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新不厌旧第一季

喜新不厌旧第一季
  • 主演:安东尼·安德森,翠西·艾利斯·罗斯,雅拉·沙希迪,马库斯·斯克里布纳,迈尔斯·布朗,马尔赛·马丁,劳伦斯·菲什伯恩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这部单镜头情景喜剧松散地改编自编剧Kenya Barris的个人生活经历。主人公是一个中上阶层的黑人(Anthony Anderson),他试图依靠自己保留的「文化特性」来抚育子女,但却在各方面遭遇障碍:开明大方的妻子(Tracee Ellis Ross),因循守旧的父亲,还有被时代「同化」的孩子们全都反对他。   ——天涯小筑

喜新不厌旧第一季第一集

他们什意思?

盛灵璟看着顾少皇,他似乎这话里藏着什么她没有洞察的秘密。

“你们在说什么?”顾夫人也是闷得不行,直接就不客气的开口道:“老四,赶紧让沈林如走,你的心既然定下来了,就不要再节外生枝。”

对顾夫人来说,稳定是第一位的,尤其是男人的婚姻。

顾少皇点点头。

沈林如眼中狠厉一闪,看向顾夫人的眼中多了一抹恼怒。“伯母,你这算是什么?人家都不管你儿子死活了,你也不管了吗?”

顾夫人冷声道:“沈林如,你几次三番来我们家挑拨离间,我都不想搭理你,你还没完了,我儿子死活是他的造化,现在,你给我滚出去。”

盛灵璟也没想到顾夫人关键时候这么霸气。

她带着一抹狐疑看向顾少皇和沈林如。

顾少皇沉声道:“爸,妈,小璟,小轩,你们先去吃饭,我跟她有几句话要说。”

“说什么说?”顾夫人直接道:“跟她还有什么好说的?不安分守己,挑拨是非,还死缠烂打,烦死了。”

“妈,你们先回去。”顾少皇的语气里多了一抹不容质疑的霸道。

顾夫人无奈,只好道:“小璟,咱们先走。”

“是。”盛灵璟立刻上前,挽住了老太太的胳膊,一起离开。

老爷子扫了一眼大孙子顾庭轩,沉声道:“你还等什么?”

顾庭轩立刻跟上去,搀扶住爷爷,跟着进屋去了。

外面,只剩下了顾少皇和沈林如,还有几个保镖。

顾少皇给了保镖一个指令。

保镖们都走了。

顾少皇居高临下的望着沈林如,眼底更加的犀利,冷声道:“于晓菲,你敢回来跟沈林如共生,就该知道结果。”

“呵呵,你害怕了?”沈林如轻轻一笑,眼底都是鬼魅之光:“你该高兴,我回来了,在沈林如的身体里,要不然,这个女人,会一直缠着你,而我,只是表面缠着你而已。”

顾少皇眉头一皱,周身涌出来更多的戾气。

“沈林如呢?”顾少皇又是沉声道。

“她?得感谢她昨晚上酗酒,摔了一跤,要不然啊,我还真找不到机会儿。”沈林如笑了笑。“不过我以后就是沈林如了,不得不佩服你,我住在沈林如身体里,你也能认得出来。”

顾少皇眼眸一沉,其中的凌厉可以将人碎尸万段。

“是不是特恨我?”沈林如再度笑着问,眼中的得意和恨显而易见:“顾少皇,都是你干的好事,你要为你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而盛灵璟,一样也得付出代价。”

顾少皇陡然出手,一把卡住了沈林如的脖子,他眼中汹涌出的情绪犀利无比。

“于晓菲,我警告你,你如果胆敢动小璟一个指头,我要你好看。”

“呵呵,要我好看?”沈林如轻蔑的一笑:“我死了,警察会找上你,你堂堂顾家四少变成了杀人犯,恰好,别人惦记盛灵璟,你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而你,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你的余生,这其实也很好,哈哈........”

喜新不厌旧第一季

喜新不厌旧第一季第二集

睿王,不,现在是真的可以叫做新帝或者伪帝了,他眼睛一眯,收敛了其中的杀意,如果别人都觉得是江阁老显灵,但他相信这一定是江奕淳的手笔。他明明叫人反复检查过,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那一列字颜色比周围的石头淡一些,却透着红光,说是红色颜料染的,却又不像,反倒更像是石柱中从内渗出的颜色。

“还不来人去擦干净!”内侍色厉内荏的训斥旁边的侍卫,新帝却抬手说:“免了,有人想搞鬼,朕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用太在意。”

他心中却暗骂非得换了这内侍不可,简直就是蠢材!人家搞这么大手笔肯定是早有准备,你以为擦就能擦掉吗?到时候擦不掉,不是更让百官惊叹了?不是更让这件事被神化了?

“好了,子不语怪力乱神,江阁老已经安息了,大家不要被有心之人利用了。”新帝转身对百官说道。

众人称是,可到底心里怎么想的,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江阁老是三朝老臣,与他共事过,或者在他名下求学过的官员实在太多,也有太多人认识他的笔迹,这些人表面不说,心中却是乱糟糟的,想到江阁老撞死在金銮宝殿之上,他们就觉得无颜去给新帝上朝了。

于是第二天的早朝,有不少人告病未到,更有几人直接递了折子要求辞官还乡。睿王表面装作十分的仁厚,但下来朝便直接在养心殿拧断了那个说要擦字迹的内侍,叫人暗中把尸体埋到了后花园。

“那江奕淳还真是个人物,可惜不是效忠于朕的。”新帝冷声对御龙卫统领说道,“派人去拦截他,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提他的人头来见朕!”

“是,微臣遵命。”

如果不提他的人头,就提自己的人头回来吧。

这话新帝没说,但御龙卫统领却已经想到了,他是清楚新帝的性子的,阴狠、不择手段,对谁都不会半分心软,可这也是他效忠新帝的原因,以前的武宁帝唐胤太过仁慈,否则也不会变成丧家之犬了。

……

江奕淳他们躲在外京,不敢随便发信出去,白若竹那边则等的心焦,桂枝他们快到了,然后就是张叔他们,可阿淳为什么还没音讯?

她不由想到那晚的梦,心中一片冰凉,还是儿子过来抱住了她,童言童语的说:“娘,我来陪小弟弟玩了。”

她这才从那种恐惧又担忧的情绪之中走了出来。

小蹬蹬非得把耳朵贴在白若竹的肚子上,说:“我能听到弟弟说话哦,他还叫我哥哥呢。”

白若竹忍不住笑起来,点点儿子的头说:“小傻瓜,这还不到三个月呢,弟弟都没成型,怎么跟你说话了?”

小蹬蹬撅撅嘴,“就是有说话,他只跟我一个人说。”

“好吧好吧,是你们小孩子之间特有的语言。”白若竹哪能跟儿子计较了,便顺着他的话说道。

这时忍冬走进来,轻声问:“大小姐,夫人说准备好了,问你什么时候过去?”

“这就过去,也不好再耽搁了。”白若竹说完牵了儿子的手,带了忍冬和章嬷嬷朝正厅走去。

今天他们说好了去一趟枫叶村,马上就要搬家了,总要去枫叶村辞行,再给白氏祠堂的列祖列宗上柱香的。

一家人在正厅凑齐,坐了两辆马车去了枫叶村,出村的时候被冯耆老看到,还很不爽的跟别人说白家好大的排除,结果被坐在马车中的白若竹给听到了。

白若竹笑着掀开车窗的帘子,探头对说闲话的冯耆老说:“这样冯耆老就觉得排场大了?等过几天举家搬走,岂不是更大排场了?冯耆老没什么排场,就是人缘好能煽动人,希望你一直有这样的好人缘。”

冯耆老再听不出白若竹说的是反话,他就是傻子了,他瞪向白若竹说:“你少跟我阴阳怪气的,对,是我和大家要赶你们走的,那也是你们爱惹事,万一给村里带了灾祸怎么办?”

“是吗?”白若竹轻笑了一声,“到底怎样冯耆老心里明白,我这人心善,不想多提,否则提到台面上来,某人的侄孙女更要嫁不出去了。”

冯耆老的脸瞬间变的惨白,整个人呆愣在原地,她是怎么知道的?

等他回过劲来,白若竹的马车已经走远了,他只觉得手心出了一层冷汗,想到她威胁的话,虽然气愤,又不得不担心,如果再传什么话出来,桂桂是真的没法嫁人。

于是之后几天,难得冯耆老消停了下来。

白若竹一家到了枫叶村,下了马车和迎过来的李氏等人行礼,李氏却朝他们使眼色,低声说:“你们老宅的人一早就过来了。”

林萍儿一听就不高兴了,“他们过来做什么?不是故意跟我们赶一起吧?”

“那肯定不是,他们这会儿可不想见你们。”李氏说着抿嘴笑起来,然后压低声音说:“你们老爷子和白义博要求将你们家从族谱除名呢。”

白若竹一听就明白是为什么了,只是不知道老爷子他们到底是像村里人一样怕是,还是借这个东风对她家打击报复。

这时,屋里传出白禄的咆哮声:“你们才是乱臣贼子,都给我滚出去,这里依旧是皇帝在治理,你们却口口声声都是新帝,你们还要跟新帝一伙了?这不是谋逆是什么?”

白福的声音也挑高了,他应该是听到了外面的马车声,故意说给白若竹他们听的。

“他们本来就不是白氏的人,如今又到处惹事,后山村都不敢让他们住了,你还包庇他们做什么?难道你这个族长就是这样当的?”

“你怕被连累?好啊,那你们几个自己退出族谱,就算有事也落不到你们头上!”白禄气愤的说道。

白福指着白禄的鼻子,“我好歹也是你的亲哥哥,他们是什么人?没有半点血缘的外人,你竟然为了包庇他们赶我出族?”

白禄一巴掌打掉了白福伸来的那根手指,厉声说:“你看看你这些年为族里做过什么?没有血缘怎么了?至少他们为族里做了贡献,是真心实意拿我们当亲人看待,高高在上的秀才老爷,你又做过什么?”

喜新不厌旧第一季

喜新不厌旧第一季第三集

阿梨打出的火焰将黛丝烧个透心凉,而她的子爵老公也被曲九霄干脆利落的一箭来了个身首分离。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他们,做到了。

闯关完毕,成功放走十二名人质,他们顺利进入下一层关卡。

看来阿梨说的的确是正确的。

艾蒙已经渐渐变得麻木,这一层,又没有罗莎琳。

林夕微笑,想见到美丽的罗莎琳,估计要到九层了。

她垂下头看那有着六芒星图案的血槽闪着幽光,明明灭灭,凹槽里面的鲜血依旧不紧不慢向着中心汇聚,然后在星阵的中心处消失不见,这些血液,都流去了哪里呢?她丝毫感应不到,只依稀看见一径的血色,铺天盖地……

究竟是不是她猜测的那样,她也没有把握,不过有所准备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许多。

第七层的门刚一打开,里面一股浓重的血腥气便扑面而来。

丽莎不禁以手掩鼻,这股血腥味已经粘稠得犹如实质,好像贴在鼻子前面一样,让人呼吸里都是那股子腥甜黏腻,好像置身屠宰场里一般。

而当几个人渐渐接近六芒星阵的时候,丽莎直接蹲在地上呕吐了起来。

太惨了。

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连林夕都紧蹙了眉头,这是她最讨厌的事情。

血族以人血为食,人类之于血族,就如同猪羊之于人类,不过是食物罢了。

所以血族猎杀人类,成王败寇,各自立场不同,谁杀了谁,林夕都觉得可以接受。

但是这样子的虐杀,实在是让人心中瞬间便怒火滔天。

第七层的六芒星阵已经彻底变成了红色。

十二个女孩子并未如前几层那般被绑缚在木桩之上,而是被从屋顶垂下的铁索高高吊起,每个人都是浑身浴血,那是因为她们的皮竟然从头顶一直被趴到脚底,却并未完全剥离,长长垂下,如同穿着一件血色的长裙般,只不过这件鲜艳的衣裙是她们自己身上的皮肤罢了。

每个人的双眉之间都有一个血窟窿,滴答声不时传来,那是鲜血从垂下的人皮滴落到六芒星的血槽之内发出的。

林夕仿佛听见阿梨口中传来“咯吱咯吱”磨牙的声音,她知道,阿梨是不会害怕这些东西的,哪怕阿梨化形之后只是个四岁左右的孩童。

“这是戮魂,血族认为人的灵魂藏于鲜血,这些人的主动脉一定全都被割开了,他们觉得这样吸收掉一个放尽鲜血的人,就等于完全得到他的灵魂滋养,而死亡的人越痛苦越恐惧,获得灵魂的力量就越强大。”

阿梨的声音中难掩愤怒。

是啊,还有什么比亲眼看见别人活剥自己的皮,放光自己的鲜血更加令人恐惧、痛苦的事情?

“杀……杀了我……”

突然传来一个女孩子奄奄一息的声音哀求着他们。

她们被吊得太高了,几个人就算是想帮助这些女孩子结束她们的生命都力有不逮。

林夕看见一贯面无表情的曲九霄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扭曲,显然也是对血族的行径十分愤慨。

林夕想了想,从空间拿出几根标枪准备投掷上去。这种情况下,就算是能救下来,也肯定活不多久,死,反而是她们目前最好的解脱了。

曲九霄却伸手拦住了林夕。

他一张手,银色的空弦弓凭空出现,曲九霄闭了一下眼睛,林夕依稀听见他一声幽幽叹息。

接着只听见弓弦“嗡嗡”连连响动,那些被吊在铁索上的女孩子们全都静静垂立着,再无一丝生命征兆。

曲九霄做到如今超级执行者的位置,手上自然也干净不到哪里,但是这样一下子杀死十二条可怜无辜的生命,还是平生第一次。

林夕站在他身边,轻声说道:“之前救人和现在杀人,是同样的慈悲,你是个好人,师父。”

这一层并没有任何敌人出现,但是所有人的心情都异乎寻常的沉重,就连缺根弦的艾蒙,似乎也没有那么不顾一切去寻找心上人的急切了。

林夕静静伫立在六芒星血槽前面,看着那些依旧不急不缓向着中心位置流淌却不知最后奔向何方的鲜血。

血族。

血族!

以他人之血,成就我辉煌一族。

林夕眸光微冷,她做执行者多年,自然不会幼稚到成天没事到处问天求公道。就是因为苍天不公,才有了他们这些执行者的存在。

世间事,原是没什么公道。

可是林夕笃信的,是人心,是己心。

血族天赋如此强悍,又拥有绵长无尽的岁月,如此得天独厚,为什么还有很多血族提出“避世”这样的理念,人不吃亏是学不乖的,血族亦然。

她经历那么多的位面,也没见那个世界是由血族来统治,整个曜玄社区,也没见到哪个血族的身影。

可见,再强悍,也定然是与某些她不了解的东西相悖,为某些规则所不容。

血族?

岂不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理?

依靠掠夺他人鲜血和灵魂,终将会破灭于此。

她蓦然想起小时候外公拍死一只正在吸血的蚊子时所说的那句话。

“吸我一口血,要你一条命!”

不知不觉,林夕落在队伍的最后面。

“到我身边来。”曲九霄发来消息。

林夕赶紧快走几步赶上队伍。

她回头望去,儿臂粗的烛火摇曳下,血槽中的鲜血呈现着妖异的暗红色。

第八层!

还有一层,应该就是决战的时刻吧。

林夕不知道前路有什么在等待着她,尽人事,听天命,若是实在是不可为她还可以带着阿梨躲进那个方圆一公里的天然大冰箱去避暑。

就算任务失败,起码还有命在。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她只能顾着她跟阿梨两个。曲九霄是没办法进去她的空间的,不过林夕倒真的不担心曲九霄,师父这么有本事的人,即便是任务失败,也必然有保命的法子,要知道,人家可是个超级执行者。

连她一个小小中级执行者都能有个冰箱空间可以用来逃命呢。

经过这次世界任务,林夕再不敢小觑任何一个执行者。

几个人总算来到第八层入口处,门却是自行打开了。

并没有那种刺鼻的血腥气,几个人心中稍微安定了些。

“不错不错,女士们先生们,本公爵总算等到诸位的莅临。”

一个低沉而有磁性的男声响了起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