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蒂斯第二季

亚特兰蒂斯第二季
  • 主演:马克·阿蒂,杰克·唐纳利,罗伯特·埃姆斯,莎拉·帕里什,安雅·泰勒-乔伊
  • 导演:霍华德·欧尔曼
  • 地区: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4
接档《梅林》,由《超能少年》编剧和《梅林》团队打造,BBC威尔士分部制作的最贵的剧集。   一名叫Jason的年轻人(Jack Donnelly 饰)来到这个陌生的君主国,开始了一段不可思议的冒险之旅,探寻历史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之谜——它真的是巨人建造的宫殿吗?那里真的居住着女神吗?希腊神话究竟有多少真实度?

亚特兰蒂斯第二季第一集

慕凝芙轻微的颤栗了一下,就连夜耀宗卡和怒康那种和她有血海深仇大恶人,都没让她颤栗过。

但面对从来不认识的宋昌赫,慕凝芙颤栗了一下。

她被对方眸光里巨大的黑暗和负能量,沉重的冲击了一下,被对方那种邪恶罕见的豺狼气场,无形的咬了一口——如果气场这东西,也能咬人的话。

是的,豺!

如果用一种动物形容慕凝芙眼前的宋昌赫的话,不是虎狼熊豹,而是豺,最为贴切——那种比狼个头小,喜欢从背后猝不及防袭击猎物,成群专掏肠子吃的豺。

而宋昌赫,似乎是豺里面的头领,不削于掏肠子,他擅长的是快而狠辣的死死咬住对方的咽喉,置对手于死地,直至对手毙命。

此刻,宋昌赫噙着薄笑,英俊的面容,瘦削,皮薄骨硬,有着一双狼一样的三角眼,且呈三白眼状态。

但有时候不得不惊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如此大奸大恶的一张脸,却是俊美夺目,惊艳众生,一颦一笑都惊心动魄。

那双狼一样的三角三白眼,就那样死死盯着君临天,一根细小的刀疤,盘踞在他的左眼角,笑得时候随之牵动令人惊悚的震慑。

鹰视狼顾之容,乱臣贼子之相。

不会看相的慕凝芙,都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古小说里篡位夺权,诛杀无数忠义之士的奸臣,恐怕就是眼前的宋昌赫,给她活生生的诠释了。

试问影视剧里那么多人演曹操和司马懿,有谁能够像眼前的俊美男人一样,那么淋漓尽致,浑身里外都透露出如此令人闻风丧胆的奸雄劲儿?!

活曹操.......乱世奸贼......宋昌赫。

火光跳跃重映着两个棋逢对手,势均力敌的男人,在萨满巫堂们的鬼神祭祀舞中,宋昌赫撩开西装下摆,叉腰,率先开口了。

他朝着君临天城府颇深的一笑,而且看都不看慕凝芙一眼。

“安允熙人在哪儿?”

低沉浑厚的音色,微微破响,标准的豺声,这男人连声音都带着豺的特点,慕凝芙心想。

宋昌赫说完,笑了,笑不露齿,一双三白狼眼看向君临天,瞳孔黑不见底且蓄势待发如铅弹。

“火是你放的?”君临天毫不客气,面对这个奸佞的乱臣贼子,临危不乱且丝毫不做出让步。

无形的三十八度【仁川线】隔开他俩,双方随时都有擦枪走火的可能性。

“君临天,是我先问你呢,安允熙在哪里?”宋昌赫字字平稳的重复着,破响的豺声,在夜色火光下更显诡异病态,像是有轻微气管炎一样。

“但我觉得你有先回答我的必要。”处于客场,君临天却依旧寸步不让,说出的朝语字字铿锵有力。

“汉山监狱今晚突发大火,前总统生死不明,烧死一百多名囚犯,你贵为一国总统不去关心灾情和伤者,跑来这里质问我前总统的去向,是何用意?!”

慕凝芙侧颜看到自家老公,男人眸中折射着萨满巫教的火光,却已经略微有了压抑横流的怒意。

亚特兰蒂斯第二季

亚特兰蒂斯第二季第二集

毁掉结婚证,是一件浪漫的事情?

那她和陌七爵呢?

她刚才那么生气。

迟冰清在电话里说道,“沫沫,其实阿爵的行为是幼稚了点,但是他也是真心不想和你离婚,所以不计后果毁掉结婚证的,其实他对你也既是幼稚又浪漫的。”

童九沫听了,深吸一口气,咬着下唇,低声说道,“妈妈,我刚才……把你儿子骂了一顿。”

迟冰清一愣,“他是不是也骂你了?他怎么就不知道迁就老婆?居然还和老婆吵架!我现在就拿棍子去锤他!”

童九沫连忙说道,“妈妈,不是,陌七爵没有和我吵架,他也没有骂我,是我把他骂……走了,他刚才好委屈的样子,我是不是骂得过分了?”

“不会吧?被骂哭了?这么幼稚?”迟冰清拿着手机,连忙和陌七爵划清界限,“如果是的话,沫沫,你记得他不是我的儿子,不是我生的,是捡来的。”

童九沫:“……”

和迟冰清聊了一会后,她们才挂了电话。

然后她也不管结婚证的事情了,都已经被搅碎了,她除了接受,还能怎么办啊?

一想到陌七爵刚才神情低落的画面,她就心软了。

深吸一口气,去找陌七爵。

“陌七爵。”她喊着陌七爵的名字。

喊了几声。

最后她走到了窗台前,往下看时,才看到陌七爵站在游泳池旁。

她走下楼,往游泳池走去。

走近他的身后她站住脚步,开口说道,“陌七爵,我不生气了。”

陌七爵闻言,缓缓地回身,眼神忧郁地看着她,“沫沫,我不是故意要毁掉结婚证的。”

“我知道了。”童九沫脱掉鞋子,在游泳池旁坐下来,把脚放进了水里开始玩水。

陌七爵见状,愣了下,而后也在她的身边坐下来。

“沫沫,你真的不生我气了吗?”陌七爵不确定问道。

她突然来找他,让他觉得有些突兀,对她的愧疚更浓。

“嗯,不生气了。”童九沫玩着水说道。

陌七爵慢慢地把头靠在了童九沫的肩膀上。

童九沫突然感觉到肩膀一沉,有些疑惑地侧眸,看着靠在她肩膀上的脑袋,她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被我骂傻了?”

她一直以为陌七爵是一个和他外表一样看起来冷漠的人。

谁知道婚后深入走进他的世界,她才发现,其实他真的是一个普通男人。

也是有喜怒哀乐的。

她在反省着自己是不是骂得过分了?

“没有。”陌七爵说着,把头抬起来,伸出双臂,圈住了她的身子,“沫沫,从你签字和我结婚,我就没想过要和你离婚。”

“我也没想过。”童九沫说道。

陌七爵身子一僵,半信半疑,很是激动地看着她,“沫沫,真的吗?”

童九沫看着她激动的样子,她想起什么,问道,“陌七爵,你是不是因为我在民政局问你离婚是不是也在那办理的,所以你担心这个问题才把结婚证给毁了?”

“嗯。”陌七爵点头。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还有其他隐形的原因,他也担心着。

一旦事情爆发,她不会继续这段婚姻。

ps:求月票~

亚特兰蒂斯第二季

亚特兰蒂斯第二季第三集

第256章 她很惨

这当中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她不相信张小慧会那么自甘堕落。

而且也一直不和家里人联系。

“开快点”

她现在迫切的想知道张小慧出了什么事。

“已经很快了,马上就到,没什么可担心的。”

陆青承出声。

虽然不知道她和那个女生的关系,但是去那种地方工作,肯定不是什么好女生。

“谁关心她了?我是关心我自己”舒妍出声。

陆青承扫了她眼。

舒妍立马就察觉这话不对,怎么搞得她的事和她有关系一样。

“不是的,她家父母总是以为我把她弄丢的,现在她出现了,我能证明清白。”

嘴上这么说,舒妍心里明白,如果田小凤一家知道了张小慧的情况,不仅不会不怪她,只怕会更加恨她。

这辈子她是想收拾张小慧,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落到这种地步。

上辈子虽然离开这个地方了,但是听说她似乎过得不错,嫁了个男人虽然年纪很大,但是有工厂,似乎对她很好。

“嗯”

陆青承没有再问,反正从她嘴里出来的没几句真话。

几分钟后,车子到了市人民医院。

舒妍去了病房,张小慧的房间有警察守着,廖成也在。

看她过来走向前。

“她已经睡了,你可以进去看看她。”

廖成收起了本子。

“她说了什么?是谁把她弄成了这个样子。”

“问了,她说不知道,从石家出来就被人绑了,然后丢在了那个地方,夜总会那边我们还会去查。”

“嗯。”

舒妍走近病房。

张小慧躺在病床上,人很消瘦,脸上的浓妆还没有洗掉,看出一股浓浓的风尘味道,脸色却异常的憔悴。

看来这些天,她被折磨得很惨。

她站在床边等,想等她醒来说些事情的进过。

天黑她打开病房里的灯的时候,张小慧醒了,似乎太习惯这么刺眼的目光,逼了逼眼睛。

“好,我马上起来去接客人,你别打我。”

张小慧抖了一下,然后慌乱下床,脚触底的时候又清醒。

想起,下午似乎来了很多警察,然后她被带上车,之后晕了过去,这么说她得救了,她的神色激动,那些折磨都过去了。

不过她脸色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就看到站在窗边的舒妍。

“你怎么在这里?”

“你是来笑话我的对不对!”

“我现在的样子都是你害的。”

张小慧冲上去,这些日子,她都是带着对舒妍的恨挺过来的。

舒妍见她冲过来轻轻一推,她就倒在了床上。

张小慧现在可不是之前圆润的样子,轻飘飘的像一张纸,怎么可能伤害得了她。

“收拾你的人是石彬,不是我。”

她心里应该清楚,却又把这事算在她的头上。

“就是你,如果不是你一直害我,我会成为这样,现在好了,你看到的惨样子,是不是很开心?”

张小慧歇斯底里,一副发疯的样子。

舒妍猜她一定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但是张小慧就是张小慧,本性是不会改的,她没别的女人那么在乎自己的贞操。

所以她现在没有对她自己的厌恶,只有对她的恨意。

“有点。”

开始她很同情她,但是看她依旧是一副死性不改的样子,她同情心没有了。

“你给我等着,等着。”

“你还想做什么,还能做什么?”

舒妍讽刺。

“你现在的名声已经够臭的了,又没本事,你能对我怎么样?”

张小慧咬着嘴唇,这次感到发自心里的难过,这种难过比她刚带进夜总会第一天还绝望。

因为意识到自己永远也比不过舒妍,永远也比不过。

“呜呜……”她终于哭出声。

舒妍乘热打铁,她知道像张小慧这种人,懊悔什么的都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被她自私自利的性子淹没。

“你还记得是谁把你带去哪里的?在石家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那天在石家,我爹他们被带去警察局后,我就被带进了石家,之后他们找了医生来给我检查,发现我孩子没了之后,周秀香打了我几巴掌,就把我放了,我想回去,结果半路上就被人绑了,之后醒来就在那个地方了,我……”

接下去的话,张小慧没说,因为难堪。

舒妍没有再问,也没有安慰她,张小慧说的话和廖成说的一样。

看来抓不住石彬什么把柄。

但是张小慧现在这样就是他干的。

她明白,张小慧也明白,但是明白没用。

张小慧的样子都已经知道,心里已经甘心的吃了这个亏,把怨恨都发泄在她的身上,也不敢去找石彬,怕被再收拾。

没有再看张小慧一眼,舒妍出去了。

田小凤报警的时候应该留了联系地址,这个时候警察应该已经通知到了田小凤他们。

她再留下来碰到他们的机会很大,她可没心思和他们吵。

“谈完了?”

走廊上陆青承问。

刚才他已经从廖成那里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嗯。”

舒妍往前走,想不到石彬这么心狠手辣,把张小慧送去了那种地方,如果换做别的女生估计早就疯。

“在担心?”

陆青承明白她的担忧。

“没有。”

舒妍抛开那些心烦的事。

“已经很晚了,今天我们只能出去吃。”家里冰箱也没有别的东西吃。

“好。”

陆青承带去餐厅吃饭。

刚进去就碰到两个人是石彬和周秀香。

不过当时只有她一个人,陆青承去停车还没有跟上来。

石彬看她的神色阴沉沉的。

“见到你朋友了?感觉怎么样?”

石彬吐了一口烟问。

舒妍脸色有点发白,不说话。

“张小慧欺骗我,这就是她的下场,可是有点人比她更可恨,你说我改怎么对付?”

石彬笑。

周秀香在一边看着,恨不得马上收拾她。

张小慧的事,今天警察已经来问过了,可是有证据吗?什么也没有。

之前不知道自己的老公把那个小贱人送到哪里去,今天才知道,不过也正是因为她不知道,所以反应才没有一点破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