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粤语

圆月弯刀粤语
  • 主演:古天乐,梁小冰,温碧霞,张兆辉,张翼,王伟,李颖
  • 导演:萧显辉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1997
天外流星的传人丁鹏(古天乐 饰)是武林新秀,在他向君子剑的柳若松(张兆辉 饰)下战书后,柳若松以父亲丧期为由将比武推迟一月。丁鹏在青楼偶遇假扮沦为风尘实则为柳若松之妻的秦可情(温碧霞 饰),她的投怀送抱和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丁鹏萌生爱意,于是以一本天外流星的剑谱作为定情信物相送。与柳推迟一月的比武不期而至,然而丁鹏却不知道自己早已陷入了柳的阴谋算计中,比武失败,家传绝学归入他人囊中,心爱之人背叛自己,丁鹏无可奈何跳崖逃亡。天无绝人之路,他死里逃生的漂流到了一个叫忘忧岛的世外桃源,意外结识青青(梁小冰 饰)父女,学得一身绝学刀法,凭借一把圆月弯刀回中原报得昔日仇恨,问鼎江湖。然而就在丁鹏意外得知,圆月弯刀是魔教武功之时,内心的正邪矛盾让他陷入了无尽的挣扎…   该片改编自古

圆月弯刀粤语第一集

一回到皇宫皆感觉到气氛不对,只见宫门披缟素悬白幔,方奇和苗苗一入内宫便听到一阵哭声,彩云三人迎上来悄声道:“皇太子朵儿只战死疆场。”二人不禁悚然动容,要知道忽必烈现在也仅有长子长女能帮上他的大忙,现在大儿子战死了,忽必烈必定伤心之极,尤其是在这种危难时刻。

跟随皇太子的北线西线作战兵力也折损了大半,所带一万余人仅仅剩下两千不到,北线阵营全线溃散,现在仅剩下南线东线苦苦支撑。忽必烈回城肯定也要作出重大的决定,恐怕不只是撤离的问题了。

侍卫过来请方奇二人上前觐见大汗,二人接过白布披在身上随着侍卫来到正宫殿上,只见宫殿之中摆放着一口大棺材,棺材上披着素白纱布,月烈等一班女眷披白穿素守在一旁,正中的大椅子上坐着中年男人,想必那就是忽必烈。

他俩按照侍卫交待的礼仪先到棺材前行礼,又向月烈她们致意,最后才走到中年男人跟前施礼。忽必烈正怔忡之间,见这二人一个生的身材欣长,肤呈栗色倒是有些英气,另一位皮白如玉面容姣美,开腔道:“你便是随月烈前来的方奇方郎中?”

方奇愣了下,大汗未称他为札鲁花赤,想必他还不认账,不过认与不认都无所谓了,抱拳道:“回陛下,在下确实是位郎中。”忽必烈叹道:“你若早来几日,我儿恐怕也不会死,此也是天意。听闻你不仅医术高超,还能破敌虏之妖法。”

方奇答道:“高超不敢说,破敌之法实属于侥幸。在下也学了些道术佛禅。”

忽必烈点头:“这位便是苗苗?”

苗苗回道:“在下正是。”

“月烈说你睿智多谋,早已预想我会撤回燕京,可见你对这天下早有一番见解了。”

苗苗拱手道:“见解不敢说,在下只是知道燕云实乃是易守难攻天下粮仓,若陛下退回关内休整,等到粮足马肥之日可一举夺回失地。在此一争一时一地,于陛下不利。”

忽必烈站起身来:“好,重阳子所说看来确实是没错了,来人,带他们二人去与重阳子相见。”

方奇心说,生阳子不是全真教的王重阳吗?这丫的牛鼻子老道跑这来干什么?跟着宫人来到配殿,果然看见一个身材不高的老道正在背着手摇头晃脑地装逼,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听见动静转过身来,手捋着几根数的清的胡子上下打量他俩:“你们便是后世之人?”

方奇和苗苗拱手施礼:“见过老神仙!”

王重阳长的有点非常可乐,并是传说的眉分八彩目若朗星,而是一张娃娃脸,可能是久以修行的缘故,面容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方奇和苗苗还是能看出他当初的容貌。

王重阳一摆手:“坐下吧,逸云与我乃算是旧交,他从未与我说起过他还收有徒弟,你的功法也并非是他所传,而是道门玄术与释儒杂学融为一体。”

方奇一惊,这牛鼻子果然厉害了,这他都知道,自已和苗苗自从穿越而来,除骨仙和独眼龙从未与别人提起他师父的事,王重阳却一眼看出他的渊源。

苗苗笑道:“老道,你可自在了,此番云游可曾见过旧人?”

王重阳愣了半晌,凝神看了苗苗半天,忽尔起身施礼:“宝瓶仙子蔫何在此?”

这回方奇懵逼的不行,宝瓶仙?就因为苗苗有个宝瓶她就是宝瓶仙子?那我手里有大铁棒岂不是孙悟空了?

苗苗显然也有点懵,“仙长如何称我为宝瓶仙子?”取出宝瓶,“难道是因为我有此宝瓶吗?”

王重阳终于明白了,看了看方奇,“天机不可泄露,你与他有几世的缠绵,姻缘未尽,所以要相伴几生,才能化尽夙愿。”

这老道跟自已师父一样,都喜欢说半调子话,说又不说的特别清楚,特喜欢打哑谜。不过方奇早就知道他和苗苗绝非是无缘无故走到一起的,世间之事总有因果。他关心的倒不是这个,只是想知道他那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师父跑哪儿去了。

“老神仙可曾见过我师父?”

王重阳手捋胡子呵呵笑:“逸云醉心于修道,可惜尘缘未尽,多受些磨难,不然也见不到你了。终有一日,你会见到他的,现在嘛,时缘未到。”

我去,说跟没说一样,这老道果然是老司机,玩起这个比自已的破老道师父玩的还溜。

又听王重阳说:“你我相见,也是有番机缘巧合,不如一齐论道吧。”这老道不愧是全真教的创始人,他的一套道义借鉴历史上诸子百家之学说,无论是佛禅还是玄学抑或是各类理学,都说的极为通透。

例如佛教传入中土是为大乘显宗,而藏地则为小乘密宗,有人说大乘显宗修炼二法早就在唐末便已经失传了,只有小乘密宗才保存完好。其实不然,自老子骑青牛出涵谷关,才有佛教传入中土,可是佛教中的很多经典与中土道教却又不谋而合,可见释道本是一家。既然佛教有修炼二法,道家更是先其一步,修成之人无数,并不拘于二法。可见佛教只不过在道学的基础上加以提精罢了,智慧不到之人,纵然有二法,也未必就能修成正果。

方奇听懂了他的意思,“老神仙,你说的是不是‘人无常师,水无常形。兵无常势,文无定法。’的意思?”

王重阳大笑:“有你这般理解,倒是符合你的性格。昔时杜康终日饮酒,一醉半年,然而他终究得道化仙,正是此理。”

苗苗说道:“心随意动,有始有终,也是一理。”

重阳子微笑颌首:“你的理解终究更高一个境界,非是一般人可比。”

外面有人高喊:“大汗驾到!”

三人忙起身迎接,忽必烈走进来:“你们相谈可好?”

方奇回道:“老神仙点悟的十分精到,我们两人受益匪浅。”

忽必烈叹道:“可惜没时间和你们多说说话了,前线吃紧,我们必须今夜尽数撤离开平府。”

圆月弯刀粤语

圆月弯刀粤语第二集

第七百二十章以真换真

就在叶星辰行动的瞬间,韩肖宇一直未变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肃穆,而他整个人却是朝后翻去,他所做的那一张沙发更是瞬间弹起,就朝叶星辰撞来,叶星辰不得不朝一旁闪去。

同一时间,那名叫黛儿的女人猛然朝叶星辰窜去,狠狠的一脚踹向叶星辰,叶星辰刚刚失去平衡,哪里来得及躲开,眼看就要踹中叶星辰的后腰,却听到一声轻微的枪响,黛儿那诱人的娇躯顿时倒在了地上,脑袋上已经多了一个食指大小的窟窿。

“虽然我很想怜香惜玉,可更不想失去我最好的兄弟!”陈小龙手中拿着那轮精致的小手枪,就像美国的西部牛仔一样,对着枪口轻轻的吹了口气,可惜枪口并没有任何的烟雾冒出,看起来极其怪异。

“少说废话,这韩肖宇竟然跑了!”叶星辰一个翻身,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却哪里还有韩肖宇的身影。

“有地道?”陈小龙脸上也露出惊讶的神情,望着空空荡荡的屋子一阵发呆,接着几步走到韩肖宇消失的地方,却见到地面果真有一块地板有裂缝。

两人将那块地板拿开,就见到了一条滑道,也不知道滑到哪儿。

“靠,这家伙竟然这么小心,在公寓楼内都修建了这么一条滑道,现在怎么办?”陈小龙看着那滑道,可不敢继续追下去,谁知道韩肖宇会不会在这里设下什么机关,到时候这个刚刚容纳一人的滑道里,就算有再好的身手也难以避开。

“马上离开这里……”叶星辰想到了白月楼就在不远处,韩肖宇很可能在周围埋伏了很多手下,现在逃出去了,肯定会召集人手过来,自己两人还是尽快的离开的好。

陈小龙微微一思量,也瞬间明白了这个厉害关系,微微叹息了一声,随着叶星辰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现场,对于韩肖宇这种机智过人的人,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就在两人和楼下的王强离开小区之后不到半分钟,起码上百人陆陆续续的赶到了现场,其中带头的一人正是韩肖宇,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黛儿,韩肖宇脸上却是淡淡一笑,口中喃喃说道:“好厉害的叶星辰,竟然找到这里来了,看来天门会内真的有内鬼呢,而且这内鬼的地位很不低呢?”话音落下之后,韩肖宇一抹额头上的冷汗,吩咐几人收拾下残局之后,又带着一干属下离开了现场。

天之蓝娱乐城,蓝凤堂与青龙堂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双方的人马都已经筋疲力尽,除了寥寥数十人还能够站着外,其他的都趴在地上,不断的呻吟着,他们有的被砍伤了臂膀,有的被砍伤了大腿,有的因为用力过度而倒在地上抽搐着,有的却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整个娱乐城都弥散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将江湖的残酷完美的体现出来,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么多小弟之中,能够活下来的又有几人。

江湖,本就伴随着杀戮,江湖,是用鲜血铺成的道路。

二楼的大厅之中,紫枫和蓝枫两人身上也布满了伤口,其中最为醒目的是紫枫小腹上的一道深深的口子,虽然很薄,但却很深,可能已经伤到了内脏,这显然是蓝枫的杰作。

至于蓝枫,除了肩上,手臂上有几道不深不浅的刀伤外,再没有别的伤口,而他的脸上,更是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他相信,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他。

“紫枫,你已经不是当年的紫枫了,这一次,你死定了,我不会再给你任何的机会!”蓝枫嘴角挂着狞笑,口中得意的说道,刚才的那一剑足足刺进去了十多厘米,绝对重伤了紫枫。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狂妄……”紫枫摇了摇头,左手捂住自己的伤口,右手紧紧握着紫月刀,眼睛望着蓝枫,充满了叹息。

“狂妄又如何?只要有着强大的实力,狂妄一点又如何?你……受死吧!”蓝枫口中一声大喝,身影再一次朝紫枫扑来,这一次,他手中的薄剑连连抖动,隐隐发出嗡嗡的声响,犀利的剑身发出道道亮丽的剑芒,就仿佛一轮烈日,散发着强烈的光芒,将紫枫整个人完全的笼罩,根本不给他任何后退的机会。

紫枫没有退,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动,更是没有任何的闪躲,他小腹的那道剑伤已经伤了内脏,让他根本不能够再做剧烈的运动,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直朝自己心口刺来的细剑,他的心,静的仿佛一个寒潭,荡不起一点涟漪……

细剑离紫枫的心口越来越近,蓝枫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相信这个时候的紫枫根本没办法抵挡,更是不可能躲开,这一次,他才是最后的胜利者,这一次,他终于能够洗刷曾经的耻辱,他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久得连自己都要忘记……

细剑已经刺进了紫枫的衣服,眼看就要没入紫枫的肉体,一直没有动的紫枫这个时候忽然闪动手中的紫月刀,直朝蓝枫的脖子划去,而他的身子却是尽力的朝右边一偏。

蓝枫心中大骇,他早料到了紫枫很可能会出刀,也想过了该怎么躲避,可这个时候,他却发现紫枫的速度竟然这等之快,他只看到一道紫芒闪过,接着自己的脖子隐隐有些作痛,一股浓烈的液体似乎从脖子间喷洒而出,意识竟然逐渐的模糊,模糊之中,他看到了自己的细剑也顺利的刺入了紫枫的身体。

这一刻,他的脸上再一次绽放出笑容,笑容中有些落寞,有些惆怅,有些苦涩,多少年了,自己竟然还是败在了他的手中,不过这又如何?这一次,自己至少重伤了他吧?

蓝枫知道,他的这一剑并没有刺中紫枫的心脏,不过他已经没有力气扭动剑身了,握剑的右手一松,整个人就朝后方倒去,脖子上的鲜血更是像喷泉一样不断的喷洒而出。

圆月弯刀粤语

圆月弯刀粤语第三集

大学的事儿,确定了上帝大,阮瑶也就不担心了。

虽然嘴上吐槽靳黎珩,但是她也知道,靳黎珩不会拿这件事情来开玩笑的。

她和许诺报了志愿之后,还打算约着一起庆祝一番呢。

谁知道,她被靳黎珩给叫了回家。

如今啊,靳黎珩在这里,暂时还在阮瑶的要好好伺候的名单里。

所以,她先回了家。

“叔叔啊,您老今天怎么怎么早就回来了?这么早叫我回来是有什么事儿吗?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啧啧,这语气,这态度,活脱脱一个小谄媚鬼。

靳黎珩勾了勾手指,阮瑶就乖乖的走过去。

刚过去,就被这男人给捏着了脸颊,她不满的瞪眼。

靳黎珩却好心情的笑着,捏了两下之后,才放开,但是放开的不过是她的脸颊,他的大手顺势搂住阮瑶的纤腰,半贴着她的小腰,半按在了她的翘臀上。

大手微微用力,将她拉进了自己怀中。

妈的,耍流氓的变态又回来了。

阮瑶笑都快维持不住了,咬了咬牙,挤出了句:“叔啊,您老是不是把手放错地方了?”

靳黎珩故意无赖的笑着,凤眸染上故意的笑意。

“不啊,我老人家就是喜欢你这里啊。”

“……滚!”

阮瑶立马翻脸。

靳黎珩直接威胁,“不想要上学的名额了?”

“你要是再这样,我不要也罢。”

“啧,还是有骨气的。”

他大手还是拍了拍阮瑶的腰臀,“行了,逗你玩呢。现在你就指望着你没过生日吧,等过了生日,看我怎么收拾你。”

“……”

阮瑶额角抽了抽,她祈祷时间永远不要前进了。

她毫不怀疑,靳黎珩说到做到的。

在这之前,她得想出办法逃,或者是想别的办法,打消靳黎珩的想法。

“你找我回来,到底干什么啊?”

阮瑶直接忽略他的流氓样,不耐烦的问。

“没什么,去参加一个老头的六十大寿。”

“徐老?”

“你知道?”

靳黎珩快速反应过来,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来,“你的小男朋友告诉你的?想要邀请你一起陪他去?”

靳黎珩说起高端这个男朋友来,竟然如此冷静。

阮瑶觉得不正常。

她戒备的问,“是又怎么样?”

“没有怎么样,随便问问而已。那今晚,你就可以见到你许久未见的小男朋友了吧?兴奋不兴奋?高兴不高兴啊?”

显然,看起来他更兴奋才是吧?

“哼,管你什么事儿?我非要去吗?如果可以,我不想要去。”

“很显然不行!徐老这老头,还不错,你去认认人,不想多待的话,我们去打个招呼就离开。”

阮瑶这才不得已,还是跟着靳黎珩去了。

去之前,又是一番打扮,阮瑶虽然一副娃娃脸,但是她成熟起来,也是很热辣的。

稍微一打扮,就是个性感的小女人了,靳黎珩看着小女人性感的样子,他又在脑中各种YY 一番,继续忍。

只是时刻心里在盼望着,阮瑶这丫头的生日尽快过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