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界警察第一季

医界警察第一季
  • 主演:埃瑞恩·海耶斯,罗布·许贝尔,莎拉尤·拉奧,弗雷德·迈拉麦德,埃里克·内宁格,朱迪丝·戈德雷什,艾瑞克·奥德,珍妮弗
  • 导演:大卫·韦恩,Bill B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0
《医界警察》由《儿童医院》背后出色的团队倾情打造,讲述了两位美国医生(埃瑞恩·海耶斯和罗布·许贝尔饰)驻扎在巴西圣保罗的一家儿科医院。他们无意中发现了一种威胁人类文明的病毒,并且不久便并被招募为政府的秘密特工。他们不断与时间赛跑以寻找治愈方法,与此同时,他们在主要的病毒爆发区发现了一个黑暗阴谋。《医界警察》以其前一部剧集《儿童医院》为基础,融合了多种元素,是一部动作类惊悚剧集、神秘的爱情故事,并最终成为了一部环游世界题材的喜剧剧集。

医界警察第一季第一集

陈立新看自己这狗腿子满脸为难之色的站在那一动不动,心头的火气是更大了,怒吼道:“你特么的平时吃我、喝我的、花我的,这会老子让你去收拾个人,你特么不去是吧?”

陈立新的狗腿子很为难的道:“陈少不是我们不去,而是这楚天羽来头太大,不好惹啊,真把他给打了,我们哥几个下半辈子还有好吗?陈少要不、要不,要不就忍了吧,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陈立新立刻怒骂道:“海阔天空你妈个蛋,去不去?”

陈立新这些狗腿子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咬牙道:“陈少不是兄弟们不够意思,实在是这事我们真不敢做,哥几个先走了,您好好养病。”

一干狗腿子等这人一说完,直接转身就走,看都不敢看陈立新。

陈立新愤怒的把能扔过去的东西都砸了过去,一边砸一边道:“一群废物,废物,我养你们有什么用,吗的,不去我弄死你们!”

一干狗腿子出了门都是皱眉不展的,刚才陈立新的话他们可都听到了,也都知道陈立新是个刺瞎必报的小人,自己这些人没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事,这就等于是彻底得罪了陈立新,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这些人,楚天羽他们招惹不起,陈立新这边也同样如此啊,现在总不能就等着陈立新整治他们吧?

一行人出了医院,到了外边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个道:“哥几个咱们不能就这么傻等吧?那陈立新是什么个玩意,大家都知道,他这人说到做到,还真等他找人收拾我们不成?”

刚才在陈立新病房中第一个说话的男子想了下道:“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了,不如这样,我们去找他老子,把这件事跟他老子说,陈立新是个混账玩意,还没脑子,他老子可是精明这那,陈长海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去找楚天羽麻烦不管?不大可能,陈长海应该知道楚天羽不好惹,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跟这样的人作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立刻有人附和道:“对,老六说的没错,陈长海可不会看着自己儿子去给自己招灾惹祸,肯定会让他老实一阵子,我们那也算是有功,在陈立新没惹出乱子前提前跟陈长海汇报了,看在这功劳的份上,陈长海也会护着我们,不会让陈立新动我们。”

这人一说,其他人纷纷表示就这么干。

于是这些人直接去了陈长海家,其他人都没进去,就六子还有一个人进去了,此时在陈长海的书房里。

陈长海六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但他却并没染发,花白的头发让他显得有些老,但陈长海的精神却非常好,并且是红光满面的,一看身体就不错。

六子把陈立新出的事跟陈长海一说,就见陈长海猛然站起来惊呼道:“什么?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因为个女人被楚天羽给打了?”

六子苦笑道:“董事长是这样的,那女人叫徐柳珍是个大明星,陈少喜欢她,就跑去医院纠缠,硬要带人去,徐柳珍不愿意,这时候正好楚天羽在,楚天羽让陈少放开徐柳珍,陈少不干,还把楚天羽给骂了,最后就被楚天羽给打了,鼻骨骨折,不算太严重,陈少那咽不下这口气,就让我们去打断楚天羽的腿,董事长您也知道,这楚天羽不是平头百姓,而是大有来头啊,他可是龙腾药业的老板,又是精京医大附属医院的主管外科的副院长,我们要是把他的腿打断,这事可就大了,这不是给您跟陈少惹麻烦吗?还是天大的麻烦。”

陈长海皱着眉头冷冷一笑道:“你们不光是怕给我们惹麻烦吧?你们还是怕给自己惹麻烦对吧?”

六子嘿嘿一笑也不说话,算是默认了,在陈长海这种老狐狸面前还是别装了,没用。

自己儿子被人打得鼻骨骨折,作为父亲陈长海自然是心疼的,但一想到自己拿不成器的儿子干的这些事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并且这楚天羽在华夏乃至于世界上都算得上是大人物了,就他手里那些药品每年都能让他赚的盆满钵满,得罪这样的大人物后果肯定是相当严重的。

虽然陈氏集团在华夏也算得上是大公司、大集团了,但对上龙腾药业也是完全不够看,实在是这龙腾药业发展得太快,尤其是最近这些年,扩张的速度绝对可以用惊人来形容。

惹上这家公司的老板,对于陈氏集团是非常不利的,龙腾药业或许别的没有,但就是用钱,光是用钱砸就能砸道陈氏集团破产。

陈长海此时真想一脚踹死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你说你跟谁争风吃醋不好,你跟楚天羽争风吃醋,你也不想想人家多大的来头,你以为楚天羽是咱们陈氏集团能够得罪的起得嘛?败家的玩意啊。

陈长海叹口气道:“备车,我要去看看那个不争气的东西。”

六子赶紧道:“好的董事长。”

不多时陈长海的车就道了陈立新所在的病房,六子几个人陪着陈长海道了病房外边就停下了脚步,人家父子说话,他们还是不在场比较好。

陈长海一进到病房里,看到儿子那肿胀的鼻子先是心疼,随即就是怒火中烧,自己这儿子怎么就那么不成器那?整天就知道惹是生非,不是飙车就是去玩明星,就不能跟你哥哥学点好吗?

自己怎么就生出这么个不成人的东西来,造孽啊,造孽啊。

陈立新是个混世魔王的脾气,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就是怕他老子,一看到自己父亲到了,立刻胆战心惊的道:“爸你怎么来了?”

陈长海走过去上去就是一耳光,然后怒吼道:“我在不来,你就要把天给我捅出一个窟窿了,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来。”

陈立新捂着脸心里有气,但却什么都不敢说,低着头也不敢看暴怒的父亲。

陈长海看他这幅样子是又心疼又生气,连续做了两次深呼吸才算让心情平复一些,就见陈长海道:“楚天羽不是我们陈家能招惹得起得,从今天开始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那都不许去,你要是敢出家门半步,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陈立新一听这话立刻是急了:“爸他都把我打成这样了,你竟然让我放过他?这不可能,我咽不下这口气。”

陈长海恨铁不成钢的道:”咽不下去也得咽,那楚天羽是什么人?龙腾药业的老板,京城里那些高管的长辈都是他给治的,没他,那些人早死了,就冲这些人脉你动他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陈长海在京城混迹这么多年,自然是收到了一些消息,知道楚天羽给那些老领导、老首长治病的事,有这些关系在,更是不能动楚天羽,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陈立新还是不服气,急道:“爸我们也有关系啊,怕他干什么?”

陈长海被自己这没脑子的儿子都快气死了,这玩意真是自己的种吗?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不知道厉害深浅?当初就不该把他生下来,家里的事一点忙都帮不上,还整天惹是生非的,真是个败家子。

陈长海皱着眉头瞪着自己这不成材的儿子道:“你个没脑子的东西,我们家的关系能跟人楚天羽的比?他认识的是什么人?都是高官,我们那?又认识几个?”

陈立新低下头不说话了,他也不是真的没脑子,他老子都这么说了,肯定楚天羽来头大得吓人,但他还真是咽不下去这口气,自己堂堂陈家大少,被打了,还到忍气吞声,这特么的叫什么事?

陈长海叹口气道:“有些事我们得罪不起的。”

陈长海话音一落,楚天羽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说的没错,有些人确实是你们得罪不起的。”

陈立新立刻不敢置信的看向楚天羽,他怎么来了?同时陈立新脸上也有了怒色。

陈长海一时间没认出楚天羽,但也很快意识道来的人应该就是楚天羽,陈长海赶紧笑道:“楚总我这儿子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计较。”

楚天羽笑道:“我确实是不想跟他计较,但不行啊。”

这话一出陈长海心里就咯噔一下,陈立新则是怒道:“楚天羽你别特么太过分了。”

陈长海立刻呵斥道:“你给我闭嘴。”

然后陈长海换上笑脸对楚天羽道:“楚总您就别跟我这不成器的儿子一般计较了,我让他给你赔礼道歉!”

楚天羽神色瞬间冷了下来,他冷冷的道:“道歉?今天你儿子亲手杀了三个人,道歉能解决问题吗?”

陈长海惊呼道:“什么?他杀人了?”说到这陈长海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床上。

陈立新神色慌张的道:“你别胡说八道,我可没杀人,楚天羽你这是诽谤,你在乱说话,小心我告你。”陈立新此时很是心虚,楚天羽怎么知道的?

医界警察第一季

医界警察第一季第二集

“人界人族?”人族六翼神发出一声惊呼,他震撼地看着叶青,道:“您……您真的是来自人界?”

叶青点头,那黑暗六翼神却是直接怒了,大吼道:“什么人界人族天下联盟盟主,说来说去就是人族而已。哼,与我神族作对,我看你是找死啊!”

叶青也不说话,反手一掌打了过去,虽然隔了数千米远,但一巴掌还是重重打在了黑暗六翼神的脸上。这黑暗六翼神都来不及抵抗,直接被打飞出去,口鼻出血,一边脸整个都举起来了。

“便是你神族七翼神见到我,也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叶盟主。你算什么东西,在我面前大呼小叫,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叶青冷声喝道,这个黑暗六翼神,明显平时对人族耀武扬威惯了,在他这么强大的实力面前还敢放肆,着实让叶青愤怒。

“你好大的口气!”黑暗六翼神大怒,指着叶青道:“你也不过是一个六翼神,真以为自己无法无天了?说这么大的话,一会儿真要见到我神族七翼神,我看你可怎么收场!”

听到这话,叶青心里突然一动,冷眼看着黑暗六翼神:“这么说来,你知道有神族七翼神在这界缝当中?”

“哼!”黑暗六翼神冷哼一声,也不说话。

“是他们的主人,实力很强,是一个七翼神。”人族六翼神在旁边低声道:“他们企图侵占我们的空间,但是,遭到了我们的抵抗。这个六翼神,就是在混战的时候,被我们引出来,然后困在这里的,他是哪个七翼神最得力的手下!”

说这话的时候,人族六翼神还有些担忧。毕竟,叶青的实力虽然强大,但始终只是一个六翼神,还没有达到七翼神的境界。而对方可是真的有七翼神,一旦遇上,叶青可就危险了啊。

他却没想到,叶青听到这话,顿时却来了精神。他立刻转头看着人族六翼神,道:“他们那边有一个神族七翼神?在哪里?在哪里?带我去找他!”

“你……你真要去找他?”人族六翼神愣住了,低声道:“那可是七翼神啊!”

“我知道啊!”叶青道:“如果不是七翼神,我还没兴趣去找他呢!”

“啊?”人族六翼神瞪大了眼睛,愕然看着叶青,不知道叶青这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一个六翼神,跑去找七翼神,而且还是不同种族,你这不是找死吗?

“叶盟主,那是……那是神族的七翼神啊……”人族六翼神低声提醒道,他以为叶青听错了,还以为是人族七翼神呢。

“我知道,我知道!”叶青连连点头:“不就是神族七翼神嘛,人界现在也有一个,但显得势单力孤了。既然还有一个,那我刚好去找到他,让他去人界镇守神山!”

“啊?”人族六翼神更是瞪大了眼睛,全然不明白叶青这到底是什么逻辑。甚至,在这一刻,他都怀疑,叶青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若非叶青刚才出手打了那个黑暗六翼神,他真以为叶青是站在神族那一边的呢。

“你……你让他镇守神山?”人族六翼神看着叶青,低声道:“这……这什么意思啊?那可是神族啊,与咱们人族势不两立啊!”

“哦,我忘了跟你解释了。”叶青道:“如今人界人族和神族已经处于和平共处的状态,而人界也发生了很大的事情。会有很多苏醒的龙族去人界闹事,现在必须尽快提升人界的实力,以应对即将到来的龙族。我这次进入界缝,便是寻找高手去人界坐镇的。这个七翼神,倒是可以让他去帮着神山镇守一下!”

这一下,不仅人族六翼神了,就连那个黑暗六翼神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叶青。很明显,他们两个都对叶青的话很是疑惑。在他们看来,怎么可能会发生人族和神族和平共处的事情呢?

看到两人的表情,叶青也知道,想跟这两人解释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也干脆不再解释了,道:“行了,不说这些了,你们先带我去找那个神族七翼神!”

“你既然想去送死,那我就成全你!”黑暗六翼神大笑道:“我可以带你去见我家大王!”

“不要去啊!”人族六翼神则急忙拦住叶青,急道:“我不知道人界现在是什么情况,即便是如你所说的情况,人族和神族和平共处,但那也仅限于人界而已。这是界缝当中,这里的人族和神族都不知道人界的事情,也不会遵循那什么和平共处的约定。这个七翼神穷凶极恶,杀人无数,极其残忍。你去找他,他不会跟你理论,他只会直接出手杀人啊!”

“我知道,界缝当中这些神族七翼神,都不是那么好收服的。”叶青笑道:“所以,我也没准备跟他理论,就是逼他去人界。他要是不愿意去,那我就绑他回去!”

“啊?”人族六翼神瞪大了眼睛,再次看了看叶青,直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脑子发疯了啊。你一个六翼神,要逼迫七翼神?你凭什么啊?

“哈哈哈……”黑暗六翼神狂笑起来:“要绑我家大王?哈哈哈,这真的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小子,你哪来的自信啊?竟然想要绑一个七翼神,你凭什么啊?”

“看样子你是不信啊,既然如此,那就带我去你家这个什么大王,你就会相信我说的话了!”叶青正色道。

“你放心,我肯定会带你去见我家大王的。你要找死,我肯定会成全你的!”黑暗六翼神哈哈笑道:“但是,你还是先解决这小子的事情吧。他听说要去寻我家大王,估计都快吓尿了吧,哈哈哈……”

黑暗六翼神狂妄至极,而人族六翼神则是满脸惨白。他看着叶青,总觉得自己是遇上了一个神经病了。

“别去找他……”人族六翼神做着最后的挣扎:“你不是他的对手,你这样去找他,他不会跟你谈,他还会杀了你的!”

医界警察第一季

医界警察第一季第三集

向玉林先是被牧野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整个人愣住了。等向晴惊慌失措地求救,他才意识到牧野要作什么,赶紧就扑了过去,张开双臂像老母鸡似的挡在向晴的面前,哪怕他自己也在瑟瑟发抖,哪怕他很想落荒而逃。

向晴就算真的是一件垃圾,她也是向玉林和刘秀青的宝贝儿。如今刘秀青不在了,向玉林更要护着她。

“你、你这是要干什么?你——杀、杀人是犯法的……”

牧野停下脚步,一手把玩着那把锋利无比的匕首,一手夹着烟慢条斯理地吸着。那可怕的凶器到了他手里就跟玩具似的,他自己玩得游刃有余,看的人却y心惊胆战。他的眼睛微微眯着,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慵懒,让人想到某些生猛的野兽在吃饱喝足后趴在草堆里打盹的样子。但谁要敢小瞧了去,那绝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向玉林在前面挡着,向晴总算不鬼叫了,但双手紧紧地抓着向玉林的衣服,牢牢地将他拽在身前挡住可能到来的伤害。

向玉林看似坚强,实则怕得要命,两条腿抖得跟风中的落叶似的,连心脏都快不会跳了。但他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牧野,就像可怜的猎物明知道无望却还是想要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豹哥和他的人则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默默地揣测着牧野的身份和他跟向家父女的关系。

“让开。”牧野终于开口了。

向玉林猛地咽了一口唾沫,两条腿抖得更厉害,但还是没有动。“你、你不能这样!求求你,别伤害她,她已经知道错了,她会改的,她一定会改的。”

牧野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就跟老鹰抓小鸡似的将向玉林拖过来再颇有技巧地往旁边一甩。

“啊——”向晴抱着脑袋,惊恐尖叫。她因为吸毒,本来就人不人鬼不鬼了,再露出这样惊恐的表情,看起来就真的跟女鬼差不远。

向玉林被牧野甩得踉跄倒退,摇摇晃晃了几下,到底还是稳住了。

牧野朝豹哥看了一眼,道:“借你的人用一下,帮我拦住他。”

“没问题。”豹哥爽快地做了个手势,他的两个手下立马一人一边抓住了向玉林的胳膊,将他钉在那不许动弹。

“不!不要啊!你不要伤害她!我求求你!”

牧野懒得理会向玉林,直接将烟灭了,两个箭步逼近角落里的向晴。

“啊——你走开!走开!爸爸,救我,救我啊!”向晴是真的怕了。她还不想死!

牧野准确地捏住她的手腕,强势地将她拖到一旁的桌子边,然后将她的左手牢牢地按在桌面上。

这下,傻子都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向晴也知道了。虽然不用死,但是十指连心,那得多疼啊!而且,她不想做一个没有手指的怪物,她不要!她拼了命地挣扎,可那点力道对牧野来说就跟蚍蜉撼大树似的,完全可以忽略。无奈之下,她只得将鼻涕眼泪糊得丑陋无比的脸转向向玉林,大声地喊:“爸,救我!你快救我啊!他要剁了我的手!我不要啊……你放开我!牧野你这个混蛋,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我诅咒向暖那个贱人,你们都不得好死……”

“牧野!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对她!我知道她以前有错,我替她道歉,我给你跪下来了,行吗?”可惜向玉林被人稳稳地架住,连跪下来都做不到。“你有什么怨气就冲着我来吧,你别为难她。养不教父之过,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冲着我来吧!”

父女俩跟比赛似的,鬼哭狼嚎的声音此起彼伏,吵得人头疼。

牧野将向晴的手摆好,匕首对着她的小指,二话不说,手起刀落。

“啊——”伴随着向晴惨痛的鬼叫,桌上多了一根跟手掌分离的指头。血汹涌地渗出来,很快就在桌面上凝聚了一小摊。

“晴晴!”向玉林大喊一声,突然呼吸一紧,眼前一黑,就这么晕了过去。但那两人继续稳稳地架住他,倒也不至于摔到地上去。

向晴抓住被剁那只手的手腕,扯着嗓子歇斯底里地尖叫,一张脸被眼泪给糊得湿淋淋的,看起来更加像个女鬼。

牧野随手扯了纸巾,仔细地将匕首擦拭干净,然后挂回原来的位置。“有止血药吗?”

“有。”豹哥一个眼神,立马有人跑去把药拿过来。

“这个是止血药,这个是止痛药。”

牧野只接了止血的药,捏住向晴的手腕,在她惊恐的挣扎和尖叫中将药洒在了她的伤口处。弄完了之后,他将药丢回去,没有要碰那个止痛药的意思。如果感觉不到疼痛,那他做这些有什么意义?

豹哥也明白这一点,瞥了那个不懂事的手下一眼,倒也没有开口斥责。

止血药是好药,洒在伤口上,很快血就止住了。

向晴也已经过了歇斯底里的阶段,这会儿不尖叫了,只是缩在墙角低声惨叫,披头散发,衣衫残破,看着还真的挺可怜的。

换了别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就要心软了。

至少豹哥那几个人看着牧野的眼神就有点像看到魔鬼,明显多了十二分的忌惮。他们平常虽然没少用这种手段吓唬人,下三滥的手段也是用过的,但还是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吓人得很。他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杀人的时候也像剁手指头这般面不改色地手起刀落。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啊?混帮派的人也没这么狠的。而且,他下手实在太过干净利落,感觉像是练习过千百回似的。

牧野朝豹哥点点头,一手拎起向晴,一手抓起向玉林,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走了。直接将父女两丢进车里,他上了驾驶座,倒车离开。

“老大,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啊?忒吓人了!”

豹哥摇摇头,眯着眼睛吐烟圈。“不知道,但肯定是个惹不起的硬茬子。他那动作,你们注意到了吗?”

“注意到了,太他妈干脆利落了,就跟大厨在砧板上剁肉似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豹哥这回没接话,只是望着门口的方向,露出一脸的若有所思。

向玉林只是气急攻心一时昏厥,没多久就醒了。

“晴晴!晴晴,你怎么样了?”

“爸,我疼,我好疼。”原本只是小声哼哼的向晴见向玉林醒了,立马开始嚎啕大哭。“爸,怎么办?他会杀了我,他一定会杀了我的。”

向晴是真的怕了。她以前跟庞煜阳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牧野招惹不得,但牧野一直没有实打实地对付过她,她也就没什么切身体验。直到刚刚被这人剁掉了一根手指头,她才总算清楚地认识到,这人根本就是个魔鬼!

人总是这样,不见棺材不掉眼泪。可真等见了棺材,后悔也就晚了。

向玉林搂着向晴,父女两一起缩在后车座上,一起见鬼似的瞪着前面熟练开车的牧野。父女两今天都像是第一次认识了牧野一样,这个以前只是觉得有些可怕的男人,此刻在他们眼里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牧野才不管他们怎么想,直接将车开到了向玉林现在租住的地方。

那是城中村的一套一居室,好在这个城中村的房子都比较矮,楼间距也还过得去,倒不像一般的城中村那样暗无天日,永远都潮湿发馊。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住这里?”向玉林看着熟悉的地儿,再次见鬼似的瞪着牧野。他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跟这个人提起过住的地方。可对方连问都没问他,就这么准确地将车子开到了楼下。难不成,他们一直都生活在这个人的监视之下吗?

牧野对这个问题直接忽视,根本没兴趣搭理他们。直到车子靠边停好,拉了手刹,他才冷声命令:“下车。”

向玉林一个哆嗦,但也不敢违抗命令,自己先手脚并用地爬下去,然后将向晴扶下来。

向晴原本不想下来的,可她又没那个胆子反抗,如果她不配合,这人很可能会剁掉她另一根手指头!这么一想,伤口处立马销魂蚀骨地疼痛起来。

牧野瞥了他们一眼,走在前面上了楼。

他们租住的房子在三楼。

向晴瞅准了机会,突然转身撒腿就跑。只可惜她一条腿是瘸的,这几天又吃了不少苦头,刚刚还被吓了一通,没跑几步就直接跌了个大马趴。

牧野身体一转,直接杀了个回马枪。

“啊——”

“不要伤害她!求求你,不要伤害她!”

牧野一把将向晴拎起来,就这么大刺刺地夹着她上了楼,直到301的门外。

“开门。”

向玉林哆嗦着摸出钥匙,哆嗦着开了门。

向晴一路都在鬼哭狼嚎,惹得在家的左邻右里都循着声音钻出来探看情况,不过牧野的速度太快,他们还没看出个一二三四就找不到踪影了。

进了门,牧野直接将向晴扔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

“啊——”

这房子只有一居室,所以客厅放了一张沙发床,白天做沙发,夜里当床使用。

牧野伸出长腿勾住餐桌边的椅子,然后大马金刀坐下来,目光如炬地盯着父女俩。看着他们脸上惊恐的表情和明显在颤抖的身体,他在心里发出一声冷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