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恶魔第一季

金融恶魔第一季
  • 主演:帕特里克·德姆西,亚历桑德罗·博尔吉,莱娅·柯丝达,马拉基·卡比,皮亚·梅切勒,娜塔丽·拉布蒂·戈麦斯,哈里·米歇尔
  • 导演:尼克·赫伦
  • 地区:意大利,法国,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0
帕特里克·德姆西、亚历桑德罗·博尔吉([切肤之痛])主演10集新剧《魔鬼》(Devils,暂译)。尼克·赫伦(《神探夏洛克》)参与执导并担任监制。Sky Italia(《年轻的教宗》)、Lux Vide(《美第奇家族:翡冷翠名门》)负责制作。该剧改编自意大利交易员吉迪奥·玛里亚·布雷拉撰写的畅销小说,灵感源自2008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故事围绕一家美国大银行驻伦敦代表处内上演的金融世界惊悚内幕展开。德姆西饰银行CEO多米尼克,博尔吉饰交易主管意大利人马西莫。该剧将于下月在伦敦、罗马开机。

金融恶魔第一季第一集

“瑞泽,你真是聪明,这个提议不错,待会看看那个小伙子到底是不是小莺嘴中说得神医吧!”

黄母暗赞陈瑞泽聪明,正在这个时候,门外的走廊上传来了黄莺与秦天阳的谈话声。

秦天阳在等电梯,黄莺径直跑了过去。

“天阳,你不能走,是老师不好,老师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但现在爸爸从床上摔了下来,看样子很严重,我们也不敢私自动他,只有你去了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紧急情况。”

“怎么摔下来的?严重吗?”秦天阳询问。

“挺严重的,口鼻里都是血,我好怕爸爸他……”

说到这里,黄莺低声抽搐起来。

打小的时候,她更敬重父亲一点,由于母亲的脾性她不怎么瞧上眼,所以和父亲的关系要强于母亲。

眸子里呈现出黄莺梨花带雨的楚楚模样,秦天阳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黄母的做事态度,他也瞧不上,可黄莺的为人,他还是比较认同的。

想了想,秦天阳说道:“黄老师,别哭了,先带我去看一下你爸的病情再说。”

“天阳,你这是答应给我爸爸治病了吗?”

“我能不治吗?你看你都哭成一只小花猫了!”秦天阳笑道。

“谁是小花猫?你才是好不好!”

察觉秦天阳眸子里的笑意,黄奕没由来感到羞赧,脸蛋也是由原先的苍白,变得红润起来。

她发现一个问题,别看秦天阳的真实年龄比她小五岁,但在秦天阳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一种超强的安全感包裹着她!

那种奇妙感觉,就像小时候依偎在父亲的怀里,很温暖、很贴心!

“这个男生好神奇,为什么看到他的笑容,仿佛面前有再大的荆棘,也不值一提了呢?”

望着秦天阳修长挺拔的身躯进入客厅,后面的黄莺忍不住这样想。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比她小五岁的男生产生这种感觉,反正只要有秦天阳在身边,一切的大风浪,都将不是问题!

……

与此同时。

黄父居住的那间卧室里,陈瑞泽、黄母听到脚步声传来,扭头看向与黄莺并肩行走的秦天阳。

“哼!”

陈瑞泽从鼻子里发生一声冷哼,摆明了对秦天阳很鄙夷,一个江湖郎中而已,来到黄家自称什么神医,待会要是治不好黄父,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收拾这种社会毒瘤。

旁边的黄母虽然没有讲话,可心里的想法和陈瑞泽差不多,也觉得秦天阳八成是个江湖骗子。

因为活了这么大岁数,她从未见过像秦天阳这么年轻的医生。

这个年龄段,大多还在学校里读书吧,要么是个实习医生,二把刀那种类型。

眼见二人一副鼻孔朝天的鸟样,秦天阳懒得搭理,反观黄莺也没有搭理。

今天母亲所做的一切,伤透了黄莺的心。

“天阳,你快看看我爸,他头颅里面的血管,有没有再次破裂?”

目前黄莺最为担心的,就是父亲前段时间做过的头颅穿孔手术,这会儿别又破裂了,假如说头颅内部的血管再次破裂,黄父的病情可就严重了。

秦天阳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黄莺这个问题,而是轻轻蹲下身,着手去测量黄父的呼吸,发现呼吸已经极其微弱了。

此后又号了号脉搏,发现脉象也是极为浮弦,种种迹象表明,黄父的情况很不乐观!

“我猜……头颅内部的血管,应该是再次破裂了,不然伯父的脉象不会那么浮弦,而且呼吸也非常微弱,情况很危险!”

秦天阳没有隐瞒黄莺,直言讲黄父的情况已经很危险了,指不定头颅内部修复的血管,遇到震荡后,再次破裂!

此话响起,吓得黄莺花容失色,刚刚有所红润的脸颊,这会儿又变的惨白!

旁边的陈瑞泽闻言,有些气恼地伸出手,指着秦天阳叫嚣道:“小鬼,我告诉你啊,不要胡说八道,刚才叔叔的身体还没有这么严重的,你上来就说叔叔的情况已经很危险了,是不是你存心这样说的?然后想在小莺和阿姨手里讹走一部分钱?”

“啪——”

待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只见秦天阳迅疾起身,二话不说,甩手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方才他在门口瞎哔哔,秦天阳忍了他一次,这会儿来到卧室里给黄父治病,他还像一只苍蝇似的,在人耳边唧唧歪歪个不停,此次秦天阳没有再忍让,甩手一巴掌搧了上去!

这巴掌抽下去后,陈瑞泽直接被抽懵了,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顿时肿胀起来宛如一个猪头!

疼痛刺激了他的怨恨,刚想破口大骂秦天阳两句,却率先听到秦天阳那冰冷不掺杂任何感情色彩的话语响起:“接下来,我给伯父治病,你要是再敢从我耳边叽歪半句,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不信你大可试试!现在,我命令你马上滚出去,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灯光下,秦天阳的那双黑眸死死盯着陈瑞泽,口吻命令似的让他滚出去。

“你!你!你……”

陈瑞泽一手捂着肿胀起来的猪脸,一手指着秦天阳,还想再逞能,不过接触到秦天阳那双如同野兽般的目光,吓得他又把后面的话咽回肚子里。

旋即,这孙子像个小怨妇似的,果真滚出了房间。

他怕了,真心感到害怕了,作为华夏龙王的秦天阳,岂是他这种二逼能够撼动的。

秦天阳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煞气,不用动手,就能把这种二逼吓尿裤子!

颤颤巍巍地站在门口,陈瑞泽再也没有了起初的猖狂,这会儿的他,仍然记得秦天阳那双冰寒刺骨的眼神,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

反正在陈瑞泽接触这么多人当中,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眼神。

那个眼神仿佛在告诉陈瑞泽,如果下一刻你还不滚出卧室,马上让你生不如死!

一个人的气场!

华夏龙王的气场,曾经令得万千雇佣兵感到闻风丧胆,更遑论陈瑞泽这个软蛋了,如果秦天阳想捏死他,一只手足以!

金融恶魔第一季

金融恶魔第一季第二集

砰!

一个人飞快地冲出了大门,紧跟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棒重重地撞在了门上。

差之毫厘,险之又险!

秦海回头看了眼,后背上立刻冒出一层冷汗。尼玛,幸亏哥们腿脚利索,要不然又得挨一棒子。

听到屋里传来一阵脚步声,秦海拔腿就跑,很快就跑出了丽景苑,拦下一辆的士钻了进去。

在他身后,林清雅手持木棒气势汹汹地追了出来,看到消失在夜色中的的士,林大总裁气得咬牙切齿。

“哼,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有本事就别回来了!”

也许是总裁大人的怨念太深,秦某人虽然已经上了车,仍然打了个喷嚏,然后把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从裤兜里掏了出来。

和秦海猜测的一样,打来电话的正是沈月娥。秦海苦笑摇头,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有千里眼,竟然在关键时刻打来电话,不仅毁了那么温馨美好的氛围,反倒让林清雅误会了他,难道是老天爷派来专门跟他作对的?

接通电话后,秦海说道:“喂,沈部长吗,我马上就来了!”

“哎哟,我的秦大部长,您总算是接电话了。您要是再不来啊,您的那些手下可就全完了哦!”

“全完了?”秦海紧张起来,“沈部长,什么意思,他们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手机里传来沈月娥咯咯的笑声,“那倒不是,是我们公关部的姑娘们太喜欢他们了,全都踊跃地给他们敬酒,他们眼看快要招架不住了哦,你最好赶紧来,要不然啊,待会可能一个都站不起来了。”

秦海汗了一下,公关部那是干什么的,不仅要能说会道,还得能喝酒,因为喝酒就是她们的本职工作啊。自己手下那帮傻小子都是当兵出生,本来就傻乎乎的,再被这群女妖精一忽悠,还不是见酒就干,要是不喝趴下,那都不正常。

一路紧赶慢赶,半个小时后秦海总算是来到了酒店。可是等他进包间一瞧,偌大一个包间竟然只剩下了沈月娥和师曼君,印军他们全都不在,就连桌上的酒菜也好像是刚刚送上来的。

“他们人呢?”秦海愣了一下,问道。

沈月娥笑盈盈道:“我不是告诉你了吗,都喝醉了啊,我让姑娘们把他们送回公司去了。快来坐,酒菜已经换了新的,就等你入席了。”

秦海哭笑不得,手指头指了指沈月娥,“沈部长,你这是欺负人啊!”

沈月娥一挺胸,傲娇地道:“就欺负了,怎么着,你这个当部长的还想帮他们找回场子不成?”

还真别说,沈月娥这么一挺胸,胸前的一对伟岸胸器剧烈的抖了几下,越发的壮观了。不过秦海瞄了一眼就没了兴趣,这女人可是个拉拉,对男人没兴趣,看也白看啊。

一旁的师曼君则笑盈盈地说道:“秦部长,快请坐,月娥是骗你的,他们没有喝多,其实根本就没喝酒。”

秦海坐下,好奇地问道:“没喝酒,不会吧?”

沈月娥没好气地道:“还不是你手下那个叫印军的,说你没来就不能喝酒,还说什么喝酒误事。”

秦海暗暗点头,印军不愧是从猛虎连出来的,办事沉稳可靠,是个好苗子。

沈月娥又说道:“秦部长,好好一场聚会就因为你的迟到弄成了这样,你说该怎么办吧。”

“呵呵,沈部长看来怨气不小,那好,他们没喝酒,我来陪你们喝。而且怎么个喝法由你沈部长说了算,怎么样?”秦海笑着道。

“真的?”沈月娥眼前一亮,急忙问道。

“当然,我说话算数!”

沈月娥和师曼君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喜色。

紧跟着,师曼君从桌子底下拿上两瓶包装精美的白酒,酒瓶是非常喜庆的大红色,瓶身的造型类似于古代的花瓶,非常优美,仅仅从包装上看,就知道这两瓶酒一定价格不菲。

师曼君笑盈盈道:“秦部长,这是外地的朋友送给我的两瓶‘美人醉’,听说味道还不错,我和月娥也不懂酒,今天借这个机会请你给我们鉴定一下。”

秦海以前倒是喝过这种“美人醉”,只记得这种酒特别烈。所以当他看到那两瓶“美人醉”,心里大致有些明白了,这两个女拉拉看来今晚是打算先灌醉他,然后在想办法套他的话了。

嘿,想灌醉哥们?那就来吧,让你们见识一下哥们的酒量!

秦海说了大话,喝起酒来一点也不含糊,首先就依着沈月娥的要求自罚了三杯,几乎是酒到杯干,让沈月娥和师曼君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等秦海放下杯子,又赶紧给他倒上,两个人轮番进攻,没多大工夫,秦海甚至连菜都没吃几口,一瓶酒就已经见了底,其中一多半都进了秦海肚子。

秦海虽然酒量不浅,但是也不能被两个女人当傻瓜猛灌不是,他悄悄运转真元,脸上转眼间变得一片通红,脸眼睛里都是红的,看上去就跟喝多了一个样。

“不行了,不行了,再喝下去,真的要醉了!”秦海装出喝多了的样子,粗声粗气的把酒杯倒扣过来。

沈月娥和师曼君脸上都露出喜色,沈月娥则笑盈盈地道:“那行,先吃菜,后面我们慢慢喝。对了,秦部长,你们保安部今天可是出了大风头了,不仅出了个舍己救人的印军,还出了个能用手掌劈断匕首的冷锋,以前真的没看出来,我们公司保安部里竟然是卧虎藏龙,人才济济啊。”

秦海胡乱摆摆手,摇头晃脑地道:“不行不行,那帮小子还是太嫩了,要不然也不会弄得自己受伤了。”

师曼君则说道:“今天公司一口气开除了十八个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真是太奇怪了。”

“可不是吗!”沈月娥悄悄拿起秦海的酒杯给他倒上酒,一边问道:“秦部长,你们保安部可是全程参与了今天的事,你就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秦海点点头,“嗯,风声倒是听到了一些。不过——”

“不过什么?”沈月娥急忙问道。

“不过不能告诉你们啊!”

“为什么?”沈月娥一愣。

“告诉我的那个人说这是公司的机密,林总特别下令不准走漏消息的。我要是告诉了你们,追究起来,那我那个朋友岂不是也要遭殃?”

沈月娥媚眼一横,白了秦海一眼,“怎么,你连我和叶姐也不相信?”

“不是不信,只是我已经答应了我那个朋友了啊!”

“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乔组长?”沈月娥笑盈盈地端起酒杯,跟秦海走了一个,“要是真的追究起来,你放心,我去跟乔组长道歉,就说是我逼你说的。”

一杯酒下肚,秦海假装酒意上涌打了个酒嗝,说道:“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我也不瞒你们,我听说今天被开除的人都犯了错误,很严重的错误,所以他们得到通知后才会走得那么干脆,任何补偿要求都没有提。”

“是不是有人检举揭发他们?”沈月娥和师曼君对视一眼后,又急忙问道。

“那就不清楚了,也许是,也许不是,谁知道呢!”

沈月娥见秦海已经有七八分醉意了,应该不是说谎,心里一时间也没底了,眉宇间露出几分担忧之色。

金融恶魔第一季

金融恶魔第一季第三集

柳如诗惊吓地捂住了眼睛,做出痛苦而伤心的模样:“夜一,你,你怎么被烧成了这样……太惨了……太可怜了……真的是美琳达做的吗?如果是这样,那我就算是病死,以后也再不让她给我诊治了!我,我要和她断绝医患关系、朋友关系、再也不来往了……”

白夜渊看着柳如诗惊慌又后悔的样子,眯了眯眼,这才大步走上前:“你不知道她的为人?”

柳如诗摇头:“真的不知道……怪不得她从你办公室离开后,就和我分道扬镳,一直没露面,往常这个时候她应该来帮我打镇静剂得……因为她没给我打针,我刚才才会神志不清,旧病复发,又差点弄死自己了……”

柳如诗柔柔的说着,感觉到白夜渊走到她面前,在她身上投下了一大片阴影。

随即!

她下巴一痛,喉咙被箍紧到几乎无法呼吸!

白夜渊,居然使劲掰住了她得下巴,掐住了她得脖子。

她一直盼着白夜渊能过来和她肌肤相触,哪怕不亲亲她,抱抱她或者握握她得小手也好啊。

此刻,白夜渊倒是真的如她所愿,和她“肌肤相触”了。

只不过,却是以这样残酷无情得方式!

室内的医生护士看到这一幕,全都吓呆了。

妈呀,这是家属还是仇人啊!

这样对病人,真的好嘛?

柳大小姐会不会被掐死啊?

只有夜一此刻比较淡定,他知道白夜渊不愿意和柳如诗多废话,因此替白夜渊开口逼问:“柳如诗,你刚才说得,真话还是假话?对总裁撒谎,可是死路一条!”

柳如诗被掐得喘不上气,咽喉痛还是其次,心痛才是最要命的。

她最爱的男人现在差点要她死,对她如此粗鲁。

而曾经很崇拜自己、对自己特别温柔、开口闭口都是“诗诗小姐”的保镖,居然也对自己如此冷漠,管自己叫“柳如诗”了!

偏偏这两个人对萧柠,却是另一幅态度。

白夜渊把萧柠宠上了天。

而夜一这个奴才在火灾爆炸中,去替萧柠死!

两相比较,柳如诗真真儿是感觉到悲哀和愤怒。

可是她被白夜渊死死掐着,别说愤怒了,就是哀求都没有机会,她必须小心做答,否则下一秒白夜渊完全有可能掐断她的脖颈。

“夜……夜渊……我发誓我说得是真的……不信你们可以带我去测谎……”

夜一冷冷道:“你明知道自己是精神病患者,测谎仪对你不准确!没有用!”

柳如诗眼眶一红,柔弱道:“对,对不起!得病不是我的错……20年前的意外,我也不想的……”

一提起20年前,因为白夜渊没有去救她,害得她被十几个男人轮,因此得了精神病的事。

白夜渊眼底终于有了一丝裂缝。

柳如诗纵然做了千万件该死的事情,只要她提当年,这就是她的尚方宝剑,保命神丹。

不过,这陈年往事也不是万能的。

这一次不同以往,这次是涉及到了萧柠的安危。

萧柠差点死在火场!

白夜渊眼底的动容,很快冷了下去,恢复了冷酷无情的颜色。

不过,柳如诗精准地抓住白夜渊眼底一闪即逝的变化,迅速道:“夜渊,你可以查监控录的,不管是在医院还是哪里,我和美琳达的关系都只是医生和患者。你还可以问白氏的保安,当天我连晚会现场都没法进去……如果美琳达和我有关系,那她能进去作案的话,带我进去不是轻而易举吗?我何必在门口被你的保安羞辱?”

【云爷:晚安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