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哀顺变第二季

节哀顺变第二季
  • 主演:伊丽莎白·奥尔森,凯莉·玛丽·陈,珍妮·麦克蒂尔,约翰·艾德坡,塔拉·霍尔特,琳登·史密斯
  • 导演:阿扎泽·雅各布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9
无须放手,继续前行。   Leigh continues her complex and ultimately inspiring journey as she tries to move forward in the world while still feeling the aftershocks of loss. As the young widow tries to find meaning in life while dealing with intense grief, she soon discovers that there’s no perfect way to grieve, but life does go on no matter what.

节哀顺变第二季第一集

宋奇的父亲早年被卖进了侯府,可惜得罪了府中的主子,被打了二十大板连带着家眷一起赶走。

宋奇的老母早就去世,宋奇带着元气大伤的老父回乡投奔亲人,可惜在路上遇到了山匪,老父去世,只剩他一人回来。

当年的老宋家早在一次饥荒过后就绝户了,眼见着冒出来了一个后生,村里的老人便让他认祖归宗,承继那一支的香火。

因着长相俊朗,很是有些姑娘看中,但家中就一人,无人帮衬,也没有人愿意将姑娘嫁给他。

而真实情况就是,宋奇与他老父一起死在了山匪手里,正巧一个路过的妖修需要一个合理的身份,便杀了那山匪,顺道继承了宋奇的身份,回了乡。

这妖修早年收过一个小姑娘的恩惠,在他得了一件宝物,得以化形后,就使劲了手段的取到了那个小姑娘。

凡人不是有句话,救命之恩,当一身相报……

他是草木之灵化身,天然相貌俊秀,不是正应了那句话么?

这几年相处下来,夫妻恩爱,两人一主外一主内,日子过得红火无比,让他也不想着继续修炼,就像这么过下去。

谁知道,这就遇到了一个人类修行者,这可如何是好?他不会要替天行道吧!

若是洛长离知晓他的心思,定然懒得理睬,他像是那么无聊的人么?来到此处也不过是想见识见识话本中的故事而已。

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保留了一颗纯真的心的。

半夜时分,一道黑影偷偷摸摸的离开了村舍,徘徊在洛长离的屋前,正是宋奇。

他满脸犹豫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在还没下定决心的时候,就看见眼前的的门突然地打开。

看着门里坐着的麻衣道人,他僵着身子走进了屋里,对着洛长离拜倒,语气恭敬,“见过前辈”。

洛长离定眼演了看这人,一身俊秀平和的气质,周身整齐,与此处衣不蔽体的村人有很大的区别。

看他周身环绕的草木灵气,洛长离有些可惜,这年头什么都有套路啊,报恩的居然是个男妖。

他顿时息了看热闹的心思,语气淡淡的问道,你是在这山中得道的妖?

宋奇打起精神的回道,“是。”

“那你可知道这山中究竟封印着何物?”洛长离冷淡的问道。

宋奇小心翼翼的回道,“小妖不知,小妖生的灵智也不过一百多年,只是知晓山中镇压了一个奇物,我等皆是沾光才能生出的灵智”。

洛长离闻言皱了皱眉,“草木之灵修得灵智最是不易,你竟只用了一百多年就能化形,看来是另有机缘了。”淡淡的话音传出,让下方毕恭毕敬的宋奇出了一身冷汗。

他忍住心中的不舍,从怀中拿出了一颗珠子,“正是,小妖能化形,正是此物的功劳,其能催生灵智,稳固神魂,也算是一件宝贝,小妖愿将他献于前辈,以共前辈赏玩”。

他也是看这位前辈并非是资源奇缺的散修和心狠手辣的魔修,才敢这么直接的拿出来。

洛长离伸手,那颗散发着蒙蒙青光的的珠子就飞到了他的手里。

感受着从上面源源不断传来的生灵之气,洛长离思虑了片刻,就用手点了点那珠子,顿时,珠子上散发的生灵之气便慢慢的收敛了起来,有婴孩拳头大小的珠子也随之不断地缩小,最后化为了米粒大小。

洛长离手一挥,那珠子便进入了宋奇的眉心。

宋奇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抬手摸了摸眉心,有些惶恐的问道,“前辈?”

洛长离随意的说道,“我不喜夺他人机缘,若时时惦念着寻求外物,又如何能证得道途?”

说着摆了摆手,让宋奇离开了。

宋奇在回到了房舍后小心的看了眼沉睡的女子,又合上了眼,一夜的惶恐不安在身旁人安宁的声息下渐渐地淡去,不知不觉的陷入了沉睡。

而他身边的女子在感知了他的情况后就感激的看了屋外一眼,复又睡去。

既然这位修士没有贪那珠子的便宜,反而助他将珠子化入了体内,也就代表着他并不会多管闲事。

宋奇的妻子也并非人类,原名唤作灵姬。

灵姬本是山中一小雀,在月圆之夜得了一些月华生出了些灵智。

一日,山雨骤降,雷霆闪烁,她在慌不择路间飞到了一株半死的松树上,寻求庇护。

在大雨过去之后,她感激松树的庇护之恩,便在松树之上安家。

白日婉转啼鸣,空时就衔来山中清露,月华灵珠以助老树恢复生机。

不多时,那颗数坏死的部分就渐渐地焕发了生机,她虽灵智不多,但也感到由衷的喜悦。

但她并不知晓,她脚下的这颗树便是引来雷劫之由。

阿松的本体乃是一颗老松,在数千年前便以成型,在此地沐浴月华,吸收灵气,终于在千年后开了灵智。

山中无妖物,阿松在山中修行倒也清闲,不知不觉便修成了金丹。

草木之灵修行不易,天道也并未为难,只是降下了三道雷霆。

但懵懵懂懂的阿松在猝不及防之下被雷劈个正着,连本体收到了损伤,但劫难也是机缘,阿松也由此褪换了新的生机。

灵姬就是在在阿松虚弱的时候来到他身边的。

听着她曲调悠扬的鸣唱,看她尽力为他寻来灵物,阿松也是十分的欣喜,纵然她能成功的寻到灵物也是因为她的身上沾染了自己的气息。

在一次月圆之夜,阿松化为了人形,看着那只呆掉的小雀儿,阿松更觉可爱。

在之后的几百年里,阿松便一直与小雀儿相伴,在她灵智渐长,修为日深之时,为她取了个名字叫做灵姬。

灵姬有了阿松相助,化形倒是并不艰难,但天道降下的雷霆却要厉害许多,灵姬也勉勉强强的度过了。

看着那月光下一身红衣的小姑娘,阿松顿生苍老之感。不知不觉间,当初那个在他本体之上蹦蹦跳跳的小雀儿也到了化形的时候。

这倒是一件大喜事,可问题也来了,变成了人形的小雀儿还没有名字,他得好好地想想了。

节哀顺变第二季

节哀顺变第二季第二集

校长办公室里面,秘书为林天和何倩倩倒好了茶水,吴光喜坐在一旁热切说道。“来来来……这可是上好的铁观音,平常我都不舍得喝。”

林天拉着何倩倩坐在另一边,他对吴光喜的热情并不买账,脸色依旧显得冰冷说道。“吴校长,你说我们是来商量解决办法的,可不是来闲聊的,而且我们并没有那么熟。”

“……”吴光喜。

“呵呵……”热脸碰了冷屁股,吴光喜有些尴尬笑了笑,他自顾啜了一小口茶水。

至于范建,他此刻是站着的,校长没让他坐他不敢坐,虽然他是一个副校长,但是人家是校长啊,官级比自己大的吓死人。

看向林天的眼神,范建充满了怨毒,这混蛋今天让他丢尽了脸面,竟然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打他。

“校长,这件事我冤枉啊,我尽心尽力的做事,今天他们来填考研的资料,我只是说了几句,他就动手打人,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恶人先告状,范建第一时间将自己的位置站在一个无辜者,受害者的身上。

“呵呵……”林天闻言并不说话,他只是冷笑,他倒要看看吴光喜和范建要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你给我闭嘴,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吗?”出乎林天意料的是,吴光喜并没有站在范建那边,听了范建的话他顿时叱咤道,让的范建果然闭嘴不敢在说什么了。

“呵呵……事情的经过我大概知道了,对于何同学的考研,我们一定会公正处理的,这点还请林同学放心。”吴光喜笑着说道。“如果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尽心的。”

“老狐狸。”林天听了吴光喜的话,心里大骂道,这混蛋说了这么多等于什么都没说,一定会公正处理,老子知道你们什么才算是公正?还你能做到的就一定会尽心,你到是给我说说你能做到什么啊?

这么模糊的概念,要是老子提要求的时候你都说不能做到,我他妈找谁说理去?

“呵呵……校长果然英明。”林天这时也是换做一副笑脸说道。“这个混蛋调戏我女朋友,我是一定不会放过的,然后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让我女朋友直接通过考研就行,而且就让她在武安大学担任教师执教,对了哦,可不是实习教师,而是正式的。”

“嗯,林天同学说的范校长这回事我们一定会给予处罚的,这点你不用担心,但是让何倩倩同学直接通过考研……这个,这个有点难办啊。”吴光喜听了林天的话,先是给出肯定的回答,但是说道后面就露出一脸为难的样子。“我虽然是校长,但是这种公然作弊的事情还是不太好做的。”

“直接说一个数字吧。”看着吴光喜不停的给自己打马虎眼,林天也是懒得和他废话,直接了当说道。

“这个,这个……”吴光喜听见林天这么直接,他竟是有些不好答话,要是林天愿意继续和他绕下去,他心里都已经打算好了怎么让林天付出一些东西。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如此一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一个什么数字。

是的,从一开始,吴光喜就没打算真的帮助林天,把他叫来办公室不过是不想影响学校的名誉。

“十万。”林天见吴光喜这么磨叽,直接自己爆出了一个数字。

“林天同学……”

“一百万。”等了一下,林天又是加价,直接翻了十倍。

“嘶……”吴光喜倒吸一口凉气,眼中精光一片哪里还敢犹豫。“这件事林天同学放心交给我就好了,我一定办的妥妥的。”

其实在林天说道十万的时候他就已经答应了,不过是想委婉的说的,可是想不到林天既然曲解了他的意思再次加价,他哪里还敢犹豫,虽然心里想着林天是不是再加价到一千万,但是他不敢赌,如果林天恼怒不干了呢?

他一毛钱都拿不到,这找谁哭去?

范建在一旁听着林天如此土豪的爆出大价码,脸上表情瞠目结舌,心里实则是在哭泣的。

尼玛这么有钱你早说啊,你早说我肯定把你当大爷供养起来,又怎么会欺负你们呢?

不装逼能死啊?肠子都悔青了,可是他现在一句话都不敢说。

“希望你说到做到。”听见吴光喜答应下来,林天眼皮都没眨一下,等他报出自己账号后,一百万就打了过去。

这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一辈子都赚不来的钱,但是对他来说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离开校长办公室后,林天带着何倩倩在学校里面散布。

何倩倩挽着林天的手臂一脸温柔说道。“校长都说了公正考研,其实你不用浪费那么多钱的。”

“呵呵……没事,在你身上花钱我愿意,就算再多也值得。”林天笑着道,因为这点钱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嗯。”何倩倩轻声应道,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神情,在没有认识林天之前,她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和自己的学生走到一起,而现在真正走到一起后,她却是一点也不后悔。

看着这个比自己小的男人,此刻她心里有的只有慢慢的甜蜜。

校长那里已经答应何倩倩明天就可以来学校担任老师了,而且就在林天所在班级任课,因此这件事算是圆满结束。

之后因为何倩倩要准备明天的课程,所以先去预习了,让林天一个人先去上课。

不过,在何倩倩走后,林天并没有去教室,而是离开了学校,他打算买一栋别墅。

一直住在出租屋让他心里有些不舒坦,而且发生了上次李东的事件,这让他心里更是有了芥蒂。

以前钱不够还可以将就,现在有钱了自然就要最好的,买一栋高档的别墅,里面的治安也会很好,这样一来就算步梦婷和何倩倩单独在家也可以安心不少。

虽然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放心,但是他也不可能分身不是,总有时间是照顾不到两人的。

秋殇别墅售楼部。

林天在搜索度娘武安市治安最好的别墅区后,最终定位在了这里。

秋殇别墅区是武安市最高档的别墅区之一,这里聘请的保安都是从中南海过来的,一个个实力不凡,对付普通人决对是可以一个打十个的。

当然,相对来说,这里的别墅价格也是昂贵的,在里面最便宜的别墅都要上千万。

最终林天选定了一套不管地势还是环境都是最好的一栋。

其价格竟是达到了九千九百九十万,这个价格让林天咂舌,不过最终他还是买了下来,想到张家赔他的十个亿,林天心里很是得意说道。“哥不差钱,哥有钱。”

刚刚走出别墅区,林天来到一个十字路口,蓦然他感觉眉心一跳,一股心悸的感觉油然而生,没有丝毫犹豫,他瞬间启动‘神经反应速度’异能,身体化作一道残影离开了原地。

“轰隆!”

而就在他离开原地的瞬间,在他两边的路口竟是同时飞来两辆大卡车相撞,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看的林天心惊肉跳。

虽然他有异能在身,但是面对这样的撞击也只能含恨而终。

“我就说了这样不行,李家那些废物偏要弄这么一出,真是蠢的跟猪一样。”在大卡车后面走出了一个女人,她一身红裙耀眼无比,性感的嘴唇也是涂着红色的彩影,给人一种女王的气场。

“林天,好久不见。”女人看着林天说道。

“张雅。”林天看着这个女人一脸惊愣,想不到竟然会是她。他的脸色变得警惕起来,张雅和普通人不同,是跟他一样的身居异能。

“呵呵……看见我很惊讶是吗?”张雅看着林天一脸惊愣的样子,非常满意,她红唇微张露出一抹高傲的笑容说道。“怎么样,是不是想好做我的男人了?成为我的玩物?跪在我裙子下面?”

“切……”闻言,林天一脸不屑看着她。“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我都说过了,我林天的女人不要丑女人,特别是老女人,你怎么就这么认不清自己呢?趁着你还有点资本,还是赶紧找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嫁了吧,哦,忘了说,这个老头必须是有钱的那种,非常有钱,这样他死了,你就可以得到他的全部财产。”

“啊……你敢说我老。”张雅听见林天的话,顿时变得愤怒,她一脸狰狞看着林天。“我今天就要把你抓住,让你成为老娘裙下的男人,我要你生不如死。”

没有一个女人喜欢听别人说自己老,说自己难看,何况张雅并不老,可是现在林天不但说她老,还说她丑,这叫她立马陷入了疯狂中。

身体从原地消失,然后瞬间出现在林天身前,一拳狠狠打向他的小腹。

“嘭!”面对张雅的突然出现,林天根本反应不过来,这一拳吃的老老实实,身体被巨大的力道轰飞出去。

节哀顺变第二季

节哀顺变第二季第三集

顾思南想着,要想让针灸发扬光大,就得培养后继力量,她将她自己所学的全部教授给别人。

如此一来,就算是他们这一代人没了,总还有人继承。

而且现在可是没有专门用于学医的学堂的,所有的学堂都是只教一些三纲五常,各种各样的古文罢了。

如果一个人想学医术,便只能去拜师学艺,师父肯收下,那才能学,要是没人收,就只好自己钻研。

她何不办一个学堂?让天下有心学医的孩童都有地方学习,这样一来,也能让更多的人知道针灸。

她是鬼医的徒弟,便要遵守圣医堂的规矩,一生只能收一人为徒。

可若是办了学堂,她便不用让任何人拜师,就能将医术传授于他人,有何不可?

见她兴奋得厉害,李林琛也笑着点了点头,“娘子想的总是比别人多些,这是好事,相公支持你。”

“太好了。”,顾思南笑着道,她就担心李林琛觉得她瞎折腾来着。

虽然她也知道,就算是他这么觉得,也是不会说她的,不过看这样子,也不是不喜欢吧?

“那我们一会儿去找赵光耀,有事儿跟他商量。”,顾思南说了这么久,嘴巴都干了,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丫鬟还是听话,就算是她不在,黑李林琛跑的茶也是按着她的规矩来的,淡茶。

要是喝习惯了茶的人喝这样的茶总是觉得不好喝的,毕竟茶叶少嘛,味道淡。

淡茶没味儿,可是喝了对身子有益处啊。

李林琛一笑,她不用说明白,他也知道要去找赵光耀做什么。

心里微微震动,面前的这小丫头,倒是颇有些治世之才,想出的办法总不是些小家子气的,都是为了长远考虑。

晚膳摆在前院里,天气暖和起来了之后,吃饭一般都在前院,一家子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

冬日里天气太冷了,在各自屋里吃的时候比较多。

也是他们家比较奇怪了,别的府上,都是男主子住前院儿,后院儿住妻妾,正妻住正院儿,其余的小妾就一人一个院子住着。

夜里男主子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哪儿也不想去就歇在前院里。

这样的话,吃饭就是在各自的院子里了,要是不受宠,几个月也见不着男主人一面。

可是这李府就不同了,这么大的府邸,就一个妻,没有妾,男主人当然是跟着住在正院里,前院没人住,倒是成了个用膳接待客人的地方了。

晚膳之后,顾思南和李林琛就要出门,去找赵光耀。

祺祐见他们要出去,也想跟着去,知道是要去小艾家里,更是激动了,非要跟着去。

“娘亲,我想小艾,我要去看小艾。”,祺祐跺跺脚,十分可爱。

顾思南一笑,“不是几日前才见着了吗?娘亲生辰的时候,你可是和小艾玩儿了一整日呢。”

祺祐嘟嘴,“可是人家都没有去过小艾家,想去嘛,娘亲最好了。”

顾思南刚刚就已经打算带他了,这会儿更是经不住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