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第三季

邪恶第三季
  • 主演:卡佳·赫尔伯斯,麦克·柯尔特,阿西夫·曼德维,迈克尔·爱默生,克里斯汀·拉蒂,玛迪·克罗科,布鲁克琳·沙克,丝凯拉·格
  • 导演:罗伯特·金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邪恶第三季第一集

第三百八十章:离开这里

用力压下心神,黑袍少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当闭上眸子,彻底平复了心气后,少年似乎察觉到不远处,正有一股动静急速靠近。

“你们先退下。”

眸子一睁,冷冷对那天玑地蔢两魔说了一句。

而两魔也早有察觉,此时身形一动,便化成两股黑雾,涌入了地脉之中,正此时,黑袍少年手诀一捏,那巨石人竟闭上双眼,翻动着的石体,化成一块小小山坳。

“天狼,你怎么来了?”

就在巨石人一动不动后,那黑袍中的少年缓缓开口道。

“我我,我要,要去里面了!”身形魁梧,肌肉强健,尤其那双腿粗大,真如一头人形猛兽,此时他指了指那天柱山脉深处,便对那黑袍少年说道。

打量了一下天狼。

黑袍少年沉咛了一下,便笑道:“好吧,那你自己可要小心一些,否则老哥回来,肯定要找我算账了。”

“我我,我先,先走了!”

天狼结结巴巴,但似乎感受到了一些不寻常,可实在没想通,早安奈不住的他,说完之后,就朝那天柱山脉的深处冲去。

来的快,去的也快,真如那一只野兽。

“主上,这人体内,似乎有着一股奇特能量?!”天玑魑魅,缓缓从那地脉中化出。

“怎么?”

眉目一挑,带着几分警告,黑袍少年便朝那天玑逼视而去。

天玑沉咛了一下,却还是开口说道:“难道主上不想?这种存在,体内的能量,必然能让主……”

可这话才一半,黑袍少年双目一瞪!

一股杀气疯狂飙升,吓得天玑浑身一颤,赶忙哀叫道:“主上,臣不敢了!”

“谁打他的主意,谁就死!”

连带着刚上来的地蔢魍魉,黑袍少年直接开口,并在两魔如捣蒜般点头之下,沿着那手中命珠内,一抹金芒飘荡的方向望去——

“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此刻恨不得瞬间离开,到达他心里想到的地方,见到想见的人,做些要做的事。

少年这话说完,便愣愣不语。

唯独天玑、地蔢两魔心下震动,甚至带着几分兴奋的疑问道:“主上?!”

“你们不是早想离开这里了吗?”

没有回头,少年不知在思索些什么,但听天玑与地蔢两魔那疑声之后,少年便缓缓开口道。

“主上所在,便是我等所在,主上说去哪儿,我等就去哪儿!”

心下一寒,天玑慌忙下跪,连带着身后的地蔢也俯下身子,可少年那双眸眨了眨后,却右掌一拖,一股无形巨力缓缓凝成,还不等天玑地蔢两魔跪下,就将两魔托起后,开口淡然道:“行了,你们两个不必如此。”

脸上狂喜!

天玑与地蔢对视一眼,两魔急急道:“多谢主上!”

而当少年目光,朝着天柱山芒府远眺,绽出的神情,更多了几分不舍,但手中那即将彻底碎裂了的命珠,却不断催促着他离开似的。

少年知道,自己必须走了——

心下幽幽一叹,黑袍少年右脚一踩,地底之中,立刻爬出一只巨大蜘形怪物,那黝黑的皮肤,六足有力坚实,两颗眼珠脸般大小。

正是食魂虫王。

少年身形一挪,便盘腿而坐在食魂虫王的背上。

而那又巨石人化成的山坳,此时却突然绽起阵阵黑芒,还不等天玑地蔢看清,就发现那山坳竟变成一套黑色战甲!

彻底没了那厚重的感觉,身上的黑甲,让少年不由的点了点头。

“走吧——”

不再回望,少年功体一转,连带着坐下的食魂虫王,直接化成一道黑芒,朝那天幕爆射而去,而天玑地蔢两魔对视一眼,尽皆能看出对方那眼中兴奋,不再多言,也知风雨即将掀起!

两魔猛地追去,三道黑芒划过天幕。

任谁也不知道,日后的他们又将翻涌出何等惊人凶涛!

可就在他们离开,不远处的山林之中,天狼一改先前呆愣,目光炯炯有神,更在凝望中,绽出几分哀愁,胸口那起伏,尽显体内的不平静。

“恩人,你出事了吗?!”

淡淡自语,如果此时擎天仇在此,必然被天狼的灵智所惊叹!

猛地转头,天狼望向那天柱山脉深处,他能感受到,此刻那山脉深处,正有着一群极为强大的妖族,伴随着身中血液不断沸腾,天狼怒吼一声,拔腿就朝那天柱山脉的深处疯狂冲去!

如果此时有人在此——

不仅能感受到天狼,那体内疯狂的澎湃气血。

还能感受到一股极为灼热的战意与野性,或许是本着性格如此,天狼那双精湛的瞳孔之中,还吐露出丝丝霸道与狂傲。

可就在众人各自奔向目标之后。

那天柱山,芒府的一座洞府之中,一名盘腿修炼的老者,突然睁开眸子,额前那溢出的冷汗,竟像是被惊吓过度了一样!

“清扬,怎么了?”

静姝刚把晾晒好的药材拿进洞府,就看坐在石榻上的古清扬脸色惨白。

“我,我刚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古清扬站起身子,渡步到洞府之外。

“怎么?是修炼出现问题了?”

静姝皱了皱眉,但看古清扬体内的气息平稳下来后,还不等她继续开口,就听古清扬摇了摇头,便斩钉截铁道:“不,不是!”

被古清扬弄的有些莫名其妙。

“我好想看到了地狱,还看到了天仇天盛,还有很多魔人!”不由的喃喃开口,古清扬身上的冷汗渐渐溢出。

阳光正烈,却让古清扬没有丝毫安全感。

转头盯着静姝,古清扬担忧道:“天仇去青芒宗这么久了,也没回个信,连带着青元也不见了,天盛前几日说自己出去历练,也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还有天狼,更是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你呀,孩子们都长大了,看你还在这瞎操心!”

白了古清扬一样,静姝还以为古清扬想念他们了呢,说着说着,便将那晒好的药材放在洞府之内。

不过等静姝回过头,却发现古清扬已经消失不见。

洞府之外,漫步在天柱山的古清扬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但先前那心中的波动,绝非幻想!

而隐约之中——

古清扬只觉西方传来一道察之不见,感之不闻的波动。

杵立许久,古清扬终是叹了一口气,便缓缓朝那自己的洞府内渡步而去。

邪恶第三季

邪恶第三季第二集

就连小污龟也没想到,顾雪雪居然还藏着这么多的猛料。

只见她先是请狱警拿出了一盘录像带,现场播放。

那是帝都城中某个非常著名的酒店房间。

这个酒店著名之处在于,房间里放的不是普通酒店的行政大床,而是……各种各样,适合男女之间玩乐的用具!

用具!

懂?

用来助兴的工具!

小污龟幸亏是看了许多风俗话本,不然还真是看不懂那些奇形怪状的玩意儿!

然后接下来的画面就相当辣眼睛了。

只见顾雪雪和副总统两人,好像是刚参加什么酒会回来,衣服都来不及脱,一进门就搞上了。

过程太激烈以至于小污龟都捂着眼睛不好意思细看。

只听旁边的众人悄声议论,似乎是顾雪雪他们把房间内每一个工具都用了个遍……!

视频结束的时候,所有人心里又是一个想法:真没想到副总统这个五十多岁的胖老头,居然还有这么好的兴致,这么变态的爱好!

关键是,他顶着一张多么慈祥的脸啊!

原来揭开脸皮,居然是个重口味的变态!

众人灼灼的目光投在副总统身上,看得副总统如坐针毡。

他心头恨极了顾柒柒和顾雪雪,但眼下只能先给自己洗白:“大家先不要相信这个女人的鬼话,我可以解释的!”

顾柒柒似笑非笑:“哦?你如何解释?该不会陈词滥调地说,这是男人都会犯的错吧?”

副总统一噎。

该死,这臭丫头怎么如此牙尖嘴利,一开口就把他的台词给霸占了。

害他还要重新找理由!

副总统悻悻地磨了磨牙,扯出一抹假笑:“当然不是!我的确犯了错!我承认!但是……!我那次是喝醉了,被顾雪雪这个妖女给缠住的,而且她可能给我吃了什么不干净的药,我不是清醒的,全程都是顾雪雪在陷害我!我是真的错了,要怪就怪我不够警惕,被她给趁虚而入,害得我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但我发誓,那次我清醒之后,立刻就和她划清界限,严肃批评了她这种无耻行径!我是有太太的人,怎么可以和她这种女人牵扯?更何况我对那些工具一点都不感兴趣,我现在看了都觉得好恶心,怎么会有女人喜欢那种东西,太变态了……”

副总统说得是这么情真意切,义正言辞。

大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相信谁的好。

毕竟,副总统的名声一向不错。

而顾雪雪是个犯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会不会,事实真的就像副总统说的,整件事只是顾雪雪设的一个局,也就是俗称的,江湖儿女用来勒索男人的绝招——“仙、人、跳”?

眼看着副总统咬死不认,顾柒柒冷笑一声:“你确定你和顾雪雪只有一次?”

副总统十分坚决:“没错!我爱我的太太,除了她不屑于和其他女人乱搞!这个错误是个意外,我认错,但我绝对没有一错再错!人都会犯错,难道一次错误就要把人永远钉死在耻辱柱上吗?顾柒柒你难道一辈子一个错都没有犯过?”

邪恶第三季

邪恶第三季第三集

阮若水漆黑的眼睛犹如冬日的暖阳,看似温暖,实则不带任何的温度。

“你想怎么做?”薄承勋问道。

他和她的看法一样。

这个陈媚背后肯定还有人,只是这个人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小心。

目前敌暗我明。

阮阮的处境很危险。

见他眉头紧皱,阮若水伸手替他抚平紧皱的眉头,安慰他道:“以我对对方粗略的了解,他们这次出手以后,很长时间我都是安全的,你别提我担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这次只是一个意外,下次他们不会这么好运了,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来,早晚他得落入我手,对了,你就这么来江城真的没事么?”

“你安心休息,我没事。”

薄承勋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

阮若水道:“我感觉我身体已经没事了。”

“你想出院?”

薄承勋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阮若水伸手去摸他的脸道:“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爱皱眉头了,再这样下去,你迟早得变成小老头,而且,我身体确实已经没事了,剧组那边也正处在收尾阶段,还有英语竞赛也都快开始了,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可浪费,而且,你也得尽快赶回帝盛呀!”

薄承勋道:“我暂时不回去了。”

“怎么放心不下我?”阮若水瞬间笑了起来,“不要为我改变你的计划,更何况,我不能也不想过分依赖你,我们应该是相互扶持,共同成长的,最重要的是如果你不回去,你家人可能会对我产生很大意见和误会,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她知道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之前他不会说出回不了江城的话,可现在他却说不回去了,其中缘由她不用想都知道。

薄承勋眸光沉沉的盯着她。

那种可能会失去她的恐慌,他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

见他不说话,阮若水笑着握住他的手。

“相信我!”

她眼神坚定对上他深邃的眸子。

“如果你是真的为了我好,为了我们的未来好就不要因为眼前的这么点挫折而改变你的计划,我希望你能坚定不移的按照你的计划和安排走,而我会努力加快和你汇合的脚步,江城太小,它不适合你也不适合我,帝盛才是真正属于我们的地方,战斗的地方。”

门外。

陶弛刚要推门而入,听到阮若水的话突然顿住了。

他对陈武他们做了个嘘的动作,轻轻的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着他们说话。

陈武和阎寒颇为无语的看着这一幕。

里面。

阮若水的话还在继续。

她道:“你要相信我们暂时的分开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之前你也看了我的行程,电影拍摄完我就会去帝盛参加英语竞赛,比赛结束以后,我就要跟着张导他们全国各地的跑宣传,能留在江城的时间并不多,更何况,你现在不回去打基础,以后我到了帝盛受了欺负,谁来替我出头,谁又来保护我?”

陶弛微点着头,看不出来这丫头还挺识大体。

ps:继续求推荐票~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