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桃花运第二季

一夜桃花运第二季
  • 主演:琪塔·昂赫,萨巴纳·奥扎尼,约瑟芬·德雷,马克·鲁赫曼,赛勒斯·萨赫迪,汤姆·丁勒,伊万·诺布龙,纪尧姆·拉贝,吕迪万
  • 导演:诺米·萨格雷欧,雷
  • 地区:法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9
度过了乐而忘忧的四个月后,艾尔莎发帖称自己回巴黎了。然而和过去的朋友重新走近却让她心情复杂。

一夜桃花运第二季第一集

送这个陌生又可爱的孩子进屋那一刻,林惜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她本不想多管闲事,可小孩抱着她不撒手,也实在忍不下心。

“你家人呢?”

林一泪眼朦胧地抬头,将喉咙里那句你就是我家人给吞了下去。

他很聪明,知道林惜现在的情况绝对不对劲。

妈咪这辈子都不可能不认自己的,一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忘记了,这样也能够解释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

林一呼出一口气,声音还带着哭腔,“我爸爸还在公司加班,是老师送我回来的。”

“那你别的家人呢?”

“外婆外公已经去世了,爷爷跟奶奶关系不好,我一般都跟着奶奶。不过今天奶奶临时有聚会不在家,所以我是一个人”

林一说着牵过她的手,“妈咪,你不要走,陪我一起好不好。”

“我不是你妈咪,我”

“你是!”林一听到不是这两个字,眼泪瞬间下来。

陆媛媛站在边上开口,“林一,是不是认错了?”

“这位小姐看起来真的不认识你,是不是你太思念妈咪了?可能他们两个只是长得像而已。”

林惜也跟着点头,她大概猜到孩子的母亲应该是离婚走了或者出现意外,小孩子思念过度看到长得相似的人,认错也很正常。

“不可能!”林一突然吼了一声,“我怎么可能认错,我天天都跟妈咪待在一起。”

说着搂过林惜的手臂在沙发坐下,“妈咪,你饿吗?要不要吃饭呀!”

“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好不好?”

“不用,不用。”林惜摆手,想了想继续开口道,“那我陪你在这等你爸爸回来,行吗?”

“好啊。”林一这才破涕为笑。

林惜无奈地耸耸肩,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想法。

一来是觉得孩子很可爱不忍心拒绝,二来也是因为都是邻居,互相走动认识一下也挺好,更何况她现在并没有别的事情。

陈三走了过来,见到林惜时五味陈杂。

他一直都跟在封景琛身边,自然知道他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

所有人都说林惜已经死了,只有他不相信,满世界的去找。

现在终于找到了,甚至是主动回来的,可是听刚才的对话似乎将过去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样无语又莫名的事情,就这么活生生的发生在眼前。

他缓了下情绪开口道,“林小姐,封先生已经回来路上了。”

林惜迟疑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指了下自己,“我不是什么林小姐,我叫陆嫣。”

“我姓陆。”

陈三也没有直接反驳,转过身冲着陆媛媛道,“陆老师,今天麻烦你了,林一就先不补课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我”陆媛媛没有拒绝的理由,想了下还是点头,“好,那我先走。”

“林一,明天见。”

“明天见,陆老师。”

人一走,林一便轻声开口道,“妈咪,你一定也很想妹妹吧。”

“不过妹妹被奶奶带走了,说是爸爸照顾的不好,一直都是奶奶带着的。”

&nb

sp;???林一懊恼的皱眉,“不过你明天就可以见到她了。”

林惜揉了下他的头发,心里下意识的疼惜。

“宝贝,你叫什么名字。”

林一立刻又是一副要哭了的表情,“妈咪,你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我叫林一,是你的儿子,亲生儿子!你忘记谁都不能忘记我,我爸他不是个东西,只要你能想起来,我立刻跟你走不要他!对了,还要带着妹妹。”

“”

林惜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在心里默默给林一爸爸点了跟蜡烛。

这人在孩子心中的地位真的是低的可怜。

她笑了笑,也不再纠结跟孩子解释自己并不是他母亲这件事。

因为每解释一遍,林一就会落泪一次,她实在不忍心。

虽然被这么大的小孩叫妈妈不是很好的事情,可她内心竟然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情绪,既然如此跟孩子的父亲说清楚就好,没必要在这里跟小孩纠结。

大概半个小时后,别墅的大门被人打开,有个男人冲了进来。

林惜抬头,便见到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穿着修身的西装,身高腿长的,整张脸冷峻锋利,五官挑不出丝毫的毛病。

硬要说就是对方此时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慌张惊喜或者一些其他的情绪。

封景琛张了张嘴没说出话,颤抖着上前两步,“林”

“你一定是林一的父亲吧。”林惜主动开口,她站了起来笑道,“是这样的。”

“我是你的邻居,今天才刚搬到这个小区,我就住在前面转弯的c幢那里,离你这很近。”

林惜笑了笑走上前,“是这样的,晚上我在小区散步,你儿子突然冲过来抱住我,哭着叫我妈咪。”

她尴尬的撩了下头发,“那个我还没生过孩子呢。”

封景琛脸上的表情收敛,眸色很沉。

“你不记得了?”

“我真的跟你妻子这么像吗?”林惜摸了下自己的脸,“可能这个世界上确实会有很像的人吧,可是我叫陆嫣并不叫什么林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身份证,就是现在没带在身上。”

封景琛脑袋嗡嗡的,什么都听不进去。

眼睛直勾勾盯着林惜,心里的想念喷发。

太久了,他真的找她找得太久了。

“妈咪,你能看这个吗?”突然有一个稚气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林一站了起来,拿着手机递了过去。

照片上的女人正抱着林一,笑容灿烂。

林惜瞬间怔住,太阳穴开始抽着疼,她一只手撑在沙发上才站稳。

像,真的很像!

要不是记忆中没有拍过这张照片,林惜都觉得自己就是她,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像呢?

难道是

头开始剧烈痛了起来,她低呼出声。

手臂被男人先一步撑住,“怎么了?没事吧。”

“我没事。”林惜摆了摆手,“抱歉,我身体不太舒服,想先回家了。”

林一还想说话,却被封景琛瞪了一眼。

“我送你。”

一夜桃花运第二季

一夜桃花运第二季第二集

“先生,如果你能把拍卖玉碗的机会留给我们,我一定会大力宣传,帮你拍卖到你满意的价格。”林长生迫不及待的说到,这样一只玉碗,如果能够留在他的拍卖公司,大力炒作一番,必定能够让公司名声大噪,而且这只玉碗能够为公司带来的收入也是相当可观的。

赵毅早就调查过港岛的各大拍卖公司,最有实力的就是这家,除了这里之外,其他的拍卖公司影响力度很小,很大可能会埋没玉碗,而且能不能引得陈家人出面都是问题。

对他来说,钱是小事,三亿也仅仅是一个数字而已,拍卖玉碗最重要的目的,是希望能够和陈家的高层,甚至是家主见一面。

“留在这里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你们公司的影响力,足够吗?”赵毅问道。

说到这个问题,林长生表现出一副非常自信的样子,说道:“先生请放心,我们公司的影响力绝对是整个港岛最大的,就连陈家家主也非常相信我们,他仅有几次出席的拍卖会,都是我们公司所承办的。”

“哦,就连陈家家主也相信你们,我这只玉碗,岂不是能把这个大人物吸引来?”赵毅笑着说道。

“这个我不敢保证,但陈家家主也是个收藏爱好者,他要是知道这只玉碗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很有可能会出现。”林长生说道。

“看来这一次我有机会大赚一笔啊,既然这样,那我便把玉碗的拍卖机会给你们公司吧。”赵毅说道。

林长生兴奋的说道:“谢谢赵先生,我们公司这个月就会有一次拍卖会,到时候这只玉碗将作为压轴,这段时间我们会把所有的宣传资源用在玉碗上,必定不会让赵先生失望。”

赵毅点着头说道:“既然这样,玉碗我就留在这里。”

林长生对于赵毅的大度以及他对拍卖公司的相信又是做了一番感激,毕竟这么珍贵的东西赵毅愿意把它留在拍卖公司,这是出于极高的信任,而且他的气度也是不凡,要是换做常人,怎么可能把这么高价值的东西留下来呢?

把赵毅三人送到拍卖公司门口,林长生目送赵毅远去之后,冷声对闫亮说道:“还好把他留了下来,不然的话你吃不了兜着走。”

闫亮自知自己狗眼看人低差点闯了大祸,虽然这个人看着不太起眼,但绝对不是个普通人,能花一亿七千万拍下成套的四只玉碗,而且甩掉三只,这可不是常人有气魄干出的事情。

“林总,我以后绝不会再犯这种失误。”闫亮低着头说道。

林长生感叹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这度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这么贵重的东西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闫亮也挺佩服赵毅,居然直接就把玉碗留在了公司,难倒他就一点都不怕生出意外吗?

“林总,我感觉这个年轻人,根本就不缺钱。”

“这不是废话吗?他像是个缺钱的样子吗?”林长生不屑道,虽然之前他也没有把赵毅放在眼里,但他是高层,就算是昧着良心说话,闫亮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赵哥,你就这么把玉碗留下来,万一有什么意外怎么办?”赵毅不担心,但章琅很担心,毕竟价值过亿的东西,没有放在自己身边,总会让人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玉碗只是引出陈友亮的诱饵而已,我倒是不关心玉碗会怎么样,最重要的是陈友亮会不会露面。”赵毅淡淡的说道。

“钓鱼用蚯蚓,你这钓人的诱饵,未免也太下本钱了吧。”价值过亿的藏品,在他眼里,竟然只是诱饵!章琅实在是无法理解赵毅在金钱方面的理解。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你难道没听过吗?”赵毅笑着道。

“赵哥,你引陈友亮出面,是为了什么?”乔小二一向不关心赵毅的部署,他的责任只在于保护赵毅的性命周全,但是对于这件事情,乔小二非常好奇,毕竟这是花了大价钱的,他想知道赵毅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要跟他见上一面。”赵毅淡淡道,不管是赵任天还是赵浮生,是否跟这里的陈家有关系,只需要见上一面就能够知道了,赵毅确定这件事情也没有理由,就是满足自己的好奇。

三人回到酒店,又是一波人堵在了门口,不过没有上次那般声势浩大,看样子花博星受到某些人的警告,也是收敛了一些。

“你就是赵毅?”带头的人嘲笑的看着赵毅问道,酒店已经没有接待客人,而且常人根本就不敢靠近这里,会回到这里的人,除了他应该也没谁了。

“是我。”赵毅说道。

“花少爷说了,今天让我把那个女人带走,你要是识趣的话,赶紧把人交出来,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带头的人说道。

赵毅看了看酒店,那些工作人员的神情非常慌张,看样子他已经带人去酒店里闹过了,而且还把工作人员吓得不轻。

“你招惹我的工作人员,这笔账怎么算?”赵毅说道。

“呵,我还没见过你这种找死的东西,竟然还想跟我算账,你不想活了吗?”带头那人一脸冷意的说道。

赵毅对酒店门口的经理和几个服务员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出来。

几人走到赵毅身边之后,喊了一声老板。

赵毅对带头的人说道:“跪下给我的工作人员道歉,我今天放了你。”

“妈的,你找死。”带头那人顿时怒了。

经理几人也是吓得不轻,对方明显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而且还是花博星派来的,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这些人怎么可能给他们道歉呢?

“老板,不……”

经理话还没说完,赵毅便扬起手说道:“我公司里的员工,绝不受任何人欺负,不管他是谁都不行。”

话音刚落,乔小二和章琅两人各自上前了一步。

带头人看到这一幕,一脸狞笑,说道:“这是要跟我动手的意思?好啊,你别后悔,兄弟们上。”

他们一共十多人,看着人数碾压,气势强盛,但是在乔小二和章琅面前,这十多人就如同蛆虫一般,怎么禁得住打呢?

气焰嚣张的带头人被乔小二掐住喉咙,拎在半空中,而且还不妨碍乔小二把其他人打退。

十秒钟的时间,对方十多人全部倒在地上哀嚎不断。

那带头的人跟个小鸡似的不敢置信。

经理和几个服务员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

刚才他们觉得赵毅得罪这些人不明智,给他们道歉更是没有必要。

但是现在,情况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十个多人,轻而易举就被干倒了,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

“跪下,给我的人道歉。”赵毅冷声说道。

经理听到这句话,突然间有种血脉喷张的感觉,仿佛自己置身于古惑仔的电影当中。

以前得罪了客人,不管谁错谁对,酒店老板一定会让他赔礼道歉,经理甚至还给人下跪过,但是眼前这个新老板,居然这么护着员工,让这些人给他们道歉。

“小子,你……”

带头那人说着话的同时,乔小二手里逐渐用力,那人脸色涨红得没法说话。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赵毅冷眼看着带头人。

带头人感受到赵毅冷如冰霜的眼神,害怕了!

虽然他在港岛灰色地带有一定的势力,但面临生死关头,他哪还敢有半点不从。

十多个人,齐齐跪在经理和几个服务员面前。

“我的人,不受任何人欺负,如果有谁敢找你们麻烦,尽管告诉我。”

一夜桃花运第二季

一夜桃花运第二季第三集

林思思实在是有些累了,不过人傻钱多的买主要看,她还是将身体拖着起来和他一起走进浴室。

“这上方的镜子是干什么用的?”顾泽指着浴缸正上方天花板上嵌着的镜子问。

林思思想也不想地说:“就是洗澡的时候无聊可以看看。”

顾泽认同地点头:“夫妻同房的时候,仰着头也能看,挺好的。想得很周到。”

他忽然凑过来,在她耳边低问:“林思思,你有没有和男人躺在这浴缸里过?”

林思思蓦地掉过了头,盯着他。

许久才低声说:“和你没有关系!”

她以为顾泽要生气的,但是没有想到顾泽也只是点了下头,十分认同的样子。

林思思抿了抿唇,“你还有什么问题?”

顾泽回到了主卧室,环顾着四周:“这里的东西都搬干净了吧?”

“当然搬空了”林思思睨他一眼,觉得他很无聊。

顾泽笑了一下,走到了床头,掀开床垫,露出里面的一个小娃娃。

林思思的脸烧了起来,伸手就拿了过去。

这是她的习惯,床垫下面放上一个小玩具,这是小傻子时就养成的习惯,有时她在床上翻出来玩,顾泽洗完澡回到卧室了就连人带玩具一起抱着,将她折在怀里弄,她哭叫得厉害,他就会强迫她咬着那个小小的玩具。

现在,这些隐晦而火一热的记忆全都随着这只小玩具而翻了出来,一时间空气都有些暖昧。

但是一会儿,林思思就沉默了。

她默默地拿过那个小东西,低了头:“我会带走。”

顾泽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很轻地说:“思思,你也可以不带走,一起留下,嗯?”

他上前,轻轻地拥住了她,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温暖,“我们重新在一起。”

她小小的一只,被他按在怀里他低了头去汲取她身上的温暖。

顾泽在拥住她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些年他其实一直在流浪的,他以前照顾小傻子,其实是他需要她。

她喜欢他,是因为她喜欢,而他需要她,是因为她让他的精神世界丰满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他竟然从来没有看清。

顾泽低了头,英挺的脸孔贴在她的小脸上,鼻尖轻轻地蹭着,有几分的亲呢。

而怀里的人,则有些僵住。

许久,她像是回神,一下子用力推开他。

她的眼里有一抹震惊,还有一抹受伤。

“顾先生,你想多了。”她的气息有些乱:“我只是将房子交给你。”

顾泽的手里空了,他的表情也有些失落,轻声开口:“林思思,我们重新在一起。”

他想伸手去拉她,但是林思思退后一步,她垂着眸子,很轻地说:“不可能了。”

抬眼,望进他的眼里,“如果顾先生对这房子不满意,我们可以终止合同的。”

他的目光深深,看了她许久,才低叹一声:“满意。怎么会不满意。”

林思思站定,低语:“那顾先生,余款打在我账号上就行了,另外,我走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