

“嗯嗯,找到了,找到了!刚刚灵狐爷爷已经带着我偷偷找到了白虎爷爷他们现在暂时躲避的山洞了。而且,我们还在这附近发现了一些火狮兽的踪迹,虽然并没有真的看到什么火狮兽的影子,可我敢肯定,它们现在一定有在四处搜索寻找白虎爷爷一族。”

“那白虎一族有什么伤损吗?”

闻言,墨以岚眸光微亮。

不管如何,若是找到了白虎一族,那便意味着接下去的战斗,她们的胜算会更为强大。

白色强人2粤语

白色强人2粤语第三集

所以,我想问,我能对你负责吗?

卡宴房车紧闭的后车厢内,车顶朦胧的光亮寂静无声地落在沙发上,圆桌上,地毯上,以及两道姿态亲密的影子上。

当时那通临时起意的电话打出去后,再到那杯加了料的酒,其实秦卿已经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心里,动手之前那位自称的青年才俊说了什么,她也没放在心上。

不过后来两次三番的负责,大抵看起来有几分真心,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理念有点好笑。

她是左耳进右耳出,没太在意,却不曾想被封衍记在了心上。

秦卿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面色绯红像是喝醉了一样,连带着反应都慢了半拍,“你说,要对我负责?”

“是。”封衍认真地低头凝视回来,眼底那一丝惊涛骇浪似乎只要轻轻一碰就能窥见全貌。

“……”秦卿的视线飘忽向那只耳朵,转而又移了回来,眉眼一弯,眼眸勾成了一弯明亮的新月,双手主动勾住了男人的脖子,倾身靠过去,轻声给出了答案,“好啊。”

余下的声响,便都消失在了两人相接的唇齿间。

她忽然觉得,男人虽然外表冷冰冰,但跟那只耳朵是一样可爱的。

后车厢里的空气迅速升温,这一次封少将的冷气功能彻底罢工,也加入了温室添砖加瓦的行动中。

这一晚,秦卿在沉浮之间偶尔有意识清醒的时候总能见到男人的脸上有了其他表情,深沉的,缠绵的,带着深深的谷欠望,将她一起拉进了漩涡中,一同沉溺。

而事实证明,常年吃素的男人禁不起开荤,因为极为容易出事。

秦卿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市中心的小公寓落地窗外洒进来一片金色的晚霞,美丽又温馨。

可她却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她试着张嘴说话,“咳咳……”声音完全沙哑堪比重感冒。

试着起床,却发现浑身酸痛,像是被车碾过一样,此时躺在固定的位置,连挪动分毫都做不到。

像是知道她生活无法自理一般,没过两分钟,房门便被打开,穿着一身居家服的男人端着托盘进来,随后便训练有素地放好桌子,摆好碗筷,最后把她小心翼翼抱在怀里,率先喂了一杯温水过来。

其间动作行云流水,妥帖又细,表情也是十足的正经跟严肃。

如果删掉前面一天一夜的记忆,秦卿都不敢相信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会是眼前的男人。

“咳咳。”喝了水,用力过度的嗓子才终于有了和缓的迹象,秦卿软绵无力地往后靠向某人的心口,声音还有点软软地发虚,“我吃不下。”

虽然托盘里摆的餐点很是赏心悦目,估计是某家星级酒店外送过来的,可她一点胃口都没有。

殊不知她这句话说出口,却惹来了身后男人的一阵僵硬,半晌才听到他磁性的声音低沉地响起,“抱歉,后来是我失控了,以后在这方面,我会节制。”

他说得严肃认真,活像在做会议报告,一点玩笑的痕迹都没有。

秦卿结结实实被噎了一下,脸上不可抑制地爬上了一丝红晕,好半天才含蓄道:“我没事。”

她到底在秦家被熏陶了几十年,骨子里就刻着矜持,实在很想光明正大地讨论这种闺房中的事情。

可无奈某位少将从来不懂含蓄两个字怎么写,闻言更是直接字面翻译,语气是一如往常的强硬,“不行,你还小。”

“……”秦卿默默偏过头,不想提醒对方自己过几天就是十八岁成年,也没脸把这一身青紫的痕迹拿出去控诉对方的暴行。

这种被吃干抹净还要反过来被要求节制的感觉,当真是不怎么好。

过儿一会儿,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封衍伸手帮她拿了过来,看到上边沈凌萧的来电显示,秦卿这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几。

“喂,抱歉,沈少,我昨天身体不舒服,忘记请假了。”秦卿歪着头靠在手机上,努力恢复正常的嗓音通话,“还得麻烦你帮我请假,谢谢。”

“这是小事。”电话那头的沈凌萧没听出端倪,却因为少女罕见的疏忽有些担心,“生病了吗?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再怎么大的本事,少女也只不过是一个在外求学无亲无故的高中生,沈凌萧这点关心也实属正常。

但这对某些人来说就没那么简单了。

“只是小问题,不用……”秦卿话刚说到一半就感觉到听筒离自己越来越远,压根就对不上话筒,结果抬头一看,便见着某人冷着一张脸,拎着手机不为所动。

‘我够不到手机。’她做了个口型,还当对方是不小心。

“……”冷面冷心的男人却目不斜视,任由那头传来好几声喂,仍旧是充耳不闻。

秦卿:“……”好吧,她确定他是故意的。

彼时秦卿因为不能自理,连接听手机都得对方帮忙,所以落到了受制于人的下场。

到底羞于将这种事情公之于众,她也只能自己动手。

然而这个念头刚一起,男人的胳膊就贴紧了几分,禁锢住了她的动作。

搁在平时她或许还能跟对方过几招,但现在却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打不过又逃不开,电话那头又连声喊个不停,秦卿羞恼不已地扭头想瞪人。

结果刷地一回头,刚好封衍正低头凑过来想说话,两人的唇猝不及防贴到了一起。

不同于激烈纠缠时的索取渴望,这样在意识清醒下的简单触碰更加纯粹,也充满了脉脉温情。

只是旁边还有个接通中的电话,秦卿稍稍退开了一丝距离,眼角也染了一丝绯红,轻声道:“这样不礼貌。”

倒也没生气,少女温声细语的说话声像是温度妥帖的暖流划过心头。

“……”封衍被她直直凝望了几秒后,向来强硬的态度奇迹般地没有再发作,主动把手机递还了回去。

秦卿一边跟沈凌萧解释着,一只小手的尾指勾了勾腰上的大手,恍悟过来男人吃的是哪门子醋后,心情又禁不住地甜蜜了起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