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罪案调查处:洛杉矶第八季

海军罪案调查处:洛杉矶第八季
  • 主演:克里斯·奥唐纳,LLCoolJ,丹妮拉·鲁阿,艾瑞克·克里斯蒂安·奥森
  • 导演:Tawnia McKiernan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6

海军罪案调查处:洛杉矶第八季第一集

“事出反常必有妖?说说咯!”

在灵山老祖那煞有其事的凝重下。

马尾不置可否地嬉笑一声道。

善变的颦笑间,似是忘了之前把灵山老祖一顿劈头大骂的不和谐。

“圣女,一个从五界来的存在能灭掉十八看山犬,能灭掉六位三级神士,你说这正常吗?另外,他先后两次旁敲侧击想要从木头口中查探您的身份,你觉得此子能正常吗?老夫暂且不说别的,细想他与您之间的接触,光是那份城府心计,便不简单!”灵山老祖循循道出。

“哦,那又如何?”

然而马尾的话却让灵山老祖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完全被噎住!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老脸在马尾话下瞬间凝滞神情。

身份使然,灵山老祖不敢再多说下去。

“老家伙,你把木头支走,就是为了给我说这些吗?”马尾再问。

灵山老祖愣愣地点了点头。

“那就不必多说下去了啊!我都不在乎,你担心什么呢?就一座灵山,难不成你还怕秦凡哥哥榨干你的啊?切!行啦,往后别再跟我说这些了,否则我会生气的哦,我会认为你是在背后说秦凡哥哥坏话,那样我很不满意,你应该知道的!哦对了,关于秦凡哥哥的那些事,我不希望你传出去,至于汇神宫那边,我会处理好的!反正跟你们灵山无关就是啦,可以了没呀老东西!”

从马尾的话中,你根本就无从捕捉出她是一种怎样的情绪与态度所在。

那大咧的嘻嘻哈哈,听着就像是在说着什么稀松平常的微不足道。

但灵山老祖却清楚,面对这位主儿的话,自己非但不能不以为然,反而连语气的间歇挫顿自己都得仔细捕捉好了。

“是,圣女,老夫知晓!”

顿了顿,灵山老祖这才应作。

他知道自己这声回答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从现在开始,他将不可再去管关于秦凡的任何事,包括秦凡想在灵山胡作非来他都得忍着,甚至是不得对外声言半句关于秦凡在灵山中的事儿!

“算你识相,哼!你先找个凉快的地儿凉着去吧!我去找木头玩,等我玩腻歪了你再还给你!”

马尾哼说道。

话落,一拍神驴脑袋,后者立即挥蹄蹿出。

“是福还是祸?圣女,老夫是真希望你不是任性胡来!”

目送着马尾跟神驴远去后。

灵山老祖话声低沉地喃喃自语。

秦凡给他的感觉很不舒服,那是一种会演变成后患的感觉。

只不过在圣女这些话下,他又还能怎么?

违抗?先斩再请罪?

不,那种代价不是他一灵山老祖能承受起的!

.....

“木头!”

“木头!”

“木头!”

木头在绕山狂奔。

马尾在骑驴狂追。

然而不管马尾怎么叫唤,木头都始终不予理会,相反-那狂奔的速度还越来越快。

快到神驴追赶起来都有些费力。

不停在暗自惊呼木头的非同小可。

听着马尾的喊叫,木头激动吗?

这是自然!

换了在以前。

怕是他早就得停下来腆笑脸了。

可在受到秦凡哥哥的教育后,他觉得欲擒故纵这四个字很有道理。

什么得不到的总在骚动,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马尾难道不就是这样吗?

自己太过于偏爱她了,太归于对她太百依百顺了,才造成她对自己这样那样。

所以,他得改变!

改变就从不理她开始!

“混蛋木头,你是不是聋了!我在叫你你没听见吗?”

木头不理,继续跑。

“该死的,木头,你是不是长本事了?你敢不理我?”

木头有点慌了,但还是要坚持。

“我告诉你,我郑重地告诉你,我生气了!”

木头闻言为之一顿,可还不等马尾露出得意笑容,他便又再次加速狂跑。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小灰,把他追上!我要打死他!”

最后,气炸了的马尾直接爆发起来。

如此一来,可把神驴弄得叫苦不迭。

但碍于主子的命令,还是不留余力地狂撒起四蹄。

直至小半个时辰后,才把木头给拦下。

“跑,你继续跑啊!”

一把把木头给揪住,从驴背上跳下来的马尾愤怒大喊。

“干,干嘛?”

本来已经怂了。

可想到秦凡哥哥的话,木头又挺起了腰杆子来。

“干嘛?你说干嘛?我叫你你没听到吗?你跑什么跑?”马尾愈发来气。

“老祖让我跑的!”

“你...!是不是那老东西叫你去死你也去?”

“他没叫,叫了再回答你!”

“你...”

“没事的话我继续跑了!”

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刻意让自己装出一副面无表情。

话声落下。

木头挣开马尾,继续撒脚狂奔。

若让秦凡在此看到木头这绕山狂奔的情景后,指不定得慨叹一声追风之子!

快,着实太快了!

凌乱在灵山的山风中,

马尾霎时间彻底懵圈。

“小灰,木头-木头他这是怎么了?”马尾愣愣问作。

低头沉思了一下。

而后神驴才道,“不知道!”

.....

神蕴洞中。

秦凡并不知道木头把自己交给他的那套已经用上了。

盘坐在地。

他双眼紧闭。

左右手各握着一枚极品神石。

在神石散出的能量下。

整个洞中的神蕴全都紊乱起来。

若让灵山老祖在此的话,那么他觉得会大惊失色!

因为整个洞中的神蕴在此时都像是发疯般地想要往秦凡体内蹿入。

洞中,无风。

可秦凡身上的衣服却不停地被鼓荡起来。

嘶拉-

嘶拉-

嘶拉-

在秦凡的浑然不觉中,当衣服被鼓荡到极致后,几声嘶啦声响起,顿时身上衣物全都爆裂散飞出去。

一丝不挂的状态中,早已进入忘我状态中的秦凡并不知晓已经赤条,不过即便知道也不会去理会。

毕竟这种与神蕴与神石似是何为一体的感觉让他连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在无谓的事上!

疯狂地吸收。

疯狂地融合。

疯狂地炼化。

再疯狂吸收,再疯狂融合,再疯狂炼化。

此刻的秦凡全然陷入了这么一种循环中。

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此时随着这种循环开始疯长!

每涨一寸,体表的金光便更盛一筹!

海军罪案调查处:洛杉矶第八季

海军罪案调查处:洛杉矶第八季第二集

威尔.科恩忍不住嗷嗷直叫,那东方小个子真特么的太狂妄了,简直狂妄到了目中无人的态度,简直恶劣!!

他气得咬牙切齿,来找他科恩讨价还价??

能跟科恩讨价还价的人都富可敌国!!

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东方小子动动嘴皮子就想拿到上映权??想都不要想!!

威尔.科恩冷哼一声,一脸得意的端起咖啡,一饮而尽。

“我会让这几个东方人知道,米国到底是谁的地盘!!”

不听话?不夹着尾巴做人??

他也会告诉这些东方人,不识抬举在米国会走的多难!!

威尔.科恩还在打着如意算盘,可他并不知道,他的如此算盘,已经落空了。

因为从上午十点开始,各大影院已经开始兜售《致我亲爱的弟弟》的电影票了!

不光是其他影院,甚至连科恩家族经营的电影院,也赫然将这部电影加入了档期。

本来还在郁闷憋屈无奈,外加碎碎念的李纪年,在经过一家电影院的时候,猛然间看到了一张让他觉得熟悉的海报,他愣了一下,下意识退回来,抬头一看,卧槽,这不正是《致我亲爱的弟弟》英文版的海报么??

因为知道要先在这边上映,李纪年把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包括字母、英语配音和海报,结果因为科恩的拒绝,本以为一切努力都白费了,可现在呢??

卧槽,竟然不声不响的就上映了??

有没有搞错??

太玄幻了吧??

为什么他这个导演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到底怎么回事!!

李纪年猛地拉住小曦,目瞪口呆的指着这张海报,嘴里结巴道:“这这这这这这个……”

“哦,已经排上档期了?挺快的嘛!”夏曦呵呵一声,随即道:“我们要不要买张票进去看看,顺便也当给自己热个场了??”

李纪年&洛希明:……

卧槽你要不要这么淡定??

“不是小曦,这到底怎么回事??”

排上了??这么快??就算是找到愿意放映的电影院,光米国这边的手续就很麻烦的,怎么可能突然就上映了??

有没有搞错??

“哦,认识的朋友帮了个忙而已。”

李纪年:……

卧槽,你认识的朋友是谁啊??米国总统吗??效率竟然这么高!!

“要看么??”

李纪年:“emmm,好吧……”

自己的片子怎么能不支持啊???

四个人一起进了电影院,看了一版米国版的《致我亲爱的弟弟》。

不过因为米国人看华国人都长一个样,也就是所谓的脸盲,所以根本没人认出来,夏曦和洛希明就是其中两个男一号。

但他们却收获了不少好评,即便是电影散场了,还有不少人在议论。

“有种看教父的感觉呢。”

“不不不,有种看旧金山的感觉,利益什么的。”

“我觉得演的很棒,那个罗荣很漂亮,我一度以为是女孩子!”

“哈哈哈,听说这部片子入围了今年金熊奖呢!”

“哦,是吗,如果这部片子能得奖,我也是一点都不意外的呢。”

“我也是!”

海军罪案调查处:洛杉矶第八季

海军罪案调查处:洛杉矶第八季第三集

老侃放手了,离开了B市,去了H市。

再然后,老侃成了摄影界的一颗耀眼新星,拿国际大奖拿到手软,他只用了两年的时间。

没有人知道,那两年,老侃有多拼命,多少次为了拍外景而丧生。

那时的他,是醉生梦死的,麻木的,多少人追捧着他的作品,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些作品,有多么地没有灵魂……多么地空洞!

一直,没有人懂他——

老侃眯着眼,因为往事而内心一抽一抽的!

苏茉纤细的手指卷着老侃的匈毛,声音因为激情而有些哑:“讲真,有没有喜欢你的小徒弟?”

老侃对着她精致的脸喷了一口烟圈,大掌握住她仍是纤瘦的身子,声音粗哑:“老子比较喜欢你,这么多年了,还是草着这副身子最爽。”

他扛起苏茉朝着浴室走,苏茉知道他想做什么,趴在他的肩上捶他,尖叫:“老侃你放下我……你这个不要脸的老流氓!”

“你不就是喜欢我对你耍流氓吗?苏茉你个小|骚|货!”他将她拽下来,满是胡子的嘴唇堵住她的嘴,密密实实地吻,像是热水瓶的塞子一样。

苏茉是很泼辣会来事的女人,但也只有在老侃的身下,才会软得和一滩水一样,她的手臂抱住他结实粗壮的脖子,将自己的唇凑上去。

温热的水酒在身上,缠缠绵绵的,苏茉正是迷醉之际,老侃捧着她却是停下了……

苏茉睁开眼,看着老侃,声音沙哑:“老侃,怎么了?”

热水浇在脸上,流下,两人的脸上都是水……看不清彼此。

但老侃却是十分认真地看着她,十分认真地问:“苏茉,如果多年前的话,我再问你一次,你怎么说?”

苏茉呆住了……

看了他良久,然后,她从他的身上滑下,拿起浴巾包住自己的身子,“刚才,我们不是很开心吗?”

老侃皱了眉,看着苏茉,“你觉得开心是吗?”

苏茉裹着浴衣走了出去,她摸出老侃的烟,抽了一支,看着老侃什么也没有穿就这么地走出来。

大刺刺地站在她面前……那儿还没有消退。

苏茉呛了口烟——

这人真的,都快四十了,胃口和体力还是好得不像话,一身的肌肉结实极了,将她都快撞散架了……

但,那又怎么样……

她有些苍凉地想,老侃想和她在一起,想和她结婚她不是不知道。

可是,她不能生孩子了……

她怀孕过,一个已婚富豪的种,宫外孕大出血……

医生手术后告诉她,她没有机会再生孩子了。

那天,她一个人呆呆地站着,想的,不是别的,而是老侃。

因为她知道,无论她和多少男人上过床,老侃都可以原谅都不会介意,但,就是不能没有孩子。

他是个浪漫主义,想要过的是田园般的生活。

可是她,只是一只已经不能下蛋的文艺鸡……

苏茉烦躁地猛抽了口烟,又看看老侃,“你一定要提这么扫兴的事?”

老侃的眼瞳急剧地收缩着,明显地写了‘受伤’二字,他粗着脖子,“这是扫兴的事?”

苏茉本来有些情热的,这会儿全没有了。

她向来也是一个果断的女人,既然无法和老侃在一起,那就不要拖……

“如果你想找老朋友分享一下肉|体,我很愿意,但别的就算了,之前我说过,你不能给我什么,今天也一样!老侃,我不想伤害你,但是你看到了,我喜欢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苏茉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