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罪行

未来罪行
  • 主演:蕾雅·赛杜,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维果·莫腾森,斯科特·斯比德曼,塔娜亚·比蒂,莉希·科诺夫斯基,丹尼斯·卡佩扎,唐·麦
  • 导演:大卫·柯南伯格
  • 地区:加拿大,法国,希腊,英国
  • 类型:泰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大卫·柯南伯格将自编自导科幻惊悚片《未来罪行》(Crimes of the Future),维果·莫滕森、蕾雅·赛杜、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主演,NEON和Serendipity Point Films出品,夏季希腊开拍。   该片深入探索不远的未来,人类正在学习适应其合成环境,这种进化使人类超越自然状态,开始变形,改变他们的生物构成。有些人欣然接受超人文主义的无限潜力,而另一些人则试图控制它。不管怎样,“加速进化综合症”正在迅速蔓延。   索尔·滕泽是一位深受喜爱的行为艺术家,他接受了加速进化综合症,身体里长出了意想不到的新器官。滕泽和他的搭档卡普利斯一起将摘除这些器官的过程变成了一场奇观——在剧院里实时操作,让其忠实的拥护者们惊叹。但是在政府和奇怪的亚文化共同关注的情况下,滕泽被迫考虑什么将是他最令人震惊的表演。

未来罪行第一集

女孩如今身穿一袭白色婚纱,一字肩的设计,露出女孩白皙光滑的肩膀,透明的纱袖恰到好处的朦胧隐现,胸口处绣满了白色的手工花,平白的为女孩添了几分的仙气,蓬松的白色裙摆上缀满了宝石做的珠花,精致大方。

女孩这么微微一动,全身上下的珠花随之摆动,白色的婚纱映着窗角溜进来的阳光,灿烂夺目,如同下凡的神女,高贵典雅。

言洛宸就这么看了一眼,就再也移不开眼睛,随后把女孩搂进怀中,把脑袋枕在女孩的肩膀上,贪婪的吮吸着女孩身上的芳香,顿了好久,才闷声开口,“……不想让你出去了。”

她这个样子,真的比任何时候都要美。

“欸?为什么?”叶雨涵听见男人落在自己耳边的话,不解的偏了偏头。

言洛宸重新与女孩对视,一双黑色的寒眸中映出了女孩的一个小小的倒影,轻声开口,“你这样太美,我不想让别人看到。”

“噗……”叶雨涵听到这儿,顿时嘴角就绷不住了,直接笑出声来,温柔的拍了拍言洛宸的肩膀,戏谑道,“言少,我说你都多大了,怎么还和个孩子似的!别闹了!去前面陪陪宾客吧,一会儿我就出去了!”

言洛宸自然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在现在有多么的幼稚,抿了抿嘴角,点了点头,嘱咐道,“好,我先出去了,你自己注意一点,别太累了。”

“嗯。”叶雨涵点了点头,看着男人的背影,突然福至心灵,快速走了几步,站在门前,拦着男人的步伐,踮脚在男人的脸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之后,笑眯眯的道,“奖励,阿宸,你要乖一点儿哦!”

言洛宸看着一脸求夸奖的小女人,简直是似笑啼非。

这还拿自己当成小孩子哄了?

言洛宸好笑的理好女孩有些凌乱的头发,低头吻了一下女孩的额头,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言洛宸前脚刚走,叶雨涵这里又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姐姐。”楚钟毓如今可谓是脱胎换骨,继承了元家之后,原先的那种少年稚气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身工整的白色的西装,衬得他越发的成熟庄重,举手投足之间,皆显贵气。

“小毓?”叶雨涵看见来人,顿时一喜,立刻亲昵的把人拉过来,让他坐到自己的身边。

自从她醒来之后,她只在手机中见过楚钟毓,还没有见到真人呢!

“姐姐新婚快乐,你今天真的很漂亮!”楚钟毓一双漂亮的眼睛扫过叶雨涵,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艳。

“谢谢小毓。”叶雨涵含笑点了一下头,下意识的向外面望去,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人,“小毓,你来了,那美人师兄……”

“我表哥没有来。”楚钟毓闻言淡淡的笑了一下,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两个精致的盒子,交到叶雨涵的手上,温声道,“他说他来了,怕忍不住收拾姐夫一顿,所以就不过来砸场子了,这是他让我捎的礼物,姐姐你收好。”

未来罪行

未来罪行第二集

“皇叔,不可!”最先开口阻拦的,也是唯一一个开口阻拦的,狼无情。

“哦?”皇叔侧头看了狼无情一眼,意味深长,“你说不可就不可?”

萧千寒几乎可以确定,如果自己不顺了那位皇叔的意思,动用搜魂大法是一定的。

她只是想着来会一会阿奴背后的主子,没想到是云景逸,更没想到云景逸能将这些人引来。眼下,她倒是有能力自保,不过能够自保多久,是未知的。

在此之上,她还没有生命之力炼丹的丁点消息。

“我可以给你。”

“我答应你的条件。”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第一道是萧千寒说的,第二道则是狼无情。

苏家密境对于萧千寒来说十分重要,更是意义非凡,给出去是不可能的,不过拖延一下没有问题。

二人的反应让那三个手下一愣,皇叔的眉梢更是见了不少喜色,“萧千寒,看样子你的价值不光要超越你的想象了,也超越了我的想象。来人,给我把押回去,从长计议!”

“是!”三个手下立刻上前,合力将萧千寒制住,之前被萧千寒甩飞那人更是用了暗劲,给萧千寒来了两拳,拳拳到肉,拳拳十分实力!

萧千寒没动,即便是挨了暗劲,从始至终面部表情都没什么变化。

皇叔扫了一眼,什么都没说,朝着狼无情道:“今日子时,我的书房。”

说完,一行人就带着萧千寒离开了。

至于逃跑的云景逸,根本没人打算过追捕的事情。

萧千寒被押解到了一座很大的府宅当中,占地面积几乎是其它府宅的三倍以上!

皇叔直接封印了萧千寒的气旋,然后扔在一个地牢里不管了,外面罩着数道禁制,还有许多人轮流把守。

萧千寒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前脚皇叔刚走,后脚就将封印破解了。

她是没了源力,但万鼎印里有魂力的大有人在,她只需要指导一下如何破解封印即可。

恢复源力,她只是尝试了一下最里面的一道禁制便罢手了。

禁制不复杂,但是有警报功能,而且还是360度全方位的,让小喵挖洞也无济于事!

唯一的办法就是强攻出去!

当然要面临的也是皇叔等人的极限追杀!

之前她和狼无情同时开口的时候,她看见皇叔的表情了:在听见她说可以交出苏家密境的时候,皇叔挺高兴,而狼无情说完的时候,皇叔的表情已经不仅仅是高兴了,甚至还有些兴奋!

所以就算是为了狼无情,皇叔也绝不会轻易放她离开。

但是,她必须离开!

盘膝而坐,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又准备好了备用的丹药,易容并且尽可能的改变身形之后,她终于出手了!

报警禁制再强,也需要时间去反馈!而她要打的,就是这个反馈的时间差!

只要在皇叔得到消息并且赶来之前,她可以将禁制全部破解,那么就有机会离开!

就算皇叔速度奇快,将她又抓了回来,最坏的后果也不过如此!

因为她的价值,想离开难;但也同样因为她的价值,想死也难。

既然已经是最坏的结果,尝试一下又有何妨呢?

俯下身子,她蹲在了第一层禁制的边缘。

之前已经摸透了这道禁制,所以破解只是眨眼的功夫,后面的禁制全部未知,才是真正的难点。

唰!

瞬息之间,第一道报警禁制被破!

同样的,皇叔的人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紧接着第二道禁制!

让萧千寒意外的是,第二道禁制竟然跟第一道一模一样!

不仅如此,后面几道都是这样!

惊讶之余,她用最短的时间破解了所有禁制,冲到了外面!能够阻拦她的,就是外面的守卫了!

外放的源力第一时间将周围守卫的修为情况传送到萧千寒的脑海,也同样第一时间被那些守卫发现了位置。

守卫们清一色天旋境修为,而且都很萧千寒一样,天旋境三阶!

十名守卫中,还有一人是天旋境五阶修为!

单纯从修为上看,完全压制萧千寒。

萧千寒第一时间催动凤烈剑,并且凝聚雷灭九变,不放过任何一个目标!

这是她的最强攻击!

她没有时间跟这些人游斗,一旦皇叔出现,就什么都结束了。

不过让她意外的并不是什么皇叔,而是这些守卫。

他们被一击打退之后,虽然受伤,但却第一时间集合在一起,以各自的兽魂为本,结成了一种类似阵法的东西,威力惊人!

萧千寒拿出十成实力,竟然挡不住那一击!

当然,她也只是挡不住而已,并不至于受伤。

面色一凝,她拼着硬接一击,也要朝着远处而去!

她已经感觉到了皇叔的气息,若不离开,皇叔瞬息即至。

然而,她还是慢了。

那些守卫的合击不光能够攻击,还能防守!一招不知名的招数好像橡皮糖一样将她困住,硬生生将她的速度降了大半,比走路快不了多少。

萧千寒用力挣了几下,无果;然后又尝试用凤烈剑劈砍,被劈开的地方瞬间愈合,比生命之力的愈合都要快!

与此同时,皇叔到了。

“我倒是忘了,你是拥有可以容纳活人宝物的人。”皇叔的脸色看上去似乎并没有生气,一挥手,“罢了,那我便不封印你的气旋。”

说着,他抬脚走到萧千寒面前,一只手上魂力瞬间凝结,直接印在萧千寒气旋的位置!

那凌厉的魂力,竟是要直接毁了萧千寒的气旋!

萧千寒立刻调动源力抵抗,拼尽全力!

能不能抵抗的住是一回事,出不出手抵抗又是另外一回事!

然而,这是以武为尊的世界,弱肉强食的世界,皇叔的修为比萧千寒高出的何止是一个大境界!

萧千寒的源力被皇叔的魂力瞬间压碎!肆虐的魂力冲破了防御,直接开始进攻气旋!

不出意外的话,一息之后萧千寒将成为废人。

“我只答应狼无情让你活着,可没说让你保留修为的活着。”皇叔声音冰冷,胜利者的俯视之冷。

“废了她,你什么都得不到!”一道凌厉的声音响起,狼无情出现。

未来罪行

未来罪行第三集

面对着笑容满面的杨小宝,众人感觉有点儿摸不透眼前这个华国来的年轻人,一时都不该怎样应对,却也不敢再坚持要走了。

还是卡斯奇市长出了这个头,干笑了一声说道:“杨先生,在场的诸位大佬都是有家有业,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有了家当,胆子就小,你跟大家开这种玩笑,不大合适啊。”

杨小宝环视了众人一眼,哈哈一笑道:“那咱们现在可以玩儿牌了吧?”

众人再二话,在客厅里的茶几当作牌桌,坐在沙发围成了一圈儿。算上杨小宝本人在内,这一桌的人足有十一个,好在豪华套房的客厅足够够大,也差不多能够坐得下。

杨小宝拿出了一副崭新的扑克,看了众人一眼说道:“咱们人多,凑在一起就玩儿二十一点,这个玩儿法大家都会,没意见吧?”

众人又是面面相觑,个个都流露出了迟疑尴尬之色,没人出声答腔儿。

又是那位市长大人站出来打了圆场,笑着说出了众人的心声:“杨先生,玩儿法我们到是没意见。可是赌什么呢?我觉得还是不要赌得太大的好,你是高老板派来的人,就算只得了他十分之一的真传,那赌技也肯定是非同凡响了。我们这些业余玩家,哪里还跟你赌大的?”

杨小宝慢条斯理地拆开扑克牌,冷眼看着这位市长大人说道:“市长先生,那就请你代表大家说一说,什么样的赌注才算玩儿得大?”

卡斯奇是一个老官僚,老滑头儿,眼见自己成了杨小宝的针对目标,立马就圆滑地缩了回去,打着哈哈说道:“杨先生,我这么是为了大家考虑,至于我个人嘛,那是怎么样都行。具体赌多大合适,这得看大伙儿的意思。”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杨小宝不动声色,冷眼环视了一眼在座的这十个诸位政商名流,江湖大佬,淡淡说道:“我也没打算赌得太大,一百万打底。我相信对诸位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小数目,

此言一出,客厅之内起了一阵骚动,诸位宾客无不脸色微变,神情复杂。一百万打底,对于在座的这些政商名流和江湖大佬来说,看似算不上大数目。

但是还要考虑到二十一点这种玩法输赢极快,几分钟就是一把,这样算来,每注一百万就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即便是只打上一个小时,单个赌客输赢过亿也是很平常的。如果熬夜战到明天天亮,即便是以在家诸位大佬的巨富身家,怕是也有人要扛不住破产了。

“如果诸位没有异议的话,那就这么定了。各位都是大方爽快人,好得很。”杨小宝满面笑容地点了点头,心下却暗暗有些失望:真特么没意思,居然没有人跳出来炸刺,那呆会儿我该找谁挡子弹呢?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忽然对面就有一个满脸横肉、膀大腰圆的中年男人猛地站了起来,指着杨小宝的鼻子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他说的是南洋本地的土著语气,杨小宝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是从他的语气手势当中,也能领会到这肯定不是什么好言好语。

“这个跳出来炸刺的家伙说的什么狗屁?”杨小宝皱起眉头,转过脸问沙娜雅。

沙娜雅的脸色也很不好,解释道:“他说你缺钱就直说缺钱,明说出来大伙儿看在高四海的面子上,百八十万也不是不能打赏一下。明明是想变着法儿从大伙儿口袋里捞钱,却偏偏还说是招呼大家玩儿上几把。”

杨小宝冷笑了一声,斜眼看着那位跳出来炸刺的中年男人,对沙娜雅说道:“你替我问他,他是不是不打算玩儿了,准翻脸走人?”

沙娜雅犹豫了一下,轻轻拉了一下杨小宝的袖子,低声说道:“杨哥,还是不要撕破脸了。这个叫马鲁多,是马尼拉的第一号大毒枭,整个马尼拉的七成毒品都是他在供应,在本地的势力非常之大,行事也很蛮横。就连我的师父那样的厉害脚色,遇到他也不得不给上几分面子。

就我看,杨哥,咱们在人家的地盘上还是不要招惹他了,就让他走了也无妨,反正还留下了九个人。”

杨小宝断然摇头,他当然明白沙娜雅的意思。她的顾虑并不是没有道理,强龙不压地头蛇。两个身单力孤的异国来客,不应该与这种本地势力极大,行事蛮横的狠辣角色撕破脸面,这才是正常人的正常想法。

然而杨小宝却知道,事情决计不能这么干,只要自己在开头儿松了这个口儿,放走了这第一个,余下的九个人立马也会走个精光。

“把我的那些话原样照翻给他,再补上一句:我就是缺钱了,你给钱还是给命。”看到沙娜雅脸上还有迟疑为难之色,杨小宝皱着眉头,淡淡道:“你原样照翻就是。”

沙娜雅只得硬着头皮,把杨小宝的话照着原意翻译了一遍。

果不其然,大毒枭马孔多闻言立马变了脸色,霍然站起身来,指着杨小宝的鼻子叽里咕噜骂了一通,语气里杀气腾腾。

杨小宝脸上保持着微笑,神色淡然地聆听着对方的破口大骂,一点也没有被对方激怒。他已经不想知道牛皮哄哄拼命作死的大毒枭到底骂的是什么内容——没有人需要在意一个将死之人的愤怒与辱骂。

马鲁多指着杨小宝的鼻子骂完了人,轻蔑地冷笑一声,转身就大踏步往外走。

好好的一场上流聚会居然闹得就这么破了脸,在场的其余九位大佬都是面面相觑,内心惴惴不安之余,也都不约而同地斜眼偷瞧杨小宝的脸色,等着要看他如何应对。

杨小宝转头看向沙娜雅,微笑着朝她使了一个眼色。

沙娜雅早就蓄势待发,此刻立马发动起来,右手一抖,一道白光疾如闪电般脱手飞出。

作为高四海的众多入室弟子当中对刺杀搏击最为专精之人,沙娜雅的飞刀本领并不比师父差上多少,这一刀不偏不倚地把马鲁多正在扭门把的右手给生生钉在了木门上。

马鲁多发出一声混杂着惨叫的怒吼,震动了整个客厅,在场的诸位宾客无不变色。

此人是江湖打手出手,这些年来虽说是养尊处优,被酒色淘空了身子,但是那一股狠劲儿还在。他反应极快,立马就忍着痛伸出左手想要把自己右手上的飞刀拨出来,打算就地反击。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这是一个极其愚蠢的举动。杨小宝又是微微一笑,沙娜雅再次出手,马鲁多的左手接着又被钉在了门后,已经毫无还手之力。这一下他连大声惨叫都不敢了,只能咬着嘴唇低声的唉唉叫唤。

剧变陡生,好好的热闹聚会骤然就动刀流血。在场的众位大佬无不脸色惨白,眉头紧皱。因为高四海的身份地位并不那么上得了台面,他们这些人不方便大摇大摆地前来赴会,因此几乎全部都是轻车简从,孤身到来。这下倒好,发生了意外情况,连个随身的保镖马仔都招呼不到。

众人沉默着,抿紧嘴唇一言不发。

杨小宝笑吟吟地扫视一眼在座的诸位大佬,淡淡说道:“你们当中还有谁打算要走的?”

“不走了,不走了。”卡斯奇市长的脑子拐弯最快,立刻赔着笑说道:“其实我的公事也没有多忙,不就按部就班的那些事嘛,往后推上一天半天也没什么关系。还是陪着你杨老板好好玩儿一阵子,你说怎么赌那就怎么赌。”

这话引起了一片附和的声音,其余几个人也都纷纷很识趣地表了态:“对啊,卡斯奇市长都不走了,我们当然就更不走了。既然杨先生想赢上一点钱,我们就是输上一点半点也没什么。就当是花钱找个乐了,娱乐娱乐。”

杨小宝哈哈大笑了几声,看了一眼被盯在门后哀嚎的大毒枭马鲁多,又看了看神色惶恐的众位宾客:“其实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每赌一把,打底赌注是百万,但是输了实在不想给钱也可以,只要过去靠着墙边罚个站就行。所以呢,我真的只是找你们逗个乐子。只可惜啊,有的人就是性子太急,等不及我把话说完就要跟我翻脸。”

听了这话,马鲁多连肠子都悔青了,既然这家伙只是找乐子,输了最多不过罚一个站而已,自己又何苦跳出来跟他作对,强出这个头儿呢?

卡斯奇把杨小宝的话给理解歪了,指了下被钉穿了双手站在门后的马鲁多,苦笑道:“杨先生,您说的赌输了罚站,该不会是像他那样罚站吧?”

“当然不会,罚站就真的是罚站。”杨小宝哈哈大笑,招呼众人入座围拢,示意沙娜雅给大家发牌。

让沙娜雅发牌是杨小宝有意的。这女人在高四海门下是作为刺客杀手被培养的,对于赌术并不如何精通,但也毕竟是“亚洲赌王”的弟子,赌技比起一般的老千肯定要强出不少。由她来发牌,随便搞点什么小动作,自己都能赢得稳稳当当,不露破绽。

沙娜雅拿过扑克,苦着脸蛋一张张地给各人发牌,一边发牌一边频频抬头看向房门:那里随时都会有一帮凶神恶煞的不速之客硬闯进来,给现场来上一个血流成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