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

萤火虫
  • 主演:内森·菲利安,吉娜·托瑞斯,亚当·鲍德温,莫蕾娜·巴卡琳,艾伦·图代克,朱尔·斯泰特,肖恩·马希尔,莎莫·格劳,罗恩·格
  • 导演:乔斯·韦登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汉
  • 年份:2002
故事发生在遥远的未来世界,此时,人类对于太空的勘探已经发展到了成熟的阶段,梅尔(内森·菲利安 Nathan Fillion 饰)是太空船“宁静号”的船长,每一日,梅尔都驾驶着他的“家”,穿梭在浩瀚的宇宙之中。   宁静号拥有九名乘客,这九人地位悬殊,个性迥异,每一个人都有着一段不可告人的灰暗往事,而他们脱离陆地登上宁静号,亦有着各自不同的理由。九人唯一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是地上世界中的“刺头”。为了维持生计,宁静号接纳一切能够赚钱的任务,其中甚至有些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合法,与此同时,梅尔船长亦要带领他的船员们设法逃脱联邦政府的追踪。

萤火虫第一集

第367章 心儿,我不同意分手

说出这句话,万分艰难,几乎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尖锐的箭一样,直射心口,痛彻心扉,可是……也早就到了不得不说的地步。

这件事,已经早就不能拖下去了,所以,她早就该做一个了断了。

这句话说出后,两个人都安静了。

久久的,夜色的温柔里,谁也没有说话,唯有夜风在凉意瑟瑟的吹着。

这时的气氛,简直安静的像刚才所有的话都不曾说过,好似只是一场错觉一样。

可是,明明已经清晰的吐露出口,不可挽回。

空气的静默和凝窒里,最终仍然是陆心先开了口,她拨动了一下被夜风吹散的发,轻声道:“你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说完,陆心过决绝的转身,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颗心有多疼多痛,如果不是夜的笼罩可以在此刻充当面具,她想,她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所有的情绪,痛苦、难过、折磨、蚀心,也早就在周维面前分崩离析,彻底掩盖不住了。

所以,她要感谢这夜色充当了她最好的保护色。

转身的那一刻,陆心松开了周维的手,她的小手,从他温热的手心里,一点一点的缓缓放开。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拿刀生生割断了身上的筋骨一般,疼的几欲窒息。

也是在她的手将要彻底离开的时候,周维的手极力向前,大手一握,稳稳的抓住陆心的手,同时向前,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紧紧的……紧紧的环绕抱着!

周维的双臂很用力,几乎像是钢铁一样,却又传递着滚烫而炽热的情绪,将陆心深深包围。

“心儿,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突然提分手?”

“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惹你生气了?”

“还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时间陪你,让你失落了,伤心了!”

周维的话,一字一句都在夜风里清晰的传进陆心的耳中。

她整个人被周维狠狠抱着,根本动弹不得,但是头却在听到他的话时,狠狠摇着:“不是,不是的,不是这些!”

“那告诉我,是为了什么?”周维执着又倔强的问。

陆心苦笑了一声,涩涩的声音开口:“不是你的原因,是我的原因,是我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周维,或许你以前说的很对,爸爸发现你在我家,我们睡在一起的那一天,我可能真的存了一些不单纯的心思,只是我一直不敢承认,不敢告诉你罢了!”

“或许你说的也对,的确是我利用了爸爸,逼迫了你和我在一起,是的,那个时候我太爱你了,太想和你在一起了,你知道的,爱而不得的感觉总是让人很难受,爱情,也会让人失去理智,所以我才那么迫切的渴望得到你!”

“但是现在,我累了。通过这几个月的相处,我也渐渐明白,原来爱情真的无法勉强,是你的终究是你的,就如同二哥之于小乔,是任何人都夺不走的,那种感觉让人很安心,而你于我,从一开始就是我的奢求,是我的一厢情愿,是我的死缠烂打,几乎从我们在一起的那一刻,我就在担心,会不会哪一天我刚睡醒睁开眼睛,你就不再是我的,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太让人讨厌了。”

即使强忍着心口的痛,但是泪水,依然无法阻止,只不过陆心在它流下的时候就已经用手轻轻的,似轻烟一般的擦掉了。

周维听着,陆心的话每说一句,他的心口就会紧缩一分,深深的纠缠在一起。

“心儿……”周维开口,温柔的转过陆心的身体,让她整个人面对自己:“不要这样说自己,和你在一起是我心甘情愿的,如果我不愿意,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我,所以不要自责,更不要妄自菲薄。”

“我知道,在成为你男朋友这个身份上,我做的还不够好,我也知道你一直很羡慕遇北和小乔之间的感情,希望我们也可以像他们一样,恩爱、理解、互助、信任;我答应你,为了你理想中爱情的模样,我会尽我所能的努力,只是……别离开我,要给我机会,让我陪着你一起到那一天。”

“心儿,我答应和你在一起,不只是说说而已,如果你还怀疑我的心,那你告诉我,要我怎样做,你才会更有安全感一些?”周维凝眸,那么温柔的问着。

甚至,连他轮廓分明的脸颊,也在夜色的柔波里,柔软轻和的不可思议。

曾经,陆心想,若是有一天周维愿意用这么温柔的话语,这么深情的眼眸望向她,她一定会幸福的死掉。

如今,她的确等到了。

可是,陆心也真切的知道,这份温柔可能和爱,和喜欢无关,只是简单的责任和承担罢了。

“周维,或许你说的对。”陆心仰头看向仍坚持抱着自己的男人,轻淡的声音道。

“但是……”她移开目光,仰起自己的头,看向眼前依然灯光绚烂,流光溢彩般好看的摩天轮,轻声呢喃:“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和你一起做摩天轮吗?”

“女孩应该都喜欢这个,因为很浪漫。”周维说。

陆心点点头:“的确,你说的对,是很浪漫,可是……也很残忍。”

说着,陆心指着摩天轮,苦涩的声音开口:“你看,摩天轮后面的人无论多么努力,都注定追不上前面的人,不管……她多么努力,也不管她多么渴望,可是注定,她能看见的永远是只是前面一个人的背影。”

说到这里,陆心转头看向周维,轻柔的声音,寡淡欢凉的在夜色里飘散开来:“周维,你不觉得,这就很像我和你吗?我永远在追逐你的脚步,很久很久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可我们一个在前面走,一个在后面追,总是有些凄凉之感,所以,我想了很久,也勇敢的告诉自己,我或许早就该放弃了。”

夜风仍然在吹着,风,忽然变得很冷很冷,身上也像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凉意辗转。

疼痛如水,在心尖蔓延。

萤火虫

萤火虫第二集

第1153章 又见混混

“嗯。也不知道那个女的从国外回来了没有。希望她可以带回来更多的玉石。”苏菲菲说道。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些玉石是什么。今天看到师傅的时候,也忘了问。”唐傲说道。

“等下次见到他的时候,你可以问问。”苏菲菲说道。

“嗯。”唐傲点了点头。

“你还没吃东西吧?我去食堂看看,看看还没有吃的。”苏菲菲说道。

“不用。我一会儿出去吃点就行。”唐傲摆了摆手,说道。

“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苏菲菲问道。

“不用。我看你这里还有一大堆的文件需要处理,我自己去就行。”唐傲回答道。

“那好。你去吧。”苏菲菲说道。

接着,唐傲起身离开了这里。

他在附近找了家拉面馆坐了下来。

拉面馆看起来并不大,装修的倒还算是不错。

一名老师傅,负责煮面。一名女孩,负责收钱。

唐傲要了一碗牛肉面,然后坐下来等着。

过了一会儿,牛肉面送了过来。

唐傲吃的津津有味。

这时候,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进来的还不是一个人。

而是三个。

三个人,从穿着打扮上来看,都不是什么好人。

女孩见到他们,脸色大变,下意识的想要往后躲。

“妹子,你这是咋了?看到哥几个这么不高兴?”其中一个脸上布满了麻子的青年问道。

老师傅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你们几个怎么又来了?我这个月的保护费,不是刚交了吗?”老师傅一脸不满的问道。

“你别紧张,我们不是来收保护费的,我们是来吃饭的。”麻子青年说道。

“吃饭啊!那就点吧。”老师傅松了一口气。

“给我们来一碗拉面。不要牛肉,一碗素面就行。”麻子青年说道。

“不是吧?你们三个人,只有一碗面?”女孩愣了一下,问道。

“怎么?不行啊!我们哥几个胃口不太好,合伙吃一碗不行吗?”麻子青年显得非常不悦的喊道。

“行!你们坐吧。我去做。”老师傅说道。

接着,老师傅进了厨房。

“妹子,你有没有男朋友?”麻子青年问道。

女孩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没有男朋友。我想跟你处朋友,你觉得怎么样?你放心,只要我们两个处对象,绝对不会有人再来收保护费。而且,我赚的钱,也都给你花。”麻子青年说道。

“我是不会答应的。”女孩摇了摇头。

“不答应是吧?你不答应的话,我就天天带人来这里吃饭。一碗饭,坐上一天,让你们没有办法做生意。”麻子青年的话里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女孩皱着眉头,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碰到这样的无赖,她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去应付。

“你们这是做什么?”唐傲在旁边开口质问。

“你眼瞎啊!难道看不到我在跟妹子聊天吗?”麻子青年望着唐傲,骂道。

“你的嘴巴干净点。”唐傲说道。

“嘴巴长在我的身上,我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劝你小子不要多管闲事,要不然揍死你。”麻子青年边说边挥舞着拳头。

“像你们这样的小混混,说实话,我都没有打你们的想法。”唐傲淡淡的说道。

“小子,你是怎么说话的!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吗?还敢说我们是小混混!我看你真的是活腻歪了!”对方怒斥道。

“我不管你们的老大是谁,在我的眼里,你们就是小混混。”唐傲说道。

“好啊!那就让我这个小混混的好好的收拾你一顿!”麻子青年说到这里,朝着唐傲就是一拳!

唐傲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直接也是一拳。

这一拳,没有用上内力。

尽管如此,麻子青年也被他的东倒西歪,差点把桌子都撞翻了。

“怪不得你说话这么狂,原来是个练家子。不过,我们这里有三个人,你只有一个,你未必是我们的对手。”麻子青年说道。

“废柴就是废柴,一群废柴加在一起也不能改变什么。”唐傲说道。

“给我打!”麻子青年下了命令。

三个人一起朝着唐傲动手。

可惜,他们终究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混混。

在唐傲的面前,可以称得上是不堪一击。

转眼之间,他们都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老师傅赶紧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老师傅问道。

“没事。”唐傲微微一笑,回答道。

“爸,这个大哥是个好人。他是为了我,才跟他们动手的。”女孩说道。

“你快走吧。”老师傅说道。

“我不能走。我走了的话,他们肯定是不会这么算了的。”唐傲说道。

“你不走的话,他们也会找你的麻烦。你要知道,他们都是有后台的,根本就惹不起。”老师傅皱着眉头说道。

“不要紧。我倒想看看,他们的后台是谁。”唐傲说道。

这时候,麻子青年他们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小子,你的身手很不错!你是不是练过?”麻子青年望着他,问道。

“我当过兵。”唐傲回答道。

“怪不得呢。要不这样,我把你介绍给我的老大,你跟着他混。你跟我之间的恩怨,也可以一笔勾销。”麻子青年说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的老大见了我,也不敢这么说。”唐傲淡淡的说道。

“你知道我的老大是谁吗?”麻子青年一脸不服气的问道。

“我叫唐傲。”

“唐傲怎么了?等等!你叫什么?”麻子青年愣了一下,眼珠子瞪得老大。

“唐傲。”

“你是盛天集团的那位?”麻子青年吓的脸色都变了。

唐傲指了指不远处的那栋办公楼。

那是盛天集团的办公大厦。

这下子,麻子青年吓的腿都打哆嗦了。

尽管他只是一个小混混,但是对于唐傲的事迹,不知道听到多少。

他做梦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传说中的人物。

“你这是怎么了?”唐傲看到他这般模样,笑问道。

“唐先生,我。。我不知道是你。求求你,放过我吧。你就当是放了一个屁。”麻子青年吓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萤火虫

萤火虫第三集

她真的快要疯了!

欧牧夜拼命的憋着笑,朝墙面指了指,“好心”的告诉她:“本来就不大,再压就平了!”

唐晚宁脸跟放进水里煮熟的螃蟹似的,扑哧扑哧的往外喷着白烟,本来就不大这句话,就像一支箭咻的一声射中了她,让她顿时口吐鲜血,拿她的胸开涮是他的乐趣之一吗?

她囧的说不出话来,干脆就一动不动的趴着,连脑袋都转了过去。

他爱看就看好了,反正都全部看光了。

“晚宁啊——,”欧牧夜又靠近了一些,苦口婆心的劝:“你老这么趴着也不是长久之计,乖,下来吧!”

“你出去我就下来!”唐晚宁瓮声瓮气的出声。

“不是我不想出去,我是怕你受伤,你看水流这么大,你的手又伤的这么重,加上你还那么冒失,我怎么放心的下呢,太危险了!”欧牧夜说的有理有据,感觉好像一个大人在哄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一样。

你才是最大的危险!

唐晚宁闭上眼睛在心里嘀咕,气若游丝:“我没事的,拜托你出去吧,大哥,算我求你了行吗?”

“傻丫头,我是你老公,怎么叫我大哥,”欧牧夜像揉公主的脑袋般揉了揉她的头:“乖,下来吧,不然我可要采用非常手段了!”

唐晚宁继续僵持的,大有一种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气势。

当然欧牧夜也不是会知难而退的主,瞧见她一副打算跟他僵持到底的姿态,不再犹豫,大掌握住她的纤腰,果断强势的将她从墙上扯下来,翻身面向自已。

“啊,你干嘛!”唐晚宁愤而惊叫。

近距离呈现在他眼前的曼妙身姿,让他体内腾起热气,一瞬便肿胀到极点。

绿眸颜色变深,盯着她胸口,呼吸加重了。

唐晚宁因为羞涩肌肤都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连喉咙都发烫了,她被他看的快要**了,实在忍不住了,她抬手,捂住了他的眼睛:“你够了,前前后后都让你看全了。”大色狼!

“我只是看你胸口有没有变形而已,我是关心你!”欧牧夜带着笑意,从旁边飞溅出来的水雾打湿了他的发丝,酒红色的毛衣颜色也更为纯真,显得煞是妖俊。

“呵呵——”唐晚宁干笑两声:“那我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身为你的老公,这是我应该做的,”欧牧夜得了便宜卖乖。

唐晚宁真想找个麻袋套住他的头,然后拖到角落里去暴揍一顿。

“那你现在看到了,可以安心了,出去吧,我向你保证我会活着从浴室出来的。”她吃力的拽着人高马大的男人,把他往外撵。

欧牧夜轻轻一提就将她拦腰抱起,顺势也抓下了她的手:“我只相信我自已的判断跟决定!”

“什么意思?”唐晚宁心里发慌。

“我们一起去浴缸洗吧。”欧牧夜绽开明媚的笑容。

一起洗!!!

也就是说他也要把衣服脱下来!也就是说,他们要赤诚相见!

“不!不!不!”她激烈的反对,坚决反对!

“不要也得要,没的商量。”欧牧夜表情亲切,口吻确实霸道**的。

他抱着她就往另一头的圆形豪华按摩浴缸走去。

唐晚宁心慌的扯住他的衣服:“我…我不洗了行不行!”

“当然不行!”欧牧夜断然否决。

“为什么不行,我的身子我做主!”唐晚宁怒了。

欧牧夜的步伐并不停顿:“我不喜欢脏兮兮的女人,更加不允许让脏兮兮的女人睡上我的床,因此,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身体由我做主。”

“……”唐晚宁终于知道什么叫霸权主义了!

他整个就是一个希特勒!

他将她放进浴缸里。

“受伤的手放在外面,不要沾到水。”欧牧夜用毛巾垫着浴缸边沿,把她的手放上去,这样手臂就不用碰到冰冷的瓷砖了。

唐晚宁不得不承认,他的细心让人很心动。

调了合适的水温,他打开水龙头,开始放水。

“我是头一次见到人坐在浴缸里往里放手的,感觉就像温水煮鸡蛋。”唐晚宁自我嘲讽,拿自已取乐。

欧牧夜弯下腰来,笑的邪魅莫测,说了一句富含深意的话:“温泉蛋,我最喜欢吃了!”

唐晚宁的小脸一下子又红了。

水里面,她的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清晰可见,她微微侧过身,看到放在旁边有风干的玫瑰花瓣,她灵机一动,指着玻璃罐说:“我要放花瓣!”

“你喜欢就放吧。”欧牧夜在旁慢条斯理的脱下身上的毛衣。

唐晚宁抓起罐子,哗哗的就洒了半罐子进去。

欧牧夜看到了制止她:“够了。”

“啊呀——”唐晚宁佯装没听到,手一抖,把剩下的半罐也给洒了进去,然后无辜的看着他:“对不起,罐子好重,我单手拿不住,我太笨手笨脚了,怎么办,是不是太多了,要不我捞出点。”

她说干就干,甩了满地的水渍跟花瓣。

这对有严重洁癖跟整洁强迫症的欧牧夜来说简直是恐怖的一幕,他忙握住她的手:“别捞了,就这样吧!”

“那好吧,真的很抱歉哦,我们今天要被鲜花活埋了!”唐晚宁开玩笑似的说道,干花瓣遇水发胀,铺了满满一浴缸,把她的身体遮的密布透风的。

欧牧夜勾笑,这小女人小聪明还挺多的。

“没关系,埋在花~心里也挺**的。”他笑的颇为意味深长,同时手放在腰间,解开了皮带。

“流氓!”唐晚宁把头撇开。

“你指什么?”欧牧夜笑着挑眉,又追问:“是曲解了我的话,还是因为我脱了裤子?”

唐晚宁保持沉默了。

欧牧夜没入水中,跟她靠在一起:“我来帮你洗吧。”

“不用,我泡着就行了!”唐晚宁挪开一些,他的靠近让她立刻心跳加速,简直跟定时炸弹一样的恐怖。

“泡着怎么洗的干净呢,唐晚宁,我们就要是夫妻了,你就不要害羞了。”欧牧夜拉过去,手就摸上了她的胸口。<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