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用身体恋爱

今夜我用身体恋爱
  • 主演:石田妮可,寺本莉緒,美山加戀,豬塚健太
  • 导演:後藤庸介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未知
  • 年份:2022

今夜我用身体恋爱第一集

按说这样折中的办法是最好不过的,不过因为加上了一句“北庭先生的担保”,这就多了一种威胁警告的意味。

北庭宇眼底一暗,一旁的云思思也是微微一怔。

但二人都不是没经过风浪的小人物,即便是心里有所想法,面上却不显露太多。

“那么,就按照二位所说,明天上午见吧!”

北庭宇此话一出,显然就是下了逐客令。

两位警官也不傻,听出了北庭宇话里的意思,便起身告辞。

待两位警官离开后,云思思这才皱眉说道:“看两位警官的意思,他们似乎并不太想调查这次的报案,但好像又不得不过来。”

“有人报案,警方自然是要出动了解情况的。不过今年是大年三十,加上AW集团刚刚和市里面谈成了一项一个亿的合作项目,这个时候,如果北庭家出了事,就意味着AW集团不稳,进而就会影响和市里面的合作。所以,于公于私,他们都不愿意过来,也是正常。”

云思思听后点点头,一副恍然的模样。

“报警的事等明天再说就是了。”北庭宇说着,扶住了云思思的肩膀,将云思思的脸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后,问道:“思思,你告诉我,现在有哪里不舒服吗?”

“不舒服?”云思思微怔,眨巴眨巴眼睛,似乎认真的感受了下,这才摇摇头,“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啊!就是觉得手脚有些软,应该是和睡太久有关系。”

一提到“睡太久”,北庭宇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当即没好气的问道:“思思,你老实告诉我,齐老头的药,是你自己主动喝下去的吗?”

“药?”云思思一脸懵逼,回想了一下,这才点点头,“是啊!齐老……”

不等说完,云思思突然顿住了,颇为意外的看着北庭宇,惊呼道:“你,你刚刚叫齐老什么?”

称呼上的改变,让云思思很是意外,也很不解。

要知道北庭宇可是一直都是称呼齐老,而不是齐老头的。

别看只是差了一个字,但所代表的含义却相差甚远。

北庭宇被云思思突然的反问问得有些尴尬,不太自然的轻咳了一声,这才说道:“称呼什么的无所谓,你先告诉我,那药真的是你自愿喝下去的?”

云思思不是没看出北庭宇的尴尬,不过面对他的再次询问,云思思终于还是乖乖点头,“是啊!是我自愿喝下去的,怎么了?”

“你,你个该死的女人!”北庭宇没想到云思思承认了,不仅承认了,还承认得这么顺其自然,简直是要把他气疯的节奏。

“喂,为什么这么说我啊?我喝药是为了病好得快一些,怎么就变成该死了?”云思思一听就急了,怎么想要健康的身体还变成做错事了呢?

云思思的反问让北庭宇更加的生气,一只手猛地捏住了云思思的下巴,恨恨问道:“该死的女人,你到底知不知道那药根本就稳定性不足,喝下去后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甚至连齐老头都不清楚?”

“稳定性不足?”云思思一头雾水,满脸不解的看着北庭宇,“北庭宇,你怎么了?齐老的医术怎么样,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不过就是一碗治疗……”

“BOSS。”

不等云思思的话说完,突然有保镖走进来。

云思思下意识的看向保镖,可北庭宇却依旧是一脸怒气的盯着云思思。

保镖看到这一幕,当即有一种自己出现时间不对的感觉,刚想离开,谁知却听云思思问道:“出什么事了?”

“……”保镖无语。

是有事情,但是,他现在很不确定是不是该说出来。

见保镖不说话,云思思立刻明白了症结所在,赶忙拽了拽北庭宇的袖子,对着他使眼色,“老公,有事情要处理了,你先问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呀!”

语气不复刚刚的质问,不过这却并没有让北庭宇的火气消散。

但考虑到有别人在场,北庭宇终于还是选择了退了那么一小步,声色冰冷的问道:“说,什么事。”

保镖听了这话,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他还真担心北庭宇会一怒之下让自己滚出去,到时候要是耽误了别的事,自己的罪过岂不是大了?

“BOSS,杜美娇企图跳窗离开,被我们的人发现,现在已经被制服。”

“人在哪里?”

“就在门外。被制服后,人企图叫喊,不过已经被堵住嘴。”

保镖带来的消息让北庭宇冷冷一笑,哼道:“看来是看到了警车,以为是救星来了。”

“杜美娇也回来了?”云思思倒是意外了下,“和那个人一起回来的?”

北庭宇点头,“我先送你上楼休息,其他的事,我来解决。”

如果是别的事,云思思也就点头同意了,但是这一次牵扯到了北庭邦和杜美娇,甚至连警方都惊动了,云思思怎么也没办法让自己再置身事外。

“不,我陪着你一起,看看他们到底想要闹腾出什么来。”

见云思思很是坚定,北庭宇也就没多犹豫,点点头,又给那保镖使了个眼色。

在保镖退出去后,童叔走下楼来,见了北庭宇,微微点了点头,“小少爷,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故意偷听你们的谈话的。”

童叔在从北庭和的房间出来后,刚走到一楼半的拐角处,就听到了大厅里保镖的话。

一时间他是退也不好进也不好,只能是站在原地,等着保镖出去后,这才下楼,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无妨。”北庭宇倒是没有生气,“那两个人对你的仇恨值不比对我的少,所以童叔,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这样直接的逐客令,并没有让童叔感觉到难堪,相反的,童叔还真的是被感动到了。

北庭宇的这番话并非说笑,就冲着今天北庭邦都敢和自己动手的举动来看,他们显然是没把自己当回事。

甚至还惊动了警方,这是明摆着在怀疑自己对老爷下了见不得人的毒手啊!

今夜我用身体恋爱

今夜我用身体恋爱第二集

可以说,夏沐是把近些日子以来受的气全都撒在姜语菱身上了。

看到姜语菱,她就不舒服。

想到这女人整天在焱尊跟前晃悠,她就难受。

焱尊给她买了项链,她很不开心。

回去的一路,夏沐无声的骂了焱尊一路。

到处惹桃花!

先是曲悠涵,后面有个江云清,现在又来个姜语菱。

坐到办公室,夏沐面无表情的准备工作,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和焱尊在一起久了,多少染上了他的架势,一般人看着还真挺害怕的。

原本要把自己手头工作扔给夏沐的一个员工见她噼里啪啦敲着键盘的声音,顿了顿,又灰溜溜的回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夏沐的视线从电脑上移开,意外的看到了桌子角落里的一个小小的礼品盒。

东西被放的很隐蔽,在角落里,上面还有挡板遮着,一般人路过是不会被发现的。

夏沐拿过来,东西放在办公桌上,摆明了是给她的。

礼品盒很普通,就是一个长长的小方盒,但里面的东西却让夏沐心里一颤。

她把里面的项链拿出来,只消一眼,立刻就喜欢上了。

没有很大颗的钻石,而是由别致的小钻嵌成一个镂空状的小钢琴,钢琴只有一个指节的大小,随着角度转动,流光四溢。

钢琴的样式,倒是和那架黑天鹅有点像。

这条项链不同于普通的款式,而是精致到了细节。

仔细看能注意到,每个链节上都有个小小的彼岸花,花心镶了黑色碎钻,形状和她手腕上戴的彼岸花手链一模一样,只是大小不同。

夏沐小心翼翼的碰触了一下,意外的发现,钢琴是能发出声音的!

音色异常的好听。

声音惹来了肖潇的注意。

“哇,好漂亮。我可以看看吗?”

夏沐转头,递给了她。

肖潇将项链仔细打量了一番,一看就价值不菲。

“这是什么牌子的啊?挺贵的吧。”

同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肖潇也没办法抗拒这些让女人趋之若鹜的东西,她也好想要一条哦。

夏沐看了眼礼盒,并没有找到牌子名称,只好摇摇头。

肖潇瞪大了眼,“那就是定制款了。”

是谁给的,夏沐心里已经有数了。

只是,她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

手机的提示音响起。

夏沐顺势拿起来看,发现是擎天发的。

她点开,里面是一长段话:

少夫人,项链应该收到了吧,这是少主专程找了设计师定制的,设计图是少主自己画的。

姜语菱那天是和少主在一起来着,但是不是约好了的,是去取项链的时候她突然出现了。你不要误会少主。她的项链是我随便挑了款让人打包的。

少主不让我说,以为你不知道,但我想保险起见,还是跟你解释一番。

看完后,夏沐阴霾的心情瞬间出现彩虹。

原来是这样。

事实上,擎天就是来把项链放到夏沐桌子上,才让姜语菱钻了空子,碰到了夏沐。

结合擎天的一番话,夏沐大概知道了他们的意思。说到底,是在变相的保护她。

今夜我用身体恋爱

今夜我用身体恋爱第三集

第937章 番外之平心静气对话

周桐思索了几秒,缓缓摇头,“不信!”

“嗯!”温禾又给他看了一份资料,“你看看我圈出来的部分。”

周桐定睛看去,有一笔50万的款项汇进了杨珊的帐户里!杨珊只是一个就读大学三年级的女生,莫名有人给她这么多钱,其中必有猫腻!

“学姐,这个给杨珊钱的人是谁?!”周桐不由得问出口。

“我能信得过你吗?”温禾问道。

周桐直直回视她,“你既然都告诉我了,自然是相信我的。”

“好,孺子可教也。”温禾点点头,不作隐瞒地撂出底牌,“这人想得到宫峻宸,想借着杨珊赶走苏锦的女人!”

“借着杨珊把苏锦从宫峻宸身边赶走?杨珊是怎么想的?苏锦要是离开了宫峻宸,那我跟苏锦在一起的机会就会变大了!”周桐错愕地说道。

“你太不了解女人心了,情敌的情敌就是朋友,你不许她们俩私下里约定,一个要得到你,另一个要得到宫峻宸,而苏锦,门都没有!”温禾轻笑着说。

周桐当即苦笑了,照这样看,他真的是不懂女人心呐!

“好了,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跟你说过,周桐,你好自为之,我这个做学姐已经尽到义务,劝你立地成佛,至于你愿不愿意成佛,那要看你自己怎么想了。”温禾闲闲地指向门口,意思是,他请自便。

周桐纹丝不动,“学姐,我真的很想跟着你学习,就算你不发薪水给我都行,就让我进公司里实习吧。”

温禾慢慢倾身向前,“我不是不想要你这种肯免费都愿意留下来为我工作 的学弟,但是你要明白,杨珊这样日夜盯着你,你没法自由行动而不露行踪,我们做媒体人的,时刻要出任务,而绝大多数任务都是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一点就秒杀了你全部的可能性!”

“我真的就没有机会了吗?”周桐还不甘心放弃。

“不是没有机会,你只要做到两点,我就收下你,一是丢开苏锦,别做无谓的傻事,二是想办法让杨珊对你放心对你死心,你自由了就可以到我这里来报到,开展工作!”温禾一次性丢了两个难题给他。

周桐的眉峰蹙了蹙,知道温禾已言尽于此,他站起身向她躬躬身,“谢谢学姐的面试。”

“不客气。”温禾淡淡的回应。

周桐拖着脚步开了门出去,离开了温禾的公司,他茫然不知去哪好。

就那样漫无目的地走着,累了就坐下来,也懒得去管这里是哪。

周桐从怔忡中稍稍回过神,对了,这是哪?

四下里张望辨认,他看到有个身影一闪而过。

除了杨珊,大概没谁会跟踪他的。

“出来吧!杨珊!”周桐喝道,“如果你不出来,以后不许跟我说话!”

躲到一边的杨珊听他说得如此决绝,就闪身出来说,“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我学的是传媒学,将来是要当记者的!要是连这点觉悟都没有,我索性退学得了!”周桐没好气地厉了她一眼。

杨珊噘噘嘴儿,厚起脸皮坐到他身边,“你刚才在想什么?走了好久,坐这里发呆了好久!”

本来想呛她,他怎么就惹上她这个麻烦精呢?但是温禾的话在耳边回响,他与她并无不同,不如将心比心,平心静气把话说明白,试着打开彼此心结吧。

“我在想,我们怎么会陷到如今这局面的。”周桐用平静的语气说。

杨珊一愣,“什么局面?你面试不行吗?”

哎,这个不带脑子的女孩子!周桐摇了摇头,“我意思是说,我在反省,明知道苏锦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还要追着她跑?”

“是啊!我也想问你这个问题!没想到你竟然想通了!”杨珊兴奋地揪着他胳膊摇晃。

周桐轻轻扯开她的手,“我是想开了,苏锦我要放弃她了,她都已经结婚,不管她幸不幸福,我都管不着,也没资格管。”

“你这样想就对了!”杨珊一脸喜不自禁,重新绕上他臂弯,“走!我请你去吃大餐,庆祝你丢开苏锦!”

“我不饿。”周桐委婉拒绝她,然后话锋一转,“杨珊,我俩难得说上话,不如你陪我坐会儿。”

“好啊!你让我陪你坐多久都没问题!”杨珊早就期盼有朝一日能跟周桐单独相处的,现在时机来了她当然要把握住。

周桐抿抿唇,斟酌过字眼才慢慢吐字,“我是想通了,那你呢?能对我放手吗?我不想被你这样吊尾跟着,这让我觉得很厌烦很不自在!”

杨珊O了嘴,“你知道我一直跟着你?”

“不然呢?”周桐给她一记眼箭,“你还跟着我投简历到温学姐的传媒公司,今天面试也是,我没说错吧?杨珊,我能求你吗?求你放过我!”

杨珊鼓起腮帮子,“你不是已经要放弃苏锦吗?为什么不接受我呢?”

“我放弃苏锦,是因为我知道我跟她不可能了!杨珊,那么我现在正式告诉你,我跟你也是不可能的,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周桐咬重字眼申明立场。

“你还是在喜欢苏锦!你别骗我了,什么放弃都是假的!”杨珊拖着哭腔喊道。

“别再扯苏锦到我们之间,我再说一遍,苏锦已经出了我的局,而你,也进不了我的局!杨珊,你好自为之!如果你再请你或者自己亲自来跟踪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周桐严重警告她。

“你怎么知道我请人跟着你?”杨珊大惊失色。

“我调查过你,你请了盯梢人来跟踪我,你的银行帐户有一笔来历不明的50万打入,你自己说是不是?”周桐索性挑明了。

“你调查我?”杨珊怪叫。

“你能跟踪我,我怎么就不能调查你?”周桐回瞪她,“如果你再变本加厉下去而不知悔改,就别怪我继续查你爸私下做的那些事,你爸收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周桐豁出去了,出言恫吓她。

杨珊张大了嘴巴,老半天才喊出声,“周桐!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真心真意爱你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