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大亨

最后的大亨
  • 主演:马特·波莫,莉莉·柯林斯,多米妮克·麦克艾丽戈特,杰西卡·德·古维,罗丝玛丽·德薇特,凯尔希·格兰莫,鲍勃·冈顿,恩佐
  • 导演:比利·雷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6
《The Last Tycoon》预计将由Billy Ray执笔并掌镜,以好莱坞电影大亨Irving Thalberg为灵感,依托于原著主角好莱坞神童Monroe Stahr,讲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好莱坞的权力斗争,以及以Stahr为焦点的充满暴力、性和野心的三十年代好莱坞的故事。

最后的大亨第一集

叶柠因此要在这里稍微耽搁一下才行了。

其实,司雯也不是没有打架的基础的,她过去没少在学校跟人打架斗殴当大姐大。

不过在叶柠看来,比小儿科还不如。

她训练的时候,让她从最基础的格斗开始做起。

这些最基本的,在她看来,都已经很难。

叶柠也不急,她只是在一边跟着,慢慢的跟司雯说,“任何时候,都当这是在逃命,当你后面有那些人在追着你,要把你大卸八块当试验品,你要知道,我们训练只是训练,你训练,是逃命。”

司雯在那里挥汗如雨。

叶柠接着说,“格斗也只是小儿科,你现在要学的主要还是观察,逃跑,伪装,这些都是针对你的需要,你很幸运,你在GT,我们也有许多东西可以帮你逃跑,其实有时候,我们也是先学逃跑,打斗不是最主要的目的,保命是更重要的事。”

叶柠坐在那里看着,司雯倒是难得很认真,她笑了笑,回头却见QM 又跳了进来。

叶柠说,“你干什么。”

QM环胸看着她,“真是,你还来教她,你这么贵的人,教她。”

叶柠白了他一眼,“所以你看到了,GT 这个闲事是管定了,你还是放弃吧。”

QM 说,“你看看你,还不回去好好养胎,这么劳累,对孩子不好,胎教也不好吗。”

叶柠说,“行了吧,多谢你的关心了。”

出去后,QM 还是一路跟着

而一到外面,慕夜黎也随后便跟了上来。

QM 鄙夷的看了一眼,“跟屁虫。”

慕夜黎不过挑了下眉头。

继续走在叶柠的旁边,揽着她去休息。

“走,坐一会儿,总站着不好。”

叶柠回头看着司雯的方向。

慕夜黎说,“怎么样了?”

叶柠说,“比想象的好多了,她身体素质还跟不上,不过反应能力还是可以的,有点潜力,能够坚持下来,还是有活路的。”

叶柠说,“不过我也只能教她几天,以后的,还是要靠她自己了。”

“好,我让人在家里准备好,回去你也确实该好好养胎了。”

“是是是。”

叶柠笑笑,摸了摸肚子。

是啊,她如今都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小家伙,在渐渐长大了。

看来,真是不得不休息了。

可是她真的是闲不住的人啊……

在这里训练了几天,司雯进步还是很大的。

主要的,司雯自己的心态是有改变的,她发现,自己在训练的时候,是很喜欢这种感觉的,有一件事可以做,比起过去花天酒地,要让人心里踏实多了。

原来,有一个目标,生活跟过去,会截然不同,

那是过去,她没有目标的时候,绝对想不到的。

而看到她训练的不错,宫野也总算愿意接手一些了。

只是,他看着司雯,在一边还是一脸嫌弃的样子,“你吧,体力也太差了点,真的。”

司雯只能低头说,“我会努力的……”

“哎,没办法,你看看,你运气多好,我跟你说,我这个人也很贵的,我还从没教过别人呢……”

最后的大亨

最后的大亨第二集

西辰国际总裁办公室

滴的一声,清脆的邮件提醒声响起来!

这个响声设置的是匿名的邮件,顾西辰眉头蹙了蹙,伸手点开邮件……

清晰的画面倏地跳入眼底,女人一声不合身的男士衬衣西裤,明明是狼狈不堪的形象却在抬头看着对面的女人的时候,傲气十足,满脸的不屑。

“顾西辰,不好意思,我还真看不上,就算是我们睡了,那也是他强了我!你费尽心机都追不到的男人,是我不要的!”

趾高气扬的声音,一字一句从她的嘴巴吐出,掷地有声!

顾西辰的脸一寸一寸的白了下去,握着鼠标的手的力道不自觉的加大……

“咔嚓!”

鼠标就这么触不及防的被捏得粉碎!

好,很好,非常好!

强奸?

呵!

他还真想强奸呢!

等着!

白家。

乔沐沐看到一身不合身的男人的衣服狼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沈悠然,吓得尖叫了起来。

“悠然,你穿了哪个男人的衣服?你该不会被人睡了吧?”

不过能穿得起这样衣服的男人,应该也不差,“他是谁啊?”

“我说是顾西辰你信吗?”

“不信!”

乔沐沐果断的摇摇头,“要是他的话,你就不会摆着这张脸了,而是像花儿一样的脸了!”

“我告诉你,乔沐沐,以后不准在我面前说他了,我现在不喜欢他了!”

有些奢望不到的感情,就该彻底的泯灭,如今沈家都成这副样子了,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只会花痴的女人了,伤彻底,那就放心吧!

从他跑出来的那一刻,她就告诉自己,她放下了!

“昨天酒会的事情伤到你啦?”

这么想,乔沐沐也觉得顾西辰有些过分,“行,咋们不提他了,不过,悠然,我告诉你一个不幸的事情,我跟我家景熙哥哥说了让他帮你在娱乐部安排一个高薪的工作……”

“被他拒绝了?”

拒绝也是在情理之中。

“不是,直接不搭理我!”

想起男人那一副她贴上去都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模样,乔沐沐就绝望,“我看,不太有戏,不过我手上有个五千万,你先拿去把这个月的工资先发了,我们再想办法吧,谁让我只是白家从小养的童养媳啊,没地位啊!”

说完,乔沐沐一阵鬼哭狼嚎!

“行了,五千万我先拿走了,等我卖脸成功,我在还你吧!”

乔沐沐是白家从孤儿院领用过来给白景熙当老婆的,那年,乔沐沐才五岁,从小就被灌输长大后要嫁给白景熙的观念,长期以往,她也是这么想的。

只可惜,白家的父母过世,乔沐沐成年,白景熙似乎并不承认,这段所谓的童养媳的口头之约。

现在虽然住在白家,吃穿用度都没有亏待她,但是没什么话语权,沈悠然是知道的!

拿着钱,刚踏进家门,就听到屋内有摔东西的声音。

“亏空的五个亿,要是再填补上,我们就要另选董事长了!”

“是的,家恪,你还是一个学生,扛不起一个沈氏的,有叔叔伯伯们帮你管理公司,有什么不放心的?”

“再这样下去,沈氏会胯下的!”

屋子内,你一言我一语,全都炸开了,不用想也知道,这是那些叔叔伯伯们落井下石,趁机抢夺沈氏的经营权,沈家恪到底还小,面对如狼似虎的亲戚们,根本无反击之力。

“叔叔伯伯,我姐说,亏空的钱,马上就能筹得到,姐姐的同学是当今西辰国际的顾总,他答应借钱给我们的!”

“家恪,你别傻,你当顾总是傻的吗?白白会给你五个亿?顾家钱虽多,那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顾家的钱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我不知道,但是,这五个亿,我一定能拿到,这是五千万的定金!”

沈悠然直接甩了一张支票到叔叔伯伯面前,“不就是五个亿么,时间还没到,你们叽叽喳喳的跑到家里闹什么闹,我告诉你们,这个沈家就算是败了,也是我爸爸的家业,用不着你们操心!”

沈悠然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叔叔伯伯们,平时只会在公司捞钱,现在公司有难了,不但不帮忙,还落井下石,趁机想要他们把公司让出去,她又怎么会让他们得逞了!

“时间可只剩下三天了,沈悠然,别说大话了,五个亿跟五千万差得可不只是一点一点!”

说话的是沈悠然的二叔,这个二叔惦记这公司已经很久了,如今这么大好的机会,怎么舍得错过呢?

“那又如何,我今天放话放到这里了,我沈悠然就算是卖身,也不会让我爸爸一辈子的心血落到你们的手里!”

顿时房间内响起一阵唏嘘,一个个摇头失笑。

“悠然,五个亿卖身,也得有人买才行么,这女人的身价,那都是靠娘家的实力衬托的,沈家大小姐,第一名媛卖身,卖五个亿,还能说说,如今,沈家都已经是个大窟窿了,能不能活到明天还说不定,你要卖身,别说五亿,一亿都没人要买,红颜祸水,那是个麻烦!”

“悠然,你死心吧,如今你这身已经不值钱了!”

“……”

那些个叔叔伯伯,七大姑八大姨,你一言我一语,一副副尖酸刻薄面孔在沈悠然的瞳孔中剧烈的放大,一个个满目的狰狞……

沈悠然一直都知道,豪门亲情淡薄,可从来不知道,这些所谓的父亲的骨肉们,冷血无情,贪婪至此!

五个亿?

还有三天!

她真的卖身都卖不到这个钱吗?

可是……

“谁说悠然卖不到五个亿万的?五个亿我买了!”

一声苍劲有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掷地有声的浑厚嗓音,彻底的将嘈杂的现场怔住。

沈悠然回头,就看到那抹白色的身影,男人一身白色的西装,面如冠玉,气质温和,风度翩翩,一步一步朝这边走来,多年不见,男人更优雅了。

“夏陌轩你不是开玩笑吧?五个亿你买一个落难的千金,你不亏本?”

第一个跳出来说话的还是二叔。

夏陌轩淡淡的扫了一眼全场,最后深深的落在沈悠然的脸上,一字一句似是真情流露“在我心里,悠然是无价之宝,别说五个亿万,就算是更多,那也值得!”

然而……

“无价之宝还敢谈价钱?卖身这种猥琐又龌龊的事情,也只有,夏少爷做得出来!”

沈悠然都还没来得及解释自己所谓的卖身只是一个赌气的说法,门口慵慵懒懒带着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五个亿,我们不买身,我们买脸!”

男人的声音刚落下,现场瞬间响起一阵不可思议的唏嘘声,却没有人敢先开口,就连刚刚一直主动的二叔,也不敢开口。

最后的大亨

最后的大亨第三集

姽婳所用的死神镰刀属于长刀,来不及格挡吕纯阳突然破中的必杀一剑。

只听轰然一声剧震,死神战甲中央的护心镜被青索剑一剑击碎,接着剑体势如破竹,直接插进姽婳的胸口。

姽婳倒飞出去,吕纯阳持剑以剑插在她胸口,紧追不舍。

吕纯阳的神剑造诣大成圆满,剑气疯狂顺着伤口涌入姽婳体内,出发衍生神通剑气炸裂,无尽剑气流形如同游蛇一般在姽婳体内肆虐,破坏,炸裂。

死神的不死之躯也无法承受吕纯阳的剑气入体,体内静脉血肉被剑气炸的紊乱不堪,生机加速流逝。

姽婳运转魂能修复伤口,奈何,魂能的修复速度远远比不上剑气的毁灭速度。

眼看着生机即将流逝殆尽,姽婳放弃和剑气对抗,燃烧神魂,死神镰刀光芒暴涨。

随着她一声暴喝,死神镰刀在空中化出一轮残月,斩向吕纯阳的上半身。

死神之躯还可以借助魂能修复,吕纯阳的剑体要恢复起来很难,所以,即便他可以直接把姽婳的生机耗尽,也不愿意承受死神镰刀的搏命一击。

吕纯阳抽剑格挡,青索剑和死神镰刀在空中交锋,剑气和刀罡辐射出毁天灭地的能量冲击。

姽婳本就受了重伤,此番相交,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出。

人在空中连连吐血不止,落地后单膝跪地,借助死神镰刀方才稳住身形。

斗篷披在她身上,苍白的脸颊涌现出一抹不正常的嫣红。

眼中的黑焰也变得微弱,犹如暴风雨中的孤灯。

并不是说死神不够强,主要是姽婳才完成第八次涅槃未久,她的身体还无法适应至强道祖级别的战斗。

一招失去先机,步步落入下风。

还有一点就是,吕纯阳化身为剑之后,他的神魂已经和肉身融合,丝毫不受死神的灵魂之火的影响。

“八次涅槃的死神,不过如此,不堪一击。”吕纯阳冷哼一声说道。

姽婳咬牙一声不吭,扬起高傲的头颅,平静的望着吕纯阳。

魂能朝她身上疯狂凝聚,黑色的斗篷再次飞起。

紧接着姽婳,又从地上站起来,犹如一杆不败的旗帜。

吕纯阳没有急于动手,他看出了死神的弱点。此时的他毫发无伤,神念鼎盛,而姽婳身受重伤,纵然能够借助魂能恢复伤势,却已经失去了锐气。

高手相争,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姽婳伤势恢复几分后,手持死神镰刀破空斩向吕纯阳。

“呵呵,找死!”

吕纯阳拔空而起,和姽婳在空中互拼数十招。

黑白两道身影,在空中接错,青索剑和死神镰刀每一次撞击,都引发时空乱流。

姽婳无法长久制空,数招未分,身形已开始下坠。

见此,吕纯阳制空压着她出剑,一剑快过一剑,杀的姽婳死神战甲破碎,满头白发也被剑气斩断。

身影刚落地还未站稳,吕纯阳一剑从上方以泰山压顶之势斩落。

姽婳横刀相挡,再听一声惊雷轰鸣。

死神镰刀未断,然而姽婳的人却被吕纯阳一剑斩的半个身子埋入山体中。

若非死神之躯坚不可摧,这一剑落在别人身上,就是天尊道体也要立刻崩溃离散。

这一剑再次重创了姽婳的身躯,随后吕纯阳凌空后翻飘然落地,身形潇洒飘逸到了极致。

剑中的神剑,人中的剑神。

人道一众天尊看的赏心悦目心悦诚服。

再看姽婳,半个身子如土,白发凌乱,满面烟尘之色,嘴角还沁着一抹黑血。

“尘归尘,土归土,坟墓才是死神最好的归宿。”吕纯阳居高临下,再次出言讥讽。

“呵呵。”姽婳冷笑。

借助死神镰刀的帮助,从山体中拔出身子。

此时的姽婳再也没有死神的半分威严,前所未有的狼狈。

但是,她的战意却一点也没有减弱。

因为她除了死神的身份之外,还是魔道的破军之将。

从来只有战死的破军,没有懦弱怯阵的破军。

姽婳默默汲取魂能,等到战力恢复几分后,姽婳再次抢攻。

吕纯阳再发数剑,又把她打成重伤。

两人的战场从憎恶峰顶,一直辗转到了山下。

吕纯阳一直占据上风,没有给姽婳任何一次反手的机会。

甚至,他若狠心杀戮,姽婳根本坚持不到现在。

这已经不是胜负之战,而是赤裸裸的羞辱。

站在山脚下的姽婳,全身上下没有一片完好的肌肤,死神战甲寸寸碎裂,甚至连身体都无法遮羞。

望着近乎半裸姿态的姽婳,吕纯阳嘴角浮现出一抹狰狞的微笑。

雪白,鲜血,伤痕,羞耻。

当这些羞耻全部叠加在姽婳身上的时候,她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平静。

平静的表情之下,生机已经近乎枯竭,神魂也几乎燃烧殆尽。

山下,人道残余的三十万大军远远望着狼狈不堪的死神。

死神不死,他们就会一辈子带着恐惧的梦魇。

只有亲眼目睹死神的冭灭,他们才会重新拾起失落的勇气。

“杀了她。”不知是谁率先喊了第一声。

继而万军回应,齐声呐喊:“杀了死神,打碎她的骨头,斩碎她的神魂!”

越喊越疯狂,人道弟子的脸上也越发残忍狰狞。

这个孤傲的身影在过往的时间里,承载了魔道弟子的敬畏的眼神,也承载了敌人太多的恐惧。

今天,在吕纯阳的剑下,她就像是被剥去衣服的处女,软弱,却绝不可怜。

因为她高贵的头颅始终没有地下,她的神情依然平静如水。

这越发让人道弟子愤怒,用最怨毒的眼神发泄心中的恨意。

面对三十万大军的诅咒,姽婳淡猛然回头,死神的目光巡视全场。

三十万大军瞬间失声,阵型一片慌乱。

“哈哈哈……”姽婳纵声大笑。

“你笑什么?”吕纯阳羞怒交加的呵斥道。

他为人道弟子的反应感到羞耻,因为他不知道姽婳是如何在他们心中留下恐惧的梦魇。

同时,他又为姽婳至死不屈的意志而愤怒。

“笑你们人道一群懦夫。”

“将死之人,哪来的底气嘲讽我人道弟子?”

“呵呵,你和死神谈生论死?吕纯阳,你见过怕死的死神么?”姽婳冷笑着反问。

死神散播死亡的恐惧,而她本身却从不畏惧死亡。

“既然如此,今天就让我用剑终结你的生命,此战之后,再无死神!”

语毕,吕纯阳祭起了青索剑。

他的耐心已经耗尽,再留姽婳活着羞辱的已经不是她,而是他们人道。

“太迟了。”姽婳说道。

“什么?”

“你现在才想到杀我已经太迟了。”

“你拿什么来挡我必杀之剑?”吕纯阳问道。

“在我脚下,是七十万人道大军的覆灭之地。现在,让你见识一下死神真正的威能吧!”姽婳拔空飞起,悬浮在空中,死神镰刀指向吕纯阳。

“奉吾之名,赐汝解脱。”

语毕,那些被灵魂之火烧尽神魂的人道弟子,忽然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灵魂之火烧的不是他们的肉体,而是他们的神魂,所以那些被姽婳所杀的人道弟子,尸身保持的很完整,起身站起来的时候,就像他们活着的时候一样。

只是,他们的双眼已经不再清明,而是变成一团漆黑,和姽婳一般燃烧着黑色的火焰。

他们现在的身份是死神的爪牙,是死亡的执行者。

因为姽婳再以灵魂之火杀死他们的时候,还在他们的尸骨中留下了火种。

这也是为什么姽婳无法和吕纯阳抗衡的原因,她在和吕纯阳对战之前,已经损失了一部分神念化为火种,只为了召集一支死亡执行者大军。

“杀!”

随着姽婳一声令下,七十万死神羽翼全部杀向吕纯阳。

而姽婳本人则是在发出号令的那一瞬间,拔空飞向远方的人道弟子大军。  “灵魂之火!”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