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山下的故事国语

狮子山下的故事国语
  • 主演:黄觉胡杏儿李治廷
  • 导演:吴锦源
  • 地区: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国语
  • 年份:2022

狮子山下的故事国语第一集

唦唦唦!~

一粒粒砂砾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不停的响起。

这是在寒冰阵的影响下,那些被冻结掉落的粉尘。

四周已经完全被冰寒的雾气笼罩住了。

那阵阵的寒意之下,除了陈一飞没有受到影响,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

而这其中受到影响最严重的当然是林动,寒冰能够压制火焰,此时在这寒冰阵的作用下,这林动就仿佛是处于一片冰寒世界之中。

“可恶,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干了什么?”林动满脸阴沉的看着陈一飞,朝他疯狂的怒吼着。

“林动,战斗的时候要用脑子,别以为自己境界比我高就赢定我了。”陈一飞满良冷笑的道。

处于这种状态之下,林动身上的火属性真气就会受到严重的压制,那火纹体催动的火纹威力也会大大的减弱。

胜利三要素是天时、地利、人和。

面对林动,陈一飞就是要将在这地利之上下功夫,要让这地利不利于林动,限制林动的发挥,这样他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终于,林动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真气已经开始有些凝聚了,竟然运转困难,这也让他的力量开始下降了开来。

他原本和陈一飞僵持的身体有些保持不住了,竟然开始被震的朝后退去。

“不……不会的……”林动面对这种状况,不甘心的喊了出来。

碰!~

陈一飞这个时候却已经一脚踹在了他的胸膛之上,直接将他踹飞了出去,狼狈的翻滚在了地上。

“没有什么不会的。”陈一飞大喝一声,手中干戚斧柄带着雷霆威势,猛地朝林动砸了过去。

林动大惊,慌张的抬起手中的法器短棍朝陈一飞干戚斧柄档去。

锵!~

剧烈的撞击之下,林动手中的短棍法器竟然都有些握不住,此时真气难以调动,整个人被砸的一个踉跄。

而陈一飞手中的干戚斧柄却是已经接连砸下,带着无比威猛的力量轰向了林动。

锵!~

锵!~

……

金属的撞击声不停的响起,林动几乎是非常狼狈的才将陈一飞的攻击挡了下来,可连续几下之后,他竟然再也握不住手中的短棍法器脱手掉落在了地上,整个人更是猛地喷出了一口血,砸翻在了地上。

“林动,受死吧!”陈一飞满脸杀气的吐了一句,猛地一跃,那干戚斧柄之上便凝聚出了一道浓郁的骷髅头虚影,朝林动猛刺而去。

此时,已经是杀林动的时候了。

“竖子,休想。”狂剑的脸上充满愤怒的吼了一句,见到林动的危险,他竟然冲出瞬间攻向了陈一飞。

“狂剑,小辈比斗,你想插手吗?”津夜冷笑一声,身影一闪便出现,挡在了狂剑的身前,将狂剑挡了下来,冷冷道:“看来你们天剑门要少一个天才弟子了。”

“是吗?”狂剑被裆下后,脸色非常阴沉,不过他的脸上此时也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津夜也皱眉的看向了擂台。

一道俏丽的身影已经攻到了陈一飞的近前,一击拍在了陈一飞的身上,将陈一飞击的后退,救下了林动。

陈一飞狼狈的后退,单膝跪在了地上,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因为救下林动的竟然是莹莹姐,此时她就挡在林动的身边,死死的盯住了他。

“可恶。”陈一飞满脸阴沉的砸了一下地面,就差一点,他就能杀了林动,可为什么救了林动的偏偏是莹莹姐。

“莹莹,谢谢你!”林动逃的一命,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满脸杀气的看着陈一飞:“今天你没有杀了我,下一次死的一定会是你,同样的把戏我不会让你成功两次的。”

“林动,你少给我废话,有种给我滚出来,别站在女人身后。”陈一飞满脸不甘的吼道。

“年轻人,别太得意了,得罪我们天剑门,你迟早死路一条。”狂剑满脸杀气的出现在了穆莹莹的身前,看着陈一飞身上涌出一股恐怖的气势疯狂的朝陈一飞碾压了过去。

这股气势让陈一飞顿时感觉背脊一寒,甚至有一种心悸之感,对方太强了,他毫不怀疑对方如果动手,绝对可以轻易的杀了他。

好在津夜也瞬间出现在了狂剑的对面,震散了狂剑的那股气势,调侃道:“狂剑,输不起比斗,向一个小辈动手,你还真的是舍得脸皮。”

“津夜,这场比斗算你运气好,那矿脉是你了,可你也别得意,我们的胜负还没有分。”狂剑脸色阴沉的道。

“会分出胜负的,而且,我相信赢的会是我们。”津夜道。

两人对话的时候,陈一飞功亏一篑却是非常不甘心,这时,他突然在地上一个打滚,竟然直接抓起了林动掉落的法器短棍,然后急忙退到了津夜身后。

见到这一幕,林动顿时怒道:“可恶,陈一飞,你把法器还给我。”

陈一飞冷笑道:“林动,你只是一个只会躲在女人身后的废物,你有什么资格用着法器,我看你这辈子都躲在女人身后好了。”

既然不能杀了对方,他总要占一些便宜,一柄法器至少没亏,顺便还能气一气林动。

“你……该死……”林动满脸不甘的指着陈一飞,气的咬牙切齿,可此时除了骂,他根本无能为力。

“年轻人,你别得意,我们天剑门的东西可不是很好拿的,非常的烫手。”狂剑满脸阴冷的看向了陈一飞。。

陈一飞却毫不在意的哼道:“老家伙,我现在只是拿你们一柄法器,今后我会拿的更多,我和你们天剑门干上了,迟早有一天,我会灭了你们。。”

“你会为这句话付出代价的。”狂龙冷冷的看着陈一飞威胁了一句,然后直接转身,带人离开,往外面走去。

这个时候,他不想再留下来丢人现眼。

林动被扶着走,脸色没有一丝色彩,在经过肖上男身边的时候,只听到肖上男冷冷的道:“还真是大天才,还以为有多少本事,原来输的比我还惨,还丢了一柄法器。”

听到这话,林动顿时怒了:“肖上男,你现在最后别招惹我,不然的话,就算我受伤了,我也能教训。”

两个死敌的互相嘲讽直接落在了陈一飞的眼里,让他的嘴角露出了越来越阴冷的笑意,看着肖上男,嘴角又再次露出了一些异笑。

接着,陈一飞又非常不甘的看向了穆莹莹的身影。

而这时,他竟然发现,穆莹莹此时竟然也回头看向了他,四目相对,似乎有一种复杂的心绪在酝酿着。

狮子山下的故事国语

狮子山下的故事国语第二集

第四百一十一章 厉冥枭还没回来

与厉冥枭分别后,乔小小只能回家,心里虽然有些奇怪,不过,她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毕竟,厉冥枭身负重担,需要他处理的事情,肯定非常的多,也会有许多急事。

半个小时后,乔小小回到别墅,却在别墅里,遇见了厉谨。

她与厉谨,已经有几天没有见面了,这突然看见厉谨,乔小小发现,厉谨变了好多。

他整个人,冰冷凌厉中,却又带着,丝丝憔悴。

乔小小发现,厉谨的瞳孔,布满了红色血丝。

显然,这几天来,他的睡眠,很不正常,很不健康。

“大哥,怎么了?”肯定厉谨的那一刻,乔小小是有点意外的。

因为自那天,厉谨得知夜舞出国后,他就再也没有来找过她。

同时,肯定厉谨现在这番模样,乔小小心里是不好受的。

“大哥,你这几天,是不是没有好好睡觉,眼睛都是血丝……”

乔小小看不下去了,厉谨这般不在乎自己的身体,真的让人很心疼。

“小舞她,这段时间,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面对乔小小的关心,厉谨没什么反应,而是直接问道。

他背着手,正对着乔小小,目光冰冷,居高临下。

除了夜舞,对其她人,厉谨从来都是没什么好脸色。

对乔小小这个继妹,于厉谨来说,跟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若不是乔小小跟夜舞有联系,想必,厉谨都不会同乔小小说一句话。

看着厉谨这模样,乔小小心里难受,可是,她只能摇头,“没有,小舞这段时间,和我没有什么联系。”

乔小小看向厉谨,又道,“你也知道,小舞她,在躲着你。”

厉谨沉默,冷着目光,看向乔小小,在考虑她话里的真与假。

乔小小此刻,不怕厉谨看出什么,同样直直的看向厉谨。

这个时候,她自然是,不能胆怯,不能让厉谨看出有什么问题。

厉谨就那般看着乔小小,也不说话,沉默着,就那样看了有半分钟。

他收回目光,一言不发,转身,准备离开别墅。

看着厉谨的背影,乔小小能感受到,他冰冷的背影中,藏一丝冷寂。

看着,让人,格外的心疼。

厉谨之所以现在这般,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她是罪魁祸首。

而后,看着厉谨的背景,这一刻,乔小小想了许多。

她发现,她真的好自私。

突然之间,夜舞挺着大肚子,在厉谨的世界里消失。

她有没有考虑过厉谨的感受?

厉谨对夜舞,是那般的执着,她就那样突然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他肯定会无比担心,无比害怕彷徨。

他不知道,她一个人,过得好不好,吃不吃得饱。

这种彷徨,茫然,害怕,她知道,当初,厉谨被带走时,她也是这般彷徨不安。

整个世界,突然没了他的半点消息,你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不知道他此刻,是否安全,那种彷徨茫然,能将人逼疯!

乔小小觉得,自己好自私!

突然,乔小小出事,将厉谨叫住,“大哥,你等等,前几天,小舞给我发了一条语音,说是要给你的,可是,我想着,不让你知道更好,所以就没有告诉你。”

听到夜舞,厉谨的脚步果然停了下来,转身,目光危险的看向乔小小。

快走几步,厉谨来到乔小小面前。

一向冷静冰冷的厉谨,此刻,他的脚步,竟带着几分慌乱。

这很罕见,这也侧面的体现出,夜舞在厉谨心中,是何等的重要。

“语音在那?”

厉谨此刻,情绪有几分激动,修长的手指,有力的抓着乔小小的肩膀。

是真的很用力,不会在乎乔小小是否会疼,没有半点怜香惜玉。

“疼……”

乔小小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可是,厉谨却像是听不见,目光一片冰冷。

“录音在楼上,你放开我,我去给你拿下来。”

乔小小无奈道。

厉谨放开了乔小小,乔小小不再耽搁,跑上二楼卧室。

悄悄地的探出脑袋,确定厉谨没有跟上来后,乔小小这才放心的将门关好。

那小心翼翼,仔仔细细的模样,跟做了贼一样。

语音,乔小小当然没有。

刚刚她之所以说有,是因为,她想要用夜舞的身份,对厉谨报平安,至少,得让厉谨知道,夜舞她现在很好,很安全。

乔小小拿出手机,打开软件,而后开始用夜舞的声音,给厉谨录了一段话:

【阿谨,我现在很好,我和我的丈夫,在一个环境很优美的小国家,准备等着小宝宝的出生。

阿谨,你不要再找我了,你找不到我的,你放心,我现在过得很好,他对我很好,很细心,这阵子,我都胖了不少。】

录音完毕,乔小小将音频文件保存好,并且细心的改了文件日期。

乔小小的速度很快,做完这一切,她只花了两分钟。

跑出卧室,下楼。

楼下,厉谨还在那站着,气质冰冷,小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腿边磨蹭,讨好。

“大哥,给。”乔小小将手机递给厉谨。

厉谨面无表情的接过,而后,打开录音。

夜舞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厉谨就那样站着,面无表情,不知喜怒。

录音完。

他又重新播放。

一遍一遍,如此反复五六次。

他的神情,此刻,是冷漠的。

可是,乔小小却觉得,此刻的厉谨,好孤单寂寞。

他那冰冷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痛苦的心。

“把录音发给我,还有上一次的。”

终于,厉谨将手机交给乔小小,冷声道。

“这是我微信,在上面发给我。”

之后,厉谨拿出自己的手机,添加了乔小小微信。

“下次,小舞再给我发消息,你再敢隐瞒,我饶不了你!”

……

厉谨走后,乔小小一个人在家,等厉冥枭下班回家吃饭。

可是,等到六点钟,厉冥枭还是没有回来。

七点钟,天都完全黑了,饭菜都凉了,厉冥枭还是没有回来。

甚至是,乔小小给厉冥枭打去了电话,他一通都没有接。

坐在大厅沙发上,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

突然,一道闪电,在黑暗的天空闪过,将整个城市,照亮了瞬间。

倾盆大雨,就这样,突如其来!

雨势,越来越大。

厉冥枭还是没有回来。

看着窗外的大雨,乔小小的心,莫名的,就害怕,慌了起来。

狮子山下的故事国语

狮子山下的故事国语第三集

赵铁柱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狼狗会这么在意地下拳赛,这简直就是个吸金机器。

先下注,然后才开始比赛。波顿看到下注的结果之后完全可以打假拳,哪个选项压钱最少,他就几招打败对手,这样一来,狼狗稳赚不赔。

“这些人都是傻子吗?这种情况也下注?”赵铁柱很不理解。

“哼,不懂别乱说,要是三招之内波顿打不到对手的话,我老大可是要通赔的!”狼狗手下拳手冷笑说。

但听他的语气,好像一点也不担心波顿会输。

“好下注结束,比赛开始!”

下注结束之后,主持人看了看下注的情况,在说话之前,对狼狗微微点了一下头。

等到主持人报幕结束后,狼狗看向波顿,也微微点了一下头。

波顿没说什么,直接走进擂台。

所谓擂台,就是个巨大的笼子,进去之后就必须死战。因为没有裁判回去种植比赛,甚至连笼子的门都会被锁起来,根本逃脱不了。

“波顿,波顿……”

身为职业拳手,波顿很受欢迎,一进笼子,就被震天的呼喊声淹没。

“李斯,一定要撑过三招,否则我们可就要血本无归了,我买了三招一百万呢!”就连李斯的老板都不相信李斯能赢,只要能顶到第三招他就满足了。

这让李斯情何以堪。

人家好歹也是上一届的第三好不好,这样被看不起实在憋屈!

“两招!”

“三招!”

全场的人都下了注,可是李斯的实力毕竟在哪里摆着,他们很难相信波顿能够再一招之内打败李斯。所有就算一招的赔率最高,他们还是选择了两招或是三招,这样看上去比较保险!

李斯憋着气走进笼子,心想我还不信连三招都扛不住,今天非要扛三招。

“开始!”

主持人大喝一声。

李斯是个以速度见长的选手,主持人这边宣布开始,李斯立即冲上去,利用速度优势给了波顿两拳。

可这拳头打在波顿身上完全没有反应。

李斯知道大事不妙,赶紧往后退。

可惜他太低估波顿的速度,就在想退的时候,波顿一拳打在他的后脑上,直接把他整个人打飞。所有人都听到李斯筋骨碎裂的声音。

“哇!”

周围一片惊呼。

赵铁柱眉头猛地一皱,太狠了,一拳,只是一拳就吧李斯活活打死。这就是波顿的实力吗?太可怕了!

“比赛结束!一招,波顿仅仅用了一招就打败了上届季军李斯,没有人下注成功!”主持人立刻宣布比赛和赌注结果。

“这……这怎么可能……”

“一拳……就把李斯……打死了!”

“一百万,一百万就这么没啦!”

“我的五十万啊,开什么玩笑,波顿他还是人吗?”

没有欢呼,没有喝彩,全场都目瞪口呆,当然也有人为自己的钱惋惜。只有狼狗笑得很得意,仅仅这一场比赛,已经给他带来两千万的收入。

“垃圾,中华武术都是垃圾,泰拳才是王道!”

波顿获胜之后对李斯的尸体吐了口口水,态度极其嚣张。最后他狠狠瞪向赵铁柱,伸出中指挑衅。

其他拳手一听波顿侮辱中华武术,立刻紧皱眉头,看向波顿的老板狼狗。

可狼狗却满不在乎,只要能赢钱,他才不管波顿说了什么。反正说话又不犯法,警察都管不了,他怕什么?

“混蛋!”胡老二气得直咬牙,却被赵铁柱拉住。

“赵铁柱,他说的垃圾中应该也有你吧?要不我安排你们先较量较量?”狼狗满脸不屑地看向赵铁柱。

“我不想他死得太早!”赵铁柱轻描淡写地说道。

“哈哈哈,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下一场就是你的比赛了,有本事你也一招秒杀给我看看!”狼狗讥讽道,他可不相信赵铁柱能有波顿那样的实力。

赵铁柱没说话,因为主持人已经叫到他的名字。

“都安排好了吗?”赵铁柱刚走进笼子,狼狗就问身后的手下。

“老大放心,铁狼不能上场了,我给他换了上届的亚军对决。虽然不是我们的人,但绝不会被一招秒杀!”这个手下说话完全不避讳,还故意挑衅地看向胡老二。

“卑鄙!”胡老二怒瞪过来。

“错,这不是卑鄙,而是实力。我有这个实力,我想怎么安排不行?”

狼狗继续一脸欠揍的样子,冷哼说,“你好像很关心赵铁柱呀!你放心,我一定会让赵铁柱在你面前被活活打死,你慢慢欣赏!”

“下注,下注,上届亚军司徒豹对决农民赵铁柱!”赵铁柱才走进笼子,赌池那边又教起来。

“农民赵铁柱是几个意思?”

“那货长得还真像个农民,他这样能打拳吗?开玩笑吧!”

“傻子才会买他赢呢!”

“这次没有限制招数,我买司徒豹赢,有多少下多少!”

看到赵铁柱的样子,周围来赌拳的人立刻沸腾了,觉得赵铁柱不可能赢,把钱全都压在司徒豹身上。同时心里还美美的想,这下自己可以大赚一笔了。

“好的……这……下注完毕!”

主持人看到下的注,脸上表情别说有多精彩,冲着狼狗直挤眼。狼狗一下就懵了,这挤眼是什么意思?不过刚才观众们一致表示买司徒豹赢,他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好的,那么比赛开始,请拳手司徒豹进场!”主持人催促道。

可是笼子里还是只有赵铁柱。

“司徒豹,司徒豹在吗?”主持人又叫了两次。

还是没人回答。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有些懵,大家都在笼子旁的椅子上找人,要是没来的话,可就算司徒豹输了。他们的钱可都压在司徒豹身上,要是他没来,自己可就输惨了。

“在那,他来了,躲在椅子后面!”忽然有人指着笼子旁的椅子。

众人一看,司徒豹真的躲在椅子后面,

“他躲在椅子后面干什么?为什么不进擂台?”周围人面面相觑,满脸困惑。

“我不要和他这个怪物打,会被打死的,我弃权!认输!”

知道被发现,司徒豹才从椅子后面站起来,指着笼子里的赵铁柱惊恐大叫。昨天香玉大酒店的一幕他可是亲眼目睹的,看到赵铁柱吓也吓死了,哪还有胆进笼子?

听了司徒豹的话,赌拳观众一片哗然。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