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雪小姐探案集第一季

费雪小姐探案集第一季
  • 主演:埃茜·戴维斯,内森·佩吉,阿什莉·卡明斯,雨果·约翰斯通-伯特,米瑞安·玛格莱斯,TravisMcMahon,AnthonySharpe,RichardBligh,Tamm
  • 导演:大卫·凯撒
  • 地区:澳大利亚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2
Phryne Fisher sashays through the back lanes and jazz clubs of late 1920's Melbourne fighting injustice with her pearl handled pistol and her dagger sharp wit.

费雪小姐探案集第一季第一集

五一长假结束的时候。

渺渺就不肯走了。

外面的花花大世界,实在太有魅力了。而且,渺渺自觉得在京城的话,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这可比在幼儿园有趣多了。

杨过安慰:“渺渺,乖乖回去上学,再过一个多月就暑假了。到时候,哥哥带你出去旅游,带你去吃很多好吃的东西,好不好?”

渺渺:“不要,我要来京城上学。”

杨过:“京城的小孩子会欺负人,还是江南市的小孩子好相处。”

渺渺:“我会武术,我打得过他们。”

杨过:“……他们全都会武术啊。”

渺渺:“……”

……

三天后。

杨过正窝在家里睡觉。

“砰……”

只听一声巨响,杨过以为是地震了,“嗖”的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出来一看:咦?怎么“门”就跑屋子里来了?

然后,杨过就看见了夏知非。

夏知非正红着眼睛道:“杨过,你无耻……打着拍节目的口号,跟我妹游山玩水也就罢了。但是……你你你……你竟然如此过分……你把我妹给煮了?”

“啊?别激动,别动不动就拆别人的屋子啊。你慢慢说,煮啥?”

夏知非低吼道:“你是不是和我妹那啥啥了。”

杨过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事儿这么隐秘,夏知非怎么知道啊?

杨过弱弱地问道:“谁跟你说的啊?”

夏知非抡起胳膊道:“谁跟我说的?我爸跟我说的,说你小子太不厚道。我爸说我妹都有了……”

“噗……”

杨过顿时大惊失色:怎么着?自己一下子就中标了?这也太准了吧这?

但随即,杨过就激动地说道:“别动,你别动,我打个电话问问……”

话说夏瑶正在签署一份文件,旁边五六个人正在候着呢。

这时,杨过的电话响了,夏瑶稍微顿了下,就接道;“喂,我待会儿给你回电话啊!正忙着呢。”

电话那头,杨过激动道:“别动……”

夏瑶:“……我不动……怎么了?”

杨过声音有点儿发抖道:“瑶瑶,你有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呐?”

夏瑶一脸懵逼道:“我有什么了我?等会跟你说哈。我马上要去山区一趟,现在正在西北这边考察呢。”

“别动……”

夏瑶无语道:“我没动……”

杨过:“瑶瑶,这么大事儿你不能瞒着我啊!我都已经知道了,都怀孕了,咱能不往山沟沟里面跑么?那都没个好路,把我儿子颠着了怎么办?”

“啊?”

夏瑶满脸错愕,整个人都是懵的。

然后,夏瑶失笑道:“谁跟你说的啊?有什么有啊?我好好的呢。还你儿子?你儿子在你自己肚子里吧?”

“甭骗我了,你哥都已经打上门来了,你爸都已经知道了……还瞒着我。”

“啥?”

夏瑶的声音立马提高了八度,吓得边上的一群人一愣一跳的。

……

然后,就轮到夏知非懵逼了:“搞错了?”

杨过:“好像是!”

夏知非:“不能够啊!我爸亲口跟我说的,还说你爸你妈都上门提亲了。不过,反正你有问题,你该打……不行,今儿不练练,我就不走了。”

“咳咳……”

杨过一瞬间就明白了,心说:老爸、老妈,我真是你们的亲儿子啊!你们上门提亲这事儿,我能理解。但是,你们提亲就提亲呗,为啥要提什么夏瑶有了啊?这就很尴尬了,好不好?

这边,大哈、二哈、三哈吓得都躲在一旁“嗷嗷”直叫。

夏知非来势汹汹,而且身上那股军人特有的煞气使得这仨货根本不敢有半点儿扑上去的想法。

然后,就见一颗偌大的拳头砸了过来。

“砰……”

杨过直接就挨了一拳。顿时,他就感觉自己的脸肿了。

杨过大怒道:“你还真打啊?夏知非,你够了啊!真当我怕你是不是?我还能打不过你?”

“轰隆……”

“咔擦……”

“嘭嘭……”

顿时,屋内一片狼藉。

三分钟后。

夏知非虽然略有小伤,但是比起杨过来,还是轻了不少。

他嘚瑟道:“呵呵,真以为我打不过你?上回,我是回来养伤,战斗力下降了不少,那才让你占了点儿便宜。现在嘛,我一只手都能把你给撂趴下。”

杨过鼻青脸肿,顿时就火了。好家伙,根本打不过啊!夏知非这么大个子,看来也不是白长的啊!但是,自己能认输么?不能,绝对不能!输了,得多丢人啊?

顿时,杨过眼睛一闭,多天的积攒下,恰好有一千多万的粉丝值,杨过直接在商城里面进行购买了。

只是,他憋屈的发现:它喵的,现在系统升级后,想要把武术技能提升到高级,竟然最少都要五千万的粉丝值。

“卧槽,你大爷,你这不是坑我嘛!这能不能赊账啊?”

本来,杨过只是随口抱怨一句而已。

但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却听系统提示道:“鉴于宿主正被殴打,继续下去可能发生生命危险,可进行赊账。但事后会触发霉运,持续24小时……是否购买?”

“买,买买买……”

在这种打架的紧要关头,谁还去管什么霉运啊?当即,杨过就赊账买下了高级武技。

下一秒。

却见杨过狞笑道:“夏知非,你没见我刚才是让着你的吗?要不是你是瑶瑶他哥,我早就把你给揍趴下了。来来来,今天咱不打个三百回合,那都不算玩。”

夏知非讥笑道:“就凭你?我夏知非再怎么说,也是响当当的兵王啊……不吹牛逼,打遍全营无敌手……啊,卧槽,你敢偷袭我……”

杨过:“偷你妹。”

夏知非:“你还敢提我妹?”

又三分钟。

夏知非鼻青脸肿:“杨过,你阴险,竟然隐藏了实力。但是,你用的那都是蛮力,丝毫没有章法,看我军体拳。”

杨过:“呵呵,打你足够了。”

又几分钟。

“喂!你们俩个,都给我住手……”

有两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陈小婷气呼呼的,放眼望去,三只哈躲在墙角,正瑟瑟发抖着呢。

陈小婷是开着手机视频来的,视频里当然是夏瑶。

这不,当杨过说夏知非来家里后,夏瑶就知道要坏事儿了。于是,连忙就给陈小婷打了电话。尽管如此,陈小婷依旧是来迟了。

此刻,俩姑娘看着鼻青脸肿的两个人,都很生气。

夏知非傻笑了一下,顿时牵动伤口,疼的直皱眉头。

“婷婷,你咋来了?我这个,我这……正和杨过切磋一下格斗技术呢……嗳嗳嗳,你别揪,别揪……这样很丢人来着的。”

陈小婷揪着夏知非的耳朵,就往门外走,气势汹汹。

而杨过,则抱着电话:“嗳,瑶瑶,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

夏瑶虚眯着眼睛,问道:“那是什么个样子?”

杨过:“那个,那个……我正在创作一个剧本,正需要真实地模拟一下其中的某段战斗场景……”

杨过抬起头,发现夏瑶正冷笑着。

“编,你就继续编吧,怎么不编了?”

杨过:“呃……编不下去了。”

夏瑶悠悠地说道:“哎呦,小伙子,你可以啊!都能和我哥打成平手了,身手还不赖嘛!”

杨过:“那必须的,我多厉害……”

“你厉害个球球……你厉害,你找我妈理论去……”

还没等夏瑶说完。

“不用找我了,我都来了。”

却见杨过家门口,一美妇一只脚躲开满地的狼藉,就踏了进来。

杨过抬头,感觉头皮发麻,顿时一脸懵逼道:“妈?”

陈淑涵哭笑不得:“你还不是我家女婿呢。”

电话那头,夏瑶心虚,嘟囔道:“杨过,你听得见吗?杨过……嗳,信号可能不太好,我待会打电话给你哦……”

杨过心道:嚯,这情节,好像在哪见识过啊!

陈淑涵:“信号不好,也不准挂。”

夏瑶:“……”

费雪小姐探案集第一季

费雪小姐探案集第一季第二集

虽然不知帝玄擎志在何处,但并没觊觎这东旭皇位。否则,先皇病重时,就是极好的出手机会,包括现在,也是极好的机会……

丁丞相恳切道:“皇上,人心难测,不得不防啊。”

“朕已有布控,即便擎王真想利用这段时期作乱,这皇位也不是那么好夺的。好了,此事不再议,两天后,你与恭王共同处理朝政之事。遇到难以抉择的问题,再传给朕定夺。

还有,朕已命人盯紧寒王,若有异动,恭王会处理。朕意已决,你退下!”

丁丞相看他态度坚决,只得应着退下。

是夜,帝陌泽换了普通锦服,携好行李,乘马车趁着夜色向西而去。

行了一天,青木接到消息,立刻来禀报帝陌泽:“主子,江城一带连日大雨,引发山洪,幸而山洪所经之地没有村庄,所以只有中下游的部分田地受损,并未有大的伤亡。只是……”

帝陌泽阴沉看过去,青木再次回道:“负责跟踪悔棋和叶世子的人来消息说,山洪暴发当日,叶世子一行人似乎正在那一带。

我们的人因为怕被发现、离得极远,所以未受山洪波及。只是天色昏暗,视线因雨而受阻,并未亲眼看到叶世子一行是否遇险。

不过待洪水居于平静后,我们的人立刻组织人手去搜寻,在河水中找到被撞烂的马车与死去的马。”

帝陌泽脸色大变,吼道:“人呢?”

青木打了个激灵,回道:“沿着河岸仔细搜寻,找到了擎王的侍卫黑锋与两名随从,均受重伤昏迷。现在已将三人安顿至秘密住所,请了大夫诊治,并给三人下了软骨散软禁起来。”

帝陌泽紧紧盯着他:“叶瑾呢?”

“暂未找到其他人。”

帝陌泽狠狠一击,打在马车壁上,似未觉疼痛:“未找到?”大吼一声:“找!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找到!必须要活的,懂?”

青木是第一次见自家主子暴怒失控的样子,一叠声地应道:“属下这就传消息,召集江城附近的官兵沿河搜寻。”必须要活的……

那么大的洪水,黑锋有武功、会水性,都受了重伤昏迷不醒,若不是他们发现及时,再多拖两个时辰,这三人都得死。叶世子倒底哪里入了主子的眼?

据他所知,叶世子只有能打败地痞无赖的三脚猫功夫,连点内功都没有,更是不会水性,怎么存活……

急忙用炭笔书写主子的命令,鹰隼放飞。

帝陌泽已牵了一匹马:“通知下一城,准备最好的千里马,我要即刻前往江城一带。”

青木一惊:“主子,不可。那里山洪刚过,不知会不会再遇山洪。属下愿代主子前去。”

“我意已决,不要再拖延时间。”帝陌泽一甩马鞭:“驾!”

骏马飞驰而去,青木急忙上马追上去。随行的随从立刻进马车整理行李,背在身上弃马而去……

*

帝玄擎一直觉得心里不踏实,晚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不由再次鹰隼传书。不知江城的雨停了没有……

费雪小姐探案集第一季

费雪小姐探案集第一季第三集

李云道从凌晨三点时开始沉默着蓄£精养锐,十力念完半卷晦涩经书后,便加入了大小双的行列,反正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尤其是小双同学似乎对抢媳妇的事情熟门熟路,只是似乎可惜今天马上要上演的抢婚事宜不在自己的主场,不然起码要拉上一群弟兄,哪怕不动手,摇旗纳喊助威也要帮大刁民飙出一身的威猛气势。在小双同学花季年华的眼中,抢媳妇儿的事情,拼的就是个气势嘛。只不是知道小喇嘛那个装满种种梵经和内家功法的小脑袋跟双胞胎凑在一起会碰撞出什么样火花,要知道这个小家伙可是自打会走路起就跟着大刁民在昆仑山的流水村里作威作福。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云道今天的人品真的好到爆发,之前一直空中管制外加延误到让人蛋疼的京沪航线居然按时起飞。从登机的那一刻起,李家大刁民就开始酝酿出一脸标志性的微笑,笑得那叫个让人蛋疼的灿烂,加上那一身奢华到让双胞胎都咋舌的阿玛尼装备,整个儿就是一宁沪线上常来常往的标志型金领,从登机到起飞,小双同学起码发现了有三位漂亮姐姐略带羞涩表情地跟刁民老师打招呼,惹得同样发现这个现象的大双捶胸顿足大呼老天无眼世态炎凉。

不过这一行四人的组合不可谓不彪悍醒目,之前被蔡家女人颇费了一番心思打造出来的李大刁民自然不在话下,加上跟李云道寸步不离的十力小喇嘛一身浩淼佛息,一张玉雕粉琢到能让秒杀全年龄段女性朋友的小脸蛋,再加上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又同样帅气异常的花季双胞胎,这样的组合对于京沪线上的众多女性白领有着几乎通杀的诱惑力,就连空姐的招呼也似乎热情了许多。

飞机起飞后的第三个十分钟,漂亮空姐递给李大刁民一张字条。字条本身是一种李云道没有见过的国外高档女性香烟的中的粉色锡箔纸,不过引起大刁民注意的并不是字条本身,而上面一行笔力张狂到一定境界的草书名字,外加一串看上云也不太普通的手机号,因为很少有手机号会有如此多的0,除了前几位,后面几乎全是零。不过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这张笔条出自一个女人之手,之所以李云道知道是女人,因为这个名字太女人化了——薛红荷,基本上很少会有男人愿意把这样一个名字按在自己的头上。

李云道一反常态地没有皱眉,只是很礼貌地冲漂亮的空姐挂着一个标志性的微笑:“谢谢!”

漂亮空姐秀姐微红,轻轻弯腰道:“字条是那位女士递给您的。”

李云道回头,一个戴着宽大黑色墨镜遮了大半张脸的女子冲大刁民做了一个足以让所有男人头皮发麻精£虫上头的动作——这个皮肤白皙到可以让绝大多数亚种女人都汗颜的女子先是冲李云道微微一笑,随后恶作剧般的伸出秀丁香舌,在涂了炫色唇彩的薄唇上方轻轻描过一圈,接着又似乎面露羞涩地轻轻咬住下唇——诱惑,百分之一百地诱惑,十成男人里面有九成九挡不住这种洞悉男人内心最深处的女人,剩下的不是身体有毛病就绝对是太监。

李大刁民既没有像傻蛋一样愣在当场,也没有故作姿态般的摆出轻视嘴脸,只是冲那位叫薛红荷的女子轻轻笑了笑,点了点头,算是和这个陌生的女人打过招呼,过程中没有轻视,更没有想象中的情£欲,更多的像是一位胸襟宽广的长者面对晚辈的恶作剧时表现出的宽宏和大度。

叫薛红荷的女人似乎也觉得调戏这么一位少年老成的家伙没有什么意思,一轮“交锋”后便不再继续,打起手边的一本,中间有一篇文章提到了昨天刚被一个疯女人折腾过的汤家大少,颇感兴趣地看了一小段,片刻后又失去了兴趣。通篇都在讲汤家大少现在如何地精英如何地有所为,对于深喑长三角这个圈子内幕的她而己,无异于一个不着边际的冷笑话。再抬头坐在右前方的某人时,突然觉得这种似乎看上去精神世界强大的“少年大叔”比如今在大上海春风得意的汤家大少要有意思不少。

李云道并不知道自己此刻已经被人认作“少年大叔”,谁也不知道,从登机那一刻开始内心就已经天人交战的李大刁民有多心慌。“果真冲动是魔鬼”,李云道只能在心里苦笑,从刚刚到现在他一直在琢磨着,见到她了以后,要说些什么,要做些什么,难道只是去问个理由:为啥对俺撒谎不守信用?李云道在昆仑山读了二十五年等身书,不代表他不了解世事人情,八岁就已经把厚黑教主那本繁体翻到手软的大刁民比谁都了解人性本恶的道理,不然也不会从小小年纪就在民风相对淳朴和善良的流水村里作威作福。

“云道哥!”十力突然转过头来,仰头看着李云道,目光依旧清澈。

“嗯?”

“桃夭姐蛮好的。”

“我知道。”

“真的蛮好的。”

李云道点头,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第一次坐飞机的李大刁民在想些什么,接下来,便一路无话。

十一点三十分,准时出机场。

薛红荷将目光从前面那四个奇怪地组合上移开,拿出一只金色的vertu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姐,我到了。”

一分钟后,一辆挂着“军a”的绿色牧马人停在了薛红荷的面前,只带了一只lv包包的薛红荷跳上副驾:“北京的天气怎么这样?怎么作孽的世道,北方的秋天比南方还热。”

开车的,赫然是昨天在上海轻轻敲打了汤家大少一番的传奇人物阮家大疯妞,见女人上车就抱怨,没心没肺道:“你大可以脱了裸#奔嘛,反正红荷你又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情。”

“那怎么能一样?那是在国外,而且我那时好歹也是光荣的环保激进份子,我要真在北京这么干,我爹不敢说什么,我爷爷却一准儿会请你家那位老泰山把我抓到军事监狱里好好反省上大半年。”

本以为阮钰会接着跟自己贫嘴,可是却发现阮家疯妞儿一脸古怪神色地看着车窗外,窗外赫然是跟薛红荷同一航班的四人怪异组合。“奇了怪了,他怎么在这儿?不是在苏州吗?”

“谁?你认识这条大金龟?”

“大金龟?”阮钰神色古怪,却是摇了摇头,嘀咕道,“换了身马鞍,倒真有些千里马的模样了。”说完,脚上微加油门,经军中大师之手改装出来的牧马人军车飞快地串了出去。

周红荷先是不慌不忙地从lv里掏出把精致的香扇,在车内打足空调的情况下扇了扇,接着变戏法般地从包里拿出价格昂贵到令人咋舌的化妆品——补妆。

“我说你天天弄得自己跟个妖精似的给谁看?”阮钰笑骂道。

“姐乐意!谁爱看姐就给谁看,”薛红荷模仿阮钰的口气道,“没人看时,姐画着给自己欣赏,女人啊女人,一定要懂得对自己好一点!”

“滚你的蛋!”阮钰笑道,“你那点儿小心眼,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把自己装成个人尽可夫的狐狸精,到时候圈子里没人家敢要你,你就可以自己大大方方地领小情郎回你们薛家了,对不对?”

“姐没蛋!”薛红荷不置可否地笑道,“对了,桃夭这回是玩真的吗?说老实话,要不是她办大事儿,我起码五年内不会踏入北京。”

提起桃夭,阮钰的表情有些黯然。“那就是命啊,谁在蔡家老大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儿,蒋家在总政治部影响力我不说你也知道,这事情,摊在你我身上,不都跟桃夭一样吗?说起来姐就来气,尼玛的蔡家老大真是脑子给狗吃了,节骨眼上给人添堵。这一弄好了,把自家妹子给搭了进去不说,蔡老爷子落了下风了,连带着我家那位老泰山也天天在家里骂娘。蒋家老不死的怎么就这么命硬,早点儿进八宝山得了。哎,蒋青天嚣张得很,早几年就放话出来非把桃夭弄到手不可,早知道当年直接让桃夭把他废了得了,省得现在在北京成天作威作福的,让人不太平。”

“要不,我从南边找人直接把他做了?”薛红荷一边对着车上的化妆镜补粉,一边轻松道,感觉弄死个蒋家大少跟弄死个蟑螂一样简单。

“你以为这是上海?就算是上海,也不能乱来。北京的水深得很呐,你今儿还得收敛着点,我听说蒋家那混蛋身边有不多纨绔围着他转,你低调点,被别哪个红二三代的纨绔盯上了,到时候姐又要参加你的婚礼了。”

“才不会!老娘今儿真要瞧瞧,蒋青天到底有几头几臂。”

阮钰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话,上了机场高速,一路直奔老皇城边的北京饭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