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恋美食家日记2

单恋美食家日记2
  • 主演:本仮屋唯佳,平冈祐太,藤田玲,兵头功海,大谷麻衣,伊岛空,能条爱未
  • 导演:平林克理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アキヤマ香のマンガを原作とした本作のテーマは妄想×グルメ。出版社のマンガ編集部員で“コロ”と慕われる所まどかが、思いを寄せる営業部員?八角直哉に近付くべく、彼と同じものを食べて追体験するさまを描くラブコメディだ。続編では、前作で結ばれたかのように見えたコロと八角の恋の行方を、原作にはないオリジナルストーリーで描く。

单恋美食家日记2第一集

第二百三十五章去医院查查,晚晚有没有

贺寒川眉头微乎其微地皱了一下,没出声。

“那晚晚怀孕的事情是真是假,这个你可以告诉我吧?”赵瑜揉了揉眉心,问道。

贺寒川低垂着眸子,“真的。”

“哎——”赵瑜意味不明地叹了口气,半晌后说道:“有什么事情你解决不了了,千万别逞强。”

贺寒川淡淡嗯了一声,然后起身说道:“我先走了。”

“去找晚晚?”赵瑜问道。

贺寒川点了下头,推门下了车。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赵瑜神色复杂到了极点。她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去医院查查,晚晚有没有……”

她说了一半停了下来,直到那边问了好几句以后,她才挣扎了一下,说道:“算了。”

然后挂了电话。

*

向家别墅。

两年过去,别墅除了换了几个小装饰品以外,没有半点变化。可来到这个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向晚却没有半分归属感。

她坐在客厅沙发上,屁股只是挨了一个边,神色淡漠地看着新来的阿姨将切好的水果还有茶水点心放到桌子上。

“晚晚,这猕猴桃都是新鲜的,味道也不错。我记得你最喜欢吃猕猴桃了,快尝尝!”于静韵把水果盘往向晚跟前推了推,有几分拘谨,又有几分讨好。

向晚瞥了一眼水果,在于静韵殷切的注视中,拿起一片放到了嘴里,“谢谢。”

见她肯吃,于静韵脸上浮现一抹惊喜之色,但听到那声谢谢时,那份惊喜之色便变为了苦涩。

“晚晚都来家里了,你还哭什么?”向建国皱眉道。

“你说我哭什么?”于静韵拿着手帕擦了擦眼角,冲他吼道:“见贺家对晚晚好,你就喊晚晚,见贺家对晚晚不好,你就赶紧喊向晚撇开关系!”

“向建国,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恶心?!”

新来的阿姨站在一旁,偷偷往向建国身上瞥了好几眼。

向建国有些抹不开脸下不来台,涨红着脸说道:“我刚刚说什么了?你最近怎么跟精神病似的,还没说什么就开始发脾气!”

“你说我像精神病?我变成这样是……是谁逼的?”于静韵将早就被泪水浸透的手帕扔到了桌子上,站起来质问道。

向建国早就习惯了她二十年来的唯唯诺诺,此时被她这么喊,脸上一阵红一阵青,剧烈地喘息着,“你……咳……你……”

他捂着脖子,脸色越来越难看。

见此,于静韵也不冲他吼了,赶紧拿药给他,然后吩咐一旁的阿姨,“快拿杯水过来!”

向晚冷眼看着这一出闹剧,眼角染上些许嘲讽。

她嗤笑了一声,站起来冲向宇说道:“哥,我想单独跟你说些话!”

“啊?哦哦!”向宇忙转动着轮椅跟在她身后。

见此,于静韵连忙给向建国顺了几下背,然后急匆匆地也想跟过去。

向晚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她,声音淡淡,“我有些话想单独跟我哥说,向夫人还是不要跟过来了。”

“晚晚,你……”于静韵的眼眶红了。

向晚皱了皱眉,想到她妈为她做的那些改变,有瞬间的心软。但最后,她还是毅然决然地在她妈还没有说完的时候转身,大步出去了。

“妈,您别哭了,眼睛都肿成什么样子了!自己擦擦吧!”向宇烦躁地抓了抓头,冲于静韵说了几句,然后转动着轮椅跟着向晚出了门。

夕阳西下,向晚背对着他站立,橙黄色的阳光洒在她身上,将她的身影拉得很长,无端显得落寞。

向宇心里颇不是滋味,“晚晚,咱妈就是这个德行,现在这样已经变化很大了,你也别对她太苛求了!要是你高兴的时候,就冲她笑两下,省得她整天为你的事儿哭!”

“呵。”向晚轻笑了一声。

向宇无比烦躁得抓了抓头发,“你要是不愿意,也不用逼自己,我就是觉得妈整天哭得挺……挺让人烦的!”

“我早就不对她抱有希望了,又怎么会苛求她?”向晚笑得凄凉,“她倒是为我变了很多,可是……”

她顿了一下,晦涩道:“哥,我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伤害一个人,就跟往木板上钉钉子一样,就算后来对他(她)再好,钉子拔去了,也会留下痕迹,不会完好无损。

“我知道!”向宇猛地在轮椅扶手上重重锤了一下,咬牙道:“要不是江清然整出来那么一场车祸,我们家也不会变成这样!”

向晚转身看着他,她逆光而站,五官笼罩在一片阴暗中,看不清神色。

可惜,没有如果。

“哥,”向晚声音很轻,“以后我的事,你别管了。”

听此,向宇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为什么不让我管了?是不是我惹你不高兴,你连我这个哥哥也不想认了?还是你嫌我……”

“哥——”向晚拉长了语调喊了他一声。

向宇转动着轮椅到了她跟前,急促道:“你是不是嫌哥笨,什么事情都办不好还老是给你惹麻烦?我已经开始在公司学着办事了,以后就算没有姓贺的那么厉害,也不会再给你惹麻烦!”

他声音猛地软了下来,带着几分乞求,“晚晚,不要不认哥,好不好?”

“我没有嫌弃哥。”向晚扯了扯唇,想笑,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她仰头擦了下眼角,努力牵起唇角,伸手将向宇脸上的泪也擦去,“都不要我的时候,哥还把我当成宝贝捧在手心里,我怎么舍得嫌弃哥呢?”

“别擦了,我没哭,就是刚才……刚才眼睫毛掉进眼睛里,太扎眼了!”向宇甩开她的手,恶声恶气地说道:“不是嫌弃我,怎么不让我管你的事情?”

向晚嘴角的弧度又落了回去,说道:“哥,贺老爷子跟贺寒川不一样,你在他跟前闹,讨不了……”好。

“你要是把我叫出来就是说这个,那不用说了!”向宇脸色铁青地将轮椅转了一百八十度,往别墅里走,“除非我死了,否则我不可能扔下你不管!”

话说完的时候,他已经进了别墅。

单恋美食家日记2

单恋美食家日记2第二集

管家转身忙去了,沙发里,她好奇地拆了文件袋,里面是一些照片,好大一叠,得有十几张,她全拿出来了。

一张一张地看,背脊一点点僵硬了……

一双眸子里充满了不可置信,捏着相片一角,盯着画面里的人,振阳和一个女人在接吻,虽然可以看出那个女人在抗拒,可是振阳却是很主动的,甚至是霸道的。

难道这女人是……杜冰瑶?

蔡柳心下一惊,虽然没有见过她,可是她的名字在沐家一直是如雷贯耳的,她知道她一直活在振阳的心里。

20年前,有一次醉酒后,他把自己当成了杜冰瑶。

而且在结婚的当天,他一直就是心不在焉,显得极不情愿……

那日的场景历历在目。

振阳说,他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叫杜冰瑶。

她当时没有说什么,这是一场商业联姻,大家都有各自的无奈。

甚至感情经历的相似让蔡柳很理解他,甚至是同情他。

这些照片是谁寄来的?

是杜冰瑶吗?她想做什么?让自己和振阳离婚?

拿着照片久久出神,一张一张地翻看,无数回忆在蔡柳脑海里回荡着,眼里终被水雾模糊了……

他的心上人出现了,他内心应该是倍受煎熬的吧?

如果他要提离婚,自己该怎么办?挽留?还是潇洒地成全她们呢?

不知过了多久,她将照片放到文件袋里的时候,发现里面还有一张小纸条。

微微一怔,蔡柳连忙取出来,只见上面写着——

沐夫人,我也是偶遇这一幕,觉得有必要偷偷告诉您,好让您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被小三找上门还蒙在鼓里。

这张纸条沉甸甸地,她握在手里觉得有千斤般重。

这是一个好心人拍的?她没有交给媒体买钱,而是寄给了她?

她这是想挽救一个家庭哪。

领御。

梁诺琪换下婚纱后在客房睡了一会儿,两天一夜没有合眼了,真的很疲惫,几乎倒床上就睡着了。

其实她是幸运的,能睡到领御的床,真的是很高的荣誉了。梁诺琪其实在圈子里一点也不受人讨厌,有思想有学历,从小独立还爱憎分明,不像其他名媛大都只是花瓶,一个劲地借机往盛誉身上贴,虽然梁诺琪也喜欢过盛誉,但她从来没有表露出来,因为她知道

盛誉眼界高,不可能看上自己。

而且他不近女色,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有看得上的女人。

知道不可能,就及时收手,其实这是一种智慧。

下午的时候,兰博基尼送她去了天骄国际,所以新娘是她这件事情外界还是不知道的。

这场精致到每一个细节的盛世婚礼媒体还是报道了,只是没有直播,如果时颖不出意外,这场婚礼绝对是直播的。

盛誉查看手机后拉着新娘就跑的画面没有呈现出来,但是目睹这一切的是全部宾客,不可能给人家洗脑。

所以外界对于此事免不了议论纷纷。

那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兰博基尼几次停在江边,那些人在打捞什么?警戒线拉得那么长。

什么事情能让盛总在婚礼上中途离开?

外界也在猜测纷纷,但由于一个个嘴巴封得严格。

所以在嘉城暂时还没有人知道盛太太时颖出事了。

傍晚时分,领御。

时令辉右眼皮已经连着跳了一天一夜,顾之给他吃了一片白色药丸也没见效。

好不容易盼到夕阳一点点消退,他忍不住询问,“顾医生呢,小颖呢?她还没有回来吗?”

“今晚有晚宴,她做为新娘子怎么可能不参加?”这是顾之的回答。

时令辉却隐约觉得不对劲,“盛总的车进来了,根本没见出去啊。”他虽然没有看到,可是两耳朵一直竖着呢,一直在听动静呢。

顾之手中动作微顿,这么敏感?

他转眸看了他一眼,淡定地道,“盛太太说了,在我研制出新药给你喝下之前,她是不会来见你的。所以……要想见着自己的女儿,还是安心养身体吧。”

“我要见她。”时令辉压低了声音,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就好好把身体养好。”顾之说,“她最近会很忙,明天要出国跟盛总度蜜月。”

“……”

……

主别墅楼顶,花藤缠绕,盆景无数,一张圆形水晶桌放在栏杆边沿。

盛誉坐在躺椅里,眸色哀凉地看着桌面那只白色女式松糕鞋,这是颖儿的鞋子,是他陪她去买的……

泪水不禁又溢满眼眶,他喉咙梗塞了,拿过桌上的酒瓶往嘴里灌了一口,夜晚的秋风冷冷地吹在他身上。

她消失了……

他找不到她了……

喝了一整瓶陈年拉菲,他将瓶子狠狠往地上一摔!

啪嚓!

玻璃瓶瞬间四分五裂,溅起的玻璃碎片划伤了他的脸,有鲜血滴出来……

“啊——”盛誉痛心地低吼一句,双手插入发中,低垂着头,此刻痛苦已经吞噬了他的每一个细胞,他的灵魂仿佛被他的颖儿给带走了。

他如同一只受伤的狮子,高大的身躯剧烈颤抖着,双眼也布满了血丝。

不远处两名手下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却不敢靠近,心情无比沉重。

他们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让盛哥心里好受一些,或许……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总是需要尝试很多种方法吧?

……

时家。

叶艳的思绪还停留在杜冰瑶身上,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时颖的妈妈?

玉佩被她拿走了?真是个垃圾女人啊!

自己的女儿不要,居然还把留给女儿唯一值钱的东西给弄走了!

叶菲菲从楼上下来,她若有所思地坐到沙发里,看着售卖窗口忙碌的身影,“妈!”

叶艳想事情出神,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妈!”声音提高几个分贝。

叶艳回神,哀怨的目光朝她投来,“干嘛?”每次咋咋呼呼的!

只见女儿朝她勾勾手指头,叶艳朝她走去,叶菲菲将一根棒棒放到茶几上,叶艳弯身拿起,看到上面两条杠杠时吓了一大跳,“叶菲菲你怀孕了?!孩子是谁的?”

叶菲菲飞给她一个白眼,双手环胸,“你说呢?”

“新亮的?”叶艳心头一紧,“是不是啊?”

女孩儿深靠椅背,她挑了挑眉,“盛总的。”“叶艳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而且连呼吸都停顿了几秒。接着就是大口大口地喘息。

单恋美食家日记2

单恋美食家日记2第三集

“哈哈,笑死我了,小子你是不是太狂了,覆灭我柳家?瞌睡还没睡醒吧,别以为打赢了柳九,柳十,就天下无敌了。”

柳如龙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笑出来了。

“这农村小伙是不是太得意忘形了,覆灭柳家?恐怕渝州第一高手南宫问天,都不敢说这样的大话吧。”

“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是没见识过武道修者,或者武道高手的恐怖,连这样的话都能脱口而出,可见是多么幼稚。”“听闻柳家的杀手以数字,动物,树木山水论实力,数字排在最末,例如柳九,柳十都是普通杀手,而柳豹,柳虎等都是武道修者,后面还有更强的武道高手柳江,柳松等

。”

“唉,又一个热血青年会横死,可惜啊!”

……

一群宾客摇头叹息,看向李易的目光带着怜悯之色。

听到李易说覆灭柳家这句话,周若梦一怔,虽然她也不信李易可以做到,但是敢说出这样的话,也需要勇气和霸气。

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前面这男人好帅,心怦怦跳个不停。

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让她心动,今天李易的表现,却让她怦然心动。

面对恐怖的柳家,敢于在死亡威胁中,说出覆灭柳家这句话,真是太霸气。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我在胡思乱想什么。”

周若梦俏脸一红。

“我是不是天下无敌不知道,但是……杀你足够了。”

说着,李易缓缓走向柳如龙。

在他看来,柳如龙行事歹毒,为人霸道凶残,留在世上也是祸害他人。

“我爸是柳江,他是武道高手,你若敢动我一根毫毛,你全家都会死无葬身,你的亲朋好友也会受到你的拖累。”

现在两个杀手倒下,柳如龙身边一下没有依靠,听闻李易要杀他,也有些害怕,赶紧威胁道。

柳如龙不似他大哥柳松,二哥柳山一心醉心于武道。

他整天沉醉于女色,花天酒地,论打架,别说李易,就连一个普通人都能将他揍趴。

但柳家在渝州太过强大,柳如龙到处横行霸道,很多人是敢怒不敢言,更莫说反抗了,所以柳江并不担心儿子的安全,就只派了两个顶尖的普通杀手保护。

柳江算盘打得很好。

渝州真正的武道高手,都会忌惮柳家的实力,而普通人,又干不过两大顶尖的普通杀手。

所以正常情况下,儿子柳如龙在渝州一点危险都没有。

但千算万算,却漏算了李易这个从农村来的愣头青,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

“那我就在你爸动我亲人朋友之前,先杀了他。”

李易说着,逼近柳如龙。

“凭你也配?我爸吹口气都能杀了你。”

见李易走来,柳如龙一脸惊怒,不断后退,同时朝旁边的周若梦喝道:

“周若梦,快拦住他,我要是有一点损伤,我爸怪罪下来,你们周家就等着覆灭吧。”

“李易……”

周若梦想要阻止,却被李易挥手打断了:“你觉得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我这次放了他,他就不会报复我和你了吗?”

周若梦沉默了。

确实啊,柳如龙这种人渣,可是非常记仇的,不仅会报复李易和她,甚至会迁怒周家。

见周若梦没有再出声,柳如龙朝周围所有人嘶吼道:

“我爸是柳江,你们若是看着我被这恶徒弄死,他会震怒,你们所有人都难逃一死。”

此话一出,全场色变。

许多人拔腿想要逃离这是非之地,可想到柳江的手段,肯定能查出在场所有人的信息,又驻足停下。

一时间,全场的目光盯着李易,有人劝道:“小伙子,算了,你赶紧逃吧,柳家不是你能对付的。”

“是啊,柳家太强大了,你走吧,有多远走多远。”

“不行!你们要将他抓起来,让我慢慢玩死他,不然我爸一样不会放过你们。”柳如龙眼露凶光,恨声威胁道。

“真是花样作死啊,到现在还这么嚣张。”

李易冷冷一笑,快步上前,一脚踢在了柳如龙的肚子上。

“熬……”

下一秒,柳如龙便如沙包一般飞了出去,然后跌落在乱石中。

“我爸是柳江,你们看着我被打,你们都要死。”

柳如龙满脸伤痕的自乱石中爬了起来,朝周围的人怒吼。

“小兄弟,别打了。”

“我今天脑子是进水了,才来参加寿宴,这哪里是寿宴呀,分明就是鸿门宴。”

“唉,大小姐你上前去阻止下吧,我们不能看着柳如龙被打。”

在场的人很无奈,也很担忧。

其实他们真想李易弄死柳如龙这个人渣,可又怕事后柳江迁怒众人,很是为难。

“大家不用害怕,等我杀了这人后,马上去覆灭柳家,剔除渝州的毒瘤,还大家一片蓝天。”

李易安抚众人道。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众人更感到忧虑,心道这小子就是一个愣头青,不知道天高地厚。

柳家真有那么好覆灭,还能叫十大家族吗?

“我爸是柳江,他是武道高手,就算十个你,都能一手捏死,还覆灭我柳家,真是搞笑。”

柳如龙依然一脸张狂。

“去尼玛的,能不能别总是重复这句话,你爸是柳江很牛吗?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李易冲过来,提起柳如龙,一巴掌扇在了脸上,喝道:“你爸是谁?”

“我爸是柳江,你们都要死。”柳如龙目光怨恨,毫不示弱道。

“啪啪啪。”

李易一顿猛抽,狂甩大耳光,将柳如龙的脸庞抽肿了,活像一个猪头,又问道:“你爸是谁?”

“我爸是柳江,周家,龙家你们在场所有人,等着迎接我爸的怒火吧,你们所有的亲人都要死。”

柳如龙怨毒的目光扫过在场众人。

“你特么还在威胁人,看来没打痛。”

李易又一顿狠抽,将牙齿都打掉了几颗,而后又开始一根根扳断柳如龙的手指。

“啊……”

柳如龙发出一道道凄厉而惨绝人寰的惨叫。

十指连心,钻心的剧痛,让他瞬间脸色惨白,浑身颤抖,冷汗浸透了全身,额头更是汗如雨下。

“好狠!”

一群人也被李易吓住了,这人简直就是杀神。

“这是李易吗?”

周若梦呆住了,在这一刻,李易在她心中的形象变了。

面对强大的恶势力,不低头,甚至敢于反抗,这才是真男儿!

“李易哥,好样的。”龙雨欣兴奋喊道。

反正柳家已经不会善罢甘休了,既然如此,那就先弄死一个,赚一个本。

“这贪财鬼,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不知不觉中,龙雨萱也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李易。

身为自己的好朋友,同学,也是十大家族之一的许松,在柳如龙面前退缩了,让她失望又悲哀。

在许松退缩的那一刻,她心中对许松的那一丝情愫也消失了。

在绝望中,没想到这个农村来的贪财鬼,却给了她希望。

“现在说,你爸是谁?”李易冷冷问道。

“我……呜呜!”

柳如龙终于傲不起来了,嚎啕大哭,他右手的手指全被扳断了,剧烈的疼痛,让他一阵虚脱,屎尿都流了出来。

若不是李易提着,恐怕已经瘫软在地了。

“别以为你爸是柳江,我就不敢打你。”李易鼻子抽动了一下,呢喃道:“什么好臭?”

左右闻了闻,发现臭味来自附近,低头一看,发现柳如龙居然失禁了。

顿时满脸厌恶道:“尼玛啊,你不是很冲吗,这点痛就屎尿齐流,真是废物,给我滚远点,别把我脏到了。”

说着,李易就像丢垃圾一样,将柳如龙丢了出去。

在丢出的刹那,利用内气毁灭了柳如龙的命根子的经脉,让其永远不举,众目睽睽之下,他还不想杀人。

毕竟官府那边不好交代。

“三哥,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就在这时,一道焦急的声音传来。

“柳家的人来了?”一听三哥这个称呼,众人都感到脖子一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